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13-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3) 欲拒还迎(第二部第五章)
路程还走了不到一半,我的紧张和不安就得到了印证。先是皮猴开始涎着脸
跟我问东问西的套词,遇到路不好走的地方就伸手拉我一把,显然取代了昨天金
刚的地位,于是我的淫香就这样留在了他的手上。闻到淫香印证了金刚的话的他
显然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居然在一个小山坡比较陡的地方主动绕道我的身后,伸
出双手按在我的屁股上,贱兮兮的说道:「来,楠姐,我推你一把。」
「放屁,谁是你楠姐。」我死死的压低了声音回头怒道。
「放屁也是你放,不过我猜你放屁都是香的,嘻嘻嘻嘻……」皮猴说着居然
狠狠的在我屁股上捏了起来。我现在全身都敏感无比,走了小半天脚下的快感再
次潮涌到心里,哪里承受得了直接对玉臀的侵犯,一下没忍住就浪浪的哼了一声。
皮猴听见我的娇哼仿佛得了圣旨,一下就抱住了我的腰,下面硬硬的顶在了
我的臀瓣上,嘴里嘀咕着:「金刚果然他妈的没骗我……」
我心里一阵羞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他的怀抱,急急忙忙的跑到前
面去了。
皮猴是如此,大猪又怎么好得了。没多久他也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你
想撒尿不,我憋不住了一起啊?」
「我不尿。」我当然知道他存着什么心思,摇头道。
「哎呀走吧走吧,都一上午了我才不信你不想尿。」他连拉带拽的把我拽到
一边,没等我说什么就几下脱了裤子,一根粗大的鸡巴挺在我面前晃悠着。
本来就心里欲海翻腾的我一眼看到男人的鸡巴,下体的菊门马上痒了起来,
羞得我满脸通红别过头去正要跑开,就听见身后大猪低声问道:「比金刚的强多
了是不是?」
男人之间互相知道对方的鸡巴尺寸原本也不是难事,他肯定是气不过金刚的
尺寸居然和我春宵一度,跑这来示威的。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可是心底的浴火早已经被他们翻腾起来,
一时间已经忘了身处的险境。
天快黑的时候小向导把我们带到了又一处山谷露营。这一天下来,三个人轮
流不停的对我进行骚扰,或语言调戏,或伸手到胸前屁股上揩油,偶尔握一下我
的手沾点儿淫香,更不要说「楠姐」两个字已经是他们对我的新称呼……我被撩
拨得春情勃发,一张脸红得像桃花一般,脚下的鞋底不断的摩擦让肉欲满满的累
积,胸前早就勃起的乳头顶在缠胸的布条上,布条反而成了一种自慰的工具……
我的理智被渐渐膨胀的肉欲消磨,仅存的一点儿告诉我,我是个男人,不能被男
人干……
藏族小向导心思纯净,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安顿好我们早早的去帐篷睡下
了。我们四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但各自心里都有心事,显然都心不在焉。
眼见着向导的帐篷没了动静,他们三个积蓄已久的浴火一下子从眼睛里喷了出来,
我此时此刻也被欲火蒸得心烦意乱,心里也明知道今晚无法幸免,不如趁他们还
有一丝理智把约法三章说了,免得造成更大的乱子……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放开了自己压制着的声线,用娇滴滴的女声道:「你
们都知道我的事情了,对吧?金刚你这个废物!」
金刚听了我的叱骂反而更加兴奋起来,一下子就要扑上来轻薄。我用眼神制
止了他,接着说道:「我知道今天跑不掉了,一会儿想怎么样……随你们!但是
我有三个条件,如果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三个人鸡啄米一样点头道:「好好你说你说你说。」
「第一,」我转头看着向导的帐篷:「他还是个孩子,一会儿声音大了肯定
会出来,我不想害了孩子,你们谁去把他绑了。」
金刚一听义不容辞的几步跑到那个帐篷,只听见里面几声藏语的喊叫,就没
了声息。金刚跑出来说道:「绑了,嘴塞住了,耳朵也塞住了。第二条呢?」
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第二,你们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我现在变成这个
样子是身不由己,你们都不顾朋友的情面,不顾男人和男人做那事的龌龊,我无
话可说。今晚之后咱们就不要联系了,我回到北京之后会换个身份自动消失,以
后咱们永不相见。」
这话说出来无比决绝,本以为他们会稍有悔意,哪成想他们仍旧忙不迭的答
应了,显然已经被肉欲冲昏了理智。我心中凄苦,到了极致反而转变成了更加强
烈的性欲,于是接着说道:「第三……今天晚上我是你们的,你们不射光最后一
滴精液谁也不许走!」说完伸手解开了自己的鞋带,把一双沁满了淫香玉液的鞋
子扔到火堆里,登时火堆旁蒸腾起一片粉红的轻雾,笼罩在四个人周围。火光下
我的双脚雪白如和田玉雕,脚趾削若天成,足底嫩红如一弯新月,沾满淫汁闪闪
发光。
我半躺在地上,微微笑着看着他们的眼睛,伸出玉手,浪声道:「你们谁先
来?」
三个人吸了满满一肚子的淫香,全身早就变成了紫红色,纷纷撕碎了身上的
衣服一起铺了上来。我闭眼睛浪笑着,任他们几下撕碎了我身上的衣服,一根嫩
白的肉棒弹起就被大猪抓了个正着,皮猴则笑嘻嘻的爬到我的身下伸出舌头舔了
一口菊门里流出的淫水,舌头就被麻得说不出话来。
金刚急吼吼的骂道:「皮猴你舔什么舔,这骚货下面本来就全是水,直接操
吧!」说着仗着力气大一把推开了皮猴,挺枪就要压上来。
「哎……」我用玉足点住金刚的身体,笑道:「你这样不行哦。」说着看着
他下身钢笔粗细的鸡巴调笑着:「你忘了昨天了?先让皮猴来嘛……哎呀大猪你
干嘛咬人家的腿?」
皮猴得了我的旨意,把金刚和大猪推到一旁,满眼赤红的喘着粗气说:「谢
……谢谢楠姐!」说完抓住我的腰狠狠刺了进来!
不得不说皮猴也算是天赋异禀,他的鸡巴比普通人的恐怕也细了些,但是却
有十五六公分长,恰如他的身材。鸡巴就像一根细长的竹签子顶进了我的玉门,
一下就挑到了我肠道深处的痒筋。我肆无忌惮的浪叫了一声,对皮猴投去赞许的
目光,他果然就开始卖力的抽插了起来。
我一边迎合着皮猴的抽插,一边看着猴急的大猪和金刚,笑着解开了缠在胸
部的布条,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大猪一下子扑上来一手一个握住了我的大奶,舌尖轮流不停的在我的两个乳
头上逡巡,像个孩子一样疯狂的吸吮着,一阵阵的麻痒从乳头传来,让我忍不住
缩了缩菊门,夹得皮猴哇哇乱叫。
「哎呀大猪你干嘛呀,人家又没有奶……」我娇笑着任他蹂躏着我的双乳,
看着一旁手足无措的金刚,说道:「哎呀,你看你啊,什么都抢不上,人家的第
一个男人这么没用哦。」
于是伸手抓住他的小鸡巴,一张嘴含住吞吐起来。我的舌技得了前任明妃的
真传,没几下就舔的金刚又粗了一小圈,接着把束胸的布条一圈圈的缠在金刚鸡
巴上,笑道:「你啊,就这样才能操得了我呢……」说着菊门一夹,皮猴的鸡巴
再也无法忍受狠狠的射了给我。
我看着一头栽倒在地喘气的皮猴,转头对金刚说:「还不快来啊,还要被抢
先啊?」
金刚再也不敢迟疑,一把抱起我的屁股就插了进去,缠了布条的鸡巴堪堪够
用,我忘情的释放着自己的春情,素手伸到大猪肥胖的肚子下面,握住他滚烫的
鸡巴几个起落,就看见一股黄白色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肚子上,转瞬就被我的肚脐
吸光。
皎洁的月光下,温暖的篝火旁,我的淫香构成的雾气渐渐笼罩住了我们四个
人,一场彻夜的大战才刚刚开始。
(14)开杀戒(第二部第六章)
大猪和皮猴从扑倒我到射精前后也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我抬起屁股迎凑着
身上的金刚,看着倒地喘气的两个人,满眼都是无法消弭的浴火和体力不支的不
甘,于是招了招手娇声笑道:「两个哥哥,来吃奶呀……吃了奶就有力气操人家
了呢……」
我这样做是出于我最后的一点希望,我要借他们吃奶的时候用玉佩探寻他们
的过去。金刚已经是无可救药的混蛋,而如果大猪和皮猴只是被一时的肉欲蒙蔽,
其实内心仍然正直,我就有了说服自己放他们一马的理由,也是……放自己一马
吧。
两个人挣扎着爬到我的身上,一边一个的含住我柔嫩的乳头吸吮着并不存在
的精液,皮猴一边含着乳头一边含糊的说:「楠姐这奶子真好,跟人妖的一点都
不一样,就是个女人的奶子嘛……」
「怎么?你玩过人妖的?」我不顾廉耻的搂住他的脖子,让他的额头贴在了
我的玉佩上。
空明之中我飞速的翻检着皮猴的过去,心也一点点的凉了下去:皮猴果然不
只是表面下流,私下更下流,我看着他把一个个新来的女实习生留在公司加班,
在咖啡里下药迷奸了她们,又以炒鱿鱼为要挟逼她们不说出去,不知道多少个处
女在他细长的鸡巴下破身,屈辱在他的淫威下敢怒不敢言……
转到现实的我伸手又搂住了大猪的头,手竟然有些颤抖,是的,这是我唯一
的希望啊,哪怕大猪是个正常的人,哪怕他其实出轨养了多少个小三,我都有放
他们走的理由啊……
大猪的额头贴在玉佩上,我看到的景象几乎让我崩溃:他正扒光了一个四五
岁女孩的衣服,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把她的双腿分开,让那孩子坐在了他的下身,
鲜血和孩子的哭叫声交织在一起……而那个孩子,其实我是认识的,那就是大猪
的亲生女儿!
「这个……万恶的人渣!」我在幻境里捂住了耳朵闭紧了眼睛,痛苦的蹲下
身子……耳边再次响起阿修罗的声音,言简意赅:「明白了么?」
「我……不,奴婢明白了,魔佛皆可渡人,但有些人,唯有魔可以降服!明
王,我知道如何做了,解开我的封印吧……」我站起来,目光冷彻。
一阵梵唱传来,我感觉到力量如同流水一样充斥全身,忘记了的欲印心法重
新记起,无法自由控制的菊门和双足也灵动如常。我回归现实,看着在我身上奋
战的金刚,一声娇啼,就让他狠狠射满了我,这就是我真正的力量!
看着趴在我胸前贪婪吮吸的大猪和皮猴,我眼里充满了厌恶,遂伸手拉扯着
他俩的鸡巴放在嘴边,每个马眼上面轻轻吻了一口,接着把两个鸡巴一起含在嘴
里,就听见扑扑几声响动,两个人在我嘴里射了第二波精液,我舌头一卷就把这
些精液喝了个点滴不剩。
我站起身,篝火映着我如雪的肌肤,三个男人已经倒地不起,我笑颜如花的
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嗯,金刚你昨晚操了人家一晚上,现在射一次就没劲儿
了吧?大猪皮猴,几分钟里连续射两次的感觉如何?你们还要么?」
「要要,我们要操死你!」三个人尽管爬不起来,却仍然贼心不死。
「那你们可别怪我了哟……今天晚上你们就死在我身上吧!」
三个人一起淫笑起来,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真的下了杀心,以为是女人床上
的戏言更增情趣。「楠姐,死在你身上我心甘情愿,等我……等我回了点儿劲儿
的哈!」皮猴死命的撸着自己的鸡巴希望尽快恢复精力,另外两人也是如此。
「你们这样怎么回得了力气,春宵一刻值千金哟。」我浪笑着说道:「我有
一个办法,就怕你们这样的臭男人好面子不喜欢……」
「快说,浪货,只要能操你我什么都愿意做!」金刚怒道。
我握住自己下身挺立的雪白肉棒,故作害羞道:「人家……被三个哥哥操了
几下,也想射了呢……人家的精液最补男人了,金刚哥哥,你作证的哦?」
我当然是在骗他们,没错,昨晚不受控制射出来的精液对男人来说是毒药一
般的补药,金刚沾了一身并没有喝下,免去了爆体而亡的厄运,也几乎把他补成
了非人的性交怪物。今天我并不打算射出真精,因为我已经决心只把自己奉献给
阿修罗,但是我神通到达肉棒,可以让它射出虚精,消解我的浴火,这虚精也有
平常十片「伟哥」的作用,足够让他们东山再起。
金刚恍然大悟,忙对身边的两人点头道:「没错没错,这骚货的精液昨晚让
我粗了一倍,操了他一个多小时!」
我再次躺倒在地上,双手捏住自己的乳头狠狠蹂躏着,嘴里一刻不停的呻吟,
肉棒高举,对着三个人颤抖。「快来呀,还等什么呀?」
三个人争先恐后的跑过来,轮流含住我的肉棒,男人自然没有口交的经验,
不知如何操作,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他们给我口交射精。心念一动,神力注入肉棒,
一股无色清香的精液喷出,自己的欲望瞬间释放开来,浪叫声响彻山间!
虚精瞬间就被三个人喝了个干净,他们的肉棒立刻向上挑起。这次大猪抢了
先机,一把把我拉起来,让我像母狗一样跪爬在地上,一根鸡巴狠狠的插进我的
屁股操动起来。
前面皮猴捏住我的下巴,细长的鸡巴一下子顶到了我的食道,身下金刚仰头
躺下,张嘴叼住我的乳头,一边撕咬一边疯狂的打着手枪。
明妃神通从来没有在普通人身上使用,我有意体会着神通的力量,默默运起
力量,腹中轻轻只一颤,身后的大猪就惨叫一声射出了精液,喉头滑动,嘴里登
时充满了皮猴的子孙,双乳随意晃动,打在金刚脸上,一股热流画着弧线从他胯
下直接落在我的玉背之上。从开始到结束,半分钟而已。
三人纷纷倒地,而在我的精液作用下没几分钟就回复了正常,于是再次按住
我跃跃欲试想要进攻。我娇笑着推开他们,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缓缓抬起
双脚:「哥哥们,真的要死在我身上么?」
「做鬼也风流嘛……操了你再操谁都没味道。」金刚无耻的笑道。
「抱着必死的觉悟也要尝到我,也算是有信念了呢……那就让你们死了吧!
不过临死前,我让你们尝到一点真正的极乐。」我说着把抬起的双脚一边一只的
递到大猪和皮猴嘴边,双目含羞,如同天女敬献鲜花,脚趾并拢如同花苞,香气
源源不断的从脚尖传递到男人鼻子里,篝火映衬下显得极为虚幻,曼陀罗印!
脚趾触碰到他们两人嘴唇的一刹那,大猪和皮猴仰头嚎叫了一声,两股精液
涂满了我的全身,随即倒地呵呵呆笑双目翻白。
金刚没有抢到头柱香,愤恨的把我的两只脚一起握住,张嘴就含。他本来就
射的油尽灯枯,平常也无法承受双倍曼陀罗印的极乐,只见鸡巴跳了几跳,先是
一股稀薄的精液射出,紧接着一股股血液从鸡巴喷涌出来,混合着大猪和皮猴的
精液涂在我的身上显得妖艳而淫靡。随即金刚仰面栽倒,抽搐了几下,再没有了
心跳。
(15) 心魔(第二部第七章)
大猪和皮猴躺在地上痴呆一样的流着口水,下体软趴趴的鸡巴还在苟延残喘
的一下下跳着,但是已经没有能力射出精液。他们完全没有察觉我对金刚做了什
么,看他们的样子正处在无比的极乐世界,这也许是我对十几年友情的最后一点
补偿。
我笑吟吟的站起身,抚摸着沾满白花花精液和鲜红血液的乳房,看着身上的
液体慢慢的渗入皮肤,化成精气聚集在体内的珠子里。此时的我艳光四射而又无
比庄严,皮肤吹弹得破,仿如凝固的酥酪,双乳高耸,线条柔和如同水滴,乳尖
两朵梅花绽放,布满细密的香汗,盈盈柳腰纤细,如青柳随风轻摆,后腰两点梨
涡,扭身提胯之时动人心魄,下身玉臀珠圆玉润,不见一丝赘肉,又不见一丝肌
束,还留着男人揉捏过后的粉红,当中柔嫩的玉门若隐若现,却看不出一点被三
个人蹂躏的痕迹,更不要说玉腿笔直,一双裸足刚刚夺取一人性命。全身唯一一
处男人的标志,此时正骄傲的举起,鸡蛋一样巨大的龟头居然也是牛奶样的嫩白,
投着一点点粉色,让本来应该显得无比妖异的身体显得如此和谐,男人和女人的
特征在我一个人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融合。
我缓缓走到皮猴身边,唇间吐出魅惑的声音,笑道:「怎么样?舒服么?」
「舒……服……真……他妈……刺激……楠姐……」他断断续续的吐着含糊
不清的话语。
「那……要不要更舒服?」
皮猴瞪大了眼睛,急忙道:「还……还能更舒服?要!我要!全,全给我!」
我浪笑着提起脚尖,送到他的嘴边:「来,含着它,就能去极乐世界,含着
呀,啊……」随着皮猴张嘴含住我的脚趾,我仰头一声呻吟:「恩……是不是比
你强奸处女强多了?」
曼陀罗印本来是为了交合前戏催情使用的,前提是男子身体健壮精气充盈,
最能让男人插入之时奋力征伐,对于阿修罗这样身负大神通的存在来说,曼陀罗
印只能让他提起交合欲望而无其他功效。但眼前的皮猴和金刚都是寻常男人,又
被我榨了个一干二净,面对这样使神佛也动淫心的足印,无精可泄的他们如何能
承受?一声惨叫过后,月光下我的脸上沾满了鲜血,皮猴的身体瞬间灰白,一命
呜呼。
「好爽……杀人的感觉……好爽!男人,全都是性欲驱动的动物,我现在随
随便便可以榨干他们,随随便便可以让他们死!」想到这里我浑身泛起兴奋的潮
红,下身一阵战栗,菊门奇痒无比,肉棒也几乎要射出精来!
我看着呼哧呼哧喘气的大猪,心里一动,玉臀几扭走到他跟前,故作娇羞的
在他耳边悄声道:「爸爸……女儿伺候的好不好?爸爸还想不想要女儿呀?」
大猪听到这里眼睛瞪得老大,惊恐的看着我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看你吓的,人家就是随便说说增加气氛嘛……爸爸……你还想不想嘛,女
儿我好想要你操我的屁股呢……」
大猪哪里受得住这样似幻似真的诱惑,居然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挣扎着坐了
起来,搂住了我的肩膀:「乖女儿,来,爸爸好好再疼你一回啊……」
我半推半就的随着他一起躺下:「爸爸你轻点儿,捏疼人家了……」随即把
玉乳递到他的面前:「来嘛,女儿喂爸爸吃奶奶,爸爸吃饱了好操女儿……啊!
咬疼人家了呀……」
我娇嗔着迎凑着他的啃噬,伸手摸了摸他的鸡巴,虚耗过度的他显然没有再
硬起来的可能,除非……
我娇笑道:「爸爸,慢点儿嘛,人家其实没有奶的哦,你操得人家还不够狠
哦,要让女儿给你怀上孩子才能有奶呢……」
「爸爸操了你那么多次,怎么还没怀上?」大猪气喘吁吁的说道。
「谁知道呢?爸爸没用呗,你看呀,鸡巴都硬不起来呢……」我调笑着他。
「胡说!我怎么硬不起来,我怎么硬不起来,我怎么硬不起来!」大猪越来
越焦躁,不停的用胯下软趴趴的鸡巴撞击着我的屁股,我的屁股泛起一阵阵肉浪,
可他就是没法让自己恢复雄风。
「爸爸,想硬起来吗?女儿有个办法,可是……有代价的哦?」
「骚女儿,骚人妖女儿!我要操你,快,有什么办法快说,什么我都答应!」
「想要重振雄风……女儿有灵丹妙药哦,不过,爸爸吃完之后,会死在我身
上的呀……」
大猪此时已经分辨不清我说的是真实的后果还是性爱中的调笑,只能粗暴的
蹂躏着我的乳房吼叫道:「可以!可以!快给我!」
我伸出一根手指,按在自己的马眼上,星眸微闭,贝齿咬住自己下唇轻轻哼
了一声,神通到达阳具尖端谷出一团真精,如同一颗珍珠一样在指尖颤动,散发
着白莲花的清香。我把精液缓缓的递到大猪面前,看大猪眉开眼笑的一口吞下,
在他耳边轻轻道:「爸爸,你第一次给女儿开苞的时候女儿几岁来着?我记不起
了呢……」
「五岁!你这个小骚货五岁就被爸爸操开了,现在快两年了!现在你的骚逼
越来越耐操了……哈哈哈哈哈……」精液入体,大猪仰天大笑,浑身皮肤从惨白
变成赤红,又从赤红变成黑紫,皮肤下的血管一寸寸爆裂,散发着无限的热量,
胯下的鸡巴瞬间胀大了几倍,盎然挺立着对着我的菊门,在我的精液不计后果的
改造下,大猪濒死前被我变成了一头比金刚更进阶的淫兽!
看着大猪的变化,我的春情也被挑逗到了顶点,一夜的大战完全没有让我尝
到一点快活,现在的菊门痒得厉害,双乳也涨得发疼,我欢叫着对着大猪张开了
双臂:「来吧爸爸,操死你的坏女儿吧!」
话音刚落,一根火辣辣的铁棍就贯穿了我的玉门,天啊,我终于找回了一点
和阿修罗做爱的感觉,下体被充满的感觉,烧红的铁棒反复进出的感觉,乳头被
狠狠撕咬的感觉!
这时候藏族向导的帐篷被掀开了,黝黑的男孩手里拿着一把藏刀,叫骂着冲
出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慑得说不出话来:皎洁的月光下,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
男人正压在一个肌肤雪白的「女人」身上,下面漆黑的肉棒粗如儿臂,一下一下
挞伐着「女人」的菊门,「噗噗」的声音不止,带出一股股淫液,细嗅下来却是
无比的清香。随着男人的每一次抽插,「女人」下身的肉棒在不停的喷射出无色
透明的液体,涂在女人身上泛着银光。女人胸前的两团嫩肉被男人狠狠的攥在手
里,揉捏出不同的形状,男人不时张嘴啃食着粉嫩的乳头,丝毫不怜香惜玉,可
是两个玉乳却显得弹性十足,丝毫没有损伤的样子,几乎就是为了被男人蹂躏而
生。
「女人」的嘴里不停的说着淫语,什么「亲爸爸」「好哥哥」「臭男人」的
不绝于耳,配着男人粗狂的叫声响彻山谷。突然,女人搂住男人跨坐在男人的身
上,而男人也配合的盘起双腿让女人的玉臀坐在自己腿上,两只乳房随着操弄的
节奏上下翻飞。藏族男孩一下子想到了庙里的欢喜佛的造像,天啊……简直就是
一模一样的魔神和天女的交合!不知不觉间,他的胯下肉棒已经狠狠的翘了起来!
我放开身心,让虚精狠狠的泄了几次,逐渐找回了一点儿清醒,感受着体内
大猪的鸡巴已经胀大得接近了极限:「是时候了!」
我妙目一睁,挣扎着娇喘道:「爸……爸爸,不行了,快射给女儿吧,女儿
要你的精液!女儿要给你生孩子!」
大猪哪里受得了如此挑逗,大吼一声,生命的最后一点精华突突的打入我的
身体,随之而来的是浑身上下暴起一片血雾,黑色散尽,趴在我的身上双目泛白,
大概是回光返照,在我耳边喃喃道:「你……知道……我的事情……原谅……」
「原谅你?」我娇笑几声,在他耳边温柔款款的说道:「大猪,你和他们一
起强奸了我,现在你看看,他们两个都死了,但是死前还是尝到了极乐的滋味,
算是我张楠给他们的最后一点怜悯。而你,你连自己的女儿都干,你还是人么?」
「我不是人!我该死!我也尝到了极乐,能死在你身上,我没有遗憾!」
「笑话,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让你快快乐乐的死?」说着我轻轻抬起盘
在他腰上的双足,圆润的足跟轻描淡写的磕在男人的双侧后腰眼上:「大猪,下
辈子真的当个猪吧,你不配做人,哈哈哈哈……」
大猪发出极端痛苦的嚎叫,紧接着我感觉到体内他本来已经软掉的鸡巴再次
坚硬起来,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股股液体从他的肉棒涌入我的肚子,直接冲
到我的喉咙,那是浓浓的血腥气……大猪被吸得皮包骨头的尸体从我身上翻下来
的时候,我才看到他的鸡巴已经没有了,下身模糊一片……
我摇晃着站起身,闭目享受着性爱和杀戮的双重快感。月亮此时忽然被乌云
遮蔽,天边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我抬起头对着天空尖叫着高声笑着,仿佛这天地
间的一切都在我的脚下匍匐,一声炸雷在半空中炸响,不远处藏族少年的胯下喷
出一股浓精直直的射在我的脸上,我眼前一片漆黑,没了知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