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集
下一集不知道是先调教涂山雅雅还是涂山容容啊。因为有些卡了,下次更新,
可能不是更狐妖了,可能会写个原创短篇哦。
涂山红红只觉这声音十分的熟悉,扭头一看,只见那缓缓走来的女子,穿着
一件翠绿色的襦裙,长发及腰,头上带着一个类似是蛇一样的头饰,「玉灵……」
涂山红红说道,来人正是在第一集出场一下就没出现过的翠玉灵。
「红红,清洗主人的肉棒,还是交给我这个专业的肉棒清洗母狗吧。」说着,
翠玉灵挤进何浩和涂山红红之间,直接的把涂山红红挤开了。
被挤开的涂山顿时就炸毛了,「玉灵,你……」还没等涂山红红说完,何浩
就打断道,「红奴,过来好好学学。」涂山红红声音低沉的回答「是。」四肢着
地的爬到翠玉灵身边,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但是涂山红红还是十分认真的盯着。
翠玉灵眼角含笑的撇着涂山红红一眼,看着曾经那么英姿勃发的涂山之王,
此时却变成了一个只是因为被自己抢走了服侍主人的机会,就在那儿生闷气的小
女孩,翠玉灵就感到十分的有趣,同时心中对自己主人的尊敬和崇拜更上一层楼,
能够将桀骜不驯的涂山红红,调教成一个乖巧的性奴、一条温顺当然母狗,真不
愧是我的主人。
「那么主人,灵奴开始了哦……」说完,翠玉灵一只小手托住何浩鸡蛋般大
小的睾丸,另一只小手轻轻的抚摸何浩肉棒的棒身,红唇一张,把何浩的龟头含
进自己的嘴里,丁香小舌灵活的在何浩的龟头头冠上,转了几圈,爽的何浩低声
的呻吟两声,这看的一旁的涂山红红一阵的羡慕,同时注意力也更加的集中,似
乎要把翠玉灵的技巧统统学会。
何浩鼓励似的摸了摸翠玉灵的头,得到鼓舞的翠玉灵,顿时心花怒放,抚摸
着肉棒和睾丸的小手被翠玉灵收回,双手按地,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舌尖在马
眼轻挑几下,然后在围着龟头打转,再然后继续轻挑马眼,不停的重复了十几次
后,何浩原本因为射精而略微变软一点的肉棒,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见时机成熟,翠玉灵就这样含着龟头,头忽然向前倒去,原本含着龟头的嘴
唇微微的张开,于是乎,何浩整根的肉棒,被翠玉灵毫无压力的全部吃了进去,
因为何浩的肉棒太长了,迫使翠玉灵的头和脖子保持着一条直线,龟头插进了脆
弱和敏感的喉咙里,硕大的龟头堵死了狭小的喉咙,让翠玉灵无法通过喉咙来摄
取空气,粗壮的肉棒,把翠玉灵的嘴里填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的缝隙,而翠
玉灵却依然尽力的张大嘴巴,不让自己的牙齿碰到自己主人的肉棒。
被压制的举步难尽的小舌,已经无法替主人清洗肉棒了,但是翠玉灵的口腔,
却仿佛一个章鱼吸盘一样,轻柔的刮掉何浩肉棒上的精液,这是翠玉灵凭借自己
的种族天赋而开发出来的口技。
虽然水蛭族的天赋技能略显粗暴,但是只要控制的好,那么这就是顶级的口
交性技了。
翠玉灵的鼻子,顶在何浩黝黑的阴毛上,一抽一抽的闻着何浩的气味,口腔
收缩,包裹住何浩硕大的肉棒,然后口腔里的肌肉,居然开始旋转起来。
何浩微眯着眼睛,脸上满是愉悦,双手按住翠玉灵的后脑,按住不让翠玉灵
动弹,大概过了两分钟,何浩才松开了按住翠玉灵的手。
何浩的手刚刚松开,翠玉灵就把头往后退,何浩的肉棒,从翠玉灵的嘴里缓
缓抽出,原本沾满了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已经变得干干净净。
翠玉灵双手捧着自己的一对硕大的玉乳,膝盖向前挪动几步,让何浩的肉棒
靠在自己雪白的乳肉上。
翠玉灵捧着自己的玉乳,身体向前倾,何浩黝黑粗壮的肉棒,顿时没入到翠
玉灵雪白的乳肉当中,翠玉灵按着自己两颗玉乳的两侧,微微的用力向中间挤压,
同时还上下左右的动着。
看着翠玉灵用自己的玉乳替何浩擦拭肉棒,涂山红红不禁低下头,看了看自
己那完全不输给翠玉灵的玉乳,哼,我也可以替主人乳交的。
翠玉灵在用自己的玉乳替何浩擦拭完了肉棒后,温柔的俯下头,轻吻了何浩
的龟头一下,「主人,您的肉棒已经清洗完毕了。」何浩点了点头,迈步向里面
走去,涂山红红和翠玉灵一左一右的跟在何浩身旁,随着何浩的脚步,优雅的跟
随何浩爬了进去。
涂山红红还是第一次进入到这个房间,刚刚一踏入这个房间,涂山红红就感
觉到自己居然无法感受得到天地灵气的存在,「红红,这里可是主人用神力创造
出来的独立空间,在这里可是没有天地灵气的哦。」看着涂山红红疑惑的表情,
翠玉灵悠悠解释道。
「独……独立空间……这这……」显然涂山红红一时还消化不了这么大的信
息流,愣了两三秒后,方才回过神来,环视一下这个空间,这个空间不算很大,
只有两三百平方,但是很高,据涂山红红的目测,这个独立空间居然有三百多米
高,除了正面的这堵墙外,其余的三堵墙上,整齐的已一米一个间距,排布着一
个个的培养舱,而整面的这堵墙,仅仅是在中央位置,静静的伫立着五个培养舱。
这五个培养舱中,已经有两个被启用了,赤身裸体的涂山雅雅和同样赤身裸
体的涂山容容,静静的漂浮在培养液中,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在她们的培养舱
的玻璃上,有一行的字幕划过,涂山雅雅的玻璃上的是,实验品一号,已抹除十
七项修改内容,涂山容容的和涂山雅雅的基本相同,只不过她的是十六项。
看着在培养舱中的姐妹,涂山红红没有表现出一丝愤怒,反而是略微不解的
问道,「主人,既然雅儿和容儿已经调教好了,那么有是为什么要抹除她们的调
教内容那?而且他什么不是因该是在狐界之珠里面吗?」何浩没有回答,而是打
了一个响指,翠玉灵顿时会意,解释道,「因为雅雅和容容都只不过是主人这个
新发明试用的两只小白鼠而已,主人可没有打算把雅雅和容容这么简单的就改造
成性奴母狗,而且作为主人将来的精液肉便器和性爱母狗,雅雅和容容当然将经
历一定的考验了。」
「至于为什么雅雅和容容明明是进入了狐界之珠,却出现在这里,那当然是
因为狐界之珠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狐界之珠不过是一个把雅雅和容容传送到
这里的一个传送装置而已。」
「好了,解释就到这里吧,红奴、灵奴,接住雅奴和容奴。」何浩的手在空
气中一晃,一个模拟键盘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按下回车,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培
养舱中的培养液开始减少,两女顿时如百米冲刺般的冲向培养舱,身为性奴母狗,
如果没有主人的命令就不能改变自己的行走模式。
因为何浩刚刚说的是接,而不是驮,所以两女是以直立的方式跑过去的,而
不是四肢着地的爬过去的,当两女刚刚冲到了培养舱前时,舱门正好打开,失去
支撑的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顿时向前跌去,涂山红红和翠玉灵张开双臂,涂山红
红接住涂山容容,翠玉灵接住涂山雅雅,顺利接到人的两女不禁松了口气。
「红奴、灵奴你们把雅奴和容奴带出去,还有,准备好过几天的计划。」何
浩一说完,涂山红红和翠玉灵的面前,立即就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是,主人。」
涂山红红和翠玉灵应了一声后,各自抱着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离开了这里。
涂山红红和翠玉灵离开后,何浩伸了一个懒腰,「谁说当了神,每天就只是
吃喝玩乐的。」何浩来到一堵墙的前面,拍了拍墙,墙体发出似铁似石的声响,
「为了你这东西,花了老子半个多月,可别让我失望啊。」
以何浩的手掌为中心,这个独立空间开始扭曲和变形,不一会儿,这个独立
空间就变成了一颗花生米大小的方形小粒,而何浩周围的环境也从科技感十足的
独立空间,转化为了慢慢宇宙当中,方粒在何浩的手掌中缓缓自转,何浩想了一
想,食指一划,方粒顿时就变成了两颗一模一样的,何浩将右手中的那颗放到自
己的兜里,左手的那颗,看似随手的向宇宙深处掷去,「这就让我看看谁是得到
我的第一个作品的幸运儿吧,可别精尽人亡了,如果我的第一个使者居然是死于
精尽人亡,我可就没脸见神了。」(这个方粒就是我下一部的重要道具,不过我
还没想好要写那部,大家可以踊跃提议,最好是都市的。)
「唔……涂山哪里的还有几天的时间,这样的话,这几天我该怎么打发时间
呢?」何浩摸着自己并没有胡子的下巴苦思道,突然,何浩像是想到了什么,然
后一个瞬间移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南国皇宫之中,如今沉浸在一片惨白色之中,老皇帝欢度擎天在两天之前,
遭到了一只不知名的狐妖的偷袭,一朝宾天,顿时举国陷入了一片哀嚎,失去了
欢都擎天的庇护,南国在面对如今如狼似虎的一气道盟,可谓是一盘上好的叉烧
摆在饥肠滚滚的饿汉面前。
南国皇宫的一个侧殿中,欢都擎天的棺材被摆放在正中央的位置,穿着孝服
的欢都落兰跪在棺材前,头垂着,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手中不惊不忙的把一张
张的纸钱,扔到了火盘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没想到啊…
…万年妖王居然会死的这么窝囊啊。」
听到这个声音,欢都落兰默默地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纸钱,站起来,转过
身,只见原本空旷无人的侧殿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一气道盟道袍的男子,
躺在一张太师椅上,前后摆动着,这个男子正是何浩,「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欢都落兰上前两步,眼睛紧紧的盯着何浩。
何浩无视了欢都落兰那宛如实质一般的充满杀气的眼神,打了一个哈欠,
「我倒是无所谓,什么时候都可以。」欢都落兰冷淡的俏脸上,一闪而过一抹的
羞涩,「那么就在我父王的葬礼结束后开始。」说完,欢都落兰就转过身去,不
再理会何浩。
何浩从兜里拿出一个枫红色的遥控器,拇指轻轻的放在遥控器的按钮上,
「作为一个性奴,见到主人居然不下跪行礼,真是缺乏调教。」说着,何浩按下
了遥控器的按钮,欢都落兰忽然身体一僵,悲鸣一声的双手捂住自己的两腿间,
鸭子坐的跌坐在地。
欢都落兰咬紧下唇,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酮体不时的还在痉挛,似乎是
在忍耐着什么,一阵阵马达运动时的嗡嗡声和电流的噼啪噼啪声,从欢都落兰的
两腿间传出,何浩从太师椅哈上,站了起来,走到距离欢都落兰三十厘米的地方。
「兰奴,以后见到主人,可要记得要行礼。」
「停下……你给我停下……来……」欢都落兰扭过头来,目落凶光。
「果然,没有经过调教的性奴,就是差劲啊,这样看来,你的调教计划也要
提上日程了。」何浩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拇指在次按下按钮。
原本就在苦苦忍耐的欢都落兰,悲鸣一声,身体失去平衡的向前倒去,侧脸
着地,双手按在脑袋两侧的地面上,俏脸上脸色连变,一会是感到从蜜穴传来的
违反自己意志的快感而悲愤不已,一会是蜜穴遭到电击的痛苦。
浑圆的屁股高撅着,大腿并着,小腿八字形的分开,屁股因为痛苦而不停的
左右扭动,马达的嗡嗡声和电流的噼啪声,比起刚刚,响了三四倍的样子,欢都
落兰的叫唤声,刚开始的时候,还带有一丝的愉悦,可是到了现在,欢都落兰的
叫唤,渐渐的变的一味的呻吟,夹带着快乐和痛苦的呻吟。
撕拉一声,欢都落兰孝服的下挂,被何浩一把撕烂,浑圆紧实的大腿,纤细
笔挺的小腿,被纯白色内裤包裹住的屁股,统统暴露在何浩的眼下,何浩的双手
按住欢都落兰的两瓣臀瓣,用力的揉捏着,欢都落兰的屁股,硕大而圆润,手感
极佳。
欢都落兰嫩白的屁股上,布满了密集的细汗,这让欢都落兰成熟桃子一样的
屁股,变得更加的具有吸引力,「停下……你给我停下……」欢都落兰忍受着海
浪一般的快感,和针扎般的剧痛,艰难的说出两句话。
听到欢都落兰的话,何浩并没有表示出一丝异色,面色如故的伸手抓住欢都
落兰内裤的边缘,一把将欢都落兰的内裤扯到了腿弯,只见欢都落兰的蜜穴被一
张肉色的贴纸贴住,中间的位置上,有着一个突起,大概有一半拇指那么大的椭
圆形小球,虽然隔着贴纸,但是依然可见那颗小球,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震动着,
还以两秒一次的频率,释放出一道高伏特的电流,电流的伏特虽高,但是电量少,
不会置人于死地。
「你……你……」
「你什么你啊,兰奴,你要记住了,性奴守则的第一条,面对主人的玩弄,
只能忍耐。」说完,何浩再次按下按钮。
随着何浩按下按钮,被固定在欢都落兰蜜穴的小球,像是发疯这一样的震动,
原本两秒一次的电击,直接的变成了持续电击,小球变成了一颗散发着蓝白色光
芒的电击球,欢都落兰的嘴张大着,一声声高昂而凄惨的叫声,欢都落兰的身体
宛如是被海水冲上岸的鱼一样,在哪里抽搐,抖动。
不过由于何浩一手按住欢都落兰的屁股,一手按住欢都落兰的脊椎,欢都落
兰就算是再怎么的挣扎,也不起作用,何浩按住欢都落兰屁股的手,渐渐地移动
到蜜穴,食指和拇指掀起了贴纸的一角,「兰奴,你还记得这贴纸的功能吗?说
对的话,主人就让这跳蛋停下来哦。」
「阻止高潮和尿尿!阻止高潮和尿尿!啊啊!」欢都落兰歇斯底里的喊道。
「看来兰奴还是记住了点东西的嘛,高潮吧!兰奴!」何浩加重语气的说完
最后的五个字后,一把将贴纸撕掉。
被贴纸阻止高潮和小便四天的欢都落兰,不禁抬起头,嘴巴颤抖着的张得大
大,发出一身悠长的呻吟,身体也不住的微微颤抖痉挛,积累已久的淫水和尿液,
宛如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
「没想到兰奴你还是处女就可以吹潮了啊。」何浩甩动着自己的右手,把刚
刚猝不及防之下,被喷到的淫水甩掉,左手则插入欢都落兰紧实的菊穴一节食指。
欢都落兰的这个吹潮,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当把淫水和尿液都射完之后,欢
都落兰还无意识的抬了抬自己的屁股,抖掉了粘在蜜穴和臀瓣上的淫水和尿液。
欢都落兰的屁股,随着自己的大喘气,前后不停的摆动着,随着欢都落兰屁
股摆动的还有何浩插在她菊穴里的手指和手掌,何浩把手指抽出,食指上沾满了
粘液,看着欢都落兰那张合不断的菊穴,何浩嘻嘻一笑,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
自己的裤子,一根婴儿手臂大小的肉棒,顿时就摆脱了束缚,弹跳而出,何浩扶
住自己的肉棒对准了欢都落兰粉嫩的菊穴,深红色的龟头顶住欢都落兰的菊穴,
随时直插而入。
感到一个灼热的物体抵在自己的菊穴,欢都落兰不免有些惊慌,但是刚刚的
那个吹潮,已经夺走了欢都落兰的绝大部分体力,欢都落兰只能是柔弱无力的质
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啊。」何浩拉起欢都落兰的两条手臂,往后一拉,
让欢都落兰不得不弓起身体来,「不要不要……我的处女是要完成仪式的……求
求你不要……」为了几天后的仪式,欢都落兰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尊严,向何浩求
饶道。
何浩在欢都落兰的求饶中,把肉棒往前一送,黝黑粗壮的肉棒,顿时消失在
欢都落兰的股沟间,何浩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欢都落兰发出一身痛苦的呻吟,
几缕的鲜血从肉棒和菊穴之间流出,欢都落兰张大嘴巴,但是因为巨大的痛疼感,
而无法发出声音来。
何浩在插进了菊穴后,就停了下来,大手在欢都落兰的屁股和玉背之间游走,
大概休息了五分钟后,欢都落兰就感觉到刚刚那巨大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取而代
之的是一股酥麻的痒,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十分的强烈,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麻痒越发的强烈,欢都落兰无意识的扭动自己的屁股,想要用插在自己菊穴里
的这根肉棒,来替自己止痒。
欢都落兰的两只手腕被何浩用一只打手抓住,何浩的另一只手则是在欢都落
兰的屁股上不断游走,在感觉欢都落兰屁股的肌肉已经放松的差不多了,插在欢
都落兰菊穴里的肉棒忽然一个挺动,「哦……」欢都落兰不住的发出呻吟。
何浩一开始的时候,挺动的速度还不是很快,慢慢的,何浩的挺动速度越来
越快,「唔唔……唔……哦……唔……嗯……」欢都落兰的嘴唇抿得紧紧,可是
依然有呻吟从中流出,渐渐的,欢都落兰也不在压抑自己的呻吟了,「哦……好
粗……好大……我的屁股……要……要化……了……」
随着何浩的一声低吟,大量的精液被射到了欢都落兰的直肠里,何浩从欢都
落兰的菊穴里抽出自己满是精液的肉棒,捡起了稍早前被自己撕掉的孝服,把肉
棒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对着欢都落兰还在不断往外流出精液的屁股,撒了一泡
尿,但何浩抽好裤子的时候,欢都落兰已经是睡在了一片尿滩中。
「靠,忘了。」正准备离开的何浩,突然回头,满脸的懊悔,看着浑身是尿
的欢都落兰,何浩拿出一颗跳蛋和一张肉色贴纸,视线在手掌和欢都落兰间徘徊,
最后直接把东西放在地上,对欢都落兰说,「兰奴,自己把东西带上,不然的话
……」何浩在留下一段没说完的话,直接就消失了。
在南国附近的一片海域下,一道幽蓝色的光,毫无阻碍的钻进了一副石棺材
里,然后钻进了里面一具男尸里,男尸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又默默闭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