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记-天下第一楼开蚌记】(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天下第一楼开蚌记(一)
话说正直三九寒冬,屋外风雪交加,天刚刚微亮,天下第一楼里灯火通明,
二十多个小厮,点着灯笼,拿着浆糊,,陆续陆续出门,要去贴一份告示。这些
个告示就是最初的海报广告。
大清早的,菜市口,城门口,城墙下,便是挨挨挤挤的人群,其中一个会识
得字的念到:天下第一楼于近日得一奇女子,白氏。自称下身门洞若蚌,无奇力
阳具者不得开启。
现力邀关外奇男,耶律楚庄,男根尺长,与本月三日在天下第一楼之月夜群
芳楼举行开蚌大会。力邀城中闲雅士观摩。后排站位,三两白银得票,前排中左,
中右五两,正前一楼独坐,得酒水小菜,焦唇房稚女伴二十两,二楼隔间得木乳
房,幽径曲,后庭仿熟女伴三十到五十两不等……
天下第一楼是大都最大的妓女院,这个妓院的告示就是说一个白姓的女子,
说自己的阴道入口特别紧窄,一般男人都不能用阳具插入,第一楼请来一位奇人,
阳具特别大,要当着众人面,开了这个蚌女。
各种座位不用价格卖出来。焦唇房是第一楼最基本的妓女的所在,这些个女
孩都还是处女,都是十岁到十二岁,还没有被开苞,但是被训练出来可以用嘴巴
给客人快活了;木乳房是十二到十四岁的女孩,有的已经不是处女了,可以用嘴
和乳房侍奉客人了;幽径曲,是些十四岁以上,开苞之后的熟女,可以唇乳和小
穴一起被客人蹂躏了;后庭仿是那些个菊花都开好了,可以跟一个或者几个客人
同时交欢的女子了。
半天之内消息传满大都,引的无数公子王孙,豪门富户,甚至穷家淫男们的
心蠢蠢欲动,就连那些个男人男根不强健的小媳妇都想去看看,当然有的人是想
看那个奇蚌女子,有的人是想看看那个外帮硕大阳具的男人;更多的是想一边品
着第一楼的酒菜,一边看着这两个奇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斗法阴阳两物,还能让那
些个不同级别手法的妓女们吞自己的阳具或者自己幻想着那尺长的阳具就长在自
己身上,自己可以一边观战,一边亲嘴摸乳,还能挺进那些个身边的尤物的小穴
之中。
不到当日傍晚,所有的票都卖出去了,没有的票的懊恼或者高价到处寻票。
天下第一楼的月夜群芳楼,不是它的主楼,是个侧楼,但是对于这样的场面
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大厅够宽,够大,还摆了很多大铜镜子,地下有地热,像是大炕,进楼之后
无论外面多冷,里面可以不穿衣物。二楼以上是一个个雅间,雅间有西洋玻璃门
透明,也有珠串门帘,里面深处有床,外面有桌,可以吃酒看戏,也可以把门帘
放下来,跟美人们任意干活。
这个楼本来是给达官贵人们消遣听戏,或者是包间,或者包楼用的,听戏唱
曲都是常有。这个楼里的姑娘们全部是只穿各色的肚兜儿,肚兜只挡住正面到阴
毛高低,屁股和腿儿都是露出来的,给够钱的客官,可以随意挑选其中穿梭的姑
娘,带入房中,胡作非为。
包楼是最贵的,包楼当日,美酒佳肴且不说、在外所有的姑娘,可以在楼里
任何地方伺候客官。比如说客官可以让姑娘趴在楼梯上,坐在吃酒菜的桌子上,
椅子上,也可以几个客官围着一个姑娘肆意蹂躏。
那些个有钱的淫棍们,包了楼,就是要看着姑娘们随意被玩弄,高潮迭起,
浪声不绝。有的时候还会允许家中小厮,一同操一个姑娘,看她奋力承欢不同男
人胯下。
那些个镜子让男人们更加兴奋,因为可以看着自己的阳具被吞吐吸入,被阴
毛密集,小穴淫水外涌冲出来又吸进去。妓女们的床底之声也是个有千秋此起彼
伏。
天下第一楼开蚌记(二)
接上回,夜幕渐渐降临,开蚌日就在今夜。今夜所谓开蚌就是这个白氏的淫
穴如同蚌壳,非常紧密,需要利器男根才能打开,一旦打开,蚌壳可能会不顾一
切夹紧外来插入的阴茎,这样可能在抽插中男人能在最短时间喷射,特别是在众
目睽睽之下更多几分兴奋。
大厅里进来了许多花了银子的淫汉,也有些花了血本的市井小民,挨挨挤挤
的,只有站位的都是最次的票进来的,楼上有各种单间,烛火和铜镜照的大厅通
亮。鱼贯穿梭在亭内的楼里不同级别的姑娘们。她们穿着不同颜色薄如蝉翼的肚
兜儿,每个姑娘的乳房都若影若现,有丰满圆润的,有坚挺的,有的像悬垂的木
瓜,有的像熟透的水蜜桃儿。
一个个细长腿儿,上面是各种丰满的臀,晃动的乳房。厅里面有些没进过妓
院的男人,看着看着,裆下的阳具,就鼓起来了。
哐哐两下鸣锣,嘈杂的大厅安静下来,大厅中间的两道环形屏风之一被打开。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胡茬的魁梧大汉立在当中,大汉眼神炯炯,肤色古铜,
胳膊上肌肉棱角分明,光着上身,前胸后背全是毛,赤足而立,只穿着类似麻布
的裙,腿上也是看不见皮肤,只看见汗毛。
屏风打开的瞬间,袅袅婷婷走来两个白色肚兜的姑娘,一边一个,轻轻撩起
了他的麻布裙;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在他裆下之物,他的阳具此刻正安静的悬
挂着,褐色褶皱的包皮,低垂下来,比常人最饱满的时候都要粗长,两个睾丸有
像两个拳头一左一右的护住阳具。
一个穿着嫩绿色的肚兜儿的姑娘缓缓走到大汉面前,欠了欠身,跪在大汉裆
前,身旁一个白衣肚兜儿递来一个白色瓷瓶,绿衣儿从瓷瓶里倒了一些琥珀色的
水非水,油非油的液体,熟练的搓起手,她的手指白皙芊长,还染着鲜红色的指
甲,一对翠绿的玉镯子,折射着大厅里里的烛光。
这双芊芊手轻轻的摸了摸大汉那充满褶皱的睾丸,缓缓都移到阳具上,白皙
的手竟然不能单手握住那安静低垂的阴茎,两只手一起托起肉棒,开始抚摸,肉
棒得到召唤,慢慢苏醒。
这个绿衣姑娘是焦唇房里最拔尖的,她的手就能让无数肉棒喷射,这双手儿
拿捏着,搓着,抚摸着,肉棒也配合着涨大。
大红色的指甲白皙的手,在棕红的肉棒上飞舞;片刻之后又来了两个粉兜姑
娘,这两个身材差不多,丰满,走路时乳房晃动,后面的男客们看着就直起脖子
吞咽口水了,这两个姑娘一到,绿衣儿就退下了。
霎时间四双手扶住大汉的男根,两侧各有人递上一小盅水,两个粉衣儿酌了
一口,漱口后吐在铜盆里。右边那个粉衣儿张开嘴,想含住肉棒,肉棒主人低头
看了一下一对粉衣雏妓娇俏的小脸,龟头就探出来了。
右边那个叫环儿,她张大朱唇,努力的往里塞,龟头被吸进去了,但是貌似
怎么也不能深入,身后立刻走来两个小厮,一左一右扶住她的手,按住她的背,
往前推,肉棒又进去一点,就是这一点儿卡住她的咽喉,她差点吐出来了。
只好换了左手边的钗儿,但是也没多吞入一些。楼上忽然有尖叫和嘈杂声,
原来是某个淫少带了他新娶的小妾来见识,小妾被这个肉棒吓得晕了过去。然而
这三个雏妓,都是些苦命的姑娘,只要恩客给了银子,无论是乞丐身上骚臭的鸡
巴,还是书生裆下细软的男根,又或者是那些老淫虫刚刚从某个肛门里拔出来的
流着精液的肉棒,或者是席间那些达官贵人筷子夹起的鱼刺,甚至于老鸨把烧红
的铁棒子塞进她们的嘴里,也要含羞带笑含住吞下。
她们都受过专业的指点,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怎么让男人忘返,怎么不得
罪那些争风吃醋的男人,怎么在男人的胯下辗转浪荡。
楼上忽然传来两声击掌声,粉衣环儿和钗儿得令停住了,小一点的环儿,几
乎被卡的窒息,眼角有泪花。伴随着击掌声,对面的屏风,徐徐打开,里面正是
今夜的另外一个主角,白氏。
她安静美丽,虽然一丝不挂,但是眼角眉梢没有任何青楼女子的淫邪或者风
流之姿。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