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双娇】(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回欲火焚身
在快活林中的一众人等,都想不通猜不透;与此同时,身处黄金宫的小蝶,
却听出点眉目来。
晚饭过后,魔宫的五名头目,聚在内堂之中,小蝶只穿着一件薄纱婵娟衣,
像一只小狗般伏在金兰姬的脚旁,给金兰姬抚摸着。
纱帽中看不清脸的木郎君说:「现在我们已有武功属金的铁如云,属火的燕
南天及属水的任慈,三位高手在我们手上,现在还差属木及属金的。」
红鬚绿眼的火魔神说:「水天姬,你们的计画都尽行得顺利吗?」
金兰姬未等水天姬回答已说:「我们的计画有点阻碍。」
纱帽中的木郎君说:「我们要尽快引邀月和那个老尼来自投罗网,邀月宫主
是属木的,南海神尼是属土的,再加上那三个老野,主宫的功力已经可以独步武
林了!」
土龙子大笑:「好!非常好!」
金兰姬以她那玲巧的脚足,轻扫着伏在她身旁的孙蝶说:「属下已部署好,
只要邀月和那个老尼来到,我们就可以把她们拿下!」
年纪最长的火魔神,他很专心研究天文术数:「大家紧记按照金、木、火、
水、土依次排列他们,到了今年中秋子时,天狗食月,主宫在祭坛中央按照我的
方法来运功,与那个处女交合,便可以练成吸星大法。」
土龙子大笑:「到时,我就会天下无敌呀!哈哈……哈哈…… 我们五行魔
宫就可以称霸武林!」
木郎君大笑着说:「到时,少林、武当、峨眉、华山等等所谓名门正派,都
要向我们俯首称臣!」
五人一同大笑,那些笑声令人不寒而栗,当中不知包含多少的阴谋鬼计在其
中?
会议结束后,水天姬和金兰姬都没有离开,她们都懒洋洋地倚着,蝶孙则伏
着像一只小狗的在盖睡,水天姬拿了一盘水出来放在孙蝶身边,孙蝶便爬起来舔
喝。
土龙子的手下已带十多个处女来,给他享用,土龙子便与他们回去自己的宫
中。
水天姬怕孙蝶的天一淫水毒已清除,所以又在水中加了一些下去给孙蝶喝,
以确保她一定受控制,道:「兰妹,今次幸有你帮忙,计画才能那么顺利。」
金兰姬正在点起金兰香蕉,微笑道:「兰姬都是托水姐鸿福!」
香薰那清香并挑逗的气味,充斥着整个空间,刚喝下天一淫水的小蝶,立即
有反应,身体微微的发热,阴道内湿湿了,口中气喘嘘嘘。
四周围开始有侍女出来打扫地方,她们都在偷看着,又说孙蝶是个极之淫荡
的少女,整天都性欲高涨。
孙蝶强装着没什么,暗地里运功抗衡着。
水天姬看着孙蝶说:「妹妹不要强装了,叫出来吧!」
金兰姬扮孙蝶回应:「叫出来,很羞人的,人家还是个处女!」
水天姬笑笑着说:「唉!那么就要找个男人来,为她破处了!」
金兰姬又扮孙蝶回应:「姐姐,好呀!我要男人呀!我要男人呀!」
这时,孙蝶已忍不住叫了出来,双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抚摸,口中发出嘤儜之
声。
水天姬厉声道:「你这个小贱人,在快活林和我争风?你都有今天了!」
孙蝶此时,稍为把淫毒控制一点,但仍向水天姬说:「水姐,求你大人不记
小人过,求求你找个男人来吧!我很想要呀!」
水天姬又厉声道:「找个男人来,给你干,给你享受?你就想!」
金兰姬又扮孙蝶呻吟:「噢!水姐,没有男人我真的不行,我个淫洞痒得很,
正要男人的棒棒来充实它。」
四周的侍女都在放浪地大笑着。
孙蝶本是个有教养的女孩子,听了这样下流的话,又给别人看着她在自慰,
内心虽然感觉很污秽,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水天姬捉着孙蝶的头,不许她转脸过去,道:「你这个小贱人,那里会变成
了一个小贱妇来?」
金兰姬又扮孙蝶呻吟:「我不是小贱妇,我是一只人人都可以干的小母狗呀。」
孙蝶全身像被火烧般热,正所谓欲火焚身,真是太难忍受得了。这个水天姬
和金兰姬竟不理会孙蝶,两人就在她面前亲热起来。
她们还在说些不堪入耳的秽语。水天姬:「金妹,快来舔我个淫洞」;金兰
姬:「水姐,我个淫洞很空洞,快给我活干吧!」
水天姬:「金妹,不行呀!我要留给中秋子时,天狗食月那晚,才可以破处
呀!」
金兰姬已爬在水天姬的身上吻舔她的身体,水天姬则半躺椅着,双眼半开合
着,一边在享受,一边在偷看孙的反应。
被那种如此意淫的眼神挑逗着,孙蝶越来越不行了,下身已湿到淫水流出,
她想必要去找个地方降降温,便起来跑了去后堂,她一直跑,来到黄金宫的地库,
地库里全是从冬天就窖藏留存的冰块。
孙蝶就坐在冰上,双手自腿的外侧弯入腿的内侧抱住了脚,全身脱光赤裸裸
的一丝不挂,运功散毒。
突然,有脚步声传,正从外面行进来,说:「大热天时,最好来消消暑吧!」
孙蝶只见一个少年跑了进来,他见过的事也不少,但赤裸的少女,却是从未
见过的,此刻却也不禁呆呆地了。
孙蝶眼睛是睁开的,也瞧见了他她眼睛里的惊奇、愤怒、羞急,无论用什么
话也不能形容。但她身子却动也不动,似乎已不能动了。
这个少年脸上有一条刀疤,衣着简单,但却总自然然之散发着俊美不羁之气。
他呆了几乎有半盏茶的工夫!才转过身子,故意东张西望,道:「草药在哪
里?我怎么看不见呢?」
这个少年忍不往看着孙蝶全身上下,以为她是宫里的人,见她动也不动的瞪
着眼,巳不禁失声道:「在练什么鬼功夫,竟活活的要将人练成殭屍,练了这种
鬼功夫,难怪对什么人都要冷冰冰的了。人若变成了石头般又硬又冷,纵能无故
天下,又有何用?」
这个少年喋喋不休地行到了孙蝶跟前,他不但仍然很热,而且下身还发起涨
来。
孙蝶仍在瞪着他,目光却由羞愤变成哀求。这个少年的脸越来越近,还差一
点便吻在孙蝶的脸上。
孙蝶本想运功把天一淫毒迫出来,却来了个倒蛋的人,还要是个俊少年,丹
田中的气已消散,这少年迷恋着道:好香呀!
这一句说话一出,像是解咒之法,孙蝶整个人一放松,她滑溜溜的身体,便
坠入了这个少年的怀中,道:「我好热啊,可为我消暑么?」
这个少年哺哺道:「突然有个绝色少女,脱光了衣服,直进你的手上,这种
故事,只伯连我这么聪明的人都想不出来吧?」
孙蝶伏在他身上,银铃般轻轻耳语道:「一个男人有这样的艳遇,你还不满
意?」
这个少年道:「你莫非是狐仙?是鬼怪?」
孙蝶笑笑道:「不错,我正是狐狸精,要迷死你。」
这个少年身子突然震了起来·道:「老实说我… 我怕得很!」
孙蝶轻轻抚摸他,娇笑道:「莫要伯,狐狸就算练成仙,也是有尾巴的,你
摸摸看,我有没有尾巴?」
这个少年就沿着孙蝶的背脊,很柔滑的皮肤摸下去,停一停,在臀部又摸来
摸去。
孙蝶笑道:「我没骗你吧!」
这个少年道:「是!」这少年忍不住,又摸了多几次。
孙蝶又笑道:「你现想怎样便怎样吧!」
这个少年便抱起孙蝶行了出去,他一边行一边念念有词:「眼不见为乾净…
…我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少年一直从后园跑了出去,穿过了一个丛林便来到一间小屋子里,孙蝶
心想:「好了!终於可有个好少年给自己开处了。」
这个少年放了她在床上,竟用绵被将她身子裹了起来,大呼道:「仙女出来
呀!今天来了个神经病的女人!」
这个少年已转面过去,不敢再看着这双春情荡漾的眼睛,不敢再触碰这副美
若天仙的胴身。
过了一会,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道:「鱼鱼,谁神经病?」
小鱼儿指着自己背后,小仙女一看,床上竟是一副比仙女还要美的少女
小仙女也算是一个美貌出众的女子,此时也被床上的孙蝶的美所吸引着,很
久都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她才行到孙蝶身旁,为她把脉。
小仙女问道:「你中了天一淫水毒吗?」孙蝶点点头。
背着的小鱼儿道:「看到她的淫样,我都知道她是中了淫毒啦!」
小仙女回应:「不过,你知道她中了什么毒又如何,你懂得医治她吗?」
小鱼儿神情也立刻变了,拉着小仙女的手,轻声道:「燕伯伯的病,可有起
色?」
小仙女长长地歎息了一声,黯然摇头道:「这五年来,竟无丝毫变化,我已
几乎将所有的药都试遍了,我累得很……」,她虽住了在宫多年,专注为魔宫研
制各式各样的解药,但她却未能为燕南天的状况,研制出有用的药物来。
小仙女,是武林世家慕容无敌的女儿,由於她对各式各样的解毒方法有深厚
的研究,所以她给金兰姬捉来负责研制各式各样的解药。
小鱼儿:「累了,就暂时别搁下,先弄好那个在床上的吧!」
小仙女笑淫淫道:「嘻嘻!那就容易,等我们的小鱼儿和小美人交合,她便
会不药而癒. 」
小鱼儿嚷着:「好呀!好呀!」
小仙女立即面黑,一边打着小鱼儿的头,一边说:「你这条死鱼,衰鱼,咸
湿鱼,想你也不要想呀!」
小鱼儿一面挡着,一面在求饶:「又是你说交合后,便可以不药而癒吧!」
小仙女轻拍着跪在她身下的小鱼儿:「要罚跪呀!」
小鱼儿叫苦着:「你都胃口不少,今早已来了一次,现在又要?」
小仙女娇媚的说:「我就是想要,来吧!」
小仙女说完,便随手牵起了花裙子,露出了一片黑黑的小森林,小鱼儿的舌
头已开始探进了小森林中的穴穴,他双手更抓紧了小仙女的肉臀。
小仙女看着躺床上的孙蝶,向她发出一种示威式的眼神。
小仙女口中不停地发出一份既满足又淫荡的呻吟声:「鱼鱼,大力一点~千
万不要停下来~好舒服~啊~~啊~~~啊!」
这一幕小鱼舔仙女穴穴,看在小蝶的眼中,弄得她心猿意马,唯有自我慰藉,
一时间小蝶和小仙女的呻吟声,此起彼落,高潮叠起,一潮比一潮高,直至黄昏
才停下来!
突然,孙蝶听到了魔宫琴音,她知道金兰姬正在找寻她的行踪,她在抗拒着,
她不想再被金兰姬羞辱。
由於孙蝶刚只喝下了很少天一淫水,她只是气聚丹田,把那套太极十三势运
行了一次,天一淫水起不了太大作用,她只是扮作乖乖的沿着琴音的指示走出了
小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