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尔丹之颅】(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墨绿色的石阶上有着奇怪的圆形符文。可
以清晰的感受到其散发出来的力量。或者说毁灭一切的能力。这只是一个投影。
没有实质。感受到全身的虚弱,我看着自己的两条腿。破旧的亚麻裤子用一
根草绳系在腰间。两只像鹰爪一样的手,枯瘦,而青筋暴露。借着地上的一汪水
渍,看到了自己的脸。那是一张盲人的脸。奇怪的是,隔着布,还是可以看到被
布遮住的这张脸。台阶下的两柄弧形的兵刃很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熟悉的感觉,
让我明白,它们的名字叫埃辛诺斯之刃。而我,不论从前我是谁,从现在开始,
我的名字是——伊利丹* 怒风。
这是一座古庙,兽人古尔丹的庙。
作为一个兽人萨满,仅从一些古老的残存资料中找到关于上古泰坦萨格拉斯
的力量的使用方式,不得不说,古尔丹是个人才。就算古尔丹已经毙命,但这种
力量的使用方式将给整个艾泽拉斯大陆带来一种全新的魔法理念,冲着这一点,
我也会给予其最大的尊重。——提着他的头颅,继承他全部的力量。
玛维正在逼近,而我现在又是全身无力。好在古庙的陷阱岔路繁多。利用庙
里的泄水闸可以逼退玛维。这是唯一的办法。古尔丹力量强大,继承这股力量需
要一段熟悉的时间。现在,很明显是没有这个体力和玛维以及她手下的一票女疯
子硬扛。只能逃出古庙,找到娜迦帮手,离开这个大陆。
打开泄水闸门,走出古庙的暗道,面前就是大海。腰间的小瓶子里装着海蓝
色的液体。静谧的液体散发着无穷的奥术能量。当年的高等精灵就是因为迷恋这
种奥术才导致了燃烧军团的入侵。为了守卫整个大陆,炸毁太阳井,于是,大陆
裂为两半,才有了眼前的这片海。而当年的存活下来的高等精灵也被淹没在这无
穷的海水之下。
我打开小瓶,滴出一滴液体进入大海。坐等娜迦出现。
很明显,水底的娜迦感受到这滴液体的强大奥术力量,哪怕只有一滴,哪怕
这是一片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的大海。水面开始翻腾,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娜迦
军团,最后是他们的女王,瓦斯琪。
曾经的高等精灵,如今已不再往日的模样。四条手臂显得多余而不协调,下
半身蛇一样的在水里滑动。我很好奇,这样的躯体要登陆沙滩需要做多少尾部的
肌肉运动。瓦斯琪很美,这点让我很满意。一头水绿色的长发披及腰部,女神一
样的容貌让人很难移开视线,恩,我也没有打算移开视线,暗蓝色的皮肤透着少
女的青春光泽,鲜艳的红唇展现高等精灵独特的诱惑,两颗坚挺的乳球在皮甲的
边缘露出半个弧形,想必揉上去很有弹性。
无视娜迦众侍卫,我直接走到她的面前,「高等精灵瓦斯琪,还记得我么?」
「伊利丹?」瓦斯琪很惊讶,太阳井的大爆炸导致的大陆板块的分割居然还
留下了暗夜精灵这样的低等生物,而且似乎在陆地上活得很好。还是说这是月神
艾露恩对高等精灵不再眷顾?往事已经过去,重要的是现在,太阳之井的泉水再
次出现。这份持续了几千年的渴望终于有望得到满足。杀死这个低等精灵?恩,
就这样,杀了他就能拿到他的泉水。
毫无疑问,这样的女人想要做什么我一眼可以看出来。一个箭步冲上去,叉
住她的脖子。一个魔法燃烧,瞬间,她就全身软了下来。
「瓦斯琪小姐,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不开的想法。太阳井的泉水我有,想要,
可以给你,满足你的需求。
相应的,我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的军队。不要动什么歪脑经。需要的时候,
我可以随时取下你的美丽的头颅。「
明显,她的军队出于她的安全,不敢动手。有了羞辱她的机会,我当然不会
放手,更何况是当着她的军队的面。闲着的左手探入她丰满的胸部,仔细的揉搓,
像是一个温水袋,柔然而不失弹性。捏了捏乳头,手感不错。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性奴隶,明白么?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机会得到
你想要的太阳之井的泉水。」
解开裤子,取出腰间的小瓶,把泉水全部洒在自己的阴茎上。
「怎么样,现在这就是你要的泉水,想要么?想要就自己来喝。
当然了,泉水不止这一些,以后只要你成功做到一个合格的性奴隶,你就可
以得到泉水。「
千年的渴望,一日就能如愿,只是这形式却意外了很多。看着近在咫尺的泉
水,和黑色粗大的阴茎。感受着体内的虚弱和我的强大能力。感受着族人的目光。
瓦斯琪屈辱地舔了一下我的阴茎。在她还没有仔细体会这份悲屈的瞬间,就
立刻就被泉水强大的魔力和阴茎的触感冲散了理智。四只手捧住我阴茎下那个肉
袋,珍宝般舔舐着阴茎和上面的泉水。
很久没有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自从附身到这个躯壳,现在是最舒服最得意的
时候。不用我说,瓦斯琪就张开她红色性感的双唇,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对于
我来说,这个没有下半身阴唇的娜迦,嘴唇就是用来操的。瓦斯琪用细长的舌头
舔着龟头,缠绕着阴茎,感觉要把上面的每一丝残留的泉水都饮入腹中。而这份
仔细恰好给了我全方面的享受。而瓦斯琪不知道的是,除了太阳之井的泉水,她
舔到的还有我马眼泌出的体液。
因为恶魔之力,这份体液有着强效的催情效果。舌头的添卷虽然很舒服,但
还是不如阴道的紧密,我双手固定她的头部,狠狠的阴茎撞击她腮帮的粘膜,每
一次撞击都能在她的嘴边突出一个龟头的形状向前滑行,只有这样有力的摩擦才
能解决目前阴茎的瘙痒感和饱胀感。同时,也只有这样,才能通过她口腔的粘膜
把我的马眼分泌的体液充分吸收下去。因为,阴茎一直在她嘴里,没有办法闭嘴,
这样,口腔内越来越多的口水就让我的阴茎潮湿一片。
泉水,我的体液,混着着她的口水,让她越来越无法理智,迷离的双眼看着
眼前的阴茎,早就忘记了周围的子民还在看着她淫荡的模样,似乎,只要这黑色
的阴茎还存在,生命就还有着它的意义。口角的液体因为闭口不紧从唇边流了下
来,滴在少女的胸部,滴在丰满的乳房上。
她一把撕下身上多余的衣物。两颗浑圆的乳球就立刻暴露了出来,在空气中
上下跳动。意外的是,乳房很大,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真不知道那个被撕碎
的衣服是什么材质,可以让如此巨大的乳房看上去只有正常的尺寸。不说别的,
最起码我的两只手是无法全部握住其中的一个,两颗粉红色的乳头,被冷风一吹,
就硬了起来。瓦斯琪稍微张了张口,让口中更多的液体流在自己的乳房之上,从
侍奉我肉袋的四只手里抽出两只手,在自己的胸部揉搓,把滴在胸部的液体涂满
整个乳房,将这淫靡的液体涂满自己的每一片肌肤,看样子是催情的体液让她感
到本能的兴奋了。
「用胸部做」我下达了命令。不说是不行的。
毫无疑问,这样的胸部不用来坐乳交,那是何等的一种资源浪费。以月神艾
露恩的名义发誓,这辈子没见过如此适合乳交的人选。任何种族都不乏巨乳之辈,
只是,只有娜迦才有四只手能够将自己两颗巨大的乳房从不同的方向向内挤压。
只有具有这样的条件才能够给阴茎足够摩擦。瓦斯琪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作为一个曾经的高等精灵,一个现在的女王,想必从来没有想过,从高等精
灵堕落成娜迦多出来的两只手还有这样的用处。
她迟疑了一下,用两只手拖住乳房,用另外的两只手从外侧向内挤压,夹住
我的阴茎。嘴,是不能闲的,现在这个状态,她唯一的理智,就是一定要含着我
的阴茎,因为这里有她梦寐以求的泉水。于是,她用早已发麻的双唇吸着阴茎的
龟头(其实口交这么久,那里早就没有什么泉水),两颗巨大的乳房着夹着阴茎
的下半段。
恩,不能说下半段,因为乳房太大,以至于除了龟头在她嘴里,剩下的整个
阴茎,包括肉袋都被她的双乳包裹得看不到踪影。乳房很大,也很柔然,在这样
的压力下,肉袋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只是在布满粘液的乳沟里滑动。嘴唇的
压力比口腔内大。看着这曾经高贵的精灵王族,如今在自己的胯下侍奉着自己黑
色的肉棒,我不禁兴奋上脑,自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滑腻的乳房夹着发烫的阴茎,紧闭的红唇夹着暴怒发亮的龟头,高速的摩擦
让坚持的已久的精门终于把握不住,一股高温的精液子弹般射入她的口中。毕竟
作为一个王者,哪曾做过这样耻辱下流的事情,被口内射精的突发事实让她呛着
一口气,咳了出来,于是持久的射精就这样一波,一波,又一波的射到了她的脸
上。
等了很久,持久的高潮才以颜射的形式结束,她本能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
依然没有软下去的阴茎深感恐惧。难道还要做?难道这样的羞辱还没有让他感到
满意?
难道以前一直被瞧不起的暗夜精灵都有着这样野兽般的生物本能?
「伊利丹大人……」她迟疑着,在等着我放过她。
高潮过后,大脑清醒了很多,右手盖住她的头顶,以恶魔的语言念着「以我,
伊利丹* 怒风的名义,向邪恶泰坦萨格拉斯大人祈祷,娜迦瓦斯琪,从此成为我
的性奴!」咒语念完,覆盖在瓦斯琪全身的粘液就像是水渗入土地一样,渗入了
她的皮肤下,皮肤看上去更有弹性,更有光泽了,一个圆形的红色符文从她的额
头隐现出来。成功了,脑海里有种感觉,奴役成功了。这是我的第一个性奴隶,
也是第一个势力军团。有了娜迦军团的帮助,在海面上是很难有什么可以阻拦的
对手。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在我的面前,不可以穿任何衣服,要服从
我的任何命令,并且每回答一句话都要在前面加上」主人「两个字」契约这个东
西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强制的手段,对于容易屈从于命运的人来说才有效果,而对
于高傲的高等精灵,这东西只能让对方暂时的服从,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反噬而死。
所以,面对瓦斯琪,必须从心灵上摧毁对方的意志。让她真正的屈从于自己,
这样才安全,就算是从感觉上来看,昔日高高在上的高等精灵,如今在自己的胯
下辗转承欢,那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是的,主人」瓦斯琪很乖巧,也许是力量上的强大差别,也许是契约的强
制作用,总之,暂时看上去,这个娜迦种族的女王,暂时沦为了我的胯下之奴。
「让你的军团先回去,整顿所有部队,明天我们要去一个新的世界。一个不
存在于艾泽拉斯的世界。恩,你可以称其为外域。」
不管怎么说,在艾泽拉斯,不论是玛维的疯子小组,还是我那个愚蠢之极的
哥哥,都不会让我活得自在,去外域,集结部队,人数众多了,才能和将来的恶
魔军团相抗衡,否则,就算是阿尔萨斯这个同样是恶魔之力的继承者都无法击败。
高等精灵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差,眼前的这个女王的房间让我无语到极点。
简直可以用艳俗二字来形容。哪怕是一个人类暴发户家的女儿,也绝不会把
自己的房间装饰成这种模样。
房间不重要,重要的是房间里的人——瓦斯琪。
现在的瓦斯琪全身赤裸,及腰的长发散披在后面,白皙的皮肤闪现着细腻的
光泽,平坦的小腹看不到一丝赘肉,小巧的肚脐装饰其上,一对巨大的乳房如水
袋般挂在胸前,肥硕而浑圆,粉色的乳晕如月轮展现中央的挺立乳头,水润性感
的红唇让人忍不住向其中一探究竟,钻石般的黑色眼睛迷离着欲望的光芒。是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感尤物立在我的面前,等待着我的予取予求。直至此时,我才
忽然发现,瓦斯琪其实是个稍显丰满的女性,肉感,却不肥胖。
我退下自己的那条亚麻裤子,将自己的肉棒显露出来,面对这样的裸体,只
要还有能力,想必都会勃起来。此事,我的龙头正对着瓦斯琪的肚脐。——没有
泉水。
瓦斯琪很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拢了拢稍显散乱的头发,稍微舔了舔马眼下
的系带,张开性感的双唇,亲吻龟头,每亲一次,都会用那润滑的舌头擦一次马
眼。很轻,蜻蜓点水一样。
「高贵的高等精灵,如今做着这样下贱而淫荡的事情,很顺心应手吧,海滩
上被你那些手下看着你的嘴唇被插的样子有没有兴奋呢?被我的大肉棒插着嘴很
舒服吧?想不想被你那些低贱的手下轮奸?」我兴奋说着。
也许是被我的话吓着了,瓦斯琪立刻加深了口价的深度,每次都把整个肉棒
吞入口中,艳丽的红唇都会和肉棒根部的毛发接吻,细长灵活的舌头盘绕这肉棒
的四周,给予肉棒最滑腻的摩擦,龟头在每一次进入的最后都能插入咽喉,急促
的呼吸,湿润的喉头包裹着发亮的龟头,淋漓粘腻。用勉强能听的声音说
「主人的大肉棒插的奴隶很兴奋,主人的大肉棒插着嘴里很舒服,淫荡的奴
隶是主人的所有,只有主人可以操奴隶的嘴。下贱的奴隶祈求一辈子被主人操嘴。」
我很满意现在的状况,让瓦斯琪躺在床上。而我用69的姿态插着她的嘴,双
手则玩弄着她巨大的乳房。乳房很柔软。五个指头压在上面很快就陷入肉中,每
一次揉搓都让这肥硕的肉体变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只是瓦斯琪的口技实在是有欠练习。不去考虑以后,现在的爽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开始凭着自己的感觉,将她的双唇当成阴部抽插起来。勃起的上翘的肉棒
压制着她的舌头,突进一次,就能直接插入气管,呼吸不畅的她开始挣扎,当然
了,一个女性娜迦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一个以力量见长的暗夜精灵男性。
减少的呼吸让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我却奇怪的发现,在她人形的腹部和
鱼形的尾部之间有一个小孔渐渐张开。这是什么?
是娜迦的阴部?还是肛菊?
不论这是什么,我觉得都有必要插进去试试,这么小的洞想必里面很紧。恩,
男性娜迦的下半身也是鱼形,肉棒已经消失,那娜迦族是怎么交配的?这个问题
很值得研究。不说别的,就眼前这个小洞,应该出不了性器和便器的范围。
我轻轻抽出肉棒,转过身来,面对瓦斯琪,然后将肉棒对准了小洞。
娜迦女王因为得以呼吸,在不停的喘气,本以为下面是要用乳房侍奉,却突
然感到下身一种撕裂的疼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在后来和瓦斯琪交流才知道原来娜迦族的繁殖是直接将精液流入这个小孔,
这个小孔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东西可以插进来的。而现在,我却不知道这个情况。
只知道强大的挤压勒住了肉棒,很爽,但有点疼。「轻一点!」我一巴掌扇
在她左边的乳房上。乳房的剧烈疼痛让她分散了注意力,果然,小孔松动了一些。
我则顺势一口气将肉棒全部插了进去。而小孔的疼痛又立刻让她缩进了小孔
的肌肉,这让她,也让我更疼了一些。
于是反手一巴掌,我又用力扇了她右边的乳房。感觉小孔又松动了些。将肉
棒抽出来一段。我又扇了她左边的乳房。就这样不停的抽打着她的巨乳。肥硕的
乳房在我手下左右乱飞,上下跳动,而我则乘着娜迦的失神,下半身则狠狠操弄
着小孔。这样的美女在自己身下被操得失去意识,我加快了抽插,只有将这个女
人的高傲的意识全部摧毁,她才能从潜意识里屈从于我,这个小孔的存在,敲好
给了我这样的途径。一整个晚上操弄着小孔,直到凌晨,我才将第二波精液射入
小孔。拔出肉棒,小孔里的肉壁被我操翻出来,看上去孔变大了一些。
瓦斯琪已经昏迷了过去,我只能一边把玩着巨乳,一边沉沉睡去。
也许是早上吧。
下半身有种饱胀而湿热的感觉。很快又被某种滑腻的抚摸减轻了这种饱胀。
但这是饮鸩止渴,减轻的饱胀很快又随着这样滑腻的抚摸变得更加饱胀,甚至在
内里,有着某种难以抑制的痒。下意识里,我渴望这样的抚摸能够用力一些,最
好能够减轻这又胀又痒的感觉。
睁开眼,我看到了一抹水绿色在我的小腹处上下活动。是头发。再往下,看
到了那对如木瓜的巨乳,随着头发上下活动漾出一圈又一圈的乳波,每次那粉色
的乳头晃到最低点都能够降下速度,在我双腿的内侧轻点一下,显得很有弹性。
高等精灵在口交方面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天赋。早上的的口技确实要比昨天的生涩
要灵活很多。最起码舌头的使用增加了很多。这样的未经吩咐的服务只能说明,
眼前的这个尤物已从内心被我收复。
天已经亮了。
大军要朝着外域的方向开拨。在外域建立大本营,等待那个强大的恶魔基尔
加丹的出现,当然,在此之前,要除掉萨尔萨斯这个同样使用恶魔之力的人类。
什么是叛徒?阿尔萨斯才是彻底的叛徒。背叛了自己的种族,背叛了给予他力量
的恶魔。这货的一生,完全可以用背叛两个字来概括。
恩,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的肉棒正在瓦斯琪的口中挺立。重点是我现在很需要一次发泄。重
点是瓦斯琪的身材很惹火。
所以,我一把拉起伏在身上的美女,翻身压在床上。一副可怜,可爱,而又
淫荡的脸出现在面前。表情很好。「怎么做出这幅无辜的样子?是你自己主动舔
我的肉棒的,我可没有逼你什么。」我笑道。
「瓦斯琪是主人的性奴,服侍主人的肉棒是瓦斯琪的荣幸,让主人高潮是瓦
斯琪的责任。所以……」娜迦女王迷离着双眼。黑色的眼上似乎起了一层雾气。
只是这样的一眼,高等精灵的魅力完现眼前。这样烟视媚行的一个女人,如果放
过,那必然是我人生的一个失败。
「所以?」
作为回答,瓦斯琪扶起那对巨乳,一边吮吸着我的肉棒一边用柔软的乳房给
我的肉袋做乳交。
躺下的人要抬头总是很辛苦的。所以我决定自己来。用手从外向内压迫那对
巨乳,从她的红唇中抽出肉棒,经过乳间那看不见的沟,退到边缘,再把龟头从
乳沟的下边插进,直至进入她的口中,一直顶到口腔的上颚。弧形的上颚引导着
膨胀的龟头向口腔的更深处前行。高速的抽插带出的口腔唾液和乳白色的精液,
用抽插的方式,涂抹在弹嫩白皙的乳房表面。展现着皮肤弹性巨乳经过润滑液体
的涂抹显得更加圆润发亮。天然的润滑剂让肉棒的抽插变得更加滑利。
丰沛的唾液在口腔里让肉棒的每次冲击更加舒适,突进的进度从口交演变成
深喉。
肉棒在狭小的空间里挤压液体的声音和娜迦勉力的呼吸构成了一曲高潮战歌。
长枪在突进,敌人已溃不成军。
裆下的波动提示我子弹即将飞出。抛开那对巨乳,扶住娜迦的丽颜,俯下身,
将几近麻木的肉棒塞入她的喉中,仰头一声高喝,「啊!」的一声,将早晨的高
潮射入她的胃里。
体位把握得还算不错,娜迦女王除了有些劳力后的喘息,几乎没有任何的呼
吸不畅。在我拔出肉棒后,她伸出细长的舌头,将口边残留的精液舔食入口,似
乎是不愿让这白色的浆液浪费任何一点。
走出女王的房间。发现天色已近中午。大军的开拨不能因为太晚就放弃。娜
迦是个深水种族,在水下的速度会更快一些,我让瓦斯琪调遣大军从水路前往诅
咒之地,而我则和瓦斯琪,以及她手下的一个法师团从陆地出发。去外域前还有
一个事情要做,准确的说是有一个人要救,这件事错过了,也许我一辈子都无法
原谅自己。那是我心系一生的女人,那是我大哥的女人,那是我明知得不到却永
远无法割舍的女人——泰兰德。
我习惯从森林走。一方面有森林的地方都会有水源,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暗
夜精灵,在森林可以更好的发现一些人或者动物的行踪,森林的动物也能够告诉
我精灵的行踪。
一只猫头鹰告诉我关于我那个哥哥,玛法里奥的行踪,却没有任何泰兰德的
任何消息。这让我很愤怒,为什么,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没有保护好?
为什么精灵族的大德鲁伊和他的军队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这些蠢货是不是都
是吃白饭的?没有能力就别去加入军队丢人。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泰兰德选择
了我,就算是让整个精灵队伍死光了,我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一丝的伤
害,更何况是远离自己?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找那个愚蠢,幸运却不知感激
的男人。找到他,才能找到我心中的女神。
从森林一路向北就可以看到一条绿色发臭的河流,沿着腐败的水源,我找到
了山脚下驻扎的德鲁伊军团。而我的哥哥,那个死板的男人就在主帐里。
「这是什么?」这就是我那个哥哥看到我和娜迦军队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什么。他在自己的女人处于危险的时候还有心情去好奇娜迦这个种族问
这是什么。我忍下心中的怨气「这是什么并不重要,这些人是我的军队,我知道
泰兰德现在很危险,所以我带这些人来救她。」
「你来晚了,玛维* 影歌带来的消息,她在黑海岸北边的渡口被亡灵军队杀
害了。现在我们的计划是从南边开始清理亡灵的部队。」玛法里奥面色平静,似
乎自己的女人死了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玛维?这个疯女人自从泰兰德把我从地牢放出来就一直在追杀我。现在在
她的脑子里除了仇恨还有别的东西么?泰兰德将我放了出来,使她颜面尽失,就
算她不至于对泰兰德下杀手,还不能谎报军情,见死不救么?告诉我你知道的泰
兰德最后的位置,我去救他,你去杀你的亡灵部队。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怀恨在心。
但泰兰德是精灵的大祭司,她是你的女人,我不指望你去救她,只求你现在去南
边堵截亡灵的军队。我去救那个也许已经不在的泰兰德。就算我去晚了,最起码
我还能和亡灵的部队作战。不是么?哥哥。让我们放下仇恨吧!」
木头终究不是木头做的。得到泰兰德的消息,我带着娜迦部队沿绿水河北上。
亡灵这种由尸体骨头做成的东西也算是恶魔之力的使用方式。大陆上最早继
承恶魔之力的是兽人族的一个叫耐奥祖的一个萨满祭司。也就是最早的巫妖王。
继承了恶魔——阿克蒙德的恶魔知识的耐奥祖诱惑了人类的王子阿尔萨斯,将其
骗至手下成为自己的一员大将。后来阿克蒙德在海加尔山和精灵族的战斗中战死。
耐奥祖因此摆脱了恶魔的控制,自成一家。阿克蒙德的消失让耐奥祖获得自由的
同时也让耐奥祖更加虚弱,阿尔萨斯趁此机会反噬耐奥祖,自己当上了亡灵军队
的头目。
不得不说阿尔萨斯是个鬼才。
燃烧军团,上至统领萨格拉斯,下至脆弱的小鬼,使用的都是火焰的毁灭力
量。而阿尔萨斯却将此用于尸体和寒冰之力。确实别具匠心。考虑到这些,这些
骨头兵能够脱离恶魔的控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路上的土地充满了腐烂的气息,树木枯萎凋零,森林里的动物苟延残喘。感
受着越来越浓的腐败气息,我看到了断肢飞舞的战场,数不尽的骷髅兵,食尸鬼,
尸体缝合怪,亡灵骑士,还有战场的中心,那个白色的身影,那个人,那个在梦
里出现的人。
再次看到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已停止。因为我不敢,我怕呼吸和心
跳的声音让她受到惊吓,我不愿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让她感受到而破坏她的美丽。
因为,不论在什么地方,不论是什么时候,有她的存在,那就是世界的永恒。天,
因她而晴朗,地,因她而丰饶,风,因她而凉爽,水,因她而流淌。只有有她的
国度,才有思念的意义,只有有她存在的世界,才有留恋的意义。也许,如今的
我,还活着,可能只是抱着还能够再见她的梦想而活着。
「主人」娜迦的声音叫醒了我。
发现自己身在战场,发现心爱的人危在旦夕,我狂奔了杀将过去,一边狂吼
「娜迦军团听令,杀!」
不需要解释杀谁,不需要解释杀什么,不需要解释怎么杀,任何有生命的种
族,看到这样的由尸体拼装而成的怪物都知道怎么做。
弧形的战刃在手中画着弧形的舞。任何阻挡我营救泰兰德的人都得死,不论
是亡灵还是同为精灵的族人。锋利的刃缘每一次落下都斩下一条手臂,每次抬起
都割下一个头颅,尸体流出的绿色血液洒满了身边的腐烂土地。曾经土地里的尸
骨再次回归大地。
也许是亡灵的主力部队并不在这里,也许是人数上的大幅度增加,亡灵的怪
物们很快被我们消灭殆尽。看着眼前的伊人,我没有说话,我不想告诉她,她的
族人背叛了她,我不会告诉她,她的丈夫弃她不顾,我不会告诉她,为了她我屈
从恶魔领主以换取力量,我不会告诉她,为了她我奔袭千里。只要她还活着,只
要她还开心的活着,只要她愿意,我就可以心满意足,我就可以抛弃一切,哪怕
是自己的生命,哪怕是自己的灵魂,哪怕是自己的尊严。为了她,我可以向族人
开战,可以向亡灵开展,可以向恶魔开展,可以向世界开战,粉身碎骨,在所不
惜。
「你哥哥现在在哪儿?安全么?」听到她的声音,我如蒙大赦,回忆起她说
的话,我的心跳再次暂停。是啊,不论生死,不论远近,在我们兄弟之间,她选
择的是那个做事稳重的大德鲁伊,她关心的是她的丈夫。而我,付出的再多,也
只是她丈夫的弟弟而已。
「他在南边堵截亡灵的部队。除了玛维的人基本都在,安全应该没有什么问
题。」告诉她这些。她能够安心就好。
听到玛法里奥的消息,她带着残留的部队向南开进。来的路上并没有见到亡
灵的踪迹,想必她去会师的路上应该没有危险。
白衣的丽影安全离去,我楞了很久。在她消失在视野后,我的瞳孔依然没有
转动一下。即使看着这样的青天白云,也能让我的心安定下来。因为,这里,有
她,曾经存在过。
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愿月神艾露恩与你同在。
也许我已堕入了黑暗,也许我的双眼再也见不到光明。但我会穿过无限的空
间默默的看着你。直至生命的终点。
「主人,她走了。」娜迦的声音再次提醒了我。
是啊,她走了。我心爱的女人去寻找她的丈夫了。而我,只是个过客,我能
做什么?杀掉那个愚蠢的木头?杀他不是问题,只是我不愿看到她伤心,我不愿
见到她哭泣,既然她爱的是他,就让她幸福下去,哪怕这份幸福与我无关。
我在这里为她祈祷,为她祝福。
玛维,是的,是玛维,是这个疯子,是这个疯狂的女人一手造成了这次的危
机,是她谎报军情。这个女人该死。
还有阿尔萨斯,不论恶魔基尔加丹有没有要我杀你,我都要亲手结束你的第
二次生命。你的野心与我无关,威胁到我心爱的女人,我就不能留你。
召集战后剩余的娜迦军团,和瓦斯琪一起,去诅咒之地,然后在外域等待玛
维的出现。
高等精灵对于永恒之井的泉水的使用方式确实很实用,去外域完全依靠瓦斯
琪和她的法师团打开传送门。
外域风光不错,万里无云,没有人烟,没有亡灵,没有精灵,没有人类,更
没有什么野蛮的种族。有的只是无尽的土地,无尽矿藏,无尽的水源,恩,还有
瓦斯琪的大咪咪。
以有心算无心,玛维来了必然是死路一条。杀了她?是不是太残忍了些?好
歹我们都是月神艾露恩的信徒啊,好吧,就不杀了,我决定,活捉玛维,我要让
她生不如死。
地狱火半岛地势旷野,不适合做埋伏,而且打草惊蛇不是好选择,在赞加沼
泽设置陷阱,然后把她的队伍引到泰罗卡森林,利用森林的复杂地形活捉玛维。
布置好所有的设备和人力,我搂着瓦斯琪去看望外域的原始居民,唯一的一个智
慧生物,恶魔玛瑟里顿。
玛瑟里顿是一种叫深渊领主的恶魔生物。有着硕大的体型和硕大的屁股。肌
肉发达,力量强大,头脑简单。站在刀锋山顶,看着山下沉睡的玛瑟里顿,我突
然兴致高涨,「瓦斯琪。」
「属下在。」
「看着这个恶魔的睡相,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有个单独的任务要交给你。」
「属下恭候。」
「脱衣服。」
「……」
「有什么疑问么?」
「回主人,没有疑问。」性感的娜迦女王开始脱衣服。从战场归来的瓦斯琪
穿着有一定防御又方便高强度战斗的皮甲军装。所以,那对性感的大咪咪一直被
包裹在里面,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所以,当瓦斯琪从肩膀上卸下皮甲时,那对
巨乳就像充气的气球一样,越涨越大,最后,在皮甲卸下至肋下的时候,整个乳
房「砰」的一声从束缚中跳了出来。
这,就是苹果变成木瓜的整个过程。
粉色乳头和粉色的乳晕在白皙的皮肤表面画出两个同心圆。一个大圆,里面
一个小圆。不得不说,每次掌握着这对巨乳我就特别憎恨月神,为什么暗夜精灵
的手显得如此的小?完全无法掌握。以至于,如果我从下面托着这对巨乳,那这
对大宝贝将会从我手掌的两侧挂下两块肉。这让我很觉得丢脸,如此美妙的躯体
在我的掌下任我蹂躏,我却没有把玩的能力。
把脸埋在这对巨乳之间,深吸一口气。摇头蹭着弹嫩的触感。一股清新的乳
香飘入脑中。
娜迦女王的手并没有闲着。她解下我那碍事的裤子。四只冰冷的手,全方面
包裹着我的肉棒,给我撸管。
撸管?有这样丰满的肉体在眼前不享用,我居然会让她撸管?我毫不犹豫地
拍掉她的手。瓦斯琪意外的看着我,「主人,要我用嘴么?还是用胸做?」
「都不是,在你那个原来的地方,你下面不是有个小洞么?」
娜迦听了这话,身体有些发抖。「主人,那个……不是用来做这个的。能不
能用嘴……」
「不行!」我向天宣誓:「我要让你,娜迦族的女王,我的性奴隶为我怀孕。
我要在这个外域最高的山峰上强奸你,让整个外域看到这场性戏。」
搂着娜迦发抖的身体,用粗大的肉棒顶着她丰满的胸部,丰满的胸部在肉棒
的每次攻击下,都会形成一个凹陷,然后在肉棒离开的时候又充满弹性的恢复原
状。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形状。温暖而柔软的胸部让肉棒的顶端分泌出无色透明
的液体。我用手指蘸着这液体,涂抹在女王腹部的小洞周围,在我手指触及那个
小洞周围皮肤的时候,娜迦的身体明显得抖了一下。吓的。只是,这才是开始。
用手指涂抹太烦。所以,我抬起肉棒,直接顶着小洞周围的皮肤。长期处于水下
的娜迦皮肤很好,比我见过的任何种族都要好。皮肤很光滑,肉棒在皮肤上打滑,
每次打滑都能给马眼一次轻微的刺激。无数次的打滑后,娜迦的腹部被我涂满了
粘液。这让本就皮肤很好的小腹显得更加光泽映人。催情的粘液通过皮肤的吸收
让娜迦神志不清,意乱情迷。肉感的躯体瘫倒在我的臂弯上,平坦光滑的小腹本
能得在我的肉棒上上下磨蹭。见时机成熟,我扶好肉棒,对准小孔。然后猛的突
进。「啊!」瓦斯琪清醒了过来。我紧紧搂住娜迦的纤腰,肉棒留在洞中,任由
娜迦的尾巴挣扎甩动。
只要娜迦的腰部改变不了位置,那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被强奸的命运。
「叫吧,不论是你那些手下,还是山下这个恶魔,你认为现在谁能救得了你?」
我开始有力的抽插。
「啊……啊……拔……出来……那里……不行……」娜迦疼痛得流着眼泪,
却不敢对我有任何不敬。曾经的高等精灵,如今的水底王者,现在却在我的拥抱
下祈求我的宽恕。
只是肉棒插了进去,哪有不射就拔出来的道理?所以我张嘴一口吞下她的半
个乳房,用舌面的粗糙的刺舔弄着她的乳头,另一个乳房则在我的手掌的揉搓下
变幻着各种畸形模样。肉棒在那个紧密的小孔内高速抽插。马眼分泌的液体湿润
了小孔的肉壁,随着抽插的动作被带出体外,顺着腹部的鳞片滴在地面上。现在
的情况是,就算娜迦没有类似的性器,我也要给她造出一个性器。
「真的……真是不行……主人……求……求你……绕……绕了我……吧」娜
迦脸色苍白,额头的汗液现实其承受的巨大痛苦。
性这种事,总是先痛苦,后愉快的。所以我不听她的求饶,恣意妄为的继续
着自己的抽插。
几十次强有力的抽插后,娜迦苍白的脸色开始变得潮红。「怎么样?现在有
感觉了吧?小骚货,大肉棒操得你舒不舒服?」
感觉到了下体逐渐显现出来的快感,瓦斯琪开始回应着拥抱我,用她那对肥
硕的乳房堵着我的嘴巴。
还不回答。好,老子让你投降。我换了个方向,斜着角度向小孔的肉壁抽插。
方向的改变成倍的提高了刺激的强度。瓦斯琪终于受不了这样新奇而噬魂的感觉
仰天大叫「啊……主……人……的肉棒……好……好厉害啊……主人的……肉…
…棒……操得小……骚货……好舒……服……啊……啊……」
知道她爽了,我停了下来。娜迦不愿意了,一边喘气一边说「主人,你好厉
害啊,你的大肉棒操到人家心里去了。主人怎么不操我了?人家还想要……」
「你求我啊。」我笑看着全身无力倚在臂弯处的娜迦。
残存的王者尊严在和欲望做斗争。瓦斯琪迟疑着。为了帮助她下决定,我又
动了两下,然后又停了下来。完全被欲望的潮水吞没的瓦斯琪,扶着巨乳送入我
的口中,淫荡叫着「人家要主人的大肉棒,求主人操我,求主人用大肉棒操我…
…」听到这样的话,我提着自己胯下的肉棒,全力操弄着这个被我征服的女人。
「怎么样……主人的大肉棒操得你爽不爽。」
「主……人……好……厉害……主人……肉棒……好爽……」
「想不想每天被操?」
「好像……每天……被……操……啊……」
「想不想每天都要肉棒?」
「要……肉……棒……」
「肉棒大不大」
「大……」
「肉棒粗不粗」
「粗……啊……要死了……要飞了……」
怀中的女人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搐。濒死一样。
女王高潮了,温暖粘腻的液体从顶端向下浸满了我的肉棒,从小孔和肉棒的
交合处流了出来。
娜迦的高潮让小孔的肉壁变得松软了,加上流出的粘液让抽插容易了很多。
高潮过后的瓦斯琪的神智越来越模糊,再不结束估计今天要在这山顶被我强
奸致死。我加快了速度,几百次高速度的抽插终于让我的肉棒在那个小孔内射出
了精液。
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娜迦早已昏迷过去。我横抱着全身汗水的赤裸的娜迦回到
了营地。下面的法师团却给了我一个惊喜却不意外的消息:有精灵部队到达外域。
——玛维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