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
不知过了多久,阿易被一阵刺痛所惊醒,睁眼之后,就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
披上了一件单衣,却被数根黝黑的绳子绑得结结实实,那绳子不知道什么材料制
成的,阿易稍一用力挣扎却觉得越捆越紧,而且一道冰冷的利刃正横在自己脖子
上,已经割开了一条浅浅的口子,热血从颈部缓缓流下,他偏了偏脑袋,就看见
那面色宛如人间罗刹的尤伊,不知何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就坐在自己身边,握着
那把寒光凌冽的匕首抵住自己的喉咙,床边更是站着六名全副武装的侍卫,正对
着阿易怒目而视,仿佛随时都会拔剑将他剁成肉泥。
「你们先下去,等我命令。」尤伊的声音冷得像是凛冬飞雪,六名侍卫称了
声诺,便恭敬地退下了。
「主人…你……」阿易忍不住开口道。
「闭嘴!你没资格叫我主人!」尤伊怒喝道,手上力道突然加重,阿易的伤
口又深了几分,怒不可遏的尤伊简直快要咬碎一口银牙,那如画的眉目都变得狰
狞扭曲,「从来没人敢这样欺辱我,我说过,你死定了!我现在就要一刀一刀地
割下你身上的肉,拿去喂我的蓝龙!」
阿易虽然脖子生疼,但却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一点儿不害怕,蓝葵都有些
心焦,已经在考虑如何逃离王宫了,阿易却尴尬地讪笑了两声,道:「主人…应
该不会杀易奴的吧……」
「哼!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流源帝国有的是天才,我的奴隶更是成千上万,
你…你可没那么稀罕!」尤伊冷笑道,虽然她心里的确有些不舍,但怒气已经压
过了一切,她现在只想折磨阿易至死以雪耻。
「可…可是主人…是个那么好的人…应该…应该不会杀人吧……」阿易望着
尤伊微笑道,他从心底里觉得尤伊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儿,对自己也很不错,绝对
不会加害自己,现在这样只是在发脾气而已,所以即使脖子被划出血来,也没有
惊惶地躲开她的匕首。
尤伊愣了一下,不禁怒极反笑,扬手扇了阿易一个耳光,讥讽道:「蠢奴隶,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用这些蠢话讨好我,真是笨到家了,我人很好?你觉得我像
个好人么?」
阿易被扇了一下倒不是很疼,连连点头,乖巧地道:「恩恩,主人对易奴就
很好嘛,而且易奴也很喜欢主人,易奴想着…主人不会真的要易奴死的,主人要
是还生气的话,就再打易奴几下好了。」
尤伊听了,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笑了几声之后却狠狠啐了阿易一口,鄙夷
道:「啧啧啧,没想到啊,我还以为你和那些男人不同,没想到你也一样,满口
的谎话,可惜和他们的花言巧语相比,你的嘴也太笨了些,我现在用匕首抵着你
的脖子,你却说很喜欢我,呵呵……你不光是个肮脏的淫贼,还是个拙劣的骗子,
看来我得先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让你知道知道,欺骗我的下场……」说着,就阴
狠地笑了起来,把匕首挪到了阿易嘴边。
阿易却连忙反驳道:「不是的,易奴没有说谎,一句都没有!」
「哈哈,这句话可真耳熟,每个人都这么说,不过,从来没人可以欺骗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尤伊玩味地把匕首在阿易脸上划来划去,「也罢,看在你救
过我一次的份上,在你死前,我可以给你再长长见识,也让你好好看清楚,你们
男人的谎话是多么地苍白无力。」
她起身走到寝宫一角,从一个沉木大箱内取出了一条白金手链,那条手链固
然做工精美,可最为吸引人的,还是手链中央那颗淡黄色的宝石,宝石本身光泽
莹润,被打磨成了菱角分明的四方形,奇异之处在于它居然能像颗小太阳似的,
自行发出微弱的光晕,一看就不是凡品。
尤伊嘴角一扬,戴上了那条手链,走到阿易身边,冲着他晃了晃手链上的宝
石,戏谑道:「小奴隶,知道这是什么吗?」阿易摇了摇头,尤伊便更加轻蔑,
「哼,想想也是呢,你这样的贱民怎么可能见过这种奇物呢,唉,告诉你吧,这
叫定言石,是第三纪元的一位匠神所造,如今这世上仅存三颗,你刚才不是说,
自己没有一句是谎话么,这玩意儿就能够鉴别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你说的是
假话,它就会发出黯淡的紫光,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的谎言被我轻易揭穿,再割
掉你的舌头,哈哈……」这块定言石是尤伊的母后送给她的,她曾多次凭借这块
石头识破了男人对自己说的谎话,然后将他们狠狠修理了一顿,甚至还将其中一
个抄没家产,发配他和他全家人去到边疆做苦力。
可没多久,她发现每个男人都会对她或多或少地撒谎,她实在是烦腻透了,
索性不管什么慌不慌话了,心灰意懒之际,就把定言石封藏了起来,不再佩戴。
阿易听得一愣一愣地,惊奇道:「这么厉害?这块石头也太神奇了……」
尤伊冷哼一声,把定言石伸到阿易面前,阴阳怪气地问道:「易奴,你刚才
说,觉得我是个好人,对你也很好,是真的么?」
阿易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是啊。」
尤伊正等着阿易露馅出丑,然后趁他羞窘之际继续折磨他,一瞥眼之间,她
惊讶地发现,定言石竟然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这意味着,阿易所说的是实话。
她半张着嘴,面色阴晴不定,有些不信邪地再次把定言石凑到阿易的嘴边,
咬牙追问道:「你…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明明…把你像条狗一样呼来喝去地…还
经常拿鞭子抽你,打骂你,虐待你,现在更是要杀了你,你…你怎么会觉得我好?」
阿易一愣,一脸天真地笑道:「没有啊,主人虽然…经常使唤易奴、打易奴,
可是易奴知道,主人没有恶意的,主人只是想让易奴陪主人玩罢了,而且,易奴
也不觉得难受啊,和主人在一起玩儿,易奴每天…都非常开心……」
尤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阿易,手上的匕首不自觉地垂了下来,她摩挲着那
颗金光依旧的定言石,神色变幻喜怒不明,眉眼间仿佛有千万种心思,犹豫了片
刻之后,她再次举起定言石问道:「你刚才说,你…你很喜欢我,这…这也是真
的?」
阿易笑得更开心了,脑袋不停地上下摆动,道:「当然是真的,易奴真的好
喜欢主人啊!」
那颗宝石还是金光璀璨,尤伊已经呆住了,她曾戴着定言石,对好几个男人
这样问过,结果定言石都只呈现出令人黯然的紫色,气得她让人把对方捆住上刑
逼问,她有定言石,不得到真实答案决不会罢休,那些男人被折磨得受不了了,
只好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公主的容貌…的确很吸引我,可…您的性格太蛮横了,我…我实在受不了
……」
「我…我父亲是财务副大臣,想…想让我搭上公主这条线,晋职…总揽帝国
财务……」
「我天赋不够,爬不上去了,就想借公主您…看能不能飞黄腾达……」
「公主饶了小人吧…小人…小人家里还有个老婆…只是…只是怀了孩子…小
人忍不住出来偷腥…小人…不是有意冒犯公主的……」
他们要么是有求于尤伊,要么是贪图王室富贵,有的人贪图尤伊的美色却从
心底里畏惧和厌恶她那刁蛮霸道的性格,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地喜欢她,
直到此时此刻,终于出现了一个真心实意喜欢她的男人,这让她一时之间没了方
寸,愣在那儿不知道做什么好。
她失神了好一会儿,心中的怒火和怨恨渐渐消散,看着阿易那张淳朴青涩的
少年面庞,她忽然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她要再问阿易一个问题,如果他的回答依
旧令自己满意,她就原谅阿易。
她咬了咬牙,晃起定言石,沉声道:「易奴,我问你,在这个世界上,你最
喜欢的人…是谁?」
阿易一愣,随即毫不犹豫地肯切道:「易奴最喜欢的人…是…是易奴的主人
……」
蓝葵听了,只觉从心底深处涌出一丝欣喜,她当然知道,阿易所说的主人指
的是自己,当她看见那颗依旧金光闪闪的定言石时,突然觉得莫名的安心,虽然
自己现在只剩灵魂,可总感觉未来就像那颗宝石似的,充满了希望的光彩。
尤伊听了阿易的回答,连忙看向手上的定言石,那浓郁的金光让她心中的烦
忧瞬间消弭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感动和欢喜,一双动人的桃花眼此时已经盈满泪
水,她忽然欢叫着扑在了阿易身上,像个小女孩儿似的在他脸上蹭来蹭去,满心
雀跃道:「太好了…易奴…你真的…真的没有骗我…太好了……」可没蹭几下,
她就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咬了咬下唇,质问道,「不对,你…就算你对我…是
真心的…那又怎样?我当时…那样求你…你都不肯放过我,你…你这个坏家伙,
我还是要重罚你!」
阿易有些不好意思地苦笑了两下,支支吾吾道:「我…我太喜欢主人了,当
时…能和主人亲热…实在太高兴了,我根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主人
……」阿易一句假话没说,他当时已经完全把尤伊当成了蓝葵,和蓝葵亲热的确
令他亢奋得难以自控,而此时蓝葵也知道尤伊误会了阿易的话,觉得阿易所说的
主人是她自己,阿易懵懵懂懂地还没想到这一点,蓝葵见尤伊高兴成那副模样,
也就没有出言点破。
尤伊听了阿易的话,清丽脱俗的玉面上飞上几朵红云,瞥眼一看那不停地闪
动着金光的定言石,心里说不出的甜腻欢喜,她俏皮地拍了拍阿易的面庞,娇笑
道:「哼!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就那样胡来,真有那么兴奋么?」阿易又是连连
点头,她轻轻戳了戳阿易的鼻子,笑容更加妩媚,「你啊你……真拿你没办法,
这次…就饶了你,不过…下、不、为、例!以后你再敢…再敢那么胡来,看我怎
么收拾你。」尤伊此时仿佛变成了一个向情郎撒娇的小女人,没有半分霸道任性
的公主脾气。
尤伊说着说着,一抬眼就看见了阿易脖子上的伤口,顿时又心疼得厉害,连
忙叫来侍卫给阿易松绑,然后让他们退出寝宫,再让几个侍女拿来了最好的创伤
药和绷带,亲自给阿易上药包扎,还一个劲地问他疼不疼,那焦急的模样,仿佛
受伤的是她自己。尤伊悉心的照料让阿易心头暖洋洋地,连忙笑着回应说让她不
用担心,一会儿就能愈合。
两人你侬我侬地说了好半天的情话,渐渐地,都有了纠缠亲热的心思,尤伊
已经对阿易完全信任,就再次屏退了所有侍女,很快偌大的寝宫之内只剩他们两
人,阿易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娇颜,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再次吻上了她
的两片樱唇,这次尤伊没有再做抵触,她轻轻地接过阿易的口舌,有些生涩地和
阿易接吻着,津液的交织和口舌间的缠绵让两人情欲渐浓,不一会儿就都脱了个
精光,搂抱着滚上了那张大床。
这回尤伊没有再强逼阿易在自己身下,反而是主动提出让阿易随意施为,她
的身心已经彻底对这个少年开放,再没有一丝禁区,这让阿易更加感动,为了回
应尤伊的情意,阿易决定好好服侍她这具欺霜赛雪的娇嫩玉体,他先是轻轻地压
在尤伊身上,从她的面庞、脖颈、香肩、玉乳一路温柔地舔吻揉摸,让有些局促
的尤伊渐渐放松了身体,直至舔弄到她的蜜穴处,便停下了口舌,尽情品尝那鲜
嫩蚌肉的甘美,同时也让尤伊更加快活,忍不住发出了细微的诱人呻吟。
当阿易把尤伊的全身上下都舔舐一遍之后,尤伊已经被他悉心殷勤的爱抚给
弄得春情荡漾,阿易也已经欲火高昂,便伏下身子,一边和尤伊热吻,一边将鸡
巴插入她蜜汁丰沛的小肉洞中,先是轻柔地缓缓抽插,再慢慢加快加深,直到最
后的全速肏干,两具肉体再次难舍难分地缠绵在了一起,经过之前的波折,尤伊
已经不再把阿易看做奴隶,而是将他当成自己的恋人,此时两人的情意已经完全
交融,性交的快感随之大大提升,尤伊初次体会到爱情的甜美滋味,与阿易的交
欢变得更加销魂无比,仅仅一刻钟,她就再次达到了绝顶,这次色授魂与的高潮
才真正让她体会到飘飘欲仙是什么样的感觉。
尤伊泄身之后,阿易听到她恍惚之间喊了几声疼,也就不愿再折腾她,没多
久就抽出了鸡巴,转而抱着尤伊亲吻爱抚,这让尤伊更加愉悦满足,一高兴,竟
然用腿轻轻踢了踢阿易,让他用自己的双足来射精,阿易满面兴奋地亲了她一口,
随即捧起那对圆润滑嫩的玉足,把鸡巴放在两脚中间,像肏屄一样快活地肏干起
来,干了三刻钟左右,才低吼一声,把精液全部喷在了尤伊那红肿翻卷的蜜穴口,
然后就心满意足地抱着尤伊,靠在床边说着绵绵情话。
「阿易…以后,你不用再叫我主人了,我不要你做我的奴隶,我要…我要你
做我的男人…以后,没人的时候…你也就直接叫我尤伊吧……」尤伊靠在阿易肩
上,羞红着脸柔声道。
阿易愣了一愣,尤伊突如其来的温柔转变让他有些不适应,不过他还是喜欢
得很,轻轻吻了一下尤伊的娥眉,笑道:「恩恩,尤…尤伊……」尤伊听了,不
自觉地变得更加小鸟依人,把她那张滑嫩的小脸蛋靠在阿易肩头磨蹭起来,阿易
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脸,随即有些为难地笑道,「可是,我还是想叫你做主人…
做尤伊的奴隶…我觉得…好幸福……」
尤伊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千娇百媚地拍打了几下阿易的脑袋,笑骂道:「你
啊…你怎么…你怎么这么贱啊?我对你…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做我的奴隶,真是
又贱又笨……」她箍住了阿易的脖子,眼里全是幸福的神色,嘴角扬起一抹坏笑,
「也好,做你的主人也蛮不错的,那以后你还是我的易奴,等你以后成了大器,
我再…再…再……」
「主人,再什么啊?」阿易见主人一直在那吞吞吐吐,忍不住问道。
尤伊的面色又羞怯了不少,她轻轻地扇了阿易一个耳光,支吾道:「没…没
什么,以后再告诉你。」她心里想的是,等阿易再成长一些,进了皇家骑士团或
者有了军职,她就去求父王赐婚,让她嫁给阿易,不过这些事她是绝对不好意思
明说的,「阿易,你一定要好好跟着鄂维修炼,我会处处给你支持,等你晋入苍
澜级,我会帮你进皇家骑士团,然后再想办法给你弄个军功爵位,到时候只要有
战事,就能让你迅速升迁,不过你自己一定要努力,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明
白么?」尤伊忽然起身,握住阿易的双肩殷殷叮嘱道。
阿易神色坚定地点了点头,沉声道:「主人放心,易奴一定会尽全力修炼,
不会让主人失望的。」
尤伊面露欣慰,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她也困意满满,便躺在阿易身上,两人
紧密相拥,一起沉入甜甜的梦里……
与此同时,王宫北门外的皇家魔导院内,科利菲正端在自己的书房里,在自
己的水晶球上刻画着一道又一道符印,口中吟唱不断,随着他的吟唱结束,水晶
球上的符印光芒大放,忽然,一块明黄色的光幕从中投影到了半空,一个身披华
贵红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缓缓出现在了光幕中,赫然便是当初降临在木里村的三人
之一,此时他神色悠然,仿佛刚刚睡了个午觉一般面带三分慵懒,科利菲一见到
他,立即起身下拜,恭敬道:「拜见老师!」
「嗯,科利菲,很久不见了,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啊?」那男人打了个
哈欠,微笑道。
「老师,学生曾蒙老师传授鹰识之眼,可以看破一切亡灵和隐身法术,今天
学生见到了一个小子,他体内附着了一个极为强大的灵魂,粗略一看,像是个蓝
发女子……」
那中年男人瞬间一扫悠闲的神色,两眼发出锐利的寒芒,冷声道:「什么?
你可看仔细了?」
「学生怕那灵魂察觉,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不敢再看,细细思索,总算回
想起一年前,老师曾对学生提过,您与两位师伯合力毁掉一位法神肉身的事……」
……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