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8)姐妹同心冰火两重共吸精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古香君决定和王宝儿一起伺候李瑟,两人商定要联手
尽全力打败李瑟,不能让他太得瑟。
晚上,在古香君房内,李瑟看到古香君和王宝儿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就明白
是怎么回事了。
三人清洗完毕一丝不挂的上了床,李瑟先半躺下,两美女争舔肉棒,后来古
香君含住肉棒开始吞吐,王宝儿就在古香君的后面舔她的肉缝菊蕾。然后换古香
君躺下,王宝儿倒趴在古香君上面继续舔古香君肉缝,古香君在下舔着王宝儿肉
缝,李瑟就挺着肉棒让古香君含含,又到后面让王宝儿裹裹。再换李瑟蹲着,古
香君在后面舔菊蕾,王宝儿在前面含肉棒……花样繁多,枚不胜举,反正每人都
舔遍了另外两人的全身,没有地位之分,没有喜厌之好,只是尽情的给对方快乐。
最后古香君在下面舔李瑟肉棒,王宝儿在古香君对面趴下一起来舔肉棒,只
是她屁股趴在李瑟头部被李瑟抱着屁股舔着肉缝。
只见王宝儿那妙物娇嫩嫩、红粉粉,妩媚洁净,李瑟不禁深叹上天的杰作,
心头一团炽热,突忍不住启嘴罩到那娇嫩之上,一顿绵长温柔地亲吻吸吮。
宝儿只觉如痴如醉,又欲仙欲死,张着嘴巴呻吟,哪还顾得舔肉棒,古香君
乘机把肉棒含住吞吐。
李瑟又抱住宝儿两股,把肉缝细细舔舐吸吮,仿佛真在品尝那仙津玉液一般,
舌尖勾起那正在轻颤的娇蒂,霎时逗出一大股蜜汁来,一缕透明的津液就被李瑟
吸进嘴里吞下。
宝儿抽抽泣泣的,粉面晕眼儿湿,又觉李瑟的舌头深入嫩蕊中,不禁心神皆
酥,双腿含住李瑟的头,雪腻的小腹收不住的乱蠕,从那娇嫩的玉蛤里不住地吐
出一股股透明的蜜汁来。
古香君用嘴含弄肉囊,用舌头从棒根舔到棒头。舔了一会拿出了准备好的两
杯水,一杯热气腾腾,一杯冷冰冰的,她看李瑟正如痴如醉的舔含宝儿的肉缝,
便喝了其中一杯一口水低头去含住了李瑟的宝贝。
李瑟浑身一震:我的天!原来她的嘴里含着一口温热稍烫的热水,在用力上
下摆动整个头部,水的温度不低,使李瑟的那东西在她口内更加热血沸腾起来。
没多久,古香君吐出肉棒,王宝儿已含住一口冰冻的冷水,接过肉棒一口含
住,这下子,李瑟用身体最敏感的部份,体验冰水的温度,那冰冻足够令他全身
麻痹,十指连心何况是肉棒,刺激得李瑟全身紧缩,还好王宝儿马上就开始吞吐,
有嘴唇的摩擦,舌头的舔舐,肉棒并没有被冻僵萎缩,反而更加挺拔。
一会,古香君又换了口热水来作吸吮,很技巧地用舌尖推起包皮,仔细地在
龟头马眼和系带伞冠部位舔弄,手拨弄着肉袋……冷热交替的温差实在让李瑟兴
奋莫名。
经古香君王宝儿这么三番五次地折腾,早已把李瑟的腿都搞软了,但肉棒却
越来越硬,且更加暴涨了几分,李瑟只得抱紧宝儿的肉缝一阵狠舔,爽得宝儿的
淫水流得李瑟满嘴都是。
而李瑟可怜的肉棒在古香君的嘴里经过几番冷热双重的考验后,涨得像个紫
红色的茄子。
古香君见李瑟已经忍无可忍,忙把肥美的屁股撅上来,用手扶着阴茎,另一
只手分开她的阴唇,很顺利地就套坐了进去。阴茎在古香君湿热的阴道中就像回
到温暖的家中一般雄风大振,好像又涨大了许多,在阴道里一跳一跳的膨胀,古
香君也被刺激得呻吟着,狠命夹紧大肉棒,起伏着她的屁股套弄起来。
古香君边套边和跨坐在李瑟脸上的王宝儿面对面亲吻,有时两人都握住对方
的奶子揉搓,有时干脆直接托着自己的乳房让两对乳头和对方乳头对磨,三人都
爽得浪叫声连连。古香君被大肉棒顶得舒爽至极,大肉棒被古香君的肉洞吞吐含
弄得销魂荡魄,而李瑟也把王宝儿舔弄指插得高潮迭起,有时李瑟后入古香君,
古香君就趴下来舔躺在自己面前的王宝儿的肉穴,三人玩得亲密无间。
当肉棒在古香君激烈的起伏中享受到了无比快感时,古香君已经香汗淋淋了
酥软无力了,两人交合处流个透湿。古香君起身脱出阴茎倒在一边。
李瑟翻身插入架着古香君一双玉腿,开始一震一震的插着小穴。
古香君欢快的叫道:「老公,你操得床都要塌了,轻点,轻点。」
李瑟两手罩上古香君那对豪乳,轻揉慢捻,拨弄着小小的乳尖,指肚在乳晕
上一圈一圈的滑行,配合着自己身下的急速挺插。
古香君的小穴又红又肿,紧绷的张着,里面插着一条她含也含不住,吐也吐
不出的粗长阳具,李瑟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嫩穴里凶狠大力的操插,一下是一
下,无不尽力操到底,十分刺激……那小穴已经被他插操的紧绷不已,收缩不断,
里面正紧箍着他的龟头吸吮,不断抖动,真把李瑟的心也吸的颤晃起来。
两人的耻骨都贴磨在一处,十分用力,古香君激激灵灵的战抖起来,全身不
受控制的收缩,把那插在穴里的鸡巴狠狠的夹,李瑟爽的喑吼一声,把起古香君
的腰,不由分说的便大操大插起来,下下尽根尽底,连阴囊都撞上来,「怦怦」
的拍打她的阴门,十分要命。
王宝儿在后面舔着交接处的肉棒,肉囊和两人的菊蕾,后来他俩搞得太激烈
了就跑到前面去吸古香君的奶子。又倒过来跪趴着舔古香君的阴蒂,古香君也舔
这王宝儿的肉缝。李瑟就更爽了,肉棒可以在古香君肉穴和王宝儿嘴里轮流抽插。
古香君像发了高烧似的给操的直打哆嗦,肉棒一顶一顶的操插,她腰细,肚
皮又薄,从正面能清清楚楚看到勃起的大阳具所在的位置,王宝儿觉得的十分逗
乐,隔着她薄薄的肚皮抚摸李瑟的肉棒,还一边摸一边舔。
古香君一时半会儿还缓不过劲来再攀高峰,只能如一叶轻舟,在狂风巨浪里
飘荡,任欲海的海水淹没……
李瑟换了个姿式,他在下仰卧,古香君躺在他身上,双手撑在床上,李瑟双
手从后面抓住古香君的两只乳房,两人的腿都张开,这样王宝儿在两人的腿间摸
舔古香君的阴蒂,含舔李瑟的肉囊、肉棒和肛门。当李瑟肉棒不小心滑出阴道时,
王宝儿马上用嘴含住龟头,吞吐了几下又塞进古香君的肉穴里,龟头在阴道和口
中交替的快感极大的刺激了李瑟,古香君知道王宝儿已经忍不住了,也想让宝儿
爽一下,就起身下马,让宝儿上来,宝儿爬了上来,面对李瑟跨坐在肉棒上,李
瑟扶着肉棒对准阴道插了进去,抱住宝儿的屁股就是一阵狠插。
古香君亲了几下宝儿的乳头就转到下面去舔李瑟的肉囊和王宝儿的菊蕾,她
要「报复」一下宝儿刚刚给她的双重享受,她用食指插进了宝儿的屁眼,和李瑟
的肉棒双插着宝儿,插了一会,李瑟也不忘照顾古香君,拔出肉棒让古香君也用
嘴尝尝肉棒的味道。
三人这样荒淫的嬉戏着,李瑟把两人面对面叠在一起,古香君在下,王宝儿
在上,开始在两人的穴中来回抽插。插了一会,将两人翻动交换上下位置,后来
又改成两人互舔阴户,他抽插着上面那个……当两个美女都很淫荡时,双飞的玩
法真是太多了。
最后,李瑟在古香君身上狠狠操入了百十来抽,阴囊一绷,抱着古香君的臀
部,他找出古香君的红嫩小嘴,一边亲一边做最后的冲刺,他绷直了大腿,像熊
一样粗喘,心跳已至极致,不断加快冲刺速度,肉棒操到极限,青筋直蹦,捅的
两人都是一阵的乱颤,最后又操插个百十数次,压住古香君的身子,于最深处喷
射,全数入尽穴内,好个痛快。
当肉棒从古香君穴里滑出,王宝儿起身低头双手捧着那湿漉漉的阴茎含进了
嘴里,「咕噜咕噜」地鼓动两颊将肉棒清理干净,然后又特别卖力地舔弄吸吮,
那舌头遍及了龟头、棒身、阴囊、肉蛋和会阴部,还掀起李瑟屁股舔到了肛门,
那种爽快是李瑟最受不了的。王宝儿的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并用手握住肉棒嘴唇
含住龟头吞吐,很快肉棒就硬了起来。
李瑟也抱来宝儿那双雪腻的美腿,打开后就看见中心的妙处已是淋漓湿透,
幽秘里亮晶晶的水光闪闪,双腿娇嫩的内侧涂得一片滑腻泥泞。
李瑟抬眼见宝儿俏脸宛若那带雨娇花,又见她神情欲仙欲死,便将她粉腿分
搭在两胯上,握住巨茎,龟首对准蛤心,破开那里边嫩嫩的凝脂慢慢地推了进去。
宝儿娇躯直颤,贝齿咬住自己的一只手儿,浑身皆麻,只觉蛤口撑张欲裂,
花房胀满难容,一大团烫热坚挺直侵入娇嫩中,心中却美不可言。
李瑟慢慢地推到一半,只觉身下佳人里边窄紧紧的,又滑溜溜的,娇嫩之物
不断收束蠕捏,忽的忍不住,下体猛挺便一耸到底,龟头就碰到了那娇嫩无比的
花心,顶得宝儿「嗳呀!」
一哼娇呼出来,一副香魂欲断的模样,令人心痛心醉,却又引诱着叫人再去
品尝一回,两回,直至难以罢休。
李瑟俯下身,用宽广雄健的胸膛压住宝儿那两只娇弹弹软绵绵的玉乳,玉杵
一下下有章有法的抽插。
宝儿美极,心里欢畅无限地呢喃道就是这滋味了,迷醉中双臂搂住男人的脖
子,心头甜腻腻的,瞧瞧身上的男人,美眸如丝如倦,渐渐闭上。
李瑟也接着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只觉销魂无比,下边的抽插不由勇猛了起
来,顿插得玉人丁香半吐,媚眼如丝,下边的嫩唇肥起,愈觉紧窄,里边却滑如
油注,又丝毫不阻突拽,更是畅快之极,下下抽至蛤口入陷嫩心,才不过几十个
反复,忽听身下可人儿轻轻急呼道:「要丢了。」脖子已被粉臂死死抱住。
宝儿下体仿佛生出无穷的力气迎了上来,神情妩媚入骨,李瑟一瞧,心中发
狠,下下重击,大龟头如雨点般顶在那奇娇异嫩的花心上,宝儿拚了小命拱起的
玉股又落回毯上,张着小嘴哆哆嗦嗦尿似的丢了……
李瑟只觉龟头前端一片奇酥异麻,暗运玄功锁住精关。
宝儿隐隐觉得花心眼里透入一股吸力,顿美得百骸俱散,声如颤丝娇咛不住,
粉臂死死抱住男人的脖颈,双腿分开弯贴在两边毯上,雪腻的小肚皮一鼓一鼓的,
更是丢得死去活来,但求就此下去,再无他求。
李瑟深深地插住,一边坚守一边享受,瞧着眼前这可人儿丢身子时的销魂花
容,只觉天地间的至美,也不过如此了。
宝儿已丢,古香君接住肉棒,李瑟心头一动,将古香君翻过身去,在锦被上
趴着,又从后边插了进去,龟头寻着她花径浅处一小片柔韧肉壁,一下下研磨起
来,笑道:「今回定管你俩个饱。」
古香君玉首乱晃,呼天喊地的叫嚷了起来。
宝儿在一旁瞧到这,不由淫意翻涌,想着那地方捱弄时的滋味,更是难以自
已,情不自禁贴上前去,抱住李瑟,朱唇在他胸膛上乱吻,不时还吐出香舌去撩
舔他那乳头。
李瑟左右皆是软玉温香,不由淫兴大发,笑道:「你又馋了?好哩,一块上
来捱着吧。」
便一把抱过宝儿,将她叠放在古香君背上,两只玉蛤上下贴在一起,自己的
肉棒时上时下,在两朵娇花里飞舞穿梭,真似那蜂儿采蜜,忙个不停,嘴里叫道:
「爽!爽!一箭双雕就是爽!爽!」
古香君与宝儿也娇哼吟叫个不住,此起彼伏,春色浓浓。
趴在上边的宝儿突咬住自己的手背,混身紧张,仿佛要死一般。
李瑟觉察,更是密集抽插,弄得宝儿忍不住又叫了起来:「要尿了,哥,不
要,不要啦……」
李瑟哼道:「就给哥尿出来吧。」
龟头只在花径浅处那片肉壁上狠研,突觉宝儿下边不知从哪冒出一大股汁水
来,温温热热的,与阴精不同,又非淫水,心里念道:「难道真的叫我给玩尿了?」
古香君只觉有一注热液泼了上来,淋到自己的肉蛤口,麻麻绵绵的,李瑟又
尽力往下压,却只在宝儿底下掏刺,心里明了几分,呢声问李瑟道:「宝儿又出
来了?」
李瑟淫道:「不知是不是,倒象是真的尿哩!」把烂泥一样的宝儿放在旁边。
古香君儿知道那滋味,再也忍不住了,娇吟一声,翻身张胯贴紧李瑟,娇嫩
处夹着他的根部,用力研磨,只觉那根宝贝紧绷怒颤,顿被烙得那滑腻腻的花蜜
如泉涌出。
半晌,李瑟才有些松弛,抱住古香君,按实于锦被上,担起她双腿,暴雨狂
风般抽插起来,哼道:「小淫妇,轮到你啦,快快也给我丢出来!」
古香君咬住朱唇,闭目享受,哼哼吟吟,竟捱了百多下,花蜜流了又流,却
仍没丢。
李瑟幸好先运了功,才能这般持久,心中迷惑不解,哼道:「小淫妇,今个
怎么这般耐插?」
却不知香君放开了自己和姐妹同欢,淫性更增,此刻自然比平日耐久了,而
且李瑟没射她很难高潮。
古香君哼哼叫道:「要来了,好相公,深一点……更快一点……」
李瑟手抓住古香君张开的两腿膝盖上,下体拚命前突。
宝儿竟支撑起身,爬到李瑟身后,伸手扶到他背上,一下下轻轻推了起来。
李瑟奋力深突,龟头数下顶到幽深处那肥美之物,古香君还娇呼不住:「再
深一点儿,还有一点点,就快出来哩!」
李瑟叫道:「小淫妇,我要插死你。」
古香君道:「大棒郎,快插死我吧!」
李瑟闷哼道:「小淫妇怎么今天这般难出来?你男人连蛋子都快操进去了你
还不丢。」
古香君在下边娇颤道:「就快……快出来了,你……你……快……嗳呀!用
力……」
终于捱了好几下结实的,花心绽放,浑身酥麻了起来。
只见古香君挂在李瑟两边肩上的雪足挺得笔直,又不住的轻轻细颤。
又听古香君儿在下边哆嗦娇呼道:「你还不射,弄死你老婆了……」
李瑟弄丢古香君,那肉棒竟仍威风凛凛,回身又要来玩宝儿。
宝儿慌得把手乱摇道:「不行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李瑟淫笑道:「小刁蛮,你只管张开腿躺着,让哥来管你舒服。」
捉住宝儿,从后边抱住,一揉又顶了进去,好一番耸弄,手上乱摸,竟探到
宝儿的股沟里来,指尖触到一眼小窝,外边微皱,中心却娇嫩,指尖稍稍一挖,
竟然会一吸一吸的。
宝儿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惊呼道:「别摸那……那儿呀。」
李瑟俯首看见她那两瓣玲珑雪白的小屁股,心头猛地热了起来,喉垂上下滑
动,暗忖道:「宝儿的菊花以后要好好开发一下!」
宝儿伏于软被上,松脱的黑亮亮长发披至柳腰,毫无瑕疵的雪滑玉体尽情舒
展,享受着李瑟从后边来的销魂,敏感无比的嫩背体会着男人那烫热的舌头体贴
入微地舔扫,下边微微翘起的玉股承受着那胀满而有力的抽插,着实快活难忍,
情不自禁地喘息道:「哥哥,好舒服……」
李瑟俯在她耳边轻声道:「以后你要叫我大鸡巴老公……」
宝儿红了脸,摇摇头就是不叫。
李瑟便探手到前边握了宝儿两只软弹弹的美乳,发起一轮凶狠的抽插,下下
深突,挑刺她那最敏感软弱的嫩花心,直捣得她娇呼不住,爽不可言,却又觉得
捱不过,嘤咛叫道:「这样不行,我会马上丢的,我不要这样啦……」
李瑟笑道:「那你是叫我不叫?」
宝儿玉首急摇,李瑟也不停,反加了劲道速度,直插得她两只白白的脚儿在
后边乱蹬乱踢,求饶道:「坏哥哥,我要……要坏啦!」
李瑟哪肯善罢甘休,道:「你若不肯叫,是断不能饶你的。」
宝儿只觉那深处的嫩肉儿似欲酸坏,再经受不住,只得吟叫道:「叫大宝贝
老公如何?」
还没等李瑟答应,忽觉下体一片森然,竟似欲丢欲尿,那滋味从未有过,不
禁魂飞魄散,急呼道:「相公!相公!快饶宝儿吧,要……要弄坏啦!」
李瑟这才缓了下来,再不下下深入,一招一式,心满意足地抚慰佳人。宝儿
松弛下来,玉颊残泪,嘤咛娇嗔,与背后男人痴缠娇闹,两厢愈是亲密无间销魂
蚀骨。
宝儿不一会便又如痴如醉了,黏腻的花蜜横流,湿透股下,只觉李瑟那根炙
热的巨硕肉棒在花房里边动一动都是美妙无比,忍不住妖娆道:「我真个要仙去
了哩!」
李瑟贴在她背上,望着宝儿那半露的妩媚玉容,忍不住道:「如宝儿不怕明
天起不了床,我还可再令你更加快活哩。」
宝儿平日外在娴惠端淑,天性却其实淫媚,此际正逢极美之处,心里活泼泼
的美意浪浪,就娇滴滴地说:「哥,人家不怕,你尽管来吧!」
李瑟摇摇头轻声笑道:「不是这么叫。」
宝儿嘤咛一声,才黏黏腻腻地叫了声:「大鸡巴老公!……要漏了……」下
面果然漏出很多水来。
李瑟愉悦不已,便放出手段,只把个宝儿给送上了天去。
宝儿已欲仙欲死地丢了四、五回,虽然通体畅美无比,却再也捱不过了,眼
饧骨软道:「好郎君,果然美妙,人家要死在你这儿啦!」
李瑟却怕她丢得太多,坏了身子,要补补她,就想射她一次,便在她耳边柔
声道:「心肝宝贝,我要射给你了,好好接着。」
宝儿听李瑟叫得亲昵无比,又听他要射给自己,芳心甜坏,通体皆融,点了
点头,也娇语道:「亲亲好相公,你尽管射,我都接着。」
暗将花房努力收紧,含握住李瑟的巨硕肉棒,又强忍酥酸,把最敏感嫩花心
放出池底,去与龟头交接,只求能令这个男人销魂。
两下尽情绸缪,又抽插了数十下,李瑟只觉精欲汹涌翻腾,待一下刺到美处,
胀至极点的龟头揉到花心眼里的最嫩之物,顿如大江决堤般射了,滚烫烫的阳精
灌到宝儿的花心眼里,又叫她魂飞魄散了一回,娇娇地轻呼一声「大鸡巴老公…
…」娇嫩的花心眼儿叼住龟头,排出一大股麻人的阴精来。
待宝儿用嘴把李瑟肉棒清理干净,舔弄得硬起来后。李瑟一把又抓过古香君,
发现香君底下已阵阵春潮,黏黏腻腻了。
古香君淫情如炽,底下早有一注腻流悄溢,弓首在李瑟耳边低语:「大鸡巴
老公快来弄我下边那湿湿的花苞儿……快点呦」李瑟见她神情无比撩人,还想再
急她一下,把手插入她腰里,笑道:「你且说说那花苞儿怎么弄才好?」
古香君大急,在李瑟胸前打了一下,水汪汪的杏眸盯着他,一抹嫣红直染到
脖颈,玉手握住那热乎乎的大肉棒,不由分说的塞进小穴,咬唇说:「看着你俩
玩得那么尽兴……我里边痒死了,快快地磨,帮我杀杀痒!」
李瑟见平时威风无比的古香君儿骚得可怜,已急不可耐,柳腰拱起,自举下
体来套弄研磨,腿心那只玉蚌肥美诱人,嫩红缝口里水光闪烁,两瓣贝肉似朝花
迎露般张歙蠕动含着棒根,心里再按捺不住,配合着古香君的扭动用下体画起圈
来……但听古香君儿「嗳哟」一声,龟头磨着花心,酸酸酥酥的。正是:美人娇
呀啼未止,龟首已渡玉门关。
古香君花径极为幽深,花心却甚是肥硕,只要男人的阳物够长,并不难寻。
李瑟的宝贝何等不凡,这大龟头一突进去,便已塞满池底,抵住那花心儿研磨,
古香君儿美眸轻翻,朱唇吮着李瑟的胸脯,滑舌撩着乳头,哆嗦道:「好老公,
这样太止痒了。」
李瑟见身下美人云髻半堕,珠钗乱颤,那张色已深酡的娇靥,状若醉酒,上
边散着玉色芙蓉缎,裸着那雪腻粉滑的玉体,再被铺在底下的镂金百蝶穿花大红
被衬着,淫艳撩人之处,已非笔墨能述,不由兴动如狂,情不自禁道:「仙妃亦
不过如此矣。」
双臂担起古香君的两条修长柔美的雪腿,一下下深突浅挑起来。
古香君刚刚休息时看着李瑟和宝儿的活春宫,淫性大发,此际便如久旱逢雨,
玉笋勾住李瑟的脖子,纤手八爪鱼般缠了李瑟的腰,脸上如痴如醉,嘴里哼哼呀
呀,浪荡话儿呢喃而出:「仙妃又怎样呢,人家淫话说你听,样儿摆你瞧,姿儿
兴你挑,身上哪一处不是随你玩,哎哟……这一下好……好深哩。」
李瑟听了,更加勇猛穿梭。
古香君只觉李瑟那滚烫的大龟头下下至底,挑得花心子肿胀颤跳,娇躯乱闪,
柳腰几折,花底滑泉一浪浪涌出。
古香君要李瑟俯身贴抱住她,不让他发狠抽添,把嘴凑到他耳心轻语道:
「我是你亲亲乖乖淫香儿……」
听得李瑟动了兴,底下顶住花心一阵研磨挺捣。
古香君婉转相承,妩媚地横了他一眼,娇喘吁吁道:「大鸡巴老公,你好棒
哦!」
只觉里边被李瑟捣得爽美非常,心头飘飘然的,不由脱口道:「我最爱大鸡
巴了!用力插死我……」软滑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团团不匀称的嫣红来。
李瑟一听,心头顿如火里添油,双手抱着古香君儿的肥美玉股,两肩倾压着
她挂于其上的玉腿,大力突插,眼睛瞧着她那羞不可耐的花颜。
古香君躺在大床上,眼里迷迷朦朦,软腻的小腹紧贴着火热的男体,感受着
一浪浪强烈无比的美妙冲击,心头生出一种身置于仙境之中的幻觉来。
李瑟看古香君恢复了气力,便把古香君翻过来跪在床上,改成后入,整个过
程肉棒竟不脱出阴道。李瑟又要宝儿钻到古香君下边去舔古香君的阴蒂,香君见
宝儿的肉缝也正在自己嘴边,就低头也舔弄了起来。
李瑟底下温柔抽送,下边龟头连吻美人的娇嫩如蚌的花心。
古香君只觉嫩花心被李瑟的大龟头揉得酸痒难挡,浑身都酥麻了起来,阴蒂
又被王宝儿舔舐,快美加倍。王宝儿在下边看着大肉棒出入蛤口,惊心动魄,带
出的淫水溅了自己一脸,自己的阴蒂也被古香君舔得快感连连,而两人的奶子互
相摩擦对方软滑的肉体,就别提有多刺激了。
李瑟下体连挺,龟头塞至花房窄处,用力压住花心旋磨起来。
古香君又觉禁受不住,几欲标出尿儿来,口已不能舔宝儿阴蒂,只能用来喊
叫淫言浪语,便用手指扣弄宝儿小穴。
火烫的大龟头仍压紧妖嫩的花心肉儿,更用力的旋磨起来,直把古香君儿酸
得个目瞪口呆香魂欲断。
古香君也不知是快活多些还是难受多些,只觉再捱片刻也难,急呼道:「花
……花心要揉坏掉啦,老公你快用力插死我吧……」
李瑟这才止了那花心上的旋磨,改成一下下的抽插,只是比先前愈加勇猛,
抽至穴口没达花心,插得古香君两只丰美的雪乳悠悠乱晃。
古香君美不可言,娇躯时弓时舒,时绷时软,早把那战胜之心丢到了九霄云
外,在李瑟身下尽情娇呼起来,嘴里连哼:「我要丢了……」
李瑟大开大合间,忽一眼落在两人的交接之处,只见古香君竟被自已的阴茎
拉翻出一卷嫩嫩的蛤唇来,但见鲜艳殷红,水光晶莹,那薄嫩之处便仿如透明一
般,被自已的龟冠深沟刮夹着,而宝儿在下面卖力的舔弄古香君的阴蒂以及自己
的肉棒和肉囊,只觉淫糜无比,不禁闷哼一声,又一揉而入,直达幽深,龟头不
偏不倚抵住嫩花心……李瑟只觉茎首一麻,前端已醮了麻人的东西,龟头涨了几
涨,通体的骨头立时都酥了,死死压住古香君,狠狠的捣了几下,那阳精汪洋洋
地大泄而出。
古香君只觉花心儿一阵奇酸异麻,醉虾似地卷起娇躯,粉臂死死抱住宝儿的
屁股,嘴巴罩住住宝儿的阴蒂和花瓣,哆哆嗦嗦地丢了起来。
古香君儿花心眼儿正丢得大开,而李瑟的大龟头还在娇嫩里狠捣,只觉魂魄
皆散,百般难挨,偏偏又有道道奇美无比的滋味直飞掠上心头,教她难舍难分,
不禁失声娇啼道:「死啦死啦……我尿哩……」已对下体失去控制,也不知道是
水是尿,反正觉得只有排光射尽了这些水儿才最舒服。
李瑟也觉滋味与往日大不相同,里边那热乎乎滑腻腻的麻人浆液越流越多,
顺着肉棒流了出来,又见古香君儿神情妩媚至极,宝儿又在下面顽皮的吸住了两
颗蛋蛋,李瑟竟然噗噗射个不停,射这么久是从来没有过的。
古香君儿筋麻骨饧,张着嘴儿,只软绵绵的在底下受着,但觉李瑟的阳精滴
滴滚烫,持续地打到肉壁深处,心儿霎亦停却,几欲晕去。宝儿见从蛤中流出了
好多水儿,也不管那么多,都舔吸掉吞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古香君声若游丝道:「老公你太强了,我爽死了。」
宝儿也钻了出来一脸淫水正儿八经的说道:「老公,你是最强的男人。香君
姐姐,改天我俩再加上容儿三人一起伺候相公好不?」
古香君有气无力的点头。
李瑟哈哈一笑左拥右抱着两人,一边亲了一下说:「有了你们,我才是最强
的男人。」
想起此景古香君脸色绯红,使劲掐李瑟。
李瑟笑嘻嘻地道:「做都做了,还不许说吗?」
古香君道:「那也不许说。」
李瑟道:「不说就不说吧!唉,可惜楚妹妹什么都懂,恐怕就这些事情她不
懂。」楚流光还是姑娘,想来生孩子的事情她不懂,也是人之常情。
古香君却讶然,道:「对啊!我应该去问问她,她即使不明白,也应该有些
办法的。」
古香君等不及了,说去就去。
古香君和楚流光东拉西扯,最后才说到正题,叹着气,道:「妹妹不是外人,
姐姐若是有些话不中听,和你唠叨,你可别介意。」
楚流光道:「瞧姐姐说的,有话尽管说好了。」
古香君道:「你说现在家里,吃穿不愁,你李大哥官也越来越大,生意更是
不用说了,可是现在这么好的日子,却总觉得缺点什么。」
楚流光笑道:「缺什么啊?是缺少敌人刺激吗?」
古香君道:「是缺少小孩啊!家里一点都不热闹。可是你李大哥这么多女人,
却没有一个怀上孩子的,你说,是不是他有毛病啊?」
楚流光道:「我不知道啊!不过家中有一个送子观音,姐姐干嘛不去问问呢?」
古香君道:「你是说……她?」
楚流光道:「是啊!难道姐姐有疑问?」
古香君道:「我去看看吧!谁让是关系到李家的事情呢!」
楚流光轻叹道:「姐姐去吧!可是只怕姐姐这一去,杨姐姐离开的日子就不
会远了,至于还会不会回来,连我也不知道了。」
杨盈云自从在李瑟家中之后,虽然衣食都是上等的,可是古香君很是惧怕杨
盈云把李瑟拐走,让他修道。虽然有白君仪在,但是李瑟不时前往杨盈云住所,
让古香君很嫉妒。
古香君便授意其他几女,不要对杨盈云太热情,希望她早点走才好呢!
其他人当然听她的话,而且敌人已经消灭了,不用巴结杨盈云,再说少一个
情敌不是更好吗?杨盈云那么漂亮,不当李瑟的老婆才好呢!王宝儿几女早就认
定杨盈云会嫁给李瑟,她们的依据是:你看哪个漂亮姑娘逃脱他的手心了!
杨盈云不受众女欢迎,却乐得自在,也不去理她们。不过众女之中,冷如雪
和杨盈云交情不浅,时常背着众女来看她。
冷如雪对杨盈云叹道:「姐姐,你为什么不嫁给李郎呢?我在家里的地位很
轻啊!你要是嫁过来,我就有帮手啦!唉,我外公和李郎作对,失败了现在又隐
居了,我在家里虽然没有人欺负,但是不受人看重,一样很难受啊!」
杨盈云道:「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你想开些吧!人没有十全十美的,也许老
天会给你补偿呢!」
古香君来杨盈云住所拜访,杨盈云含笑迎接,古香君很羞愧,道:「杨姐姐,
你住在这里这么久,我也没来看你,真是对不起你啊!姐姐骂我一顿吧!」
杨盈云笑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怪的啊!
我一点都没想过怪谁。」
古香君听了撒娇道:「姐姐还说没怪我,你看你说的话比骂我一顿都狠,你
要是不出气,就打我几下吧!谁让我做错事了呢!」
杨盈云道:「我真的没怪你啊!你要是有心,以后就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了。
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就请说吧!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古香君听了,大夸杨盈云聪明,什么都猜到了,又说她宽宏大量,好话说了
一车,最后才说起孩子的事情。
杨盈云道:「实不相瞒,李瑟是因为练习刀君派和蝴蝶派内功的缘故,所以
才不能让你们怀上孩子。他顺逆内气已经贯通,炼精化气,武功越来越高深,只
有放弃再修炼,不再炼精化气,武功不再有进境,才能让你们怀孕。我传你口诀,
可以不再修炼精气的,至于他练是不练,就看你的本事和他的选择了。」原来刀
君派和蝴蝶派的内功都是以炼精化气为基础的,李瑟精液里的精华自行被自己吸
收掉了,就像呼吸系统自动交换氧气排出二氧化碳一样,李瑟射出的精液已经不
足以让众女怀孕了。
古香君听了高兴异常,千恩万谢之后,细心学完口诀,才欢喜地回房。
古香君高兴过后,才想起还要过李瑟这一关,他若是为了修行,那就糟糕了。
古香君找到白君仪,详细把事情和她说了,让她去劝李瑟。
古香君还不放心白君仪的魅力,语重心长地教起她从花蝴蝶秘籍中学来的床
上功夫,郑重地道:「这可是关乎李家的后代和我们姐妹的前途啊!你一定要想
尽办法,千万不能意气用事。我知道李郎很喜欢你,可是女人还是要温柔才能更
吸引男人,要懂很多技巧才能让男人更喜欢你。」
白君仪听得面红耳赤,她从来没见过古香君如此,简直像是一个婆婆对儿媳
说话,最后古香君唠叨得日落西山,才意犹未尽,放心不下的去了。
白君仪虽然不想听古香君的,但是事关重大,也不敢怠慢,以从未有过的风
情和温柔对待李瑟,李瑟被迷得神魂颤倒,自然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