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落日】(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迷人月色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书接上文,话说解雨晨和楚佳妮在逛街的时候,听到身后一阵喧哗,原来是
一小偷偷了人家的钱包,正向他们这边跑来。
相隔不到十米的距离,解雨晨看到小偷跑来,护着楚佳妮微一侧身,然后伸
手抓住了他的衣领。还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只见穿黑衣的女子已经赶了过来,
一个飞身侧踢把小偷踹倒在地,然后反扣住他的胳膊,用膝盖抵住他的腰眼,令
他不能动弹。
看这架势,是个练家子啊,解雨晨心想。小偷在地上挣扎,嘴里骂骂咧咧。
黑衣女子转头对他们说,「麻烦报下警可以吗?」
「哦,没问题。」解雨晨拿出手机报警说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对她说,「警
察一会就过来,还需要什么帮忙吗?」
「谢谢你啊,不需要了。」黑衣女子对他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对着挣扎的小
偷说,「臭小子,要不是我姐姐腿受伤了,能让你得逞,你给我老实点。」说着
在小偷侧腰的软肉处戳了两下。
这时刚才摔倒的白衣女子也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她看到了后来发生的一幕,
对着解雨晨说,「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拦了一下,可能就让他跑了,我叫云冰,
那是我妹妹云霜。」
解雨晨这才发现,原来两人长的一模一样,都是同样的脸型,相似的眉眼,
配上一头利落的短发。不过听说话的口气,感觉姐姐的性格更温和一些,而妹妹
的性格更尖锐一些。
「哦,没关系,应该的,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刚从医院出来就碰到了小偷。」
解雨晨看到警察过来了,随即说道,「警察来了,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说完和楚佳妮走开了,也并不算什么大事。
「现在小偷可真多。」楚佳妮边走边说道,「老公,你说,那个小偷有没有
同伙,他们会不会找上我们。」
「要找的话刚才抓住他的时候就应该找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去吃饭吧。」
解雨晨随意的说,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放在心上,即使有同伙,又有什么关系。
两人不一会就忘了这件事,吃完饭,看了一场电影,就已经下午三四点钟了,
然后他们去买晚上烧烤用的东西。
去商场买了一些饮料,一桶扎啤,一些蔬菜,然后去买羊肉。毕竟是酒店的
主厨,解雨晨对这些还是比较熟悉,去专门给他们酒店送货的地方,买了一只刚
宰杀好的乌珠穆沁草原羊,就开车往家走去。
到了村子,先和楚佳妮回她家,只有楚老爷子一个人,朱敏还没有回来。和
楚老爷子说了一下,一会他们一起过去那边吃饭,就出了门。
刚出大门就看到街坊张江和她的女儿张小彤正走过去。
「呦,张叔,这是干嘛去了。」解雨晨打着招呼。
「哦,雨晨。」张江看到雨晨说道,「没干嘛去,这不带着她去报了一学习
班,整天就知道瞎玩,再开学就上高三了,唉。」
「那是得用功了,小彤,张叔,我买了一只羊,晚上没事的话一会来我这烧
烤。」
「好啊,晨哥做的肯定好吃,我这就去先找雨轩姐玩。」张小彤抢先说道。
「就知道玩。」张江瞪了一眼她,「你回家给我好好看书去。」
「干嘛呀。真是。」张小彤说,「长工还有个冬闲呢,杨白劳还知道给闺女
买个红头绳呢,我就没日没夜的看书。」
「你少给我贫。」
「不跟你贫,我找雨轩姐去了。」说完,张小彤转身跑进了雨晨家。
「你……这个死丫头。」张江无奈的说,
「张叔,算了,不差这一晚上,一会咱好好喝一杯。」解雨晨劝解的说。
「行,我先回家一趟,放点东西。」
「那您一会记得过来。」
两人分开之后,解雨晨进了家门,把东西都搬进了厨房,随后把啤酒饮料什
么的放入院中的井里冰镇一下。
客厅里传来解雨轩她们说话的声音,不时传来一阵欢笑。解雨轩走了进去,
只见她们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打闹成了一团。
「哥,你回来啦。」雨轩看到他进来,马上笑着说,「刚才小彤说晚上烧烤,
是吗。」
「嗯,一会咱们烧烤。」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说道,「静美和贝贝一会留
下一起吃吧。」
「嘻嘻,谢谢晨哥。」李静美在旁边笑嘻嘻的说,「这下有口福了。」
「我最喜欢晨哥做的烧烤了,吃过晨哥做的都不想在外面吃了。」程贝贝也
笑着说。
「行了,别拍马屁,对了,不是说考驾照吗,你们一起去吗?」
「当然啦,我们已经报名了,静美的爸爸认识驾校的人,他给人家说了一声,
我们就去报名了。」
「哦,那得好好谢谢李叔。」
「哎,谢什么。」李静美摆摆手,「又不是什么大事,只说让关照一下,又
不少给他们钱。」
坐了一会,解雨晨起身说,「你们先坐着,我去准备一下东西。」
「哥,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一会你把桌子椅子什么的在院里摆好就行。」
「好。」
作为一个专业厨师,他家的厨房可一点不比酒店的后厨差,各种材料齐全。
先把羊肉,羊腿,羊腿等各部分分开,撒上调味品腌制一下,又准备了一些凉菜,
时间就已经差不多了。
外面解雨轩她们已经摆放好了桌椅碗筷,把东西都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解雨
晨让她从井里把饮料扎啤弄出来,就在一旁烧起碳炉。
烧起火后,解雨晨把东西一起放在架子上烧烤起来,这时楚老爷子一家和张
江走了进来。
「哇,一进门就闻到香味了,好香啊。」楚佳妮走了过来说道,「老公,我
给你帮忙。」
「别了,你还是坐着去吧,一会就好。」随后让众人入座,几个小姑娘把扎
啤,饮料给众人倒好。
不一会,解雨晨把烤好的肉串和羊排端了上去,「别客气,吃着喝着。爷爷
您评价一下我的手艺怎么样,指点一下。」
楚老爷子笑着说,「你小子早把我的本事都学完了,现在还让我指点,指点
不动喽。」说着夹起一段烤羊排放进嘴里。
「老爷子这是谦虚啊,谁不知道您老的大名,再说这徒弟马上成了孙女婿,
您老等着抱重孙子吧,我先敬您一杯。」张江拿起酒杯说道。
「哈哈哈哈。」楚老爷子开怀大笑,与张江一饮而尽。
那边楚佳妮听了他们的话,「李叔又打笑人家,哼。老公听听我的指点吧。」
她吃了一块烤羊排说道,「肉质鲜美多汁,脆骨舒爽弹牙,好,哈哈。」
「嗯嗯,真的很好吃。」旁边几个小姑娘边吃边点头附和。
羊腿也烤好了,解雨晨端上桌来。「那边还有一些,你们要是想自己动手就
去试试。」他对几个小姑娘说。
「我们一起端一杯吧。」他招呼着众人。
「我也想喝啤酒。」张小彤说。
「不行,你还小呢,吃你的。」张江说。
「我不小了,你看雨轩姐她们都喝的啤酒呢。」
「她们已经十八了,你看看人家考上了燕大,你要是能考上燕大,我什么都
由着你。」
「哼。」张小彤有些郁闷的不再说话了。
众人欢声笑语,一边聊着家常,一边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夜色渐渐加深,
灯火通明的院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炊烟袅袅,几个小姑娘不时自己拿起东西烧烤,吃的津津有味,几条狗围在
众人身边,不时吃着人们抛给它们的骨头,在一边啃着。
啤酒喝多了,容易走肾,解雨晨起身到厕所放水。朱敏见众人聊的高兴,那
边楚佳妮和解雨轩几个不知道说着什么,叽叽喳喳的,也不动声色的起身跟来。
解雨晨刚进厕所,就听到门开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这里穿高跟鞋的只有
两个女人,不管是哪一个都是跟他有着亲密关系的,他心念一动,已经猜到了是
谁,不动声色。
厕所门打开,一阵香风袭来,只感觉一个丰满柔软的身躯从背后搂住了自己,
两団硕大的软肉顶在后背上,舒爽异常,解雨晨还没来得及释放的粗大肉棒一下
子弹射而起,变得粗大狰狞。
朱敏双手环腰从后面抱住他,深深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语气喃喃,「小冤
家,人家好想你。」
「你怎么进来了,外面他们……」解雨晨声音有些颤抖,每次和这个成熟的
性感尤物一起,总感到无比激动,想粗暴的蹂躏她丰满的肉体,抽插她肥美多汁
的肉臀。
「人家不是想你嘛。」朱敏语气柔媚的说道。她圆润的小手慢慢下移,握住
了他粗大坚硬的肉棒,「坏家伙,已经这么大了。」
她用小手慢慢撸动了一下,在他耳边轻吹热气,「人家也好想它呢,好想它
插入人家的骚逼洞里,老公……」她甜腻的说道。
成熟的女人性感识趣,知道如何取悦男人,调起他更大的性趣,在这个环境
下又不能酣畅淋漓的做爱,适当的挑逗,又吃不到的感觉,会激起他更大的征服
欲,让她在晚上两人独处时感受到更猛烈的刺激。
解雨晨猛地转身抱住她丰满的肉体,让她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虽然隔着衣
服,可是柔软的娇躯依然带给他无穷的刺激。
他一手抓住她肥硕的肉臀,粗大的肉棒插在她双腿的三角地带,隔着裤子,
感受到湿热的气息。屁股耸动,仿佛两人站着做爱一般。
「骚货,真想操死你,让你勾引我。」他用力的揉着朱敏肥硕的肉臀,一边
亲吻着她的脸颊脖颈,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躯体。
朱敏感受着情郎炽热激情的火热,双腿紧紧夹住粗大的肉棒,她很喜欢每次
被解雨晨征服的感觉,那如狂风暴雨般的激情,每一次都让她的身心感到如重生
般的喜悦。
本来她进来只是想私会一下情郎,稍解一天未见的思念,约定晚上的私会。
可这是在情欲蔓延,她也无法控制自己,就像每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无法控制自
己的情感那样。
「老公,操我,操我一下,人家好想要你疼爱人家,骚逼好痒。」她解开裤
子褪下,让粗大的肉棒紧贴淫水泛滥的蜜穴摩擦,扭动着肥硕的肉臀。
解雨晨反倒情欲稍减,进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外面人们都在,不可能再做
什么。他抱住朱敏,一边揉着她的肥臀,一边轻吻着她轻声说,「宝贝,外面很
多人呢,晚上,我去找你。」
朱敏意乱情迷的思绪稍减,「老公,每次和你在一起,人家总控制不住自己,
好想就这样永远抱着你。」
「好啦,宝贝,晚上老公一定好好满足你。」说完他松开朱敏看着大肉棒说,
「宝贝,都是你让它成了这样,现在尿不出来了,好难受,怎么办。」
「嘻嘻,那我可没办法。」朱敏笑嘻嘻的说,「你要是能现在在这里插一下
释放出来,那你就进来,不然我可没有办法。」
朱敏分开大腿,用手指分开阴毛覆盖的骚逼,露出被淫水沾满的殷红嫩肉和
深不见底的骚洞,。
「哼,叫你挑逗我。」解雨晨说完不管不顾的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她淫水泛滥
的骚逼,抽插三下就拔了出来,「现在也让你知道我的感觉。」
朱敏没想到他会真的插进去,更没想到她插了几下就抽了出来。在他刚插进
去的时候,她轻叫一声,随即用手捂住嘴,随着抽出,瘙痒难耐的逼洞更加饥渴,
仿佛一个口渴难耐的人只是用水沾湿了一下嘴唇。
「啊,坏老公,你欺负人家。」
「好啦,宝贝,你先出去,晚上再好好操你,你在这里我可没办法尿出来,
外面还有人呢。」解雨晨说道。
「哼。」朱敏整理好衣服,然后俯下身在他硕大的紫红色龟头上亲了一口,
「坏老公,你慢慢尿吧。嘻嘻。」说完她抛了一个媚眼,扭着肥臀走了出去。
解雨晨平复了一下心情,释放了身体的水分,也走了出去。外面热闹还在进
行,他坐下,只见张江对着楚老爷子说,「我这个闺女啊,我是真不知道怎么管
教了,学习不好,又贪玩,以后这可怎么办啊。」
「说人坏话可能背着人,我还在这呢。」旁边张小彤拿着一根烤串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张江无奈的说。
「现在的孩子嘛,都这样。」解雨晨坐下说道,「你看这样,反正雨轩她们
没什么事,要不这段时间让她们给她补补课。」
「哎,好。」张江马上一拍大腿说道,「俗话说,近朱者赤,跟着雨轩她们,
我放心,你别老跟着你们班那些不着调的人瞎混。」最后一句话他对着张小彤说。
「雨轩姐她们要学开车,我也要学。」张小彤说。
「你还不到十八呢,人家不收你啊。」解雨晨说,「不过没关系,我那辆车
你们自己在家练练,你也可以跟着学学,多学点东西总不是什么坏事。」
「听见了吧,这个暑假你就跟着雨轩她们好好学习一下,你看看人家,三个
都是燕大的,以前孟母择邻,咱俩邻居多好,都是上进的好孩子,怎么你就……」
张江恨铁不成钢的说。
「好啦,爸,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来尝尝我烤的,怎么样。」张小彤拿
起一根烤串殷勤的说。
「张叔,你就放心吧,没事我们跟她补补课,小彤这么聪明,一定会学习好
的。」一边的程贝贝在架子上烤着一块羊排说道。
「对啊,您放心吧。」雨轩和静美也在一旁帮呛。
「唉。」张江拿着烤串吃了一口,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
众人又持续了一会,夜色更深了,天上繁星点点,皎洁的月色笼罩大地,远
处的群山也仿佛撒上一片银光。
雨轩她们四个小丫头早已撤退,到了雨轩的东厢房不知在干些什么,楚老爷
子和张江有些喝多了,解雨晨把他们送出家门,楚佳妮扶着楚老爷子的胳膊慢慢
回去,朱敏在后面跟着,一回头,对着解雨晨笑了一下,伸出舌头在殷红的嘴唇
上舔了一下,诱惑而妩媚。
解雨晨同样对着她努了一下嘴唇。看着他们进了家门。不远处,看见张江摇
摇晃晃的进了家门,他才返身而回。
一进院里,藏獒正在吃着剩下的烤肉,解雨晨坐在二进门口的台阶上,望着
满天繁星,静静的发呆,内院里不时传来女孩子阵阵的欢笑,衬托着这寂静的夜
色,美好的像一种错觉。
藏獒吃完东西,依偎着在他旁边趴下,他抚摸着藏獒硕大的脑袋,捋着它的
长毛,藏獒舒服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一切都这么美好,美好的像一种错觉,感觉日子就会像这样平凡而又激情的,
一直走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