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10章
傍晚时分。
缠绵了一下午后,艾琳正在房内小憩,张重拎了壶酒,坐在院里的石桌旁自
斟自饮。
院中拱门处人影一闪,西蒙走了进来,拱手笑道:「大人,我家大人还要主
持人才考核,就不能为大人接风洗尘了。明天一早,我家大人一定登门谢罪,还
望大人见谅。」
「无妨,城主大人也是为国事操劳,何罪之有?只管叫下人把饭菜送到我房
中便可。」张重挥挥手,不去计较这些小事,突然又问道,「西蒙,那个二夫人
是怎么回事?」
西蒙脸色一阵尴尬,又是一叹道:「哎,说起来,这位二夫人也是可怜之人,
她本是大夫人娘家表侄女。」
「大夫人娘家势力很大,一次大人陪大夫人回娘家,便看中了二夫人,两人
情投意合,很快就陷入爱恋之中。」
「大人和大夫人回来没多久,那二夫人竟是怀孕了,二夫人家里人就去找大
夫人娘家人讨个说法,那大夫人娘家人也知道此事传扬出去有损家族名声,于是
就想以金钱来了结此事。」
「大人听说此事后,因大夫人多年未能生下个一男半女,又与二夫人情投意
合,便坚决要求娶二夫人过门,大夫人迫于无奈,也就同意了。」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二夫人竟然小产了,哎,从此以后,就变成这样。」
张重听完心中便已了然:「情投意合?恐怕是威逼利诱外加强行中出吧。」
「那大夫人善妒,那二夫人孩子没了多半跟她脱不了关系,自己没孩子就决
不能让别的女人有孩子。」
「还有那二夫人,被人强奸了还非得嫁过来,恐怕图谋也不小吧。」
张重心里想着,当然不会说出来,当下便叹道:「哎,天下可怜人何其多,
西蒙管家有时间得多劝劝二夫人。」
「那是自然。」西蒙说完拱拱手走了出去。
张重盯着西蒙背影,冷哼道:「看这二人对话,完全不像主母与管家,说不
定关系也是不清不楚。」
倒了杯酒,送到嘴边,一口喝下,张重将此事赶出脑海,思索起了另外一件
事:「那奥斯托尼,今天明显是想自己招揽于我。只是他一个普通城主,而且护
卫还是八级强者,却还要招揽我,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有什么事只能九级强者
才能做到。」
「哼,管他,反正就他们这点本事,还害不了老子,怕个什么。」张重一笑,
「对了,晚上去探探也不错,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月上中天。
「差不多了。」张重睁开眼睛,拨开艾琳搂着自己的小手,轻手轻脚的走下
床,开门出去。
沿着白天探好的路线,躲开一队巡罗的护卫,张重便来到了奥斯托尼居住的
小院。
放眼望去,整座小院只有中间一栋小楼二楼的一间房间亮着灯火,张重走了
过去,提身一纵,单手抓住窗台,悄悄的向里面望去。
「奥斯托尼果然在这。」张重一看之下,差点没大呼刺激。
房间中,那二夫人麦茜浑身赤裸着,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双腿被绑成跪姿,
反身趴在床上。那奥斯托尼也是一丝不挂,挺着肚子,一手抓住麦茜的头发用力
往后拉,使得麦茜的头部高高昂起,一手拿着皮鞭狠狠的抽打着麦茜丰满浑圆的
屁股。
「骚货,贱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干了什么。是不是骚逼又痒痒了?又
想找大鸡巴操了?竟然主动跑去勾引欧西里斯,你这个贱货……」那奥斯托尼一
边抽打着,一边骂着。骂着还不过隐,嘶哑着吼道:「回答我,你这个骚货……」
「叫你回答我,听见没有?骚货,叫你回答我,叫你回答我,叫你回答我…
…」说着说着便激动起来,每说一句便狠狠的抽打一鞭,麦茜自顾自的惨叫着,
那屁股上早已一片通红。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嘛……」麦茜长长的吸了口气。
「说!」奥斯托尼又抽了一鞭子。
那麦茜突然回过头,看着奥斯托尼,冷笑道:「我就是喜欢被别的男人操,
我就是喜欢又大又硬的鸡巴把我操得高潮跌宕,死去活来。」
「你这个老东西的鸡巴又短又细,还经常硬不起来,要你有什么用?」说完,
麦茜不屑的瞟了一眼奥斯托尼胯下的肉棒,哂笑道,「哟嗬,听到你老婆喜欢被
别的男人操,你个死王八倒是硬起来了。」
「婊子,骚货。」奥斯托尼口中发出一阵嘶吼,胯下不算粗大的肉棒的确实
硬了起来,丢掉手中皮鞭,一把抓住麦茜腰部,肉棒对着小穴插了进去,飞快的
抽动起来。
「臭婊子,叫你找男人,叫你瞧不起我,看我今天操死你个贱人……」奥斯
托尼一边抽插着,一边嘟哝着。
麦茜双手扶床,高声呻吟起来:「啊…对…对…就是这样…别停下来…啊…
来感觉了……」
突然,两人就如同被点穴一样停了下来。良久,麦茜扭过头来道:「你射了?」
「刚才太刺激了,没忍住。」那奥斯托尼一阵尴尬,讪笑道。
麦茜屁股一扭,那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就脱离了小穴软塌塌的摆动着。翻过身,
用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麦茜怒道:「滚!」
「放心,宝贝,下批货让你哥哥拿四,我只拿六,你看怎么样?」奥斯托尼
一边快速穿着衣服,一边道。
麦茜没有回答,反而问道:「这么晚了,你去哪?」
「去办件大事,说不定还能靠这个飞黄腾达呢,我也是今晚才发现,嘿嘿。」
奥斯托尼嘿嘿笑道。
麦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该不会又去找哪个狐狸精吧?」
「哪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这情况,三天之内是硬不起来了。」奥斯
托尼讪讪一笑,快步走了出去。
「办件大事?还能靠这个飞黄腾达?」张重心里疑惑,打算跟着奥斯托尼去
看看,可这时,那原本关着的房门又被推开了。
「宝贝,我来了,嘿嘿。」一声猥琐的声音传了过来,张重抬眼一瞧,竟是
那西蒙,一脸淫荡,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床上的麦茜瞧了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这死鬼怎么又来了?不怕被你家大
人发现了?」
「嘿嘿,发现就发现了吧,有什么大不了,能死在宝贝你的身上,做鬼也风
流啊。」那西蒙一边快速脱干净身上的衣服一边笑道。
麦茜不屑道:「你跟你那主子一个德行,都喜欢操别人的老婆,别以为我不
知道,那死鬼跟佩里子爵的老婆有一腿,现在这府上,也就是合伙瞒着那老妖婆
罢了。」
西蒙飞快的跳上床,搂着麦茜一阵乱啃,淫笑道:「嘿嘿,我要是不喜欢操
别人的老婆,谁能来安慰你这个小骚货?就在今天傍晚,那欧西里斯还叫我多多
照顾你呢,你看,我这不等你男人一走就马上过来『照顾』你这小骚货了嘛。」
「欧西里斯?你说他那么年轻,真的是九级战士?」麦茜心中一动,问道。
西蒙眼神狐疑,反问道「怎么?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
「切,不愿说拉倒,又没求你,从我身上起来。」麦茜眼皮一翻。
西蒙赶紧赔笑道:「嘿嘿,宝贝,别生气嘛,我说,我说还不成嘛。」
「那你倒是说呀。」
「哼哼,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是圣域强者,传说中的圣域强者是完全不用受世
俗的权力管辖的。他欧西里斯不过一个九级强者,说到底还逃不脱这个圈子。」
那西蒙哼哼道。
「什么意思?」麦茜的声音有些惊讶。
西蒙摇头晃脑的道:「什么意思?过几天你就知道了,你那男人刚才就是去
办这件事去了。别看老子现在像个奴才一样伺候那欧西里斯,再过几天,就是他
像个奴才一样过来伺候老子了。」
「你打什么哑迷?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快滚。」麦茜不满道。
西蒙哄道:「好好好,我说还不成嘛。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帝都发向全国
的公文到了,内容是寻找道森商会会长耶鲁大人的女儿,说是有消息者赏金币百
万。」
「你想想,这还只是有消息就有一百万金币,你说,如果我们直接把人送到
道森商会呢?」
「把人送到道森商会?你上哪去找那耶鲁大人的女儿?」麦茜讶然。
西蒙嘿嘿一笑,道:「嘿嘿,不用找,就在我们府邸。」
「什么?」麦茜惊得坐了起来。
「小声点,小声点,你还怕别人听不见吗?」西蒙捂住麦茜的嘴巴急声道,
「告诉你吧,那耶鲁大人的女儿,就是那欧西里斯的侍女,帝都那份公文中还有
一份画影图形,所以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她怎么会当那欧西里斯的侍女?」
西蒙冷哼道:「哼哼,照我和大人的分析,这个欧西里斯一定是见色起意,
仗着九级强者的实力,直接把人给驽走了。不过对我们来说,倒是件好事。」
「好事?」
「不错,你以为大人干什么去了?去城外军营调兵去了。只要我们能拿下这
欧西里斯,然后再把那女孩送回去,再说明情况,他欧西里斯便是天大的本事,
这世上也没有他容身之处,唯一的选择就是请求城主让他继续留在府上,毕竟谁
会想到那仇人会躲在恩人的府中。」那西蒙冷笑道。
那麦茜稍一盘算,露出一脸媚笑:「嘻嘻,你这人坏透了。」
西蒙闻言一脸得意:「嘿嘿,不坏怎么能操到你这骚货。」
说着,抓住麦茜两腿,用力掰开,肉棒一挺,吼道:「骚货,看枪。」
「嘎?」那西蒙突然一脸尴尬,向着肉棒望去。刚才还怒气腾腾的肉棒突然
就这么软了下去,没有任何征兆。
「你怎么了?」麦茜也惊讶的看着肉棒。
「可能这些天用脑过度,身体太疲惫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回去休息了。」
西蒙一脸尴尬,讪讪笑道。
「妈的,敢算计老子,让你老小子一辈子硬不起来。」张重心里腹诽道。他
能奴役肉体,当然能奴役身体一部份,让人丧失那部分功能。
「没想到耶鲁那死胖子的速度这么快,我倒是大意了。虽然不惧那些兵马,
但闹大了,老子的全盘计划就被那奥斯托尼给打乱了。」张重想到此处,松开手
直接落到地面,来到黑暗中,默念咒语,不一会,小骨与小艾便出现在眼前。
张重也没客气,直接将脑海中奥斯托尼的样子传递到小骨脑海中,吩咐道:
「去把这老小子带到我这里来,别让人发现了。」
小骨应声而去,张重当然不会怀疑小骨的实力,又吩咐小艾道:「去把刚才
溜走那猥琐男给我弄过来。」
做完这些后,张重才悄悄溜进麦茜的房间,将麦茜打昏,躺在床上眯着。
不多时,小艾拎着陷入昏迷的西蒙走了进来,张重立刻睁开眼睛,露出一丝
邪笑。
抄起桌上的一杯水泼了过去,西蒙慢慢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金光闪
闪的骷髅,全身骨骼都如同黄金打造的一样,手中拿着一把黄金长矛,那双闪中
闪烁着幽蓝色的灵魂之火,西蒙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以不输给女人的音贝大
声尖叫起来。「啊——」
「叫什么叫?再叫弄死你。」张重大吼一声。
西蒙的尖叫如同被人一刀砍断了一样,嘎然停了下来,惊喜道:「欧西里斯
大人,您怎么也在这?」
「啊——」张重刚准备说话,又是一声尖叫,却是那麦茜醒了。
张重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恶狠狠的道:「再叫划花你的脸。」
说完,才转头对着西蒙道:「我问,你答。」
「欧西里斯大人,您是亡灵魔法师?」西蒙没有回答,而是惊讶的问道。
那小艾一直站在张重身旁护卫着,猜出来也不稀奇。而且『林雷学院』也有
亡灵魔法师,所教授的课程全部都是召唤系,因为他们也没有其它系老师。
「哼,看来,你是觉得我这人太好说话了是吧。」张重冷笑一声,右掌『啪』
的一下拍在西蒙脑袋上,诡异的是那手掌竟缓缓融进了脑袋之中。
「灵魂搜索!」
大约五六分钟后,张重手掌慢慢退了出来,而那西蒙口角流涎,一脸傻笑,
却是变成了一个白痴。
「还真没看出来,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妇人,还有这份本事。」张重回过头,
看向麦茜露齿一笑。
原来,那奥斯托尼靠着祖上余荫继承了伯爵的爵位,但放在帝都中,也不过
是个有爵无权的小虾米罢了。
后来通过娶了娘家背景强大的大夫人才获得了这东岭城城主之职,便试图摆
脱其控制。由于没有资金向上活动,便利用职务之便做起了向走私军需的勾当,
通过极东大草原,绕一个大圈子将军需运往莱茵帝国。
但好景不长,没过多长时间便被耶鲁的第四个儿子、黑石城城主,卡雷道森
发现,但这位爷并没有向上告发,而是打起了找补些零用钱的主意,与奥斯托尼
一起走私。
时间一长,两位便由合作变成了竟争关系,经常扮成强盗抢劫对方的货物。
那卡雷的八级战士护卫乃是家族私人护卫,而华特乃是奉帝国这命来保护奥斯托
尼的,而此人又脑子一根筋,奥斯托尼根本不敢直接花钱收买,因此在抢劫方面,
奥斯托尼连连吃亏,所以才想要私人招募一名八级或九级护卫。
而这位二夫人,原来是大夫人娘家表侄女,虽是亲戚,但其实在家族中与下
人并无区别,于是便将主意打到了这位东岭城城主身上。先是在奥斯托尼面前有
意无意的做出一些性感撩人的动作,勾得奥斯托尼心中直痒痒,最后在奥斯托尼
的酒中下药,做出被奥斯托尼强奸的假像。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奥斯托尼吃干抹净后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走了,慌了手
脚的麦茜只得自己躲在家里,谎称怀孕让两个哥哥找家主闹事,家主为了家族名
誉也没细察,只想大事化小,便让奥斯托尼再娶一次。奥斯托尼得知后,因膝下
无子,便同意了此事。
娶进来没过一天,麦茜突然小腹疼痛难忍,大量流血,竟是流产了,包括奥
斯托尼都以为是善妒的大夫人干的,此事便不了了之。
后来偶然听说奥斯托尼在做走私的生意后,便勾搭上管家西蒙,让本家两个
哥哥负责走私生意,直到今天,那奥斯托尼还被蒙在鼓里。
有西蒙的前车之鉴,张重稍一吓唬,麦茜便什么都招了。
「那奥斯托尼现在大概有多少资产?夫人这么聪明,不会说不知道吧?」张
重笑着问道。
看着西蒙那一脸痴呆样,麦茜心中恐惧,她真的不想变成那样,颤抖着道:
「若是算上一些不动产……」
「别给我提不动产,我只要金币。」张重毫不客气打断麦茜的话。
麦茜道:「若只是金币,这些年积攒下来,大概一千万左右。」
「一千万?这么点?算了,你不愿说实话,还是我自己来吧。」张重走到麦
茜身前,伸出手道。
麦茜『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惊恐道:「大人饶命,我真的没说谎。那奥斯
尼森,每次走私,也不过几十万金币而已,刚开始要分给黑石城主,后来被黑石
城主抢,这些年积攒下来,真的只有这么多了。」
「是真是假,呆会等奥斯托尼来了,一问便知。」张重又走回床边,一屁股
坐下,看着麦茜撅着大屁股跪在地上,心头一阵火起,板着脸道,「你还跪那做
什么?」
「大人请吩咐。」麦茜一愣,确实不知道要做什么。
张重喝道:「你他妈刚才不是挺骚的吗?口交会不会,过来,给老子舔。」
「是。」麦茜大喜,既然要玩弄她,想必就不会杀她了。
「谁叫你站起来的,跪下,爬过来。」看到麦茜站起来,张重又是一声大喝,
吓得麦茜又赶紧跪下,如同母狗一样扭着屁股爬了过来,褪下张重的裤子,伸出
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张重眯着眼睛,享受着麦茜的口活,道「嗯,不错,就凭你这一手功夫,没
个一年两年还真练不出来。待会儿,你男人来了,一定要让他好好看看,他不就
喜欢这一口嘛。」
麦茜闻言,稍愣了一下,马上又快速活动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