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04)(之一,之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四)之一
(一)
何玲玲和助手小芬来到一大厦,小芬按下楼层单位,对讲机传出声音:「谁
啊?」
「找黄志平先生的,他约了玲玲师傅。」
「是玲玲师傅吗?请进来。」
听到门咔嚓一声开了,何玲玲和小芬推门而进。
护衞员林叔在闭路电视已看到两位女士在大门外按对讲机,但他不相信自己
所看到的,直到何玲玲和小芬走进来,他的眼珠快要掉下来。
何玲玲和小芬两女一丝不挂地走进大堂内,她们的一对大奶子和毛茸阴户清
楚地展现在林叔的眼前,林叔双眼没有离开过两位女士赤裸无遗的身躯。
何玲玲经过他的岗位,还对他笑了一笑,小芬则对他挺一挺双乳,看得林叔
满鼻孔血。
林叔想也没想到会有两位全裸无遗的女士走进大厦来,而且她们对於自己赤
裸人前神色自若,并不当作是什么一回事,他一路目送何玲玲和小芬两裸女进入
升降机内。
何玲玲和小芬来到一单位门前,小芬按下门铃,一位男士应门。
男士打开门便看见两位全裸女士出现自己面前,也有一点愕然:「你们是…
…」
小芬说:「这是玲玲师傅,我是她的助手陆小芬,你是黄志平生吗?」
「我是,请进来。」
黄志平打量着眼前两位纤毫毕现的女士。
玲玲师傅样貌娟秀,身材曲突,肌肤白晢,两乳丰圆而挺,乳头突立,臀肉
圆厚,两腿修长,胯下一片黑茂毛茸。
她的助手陆小芬,也是一位身材婀娜的妙龄女郎,肌肤白晢,双乳丰满,腿
长臀圆,阴毛密浓。
黄志平两眼直盯着何玲玲的裸体,说:「原来玲玲师傅……就是……新闻报
导的那位裸体女风水师?」
「是啊。」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何玲玲笑笑道:「先让我量度一下。」
「是啊,差点忘记了,玲玲师傅,你的身材太美了啊,看得人也失魂了。」
何玲玲只笑笑,没作声,拿出罗庚测量,这是二楼有平台的住宅,何玲玲来
到平台,再看外观,问了黄生黄太生年,屈指计算,心中有数。
何玲玲回到屋内,说:「黄生,最近有事发生?」
黄志平说:「是啊,我们搬进来这居所不久,我太太便出了问题。」
「出了什么问题?」
「实不相瞒,我太太一向喜欢裸体的,在家中她喜欢一丝不挂地到处走动。」
「只要你们喜欢那不是问题。」
「但最近她总是怪怪的,时不时好像MODEL那样自己在屋内不同的位置
摆POSE,又走到平台用一些桌椅作佈景摆弄身体,我问她干什么,她说拍照
啊。」
「哪黄生有没有替黄太拍照?」
「有啊,难得老婆叫我替她拍裸照,我便大拍特拍。」
「哦,既然黄生黄太对性事开放,拍裸照不是问题。」
「我太太不是模特儿啊,但她摆POSE很专业的,还有奇怪的是,她要我
把她的裸照放在电脑桌面上作幻灯播放,她坐在电脑前看自己的裸照。」
「欣赏自己的裸照也不是问题吧。」
「她一边看一边在自言自语呢,我奇怪地问她在说什么,她只笑笑不答我。」
「你太太呢?」
「她在房内睡觉。」
「可以让我去看看她吗?」
「可以,请随我来。」
何玲玲来到卧室,看见黄太赤身睡在床上,身上并无盖上被子。
黄太,三十来岁,一身白肉,卧身时两乳房饱满聚胸,乳头硬突,乳晕较大,
两腿腴长,胯下毛茸一片。
何玲玲手结金刚拳放在黄太眉轮上,金刚诵六字呪,一会儿后,黄太突然张
开眼睛,两手捉着何玲玲赤裸的乳房,何玲玲两手连忙结莲花印扣位黄太两手腕,
口诵大悲咒。
何玲玲念了约七遍左右,黄太双手软垂,何玲玲把她两手放回身旁,一手结
宝手印按着黄太眉轮,一手结莲花印按她心轮,口诵般若咒。
当何玲玲念过十四遍左右,黄太昏昏沉沉睡去了。
「黄生,我们到厅去。」
「玲玲师傅,我太太真的有事吗?」
「你家宅平台对出,为暗探屋,易招鬼怪,你太太又是阴年生人,星属廉贞,
又是惹阴之星,看来你太太多是阴魂附身。」
「哪怎算好?」
「从刚才情况看来,那阴魂开始已适应黄太身躯,我要招那阴魂现身,才知
道如何解救,但要黄生你帮手。」
「哪要怎样做?」
何玲玲告诉黄志平的做法,黄志平一面尴尬,无奈地说:「玲玲师傅,突然
在这个情况下,我恐怕……有点……力不从心……」
「我明白,我和小芬会帮你,我们到卧室里去吧。」
何玲玲和助手小芬与黄志平再到卧室里去。
小芬和黄志平合力把黄太身体横移,让她的下身向着床口,又把她两脚张开
屈曲放在床上,这样她的阴户大开。
何玲玲便着黄志平脱光自己衣服,当黄志平脱光衣服后,赤身面对两位裸体
女士,竟然有点面红。
小芬先用手捋黄志平的阳具,又用口含吮他的阳具,何玲玲则用自己两乳磨
蹭他的背部,不久黄志平的阳具慢慢胀大起来。
当黄志平的阳具硬直了,何玲玲便着他立即插入黄太的阴道里抽送。
何玲玲张开两脚坐在黄太顶头,一手结金刚拳按着黄太的顶轮,一手把一支
假阳具插入自己阴道。
黄太是两脚张开屈曲放在床沿上,黄志平就站在床沿直刺刺的把阳具插入太
太的阴道里抽送。
小芬在黄志平背后用手推动他的臀部,又用乳房磨蹭他的背部。
黄志平面对着赤裸裸的何玲玲在用假阳具插着自己的阴户,背部受到美女乳
房的磨蹭,感到十分刺激!黄志平插得十来来分钟便气吁吁说:「我……我……
要……射……了……」
小芬从背后伸手到黄平的小腹抚摸几下,黄志平突然感到一股气冲,啊,忍
不了,他在自己太太的阴道里喷射了。
何玲玲看黄志平的脸部表情已知道他射已了精,便着他把阳具退出来,当黄
志平的阳具一退出黄太的阴道,何玲玲立即拔出插在自己的假阳具递给小芬,小
芬立即把假阳具塞入黄太的阴道里。
何玲玲一手结金刚拳按着黄太的顶轮,一手结莲花印按着黄太的脐轮念度母
咒。
何玲玲念得十四遍,黄太突然张开眼,说:「不要啊……请师傅高抬贵手…
…」
何玲玲说:「你是谁?」
「我是这宅的业主。」
「你为何在此?」
「啊,说来话长……」
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四)之二
我叫洪玉冰,自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十八岁时奉子成婚,但老公很爱惜
我,因为是他,我才可以离开寄养的生活,所以我对老公千依百顺,老公很喜欢
我穿着暴露,每当我在人前衣着暴露,他会把我屌得欲仙欲死。
但好景总是不会在我身上长久,我儿子十二岁那年,老公死於肝癌,他留有
一大笔保险金和股票、基金等资产,也留下这个住宅单位,所以我不愁生活。
五年过去了,儿子阿骏也十七岁了,他生得健硕雄伟,有着他父亲的影子,
每当我看着儿子,就好像看到老公一样。
我虽然已是三十五岁了,但我每天都有做运动,依然保持着36C-27-
36的身材。
我的生活圈子很狭窄,没有什么朋友,儿子就是我的一切,我的精神支持。
儿子参加了学校的摄影学会,开始迷上了摄影,我便给他买一组摄影器材,
他很开心,拥抱着我说多谢。
后来他又参加了一些校外摄影比赛,认识了几个摄影发烧友,他们自己成立
一个PhotoClub,自己几个人互相交流。
由於我住所有空间,他们都是来我住宅进行讨论活动,所以我都认识他们。
他们四个人,一个叫阿龙,二十岁,是他们的组长,一个叫阿浩,十九岁,
另外两个分别叫阿骐,阿峰,两个都是十八岁,全组人年纪最小是我儿子,但他
们都很欣赏我儿子,因为我儿子拍的照片获过奖。
他们五个人时不时到新界拍摄风景照,我见他们很用心,我答应阿骏他的照
片获奖我会送一份礼物给他。
我给他购买了一部高性能的电脑,并安装一个专业Premium版执相程
式,儿子和他们四个朋友都很开心,儿子又拥抱着我猛说多谢。
几日下来,我都看看他们是怎样执相,又听他们讨论各种摄影技巧,他们也
向我展示他们拍照片,的确有专业水准。
几个月后,他们告诉我,他们的摄影由风景相转向人像相。
阿龙更大胆地问我:「Auntie,你可以不可以做我们的模特?」
我听了大笑说:「我老了,怎可以做你们的模特,不要玩Auntie啦。」
他们见我拒绝,便在外边找了些女孩子来做模特,但那些少女模特,做私影
旨在赚钱,拍照根本不是用心的,所以拍出来的照片,只可以算是一般,没有特
别出色,他们自己看过照片也有一点点无奈。
一天晚上我洗澡后,对着镜子看自己,心想:自己的身材仍保持得不错呀,
如果让他们拍自己几幅照片,也不输给那些少女模特呀,无谓浪费自己大好的身
材。
当然我不会主动向他们提出,我耐心地等他们再向我提出。
果然,阿龙再次向我提出做他们的私影模特。
我保持矜持,首先拒绝。
今次其他人都起哄央求我,他们又讚我样子美,身材捧,许多模特都不及得
我,讚得我飘飘然。
我刻意问儿子:「阿骏,你觉得怎样?」
儿子说:「我好仲意。」
我说:「既然阿骏这样说,我便答应你们,你们想我穿什么衣服拍照?」
他们都说无谓,只要我觉得舒服便可以。
反是儿子说:「我希望妈咪可以穿得性感一点。」
其他人一听阿骏这样说便附和着,我瞪一瞪儿子,想不到儿子竟和他老爸一
样。
我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他们在佈置背景及灯光反光板之类的设置。
自从老公过身之后,我都很少穿性感服,只是洗澡后才穿上吊带低胸睡裙,
不知是不是这样惹起了儿子青春期的欲念。
我看着衣柜,左选右拣,最后选了一件无袖浅蓝色低胸连身齐B短裙,露出
我雪白的大腿,裙子的质料好薄。
我穿上裙子后,引起我同老公一齐的回忆,我决定不穿胸罩,三十五岁的我,
乳房依然坚挺,腰间戴上一条白色皮带来遮住内裤突出做成的线条。
我行出厅,即时响起一阵口哨声。
儿子说:「妈咪你好性感,我仲意。」
我听到儿子这样说,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他们在平台佈置了以树林为背景的佈景,前面放了几块木头,地下铺着一块
绿色地毯,上面放左一张像导演坐的摺椅,佈影前面放左两盏灯。
我问他们想我摆什么POSE,他们一时之间争着说话,发表不同的主意。
我便说:「你们静下来,一个一个讲,你们七嘴八舌,我不清楚你们想什样,
我尽可能满足你们的要求。」
於是他们一个一个来指示我给他们拍照。
首先我坐在绿色地毯,像真的坐在草上那样,然后我又坐摺椅上,叠起双脚,
坐直,拧头望后,假装像后面有人,如是不断重覆不同的POSE,让他们拍得
够为止。
拍好照后,他们筛选和剪相,用相纸印了三十几张相出来,我看到那此相真
是拍好有水准。
其中一张相,我最满意,相中的我,头发刚好甩起,雪白的双腿在闪光灯之
下十分突出,在光影下衬托出的乳沟和露出的半个乳房,成为了成幅相的焦点,
他们又希望下次我能够以其他迼型来拍摄,我没想过还有下次,不过最后我都答
应,并约定了日期。
到了约定日期,我才记起忘记问他们想我穿什么的衣服。
我问儿子:「阿骏,你们今次想我怎样穿?」
儿子说:「比上次再性感一点。」
我说:「要怎样的性感?例如呢?」
儿子说:「内衣啦。」
我愕一愕说:「你说笑是吗?」
「不是呀,他们都说那天你很性感,好正,想你再性感一点。」
「你真是想我穿着内衣摆POSE给他们看?」
「是呀,他们看到你的性感很兴奋,他们都好仲意你。」
「你也仲意?」
「是呀,我仲意,我仲意你穿得性感,也仲意你的性感给人看。」
我无话可说,我儿子十足他老爸,我只好依他之意。
这时他们已来到准备设置,今次他们在厅中佈置背景。
我便回房里选衣,我选了我老公以前最喜欢的那套性感黑色蕾丝内衣。
我穿好那套性感蕾丝内衣后,我有点紧张,我深呼吸一下后,打开房门。
当我来厅后,他们全部静下来,所有人都盯在我的身上,但他们的目光令到
我感到全身发热,我意然有点点雀跃的感觉,我自己也有点吃惊。
今次他们佈置了太阳伞和户外桌椅,背景是蓝天白云,我自动走到坐在椅上,
他们依然呆呆地望着我。
一时之间我都有点不知所措,我望望儿子。
儿子说:「喂……未见过穿内衣的女人吗?拍照啦!」
他们才大笑起来,准备好各自的相机,大伙围着我,我突然感到有点紧张。
他们指示我摆出不同的POSE,他们又开动风扇模拟海风吹着我的头发。
他们又要我摆出一个较妖艳的POSE,就是我腰向后拗,胸部突摆前,谁
知左边乳房突然脱离胸罩,弹了出来,左边整个乳房便完全暴露在灯光同他们的
眼底之下。
我立即站起身,整理好胸衣,我留意到他们全部都捕捉到我乳房走光的那一
刻,我尴尬地脸也红了。
大家继续拍摄,当没有事发生一样。
过了十来分钟,儿子说要到便利店买饮品,并说不用等他,大家继续拍照。
儿子出了门之后,阿龙问我可以不可以在枱面上摆个性感的姿势。
於是我面对镜头,弯低腰,两手夹胸按在枱面上,使胸部更挺,乳沟更加突
出和诱人。
他们四人从不同的角度去拍摄,我开始感到有点热,是性爱的热。
我竟然提议:「你们也过来,和我一起摆POSE?」
阿龙和阿峰二话不说走到我身边,一人一边夹着我,我斜斜背着阿峰,把他
两手揽着我的腰,我面向阿龙,叫他把手放在我乳房对下的位置,我提起右脚,
微微搭在阿龙的腰上,令到我双腿尽头那片湿润布料,轻轻贴在阿龙怒鼓着的重
要位置。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