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观月舞衣女忍者的危机】(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同人)番外- 观月舞衣女忍者的危机
原作:来到火影的我不可能这么污 世界线2。0开启~
「那么……这样就完事了……任务也完结了。」
说着舞衣伸了一个懒腰:「这样……任务就结束了啊……回木叶吧。」
下一刻,世界再一次的恢复了色彩,时间开始了流动。
「真的……结束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出现在了舞衣的耳边。
「什么!!!」
就在舞衣回头的一瞬间,白绝屍体动了一下。
右手上燃烧着阴阳遁的查克拉瞬间的印在了舞衣的肚子上!
「呜!!!」
舞衣面色一红,从肚子上开始一股巨大的阴阳遁查克拉入到了舞衣的体内。
强烈的快感就好像是一口气解除了四个影分身一样!
不……还要更加的强烈。
就见舞衣捂着肚子双眼开始翻白,下体的触手拼命的在蠕动吸食流出来的淫
水……然后高潮到……潮吹了………
不过……在潮吹的瞬间她用勉强的使用的飞雷神跑到了自己一开始准备的一
个山洞当中。
在山洞的门口已经用巨石堵住,还用了封印术,外人根本别想进来。
「呼…终於安全了」舞衣随即忍不住快感晕了过去。
此时泥土里跑出几条似乎被舞衣的淫水还是气味所吸引的生物往舞衣湿润的
淫穴窜了进去。
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舞衣捂着脑袋慢慢的坐了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她的
记忆都有一点模糊了。
不过今天的日常任务是启动触手进行战斗已经完成了。
「刚刚的……到底……怎么回事…」舞衣微微的呼出了口气,等到体力恢复
的差不多了之后开始整理自己的状态。
「可恶的宇智波斑死了还阴了我一把」舞衣瘫软在地上喘气。
舞衣发现了自己的查克拉被封印了。
「还剩一点查克拉勉强能让我出去而已」
当舞衣想要解开石头封印时。
叮咚……!!!强制任务发布
女忍者的危机
少女想办法在查克拉被封印的时候回到木叶吧!!!
回木叶的路途中有许多无恶不作的山贼叛忍剧毒生物,想办法击倒击杀闪过
他们保护你的贞操吧!!!
任务奖励:回到木叶自动解除封印状态。
任务失败:还用我说吗?被抓到还会有什么无惨下场,当然你也可以慢慢享
受。
舞衣此时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外头太阳高照,舞衣此时却不知道她身上所发出
的气味对这绿意盎然森林的生物可是很有吸引力的各种方面来说。
「早知道选个周围安全一点的地方了」舞衣警戒拿着双刀看着森林四周。
在树林当中有几双不属於人类的眼睛隔着树丛看着舞衣,似乎要把他当作美
味的食物来饱餐一顿。
「嗯…怎么感觉有东西看着我」舞衣走到一半看着四周,手中的双刀紧紧握
着。
在不远处3只老虎飞奔的扑向舞衣,舞衣轻松的双刀一挥解决了。
「原来是老虎阿,害我以为是甚么东西」舞衣耍了一下双刀放回刀鞘。
而到了傍晚强如舞衣也是香汗淋漓喘气用刀拄着休息,而舞衣经过的路上却
是一路的动物虫子的屍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森林所有的动物不怕死的对我发动攻击……甚至想对我性
交…那时不得已要用天照清场被那只虫子偷袭,不知道被产了多少颗蛋进去」此
时舞衣正想要把被虫子插入淫穴的半截生殖器拔出。
「恩阿…这种感觉…好舒服阿小穴里面肉壁被刮着的感觉」舞衣下意识的抓
着半截的生殖器在淫穴里抽动着。
「不…不对…现在不能这样玩啊…要先拔除来……啊…!!!终於拔出来了
…哈…哈…」舞衣拔出了同时又高潮了一次。
舞衣躺着转头看着丢在一边的沾着血的生殖器。
「还有蛋要用出来啊」舞衣开始用手指撑开淫穴慢慢的尝试抠出蛋可是抠出
没有几颗。
「呜…看来大部分都在子宫里了…看来要快速离开这个森林了」看着刚扣出
来的蛋。
舞衣休息了一下恢复了一些体力继续走着可是舞衣却一时忘了森林晚上才是
最危险的时候。
敖呜……!!!舞衣听到狼嚎脸色一变。
「麻烦了是狼群,不知道是不是发现我,要想办法躲过才行」此时舞衣躲在
大树上观察着。
狼群走过了舞衣藏身的树后,舞衣看狼群走远后从树上跳下的当下,发现树
下有狼埋伏。
「惨了有得打了…」舞衣虽然把狼杀了可是狼嚎已经阻止不了。
舞衣一路狼狈跟着狼群廝杀着…一逃一追,一路上晚上能遇的到的生物几乎
都遇到了直到了早上太阳出来了。
「呼…呼…暂时看来是不会有生物过来了,快累死我了刀都握不太住了」舞
衣瘫坐在草地上而身上的触手服早已破损不堪春风外泄了。
可惜这一切不如舞衣所想可以休息了,不远处一片片的虫群朝舞衣飞了过来。
「麻烦了…又追上来了」舞衣杵着双刀。
当虫群靠近后舞衣开始用着双刀清除着虫群,同时舞衣的体力正剧烈的下滑。
「呼…呼…这下总没有了吧…这下真的是极限了就算有触手服也恢复不过来」
舞衣持着双刀看着四周。
舞衣确认安全后瘫软躺在虫群的屍体中休息着…只是舞衣没想到有一只虫子
躲在屍体里。
舞衣放松警戒休息后虫子用极快的跑到舞衣身旁。
「什…么…还有一只!」舞衣翻身拿起双刀却被虫子用黏液把双手双脚给黏
住了。
「可恶…放开啊…」舞衣尝试挣脱可是虫子把舞衣的手脚给按住。
虫子看舞衣还在挣扎给了舞衣刺了一剂有麻痺又含媚药的针。
「呜…动不了了…怎么办…」舞衣此时淫穴流出了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媚药引
起的淫水。
虫子在舞衣还没反应过来粗暴的把那充满倒勾的生殖器插入舞衣的淫穴里耸
动着。
「不…不要啊…骗人…被直接插进去了…啊!」舞衣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
虫子看见对着舞衣的嘴里灌进了大量的媚药。
「呜…呜…」舞衣被灌了大量的媚药,全身发热。
「啊…好…好厉害…跟玩具的感觉不一样啊…!!!」此时舞衣已经放弃了
挣扎而在享受着第一次奇妙的快感。
虫子也开始慢慢的用口器吸着舞衣的体液。
过了一会虫子停了下来把生殖器彻底插进子宫颈固定住开始往舞衣子宫里注
入大量的蛋。
「啊…有东西进来了…我还要…给我啊!」舞衣开始淫乱的叫着满脑子只想
要被玩弄着。
虫子在舞衣的子宫注入完毕,产完后虫子就飞走貌似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此时舞衣的小腹在虫子把蛋注产入之后整个隆起。
「啊…虫子走了…子宫里都是蛋啊…可是还想要啊…」舞衣的淫穴好似在渴
望着什么的一开一合。
突然有只山猪从旁边的草丛走了出来好像刚刚舞衣被奸淫的过程都被看到了,
那螺旋的性器滴下了一滴一滴的液体。
「哈…可以继续了…快来上我这头母猪吧…把我当母猪操吧」舞衣一脸癡态
的说着一手搬开着淫穴。
山猪走到了身上沾满了虫子留下黏液的舞衣旁边舔了舔舞衣的脸后闻到舞衣
下体有着发情一般的味道后拱了拱舞衣要她屁股翘高当让牠性交。
舞衣性奋的翘高屁股抓着山猪的性器插入淫穴里「快…快上我着头淫乱的母
猪吧…快用力的操我吧!」
山猪被舞衣引导着很轻易的直接贯穿到舞衣的子宫里,插入后山猪开始耸动
的下半身。
「啊~!!!跟虫子的感觉不一样~ 啊!好舒服…好爽…要…要高潮了~ 啊!」
舞衣不断的被山猪操到高潮了晕了过去。
此时在山林外的世界盛传着观月舞衣的查克拉被封印无法使用忍术。
而在山林内舞衣正香汗淋漓的持续被山猪操着……
舞衣被操晕了过去没多久又被山猪操到醒了「呜…我居然爽到晕了过去…哈
…哈…猪老公真是卖力啊…我…还要…」舞衣一脸被玩坏的神情说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猪下体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山猪也把阴茎倒勾舞衣的子
宫颈。
「啊~ !…这感觉…好…好…舒服啊~ !子宫颈一直被弄着」舞衣淫乱的叫
着。
山猪也停了下来在舞衣子宫里注入了大量的精液。
「啊…感觉到暖暖的好舒服啊…每被射一次就有快高潮的感觉啊…」此时的
舞衣的小腹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起来。
山猪在舞衣体内注入了15分钟之后把阴茎抽了出来,舔了舔被射精弄晕舞
衣的脸后就离开了。
「呼…呼…都没有精液流出来啊…还有肚子变的这么大…」舞衣醒来后看了
看自己的下体和肚子。
「要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阿……」舞衣努力的迈动发软的双腿杵着刀慢
慢移动着。
在某一个山洞中传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舞衣正开张双腿在出产着虫子。
「嗯…啊~ !出…出来了…好舒服啊!虫子从子宫里钻出来又在淫穴里爬出
来的触感…啊…!」舞衣在每产出了一只虫子都会被弄到高潮一次。
就这样舞衣在出产虫子的过程中不断的高潮潮吹晕了过去不断的轮回。
「这是应该是最后一只了…呼…呼…啊!怎么感觉特别大只啊…!!!淫穴
被…被撑开了啊!好…好爽啊」虫王正刚从子宫颈钻出来爬到阴道,把舞衣的阴
道整个撑开了。
虫王缓慢的从舞衣淫穴里爬出,而舞衣在这过程享受到了有别於出产前面虫
子数倍的快感。(疼痛转换快感200% )
「啊…啊…终於出来…是个多大的孩子啊…」瘫软的舞衣勉强撑起上半身看
着明显大了一圈的虫王。
虫王也看着让他出生的母体,此时虫王身上沾上了从舞衣淫穴撕裂流出的血,
慢慢的渗入虫体。
「你看起来最强壮啊不知道长大后玩起来的感觉如何」舞衣看着虫王说完后
继续躺着恢复体力。
虫王看见舞衣躺下也跟着其他虫子飞走了。
「不管了先休息吧…快累死了」舞衣思考了一下后,继续躺在地上休息。
外面的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到了舞衣完美的裸体,只是现在裸体上都是昨天疯
狂过后的淫檅的痕迹。
「呜…早上了啊…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去找个湖洗个澡好了,嗯…我记
得山洞不远处有个乾净的湖的样子」舞衣起来后朝着湖边前进。
「看到湖了终於可以洗澡了…」舞衣开心的往湖边走去。
「湖里有很多鱼啊等等可以抓几条来烤鱼好了」说完舞衣纵身一跳跳进湖里。
舞衣跳进湖里后在开始捧着水清洗身体。
「啊…好舒服啊…湖水冰冰凉凉的,来洗澡洗澡」舞衣用双手开始搓揉自己
的玉体。
「不过第一次这样野外暴露有点性奋啊…虽然很可惜没有人看见…」舞衣坐
在湖里的石头上用着手指玩弄着阴蒂。
「嗯…啊…!这样玩的感觉好不一样啊…可是好像有点空虚啊…,不过这些
小鱼真是调皮啊」舞衣张开双腿继续在湖里玩着,而小鱼一直去咬舞衣的外阴。
「嗯…啊要…要高潮了…」舞衣的手指不断的快速在淫穴里快速的抽动着,
舞衣高潮后喷出了大量的淫水把小鱼们吓跑了。
「小鱼都跑掉了…看来只能去摘旁边的的鲜艳的果子来吃好了,不过应该能
吃吧。」舞衣起身去摘树旁的果子来吃。
「嗯…酸酸甜甜的应该没问题吧,反正还蛮好吃的。」舞衣开始摘了一把慢
慢吃着。
舞衣吃完果子之后让残破的触手服出现在身上继续往回木叶的路上。
「触手服还没有复原……要再回到木叶前或遇到木叶的人前复原阿」舞衣看
着整个让自己春光外露的触手服。
「可是要修复现在这样的触手服不知道要多少的淫水阿……」舞衣烦恼着。
「不对!怎么头晕晕的使不上力,难道是刚刚的果子」舞衣突然发现自己眼
前的视线模糊眼皮承重,舞衣就这样失去意识倒在路途上。
----------我是分隔线---------
我是一名人口贩子名字叫詹姆士,今天运气很好在去寻找买主的路上捡到一
个晕倒在地衣衫褴褛身材上等脸蛋也上等的货物,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刚刚检查了一下虽然不是处女了但淫穴还是很紧实呢,等等找个地方停下马
车来一炮,不过要先把人绑好才行。
好了搞定这种龟甲缚真是棒啊整个可以衬托出女人的身材啊,感谢观月舞衣
大师出品的十万个绑法的书让我有学习和实践的机会啊,喔等等还少了一个口塞
这样就跟书上写的一样了完美啊。
詹姆士把马车停到比较隐密的地方,进入了放置舞衣的车棚里,嘿嘿可以慢
慢的享受了。
欸皮肤比想像中的还要好啊!还很好摸呢不过既然到我手上管你以前是什么
身分公主大名忍者什么的都是我的东西了哈!哈!哈!
「不知道这对玉乳的触感如何应该摸起来会很不错啊」。詹姆士开始把玩着
舞衣的玉乳并且玩成各种形状。
「这对玉乳真的玩不腻啊…触感整个美妙啊!也该进行正戏了呢…不知道这
次的货物能在我的大肉棒下称多久才被我肏醒」。詹姆士掏出了比常人大了许多
的又坚挺的肉棒。
「唉唷没想到我还没进行前戏这肉穴已经流出这么多水了啊,氾滥成这样了
啊!看来我不用烦恼使用润滑剂之类的东西了,就不知道能让我玩多久才会坏掉」。
詹姆士此时把他狰狞的肉棒直接粗暴的插入舞衣的淫穴,而昏迷中的舞衣不
自觉的闷哼了一声。
「这肉穴比想像中的紧实舒服啊,感觉没用过几次啊。詹姆士的肉棒快速的
在舞衣的肉穴快速的抽插,阴唇与肉棒交合处不时着喷出水来而舞衣也开始下意
识的低声呻吟着。
「这肉穴真是舒服啊好久没用过这么爽的肉穴了,快要受不了了要射精了」。
詹姆士开始加速抽插着也感觉到舞衣的紧密又有韧性的肉穴在剧烈的收缩着。
此时舞衣也因感觉到肉穴被肉棒侵入快速的抽插快感而慢慢的苏醒。
「呜…这里是哪里…你又是…啊~!」舞衣一醒来眼前看到一名陌生的男人
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迎来一次的高潮还有一股进入体内深处热滚滚的精液。
「呜…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身体怎么动不了。」舞衣在高潮过后才
慢慢的脑袋清醒看着陌生的地方。
「醒来啦…恭喜你刚刚不久前通过了我的肉棒测试恭喜从我的货物升级为我
的暂时专用的性奴小姐,不知道你叫什么啊」。詹姆士淫笑着对着舞衣说着,双
手各自用力揉着舞衣的玉乳。
「呜…别…别揉着胸啊…我我叫观月舞衣…啊!」舞衣的双乳被詹姆士粗暴
的揉捏成各种形状,而舞衣双腿间的肉穴又再次缓缓的流出水来。
「哈!你叫观月舞衣我不就是宇智波斑了,没关系不说也好反正你作为一名
性奴以后也没有原本的名字了,我们继续吧嘿嘿嘿。」詹姆士把舞衣摆弄成新的
姿势把依然坚挺的肉棒插入舞衣已经略微红肿的肉穴继续的抽插。
「嗯…嗯啊…哈…我明明就是叫观月舞衣啊…嗯啊啊…不…不要这么用力啊
…快要…要高潮了啊」舞衣神智不清享受的被当作肉便器使用屈辱的快感,而舞
衣却不知道小助手的恶意别人看他的脸是别的面貌。
「哈…真是爽啊好久没有这样用全力玩了全身舒畅啊…不过爽完也该继续赶
路了,既然你自称是观月舞衣就叫你小舞吧还有先把我的肉棒处理乾净」詹姆士
抓住舞衣的头把肉棒塞进舞衣的嘴里,在让舞衣清洁好肉棒后心满意足走出了车
棚。
「呜…我们是要去哪里…」观月舞衣意识不清又全身无力双腿张开不雅的躺
在车棚里,而舞衣的肉穴正缓缓的流出子宫装不下的白浊的液体。
此时马车正缓缓的开向火之国,到了晚上马车停了下来休息整顿。
「呜…肚子好饿…」舞衣躺着看着车棚外。
詹姆士在吃饱后拿了食物进了车棚。
「性奴小姐你的主人来送食物给你吃啦」詹姆士手上拿着麵包。
「谢谢…主人」舞衣缓缓的爬向詹姆士的位置。
「不对呢…这样可不行啊…词彙完全不是性奴该用的语词呢…再给你一次机
会」詹姆士吧麵包撕成一半,丢在车板上。
「呜……性…性奴小舞感谢詹姆士主…主人赏赐性奴小舞食物」舞衣在一番
挣扎过后开口说了出来,而舞衣也感觉自己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
「很好很好这半块麵包是赏赐给你的,既然知道主人赏赐东西给你,你也应
该知道该做什么吧」詹姆士把丢在车板的麵包踢到了舞衣面前后,詹姆士也把那
狰狞的肉棒给掏了出来。
「谢…谢谢主人…赏赐的麵包…可…可是主人的肉棒」舞衣捡起麵包又渴望
看着詹姆士那狰狞的肉棒。
「哈…这很简单啊!两个嘴各吃一个不就好了吗?快点快点再慢你就不用吃
了」詹姆士催促着舞衣。
「呜…性奴小舞知道了…请主人享用小舞的肉穴」舞衣爬到詹姆士面前,把
屁股抬高露出肉穴等待着詹姆士的享用。
「很好!很好!领悟的很快啊!你这个小贱货这可是省下我不少调教的时间
啊」詹姆士把狰狞的肉棒插入舞衣那已经水流成河的肉穴里。
「呜~ !呜呜~ !」舞衣嘴里正慢慢咀嚼着麵包,而舞衣下面那水流成河的
肉穴正被詹姆士那狰狞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每一次进出都能从交合处看到水喷了
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后~
「哈…哈…真的好久没这么爽了…真的不知道有多久了…喂喂…还活着吧」
詹姆士满足的喘着气看着已经累趴的舞衣。
「呜…」舞衣无力的回了一声。
「剩下的半块麵包赏你…不过这样好像少了点什么…」詹姆士看着舞衣的赤
裸的身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 !就用这个吧」詹姆士拿着剩下的半块麵包往舞衣那凌乱不堪精液混
着淫水流出的肉穴沾着。
「来这是我精心为你用出来的宵夜,要给我吃完啊」詹姆士把沾满精液和淫
水的麵包丢到舞衣胸前。
「谢…谢谢主人赏赐的麵包」舞衣拿着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麵包吃着。
「既然如此早餐也比照这样好了反正里面沾料很多嘛」詹姆士拿出一块新的
麵包朝舞衣的肉穴塞进去。
「啊!主…主人性奴舞衣的肉穴被撑开了啊!顶…顶到子宫口了啊!」舞衣
的肉穴被詹姆士暴力的塞进一块麵包,肉穴被麵包塞的满满的。
「可惜没有全部塞进去啊…算了就这样吧…麵包到我明天过来之前不准拿出
来啊」詹姆士一脸遗憾的走出了车棚。
「呜…肉穴好涨,里面都被塞满了…只要回到木叶就没问题了,可是刚刚真
的好舒服啊好想一直要啊」舞衣露出了一脸的痴态回想刚刚那疯狂的时间,舞衣
的手不禁开始搓揉的小豆豆。
到了早上詹姆士进了车棚看着还在睡的舞衣。
「起床拉太阳晒屁股了」詹姆士抬起脚朝着舞衣的肉穴踢下去。
「姆!!!啊~!哈…哈…」舞衣被踹中瞬间被惊醒,惊醒后随之而来的就
是一阵阵快感。
那些把舞衣肉穴塞满的麵包也因詹姆士这一踢不少进入了舞衣的子宫里。
「早阿~ !性奴小舞该吃早餐了别在睡了」詹姆士把那狰狞的肉棒掏了出来。
「呜…是的主人」舞衣爬了过去张开了小嘴吞吐着詹姆士的肉棒。
「嗯…学的很快嘛比昨天顺了很多啊…看来你很有天份是个性奴的料啊」詹
姆士的肉棒继续让舞衣吞吐着。
过了一段时间后在舞衣的小嘴吞吐之下詹姆士把舞衣射了满嘴的精液。
「精液给我吃下去啊…还有你该吃昨天帮你精心准备的早餐了吧」詹姆士让
舞衣吃下精液后继续清理着肉棒。
「主人的肉棒清理好了…可是主人准备的早餐小舞拿不太出来啊」舞衣坐在
车板上双腿张开慢慢抠着混着精液和淫水又腥臭的麵包。
「没关系你就慢慢抠吧…记得要吃完啊…等等我会检查的…要是骗我的话…
我相信你不会想知道不,还有中午就会到火之国了所以快一点」詹姆士说完后就
继续驾车往火之国。
在过了舞衣一段努力的时间后
「哈…哈…终…终於都抠出来了,可是还要吃下去…」舞衣双腿发软的坐在
被自己的淫水弄成湿答答车板上并看着刚刚抠出来充满腥臭味道的麵包(那还算
是麵包吗030)
「呜…」舞衣鼓起勇气吃下那腥臭的麵包「这味道…呜…」舞衣忍住想反胃
的感觉。
车棚外詹姆士喊着差不多在半小时就要到火之国了。
詹姆士走进了车棚看着舞衣身下的水渍「看来应该都抠出来了吧把双腿张开
肉穴也给我称开来」。
「是…是的主人…性奴小舞都已经把麵包抠出来了」舞衣脸红双腿张开用着
双手把肉穴撑开给詹姆士看着。
「嗯…这算你过关,还有衣服拿去穿要到火之国了…」詹姆士拿了一套裙子
丢给了舞衣。
「呜…怎么没有内衣,虽然平常都没穿」舞衣看着詹姆士给的衣服,然后默
默的穿了上去。
「穿好了吧…」詹姆士走了进来。「嗯…穿起来还不错啊…刚刚想到这东西
忘了给你用了嘿嘿这个可是不好搞啊…据说从观月舞衣大人那边进货还是限量版
中的限量版的限量版」詹姆士从盒子里拿出了特制的跳蛋。
舞衣听到詹姆士说完后有股不详的预感,再看到詹姆士拿出那跳蛋整个傻眼
了,那可是舞衣自己无聊从小助手换一个创世神的工作台加了一堆超超浓缩媚药,
触手等等的东西还把效率5,耐久3给附魔上去了而且还是以自己可以玩到不断
高潮到丧失意识的标准做出来充满恶意的不是跳蛋的跳蛋。
「主…主人可以不要吗…性奴小舞会…会坏掉的」舞衣不断的后退颤抖着双
脚。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詹姆士不断逼近着舞衣把舞衣逼到了角落。
「主人性奴小舞可以不要…呜」舞衣说道一半被詹姆士掐着脖子。
「啊?我只是顺口问问而已,你区区的性奴才没有违反主人的意志的余地啊」
詹姆士把特制的跳蛋粗暴的塞进了舞衣肉穴里面去。
「…」舞衣被詹姆士放了下来不断的咳着。
「看你这么害怕,肯定很好玩啊来试一下好了」詹姆士坏笑的表情看着舞衣,
手按下了启动的按钮。
「啊~!主人快停下啊!快快啊!…性奴小舞要受不了啊!」舞衣在跳蛋启
动瞬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真不愧是观月舞衣大人特制的跳蛋啊只是开启几秒钟而已」詹姆士看着已
经瘫软无力的舞衣。
「只是这样要怎么边走边玩玩啊,效果太过头了啊…看来只能换一个了跳蛋
来玩了呢,对了刚刚跳蛋的线头呢怎么没看到」詹姆士看了看舞衣的下体。
「嗯…刚刚好像就只有看到跳蛋跟遥控器而已,算了在塞一个进去就好」詹
姆士再塞一个一般跳蛋进去并且固定好。
「呼…呼…主人…性奴小舞想要主人的肉棒」在媚药的作用下舞衣脸色潮红
的喘着气眼神迷离的看着詹姆士。
「现在当然不可以啊火之国快要到了没时间了啊,不过…等等到了火之国之
后在说吧」詹姆士看了被性欲冲脑按奈不安的舞衣。
「是…是的主人…性奴小舞会努力忍耐着」舞衣此时一直看着走出车棚詹姆
士,双腿不断的摩擦着。
「呜…好难受…好想要肉棒还有热腾腾的精液…」舞衣喘着气勉强用手搓揉
着阴蒂忍着。
就这样到了舞衣熟悉又繁荣的火之国,以前舞衣用的是忍者的身分进出现在
则是一名商人随时可卖掉的低贱性奴。
进城后詹姆士安顿好一切叫出舞衣跟他出门找着客户。
「走拉小舞…跟我去见见客人,喔…记得要忍住啊…」詹姆士叫着舞衣跟他
出门,也开启了一般的跳蛋。
「啊…哈哈…是…是的主人」舞衣就这样穿着一件连身裙而里面却是真空状
态,而大腿间也出现了一丝丝晶莹的液体。
詹姆士带着舞衣经过了一些地方后到了目的地而里面已经有人了。
「詹姆士你终於来拉…等你很久了」商人A热情的招呼。
「商人A久见了,最近还好吧」詹姆士打招呼回去。
「对了…你身边的这位是?」商人A用疑惑的眼光看着。
「她是我新收的性奴叫做小舞有兴趣来一发吗?我刚刚已经让她忍很久了,
小舞还不把裙子掀起来让你的新主人看看你这个骚货是多么的淫荡」詹姆士说着。
「是…是的…我是淫荡又下贱的性奴小舞参见主人们」舞衣拉起裙子露出早
以湿答答的大腿。
「詹姆士谢拉我就不客气享用拉,那批货就给你了」商人A说完用充满侵略
性的眼神看着舞衣。
「了解我先去逛逛你好好玩吧,如果你玩的喜欢她就送你了」詹姆士出了包
厢。
「主…主人…请求您用你肉棒来侵犯小舞吧」舞衣提着裙子对着商人A说着。
舞衣说完后马上被商人A推倒在包厢的桌子上。
「你叫小舞是吧…看来真的是极品啊…不知道詹姆士怎么找到你这种极品…
不过都要送给我了哈哈哈…嘿嘿我们来好好的玩玩吧」商人A把舞衣的双腿扳开
手指伸进去搅动着。
「主人别这样啊~小舞想要主人的肉棒…」舞衣扭动着身体。
「别急别急这不就来了嘛等等就不要喊着不要啊…我可不会放过你的啊」商
人A肉棒直接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顶到最里面了啊~!」舞衣被商人A用肉棒开始抽插着,开始放荡的
叫着。
过了一下子…商人A忍耐不住把精液射进了舞衣的子宫。
「呜…怎么只有这样人家还没爽到跟詹姆士没办法比较」舞衣没有满足小声
的嘀咕着。
可是舞衣的嘀咕声被商人A听到了
「啊…你这个贱货说什么?我没法满足你是吧?没关系等等我就找东西来满
足你」商人A随手把桌上开过的酒瓶塞进还躺在桌上舞衣的肉穴里。
「呜!!!好痛!!被插进子宫了!!不…不要快拿出来啊」舞衣开始挣扎
着。
「好我就拿出来但…」商人A把酒瓶退出来后再一次用力插进去。
「啊!!」舞衣再被酒瓶插入子宫后晕眩了过去。
「啊…晕了过去,去我还没玩够啊…算了就让我的宝贝玩玩好了…好像很久
没进食了和繁殖了」商人A叫人把舞衣拖到另一个房间。
…我是时间分隔线…
「呜…好痛刚刚好像晕过去了,这里是哪里」舞衣看着陌生的地方,手脚也
被固定着摆成了大字型。
「你醒来拉…很好我们接下来就可以继续了呢…我可是要好好的满足你这个
欲求不满的贱货」商人A说着让人把装着他宠物的箱子拿了过来。
「你…你要做什么…还有那团东西是什么」舞衣有点慌乱的说着。
「当然是用来满足你这个只配跟人类以外的东西交配贱货的生物啊…当然让
我的宠物跟你交配还委屈牠了…」商人A边说着边把宠物倒在舞衣身上。
「呜…不要啊…」舞衣不断的挣扎看着那团东西慢慢的把身体包覆起来。
「我的宠物我称牠为使莱姆牠喜欢把猎物包覆起来慢慢把消化掉…」商人A
看着舞衣全身被包覆起来而身上的衣服慢慢的被消化掉。
「呜呜…」舞衣慢慢感觉到窒息的感觉也感觉力量使不出来晕了过去,然而
在晕过去前感受到窒息的快感的刺激不禁的失禁。
「挖!晕过去拉…还失禁了…不知道宠物是要把她吃掉还是当苗床用呢…」
詹姆士继续看着。
使莱姆慢慢从昏迷的舞衣身上脱离,而份量缺少了一些慢慢爬回箱子,要是
仔细看的话舞衣的小腹有稍微的隆起。
「来人把这个人丢到那些流浪汉的地方让他们爽爽,对了这遥控器一起丢过
去说这是很好反制她的武器」詹姆士叫人把舞衣丢到贫民窟。
——我是分隔线——
在一个肮髒充满垃圾的角落可以看到一群邋遢的男人对一名晕眩的少女毫不
客气的奸淫着,男人们的肉棒不断的在她身上的2个洞穴进出着而洞穴却早已灌
满了男人的精液可以看到白浊的精液不断的流出延着大腿留下。
这名晕眩的少女就是我们的主角观月舞衣,她被丢到这里已经3天了不久前
她要逃离这个贫民窟可惜被大家发现了,现在这是她逃跑过程中被特制跳蛋高潮
到晕眩后被带回来大家进行的每日奸淫的活动。
就这样舞衣被限制在这个贫民窟逃也逃不出去每日被一群肮髒的男人轮流奸
淫,不久舞衣舞衣发现自己怀孕了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而男人着不管是不是怀孕
了大家还是轮流上着舞衣一直奸淫着下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