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技术学院】(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也是教官的职责
是因为愤怒吗?还是因为单纯不愿意屈服於现实的戏弄?就像在回应着少女
心中的呐喊一样,周遭的一切都正在扭曲、在奔逃、在惨叫,那奔放而摇曳的烈
焰正侵蚀着一切,它有着少女内心深处所没有的温度,却比那糟糕的现实更加无
情,火焰彷彿不甘寂寞一般邀请着任何人共舞……即使那个人脸上不见喜悦,那
扭曲的面容之中满满的恐惧,被点燃的衣服变得焦黑而皮肤也正在发泡、膨胀、
扭曲,那是比死还要难受的惩戒。
当脸上挂着泪水的少女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在烈火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那
一个又一个还有朋友、曾经有过的家人的身影,那烈火形成的记忆景像是那样的
令人怀念和美丽,当她想要拔腿奔向回忆的同时却意识到整个社区已经化为火海。
动力车正在爆炸、房屋正在倒塌,已经无力挣扎的人倒在地上或角落默默燃
烧,那是人间地狱一般的景象。
「居然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怪物就是怪物……」
一个穿着西装和特殊头盔的女人从大火中走出,任何试图靠近的火舌都会被
一层无形的屏障隔开,她望着一个全身髒兮兮脸上挂着泪痕且站在原地,双眼已
经不见任何光采的少女,一挥手中的动力长戟点燃动力刀刃,在拔腿冲刺前说道:
「狩猎开始!」
「我又闯祸了……不要抛弃我!爸爸……妈妈……」
少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死亡,因为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而内心不安,祈
求着不知道在何处的父母的原谅,那孤独且可怜的模样让站在屋顶上的一名魔女
看着感到非常心疼。
在动力长戟拿下少女的头颅以前,一把凭空冒出的断剑将长戟给挡开,不知
道自己为何在这里的不灭,对自己的武器竟然能挡下动力刀刃而感到惊讶,但这
些魔女猎人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特性,所以一击没有效果便马上做出反应。
在不灭的断剑消失的那一瞬间,魔女猎人用尾端喷射出尖锐的动力刺向不灭
的胸口,后者只能咬紧牙根拉着少女马上后退,还好她并没有趁胜追击要不然这
一下绝对致命!
但是不灭才刚抱起少女转身想要跑,就发现身后站着另外两名魔女猎人,他
们的手里拿着动力弩蓄势待发,当这三名猎人同时从不同的角度发动攻击时,被
夹在中间的不灭顿时意识到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有事情还没完成!
――荷包、媚魂学姐、虎尾学姐、信歌学姐……
――我的后宫都还没盖好啊!啊!
一个简单而强烈的意念,原本缠在不灭结实的右手上的绷带开始迅速生长,
就像是藤蔓一样一圈一圈缠上了不灭的肩膀、脖子、脸庞,连同整条左手也都缠
上绷带,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伤得很重的人。
不灭空着的右手一挥,那变得更长的断剑便绕着她的身体,划出一道既幽美
又冰冷的锋芒,无论是动力弩射出的箭矢还是来自背后的斩击,全都被这突如其
来的一剑给挡下,不灭马上抱着女孩冲入火场之中。
但是才刚跑过两条街……不灭就看到了一个很不寻常的身影,一个原本应该
全身笼罩在斗篷之中的人影,却因为斗篷被火焰给烧掉超过二分之一的布料,除
了上半身和脑袋之外都裸露了出来。
他的皮肤并没有被灼伤,不……正确来说这个人没有皮肤!那倒映着火光的
亮丽表面显然是金属,那外型近似於人但结构却不是人的「东西」,让不灭一下
子竟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直到那「东西」
抬起头来,斗篷冒底下冒出了一对似乎是眼睛的蓝色火光时,让不灭一阵毛
骨悚然!「公爵,快过来!」
左边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转过头去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教官的身影,那
似乎是某个拥有传送能力的教官,只不过看起来年轻很多。
那「东西」动了!「接住!」
不灭只来得及将手中的女孩扔向传送阵,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
制的往后倒,先是高楼大厦接着是看不见星星的夜空,躺在地上的她看见那「东
西」
抓着她那缺口平整且正在流血的下半身。
当他手中的刀刃砍下来的那一刻,不灭这才彻底的惊醒过来!「呼哈……呼
哈……」
不灭摀着自己的胸口喘息着,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却定还健在的时候,
抬起头看到了坐在眼前,但是脸上却挂着泪水的炎焰教官,炎焰教官正在用纸笔
分析着什么,但泪水却不断从俏脸上滑落。
「没想到,你的能力居然修改了我的意念,偷窥别人的回忆是一件很不道德
的事情,知道吗?不灭同学……」
她话才刚说到这,不灭便拿着手帕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炎焰教官这才意识
到自己居然在流泪。
炎焰教官回忆起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还有在她的记忆中已经变得模糊的,
那名为公爵的魔女,她望着不灭那中性十足的俏脸,还有那以回忆为背景的测验
过程,一时之间竟然看得癡迷,直到不灭说:「所以……分析结果如何?」
她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挪开视线说道:「大概知道为何你在母亲的肚子里,
也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了,虽然不知道为何当时你的能力会是发动状态,但可以
知道的是只要你的求生意志强烈,能力就会具备相当惊人的渲染力。」
看到不灭疑惑的目光,炎焰教官这才耐心解释。
意志类的能力都有一定的渲染力,就彷彿不灭刚才看到的那场大火其实并不
是年幼的炎焰教官一人能造成的,而是当时她的悲伤和绝望渲染出去的结果,当
这样的情绪感染了周遭的人,这些人也会像火种一样被点燃甚至烧掉周遭的东西。
而不灭意志也同样拥有这样的渲染力,也许是因为不灭在进入试验前过度紧
张,并且想要知道炎焰教官的想法或弱点,才会影响了魔法阵的判定将试验题目
修改成炎焰教官的年幼记忆。
还没出生的孩子和母亲是「一体」的,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妈妈肚子里就
觉醒能力的不灭,才能够透过妈妈听到外界的声音,才会在还没出生的时候就为
自己伪造了一个男人的身份,甚至连她自己在出生之后都认为自己是男人。
「而且我发现一件很怪的事……」
炎焰教官闭上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的身边忽然冒出了一个烈焰形成的
人影,像是自杀一样猛然冲向湖面,火焰接触到水的那一瞬间就熄灭了,只剩下
不断升腾的水蒸气。
照理来说这样就应该结束了,但是不灭却看到那些水蒸气开始凝结,逐渐变
成一个白白雾雾的模糊人影,虽然不再是火焰但仍然维持着炎焰教官的能力。
「你居然!居然!」
炎焰教官睁大双眼,非常激动的抓住不灭的肩膀,脸上的神情掩饰不住内心
的喜悦,她激动道:「改变了我的能力性质!现在它就算碰到水也不会彻底熄灭,
只要等待一阵子就能重新燃起火光!」
原本不灭也为她感到高兴,但是下一秒炎焰教官却低着头发出诡异的笑声,
这让不灭忽然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只听见炎焰教官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原来如
此……就是因为这样,媚魂、信歌、虎尾她们才会跟着你吗?岂有此理!」
「呃……教官,我今天才知道这件事,而且你之前不是说不同种类的能力不
会互相影响吗?我没有感觉到她们的能力有什么变化。」
不灭总觉得如果自己不赶快澄清的话,接下来的事情会非常的麻烦。
「说得也是……」
炎焰教官点点头表示她说得对,但很快的脸上又浮现笑容,她像变态大叔一
样靠了过来并搭着不灭的肩膀,在不灭耳边笑道:「那这样说来,目前只有我能
享受到这样的权利啰?有空我们多切磋一下嘛!」
「不要。」
不灭果断拒绝。
「别任性了,要让你发动能力还不简单吗?」
「炎焰教官不可能真的伤害我,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加上我已经彻底了解你
的能力特性,你想要让我产生求生意志的话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灭光是要将课余和打工以外的时间分给媚魂、虎尾和荷包就够忙的了,她
可不想再浪费时间。
「不然你想要什么?学分难修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在这学校里炎焰算是人脉数一数二广的教官,她敢保证只要是这个校园的范
围,没有物资是她搞不到的。
「既然炎焰教官坚持,那……在进行能力调整的时候让我抱着你,如何?」
不灭颇有心机的提出了一个无论如何都对自己有利的要求,如果炎焰教官拒
绝了那是最好,如果她同意的话不灭就不会放过这个猥亵教官的机会。
「没问题!」
不灭没想到炎焰教官居然一口答应,她撩起裙子跨坐在不灭腿上,整个人靠
在不灭那结实的胸膛上,任由她抱住自己的腰,两个人用这样暧昧的姿势紧靠在
一块,但她们也很有默契的同时驱使自己的能力引导对方。
能力调整是同类型的能力者之间接触才能用的技巧,因为两个能力会彷彿变
成同一个能力,两个人驾驭同一个能力会变得非常困难,不仅难以驾驭而且还会
变得相当弱小,但这样锻炼的好处就是能够提升对能力的控制力。
一个只有上半身而且相当壮硕的火焰人影出现在她们上方,火焰不断扭曲时
而熄灭时而旺盛,她们一个人不断灭火而另一个人则不断纵火,反覆重複着这样
的过程去练习,偶尔会失败但在炎焰教官的调整下却不会失控。
不灭闻着炎焰教官的发香,摸着那纤细的腰和圆润的嫩臀,她实在难以专注
在能力调整的过程当中,不过她的能力有没有专注控制其实也差不多。
不灭昨天被信歌挑起的性欲到现在都还来不及发泄,她悄悄的将自己的裙摆
往上拉,硬挺的肉棒隔着内裤顶着炎焰教官的屁股,但不灭实在不敢乱动,但炎
焰教官却忽然调整姿势抬起屁股往后坐,这样一来顶着的便是她的大腿内侧!不
知道教官有没有感受到那异样的感觉,但在能力调整的过程她们不能说话,毕竟
为了确保能力不会失控,所以她们彼此都得保持沉默。
而炎焰教官的头也靠在她的肩膀上,不灭根本看不到教官的表情为何,但不
灭知道她们两人的生殖器官只隔着两层布料,基本上现在是紧紧贴在一块的,所
以她忽然觉得非常兴奋,原本抱着教官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教官似乎觉得这样的姿势很不自在,她不断的挪动屁股调整着身体,但这样
一来不灭隐隐从内裤中露出的肉棒,不断摩擦着那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不灭舒
服得身体不断颤抖着,忍不住悄悄扭腰增加肉体的摩擦。
为了阻止教官继续乱动,不灭几乎是下意识用一只手按着她的屁股,而炎焰
教官的身体在猛然一颤之后确实停下来了,但不灭却忽然发觉情况不妙。
――我是白癡吗?!怎么会忽然动手袭臀啊!
不灭心不在焉的等待了一阵子,原本她以为教官会渐渐停止能力调整,然后
好好的教训她一顿,毕竟……炎焰教官虽然人脉很广也很受欢迎,但是在对付违
反校规的学生中她也是出了名的凶悍,看媚魂学姐怕她怕成这样就知道了。
但是炎焰教官却没有停止能力调整的意思,可是她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感觉,
要不然她刚才身体忽然颤抖一下是什么意思?不灭鼓起勇气张开自己宽大的手掌,
在炎焰教官的臀部上抚摸着,将她的裙子一点一点的撩得更高,让整个被内裤和
丝袜包裹的臀部都露出,即使如此炎焰教官仍然发挥着那出色的控制力掌控着能
力,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
不灭觉得自己好像得到教官的默许,她心里窃喜的同时也慢慢的开始揉捏着
教官的臀部,炎焰教官的身体再次颤抖,屁股往前挪动似乎想要闪掉那鹹猪手。
但是这么一来却给不灭的下体带来激烈的摩擦,不灭也舒服得一阵颤抖之后
悄悄将肉棒往上顶,贴着炎焰教官的私密部位摩擦着,龟头分泌出的黏液让教官
的大腿内侧都黏黏湿湿的。
有了这些黏液的润滑,不灭加快了扭腰的速度,抱着炎焰教官的臀部快速摩
擦,她们两人都感受到了对方跟着加速的心跳,以及变得粗重的喘息。
――好刺激……好香……好软……要……
――快要射了……好想射出来……但是不行……
――忍不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忽然冒出千武教官的声音,两人都吓了一跳的同时炎焰教官赶紧结
束能力调整,马上从不灭的身上跳开,她白皙的俏脸泛着潮红赶紧退到一边,但
是不灭却闷哼一声射了出来。
原本正兴奋得啃着鸡肉卷的校长就站在正对面,她才正要吃下一口就被射得
满脸满嘴都是精液,她俏脸、双手和食物都沾满精液的模样,让千武和炎焰教官
都吓得不知所措,而不灭前一秒才舒服得在三个美女面前射精,下一秒就意识到
自己彻底完蛋了!居然射在校长脸上啊――!「校……校长,不要紧吧?」
千武教官正在摸索身上有没有手帕,却忘了她早已经把手帕抓在手中。
「我没事。」
校长恢复了那带着几分俏皮的笑容,她伸出舌头舔掉嘴巴周围的精液,有些
惊讶的说:「小千,这和真的精液的味道挺像的。」
两个教官没想到校长会忽然这么说,她们红着脸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个时
候是该震惊校长竟然这么冷静,还是该震惊校长居然会有这么淫荡的一面?而且
她们从来没看过校长离开这个校园,她是什么时后品嚐过真的精液的?!「对…
…对不起。」
不灭也只能马上道歉。
「没关系,你只是请炎焰教官帮你排解性欲吧?协助排解性欲也是教官的职
责,虽然这里好像不是值班室……下次有这种需求记得去福利镇找值班教官喔!」
校长就像个温柔的大姊姊一样,摸了摸不灭的脑袋之后,就继续啃着那已经
沾满了精液的肌肉卷,继续和千武教官聊天而离开了。
「值班室还有这种功能喔?!」
不灭兴奋的跳了起来,高兴得从背后抱住炎焰教官细腰,正流淌着精液的肉
棒顶在她的两腿之间。
「我们也只是用工具和双手帮学生而已,你是想到哪去了?」
炎焰教官额头直冒青筋,她抓着不灭的手利用同类能力的压制一个过肩摔,
用高跟鞋非常生气得踢了不灭两脚,接着「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