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起源】(0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8章-返乡》
「??果然很奇怪啊。」
一辆马车穿梭在平原,驾驶坐上的少女低声自语。
少女有着一头亮丽蓬松的金色长发,她穿着一件无袖上衣,下身是用柔软兽
皮制的小热裤,虽然衣服胸前的尺寸有些大,给人的感觉除了几分性感更多的是
可爱。
这些都是跟雅芙借来的衣服,女山贼现在暂时被剥夺了穿衣服的权利,不过
她看上去也没有多少不适就是了??
「怎么了?」
听见她的话语,坐在车中的我隔着马车问道。
「在环绕古兰周围的森林中没碰到任何一头魔物,那怕是一头低阶魔物都没
有,还有用来流放罪犯的奥克尼山脉什么时候变成流亡者天堂,这一些都与我的
记忆不同。」
在离开奥克尼山脉后就看到她不时沉思,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秘境中从爱莲娜屍体的状况推断死亡时间不到一周,加上她与同伴探索秘
境的时间,以及我们待在里面准备的时间,距离她进入秘境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个
月。
但是在回到外面的世界后,她竟然觉得这个她熟悉的世界有些陌生。
「可惜雅芙被主人玩坏了,哪有人在别人父亲面前奸淫她女儿的,主人太坏
了啦!」
可爱的少女骑士带着责备的口问,但感觉更像是在撒娇。
听见她的话我不禁将是现转到身下,浑身赤裸的雅芙古铜色的成熟躯体上到
处都沾染着我的精液,她埋首於我的胯间用小嘴努力地想从我的肉棒中吸出早餐,
看着我的目光中只有迷恋和乞求,怀里还抱着她父亲头颅的她看起来应该很骇人
吧!
摸摸她的头,我默默地压住她的脑袋让她吞得更深,她也没有反抗,反而更
加卖力地吸吮着,在酥麻的快感中我将今天的第一餐赐予她。
「怎么不说你把整个山贼团都虐杀乾净,也不留下几个活口,真要算起来你
和杜拉罕才是要好好检讨。」
我毫不留情地反击,当然,放任山贼团副首领自杀她并不知情。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帝国境内,目前正向着爱莲娜的领地前进,除了顺路之外
刚好可以在那边获得补给,这也是她的提议。
在帝国能通过骑士考核的绝大部分都是贵族,透过与灵力强大的骑士通婚,
贵族的灵力天生比普通人要强大,身为帝国菁英的英灵骑士团中序列第五的爱莲
娜自然也是如此,她身后的伯兰特家族是帝国五大贵族之一,负责镇守西境古兰
城的魔兽威胁。
帝国骑士阶级为见习骑士、准骑士、正骑士、大骑士、大骑士长、皇家骑士,
这是由帝国开国皇帝罗傑?古斯塔夫设立的,传说他是一位实力超越皇家骑士的
强大骑士。
从民间与贵族间招收灵魂资质优秀者,通过考核进入帝国骑士学院成为见习
骑士,这时候尚未觉醒灵技的他们要学习的是战斗技术,以及透过修练壮大灵魂。
当灵魂力量成长到能够将灵光在体外凝聚,肉体也会发生蜕变,与一头初阶
魔兽战斗能不落於下风,这时候完成学院考核成为准骑士。
觉醒灵技者无论灵力如何,都将会被提升成为准骑士,当然觉醒灵技的先决
条件是拥有强大的灵魂,但是也有稀罕的灵技是与灵力无关,这一类特殊灵技在
某些方面比战斗灵技还要重要,所以会破格进入骑士团。
能够与中阶魔物战斗是进阶大骑士的标准,灵力和灵技运用自如,无论是在
战场上或是与魔物战斗都是重要战力,当功勳累积到一定程度便能成为大骑士长,
统领一支中队的骑士。
至於皇家骑士,唯有受到帝国皇室所保管的英雄灵装认可,才能成为直属於
皇帝的皇家守护者,拥有的权利和财富更是难以估量。
……
马车来到了名为拉冬的西境第一大城市,然而却发生了一个从未预料的状况。
城门的城卫要求我们出示身分证明,对这个要求有些困惑的爱莲娜将手掌背
向他们,淡青色的光点从手背浮现,构筑出一个由盾牌当底两剑交叉的纹章,在
纹章中间还有一个象徵序列五的V字。
当城卫看见这个纹章很快便恭敬地放行,那个纹章代表着英灵骑士的身分,
虽然英灵骑士无法干涉政治,但在紧急时刻可以直接调用当地一定数量的武装力
量,不过爱莲娜困惑的是对方没有认出她的身分。
「怎么了?」
「好奇怪,虽然我不认识他们这没什么,但他们竟然不认识我……」
拉冬城可以说是伯兰特家族的根据地,身为伯兰特家族嫡系血脉,同时也是
伯兰特家族的家主继承人,就算是普通的平民也一定会知道她的容貌和身分。
但无论是城门的城卫兵,亦或是城内的居民,对於她就好像陌生人那般无视,
偶尔会有惊艳於她的美貌者却对她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关注,明明是无比熟悉的地
方,现在却像是个陌生的世界。
「现在先去你家看看,到时候再问问你的家人我想会比较清楚。」
我摸摸她的头,跟她一起坐在驾驶座上妈卫着她。
「嗯。」
了解我的意思爱莲娜稍微加快马车的速度,但顾虑到路上行走的平民,她抑
制住自己焦虑的心,向着城市住宅区前进。
西境的权贵和富商都会在拉冬购置住宅,这些房子集中在其中一个区块,做
为高级住宅区守备也比其他地方要严谨。
马车停在其中最大的豪宅前,一个年轻的卫兵紧戒地询问来人的身分。
「这里是伯兰特家族的宅邸,请问您们是?」
听到这里的主人的姓氏没变让爱莲娜感到安心,不过卫兵的询问却又让她变
得不满。
「我的名字是爱莲娜?伯兰特,你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吗?」
少女骑士表现出在我面前从未出现过的傲慢,那是一个真正的大贵族对於下
位者的态度,也因为这样让年轻的卫兵神情变得紧张。
可能是感受到爱莲娜的气势,又或是卫兵有些僵硬的肢体,一个长着大鬍子
的灰发中年人向我们走来,他身上也隐隐散发出经历过战场之人的气场。
「请问……嗯?喔喔!大、大小姐!」
「你是……萨託?」
名为萨託的卫兵神色激动地看着爱莲娜,刚刚的沉重感荡然无存。
从对方的脸庞推测出对方的身分,爱莲娜看上去没有遇到熟人的欣喜,反而
多了不少困惑和难以置信。
她可能因约猜到了,为什么世界明明如此熟悉,确有与她的记忆有所出入,
明明身为伯兰特家族家主的她,却被自己家门口的卫兵询问身分。
「对!我是萨託,快,请快进入宅邸休息!后面的那位是您的朋友吗?也请
您进入,马车我会派人处里。」
让卫兵打开大门,萨託命令仆人将马车停到后方,雅芙已经被我先带下来,
已经习惯不穿衣服的她难受地在拉扯自己的衣物,隐约露出的春光让周围目光变
得有些炙热。
进到内部后我才发现到宅邸的奢华巨大,可以停下二十辆马车面积的大厅里,
松软厚实的红色地毯和大理石的墙壁,水晶制的大吊灯闪烁梦幻的光芒,还有看
起来名贵的画作和雕塑作品。
在萨託的引领下我们走到会客室,爱莲娜不顾萨託的进言要跟我一起待在这
里,我们要等待的是现任伯兰特家族的家主,也就是爱莲娜的妹妹。
「你还有妹妹?」
「是的,比我小五岁。」
「照萨託的意思你妹妹是现任家主,让一个九岁的女孩担任家主?」
「关於这个,我可能已经猜到答案了,现在只要等克莱儿过来就可以确定了。」
她没有说出她的猜想,但看她眼中的确信应该是有了答案,不再困惑的她开
始打量着这间会客室,想发现跟她的记忆有什么不同之处。
在礼貌的敲门声后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位端庄高贵的少女,在她身后跟着
一位穿着灰色紧身套装的成熟女人。
端庄的少女穿着一件红色的洋装,金色的卷发及腰,发育完全的乳房随着她
的动作微微抖动,精緻的五官轮廓和爱莲娜有几分相似,和爱莲娜一样蓝色瞳孔
在扫过我们后固定在少女骑士身上。
难道是爱莲娜的姊姊?
我不禁在心中猜想,来人的身体的发育程度和身高很明显年龄要大於爱莲娜,
再加上有些相似的五官,可以断定他们必然有着血缘关系。
「姊姊大人,真的是您,您终於回来了!」
少女扑进爱莲娜的怀里,珍珠般的泪珠不断自眼角画落,激动地紧紧抱住后
者。
「啊啊,在我的记忆中只跟你分离两个月而已,克莱儿,没想到再次见面你
的变化那么大。」
爱莲娜也轻轻地将少女抱住,用手轻抚着少女的头,脸上是我未曾见过的安
详。
她们的对话让我有些惊讶,眼前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就是克莱儿,爱
莲娜只有九岁的年幼妹妹,我似乎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您可是消失了整整十二年,父亲大人曾向皇帝陛下要求组织搜救队,也曾
派遣不少人进入浑沌迷境,但都没有人发现您的踪迹。」
克莱儿向她的姊姊努力倾诉着自己的思念,伯兰特家族的家主在此时彷彿变
回那个曾经熟悉的小女孩,姊妹间的羁绊之深由此可见。
《第09章-男爵夫人》
克莱儿?伯兰特在爱莲娜消失在浑沌迷界后成为伯兰特家族的继承人,17
岁的时候接替病逝的父亲正式成为家主,21岁的现在虽然不是如她姐姐和父亲
那样的大骑士,但靠着伯兰特家族在西境的影响力维持住在帝国的发言权。
因为她的美貌和家世背景,不少帝国才俊都是她的追求者,其中还包括几名
皇子,她也运用这些关系巩固住家族在西境的利益,这就是帝国着名的女公爵克
莱儿?伯兰特。
……
「父亲和母亲已经离开了,没想到已经过了十二年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为了守护这个家都是值得的,话说姊姊大人要进帝都吗?」
「是啊,为了报告任务,现在的皇帝是奥狄斯?」
「是的,五年前先帝病逝后接任的。对了,这两位是姊姊大人的朋友吗?」
可能是意识到我的视线,克莱儿这才发现我和雅芙在房间内。
「这一位是我的主人,那边那个是主人的宠物。」
「咦?煮仁?」
看着曾经高傲无比的爱莲娜依偎在我怀里,以及雅芙温顺帝跪伏在我脚边,
克莱儿的神情看起来有些错愕。
果然,是因为没有名字不好称呼吧?
「你可以叫我诺顿,因为失忆的关系没有姓氏。」
「啊!我现在才知道主人的名字耶~ 」
「那是因为你没问的错唷!」
我面不改色地将错推到爱莲娜身上。
「您、您您您、您称他为主人!?」克莱儿以惊人的气势瞪我,又将目光转
向爱莲娜:「您可是效忠皇地陛下的英灵骑士,就算先帝已经病逝,但也应该依
照誓言效忠现任的皇帝陛下啊!」
自己敬爱的姊姊竟然背弃骑士誓言,这让克莱儿有些难以置信,更重要的是
眼前的男人。
虽然她现在还是单身,但丰富的社交经验让她接触男性的机会也不少,以她
的眼光来看眼前的男人相貌平平,身形单薄也不可能有多少实力,这样的男人根
本不配自己美丽强大的姊姊。
重点是自己的姊姊竟然称这个男人为主人,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过去的我已经死在秘境中了,是主人赋予我新的生命,作为骑士的我理所
当然要对他献上忠诚。」
像是觉得刺激不够似的,爱莲娜在自己妹妹面前与我接吻,小巧滑嫩得香舌
探入我的嘴内,与我的舌头仅仅交缠。
克莱儿满脸通红地盯着自己的姊姊和那个男人在她面前亲热,因为其中一方
是自己亲人的关系,这让她感到某种刺激,渐渐地感到浑身燥热的她目光已经被
完全吸引。
「克莱儿小姐。」
旁边比较成熟的女人出声提醒,克莱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咳咳,那么姊姊大人你们应该也累了,姊姊大人的房间都有人在打扫随时
可以使用,至於这位先生和小姐我们也会为您准备好客房。」
「主人和我在同一间房间就可以了。」
「不行,就算是您与这位先生的关系亲密,既然还进行过婚礼便不能无视男
女间的礼仪!拉娜,麻烦你招呼先生和小姐了,满足他们所有要求。」
说完也不管爱莲娜的抗议,克莱儿抱起她身材娇小的姊姊离开会客室。
「非常抱歉,克莱儿小姐因为见到爱莲娜大人太开心了,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没关系,我能明白。」
「感谢您的谅解,请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她叫雅芙。」
「那么诺顿先生和雅芙小姐,我现在带两位去你们的房间,请两位跟我来。」
……
果然客房也是无比奢华,重点是这种舒适感真是前所未有,不愧是帝国大贵
族用来招待可人的房间,唯一比较在意的是住在隔壁的人。
那是一位有着红色长发色的美丽女人,年龄比克莱儿要年长些,从她的举止
和气质能看得出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被带到房间时刚好与那位小姐在门口遇见。
好奇的目光在我身上没有停留多久,但当她看见雅芙时,我可以感觉到她的
视线充满火热。
「您是问凯伦卡特夫人吗?她是克莱儿小姐的密友,也是汤玛斯男爵的妻子,
为了探望克莱儿小姐而住在这里的。」
「人妻吗……」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女人很明显对雅芙抱有淫欲。
不管怎么样正好可以作为打发时间的材料,就让雅芙来当钓鱼用的鱼饵,目
标当然就是那位凯伦卡特。
晚餐后雅芙跑到宅邸的庭园,找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她脱下自己的裤子,
双腿成M字蹲下,没一会儿就听见潺潺的流水声,毫无羞耻的行为也是拜调教所
赐。
「唉呀唉呀,竟然在这里上厕所,这可不是一个淑女所为唷。」
声音的主人正是凯伦卡特,她从少女面前不远处得草丛中出现,像是在看着
一个犯错式的孩子般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发现有个人在看着自己小便,无法暂停自己的尿意的雅芙发出浅起的低吟声,
丰满的双腿微微地颤抖着,在即将尿完的同时少女也到达了高潮。
雅芙浑身无力地瘫坐在庭院的草地上,可以看见与尿液不同的透明色液体从
少女的私处滴落,这副淫糜的景象让凯伦卡特感到十分兴奋,似乎自己的亵裤也
有些湿润。
「弄得身体都髒了,不过没关系,跟姊姊到房间去清理吧!」
扶起无力的少女,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中,然而她们没注意到庭院还有另
一人的身影。
进到房间后,凯伦卡特将自己和少女的衣服褪去,迫不及待的她带着少女爬
上床。
美丽的少妇将头埋在少女的私密处,伸出舌头仔细舔拭着刚刚排泄完的地方,
尿液和淫液的味道让她感受到刺激,欲火在这时候也彻底爆发。
「……嗯嗯、啊呜呜……」
「呵呵,很舒服对吧~ 姊姊我会好好地帮你清理乾净唷~ 」
一手轻轻捏住少女乳峰上的嫣红,另一手则探入自己的下身,手指不断揉着
自己的阴蒂。
对方的舌头灵巧地在私密处游移,炙热的吐息打在小腹处,舒服的感觉让雅
芙舍不得对方离开,双手按住少妇的后脑索要。
「……啊啊……嗯啊啊啊……」
淫糜的吸吮声回荡在房内,没多久雅芙便迎来今晚的第二次高潮,一股炽热
的液体从肉穴中泄出,被凯伦卡特全数吞下。
「很美味呢~ 」
少妇强势地吻住少女的双唇,后者意乱情迷之下也回吻,两者的舌头彼此交
缠,分享着刚刚少女高潮后的甘露。
「……汪呜呜……哼嗯、嗯呜呜……」
「啊啊,你真是太可爱了,你的手指真灵巧,是那个男人的功劳吗?」
白色和古铜色的成熟肉体在床上交织在一块,两人因激情而香汗淋漓,火热
的肌肤紧贴在一起,像是要与对方完全融为一体般。
「……呜呜呜……」
「……我也、要去了……啊啊啊!」
四唇相接忘我地享受着,双乳在对方手中变换各种形状,用手指代替男人的
肉棒深入肉穴中抽插,两人努力用对方的肢体索取着快感。
高潮让少妇失去全身的力量,她慵懒地躺在床上,任由雅芙为她用小嘴和舌
头清理自己的私处,毕竟在体力上娇生惯养的贵族少妇比不上曾为山贼的少女。
「雅芙?」
感觉到少女离开温暖的被褥,还以为少女要回到自己房间的少妇想起身挽留,
难得遇上的少女让她非常满意,有不少花样想要与这名少女一起尝试,但眼前的
景象让她无比惊讶。
少女此刻正跪在一个男人身前,刚刚与她欢好的小嘴此刻正吞吐着一根粗壮
的肉棒,看得出巨大的尺寸让少女的动作有些艰难,但她还是努力将肉棒全部吞
入。
「凯伦卡特夫人对吧?不介意我也来加入你们吧。」
看着她因为惊讶得发不出声音,我故作轻松地跟她打声招呼。
两人上演的百合剧码让我看得非常过瘾,这么棒的机会当然要参与其中,当
然让雅芙出去小便也是为了吸引她上钩,只是没想到对方那么大胆直接诱奸不知
道底细的少女。
「你、你竟然……」
「深夜拜访请原谅我的无理,不过刚好在找我的宠物,没想到会在你的房间
里。」说着我看向她的私密处道:「看来你应该已经体验过了,怎么样,这可是
我努力调教的成果唷~ 」
我缓缓用力挺动腰部,欢爱后的少妇姿态妖艳让我不禁食指大动,没怎么忍
耐的我将奖励射入雅芙口中。
「咳咳咳、哈哈、咳咳」
可能是太过激动的关系,射精的力量比之前要狂猛,来不及吞嚥的雅芙忍不
呛到气管,的不少精液从她口中流出。
精液腥羶的气味很快便瀰漫整个房间,凯伦卡特体内原本平息的欲火再度被
点燃,这让喜欢与女性欢好多过於男人的她感到非常意外,然而身为男爵夫人的
她不可能随便让陌生的男人上床。
强忍住内心的悸动,她用棉被包裹住自己变得敏感的身躯,用厌恶的视线盯
着眼前的男人。
「请你现在离开,我是一个男爵的妻子,相信你了解我在说什么。」
「呵呵,我懂得,你很想要这个傢伙对吧?」
我抖动自己的肉棒,看得出这位经历过男人的女人对自己的尺寸非常惊讶,
这小小地满足了我。
身在贵族圈的她知道听过不少传闻,其中有不少是某些放荡的贵族夫人随意
让男人上床,导致被对方要胁而身败名裂,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碰上。
「我可以给你钱,你现在离开我也不会追究你的冒犯,如果有其他要求明天
可以再提出。」
因为男人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敏感,凯伦卡特预见继续让这个男人待在这,怕
是自己会忍不住向对方求爱,到时候就后悔莫及了。
就在她思考的同时,雅芙再度回到床上,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将她压住。
「等等、呜呜呜!」
少女含着少妇的双唇,用舌头撬开对方的贝齿,口中残留的精液便透过舌头
进入对方口中。
连自己丈夫都没有用嘴服侍过,自然别提从肉棒榨出的精液,明明应该感到
噁心的气息,原始的欲望却开始燃烧。
「??嗯嗯哼、再给我一点??好美味??」
她回吻少女,舌头探入对方口中摸索,想要品嚐更多精液。
「真是贪吃,我这里还要很多??想要吗?」
我来到床边,将肉棒移到她的面前。
直接从肉棒散发的气味中,混杂着少女的唾液,当目光接触后便难以移开。
雅芙保持着在她身上的压制,用口从肉冠一直舔到根部,继续向下将精袋含
入口中,精袋上的灵纹像是在欣喜般绽放光芒。
「??给、给我。」
「嗯?」
「??给我。」
「别那么粗鲁,想要的话应该说什么?」
心中的犹豫和挣扎在欲火下很快便不复存在,肉体和心灵都屈服於眼前的男
人,对於可能发生的后果也不再担忧。
「请将您的精液赐予我!」
「很好,那么就??好好吃吧!」
我用力将肉棒插入仰躺着的她的口中,无视她因为不习惯而流出的泪水,只
是挺动腰部让肉棒能够快速进出,呼吸困难的她依然努力吸吮着我的肉棒,生涩
笨拙的技术反而让我有几分新鲜感。
每当肉棒深深插入都可以从喉咙看见肉棒的轮廓,真空所带来的吸力就像是
要把精液狠狠榨取出来,温暖的唾液和柔软的食道触感让人欲罢不能。
「好好的侍奉,你最喜欢的精液快要出来啰~ 」
「……呼呼、噗呜呜……呼呼呜呜……」
痛苦到连呼吸都难以进行,因窒息而面色胀红的她让我感觉更是兴奋。
「……噗呜呜……呕呵呵……」
「好好接着吧!」
全速运转圣杯灵纹,从精袋中涌现出源源不绝的精液,顺着尿道直接灌入凯
伦卡特的食道中。
「……呜呜呜……噗噗呜呜……」
就连食道也无法一次容纳的量,精液从肉棒与喉咙的缝隙逆流而出,还有一
些精液灌入鼻腔从鼻孔溢出,白色黏稠的精液就这样玷汙她美丽的脸蛋。
喉咙不断地蠕动,本能地想要将所有精液全数嚥下,这次的射精足足持续了
三分钟之久,当我拔出肉棒时她已经因为缺氧而晕厥了。
「就算你失去意识了,游戏也还没有结束喔!」
将凯伦卡特身体翻转,丰满却富有弹性的臀肉出现在我眼前,分开臀办后少
妇粉嫩的菊蕾映入眼帘,而这就是我的目标。
沾满唾液和胃液的肉棒直接插入未经开发的菊蕾,被异物瞬间撑开的下场就
是菊蕾承受不住而裂开,裂开的伤口将床单染上点点嫣红,看起来就像是处女的
初夜一样。
「……啊啊啊啊……呜呜呜……」
原本失去意识的少妇因为痛楚苏醒,张口想要大声叫喊,却被雅芙快速地用
嘴堵住,全身在痛苦中剧烈痉挛,膀胱中储存的尿液在此时大量喷发。
端庄高雅的男爵夫人竟然因为菊蕾被人强行破开而高潮,高潮的同时还失禁
将床单弄得一片狼藉,如果有人在这里肯定很难将她与之前的贵族形象做比较吧。
「这招是我从一个雅芙那边尝试出来的,没想到竟然爽到失禁了,很舒服吧?
不过还有更棒的唷!」
肉棒稍微拔出一半,之后再快速齐根插入,如此往复坐着活塞运动。
菊蕾的紧实是肉穴难以比拟的,柔软的肉壁紧缩让肉棒寸步难行,就像是一
个人用手将你的肉棒整根握住一样。
初经人事的菊蕾没多久便已经止血,在痛苦中凯伦卡特感受到异样的快感,
前所未有的感受让她忍不住在我射精前又高潮了,今天晚上的高潮次数绝对比她
至今为止加总起来还要多。
「男爵夫人竟然用屁眼高潮,被陌生男人玩弄屁眼还会觉得舒服,看来以后
可能用普通的性爱也满足不了了。」
「……哼嗯嗯……好、好舒服、再多……多干我的屁眼……」
「哈哈,你现在的样子真想让你的丈夫看看,想必会难以想像吧,自己的妻
子被别的男人开发屁眼,我就如你所愿好好地疼爱你。」
我加快抽插力度,当快感累积到临界点,圣杯灵纹再度被激活,完全插入的
肉棒再度喷发出大量的精液。
「……啊啊啊、好热、好、好棒……精液进入我的体内、好舒服啊啊……」
……
拔出征伐一整晚的肉棒后,被撑坏的菊蕾洞口大开,第一次便被粗暴地玩弄
可能暂时难以闭合,可以看见精液不停从中涌出。
不过接受我的恩宠的女人,就算没有转生成亡灵身体的恢复能力也会变强,
稍微花点时间应该可以恢复吧。
现在所要苦恼的是,该怎么向爱莲娜和克莱儿解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