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侠仗义的代价】(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年前,你父王送你来峨眉山学艺时,你还是个小丫头呢,想不到时间过
得这么快,师姐们都舍不得你下山呢……」
「下山后自己一个人可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纳兰蓝嘻嘻一笑:「师姐们,别担心啦,再说,王府里面不是很忙的,我一
有空就会回峨眉山上看师傅跟各位师姐的。」
作为峨眉牌的俗家弟子,这三年来,纳兰蓝一直虚心学习武艺,再加上从小
在王府里受到各派名师指点,虽然刚刚十六岁,蓝儿的武功已经十分了得了。
「蓝儿。」蓝儿的师傅静云师太说道,「你身为王府的贵千金,上山学艺连
一个下人也没带,这三年来一直粗茶淡饭,刻苦练功,从不抱怨,你的品质是有
目共睹的。」
师太看看蓝儿,继续说道:「然而为师还是要提醒你,你的江湖阅历太过浅
薄,这不是教书先生或者武功师傅能够教给你的,回府之后,还要自己用心。」
「师傅的教诲徒儿记住了。」纳兰蓝一低头深深一拜。
……
下山行得两日,这一日中午,纳兰蓝正独自一人在渡口等船,忽听得远处一
阵喧闹,顺着声音寻去,却见林间小路上,两个人正将一个老乞丐堵在中间,一
顿踢打。老人疼得满地打滚,不停求饶。
「住手!」纳兰蓝大喊一声,亮出宝剑,「光天化日,你们几个竟敢在此行
凶?」
「哪来的毛头小孩,我们在这收拾这个老淫贼,与你何干?」
「银贼?」蓝儿仔细端祥老伯,只见他一脸老实,哪里像偷银子的贼?
老头一见有人解围,忙喊道「小女侠,救命啊,这两个强盗半路拦出来,要
抢我的东西,见我身无一物,就拿我解气,要把我活活打死。」
「这……」蓝儿想了一下,向那二人质问道,你们说这老伯是贼,那他偷的
东西可在他身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要是再妨碍我们,连你一块收拾!」年轻人正在气头
上,伸手朝着纳兰蓝一指,怒冲冲地骂道。
「他要投暗器?」说时迟那时快,纳兰蓝身形一动,闪到了这人跟前,用剑
柄在这人肘关节上一点,只听「啊」的一声,那人捂着胳膊应声倒地,疼得不住
地打滚。
「哼,学艺不精,还想暗算我?」纳兰蓝怒视道。
另一人见势不妙,忙抬起在地上打滚的伙伴,扶着他连忙逃走,走到远处又
回头骂道:「老淫贼,今日你有帮手,若敢再来我们村子祸害,逮住你就把你皮
扒了!」
见那两人走了,纳兰蓝忙去看躺在地上的老伯,只见老乞丐「哎呦哎呦」地
直叫唤,蓝儿忙问:「老伯,您不要紧吧?」
「多谢小女侠救命之恩啊,哎呦哎呦……」
从来还没有人称呼过自己女侠,纳兰蓝脸蛋一红,有点不好意思。
「老伯,我扶您起来。」蓝儿不顾老乞丐脏兮兮的衣服,伸手将他搀起来。
老头体型略胖,一往纳兰蓝这边靠过来,肘臂正好贴在她胸前,把她右边乳
房被挤得扁扁的。老头忍不住斜眼一看,只见她衣服下面鼓鼓的,随着呼吸的起
伏,把衣服撑得紧绷绷的。
其实这件淡蓝色衣服在三个月前刚刚做出来时,还是很合身的的,可就是这
短短的三个月,纳兰蓝的身材却变得成熟起来,胸部鼓鼓的像两个桃子,屁股也
越来越翘,腰反而细了许多。
蓝儿没有察觉到老乞丐的异样目光,搀着老头关切地问:「老伯,附近有医
馆吗?我扶你去瞧一下吧。」
老乞丐说道:「嗨,老朽我就是丐帮的大夫,我住处这儿不远,回去上些草
药就好了。」
「那我扶您回去吧。」
「那真是谢谢小女侠了,我就住在西南山上的破庙里。」
蓝儿扶着老头往山上走,老头心猿意马地把大半体重都压到蓝儿肩上,两眼
不停滴瞅着她高耸的胸脯和水嫩的脸蛋。一个不注意,老头一脚踩在一块破石头
上,一下子崴了脚踝。
「哎呦!」老头心里大骂自己运气不好。
「啊,对不起,老伯,是我没有扶好,您还能走吗?」
「不怪你,是那两个强盗把我腿打伤了。哎,看来是走不行了。」
「这路不好走,老伯,我背您回去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老乞丐嘴里说着,双手却赶紧从背后搭到了纳兰
蓝的肩上。
蓝儿轻轻半蹲,让老乞丐趴在自己背上,老乞丐有些矮胖,两只胳膊绕在蓝
儿的脖子上,正好骑在蓝儿柔软而坚韧的腰上,老乞丐两腿一夹,说道「好了。」
蓝儿顾忌老伯身上有伤,刚才又不小心崴了老伯的脚,现在只想把老伯背得
紧些,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她牢牢扶好老伯的两条腿,然后慢慢起身,背着
老伯往他说的方向走去。
老乞丐偷偷贴着蓝儿的头发嗅了一口,一阵淡淡的皂角香顿时让他精神百倍,
老乞丐心想,可惜隔着袖子,要不然胳膊就能蹭到这女淫娃的脸蛋了。
不一会,走到了山下,老乞丐说道:「小女侠,你歇一歇吧。」
蓝儿说道:「老伯我不累,早点把你送回去上药才是。」
老乞丐说道:「我的腿有些麻了,你把我腿放下,抓我的手吧。」老乞丐边
说边想,我还真是聪明,这样一来就能摸到这女淫娃的小嫩手了。
可没想到,纳兰蓝只是隔着袖子抓着自己的手臂,老乞丐阵阵后悔,「哎,
这样一来,小手没抓到,小腰也没得骑了……」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老乞丐装作没有力气的样子,两条胳膊渐渐伸开,蓝
儿怕老伯掉下去,忙拉紧老伯的胳膊。这么一来,老乞丐的两只手正好搭在蓝儿
充满弹性的乳房上。
「哈!」老乞丐喜出望外,一种微妙的触感传到手掌上,却又不敢用力,生
怕自己的动作被发现,靠着微微的摆动,不断地轻轻蹭着纳兰蓝的乳房。
「老伯,你再坚持一下,我已经看见你住的地方了!」纳兰蓝远远望见半山
腰上的破庙,不由得高兴起来。
……
山路陡峭,纳兰蓝也有些疲劳,身子越来越前倾。生怕自己一个站不稳把老
伯摔一跤,于是双腿打开,放低重心,扎稳马步。背后的老伯似乎没了力气,脑
袋无力地靠在自己肩上,呼出来的粗气弄得自己耳朵直发痒,两腿也耷拉着,随
着山路的颠簸自然地前后摆动着,时不时碰到自己的臀部,也不知道老伯裤子里
装了什么东东,硬硬的,正好在自己身体下面蹭来蹭去……
「老伯快不行了?我得加把劲,尽快把老伯送回去治伤!」想到这里,蓝儿
咬了咬牙,加快脚步向山上走去。
此时此刻,老乞丐正用色眯眯的眼看着连连喘气的蓝儿,不停将嘴里的热气
吹到她的脖子和耳朵里,粗糙的双手也摸索到了她乳头的位置,隔着衣服有规律
地轻轻画圈,下身更是没有闲着,凭借着自己粗壮的老腰,一下一下地往前荡去,
撞击着蓝儿又翘又软的屁股,早已勃起的阳具直直抵在蓝儿下体,龟头隔着裤子
在她阴唇上来回摩擦着。
「呵呵,小淫娃,你把爷爷我勾得不行啦!」老乞丐心中暗暗说道。
「老伯,你在说话吗?」蓝儿不知身后的老伯嘟嘟囔囔说了句什么,忙问道。
老乞丐故意用特别微弱的声音含糊不清地又哼哼了一声,蓝儿忙把头侧过来,
想要听清老伯的话。老乞丐用嘴唇轻轻贴在蓝儿耳朵上,装出气若游丝的样子,
说道:「我好难受,好累,我先睡一会……」说罢,竟然头一低,把脸贴在了兰
儿脸上。
「啊!」蓝儿把头扭开,老乞丐却顺势把脸一趴,直接对着蓝儿的脖子亲了
下去。
「老伯您再坚持一下,快到了!」蓝儿生怕老伯就此咽气,一觉不醒。
「呼噜……」一阵厚重的呼噜声从老伯嘴里传来,老伯张着大嘴,边打呼噜
边流口水,舌头也舔在自己脖子上,随着呼噜声微微振动着。脖子上沾了一大片
臭口水,纳兰蓝却欣喜万分:「原来老伯真的只是睡着了,我还以为他已经不…
…呸!呸!不能乱说!」
口水顺着脖子进纳兰蓝的衣服里,将她左边乳房沾得湿湿的,而下体也在老
乞丐坚持不懈的摩擦下变得湿漉漉的。蓝儿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好像变得很奇
怪,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在老乞丐一下一下的撞击中,纳兰蓝一摇一摆地向山上
走去,突然,下体一热,不知是什么东西撑破了老伯破破烂烂的裤子,隔着自己
洁白的裤子狠狠地顶在了自己的小穴上,一股暖呼呼的黏糊糊喷满了自己的裤子
……
(上半部完)
「请问,有人吗?」纳兰蓝背着老乞丐,疲惫地走进了破庙,「老伯,醒醒
啊,我们到了!」
纳兰蓝顾不得弄明白刚才弄在裤子上的白色液体到底是什么东东,赶紧把老
乞丐放在墙角的稻草堆上,老乞丐还是边流着口水边呼呼大睡,原来,刚刚在路
上假装睡着,偷偷在蓝儿背后放了狠狠一炮之后,老乞丐不堪疲惫,竟然真的睡
着了。
「什么人?」一个七八岁样子的小男孩从破庙的佛像背后露出头来,一看到
躺在地上的老乞丐,惊呼道:「吴长老?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
纳兰蓝刚要说明缘由,只见小男孩怒目而视,喊道:「你为什么吧吴长老打
成这样!」
「他不是我打的,是……」
「肯定是你打的,这儿又没别人!」纳兰蓝刚想辩解,就被小男孩打断了。
蓝儿一脸委屈,又想,救人要紧,于是说道:「懒得跟你这小孩子说明白,
反正现在快救救你们长老吧!有药吗?」
听到蓝儿叫他「小孩子」,小男孩目光闪过一丝狡黠,说道:「药倒是有,
不过要是你趁我给长老上药的时候偷袭我怎么办?」
纳兰蓝听了又气又笑,「对付你这小孩子我还需要偷袭?好吧,那你说怎么
办?」
小男孩说道:「姐姐你先出去,上完药再进来!」
……
看着纳兰蓝走出了庙门,小男孩眼神一变,忙走到老乞丐身边,把他摇了醒
来:「吴长老,快醒醒!」
老乞丐睁开惺忪的睡眼,说道:「咦,我怎么回来的,死侏儒,看没看见一
个女的啊?」
「别叫我死侏儒,门外那个可人的丫头还以为老子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呢!」
……
纳兰蓝站在庙门外,过了一会,「小男孩」走了出来,说道:「喂!你是不
是拿了吴长老的药?」
「姐姐怎么会拿他的药呢?是姐姐把他送回来的!」
「长老的白药平时就放在他身上,现在不见了,肯定是你拿了,我还急着救
长老呢!」侏儒可怜巴巴地看着纳兰蓝,那眼神的确和一个小男孩没有两异。
「我没有拿什么白药啊,对了,是不是……」蓝儿突然想起粘在裤子上的白
色东东。
「对啊!你裤子上那不是长老的白药吗?」侏儒指着纳兰蓝下身喊道,「还
说你没有拿?」
「原来这是白药啊?」蓝儿恍然大悟,「不是姐姐拿的,是姐姐背长老回来
的时候,不小心沾到衣服上的。」
「反正我要拿来救长老!」侏儒说着,抬手向蓝儿裆部伸去,在她两腿间狠
狠摸了一把,「哎呀,」蓝儿被吓得直后退!「
「哇!」侏儒学着小孩子的样子,突然大哭起来!
「小弟弟,怎么了?」蓝儿一见小弟弟大哭,立即心软了。
「白药都干了!拿不下来了!吴长老没办法救了!呜呜呜……」侏儒一边继
续嚎啕大哭,一边隔着蓝儿的裤子,用指甲用力地抠挖着她的阴唇,「完了!弄
不下来了!呜呜呜……」
纳兰蓝一听,心里也跟着一凉,难道,那个慈祥的老伯真的就没救了?这可
怎么办?
「我有办法了!」蓝儿喊道。
小男孩停止了哭声,问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蓝儿说道:「用水把这些白药洗下来,不就可以用了?」
「好办法,姐姐你真是好人!」小男孩突然又高兴了起来。
……
「反正让这个小孩子看见身体也没事,救人要紧。」湿漉漉的裤子是没法穿
了,端着这碗「白药」汤,纳兰蓝来到了老乞丐身边,尽管老乞丐假装昏厥,但
还是眯着眼欣赏着纳兰蓝光洁雪白的大腿。
「喝下去就会好起来吗?」纳兰蓝把药端到了老乞丐嘴边,老乞丐一惊,自
己喝自己的阳精?完了,真是作茧自缚啊!
「哎呀!那不是用来喝的!」侏儒叫道,「白药是外用的!擦在受伤的地方
就行,懂不?」
「我擦上半身,姐姐你擦下半身。」说着侏儒脱下老乞丐的衣服,看到老伯
露出了下体,纳兰蓝忙羞得转过头去。
「快擦药啊,晚了就救不过来了!」侏儒大声说道。
蓝儿顾不得许多,只好用手沾上药水,在老乞丐的腿上擦拭着。
不一会,两条腿都擦完药了,侏儒还在装模作样地擦着老乞丐的胳膊,见纳
兰蓝停了下来,指着老乞丐的阳具说道:「没看见那里还肿着一大块吗?那可是
命根子!不赶快擦药的话,会有生命危险的!」
纳兰蓝伸手一碰,只觉那东西热热的,不由得又心跳加快起来。
侏儒指挥道:「那样不行的,你要一只手握鸡鸡,一只手揉蛋蛋,用力来回
地擦!」
蓝儿顾不得羞耻,按照侏儒说做,却感觉那东西越擦越肿。
老乞丐被蓝儿细嫩的小手服务得醉仙欲死,两腿也忍不住动了起来。
「你看,长老快醒了!再加把力!」侏儒指挥道。
「小淫娃,爷爷我受不了了!」老乞丐心中暗道,忽地一下坐了起来。
「老伯您醒了!」纳兰蓝喜出望外,却发现老乞丐瞪大双眼,盯着自己光溜
溜的大腿,这才察觉自己下身只穿了一条亵裤,忙拿起老乞丐的衣服遮挡,又见
老乞丐光着身子,赶紧又放下衣服,盖在老乞丐下身。
「多谢小女侠的救命之恩啊!」老乞丐一边瞄着纳兰蓝下身亵裤的缝隙,一
边握住她的手说道。
纳兰蓝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这种局面应该怎么办,只是说道:「老伯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好!」老乞丐突然大叫一声,「小女侠,你怎么脸色这般发红?莫不是
救我的时候中了那两个强盗的无影针?」
「无影针?」
「是啊,中了无影针,刚开始不会察觉,但到后来,会慢慢地身体发热,心
跳加快,小女侠,你不会是有这些症状吧?」
纳兰蓝听得一惊!这老伯说的都对,而且那时那个强盗似乎是抬了一下手!
「小女侠,要真是那样就坏了,如果不及时医治,就会发热而死啊!」
「啊?」纳兰蓝吓得一抖,「那怎么办?我好像真的中了那个无影针了!」
「小女侠莫慌,只要找到针眼,把毒吸出来,就会没事了,不过要赶快!」
……
纳兰蓝被脱得一丝不挂,老乞丐一边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一边念念有词地
说道:「针眼极其细小,不仔细找的话,是找不到的。一般无影针一次发出三枚,
被刺中的地方会比平时肿胀,发痒,有种怪怪的感觉。」
老乞丐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捏住了纳兰蓝的两个乳头,问道:「这里是不
是跟我说的一样?」
「是……是的。」纳兰蓝答道。
「来,小朱,我们一人一个,把毒吸出来!」
侏儒早在旁边等不及了,赶快冲了上来。
两人不等蓝儿同意,就一人攥住一个乳房,分别咬住她的乳头,用力地吮吸
了起来。
「啊,疼,不要啊!」蓝儿疼的大叫,却又不懂得反抗。
「小女侠,你忍耐一下,把毒吸出来就好了!」老乞丐享受着纳兰蓝的香乳
说道。
直到纳兰蓝的两个乳房被捏得通红,乳头上也留下了两人的牙印,三人才喘
着粗气分开。
「还有一处针眼,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老乞丐狡猾地说道,「找不到的话
恐怕……」
「老伯,」纳兰蓝羞怯地说道,「好像是这附近。」说着,指向自己的下体。
「是这里吧?肿得这么厉害。」老乞丐伸手捏住了蓝儿的阴蒂,用力往上一
揪,疼的蓝儿连喊救命。
老乞丐咽了一口吐沫,说道「看来就是这了,只是,这针刺得比较深,恐怕
只用嘴吸的话,不能吧阴毒全部吸出来……只好以阳克阴,把毒给逼出来了!」
说完,老乞丐亮出阳具,不由分说,插进了蓝儿的小穴里。
「啊!老伯,你在干什么啊!」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楚从身体深处传来,纳兰
蓝大声喊着救命,老乞丐却顾不上再做什么解释了。
终于,一股浓烈的热烫充满了整个阴道,老乞丐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看
样子小女侠你还没有泄啊?这……不能把毒逼出来,如何是好啊?」
「姐姐,我来帮你吧!」小男孩脱下裤子,露出了粗大而黝黑的肉棒……
(中部完)
虽然老伯口口声声说是在给自己解毒,可纳兰蓝还是隐隐觉得不对,解毒疗
伤的功法自己也学过,可从没听说过以阳克阴什么的,而且看老伯的神态,似乎
乐在其中,尤其在被那滚烫的东西灌满下体时,看着老伯心满意足的样子和似乎
嘲笑的眼神,自己突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抓旁边地上的
宝剑!
话说侏儒见吴长老拔枪休战,立即上前,要接替他的位置,分一杯羹,也好
好享用一下这懵懂无知的小美女,却只听得身后「咣铛」一声,扭头一看,吴长
老竟然口吐白沫栽倒在了地上!
「长老!」侏儒吓得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
「老伯?」见老人不行了,纳兰蓝善良的本性又占据心中,将自己的怀疑抛
于脑后,强撑着自己虚脱的身体把老人扶了起来:「老伯,你怎么了?」手指放
在老乞丐人中,却发现他已经没了呼吸!
原来,这老淫贼上午糟蹋了两个村中女童,被村中壮丁发现后一顿毒打,之
后又遇到了纳兰蓝,在山路上,忍不住在她裤子上射了一股子。终于,在一日之
内连放四炮之后,残年虚镂的身体再也负荷不起,只觉胸口一阵闷疼,竟然一口
气上不来,一命呜呼了!
见吴长老嗝屁着凉了,侏儒吓得连腿带鸡吧一起软了下来,瘫在地上,呆呆
地发愣……
「老伯一定是为了给我解毒,中毒太深才死去的!我刚刚尽然还怀疑……」
纳兰蓝难过地掉下了眼泪,「老伯说要帮我把毒吸出来,我那时怎么没有考
虑到老伯他吸进嘴里的毒怎么办?呜呜……老伯,是我害了你……」
……
在老乞丐墓前,纳兰蓝拜了又拜,难过地说道:「可怜老伯您无儿无女,只
能埋在这荒山野岭,他日蓝儿一定对来再拜谢老伯您的舍命救人之恩。来,小弟
弟,我们再在老伯墓前最后拜一次!」
侏儒一边偷偷把口水抹在脸上假装眼泪,心中一边暗想:「我随口说他无儿
无女,这傻丫头竟然信了,这老头,本姓的儿女没有,他姓的儿女恐怕有好几个
村子呢!……现在这傻丫头信了我的话,以为我是个与这老头相依为命的小乞丐,
害得我还得为这死老鬼磕头,真是吃亏。本来差一点就能操到这小妮子了,如今
这么一闹,看来是没有机会了……倒霉啊!」
「小弟弟,如今你无依无靠,姐姐想带你下山,领回纳兰府中。不知你愿意
不?」
「啊?啊!愿意愿意!」没想到啊!自己一个上顿吃了下顿饿的乞丐,乞讨
了四十多年,现在竟然有人要管吃管住?侏儒喜出望外,连忙答应,竟然忘了自
己在假装小孩子,口中竟然发出了自己原本粗厚的嗓音。
「你看你都哭哑了。」蓝儿心中泛起阵阵怜意,伸手擦抹小弟弟脸上的泪水。
细滑绵软的手指在脸上轻轻抚过,「小弟弟」眼睛一眨,「哇!」得大哭起
来,一头扎在了纳兰蓝的怀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