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28)(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终章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以来,阿易每天日间就跟着
鄂维刻苦修炼,夜间则被尤伊拉着留宿在王宫里,虽然他们还是以主仆相称,却
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好得如胶似漆,蜜里调油,每晚都要缠绵到深夜才肯罢休,
即使尤伊来了月经也不放过阿易,依旧让他陪着自己睡觉,简直依恋至极。然而
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奴,阿易只好每天抽出黄昏的一点时间,跑回家去
把莉奴和蕾奴喂个一两次,洗个澡吃个饭,再进宫去陪尤伊。
从他和尤伊互诉情意之后,尤伊似乎觉得自己对爱人还不够好,第二天就跑
去王宫藏库里精挑细选,考虑到阿易的实力和剑术层次,她没有选择最顶尖的神
剑,而是挑了一柄匠魂级大师锻造的宝剑送给阿易,后来因为阿易还没有坐骑,
她亲自去城中的大拍卖场重金买下了一条八十岁的成长期红龙,再排专人驯服调
教一段时间,然后才送给阿易当坐骑。之后她还取出三瓶封藏的龙血和一大堆补
益身体的珍稀药材,全都一股脑地给了阿易用以强化肉体,加快修炼进度。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阿易的实力在短时间内飞速提升,仅仅一个月,他已经拥
有接近苍澜级骑士的实力,进步之快让鄂维每天都在惊叹。然而再度用龙血沐浴,
虽然好处颇多,副作用也依旧明显,阿易那本就如熊熊烈火般的性欲再度被拔高
一个档次,每天即使用莉奴蕾奴疯狂发泄过,晚上面对尤伊还是会忍不住干个没
完没了,尤伊虽然又爱又怕,可她那娇弱的玉体还是承受不住,每次和阿易性交,
大概泄个三四次她的小穴就会红肿酸痛,阿易也舍不得让她难受,只好用她的玉
足发泄自己仍旧高昂的欲火,可渐渐地,他惊喜地发现尤伊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
能让他性奋,不管是玉足、双手、臂弯、膝弯还是臀缝,他对尤伊的热切情欲加
上尤伊那身雪滑柔嫩的肌肤,让他随处都能肏得非常过瘾,两人都渐渐喜欢上这
种别致的交媾方式,由此更加亲密无间,真就像一对小夫妻似的,完全放纵身心,
享受鱼水之欢。
直到某一天,阿易傍晚的时候刚刚肏过莉奴和蕾奴的屁眼,进宫之后没多久
就和尤伊上了床,这回他从背后开干,尤伊那粉色的菊花穴他正好看得清清楚楚,
一时之间回想起刚才把鸡巴插进两个女奴屁眼里时的美妙滋味,一个没忍住,就
把尤伊的后庭花也给开了……
虽然插进公主的屁眼让阿易兴奋得差点儿一泄如注,但在尤伊疯狂的哭喊和
捶打下,阿易顿时心疼得要命,连忙抽出了鸡巴,可尤伊那娇嫩的菊穴已经被撑
成了一个小小的洞口,而且还疼得下不了床。当晚她冲着阿易发了天大的脾气,
一个劲地扇阿易的耳光,阿易的脸都被打肿了,心里更是万分愧疚,搂着尤伊不
停地道歉认错,好不容易才让她消了消气,却也不让阿易插她的小穴了,也不许
他继续发泄,就让他直接抱着自己睡觉,阿易不敢不从,只好强行憋住下体那想
要喷射的冲动,安抚尤伊入睡,从此他再也不敢乱碰尤伊的菊穴,生怕自己又惹
得她生气。
如此充实又享受地过了一个多月,蓝葵见阿易和尤伊的关系已经好到无以复
加的地步,尤伊为了阿易简直愿意付出一切,为之辛苦奔波也毫无怨言,甚至还
不顾宫中规矩私自取了不少奇珍异宝送给阿易,这让她动了心思。
在次月的朔日傍晚,她就教了阿易一番话,让他以此为借口,试试看能不能
让尤伊为他取来圣木灵果。阿易知道自己要去利用尤伊,心里万分歉疚,可是主
人的命令他无法违逆,只好心思沉重地走进了王宫。
和往常一样,两人亲热一番之后,尤伊看出阿易有心事,连忙关切地问他究
竟。
「主人,易奴…易奴想求您一件事……」阿易十分愧疚地低头道。
「你说就是了,什么事啊?」尤伊从没见过阿易这副神色,有些慌张地问道。
「易奴…易奴想要…想要圣木灵果。」阿易像费了很大劲一样,低垂着眼帘
吐出几个字。
尤伊愣了愣,思索片刻后,疑问道:「圣木灵果?你要它干嘛?」
「几年以前,易奴的老师…被人暗算,肉身受到重创,到现在还没能恢复,
这几年他一直在寻觅圣木灵果用来重塑身体,所以我想……」
尤伊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定言石手链,那淡金色的光芒让她很是安心,她嘟了
嘟嘴,伸手轻轻捏起阿易的耳朵,佯怒道:「好啊,原来你跟我来流源城,是冲
着圣木灵果来的啊。」
阿易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委屈地点了点头,道:「是…是的……」
「哼,可惜啊可惜,宝物还没到手,半路上就被本公主给迷住,接着就死心
塌地地喜欢上了本公主,对不对呀?」尤伊十分得意地调戏道。
「嗯…嗯,是的…易奴在来流源城的路上,就已经很喜欢主人了……」阿易
诚恳地答道,一双眼睛饱含深情地凝视着尤伊,看得尤伊一下子就脸红到了脖子
根。
阿易的表白,加上定言石上持续不断的金光让尤伊开心极了,抱住阿易的脑
袋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她面上的微笑简直甜入心扉,糯糯地道:「易奴真乖,
看在你这么…这么喜欢主人的份上,那颗圣木灵果就赏给你了,明天我就给你取
来,你准备怎么谢我呀?」
阿易不禁倍加感动,心中更加觉得自己亏欠了尤伊,泪水渐渐涌上眼眸,他
愣了片刻,就一口吻上了尤伊的红唇,用爱抚表达自己的谢意和歉疚,尤伊自然
乐得和他亲吻,看着爱人那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她也觉得很是满足,两人亲着亲
着就情难自抑,很快,两人的性器也开始「激吻」起来……
次日夜间,阿易再次来到王宫时,尤伊已经取来了一个纯银制的小盒子,一
颗散发着浓郁幽香的墨绿色果实正躺在盒中,阿易并不认识这颗外形奇异的果实,
而蓝葵那透着浓浓惊喜的欢呼让他知道,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圣木灵果,尤伊毫不
犹豫地把盒子递给了阿易,阿易实在不知道怎样感谢尤伊,只能极尽温柔地去伺
候取悦她,陪伴她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第二天黄昏,阿易经过一天的修炼,回到自己家里后,蓝葵就像以前一样,
让他准备了一件空屋,下令不许任何人靠近,还让他买来了几套女人衣服和鞋袜
放在房里。阿易一一照办之后,就将圣木灵果放在了房中,蓝葵就从他身体里凭
空跃出,阿易正想看看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容,蓝葵却始终背对着他,不愿让他看
清自己的正脸,然而即使从背影阿易也能看出,主人的样子似乎又产生了一些变
化,她已经变得和自己一般高了,而且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丝毫没有过去的虚
幻透明感,身材的曲线也更加玲珑迷人,再不是之前那个青葱少女的体型,这让
阿易更加好奇,一心想要看看主人的相貌是否也发生了变化。
可是无论他如何恳求,蓝葵始终不答应转身,反而催促他赶紧离开,阿易只
好悻悻然地打消了念头,正当他准备关门离开时,蓝葵忽然叫住了他:「阿易…
…」
「嗯?主人,怎么了?」阿易停下来问道。
蓝葵却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僵持半天之后,她才挤出几句话来:「如果…
如果主人突然消失了,你…你会怎么办?」
阿易愣了愣神,一头雾水地道:「消失?主人为什么会消失?如果主人不见
了,我当然要去找主人啊,没有主人的话……」阿易忽然低下了脑袋,神色黯然
地道,「没有主人的话…阿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活
着…主人…你…你到底为什么会消失啊?」
蓝葵听了,双肩微微一松,搪塞道:「没什么,我…我胡说几句罢了,肉体
重塑的过程,会…会有些危险,我只是…只是想让你先有些心理准备……」
阿易一听就慌了神,急切道:「什么?会有危险?那…主人,我能帮上您什
么忙么?」
「白痴,你能帮我做什么?你别过来打扰我就行了。」蓝葵有些气恼地道,
随即沉下声来,「你…你也别太担心了,你主人我可是法神,这回也只是有些小
风险罢了,没大碍的……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记住,别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屋
子。」
阿易还是非常不安,但也只能听从主人的吩咐,关门离开了房间,蓝葵在他
走远后,才双肩一松,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之前只是想弄清楚阿易没了自己
之后会怎样,所以顺水推舟编了个谎话,其实肉体重塑只要不被人打搅,基本是
毫无风险的,至于她为什么要问阿易那个问题,则另有原因。
她在房中呆呆地望着那颗圣木灵果,足足望了大半夜,最终,她缓缓下定了
决心,缓缓化作一个蔚蓝色的光团,然后融进了那颗果实之内……
一连七天,阿易因为牵挂着蓝葵,白天修炼时都有些心不在焉,修炼完后就
立即回家,只和莉奴蕾奴各做一次,就跑去那间空屋前,远远地望上一两个时辰,
直到入夜以后他才进宫。晚上和尤伊睡觉时,他总要把尤伊抱得紧紧地,主人不
在身边让他的心境再度变得空虚和不安,只有尤伊温热的胴体和那甜软的呢喃才
能让他安心一些。
到了第八天的黄昏,阿易如往常一样来到那间空屋前的小院子里,盯着那两
扇朱漆木门出神,呆坐了一个多时辰后,天色已晚,月明星稀,正当他准备起身
离开时,那两扇房门却被缓缓推开……
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丝绸长襦裙,脚上
是一双普通的青边花色绣鞋,周身没有其它任何装饰,一头碧澄如洗的蔚蓝长发
随意披散在背后,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裙摆上,让她像是刚从月上飘落人间的神
女,至纯至净,不带一丝尘埃烟火。
她的相貌阿易回忆过无数次、也幻想过无数次,她少女时的容颜已经让阿易
为之倾心,日日夜夜念念不忘,此时她的面庞已经完全抛开了所有的青涩、稚嫩,
真正变得明艳不可方物,两弯娥眉修长柔美,一双美目如同工笔细画,再镶上了
两颗世间最清澈最动人的蓝宝石作为她的双眸,阿易与她四目相接时,只觉整个
魂魄都被那双顾盼流转的眉眼摄了进去。两瓣薄薄的樱唇紧紧闭合,如刀锋般轮
廓分明,那纤瘦的玉面没有半分表情,看似如冰如雪,却又妩媚含情,此时的蓝
葵才真正称得上风姿绝世,比起尤伊蕾娅等女更犹有过之。
阿易已经被主人那震人心魄的美弄得半分也不愿移动,只想再多看两眼主人
那绝色的容貌,然而蓝葵却袅袅娜娜地缓缓走近,当她走到阿易身边时,阿易才
回过神来,兴奋地颤声道:「主…主人,你…你…恢复肉身了?」帮主人恢复身
躯一直是他的夙愿,现在总算美梦成真。
蓝葵却没有理会他,直直地从他身旁走过,这让阿易略微一愣,连忙转身问
道:「主人,你…你要去哪儿?」
「你我主仆关系到此为止,以后再无瓜葛,我要离开了,你不用来找我,以
后你好自为之吧。」蓝葵的声音冷得像是千年寒冰,不留一丝回还的余地,让人
升不起半点念想和希望。
阿易瞬间像被冻结了一样呆滞在了原地,他甚至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便鼓
起勇气,颤颤巍巍地问道:「主…主人,你…你这…这是什么意思?到此为止?
你…你不要阿易了么?」两行清泪无声地涌了出来,阿易的声音顿时变得哽咽沙
哑,「不…不会…不会的!主人,你…你要去哪儿…阿易…阿易可以跟你一起的,
不管是哪里我都……」
「我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不再需要你了,我也不想带着你这么个累赘,你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留在流源城还是回河罗郡城都随便你……」蓝葵打断道,
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细弱发颤,随即一挥长袖,冷声道,「不要想着来找我,你
应该清楚,只要我不愿意,你是绝对见不到我的,我…我走了。」
话音刚落,她便往院外走去,阿易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扑上前来想
要抱住蓝葵不让她离开,可蓝葵反手一挥,口中疾速吐出一长串玄妙的梵语,一
块硕大的蓝色壁障凭空出现,挡在两人之间,阿易一下子就撞在了壁障之上,接
着被弹开三尺之外,他毫不犹豫地立刻翻身站起,用足十成力气挥拳猛击壁障,
那道半透明的墙壁却是纹丝不动,
他不死心,一次又一次地挥拳,直到双手通红,关节撕裂流血仍不知停止,
一边捶击壁障,一边对着蓝葵哀嚎哭求道:「主人!主人…阿易求你了…不要…
不要抛下阿易…阿易…阿易会努力…会拼命修炼的…主人…主人!!」他满是泪
水的面庞已经胀红扭曲,哭得涕泗横流的同时,继续不顾一切地挥动双手试图击
破壁障,在他十八年的生命中从未有过如此悲伤痛苦的时刻,相比之下双手的疼
痛根本微不足道。
蓝葵看着他那副伤痛至极的癫狂模样,面上微微抽动,随即倏忽转身,迈开
步子向院外走去。
阿易都快急疯了,一边哭喊一边拔出了腰间长剑,精神力灌注而上,对着壁
障全力击去,可还是完全无效。
阿易看着主人的身影渐渐走远,精神力不受控制地大肆倾泻而出,再用上全
身每一分力气,更加疯狂地挥剑,狂乱地劈砍壁障,而当他看见蓝葵消失在院门
之外时,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魂魄,胸口处传来一阵阵深入骨髓的剧痛,整颗心
像是被四分五裂一般,疼得他无法呼吸。
他无力地趴在壁障上,歇斯底里地嚎哭起来,然而几个眨眼之后,一股腥甜
涌上喉间,他猛地吐出几口鲜血,眼前骤然变成一片黑暗,意识也渐渐模糊,他
就那么倒在了壁障之后……
第一部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