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此时阿易目不转睛地盯着宫殿大门,满心期盼着尤伊早点回来,周围的十多
个医官则都忙成一团,有给阿易喂药的,有给他包扎止血的,有蹲在一旁写药方
的,公主的命令像道催命符似的挂在他们头上,偏偏眼前这小祖宗还五劳七伤地,
由不得他们不急。
阿易倒是蛮不在乎的样子,长期的龙血浸泡让他的身体恢复力成长到了极致,
进王宫不过半个时辰不到,他身上断裂的骨骼已经自行接合了大半,内伤也好得
差不多了,只是气息还有些不稳,现在他全身上下最需要治疗的只有心脏,他觉
得自己的胸口像被一块烙铁抵住,时刻受着煎熬,等待的每一刻都无比漫长。
当尤伊走进寝宫时,阿易几乎是一瞬间就甩开了那些仓皇跪拜的医官,纵身
跃到尤伊面前,急切地向她询问究竟。
尤伊看着他活力满满的样子,总算安心了一些,但还是面露难色,迟疑了好
一会儿之后,才犹犹豫豫地诉说起来。
昨天那三名法师的交战,因为就发生在流源帝国国都城下,自然掀起不小的
风波,绝强的法力波动最先惊动了皇家魔导院,六位法王级别的供奉都出城干预,
皇家骑士团也派出两个小队去察看,那片区域的城防军则用魔导兵器掠阵,之后
情况明朗,科利菲向赶来的众人解释,原来那另外两名顶尖法师都是飞炎帝国的
人,并指认那白衣女法师是飞炎帝国的逃犯,一番协商之后,皇家魔导院的供奉
们都站在了科利菲那一边,协助那位法神,顷刻间就将那女法师擒住。
至此风波平息,但飞炎帝国的人在流源城眼皮下动手,无论如何也别想轻松
离去,那位法神便带着俘虏,跟供奉们回了皇家魔导院,面对魔导院的七位长老,
给足交代之后,还赔偿了七颗星火凝丹,长老们才没有继续追究。
但那位奥安法神临走之际,还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借几位法王与他同往
流源城东南五十里外的浮泽山涧,他要与人联手布置法阵,彻底诛杀那位女法师。
长老们收了他的赔偿,自然没有多刁难,纷纷答应下来,只是警告他施法完
成后必须立刻离开流源帝国,于是昨天夜间,他就带着科利菲和其他四位法王,
以及那个「逃犯」,去了浮泽山涧,至今没有音讯。
这些都是尤伊从一位与她相熟的长老那里问来的,阿易听完之后,脑海里就
只剩下浮泽山涧这四个字,当即就要离开。
尤伊再也坚持不住,紧咬银牙拉住了他的衣袖,冷声问道:「你要去找你主
人?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疯了?说啊!」尤伊两手抓住阿易的胳膊,面色狠
厉,「那里有些什么人你知道么?他们随便一个就能把你捏死上百次!你去那里
…你去那里会……」尤伊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语气渐渐弱了下来,却还是没
放松双手,将阿易紧紧抓住。
阿易对尤伊的关切很是感动,但他还是满面委屈地道:「可是…可是主人在
那里…我必须要去的…尤伊…你认识那么多厉害的人,你能帮我……」转而抓过
尤伊的双手,无比诚挚地恳求道。
尤伊见他为了那个女人来求自己,一股无名火便冲上眉心,气愤地甩开阿易
的双手,胸口大幅起落,一双水眸饱含怨恨地看着阿易,怒声道:「不能!你别
做梦了,那个女人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就算是…是你…你自己要去送死…我也
不在乎……」说到最后,她的双唇有些发颤,似乎还没法真正接受眼前人的死去。
阿易眼神黯淡了一些,却还是面带感激地道:「那…谢谢你…尤伊,谢谢你
告诉我这么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他想伸手抱一抱尤伊,但看
着她脸上慑人的怒色,还是没敢上前,他许多时候还是很敬畏尤伊的,「等我救
出主人以后…我再来找你,尤伊…你能不能…不要禁止我进流源城,我不想以后
都见不到你……」
尤伊见他不但没有埋怨自己的冷漠,还是和过去一样,像只小宠物似的哀求
自己,那双眼里的依恋不舍把她的心搅得一塌糊涂,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对待
眼前这个单纯至极的男人了,更不知道此时该气愤还是该欣喜,一时间竟说不出
话来。
阿易却是心急如焚,昨天夜间主人就被带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天的时间,
他都不敢往最坏的方面想,见尤伊迟迟没有回应,他只好直接道:「尤伊,我得
走了,我很担心主人……」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上前把尤伊抱了个满怀,尤
伊明显愣住了,连挣扎都忘了,任由他把自己牢牢抱住。
阿易只是略微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感情,便匆匆放手,转身离去,留下依旧呆
滞不知所措的尤伊,望着宫殿大门出神。
此时她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儿在争辩不休,一个说就让那个负心汉和那个恶
女人共赴黄泉好了,一对狗男女,合起伙来蒙骗她,死千百次都不为过。
另一个则反复问道,如果阿易真的被杀呢?他那么无辜,一直是受那个女人
的指使,如果他真的死了,那……尤伊仅仅挣扎了几个呼吸,就做出了决定。
她恨恨然地唤来了两名侍卫,命令道:「去,到骑士团驻所,传鄂维副团长
过来。」
………………
尽管已经整整两天没有饮食,但阿易仿佛感觉不到饥渴,没有做任何停留,
只用了两刻钟就赶到了浮泽山涧,快到山林脚下时,他抬眼一望,就看见一团庞
大浓厚的铅云压在这片山峦的某一处,一路走来都是晴空,只有那一片区域被阴
影笼罩,那云层中闪动的雷光让他倍感不安,连忙加快脚步,往雷云下方而去。
此时山峦深处,百丈高的山涧顶端,呼啸而过的流水旁,那六位高阶法师按
六芒星位置围成阵型,盘膝打坐,他们神色轻松,有两人还拿出酒壶对饮,自在
谈笑。
而六人身下的地面上,无数符文联结成一个大型的阵法,六人所在就是六处
阵眼,大阵中央,蓝葵被三条莹莹生光的锁链束缚在地上,她此时面色惨白如雪,
却像是早就料到此时的结果一样,眉眼间平静淡然。
「奥安先生,此间事了之后,是否也该给我们一点小小的酬劳呢?」四位法
王中的一人狡黠笑道,引得另外三人纷纷附和,只有科利菲不敢对自己老师放肆,
没有做声。
奥安皱了皱眉,但还是勉强笑道:「那是自然,四位随我布阵一夜,辛苦卓
绝,酬劳是必须的,只是……」
还没等他找借口搪塞,那位法王就抢白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奥安先生,
我们也不贪心,您给几位长老的星火凝丹,只要给我们一人一颗,也就足够了,
诸位觉得如何啊?」他环视了一圈,那三位法王都抚手赞同,只有科利菲脸色有
些难看。
「这群人未免太贪心了,肯定是来之前就互相通了气,想要从我这里大捞一
笔。」奥安面上抽了抽,暗想道。星火凝丹是近几年他们飞炎城中最顶尖的一位
炼药大师研制出来的一种灵丹,可以短时间内巨幅提升魔力,法师对战之际服用
一颗,战斗力便能猛增,还没有任何使用隐患,而且每用一次,法师的体质都会
随之改善,对于突破至法神境界有莫大的好处,称之为神药也不为过。
然而以奥安的地位,多年积攒下来,这种神药也只存下十颗,昨天实在是情
势所逼,不大出血一番恐怕很难脱身,现在这些人又想来敲竹杠,他真是左右为
难。
要是在飞炎帝国,这几个法王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对方势大压人,流源帝
国不是他惹得起的,只好先应承着:「小事小事,等这女人灰飞烟灭,自然少不
了各位的好处。」
那四位法王笑着点了点头,其中一人喝了口酒,牢骚道:「这女人有这么难
对付么?我们用了一夜时间布置法阵引来天雷,依我看,直接取了她的命不就得
了。」
奥安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道:「还是不可小看了她,毕竟是曾经
的法神,当日我兄弟三人也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引她入局,还是被她逃出魂魄,还
差点让她翻过身来,未免夜长梦多,还是早点引来雷击,将她的灵魂打散为好。」
这时一位瘦骨嶙峋的法王扼腕道:「有道理,法神还是不能轻视的,只是…
有些可惜这副好皮囊啊,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众人正要品评一番蓝葵的容貌,突然一齐变了脸色,向某个方向看去,奥安
已经感知到来人的身份,嘴角不屑地扬起,对科利菲抬了抬下巴,科利菲就冷笑
着点了点头,起身迎接这位不速之客。
阿易有雷云做指引,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这里,当他看到被锁在六人中央
的蓝葵之后,毫不犹豫地拔剑前冲,科利菲眼神轻蔑地抬起了手,想要用念力再
度将他控制住。
然而阿易全力突进之下,他的速度已经足够迅捷,科利菲的视线始终没能捕
捉到他,自然也就没法将他制住,反而是阿易飞速向他靠近,转眼间便已到他身
前十步之遥。
这时科利菲开始有些慌张了,他长年呆在流源城里自在逍遥,极少实战,现
在临阵之际,只能反射性地开启一个法术屏障,暂时把阿易阻挡住。
阿易看着眼前那道土黄色的光幕,下意识地挥剑劈砍,却被反震的力量震退
了好几步,正当他准备再次进攻时,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再度降临,他再次被
一股惊人的念力禁锢住了身体,他手中的剑也被远远击飞。
「以后你要是继续呆在流源城享乐,就别说是我的弟子了。」奥安冷冷地瞥
了科利菲一眼,那科利菲便惭愧得低下头去,撤销屏障之后坐回自己的阵眼位置。
奥安看了看这个被自己捏在手心的年轻人,又回头看了看蓝葵,惊讶的发现,
蓝葵那张冷漠如银镜的面庞,突然变了颜色,焦急和忧虑全都写在脸上,再联想
到之前她费尽力气送这个少年离开,奥安像是发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一样,
干干地笑了几声。
他走到阿易面前,兴趣勃勃地笑道:「小子,你是来救你主人的?」
阿易没有答话,像头困兽一样,死死地与他怒目相对,同时拼命地挣扎着。
「别白费力气了,你挣不开的,不如好好听我说话,也许你主人还能活命…
…」奥安挑眉道,果然,阿易听了瞬间安静下来,「这样,我想和你做个游戏,
如果你能从这里走到那女人面前,就算你赢,我就放你和她一起离开,走不到或
中途放弃了就算你输,不过没有惩罚,我还是会放你走,你可愿意一试啊?」
阿易听得愣住了,警惕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他现在别无它法,
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强大了,他根本反抗不了,只能抓住这仅有的希望。
奥安点了点头,似乎没想到阿易这么好耍弄,笑道:「当然。」
两人的对话蓝葵听得真切,奥安的想法她太清楚了,自己绝不可能被轻易放
过的,然而她刚想出声提醒阿易让他找机会赶快逃命,奥安却随手一指,一道禁
言术便施在了她的眉心,她便像个哑巴一样啊啊难语,偏偏身上的三条封魔索把
她的魔力完全禁锢,她根本没法自行解开禁言术,只能拼命地对着阿易摇头,用
眼神示意,希望他能明白过来,早早离开。
然而阿易明显没明白她的意思,对着奥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答应下来,奥
安就笑得更加得意,对着蓝葵身前的空地凌空点画,最后吐出一个凌厉的音符,
数以千计的钢针便从半空中的法阵中嗖嗖坠落,深深扎进地面,顷刻之间,蓝葵
身前十五步之内全都布满了三指长的钢针,针芒尖锐得让人心悸。
这时奥安才把阿易扔到那片钢针之前,笑道:「喏,踩着这片钢针,走到你
主人面前,我就放你们离开,怎么样?如果你怕了,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不会
为难你的。」他现在几乎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一旦阿易胆怯逃走,他就能尽情讥
讽蓝葵,笑她一直在保护一个没用的孬种,如果阿易坚持趟过这片针地,他就能
看着这对男女一同受尽煎熬,这让他觉得妙趣横生,有意思极了!
阿易看着那满地的针芒,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但他只犹豫了几个眨眼的功
夫,就做出了决断,他知道,有奥安在这儿,自己无计可施,无巧可取,只有冒
险一试,才有一丝救出主人的可能,深深地望了一眼主人之后,他就朝着那满地
的寒光迈出了步子……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