【异星配种】(31-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异星配种(31)
蜜雅抵挡不了他的声音,也抵挡不了他的话,红着脸看着他的巨虫慢慢由光
滑的下腹衣裳下钻出,她跨骑在他双腿之上,伸出两只小手抓住了它。
她还记得上次他为了甚麽动作而疯狂,因此让他把脚大张抬高巨虫,把小脸
埋进了他的巨虫根部,由下往上慢慢舔着虫根的肉盘边缘,弗德烈抽动了一下,
蜜雅嘴上的动作更起劲了。
她将自己的口水流在巨虫之上润滑,只玩弄肉盘有些不甘心,又开始往小刺
上吸允,一会儿小嘴吃那,一会儿小嘴吃这,就是想要找到他还有哪里最敏感。
不一会儿,弗德烈的触手也慢慢探上了她的身体,脱去她的里裤,探进了她
的肉壁,逗弄她蜜穴流出汁液来,她的心神有点被打乱,忍不住抬头喊道:「我
没允许之前,你不能碰我,也不能用超能力碰我。」
弗德烈果真乖乖收回了力量,张着腿任由她摆布,看到他这麽乖顺,对蜜雅
是一个极大的刺激,毕竟向来都是她张着腿任他摆布,她何曾这麽风光了。
她忍不住更起劲的舔弄他的巨虫,嚐的啧啧有声,没过多久当她觉得有点口
酸,抬起头来时,就看到他那张乍看之下没有变化的俊容,隐隐带着一丝动情的
模样。
她觉得自己蜜穴因为那个表情,淌出了不少汁液来,过去她总觉得他表情平
静的很讨厌,现在突然觉得这样的人,动情起来才更诱人,明明也没有脸红,却
低垂着眼,有一种禁慾者的堕落感。
她忍不住爬高身子,抬起了臀,蜜穴就着巨虫磨蹭起来,一边磨着还一边喊
话道:「你不许动。」
说完她就亲上了他的脸,他的眉眼,而後将嘴落到他的唇前,迟疑了一下,
轻轻点了上去,然後很快分开,再低下头来咬他的颈项。
她还是不会脱他的紧身衣,所以她放弃咬他胸膛,只是在上面乱摸了一把,
接着就要他乖乖放平腿,将自己的蜜穴移到他的巨根之上,小手抓着他的虫身,
就想要放进蜜穴。
方才一直逆来顺受的他,胸膛终於忍不住震动了一下,略带笑意说道:「还
是没甚麽耐性。」
蜜雅对他吐了吐舌头,感觉他没打算插手,便放下了心,调整了一下身体的
角度,缓缓地将身体往他分身上压去。
异星配种(32)
即便蜜雅的小穴没经过彻底的玩弄,还不够湿润,但在与他无数次的交媾之
下,她也知道怎麽样的姿势,可以让自己比较容易接纳他。
很快的,她就顺利让他进入她的体内,瞬间填满的感觉,让两个人都深深吸
了一口气。
接着蜜雅开始在弗德烈身上摆动着自己的身躯,这样主动的姿势是她从未尝
试过的,她向左摆了摆腰,又向右摆了摆腰,从口中发出满足的轻喘之後,便规
律的摆动了起来。
她不允许弗德烈伸手或摆动,因此他只能偶尔恶劣的挺挺腰,让她突然发出
呻吟。
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在石上,在浪花之中,晴日之下,她感到身体与脑中微
微酥麻,带着一片天堂似的白光,那种快感并不是很强烈,但是连绵不断,像是
温柔无尽的美梦。
她怎麽会在这麽美丽的地方,做出这种事情,在没有发作的情况下,主动与
他做爱,明明她初次是被他强迫夺走,明明是他让她的身体变得淫荡到对他中毒,
她却在他一句恳求之下迷了心窍,心甘情愿的奉上自己。
她有些迷惘的低头看向他,弗德烈终於伸出手来,开始玩弄她的双乳与小腹,
并让他分身触手,爱抚她每一寸肌肤。
他的动作很轻微,如微风般抚过她的身体,却引发了无数战栗的小小快感,
让她忍不住加快腰身的动作,张大腿根,更深的将他的巨虫吞纳进去。
「弗德烈……」蜜雅有些沉醉的轻喊道:「我在地球明明有恋人,却在这和
你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很不好。」
「你是被我强迫的,你身不由己。」
弗德烈的声音也像是风抚过她的耳畔,引起她浑身战栗。
「……我……是被逼的?」她规律扭动着腰肢,心理觉得应该不只是这样,
可是口中依然旁徨的发问。
「当然,是我强迫你,在你身上注射媚药,夺走你的初次,还把你囚禁起来,
你没有错。」弗德烈温柔的说道:「所以你和我做了什麽都不是你的错。」
弗德烈的声音太过甜蜜,让蜜雅完全没有办法再思考,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
似乎再怎麽淫荡都可以被接受,因此更疯狂的扭动肢体,不断用蜜穴感受着肉虫
的动作,在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的高潮之後,她终於软下身子,娇喘的趴在他
身上道。
「你没有舒服到吗,为什麽没有射?」
「没多久前才把你灌满过,这次再射,怕你不能保持正常的精神状态回到地
球了。」
异星配种(33)
蜜雅搥了他一下,又脸红的说道:「那你可以射一点点……」好让她觉得自
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弗德烈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闭起眼睛说道:「这次没办法只射一点。」
听到了这句,蜜雅呆了一下,而後心满意足的趴在他的胸膛上,一边听着四
周的海浪声,一边感受着他未抽出她体内的巨虫,在蜜穴中不安的扰动着。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绞紧蜜穴,努力克制快感,学着让蜜穴内的肉壁模仿无数
的小口,以他最喜欢的方式,吸允舔弄他最敏感的部分,再偷偷看着他脸上微不
可察的动情样貌。
直到他终於受不了,睁开变成深紫色的双眸,坐起身抽离她,挺着巨根迳自
跳入海中,她看着自己腿间流出的蜜液掺杂着一丝浓浊,终於忍不住笑出声来。
※※※※
在回到地球之前,蜜雅觉得自己变得很疯狂,为了能再看到一次弗德烈失控
的模样,她每天都咬牙把路普塞到体内,认真异常的上着超智开发课程,思考着
他这样的人,能有什弱点,体能训练也更勤奋了,好让自己在欢爱中更有体力去
应对他。
不过弗德烈是一个很容易从失败中学到教训的人,之後无论蜜雅怎麽努力,
他都不愿再露出动情的模样,蜜雅咬牙切齿的一次一次被自己弄上高潮,在他身
下哭喊着想要。他却只需闭起眼睛,就让她看不到他任何一丝渴望。
不过随着课程的学习,她也越来越能了解弗德烈为什麽总是这麽冷静的样子,
超智能力的超能力展开,与大脑及情绪息息相关,情绪不稳定的人有了这种能力,
就会像一颗定时炸弹,很容易炸伤自己也害了别人。
因此意志力与情绪的控制,是超智能力最基本的入门,超智能力越强,越需
要强大意志力与安定的情绪控制。
用情绪稳定度与超智能力度,能计算出一个基数,推测出个人能力安全系数。
有些文明与超智开发比较先进,又主张和平的星际联盟,甚至会禁止自己联
盟安全系数低的居民,到超智能力开发较低的星球去从事任何行为,以免产生弱
小族群的大危机。
根据约拿表示,地球就是被好几个星盟列入名单的场所,而且到地球所需安
全系数很高,搞的普通和平的外星人,根本就不太可能去地球。
「也难怪你们地球人常常会有外星人侵犯的想法,毕竟星际主和派的类人生
命体都很难去地球,要是主战派会过去地球就得大乱了,你们真的该加强这方面
训练。」约拿认真的说道。
蜜雅不知道该回什麽话,只好问智脑:「弗德烈的超智能安全系数呢?」
「身为本舰的辅助智脑,我不能透漏舰长本身能力指标。」
「……」
「请放心,舰长爱好和平又安全可靠,为他生下孩子绝对是最好的抉择。」
「……」
异星配种(34)
根据和平协议,弗德烈并不能踏上地球,所以他将舰艇驶到了地球外的航空
站,亲自送蜜雅下船。
作为一场大爆炸的唯一生还者,蜜雅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彼得也来了,他欣
喜若狂的拥住她,将吻落到她的脸上。
四周人多的让她突然很旁徨,在众人的簇拥下,她转头向再看一眼弗德烈,
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那时候她突然有些失落的想,对他而言,她确实只是一个能够为他生孩子的
工具吧?他甚至连多待一会儿都不愿意。
因为弗德烈曾经假造消息,说蜜雅偷了救生艇逃跑了,所以这次送她回来,
他和约拿另外假造了一个理由。说当时在舰艇上发生一些仪器故障与资料漏失,
蜜雅其实是被自动求生装置关进救生艇射出,而非逃跑。
等到他们发现状况异常之後,才急急忙忙把蜜雅找回来,送回地球,这个理
由很快被接受了,而蜜雅则天天接到电视台邀请电话,希望她去做生还者心路分
享。
可是她又有甚麽好分享呢?爆炸时她什麽都不记得,只觉得自己被那冲击炸
碎了,醒来时全身却毫发无伤,别说见不到乌青,连小时候受重伤留下来的疤都
消失了。
约拿虽然在她询问下,告诉她说她曾经受了「濒死的重伤」,但舰艇上的医
疗设备太先进了,甚至可以复原组织与肢体再造,她连爆炸重伤後的濒死感都感
受不到,倒是在弗德烈身下有不少濒死经验。
回到地球她才发现,如果她遇上的不是弗德烈的舰艇,而是地球任何一艘舰
艇,无论对方再怎麽努力想挽救她,她恐怕也必死无疑,她能接受远远超过地球
水准的医疗活下来,完全是运气,後来那些遭遇,则只能说是命运。
而长时间待在安静、且只有一个人,或说约拿和弗德烈两个人的舰艇上,她
变得很不习惯人多的地方,加上超智能力学习了一阵子,对於他人脑波敏感度变
高,只要有人的地方就觉得有杂音,想要遮蔽脑波又很费力,於是她几乎没必要
就不愿意出门。
彼得很担心她的状况,一直劝她出去走走,或接受电视台的专访,聊聊自己
的状况,她对彼得心怀内疚,点头答应了彼得所任职电视台的专访。
异星配种(35)
彼得长的很俊朗,虽称不上壮硕但也很高挺,当然比不上弗德烈那麽高,五
官也没有像弗德烈那样,精致的宛若艺术品,但他毫无疑问是个万人迷。
作为电台主播的他,不仅外貌好,口才也很好,是蜜雅的大学学长,大学时
就是一个风云人物,因此当他向她告白时,她有些受宠若惊。
蜜雅自认不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女孩,有时候太畏缩,有时候又太冲动,成
绩顶多是中上,要是真的说哪里比较特殊,大概就是家境比较好。
她是独女,父母生意又做的很大,从小衣食无缺,被保护得很好;虽然後来
父母离婚,但也没有各组家庭,年年都会和她一起旅行,给她零用钱也毫不手软。
但是在学校,蜜雅从来都没有做过炫富的事情,因此没有人知道她家世如何,
当彼得和她告白时,她先是不敢相信,後来还是接受了,毕竟他是所有少女心中
的白马王子。
因为是初恋,她很快就陷在恋爱之中,本来不太奢侈的她,为了讨好彼得,
总是送他一些高价的行头,两人进展的速度也很快,蜜雅差点被他哄上床,直到
她发现当时他又和另一个学姊交往,情感单纯的她,毅然决定要和他分手。
後来彼得几乎是要下跪的求她回来,其实彼得对她很好,不时也会买花和送
小礼物给她,特殊日子绝不会忘记她,也会带她到处去玩,更别提他口才那麽好,
满口甜言蜜语说的她很难不心软,但是她父母却反对她和他在一起。
後来她就瞒着父母与他复合了,因为彼得曾经劈腿,她不愿意在婚前和他发
生关系,这是她唯一的坚持,彼得也顺着她,没想到最後却被弗德烈……
那一场爆炸让她失去了父母,後来在弗德烈身下,她什麽都想不起来,等到
弗德烈和她一同睡时,她梦里就算想起父母也都是些快乐的事情,醒来时感觉不
到什麽惆怅,只觉得想念,恐怕是弗德烈把她所有难过的情绪都压下来了。
异星配种(36)
这时候她才觉得或许超智能力还蛮可怕的,弗德烈如果真想要摧毁她的心智,
操控她的想法,她可能连自己是地球人都不会记得,更别提能被送回地球了,知
道越多,她越不清楚自己应该对他抱持什麽想法。
总之她去了彼得任职的电视台,上了一个访谈节目,里头请了不少太空舰艇
专家和外星人事务专家,问她後来的遭遇,大部分的东西她都如实讲了,无法回
答就沉默微笑。
「米拉和地球拟定和平条约後,几乎就不再与地球接触,听说他们文明很先
进,蜜雅小姐你觉得呢?」
「我只知道他们医疗设备很先进。」
「在舰上接触了多少米拉人,对他们感觉如何?」
「舰上只有一个人。」
「怎麽可能只有一个人?」主持人大惊小怪的放出蜜雅到达太空站时,电视
台所照到的舰艇影像说道:「这麽大的舰艇只有一个人在操纵?」
「……还有一台智脑。」
「那是米拉的微型星际战舰,标准编制是二到五人。」太空舰艇专家突然开
口道。
「米拉人的舰艇上人数都这麽少吗?何况这是战舰?」
「米拉人只有约莫一百万人,但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怪物。」
星际专家口气严苛的说道,太空舰艇专家也接着说道:「这一艘的武装就足
以毁掉地球联盟的半个舰队。」
「不可能吧……」
「怎麽可能?」
众人议论纷纷,舰艇专家提出了一段影片道:「现在地球的太空战舰都是和
多罗星所采购,这是最近多罗星同级舰艇舰队,和米拉微型战舰遭遇时的影片。」
在影片当中,两台米拉微型战舰彷佛两把利刃,在黑暗的宇宙间画下两道银
光,所过之处敌方舰艇随之炸裂,编制庞大有上万人的舰队毫无反制的能力,在
白光中化为无限碎片,随後那两台米拉舰艇,几乎是毫发无伤的分行两个方向,
消失在画面之中。
说起来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而更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宰割,大家哑口无言的
看向蜜雅,希望她说点什麽,她一脸旁徨的说道:「我们没有遭遇到战斗,我并
不清楚状况。」
「根据可靠消息指出,这场战争中有台米拉战舰就是单人所操控,有资格单
人操纵米拉微型战舰的人很少,想请问蜜雅小姐认识的米拉人是不是叫做●●●
◎◎*%?」
对方念出了一长串诡异的音节,蜜雅听完赶紧摇了摇头道:「他名字没这麽
长。」
「蜜雅小姐,你恐怕连救命恩人的全名都不知道,米拉人的名字发音不可能
这麽简单,而且影片里那艘单人战舰的涂装,和你回来搭乘的那艘战舰涂装几乎
一模一样!」
异星配种(37)
节目在专家投下震撼弹後结束,彼得开浮空车送她回家时,蜜雅座在副驾驶
坐看着他依然英俊的侧脸,却觉得自己没有靠近的渴望。
「方才节目的来宾你认识吗?」
彼得摇了摇头道:「那不是我的节目,我不清楚,不过你有兴趣我可以帮你
问问。」
「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
蜜雅有些无神的看向前方,那个太空舰艇专家在录影结束後告诉她,战斗发
生时间,她应该就在舰艇上,如果她真的没发现有遭遇战斗,那确实是一件很奇
怪的事情。
蜜雅仔细回想,有时候舰艇会经过碎石带、太空垃圾带,不过舰艇摇晃的幅
度并不会很严重。舰艇里能对外的景观窗并不多,能看到的大多是宇宙星空,各
色行星,但很少见到其他舰艇。
不过有一次他让她到舰桥後,就把她压在操控平台上一直捣弄她,还拉着她
的手按着平台各处,让她挥舞摸着她看不清楚的立体影像画面,在她耳边说道:
「小蜜雅又击毁了一艘战舰,好厉害。」
说完他抱她一同坐回舰长椅上,将她的腿架在椅子两边扶手,让她张大双腿
面对前方观览窗,伸手向前抓弄着她的雪乳,一边上下抽插她的蜜穴,一边咬着
她的耳垂道:「这样的战绩,应该可以升做舰长吧?我买艘小舰艇给你好吗,涂
成粉红色的。」
她被他捣的蜜汁直喷,只觉得眼前无限白光闪烁,哪能理会他的胡言乱语。
当然她不知道,连续高潮後她迷迷糊糊,趴在他身上半梦半醒时,约拿用米
拉语向弗德烈询问道:「舰长此次战斗方式不记录下来吗?这绝对是崭新的创举。」
「不用了,要是传出去,对方大概会派十支舰队过来围剿,这样会阻碍我专
心疼爱蜜雅。」
「舰长为了繁衍米拉优秀子孙的努力真是令人敬佩。」
醒来後蜜雅当然完全忘记了这件事,要不是那个专家提起,绝对会成为她永
久尘封的记忆,但是现在想起来,又觉得有一种哭笑不得感觉。
她果真是不了解他,在她眼中,他只是让她身体沦陷的外星人、坏心的弗德
烈。
为了让她成为生孩子的工具囚禁她,又为了让她心甘情愿而放走他。虽然有
超常的能力,大部分都是用来玩弄她。
她不了解他的过去,不了解他的想法,不了解米拉星的状况,甚至连他全名
也不知道,两人对彼此知道的这麽少,对彼此身体的快感处却知道的这麽多,她
要怎麽能才能忘记他,恢复正常。
「蜜雅,你在米拉人的舰艇上发生了什麽事情吗?」
彼得把车停在她家地下的停车场,跟着她上楼,送她到家门口後突然这麽说
道。
异星配种(38)
「为什麽突然这麽问?」
彼得突然抱住了她,将脸凑上,蜜雅全身僵硬了起来,想要别过脸去,可是
又觉得这样不行,咬紧了牙根,闭起了眼睛就任他吻上。
她没有把嘴巴张开,彼得的舌头也伸不进来,只能感觉他的气息在她脸上停
留了一会儿,然後他就叹了一口气放开了她。
「你看,你回来之後连我都不愿意亲近了,而且常常分神,不知道在想什麽。」
彼得爱怜的轻抚蜜雅的脸,他没有说出来,蜜雅回来之後变美了,美到让他
咬牙切齿。
之前蜜雅就算外貌随着年龄增长,因为富裕安稳的生活环境,依然带着一些
清纯羞涩的气息,她虽然长的很秀丽,也一直注意保持身材和外貌,但她并不是
艳光四射的魅力美女,有时候在人群中并不是很显眼。
他爱她,真的爱她,爱她那种爱上就会全心全意付出的样子,也爱她时而羞
涩时而嗔怒的模样,爱她在他面前有些没自信的踌躇,更爱她富裕的家世背景。
她很单纯,很好取悦,谈起恋爱就一心一意付出,除了他没和其他男人交往
过,家境又富裕,不但不需要他养,还可以让他少奋斗二十年,还没与她结婚,
她就给他不少助力,是一个非常适合成为妻子的对象。
虽然他当年劈腿被她发现,让她不许他碰她,不过这也没关系,作为一个英
俊优秀的男人,总是会有女人心甘情愿的献身给他,只要不让蜜雅发现,他想要
找多少女人都可以。
反正蜜雅迟早是他的妻子,这样乖顺的她,为了他甚至为违反父母意愿,私
下与他来往,她就算坚持要等结婚再发生关系又如何,他只会是她唯一的男人。
但是蜜雅回来之後变了,她举手投足间,都不像过去带有青涩的感觉,反而
像是一朵散发香气的花朵,时时都带着媚人的气质。
纵使她的打扮习惯还是像过去一样,端庄且并不暴露,可是站在那里,男人
就会往她身上看去,因为她会自然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诱人魅力。
彼得是一个情场老手,纵使还没厉害到看一个女人走路的样子,就知道她开
过苞,但他也能感受到,蜜雅已经被人完全灌浇过,成为绽放的花。
那样子的妩媚气息,绝对不是和男人沾染过一次两次可以造成的,而且那男
人绝对是个高手,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能力,将青涩的女孩调教成魅惑人心的女
人。
想到他原本清纯的蜜雅在别的男人身下被开苞、被调教,他又怎麽可能不咬
牙切齿呢?
异星配种(39)
蜜雅虽然接受了戒指,她其实很旁徨,她旅行前确实和彼得说好要结婚,但
後来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没有抱持能回地球的希望,没想到弗德烈让她回来了,
而就算她已经不是处女,彼得依然愿意和她结婚。
这应该是件很好的事情,为什麽她心中觉得很沉重?
蜜雅本来就想好,如果告诉彼得自己已经失贞,彼得却依然愿意接受她的话,
她就要好好的,全心全意和彼得在一起。
毕竟她和彼得在一起这麽久了,彼得又是她的初恋,更别提彼得是地球人了,
和他在一起总归会比较安定。
虽然她的身体真的迷恋着弗德烈,对彼得没感觉,可是她想爱情应该是不仅
止於肉慾,除非彼得不愿意接受她,她再好好考虑要不要为弗德烈生下孩子。
现在彼得都求婚了,她是不是应该要告诉弗德烈自己的决定?
她回来前,弗德烈给了他一张卡片,说是星际通讯的编码晶卡,地球上一般
人的通讯设备,还没进步到可以和宇宙航行船只做立即讯息,但是经由卫星传讯
站转接,过一点时间还是能收到讯息。
弗德烈告诉她,有事可以传讯找他,可是他却没问怎麽联络她。
这一阵子她每次想到他,就觉得有点委屈,他要她生下他的孩子,却不关心
她回到地球後的状况。
既然他一直都没主动联络,现在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他?
说不定他已经找到了更适合的女人做交配,所以完全忘记她了,不然为什麽
他一直都没有联络?
无论她在他身下多麽沉迷,他在船上多麽关注她,下了船,她就是无关紧要
的女人,甚至是他记不起来的女人了。
蜜雅迟疑了很久,最後还是没有使用那张晶卡,她洗好澡躺在床上,一直想
着这件事情,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在梦中她看到了弗德烈,他依旧是那袭优雅的银色长袍,伫立在众星的立体
影像之中,决定着接下来舰艇的航道。
他有时候拿起一团星系端详,拉出一颗恒星,摆布了四周行星的排列後又放
下,看起来就像是凌驾在众星之上的高贵神只。
她在旁边呆呆看了好久,梦里的弗德烈才回头看向她道:「出了什麽事情吗?」
「彼得向我求婚了。」
「然後?」
「我答应了。」
弗德烈端详了一下手中的星团,又把它丢下,语气平静的说道:「为什麽?」
「……我爱他,他也爱我,即使我变成这样,他还是愿意接受我。」
「变成这样?」弗德烈一瞬间出现在她面前,做出虚伪的困惑表情:「变成
哪样?」
然後他脱掉了她的衣服,啃咬她的锁骨,舔吻她的乳沟、小腹,再一路将头
埋进了她的双腿间,啧啧的开始吸允她的花穴。
「……啊……啊啊……」
他几乎是没有用口这样舔弄她的深处,大多时候,他都是用手和触手玩弄她
的小穴,也因此他现在跪在她腿间的模样,更让她情难自禁。
弗德烈的舌头非常灵巧,而且邪恶,细细的往她曲折肉壁上每一处弱点舔去,
拉扯着,并汲取她的蜜液。
她的张开的双腿发抖不已,淫荡的肉穴已喷出了蜜液。
她忍不住留下了泪水,用小手无力的推阻他线条优美的头部道:「不……不
可以这样,我已经是彼得的……你出去……你……啊!」
异星配种(40)
异星配种(41)
蜜雅的身体已好一阵子没沾染爱慾望,现在突然却被他这样挑起,她完全忘
记抵抗,只能任由弗德烈狠狠拉舔她的花核,在这样恶劣玩弄下,又得到了一次
高潮。
弗德烈那张俊美的脸上沾染她的淫液,他舔了舔嘴边的爱液,又将手指伸了
进去,开始缓缓绞动抽插。
「啊……啊啊……不要,不行……我不行和你……啊啊啊!」
「蜜雅,你是彼得的,但你却在梦里招唤我奸淫你。」
他的声音好温柔又好残酷,淡蓝色的手指进出在艳色的花瓣之间,看起来有
一种梦幻的淫糜。
「我没有……我没有。」
蜜雅叫道,弗德烈却故意用手指在她体内抽出啪滋啪兹的水声,一边说道:
「没有怎样?现在你不是在梦中留着淫水,希望我把你填满吗?」
「……我没有……我没有……是你,是你自己进到我的梦里面来的。」
她哭喊着说道,腰肢却不受理智操控的自己摆动了起来,希望他的手指再动
快一点。
弗德烈微微牵起嘴角,本来在蜜穴中只放入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却又再放入
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恶劣的将蜜穴撑开,四方摆弄着。
「啊啊……不要……啊啊……啊……」
四只指头摩娑着肉穴中隐藏的细小甬道与突起,蜜雅的小口中流出了唾沫,
无力的呻吟着。
她想要逃开这个情境,却没办法动弹,甚至无力的双腿也软不下去,只能站
着任由弗德烈四指在蜜穴中抽动,最後又将舌头探了进去,探索她肉壁中每一片
皱褶,每一次颤抖。
蜜雅泄里一次又一次的身,终於失去理智,忍不住浪叫道:「……啊啊啊…
…好舒服………啊啊……弗德烈……弗德烈……」
一阵强烈的抽动之後,弗德烈终於离开了她的腿间,此时他俊美的脸蛋上已
经被淫液浸湿,闪闪发亮,他温温的说道:「小蜜雅,你是打算用淫水帮我洗澡
吗?」
此时蜜雅已经浑身通红,听了这句话更是羞的快烧起来,弗德烈起身站在她
面前,将她抱起与她对望道:「这是你的梦,告诉我你希望用什麽姿势。」
「我……没有……」
她小声地想要说自己并没有想和他再发生关系,却说不出口。
「喔?没有想要的姿势,那就由我决定了。」弗德烈说话的同时,蜜雅惊呼
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绑了起来。
她的双手手腕和脚踝被绑在一起,大腿呈M字大开,被固定在一架秋千上,
无处的星辰星团围绕着她,让她惊呼不已。
「……不要这样……啊啊啊……」在她惨叫的同时,她那被綑绑的身体已摆
荡了起来。
异星配种(42)
「噗滋……咕啾……噗滋……咕啾……」
秋千摆荡的声音,就是她小穴发出的淫糜呻吟。
蜜雅的身体荡高又落下,每当落下的时候就会被弗德烈愤怒的巨虫贯穿蜜穴,
发出满足声,离开时巨虫带出淫液,又会发出淫乱的音响。
星辰抚过了她的乳尖,画过了她的肌肤,星团照亮了她的花穴,让她清清楚
楚看到他俩交合与分开的瞬间。
「你把我从这麽远的地方招唤来,我想你应该渴望来些与众不同方式。」弗
德烈口气诚恳的说道。
「啊啊啊啊啊……不……弗德烈……啊啊……啊……放开我,求你……」这
样身体与视觉的刺激,让她濒临疯狂。
「这是你的梦境,你怎麽不放开自己,反倒求我放开你呢?小蜜雅一定很喜
欢这姿势。」
弗德烈挺着腰际,让蜜穴一次一次的送上虫口,偶尔才出手止住秋千,让蜜
雅的花穴紧紧咬住巨虫,在里头狂抽猛送好一会儿,才又用力推开秋千。
双手双脚被绑住固定的蜜雅,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张大双脚,只能任由
秋千带领,一次又一次将自己蜜穴奉献给弗德烈。
每次秋千的力量都让她蜜穴同样的地方被摩擦,累积出细碎快感,这些快感
一波一波堆叠累积,等弗德烈拉住秋千狂捣肉穴时时,那些快感就会成为巨滔,
将她送上高峰。
「噗滋……咕啾……噗滋……咕啾……」
秋千荡起了小穴,反作用力让她连脊椎都颤抖不已,蜜汁也一次一次随着秋
千的幅度喷洒而出,伴随着那接连不断的撞击声,让整个空间淫荡的不可思议。
「舒服吗,蜜雅?」
弗德烈声音像是深渊里的恶魔,双眼无神,身体开始痉挛的蜜雅,无力的回
道:「啊啊……舒服……好舒服……」
「让我灌满你好不好?」
「呃啊……我和彼得……不行……啊啊……」
「彼得不会知道的,这只是做梦而已。」恶魔不断的诱惑道。
心中的一丝理智不断呼喊她,就算是做梦也不应该这样沦陷,但是秋千带来
的快慰挡无可挡,一次一次摧毁她的意志,弗德烈又一次抓住了秋千,在她蜜穴
里一阵狂捣,於她耳畔吐着气说道:「彼得不会知道的,这只是梦境。」
「……啊啊……是梦……」
蜜雅无意识着跟着弗德烈说这句话,他则推出了秋千让她高飞,继续说道:
「是梦,梦里面得到快乐并没有错,不是吗?小蜜雅,让我灌满你,让你高飞,
让你快乐。」
星辰在她身边围绕,她身心唯一的神只在呼唤她,蜜雅终於崩溃了:「啊啊
……灌满我,弗德烈……快灌满我。」
「如你所愿。」
弗德烈抓住了秋千,将蜜雅送上了疯狂的深渊之中。
从此之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