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录】(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天清晨,英鸿醒了,刚醒就发现到下身一阵满涨充实感传来。她睁眼一
看,见多目这家伙依然压在她身上,一手抓住她的一只乳房还正呼呼大睡哩!由
于昨夜睡前多目并没有将阳物拔出依然深埋在里面,现在又正是男子晨勃之时,
多目的阴茎和生殖肢又变得硬如铁棒,将她的两个甬道撑得满满的。而二妖结合
之处周围全是昨晚她泄出的淫水变干结成的蛛丝,密密麻麻的,淫靡无比。
英鸿无奈,尖起手指在多目的虎背上猛掐了一把,多目醒了,看了一眼就明
白了当前状况。他淫笑了一下,身子又动了起来,想趁着晨勃再来一发。英鸿哪
肯,死命将多目推开,念了一小段咒语,身子就慢慢变回了人形,胡乱抹了一把
下体,开始穿戴衣物。
多目也只好变回了人形,不过他还不死心,趁英鸿正在穿衣从背后抱住了她,
两手向前一伸揉捏着英鸿的两只美乳,道:「看这满屋的蛛丝,昨晚妹妹可真泄
了不少啊~!要不咱俩去后房浴池之中清洗清洗?昨晚爽是爽了,就是没用原型
态,有点美中不足呢。」
「还原型态!一现原型师哥你这房子不要了?」英鸿哪里不知多目想干什么,
打开多目的两只魔掌,说:「我回自家濯垢泉洗去。昨天本说白天来师兄家坐坐
就走,结果师兄软磨硬磨将妾身推倒在床上,一夜未归。估计妹妹们都急死了。」
多目见她心意已决,也没挽留。心想反正昨晚你已经领教过本座的胯下英雄了,
以后交欢的机会还少得了?到时候连你那六个妹妹咱家也一起收了,来个夜御七
女还不是美滋滋?他做着美梦,取出衣服穿上,又洗漱了一回,咳嗽一声,与英
鸿一同出房。
英鸿这就要回,多目将她直送到观门。英鸿回头对他说道:「师兄昨晚答应
妹子的事情应该没忘记吧?」
多目拍了下头,自责道:「你看我这记性!这就给你拿来。」说着将袖子一
挥,一阵阴风惨雾裹着那个小道士在半空打转。又右手一张,打个响指,一个精
致的小木盒出现在手中。多目将小盒交给英鸿,道:「两样东西,妹妹收好。」
英鸿将小盒揣好,嫣然一笑,道:「谢谢师哥!」说着化为一股妖风,连带
着那个小道士一块飞走了。多目遥望了一会,便将袖子一摆回观去了。
很快就要到盘丝洞了,英鸿在空中将手一招,小道士被风吹着一溜烟先飞到
了洞门口。洞门开了,道童顺风一直飞到大厅中央才摔在地上。英鸿也跟着进了
洞。
大厅中六位蜘蛛精正在商议事情,见摔进一个人来,都吃了一惊。紧接着见
姐姐也回来了,不禁大喜,都跑到大姐身边围住,询问昨天之事。
「事情都办妥了。这东西眉儿你收着,妥善保管。」大蛛女将小盒交给眉儿。
眉儿收了,自回房安置去了。剩下五女见百鸟霜到手,纷纷拍手雀跃起来。
英鸿看了一眼众姐妹,问:「私交待给你们的事情做好了么?」。身穿粉色
长裙的蛛女道:「妥了。二姐昨天带我们在山顶作法,喷了一张大网,捉住七种
飞虫,每种一万余只。二姐已经把它们都炼化成小妖了。每种都可以分为万只,
又可以合为一个。」
「很好,四妹你把它们叫出来我看看。」英鸿道。四蛛女灵碧拍了拍手,大
厅天顶上传来一阵嗡嗡声,七种飞虫各为一队飞了下来,靠近地面后凝聚在一起,
变为七个小妖。个子都只到大蛛女的腰部,生得丑陋粗鄙。他们围在众女四周,
全都跪下一齐道:「主母奶奶饶命!」
英鸿哼了一声,高傲地说:「我们蜘蛛本就是吃你们这些飞虫为生。你们要
是胆敢不好好干活,私一口一个,全当点心吃掉。听清楚了么!?」小妖们被英
鸿的威严和恐吓骇得魂不附体,一个个都磕头如捣蒜,直说不敢违抗七位主母。
「好了。每天轮两个去看守水牢,其余五个另有委用。你们退下吧!」
「是!」小妖又化为虫群飞走了。梦梦想起刚才还摔下一个人来,便指着小
道童问:「姐姐,这人?…」那道童见这魔窟里的情形,早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
「哼哼」英鸿脸如冰霜,冷冷一笑。漫步走到道童身前,居高临下看着他,
用阴森森的语气道:「这可是一顿美餐~」五女一听,都两眼放光,纷纷围了过
来,仔细打量着道童。她们每一个都不知道榨取吃了多少童男子,自然懂得辨别
优劣,一看果然是个上等的小可爱。那梦梦早就馋得垂涎欲滴,小肚子里咕咕作
响。她用一双溢满春情的桃花眼死死盯着道童,说:「姐姐,他好可爱哦~就给
小妹吃吧!」老六真儿在她头上凿了个栗子,说:「一点规矩都没有,这还没破
身的上等童男是要先请大姐享用的。」
大姐已在宝座上斜倚着坐下,说:「嗯…私自然要享用这孩子的初精。不过,
私不会吃干抹净,剩下的就给你们其中一个用了吧。你们自己决定谁吃。」下面
一听,顿时炸了锅。这时眉儿也回来了,议论了一会决定掷骰子决定。结果梦梦
掷了两个六点,赢了。这可把她乐坏了,在小道童面前蹲下,认真地对他说:
「小哥哥,梦梦会慢慢吃你的,你放心!」惹得众女一阵浪笑。
英鸿也微笑着道:「好了,私去濯垢泉泡一会,就由…月姬来伺候吧。梦梦
你带你的小哥哥去洗洗干净,洗好了送到私房里去。你要是偷吃了可别怪私罚你
哟~」。梦梦乐得一蹦三尺高,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拽着道童的后脖领拖着
走了。月姬去英鸿的房里取来衣物和洗浴用品,与英鸿一前一后出了洞。其余众
女见无事也就都散了。
英鸿在濯垢泉足足泡了一个时辰,将昨晚的痕迹洗得一丝不见,这才心满意
足的穿上衣服,和月姬一起回洞。那小道士早已被梦梦洗得溜干水滑的,还喷上
了一点香水,一丝不挂地扔在那张大床上,然后梦梦就出去回避了。他看着房间
里华丽而又诡异的陈设,吓得瑟瑟发抖。只听门外传来嘚哒嘚哒的脚步声,门开
了。一个穿着黑紫色轻纱长袍的高挑美人踩着优雅的一字步走了进来,擦啦一声
门又自动关上了。道童吓得一动不敢动,把头深深埋在胸前。
那美人来到床边,似嘲讽似爱怜地一笑。双手向身后一摆,那轻纱长袍就顺
着她如寒冰一般光滑的肌肤滑落到了地上。一个飘渺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
看着私」。这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道童慢慢抬起了头,迷茫地看向女子。
一看见女子,道童就呆住了。英鸿并没有使用任何魅惑之术,仅仅是自己那
能令神佛动心的玉体和娇颜就足以使童男子丧失任何意志。道童从没有见过如此
美丽的女子,她有着完美的瓜子脸,三千青丝扎起一个高高的飞云髻,额前刘海
修成了一个蜘蛛的形状。长长的睫毛下面闪烁着如水的双眸,涂着紫色眼影,正
用一种饥渴而又妖异的眼神看着他。女子修长的脖颈上挂着紫色宝石吊坠,身上
却没有穿衣服—并不是一丝不挂,而是用一根根金丝排成类似帘子一般的东西搭
在胸前。每根金丝之间的间隔很宽,透过缝隙下面的嫩白娇躯一览无余。只有在
盖着奶头和双腿间羞处的部位才有密一些的金线遮挡着春光,拇指指节那么长的
粉红色乳蒂将金线顶出两个小小凸起。
道童哪里见过打扮如此淫荡的绝色女子,看得呆了,眼睛好像被英鸿吸住。
胯间那根小小的蚕儿也飞快变长变粗变硬。英鸿对他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媚媚地
一笑,问:「私美么?」
道童使劲点头。英鸿两条葱臂半展,脚尖点地轻巧地慢慢原地转了一圈。只
见她长及膝盖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身体一转纷纷晃动。隐约可以看见毫无瑕疵
的玉背、蛇腰和翘臀,完美的背影犹如一个长长的肉葫芦。她用手轻轻抚弄着那
根根金丝,道:「私这身金丝帘衣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呢~你知道私是谁么?」
道童摇摇头,他确实不认识英鸿,英鸿进黄花观的时候用幻术化了妆,他并
没看见大蛛女的真面目。英鸿微一凝神,将脸变作进黄花观时的样子,道童立刻
认出了她。惊呼道:「师、师、师…」
英鸿一笑,又变回原本模样。她低下上身,双手撑在床上,宽松的金丝帘衣
垂了下去,内里白里透红的肉体完全暴露在童子面前。她盯着他,似乎垂涎欲滴
地用香舌舔了舔嫩红的嘴唇,道:「师什么?师叔,对不对?」
道童点点头,英鸿又笑了,道:「不错,私就是你的好师叔呢。请你来师叔
家,是因为私跟你师傅说了,你这孩子对私不好,他让私狠狠罚你哩!」
道童懵了,问:「怎…我怎么对师叔不好了?」
「哼哼哼。你带师叔进观的时候,师叔看你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乳头立起
来了,连私处都湿了。你害师叔出了丑,你说你是不是对师叔不好?是不是该罚?」
英鸿一本正经的说道。
道童听她胡乱编出的理由,心里一阵迷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看样子
来了这就没好事,还是顺着她比较好。于是就低头承认道:「是我错了。师叔要
怎么罚我?」
「很简单。帮私一个忙。」英鸿慢条斯理的说道。道童问:「您是我的师叔,
我道行低微,能帮您的忙?」
英鸿点了点头,认真地说:「对~而且只有你才能帮师叔这个忙。」
道童赶紧道:「既如此,师叔随便差遣,我一定尽力去办!」
英鸿高兴地伸手抚摸道童的小脸,道:「这可是你说的哟~你可不能跟师叔
反悔哟~」道童赶紧使劲点头。英鸿直起身子,左手抚摸着自己白皙平坦的小腹,
嘴角流出一点涎水,道:「师叔渴极了,想请你帮师叔解解渴…另外,你还有一
位小师叔,她饿了,请你也帮她解一解饿~」
「解渴?我去帮师叔沏茶。」道童呆呆的就想下床,英鸿见他这天真烂漫的
模样,已经忍不住了,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在身上不停地揉搓着。童男温热的体
温和淡淡的初精香气令她激动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一口吻住道童的小嘴,长
长的舌头拼命往里钻,含糊不清地说:「哪要什么茶?唔…私是要你用你的童子
初精帮私解渴,唔…用你的肉给小师叔解饿哦~」
道童吓坏了,在英鸿的双乳间不停地挣扎。英鸿一把把他丢回床上,解下穿
了比没穿还要暴露诱惑的金丝帘衣。那道童却跳下了床,往房门跑去。英鸿笑着
看他逃跑,也不去追赶。果然道童还没碰到门,只听「当」地一声被一道淡紫色
的无形屏障弹了回来,正好弹回英鸿的面前。英鸿阴惨惨地一笑,将道童抱起,
向后仰倒在大床上,然后一个转身就把道童压在了身下。
「进了私这盘丝洞就别想出去啦!乖乖地,你会享受到无与伦比的快乐,小
可爱~」英鸿一双脉脉含情的凤眸盯着道童的眼睛。道童被英鸿这一凝视,反抗
的意志慢慢消失了,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英鸿坐起身子,将道童平摊在床上,
只见那肉棒已经完全勃起,红嫩嫩的龟头顶开包皮钻了出来。英鸿用两个尖尖的
手指拨弄了一下,有点拨不动。「果然不错,跟小铁棒槌似的」她兴奋地想。
「来,吃妈妈的乳头。」英鸿爬到道童上方,两只超大号水蜜桃般的大奶子
垂到道童的嘴边。道童两只小手慢慢抬起,最后终于放在了那诱人的乳肉上。乳
房太大了,道童手又小,根本不能握住。英鸿将乳头推进道童的小嘴里,道童本
能性地一吸。刷的一下仿佛有一道电流从乳头直窜入英鸿的四肢百骸。
「啊~~」大蛛女美美地浪叫一声:「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五百多年了,
私已经吃了不知道多少万个童男,但是还是抵抗不了…这感觉~你们…真是私命
中的克星~」。她的私处开始湿润,一股幽甜的香气从她身体的七窍慢慢流出,
被道童吸入鼻腔。有催情效果的香气立刻使他沉沦了。他拼命地吸吮英鸿的粉红
色乳头,吸够了左乳又吸右乳,左右开弓,惹得英鸿不停地哆嗦。
并没有奶水被吸出来,英鸿抱歉地一笑,道:「妈妈没有奶给你吃,你很失
望吧?」,又道:「但是妈妈有比奶水更好的东西给你哟~」说着,一股清甜类
似草莓汁的液体从乳头中流出,被正吮得起劲的道童一滴不剩全部咽下了肚。
「妈……妈」道童不知不觉中已改变了称呼:「肚子…有点难受」
英鸿知道注入道童口中的体液已经开始加速童男睾丸制造精子,并将身体中
全部的营养向性器官集中。她双眼变成了红色的竖瞳,淫水开始一滴一滴地从她
的肉缝里滴落到床上。但她并不着急,她在等待着童男的精液浓度提升到最高的
那一刻。到时候,这孩子就会像被针扎破的装满水的猪尿泡一样,最鲜甜的童子
初精会源源不断地被她狂饮。
英鸿仰躺在床上,扭着身体,任由道童趴在她身上玩弄她身体各个部位。道
童玩够了两颗乳房,又在肚脐眼上舔舐了一会,竟本能似的向英鸿女性的部位探
去。英鸿心中一乐,将双腿呈M型分开,道:「来,孩子…到妈妈生你的地方来
…」
展现在道童面前的是一片美丽又神秘的景象:圆圆的阴阜高高坟起,茂密的
耻毛被淫水打湿,整齐地贴伏在耻丘上。之下是两片光洁无毛的大阴唇,紧紧闭
合着,只有一条极细的粉红色肉缝点缀在中间。有一道粘液从缝中调皮地逃了出
来。好一个形态完美的馒头屄,好一个销魂蚀骨的淫魔窟!
道童看呆了,不知道该怎么玩弄这个看上去就极有吸引力的东西。只见他伸
出小手碰了碰那肥腻腻的阴唇,指尖沾上了一点爱液。他好奇地把指尖在嘴里舔
了舔,竟然是酸甜酸甜的!道童立刻爬到英鸿的阴户前,小心地伸出舌头,就去
舔那条粉红肉缝。
「哦!」好像过电般的感觉使英鸿弓起了天鹅美背,两手抓紧了床单,十根
长长的如玉脚趾也忍不住弯了起来。那孩子见他的妖媚妈妈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得到了鼓励,抱住两条滚圆大腿,舌头不停地搅动肉缝。直逗得英鸿双腿拼命向
两边打开,浪叫声不断回荡在房间里。不一会儿,肉缝的最上端突然钻出一个殷
红的小豆豆,足有小拇指指节大小,道童本能性地用嘴含住了那个豆豆,细白的
牙齿上下那么轻轻一咬…
人物图鉴
四蛛女。真名未知,自称灵碧。人形态身高1。7米,体重未知,罩杯E,
修为约800年。七情蜘蛛精中的四姐,姐妹们一般称之为四姐、四妹、碧儿、
碧姐姐、冰块等。外表看起来是十八九岁的绝美少女,妖力排名第四,武艺排名
第三。原型是雪蛛,性格十分清冷,所以姐妹们又叫她冰块。爱穿粉红色衣物,
又称粉蛛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