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O go !go!补魔大作战!】(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02。初级与中级的补魔方法
仿佛是蓄满怒气后放出的大招被突然打断,意外的发现让奥尔加玛丽强行冷
静下来,进入了理性的所长模式。
手指点在扭伤的脚踝处,莹莹绿光从指间泄出,似乎是在治愈受伤的位置。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这个完全没接受过任何魔术教育和训练的普通人也能
入选伽勒底未来保障机关的原因吗?」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扭伤的脚踝已经完全治愈。
扶着残骸的边缘,奥尔加玛丽从残骸上侧身跃下,行云流水般帅气地动作让
人难以想象,这与起先那个还一脸羞愤地护着胸前和阴部的女子是同一个人。
「喂喂喂!你刚才是要杀了我吗!」我指着地面上被炸出数个篮球大小的陷
坑,愤怒地质问道。
「你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奥尔加玛丽习惯性地抱起了双臂,这样的动
作能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成熟一些,那对秀美的双峰也在双臂的承托中,更加挺立
不少。
「补充过来的魔力质量意外的上等呢…遗憾的是…」
所长望着地上被自己炸——不,与其说是炸,倒不如说是侵蚀出来的痕迹,
陷坑内壁光滑如镜,魔弹里所蕴含的魔力显然没有丝毫浪费,这不仅说明了魔弹
发射者的技艺惊人,更证实其魔弹内充斥着最为上等的出色魔力——圆融、持续、
均衡。
「明明有这样庞大又优秀的魔力,能够用于输出的魔力回路却少的可怜,真
是奇怪的构造,啊啊啊!好气啊!要是我也有那样的魔力的话!」
奥尔加玛丽愤恨地一脚踢在坚硬的建筑残骸上。
「嘶—!疼!」
大概真的很疼,所长的眼睛里,眼看那硕大的泪珠就要掉了下来。
没有用魔力强化过的身躯,也如同一般的女性,同样的柔弱。
「看什么看!该去支援玛修了!」
一脸气恼的样子,看来威严满满的所长模式似乎已经结束了。
「可是我们离玛修那么远,就算我喊得再大声,玛修也听不到啊?」
「别太小看从者(Servant)与御主(Master)之间的羁绊啊!」
所长风风火火地来到我的面前,伸出白洁的食指点在我的额头上。
「给我好好感受下玛修的所在!」
玛修的……所在?
什么意思?
然而在我还没明白过来的同时,奥尔加玛丽点在我额头上的手指已经散发出
淡淡莹白色的光芒,这一刻,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火焰燃烧的声音,风的声音,
远端不时传来的地面震动声,通通远去。
似乎自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所长依然站在眼前,却无法触及,一切都
是真实的,一切又都是虚幻的。
静。
静得只剩下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只剩下血液流动的声音。
四周都暗了下来,一切都不见了,我焦急地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可是又不
明白应该找到什么。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樱色的微亮光芒,微微地鼓动,仿佛跃动着的心脏。
意识集中了起来,向着那樱色的光亮探去。
心脏在跳跃,魔力在涌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两颗跃动着的光芒连接到了一
起,心跳渐渐重合。
「玛…修?」
「啊!前辈!你能使用念话吗?太好了!」
突然眼前一白,所有的感官都回归正常,火焰的声音,呼啸的风声,远处大
盾开心砸地的震动声,眼前的奥尔加玛丽,嘴角牵起矜持的浅笑,与指尖温暖的
触感。
成功了!
只要集中精神,脑中就会浮现出仿佛游戏中队伍界面般的景色,上面显示着
玛修的半身立绘,以及她的体力和魔力。
玛修的魔力已经见底了。
「玛修!听得到吗?」
「嗯!很清楚!」
「你的魔力消耗太大了!快到我这来,我给你补充魔力,知道我在哪吗?」
「诶?那个…前辈要帮我补充魔力是吗?」玛修的念话里带着点惊诧的语气,
小顿之后,又肯定的回答道。
「啊…嗯,可以感应的到,可是我一过去,这些怪物也会跟着过去啊?」
「放心!所长会来接应你的!」
「明白了!我这就过来。」
念话结束,所长为了接应玛修先去设置了一些魔术陷阱。
大约一两分钟后,视线的尽头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数之不尽骸骨士兵向我
的方向涌来,白茫茫的骨海前是依然在尽力消灭敌人的玛修。
经过一个相对狭窄的建筑废墟,触发了魔术陷阱的骸骨士兵们被轰隆地爆炸
所微微阻断,而后奥尔加玛丽及时地补上一阵密集的魔弹之雨,稳稳地接住了玛
修所拉的仇恨,带着骸骨士兵在废墟中转悠。
「呼…呼…呼,啊,前辈,那个…补魔…请吧。」
玛修喘着有些沉重的呼吸来到我的面前,潮红的面颊,既有着少女的羞涩,
也有着不断战斗所累积下来的疲惫,额前的刘海有些潮湿,汗水从泛红的肌肤上
滑落。
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更何况这是为了保护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御主(穿越者)而造成的。
「玛修,知道要怎么补充魔力吗?」我带着歉疚的声音问道。
「嗯…」轻吟般的回答,细若蚊呐。
仿佛应许一般,玛修闭上了眼睛,微微抬头,细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颤抖。
红润的樱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在跃动的火光照耀下,我的嘴唇印在了玛修
的嘴唇上。
柔嫩的触感瞬间袭来,唇瓣之间相互摩擦,含吮。
美妙的快感让人把持不住自己,唇齿相交间传来玛修甘美的吐息。
随着亲吻的继续,仅仅只是嘴唇间的接触已经无法让人满足,灵活的舌头探
入玛修的小嘴里,勾住玛修红嫩的舌头,相互缠绕,相互吮吸,汲取对方的唾液。
通过黏膜接触而得以近距离交流的魔力,缓缓注入玛修的身体。
亲吻所来带的快感与魔力注入时所带来的快乐相辅相成,玛修的脸上泛起兴
奋的潮红,再热烈亲吻也止不住喉咙里那呼之欲出地愉悦呻吟。
「哈…哈……哈,前辈,感觉好奇妙…啊,好像有什么要来了…就差一点,
还差一点,啊…啊…前辈…」
我一只手抓住玛修丰盈饱满的乳房揉搓起来,另一只手按在她浑圆翘挺的屁
股上来回揉捏。
晶莹的水渍顺着玛修的嘴角流淌下来,嘴唇分开的时刻,相互缠绕的舌间牵
缠出了淫靡的丝线。
不知不觉间,玛修的双手环在了我的颈上,少女芬芳的体香充斥着我的鼻腔,
潮红的小脸带着沉醉又迷乱的表情,玛修主动亲吻了上来。
柔软的舌头探入我的口中,扫荡着其中每一寸的土地,期间还夹杂着少女甜
美的呼唤。
「哈啊…哈啊……哈啊,前辈…前辈…」「玛修真是淫乱呢,穿着这么性感
的衣服,呻吟的那么动听,对着一个才刚认识不久的人拼命地索吻,啊,果然,
小穴里也已经湿漉漉的了!」
充满刺激性的话语似乎让玛修突然清醒过来,猛地推开了我,迷离的目光中
夹杂着泪花,带着股莫名的悲伤,潮红的小脸蛋以非常认真的表情对着我辩驳道:
「才不是什么刚认识不久的人呢!前辈这个笨蛋!健忘的笨蛋!就因为对象是前
辈!我才会这个啊!笨蛋!」
「啊?在我来到迦勒底前,我们有见过面么?」
「哼!健忘的笨蛋!」玛修赌气地鼓起了脸颊,将脸撇到了一边。
「其实呐……我并没有来到迦勒底前的记忆呢。」我犹豫了下,说出了这半
真半假的借口。
「前辈,骗人也是要讲基本法(常识)的啊!」这个理由似乎让玛修有所动
摇。
「唉,你看着我,我这表情,是在骗你么?」我一脸严肃地望着玛修。
「好吧,这边就原谅你了,那么照这样说来,在来到这个特异点前,前辈所
说的就是谎言咯?」
【鬼知道穿越前我说了什么啊!】我的心里按捺不住,发出了悲鸣。
「那是…嗯…应急措施。」
「前辈这个笨蛋!骗子!」
眼前的玛修显然比游戏内的那张三星初始卡要显得更加人性化得多,不在是
最初印象里的那个二维平面人物。
趁着玛修还在赌气的时刻,我飞快的查看了下玛修的属性界面,经过刚才那
长久又激烈的亲吻,仅仅为她补充了25% 左右的魔力,虽然过程很美好,可这
没完没了亲吻也太耽误时间了吧?所长可还在前面拉怪呢!就没有更有效率的方
法吗?
这才刚刚想到所长,来自奥尔加玛丽的念话就直接闯入了我的脑海中!
「还没好吗!?我快撑不住了!我发现魔物的巢穴了,快过来支援我!」
「咦咦咦?原来不是从者也可以使用念话的么?」我一脸惊疑地问道。
所长并没有回答,不,或许是我的念话并没有传达给她。
「是啊,这是比较初级的魔力应用吧,只要在一定距离内,相互关联的魔术
师是可以通过念话来进行对话的,前辈怎么了?是收到所长传达来的念话了吗?」
玛修回答道——似乎已经不那么生气了?
「所长说她快拉不住怪了。」
「啊?拉不住?」
「哦!就是她快撑不下去了,要我们赶紧去帮忙,对了,所长还说发现了魔
物的巢穴!」
「什么!?巢穴!太好了,终于有救了!可是……我的魔力还是……」
「玛修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更快补充魔力吗?这样实在太慢了!」
「有是……有,不过,需要……」玛修的声音越说越小。
「你说了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见。」我隐约猜到了什么,内心里雀跃又
期待着。
「精液!需要前辈的精液啦!」
面对我的追问,迫切的形势面前,玛修干脆地放弃了那些心理上的负担。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算了!走吧!我们去支援所长!」我转身向
着还在闹出不小动静的地方走去,所长应该就在那个方向。
内心却期待着玛修能有进一步举动,毕竟……这我哪好意思直接说出来,让
我们来进行一场更高级的补魔吧什么的!
「噗——」
果不其然,玛修从我的背后紧紧抱住了我,坚挺的乳房贴在我的背上,正散
发着惊人的热力,还有玛修那张娇俏的小脸蛋,想必现在一定羞红得要死吧?玛
修是这样的性格真是太棒了!
「前辈,请继续吧!用你的精液,这样半吊子的状态是帮不到所长的!而且,
正因为是对象是前辈,所以…我……可以的哟。」
在听完玛修话时,我的肉棒就已经硬得不成样子。
明明是无比期待这样淫荡的话语从玛修的嘴里说出来,可真当玛修说出这样
话语,又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卑鄙,让一个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强忍着害羞说出
这样不要脸的话,啊!啊!啊!你这个大男人的尊严都到哪去了!?啊!啊!啊!
你这个良心未泯的混蛋人渣!
可我依然遵从着自己的欲望再次转身,玛修顺势跪了下来,双手扶在我的胯
间,伸出迷人的小舌头,顶开了藏着拉链的裤缝,洁白的牙齿咬住了我裤裆上的
拉链,向下拉去。
玛修仰望着我,羞红的面庞上咬着拉链,每向下一寸,我的肉棒就更加胀大
一分,视觉上的刺激和心理上的满足感让我的肉棒前所未有的坚挺,男人可真是
下半身生物呢!
硕大的肉棒被内裤牢牢封锁,雄壮的棒身将内裤里的空间涨地满满的,鸡蛋
大小的龟头英勇地顶在裤链的顶端,仅靠玛修的小嘴,显然无法将它释放。
玛修索性解开了裤子上的皮带与纽扣,将我的裤子褪到了膝盖下。
灰白的纯色内裤上,被先走汁沾湿的痕迹清晰可见。
玛修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将双手搭在我的跨上,一点一滴地把我的内裤
脱下。
只见硕大的龟头上仍沾着些许透明的先走汁,圆润的紫红色大龟头在汁液的
滋润下散发着慑人心魄地雄伟光彩。
「这就是前辈的…大肉棒…」
玛修通红的脸颊释放着烫人的温度,充满了羞耻的表情,带着犹豫又有着一
丝的坚定,她似懂非懂地用自己柔嫩的手掌握住了肉棒的根部,粗长的肉棒哪怕
让玛修两只手都用上,还会余出龟头的部分吧!
「接下来该怎么做知道吗?」我试探着发出了疑问,以便引导玛修的动作。
意外的是玛修似乎知道应该要如何取悦男人,这和我想象中的设定不符啊喂!
「嗯…」只听玛修低低地应了一声,顿了顿,然后将通红的面颊靠近了我的
肉棒,用嘴唇蜻蜓点水般在龟头上轻轻地点着,而后伸出柔嫩的舌尖,抵在马眼
上,舔去透明的先走汁液,舌头沿着龟头的弧线画着圈,渐进将整个龟头含进嘴
里,闭上嘴唇,柔软的嘴唇紧紧地裹住硕大的龟头,灵巧的舌头笨拙地在龟头的
四周横扫,随后像是舔舐冰棒一样将龟头缓缓退出口腔。
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啵声。
「玛修好像挺熟练的呀!」我忍受不住心中的疑问——显然我并不希望自己
梦想中的二次元角色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虽然我并不熟悉玛修这个FGO游
戏里的角色,但这并不妨碍我旺盛的占有欲和处女情结的发作。
「前辈以为我是那样子的女孩子吗!?」
玛修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前一刻还是一脸羞涩的面容,刹那间花容失色,
明亮的瞳眸染上水色,眼圈出泛起微红,被意中人怀疑造成的伤害,看起来效果
拔群。
「啊!啊!啊!对不起啦!对不起啦!是我错了!我认识的玛修怎么会是那
样子的女孩子呢!我只是有点好奇嘛!玛修酱一副有点儿熟练却又很生疏样子,
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嘛!」
「哼!说白了还是在怀疑!之前还说失忆了呢!你还认识我吗?」玛修赌气
地鼓起了双颊,将头别到一边去。
「生气的玛修意外的可爱呢!」我「不小心」把心里话漏了出来。
玛修微微瞟了我一眼,看来刚才的认错和现在的夸赞似乎拉回了一些好感度?
「人家……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生理上的需求不是人人都有的吗?自从…
自…自自慰过一次后,也会去了解这些事情的啊!「
「就算是这样…我想象中的对象,也一直都是前辈你啊!」
玛修羞涩地小声解释着,或许是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爆发,闪
亮的泪珠在周遭火光的映照下破眶而出。
这也许不是最深情的告白,但被一个外表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声明自己一
直是她的自慰对象,在言语交流中渐渐冷却下来的肉棒瞬间就膨胀起来,像是要
爆炸了一样!
「玛修,对不起……」我深情地道歉着,俯下身,吻去了少女面颊上的泪珠。
哪怕是如蜜糖般甘甜的少女,她的眼泪也依旧是咸的啊!我在心中叹息道,
却更有种遗憾的感觉,真希望玛修的感情对应的是那个真真正正的我啊。
 眼前坚挺的大肉棒似乎提醒了玛修目前还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奥尔加玛
丽还在怪海中奋战着,等待着我们的支援。
玛修再次张开了粉嫩的樱唇,仿佛在展示一般,宣誓着我对她的所有权,在
让我看清了她口腔内的一切构造后,才伸出舌头,让我的肉棒贴在她的舌面上,
示意我抽动肉棒。
粗壮的肉棒在略显粗糙的舌苔上摩擦着,这种干着美少女舌头的别样刺激感,
极大满足了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紫红色的肉棒在嫩红的舌头上肏弄,视觉上的
享受,也让我的肉棒越加粗壮坚挺,龟头上分泌出的润滑液沾满了玛修的舌头。
奸淫舌头的过程不过几分钟,心理上虽然满足,但身体上的快感并不浓烈。
玛修收起有些泛酸的舌头,再度将我的肉棒吞进口中,这一次不再是浅尝辄
止地吞吐。
少女努力着让肉棒更加深入地侵犯着她的口腔,巨大的肉棒将玛修的小嘴涨
得满满的,敏感的龟头已经抵在了玛修的咽喉上,可粗壮的肉棒依旧有一半以上
的棒身暴露在少女嘴穴之外的空气中。
少女的口中发出情不自禁地唔唔轻吟声,肉棒与舌头、与口腔黏膜接触时搅
动起的滋滋口水声,以及咽下唾液的声音。
我没有再说话,毕竟刚才的误解让气氛有些尴尬,默默地接受着玛修近乎奉
献般的侍奉,好奇于这具身体与玛修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羁绊?
累积而来的快感已经越来越强烈。
玛修的双手抱在我的屁股上,奋力地吞吐着嘴中硕大的男性象征,以亚从者
惊人毅力和对身体肌肉的掌控,强忍着反胃欲呕的生理反应,让巨大的肉棒更加
深入地奸淫着自己的樱桃小嘴。
圆润的龟头突破了少女从者咽喉处的防线,深深地侵入了狭窄的喉管,甚至
在玛修的脖子上能看出肉棒的形状,剧烈收缩痉挛的食道腔壁为肉棒带来了绝妙
的快感。
我也忍不住抱住了玛修的头部,在数十下疯狂地挺动后,再也抑制不住喷勃
而出地强烈快感。
「玛修…玛修…」我反复呼喊着美少女从者的名字。
在这奇妙的异世界中,在这熟悉却又陌生的美少女从者的小嘴里射出了浓烈
又黏稠的处男精液。
高度浓缩的上等魔力透过体液的交流涌入玛修的身体,我抽出了还精神奕奕
的肉棒,肉棒上残留着黏稠的乳白色精液以及玛修甘甜的唾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