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不寻常的情报
「该死的!」
位於贸易要塞最内部,盖在最高处那就像一块倒过来的碗公,碗脚正不断排
放废烟的建筑物正是动力厂,从那斑驳的外墙、排烟量以及建筑结构,克林姆一
眼就认出这是一座旧式动力厂。
克林姆一靠近这座整个要塞中最宏伟的建筑物时,就看到动力厂的入口正在
冒烟,一群工人不断漫骂着从里头跑出,其中一个颇为壮硕的大叔还用钳子夹着
一块火红色的物体跑了出来,克林姆上前看了一眼惊讶道:「保险怎么烧成这样?!」
「孩子,这里没你的事情,没事的话就……」虽然大叔态度不是很好,但还
是刻意与克林姆保持一段距离,似乎担心手上的东西会烫伤他。
「这是仿造的保险柱,材质不好才经不起炉温吗?这样很危险啊……但机具
本身没有问题应该也不会伤害到保险柱,大叔!这个状况维持多久了?」
克林姆对大叔不是很友善的态度视若无睹,他执意想要釐清动力厂的状况。
「是没听到我说的……」
「慢着凯塞,让这年轻人表现一下……」
有着一把大鬍子的秃头老者从克林姆身后走出,他摸着自己的鬍子笑道:
「年轻人,看样子你研究过动力工程?」
「工程师大人……」每个人见到老者出现便纷纷恭敬的退开,而克林姆看他
们这模样,忽然意识到原来在这里动力工程师的地位比想像中还要高。
「我能够看看机具吗?」面对克林姆的要求,老者只是微笑点头等烟雾散去
一些之后带着他走进去,克林姆从工人手上借了纸笔,捏着下巴扫视着每一个能
看见的机具,并且迅速在纸上抄写艰涩难懂得文字。
老者当然知道那些字代表着什么,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不得了的人,
刻意将所有人支开之后他说:「在这里的都是上个时代的老旧仪器,从去年开始
这里的机器就变得不太稳定,开始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毛病,不过为了生存大家
还是咬紧牙根工作,能修得就修不能修得就当作没看到……」
「嗯……如果说,我能够帮你们解决这些毛病呢?」
克林姆也不打算拐弯抹角,毕竟他认为自己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他不清楚阿
裘瓦各身体的症状可以撑多久,得在情况完全失控以前找到蕾傑罗。
为了让自己所说的话更有说服力,他将工程师证拿了出来。
「说吧!条件是什么?」老人家也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会有人想做白工,
像这样的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会特地跑来这个老旧动力厂救难?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要赚一点生活费,还有……」
克林姆拍了拍一台看起来有些斑驳,但以他的眼光来看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
这里的冷却主机,他放眼望去这主机的造价可以胜过除了炉心以外的一切机具,
嗅到不寻常的味道的他问道:「你得告诉我这东西是打哪来的。」
「这没问题,至於钱嘛……」而克林姆没想到老人家这么快就同意了,他们
简单的商量了一下薪水的问题,克林姆则知道这个老人家精明得很,看起来好像
除了一大笔钱之外还供应了很多服务和物资。
实际上,光他往后得到的技术就不止这些价值,而克林姆也没有暗藏什么而
是将自己知道的都提供给他,毕竟……他真心认为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也不容易。
让这里的工人都莫名其妙的是,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子很快就成为了这里的员
工,而职称是工程师助理,事实上老头虽然是工程师其实也是这里的老闆,工程
师助理这职位虽然匪夷所思但也没有人敢得罪他。
有了薪水的克林姆终於可以租房间住下来,现在他白天有三样工作要做,
第一就是寻找到艾薇和蕾傑罗、
第二个是到动力厂去工作、
第三个则是找到冷却主机的来源,他从老头口中得到的线索是「默迪克商行」。
但很可惜的是这似乎不是一个本地商行,它来自遥远的猎人要塞,根据一些
商人的说法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商行,他们不做任何民生物资的交意,而是不断用
昂贵的物资来交换地理情报,其中关於伊古菲莽遗迹的情报占了一半。
其中一个人是这么说的:「当初和他们交易过一次赚了不少,但我一直觉得
那些人很诡异,因为他们的商队当中有几个穿斗篷大衣的人,这些人的眼睛会在
夜晚的时候发光,虽然没有看得很清楚不过很让人毛骨悚然啊……」
「眼睛会发光?」克林姆捏着下巴沉思,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思考这两天蒐集
到的情报,他越是调查越觉得这个商行很不对劲。
动力厂的老头是这么说:「当初他们说想要参观我们的动力厂,当然一开始
我是不同意的……不过看在那冷却主机的面子上我同意了,他们进来到处参观了
两个多小时之后就离开了,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而关於艾薇和蕾傑罗的情报克林姆也蒐集了一些,调查这两人的情报显然比
「默迪克商行」要容易多了,因为艾薇的特徵太明显,有不少人都对她这个女孩
有印象,他们曾经在市场、广场、各个商行出现过……
在很多地方出现过,但克林姆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人。
工作一整天外加调查情报让克林姆累坏了,他走入旅馆找到自己的房间开门
进去,一进去就看到阿裘瓦各站在厨房里,拿着汤勺正在品嚐汤的味道,不过她
的表情有几分疑惑和纠结,克林姆轻轻的从背后抱住她问:「怎么了?」
「我在模仿外面的餐馆做出来的食物,但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味道,你喝喝
看。」阿裘瓦各似乎已经习惯这傢伙没礼貌的行为,只是白了他一眼之后就弄了
一点汤给他。
「盐吧?总觉得味道很淡,放一点盐下去再开火煮一下就好。」
「我试试看。」阿裘瓦各正专心的洒盐进汤里,而她正在努力记忆着桌上瓶
瓶罐罐的调味料,毕竟这还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尝试下厨……这一切都是为了克林
姆说的「分工合作」,克林姆负责外面的部分而阿裘瓦各负责喂饱他。
原本他以为阿裘瓦各在家里会很无聊,但光是其中一两样菜就可以让她研究
上一整天的时间,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耐心是从何而来。
「你赶快去洗澡!臭到我都闻不到食物的味道了!」阿裘瓦各非常不爽的将
他推进浴室,克林姆也只是笑了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就乖乖的到浴室洗澡
去。
让克林姆很开心的是阿裘瓦各越来越有妻子的感觉了,而这当然是这个意图
不轨的傢伙喜闻乐见的,他才不管阿裘瓦各的过去有多么荒唐,而且这个女人活
了多久的这个问题,当他们第一天同居开始克林姆就下定决心。
阿裘瓦各只能是他的老婆,他打死也不会把这么好的女人让给别人。
餐桌上,阿裘瓦各很仔细的一道一道品尝着自己做的菜,她会非常认真的为
自己的作品打分数并写上评语,那模样坐在对面的克林姆都看在眼里,看她像在
打仗一样严肃,克林姆忍不住笑道:「你怎么不问我好不好吃?」
阿裘瓦各塞了一块鸡肉到嘴里,咀嚼了好一阵子吞下之后才回应:「因为问
你,你每一道菜都只会说好吃,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克林姆挪动屁股坐到阿裘瓦各身边,握住了阿裘瓦各闲置的左手说道:「我
是很认真的,因为只要是你做的料理我觉得都很好吃!」
阿裘瓦各拨开头发转过头来,她瞇着美目紧盯着克林姆的脸,直到吃饭中的
克林姆发现自己被人盯着看之后,她才问:「老实告诉我,你花了多久时间想这
些肉麻的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你都答应要『给我』了,我还能有什么企图!」
「那你今天睡地板好了,『剑圣』会陪我睡觉。」
正塞了满嘴麵条的克林姆差点被噎死,他咳了好一阵子,而阿裘瓦各看他咳
到眼泪都流出来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
看他欲言又止却因为咳嗽说不出话来的模样,阿裘瓦各还是大发慈悲的伸手
帮他拍背让他能舒服一点,克林姆把嘴里的东西都吞下去之后才说:「有必要这
么绝吗?我现在如果不抱着你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就从实招来,我一个老人家不会和你计较那么多,只是单纯不喜欢身边
的人有事情瞒着我。」阿裘瓦各此时的眼神让克林姆明白,她似乎早就知道克林
姆有一些特别的想法,只不过这几天她都没有说破而已。
她似乎真的想知道克林姆想做什么。
克林姆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颊,他红着脸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只是想
要你……能当我老婆,就是像结婚一类的,呃……只属於我一个人。」
「啊?」阿裘瓦各猛然站起身来,她的小腹还撞了偏了桌子让克林姆吓了一
跳,她似乎想起什么回忆所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她用力将克林姆伸过来的手
给拍开,有些生气的说:「你们简直莫名其妙!」
看阿裘瓦各转身就要走的样子,被凶得一头雾水的克林姆赶紧追上去,在她
变身并出门以前从背后死死抱着她,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
克林姆打从心底承认自己被阿裘瓦各迷倒了,他之所以愿意这样在外奔波,
其实也是为了她,他认真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请你相信我…
…我是很认真的,虽然我们认识到现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我真的想要和你成
家!」
「那你仔细看看我。」阿裘瓦各忽然转过身来,她的脸再也不是那张淡蓝色
的绝美俏脸,而是一张坑坑洞洞看起来正在腐烂的女殭屍。
她作势要扑倒克林姆啃咬的模样,而克林姆忽然让开身子让她扑倒在地上,
在她喊着疼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克林姆转过来按在地上,无论那张脸有多么噁心
克林姆还是亲上她的嘴唇,霸道且蛮横的用手侵犯着她的身体。
两人在地上热吻了好一阵子才分开,一条细长的舌头从克林姆的嘴里慢慢收
了回去,嘴唇之间牵引着一条淫靡的晶莹丝线。
「变态!」阿裘瓦各的脸已经恢复原样,克林姆忽然觉得要是她也会脸红的
话,那么这张俏脸肯定又是另外一个绝美的风景。
「你怎么样都要骂我就对了?」克林姆悄悄的把手伸到她两腿之间,掀开了
裙子拨开内裤抚摸柔嫩的花朵,他惊喜的发现阿裘瓦各果然湿了,虽然南海女妖
不会脸红娇羞,但她们有感觉的时候倒是湿得很快。
咬着下唇感觉到有两个指节进入身体,直到克林姆停止动作阿裘瓦各才说:
「你还不是一样,只要找到机会就想要欺负我老人家?」
「你先色诱我的还敢说!」
「谁色诱你了?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久之后两人互骂的声音就变成了娇喘声以及吸吮声,阿裘瓦各趴在床上享
受着克林姆越来越熟练的服务,他抱着阿裘瓦各翘起的臀部,对着那淫水不断的
花儿又舔又吸,舌头用力顶开花瓣钻入花径当中探险。
既然肉棒还不能插进去,那么先让舌头进去过过瘾也不错。
但克林姆很快就体验到用手指头体验不到的感觉,舌头正不断被四面八方的
肉壁摺皱挤压,而这种挤压不是往外排挤而是不断的往内推,就像小穴渴求着食
物一样想要把送进来的东西全吞进去。
他的舌头光是要收回来就很费功夫,他终於明白为何阿裘瓦各这么坚持不能
插进去,这完全插进去肯定没两下就射出来了,而且射出来之后他自己都没有办
法保证能不能停下来,射精的快感要是爽过头也是让人感到可怕的一件事。
他不知道的是,女妖高潮喷出的淫水箭会打入男人的尿道,那强烈的刺激会
逼迫男人射出更多的精液,现在的他要是忍不住欲望肯定会死在阿裘瓦各跨下。
而和一般的南海女妖不同的是,阿裘瓦各一但进入彻底发情的状态,想要从
她的小穴里拔出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克林姆将阿裘瓦各小穴里射出的淫水吞下肚,后者紧咬着棉被以免自己的声
音太大吵到其他客人,她的身体抽蓄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平缓下来,而克林姆却趁
这个时候用手指头插入小穴,大拇指按着阴蒂同时刺激G点和阴蒂。
「啊……」阿裘瓦各嫩唇微张眼神恍惚,她紧抓着棉被也不清楚是痛苦还是
愉悦,任由男人的手指在她跨下快速进出,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阿裘瓦各,我忍不住了……」
「今天用嘴……我用嘴巴帮你。」
克林姆倒着躺在阿裘瓦各身边,让阿裘瓦各主动趴在他的身上,两人以六九
的姿势面对着对方的敏感部位,阿裘瓦各抓着克林姆硬挺到直冒青筋的肉棒,张
开小嘴一点一点含进嘴里。
而感受到细长香舌缠棒身的快意,克林姆舒服得发出了像女人一样的呻吟,
忍不住往上顶了两下却被阿裘瓦各捏了一把大腿当作教训。
克林姆揉捏着她那丰满翘挺的大屁股,舌头也不甘示弱的舔着她的敏感处,
两人像是在竞赛一样尽可能往对方的弱点攻击,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交叠的身
体可以说是颤抖不断,含糊的呻吟声不绝与耳。
好一阵子之后阿裘瓦各才把肉棒吐出,她用手套弄着那沾满唾液的肉棒,表
情看起来有几分醉意似的。
「克林姆,你真的越来越持久了……我含到嘴巴痠了都还没射出来。」
「感谢你的训练,不过……我觉得快射了,再帮我含一下下……对!
喔……要……要……要射了!「克林姆挺动下身在阿裘瓦各嘴里进行最后冲
刺,在射精以前阿裘瓦各的小穴里又射了淫水出来喷他满脸。
在这充满阿裘瓦各的淫靡气味当中,他将所有的欲望全都射进那性感且舒服
至极的小嘴当中。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