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技术学院】(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怎么可能说倒就倒
「不灭,如果你身体不舒服的话,我可以让你舒服一点。」
「真的,我没事……可能只是吃坏肚子。」
不灭紧闭着一只眼睛而另外一只眼睛则泛着泪光,应该说和荷包所说的正好
相反是舒服过头了,媚魂学姐的小穴紧紧「咬」
着肉棒,却还不断强迫肉棒拔出之后再狠狠插入。
她们两人都张大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媚魂学姐揉着自己一边的乳房一
脸陶醉,她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即使不灭想要说话也没有要停下
来的意思,幸好荷包没有追问而是说:「那我先回去了,快要轮到我们……真的
没事的话就赶快回来喔!」
这个时候媚魂学姐才停止动作,她似乎正在感觉着什么,过了片刻之后她才
笑说:「荷包学妹离开了……为什么不乾脆让她加入我们?」
「她那么单纯,我不想要欺负她。」
「可你一直保持着这种暧昧的态度,不让她了解你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让她
不断的幻想和期待,这不也是一种无声的欺骗吗?」
媚魂学姐一席话让不灭说不出话来,看不灭支支吾吾的模样便忍不住笑了两
声,她打开浴缸的水龙头漏水,同时翘起自己的臀部用手分开花瓣,催促道:
「快点吧!时间不够了。」
不灭用手指头抚摸着她那性感而滑嫩的美背,两手按着那纤细的腰肢,从盆
骨摸向那晶莹黑嫩的丰满圆臀,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可口诱人,两手揉捏着
这说不定比胸部还诱人的美臀,将肉棒一点一点的顶进她的身体里。
「啊啊……这个尺寸……用力一点……」
不灭还来不及扭腰,媚魂学姐便主动向后迎合,不灭乾脆抓着她的腰臀死命
的撞,每次一用力都能让肉棒尽根没入,不灭的腹肌总是能在学姐丰满的臀部上
撞出阵阵肉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无视那彷彿触电般的快意,不灭咬紧牙根扭腰提速撞击,她不甘心就这样败
在媚魂学姐的名器下,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引燃了她好胜心和战意,她知道自己
不能就这样射出来,至少在媚魂学姐高潮前不行!――但是……要爽死了……不
行!怎么可以就这样……要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媚魂学姐忽然惊叫一声,上
身往上仰连同那丰满的胸部也跳动了一下,她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呻吟而两人的交
合处则不断发出「啪滋啪滋」
的响声,很显然她在不灭那凶猛的攻势下高潮了。
而原本就吸力十足的小穴忽然阵阵收紧,不灭忽然爽得一阵头皮发麻呼吸困
难,而让她直冒冷汗的是心跳竟然有一瞬间停止了,不过心脏却在「喀啦」
一声之后恢复正常跳动,而她的大腿和小腿也变得比原本强壮,支撑着身体
没有倒下。
「啊……不灭……你的肉棒……怎……怎么……」
刚才那一插曲让不灭彷彿一脚踏入地狱之门,回过神来已经半点射精冲动和
快意都没有,但她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么变化,她小心的将肉棒从媚魂学
姐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发现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龟头竟然变小了一
点,而且肉棒虽然尺寸没变但却变得相当强壮,那高高挺起时不灭甚至可以轻易
控制它的跳动,她不是很能理解男人的肉棒究竟能不能练出肌肉纹路,她只知道
自己的能力实在是匪夷所思!虽然不知道原理为何,但至少就目前看来身体是越
来越强壮了。
她非常想要马上试试看这「新肉棒」
的威力,於是便马上插回正在感受高潮余韵的媚魂身体里,媚魂学姐咬着手
指呻吟道:「又……又进来了,好棒!啊……」
不灭发现龟头变小之后就没那么敏感了,前一刻还觉得让人爽得很难过的小
穴,如今插进去却超乎想像的温暖人心,原本不灭以为只是自己能撑得更久,但
用力插了几下媚魂学姐便把手伸向后抓着她的手。
「等……等……等一下……不灭学妹啊……那纹路感……嗯啊……要……学
姐……我……」
媚魂学姐已经被插得口齿不清,不灭并不知道她肉棒上的肌肉纹路,给媚魂
学姐带来了难以想像的快感。
她感觉无论是自己的腰还是双腿都相当痠麻,身体的深处更是彷彿快融化了
一样,唯有那形状清晰的强壮肉棒插进来时,感觉格外的清晰。
就彷彿连灵魂都为之震颤!要不是媚魂学姐的体型不适合,不然她实在很想
像和虎尾学姐做爱一样抱起来干,不灭刻意放松自己的肉棒并毫无节制的进出,
好不容易终於有了射精的冲动,她加重了撞击的力道和速度,呻吟道:「学、学
姐……我射……射了!」
「别……射……射里面……不好……清理……啊啊啊……」
不灭猛然将肉棒拔出的那一刻,媚魂学姐的小穴里还喷了一点水出来,因为
太凶猛的抽插甚至久久无法闭合,她有些虚弱的转过身并蹲了下来。
脸上带着也不知道是潮红还是羞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仰视着不灭,那动
情的可爱模样让不灭一阵心跳加速,媚魂学姐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脸很烫,便忍不
住用手摸着脸似乎想确认自己的脸是不是很红,她竟然害羞得不太敢和不灭直视,
只好低着头将肉棒一点一点含进嘴里。
――啊!这形状……太完美了……光是这样用嘴巴服务,就让媚魂学姐心潮
涌动,知道这就是刚才让她沉醉在快感当中久久无法自拔的东西,当它颤抖着喷
洒出腥臭又黏稠的液体时,她一滴不漏的全吞下肚,感受着它在嘴里彷彿已经满
足而慢慢变小的过程。
十几分钟之后她们才赶快洗完澡和队友们会合。
「你们还真是慢啊!」
回击学姐双手插腰似乎不是很高兴,而其她人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怎么样,
对於她们的迟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静静等待着竞技场的门打开而她们站上自己
的起点区的那一刻。
「现在来分组,我们用最传统的两三行动,行动力最差的我和荷包一组,而
虎尾和信歌一组走左边森林区,不灭和回击走右边森林区……比赛期间我的粉红
灵魂会依附在你们背上,虽然不能用来沟通,不过你们可以听到我的声音。」
「我有问题。」
回击学姐忽然举手,等媚魂学姐点头之后才说:「决战回廊这一组是你和荷
包,这不就代表着没有抵禦和进攻能力吗?万一对方来硬的……」
「不用担心,对方也不是傻子……她们不会放任机动性高得吓人的虎尾和信
歌这组行动,决战回廊这里有我在不会被突破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但既然媚魂学姐都这么说了,她们也只好服
从命令。
解说员感触尽责地介绍道:「现在走上西方起点的是『媚魂队』,这是一支
非常具有话题性的队伍,其中三年级的虎尾在低年级中有非常高的人气,而与她
同班的信歌则是在高年级当中无人不知的传送能力者,更有趣的则是指挥官媚魂,
她可是一个逃学多次的惯犯……」而她们将要面对的对手,则是现在走上东方起
点的『纸偶』队,指挥官是三年级的纸偶,因为能够制造纸人偶来帮自己做事或
侦查,是一个非常方便的能力,而其主力则是二年级的『石触』,能力是短暂使
物体硬化……「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不灭她们都按照原本的计画分头行动,而对方也在一开
始就制造出二十几尊纸偶踏上战场,虽然这些纸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如果是用
来骚扰和侦查的话还是挺方便的。
开始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双方都还没接触对方,但不灭耳边却传来媚魂学姐的
声音:「对方在左侧森林派了四个队员阻击虎尾和信歌,『纸偶』则乖乖的待在
起点做手工艺,而主力『石触』则往不灭和回击你们那去了。

「一个?也太小看我们了吧?」
回击学姐一锤就把正在探头探脑的纸人打烂,而不灭也马上用断剑切割这些
纸人。
「她们大概是想牵制住虎尾学姐她们,然后从我们这里突破吧?」
「那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回击学姐的个性非常倔强,她追着那些落荒而逃的纸人奔去,就在她击出弹
簧球刀将三个纸人给削烂的时候,不灭却忽然从背后抱着她用强大的力气带着她
往旁边扑倒。
只见一只庞大的白色手掌猛拍地面,一尊没有头的强壮纸人像是刚睡醒一样,
在那些弱小的纸人不断往它身上扑去且合体的时候,用非常笨拙的动作从地上缓
缓爬起来。
而回击学姐则浑身僵硬待在不灭的怀里不敢动弹,并不是因为她被眼前的怪
物给吓傻了,而是她明显感觉到有根硬挺的东西顶着自己下面,尤其不灭还有一
只手抓着她的右边胸部,她红着脸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糟糕!不灭看那庞大的纸人看傻了,一时之间忘记要放开回击学姐,她
只好赶快松手装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而回击学姐也抄起战锤冲了过去,怒道:
「不过区区纸人!」
战锤凶猛的打在纸人的胸口,然而这尊纸人却没有如预料中的被打散,两人
通时听见了「铿」
的一声,那是彷彿打在金属上的声响,而一锤无效回击学姐连续发动能力打
了两次共六段打击,但那纸人不仅毫发无伤还忽然双手握拳往两人身上挥拳,她
们吓得赶紧拉开距离才没被伤到。
「这傢伙是怎么一回事?!」
回击学姐也吓到了,她不知道这纸人竟然会这么的耐揍。
「应该是石触学姐的硬化能力,我猜想她人说不定就在这巨大纸人里面,这
样一来我们根本就碰不到她本人,原来对方不是一打二而是二打二!」
「但是这傢伙的动作很慢,只要慢慢把它弄湿就没有威胁了。」
回击学姐拿着锤子靠近河流造景,将锤子给打湿之后再冲去攻击纸人,只见
被她打中的左臂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痕迹,而且湿痕处也很明显的凹陷下去。
「不灭学妹,这招有……啊!」
回击学姐话才刚说到一半,忽然有卷筒卫生纸从纸人身体里射出,缠住了她
的身躯,下一秒她的身体却忽然不动了。
「回击学姐!你在干什么,快点离开……」
不灭才正要上前就看发现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即使现在战场上微风不断,
但那被丢出的卷筒卫生纸却没有任何晃动,非常坚硬的缠住了回击学姐的身体,
她想要挣扎反而被割得女妖祝福一阵变色。
不灭冲上前想要帮她解困,但这个时候脚下却有埋伏已久的纸人,抓住她的
双腿让她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而巨大纸人也趁这个时候用手紧紧抓住不灭!这
个时候决战回廊上,荷包正不断用蛋型盾牌去撞击不断涌上的纸人,她那带点婴
儿肥的俏脸认真起来的模样相当可爱滑稽,而媚魂学姐则站在她的身后感应着什
么,不断有粉红灵魂飞回来又飞出去。
「看样子情况很不妙啊……居然中了对方的圈套吗?用纸人配合硬化这一招
的确很妙,不过……不灭怎么可能会摔倒?」
媚魂学姐想起刚才在休息室浴室内发生的激情,脸泛潮红身体一阵燥热,她
赶紧掏出手帕伸到下面将流出的爱液给抹去……刚才不灭不断进出她的下体时,
舒服到都快崩溃了都没有软腿,那强壮的双腿怎么可能说倒就倒?当媚魂学姐透
过粉红灵魂看到了不灭脸上的笑容时,知道自己的判断正确。
「纸人虽然很硬却没有太多力气,加上另外一支手受创举不起来,如果你想
要让我的女妖祝福破碎,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动手来,但是这么一来我们的
距离就会很近。」
不灭像是在调戏学姐一样,一派轻松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推测。
「那你又能拿这硬化纸人怎么样?」
而石触则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因为不灭此刻的模样真的挺帅的,让人忍不住
想和她多聊个两句。
「我是不能拿硬化人偶怎么样,但是至少我知道你的位置在哪了。」
不灭忽然用缠着绷带的右拳打在硬化纸人上,她不用确认就知道那把断剑确
实已经刺出去了,而且是隔着这硬化的纸人外壳,刺入了内部的空间当中。
下一秒这纸人忽然崩溃了,不灭和回击学姐同时跌坐在地上,而不灭则因为
自己的能力被强制解除而变回女生,至於有着一头短发的石触学姐则错愕的看着
自己的胸口,要不是裁判系统及时解除了不灭的能力,她的胸口早已经被贯穿。
不过这样一来,她的女妖祝福也宣告破碎,她只能有些失望的和不灭握手之
后退场,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帅气的学妹居然可以用这种方法伤到她。
「回击学姐,我的表现怎么样?」
望着衣服破得差不多的回击学姐,不灭双眼大吃冰淇淋的同时,忍不住开口
询问自己刚才的表现。
「哼!普普通通。」
既然衣服破了她就乾脆不穿了,只穿着一套内衣拿着武器就往敌方的起点奔
去,一路上有非常多的纸人陷阱但都被她用武力破坏。
而这个时候媚魂学姐再度给了新的指令:「信歌、虎尾……敌我的立场反过
来了,现在轮到你们拖住四个对手,争取不灭和回击夺旗的时间!」
那四个人才正要抓准时机撤退,但一后退就看到一颗紫色光球落地展开一个
瞬间破碎的结界,原本在她们身后的虎尾和信歌已经出现在眼前,虎尾笑着说了
声「嗨」
之后便快速放箭追击这四个对手。
而信歌则用一手眼花撩乱的快刀抵禦着任何攻击,那雪白色的身影给人的压
迫感竟然比白虎更强,这两个人一近一远对手根本拿她们没办法,而且也没人敢
和一个能激烈运动的同时还发动传送的能力者纠缠太久。
如果被传到白虎的嘴巴底下那肯定是直接退场!就在这四个人咬紧牙根进退
两难的时候,回击学姐已经一步踏上对方的起点区,凶猛的一锤将所有的纸人打
成碎屑,并且用战锤的柄将纸偶的女妖祝福敲碎,纸偶望着自己碎了一地的作品,
哽咽道:「好过份!」
回击学姐欢快的拿了人家的旗子之后就跑了,不灭只能无奈的看着她那彷彿
强盗般的背影,忍不住蹲下来摸着纸偶学姐的脑袋安慰道:「抱歉!如果不是在
比赛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欣赏你的傑作,你是个傑出的艺术家,加油!」
「好……好的!」
纸偶学姐一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身材健美的帅哥,她看得一阵恍神之后脸泛
红晕赶紧点头,破啼为笑。
「恭喜这场比赛由『媚魂队』拿下胜利!」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