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
深夜里,阿易又忍不住开始撸动自己依旧饥渴的大肉棒,蓝葵的声音却猛地
响起:「你有完没完啊?真是贱骨头,还不赶紧停手!」
阿易被吓得一愣,连忙停下了动作,满面委屈地在心中道:「主人…主人…
我刚才…刚才……」
「你刚才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快活得要命?那个女人的身体就这么
好?」蓝葵又气又羞地道,阿易的想法她自然全知道,刚才舔舐尤伊的胴体让他
觉得身心舒爽,尤伊对他的侮辱训斥更是令他兴奋莫名,他甚至非常享受作为尤
伊的奴隶,被尤伊肆意欺负的感觉,这让蓝葵都快气疯了,「臭小子,你…你给
我记住,为了讨好尤伊,我可以允许你叫她主人,听她的话,但是你心里不许把
她当主人!你是我的奴仆!只有我才是你唯一的主人!记住了么?」
蓝葵的怒声呵斥把阿易给吓蒙了,不自觉地连连点头,在心里恳切道:「记
…记住了,阿易…阿易只有…一个主人…阿易…会听主人的话……」
蓝葵这才消了些气,随即冷声严令阿易不准再自慰,赶紧睡觉,阿易不敢不
听,勉强压住欲火,昏昏沉沉地睡去……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阿易仿佛活在一场
诡异的梦里,白天尤伊对他还是使劲地折腾,让他东奔西跑忙个不停,一到晚上
就让他进到内室,屏退所有侍女,继续「折腾」他的身心。
一开始她还只是用脚在阿易身上随意践踏,或者让阿易给自己舔吸下体,后
来她不再满足于此,就开始让阿易舔舐自己全身,除了头面不许舔以外,其它地
方她都让阿易给自己舔了一遍,包括她的菊穴,阿易第一次把舌头伸进她暗红色
的菊花蕾时,身心双重的巨大刺激让她一瞬间就嗷嗷尖叫着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之后她就迷上了这种从未有过的异样快感,经常让阿易给自己舔舐菊门。
如果只是侍奉尤伊,阿易当然乐意之至,可某天尤伊无意间发现,自己越是
用力践踏阿易,越是侮辱他,他就越兴奋,甚至连鸡巴都会更加充血粗长,她像
发现了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一样,开始沉迷于用各种方法来玩弄凌辱自己这个小
奴隶。
刚发现阿易这个特质没多久,她就觉得践踏不够过瘾,自己的腿脚力道不够,
即使狠命踩踏,阿易也说像按摩似的相当舒服,于是她从自己专门用来装武器的
空间袋里取出了几条鞭子,因为怕真的打伤阿易,就只选了条牛皮鞭,然后就尝
试着抽了阿易几鞭子。时隔近两年,阿易再次尝到被人鞭笞的滋味,不知道为什
么,心里完全没有当初的恐惧和惊惶,他满面痴迷地看着尤伊挥动鞭子抽打自己
时,那娇蛮可爱的模样,身上虽然有些生疼,但却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十分刺
激,原本坚挺的下体更加斗志高昂……
这一切都落在了尤伊眼里,她欣喜若狂,嬉笑着辱骂道:「你这贱奴,被主
人拿鞭子抽还这么高兴,真是贱到骨子里,你这样的劣等奴隶,就得多挨几下主
人的鞭子!」说着,又满面兴奋地挥起皮鞭,在阿易身上抽打个不停,她鞭术精
熟,刻意控制皮鞭避开了阿易的面庞,她现在可舍不得打花了阿易那张俊俏的脸
蛋,可是他身上其它地方就难以幸免了,阿易浸泡过龙血的事尤伊早就有所耳闻,
知道他身体恢复力惊人,也就毫无顾忌,像抽陀螺一样在他身上尽情地抽打起来。
很快阿易身上就被抽出了十多道红痕,他被抽得哇哇呜呜地乱叫,可却一点
儿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一边叫唤一边满脸迷乱地轻声喊道:「啊…疼…主人
…啊…用力…再用力点…抽一下…易奴的背…主人…啊…啊……」他一边轻呼一
边开始上下套撸自己暴涨欲裂的大肉茎,这让尤伊兴致更高,把阿易的脑袋往自
己两腿间一拉,就让他给自己舔穴,同时手也没闲着,继续挥舞着皮鞭抽打阿易
的背脊和屁股,把阿易抽得像只小毛驴似的欢叫出声,口舌也活动得倍加激烈,
这让尤伊也舒服得放肆呻吟起来,手上的皮鞭一下接一下地不停抽打,简直快乐
得魂不附体。
蓝葵就在阿易体内拼命控制着自己的骂声,她真是深恨自己当初瞎了眼,找
了这么个变态淫贱的小子附体,气了好一会儿,她不禁开始思索,是不是自己的
教育方式不对,太压制太强势,才把阿易的奴性弄得这么深……拿鞭子抽了几天
之后,尤伊又想出了新花样,她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条银质狗链,给阿易戴上之
后,他那张青涩呆滞的少年面庞配上那条银链子,活脱脱就是只可爱乖巧的小宠
物,连尤伊都为之惊艳,看得心头小鹿乱跳,甚至还兴奋得尖叫起来,不禁为自
己的妙主意感到自豪,欣赏了一会儿之后,就让阿易四肢着地,像条真正的小狗
一样由自己牵着狗链,命令他到处地爬,把阿易这样不凡的少年骑士收作私人奴
隶已经让尤伊相当自得了,现在更进一步,把他变成自己的宠物,简直让尤伊乐
得飘飘然,牵着阿易走了几圈之后,就拿出皮鞭,再度在阿易身后抽打起来……
自那以后,阿易每次进内室都会被先套上狗链,然而他也不觉得有多羞耻,
甚至还有些享受,而之后的某一天,阿易还是如往常一样,舔舐着主人的下体,
正当尤伊快要到达高潮的时候,他不知怎么的心血来潮,想要同时玩玩主人的菊
蕾,可口中的美妙嫩肉让他舍不得松口,就把一根手指突然插进了尤伊的菊花内,
尤伊像被闪电击中一样,浑身巨颤,小穴颤抖着达到高潮的同时,一道金黄的尿
液也从肉洞深处猛地喷了出来,浇了阿易一嘴一脸,她竟然被阿易玩得失禁了!
尤伊的蜜汁和汗液对于阿易而言都是催情剂,而此时这透着浓浓骚气的滚热
尿液阿易也是甘之如饴,一口堵住了尤伊的尿道口,大口大口地吮吸起来……
事后尤伊又羞又怒,把阿易吊在房内狠狠地抽了一顿,但随即回想起阿易吞
吸自己尿液时那极致的淫靡场景,竟难以克制地想要再试一次那种新奇的滋味,
就找了个机会,让阿易凑上嘴来,又在他嘴里尿了一次,这回她彻底迷上了用阿
易的嘴巴来做便器尿壶的巨大满足感,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当她有小便意的
时候,就会兴冲冲地把阿易招来,然后十分享受地在他口中喷洒尿液……
虽然一个多月以来,阿易的嘴都快印成尤伊小穴的形状了,尤伊也曾一时兴
起,用脚帮阿易射出过几次,甚至还因为春情难耐,亲手套弄过他的鸡巴,但就
是不愿意和他真刀真枪地性交,照她的解释是,这次出游忘了带避孕的药剂,她
可不想这么早怀上孩子,这让阿易相当郁闷,无法交媾令他的欲火始终无法完全
平息。
除了不和阿易性交之外,尤伊也拒绝和阿易亲吻,在她心里,虽然很喜欢阿
易,可还是把他看得和其他男人一样,他们都比自己低贱得多,不配碰触自己的
面庞。
而除了这两条禁令之外,尤伊的身体已经对阿易完全开放了,任何地方都随
他舔随他摸,阿易也是一样,他已经彻底变成了尤伊的玩物,而他那根雄伟不凡
的肉棒自然被尤伊重点关照。
尤伊曾用脚踩、用手捏,用冷水热水交替泼倒,甚至还曾把自己的尿液喷在
阿易的龟头上,当时阿易几乎一瞬间就被刺激得射了出来,差点儿把精液射进尤
伊的小穴内。这下可把尤伊惹恼,紧接着她就用根小红绳紧紧箍在阿易的鸡巴根
部,然后就开始双脚齐上无比妖媚地揉搓那根暴胀的肉棒,没多久阿易就精关不
稳,可正想喷射出来的时候,精液却被红绳牢牢箍住,那种处在喷射边缘又迟迟
不能射出的痛苦感觉把他折磨得欲仙欲死,尤伊也玩儿得不亦乐乎,直弄了半个
时辰左右,她揉得腿都酸了,这才解开红绳,让阿易尽情地发射,那次阿易射得
格外地多,喷得地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白浆……
整整一个多月,每天阿易都会被尤伊的完美娇躯和各种对自己的凌辱调教撩
拨起强烈的欲望,但他最多央求着尤伊帮他射出一两发,始终不能完全满足,一
旦尤伊休息之后,蓝葵是决不允许他自慰的,这段诡异且香艳的旅程,加上他压
抑许久的性欲,把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
而长途跋涉五十天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流源城。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