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后宫三千妃】(41-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洗髓丹
拉士菲妮瞬移至靡淫君的屍首旁,蹲下身来,仔细的确认是否死绝,这万一
有个疏忽大意,那可是会大祸临头。
「真的死了,刚才还真的是好险,幸好你快了一步,这再慢上那么一点点,
靡淫君同归於尽的想法,说不定还真的可以阴谋得逞」,拉士菲妮起身向龙浩天
说道。
龙浩天的身形也由半空之中缓缓落於地面,然后开口说道:「这没什么,靡
淫君要是自爆成功的话,燕族长他们众人会首当其中,毕竟他们就在正下方,对
於朋友……我不会不顾他们的生命安全,况且……这里还有我妻子以及龙家众多
人在此」,话中朋友二字还特别加重强调语气。
拉士菲妮那能听不出这玄外之意,她知道龙浩天对於她初时不出手,心里还
在耿耿於怀,於是开口回应道:「龙浩天这件事……」。
话才说出一句不到,便被龙浩天打断话语,龙浩天插话说道:「好了,不用
解释那么多,大方面来讲,你是没有错,说实在话……的确,你没那个必要冒这
么大的风险,我也只是在心里有那么一点介意你的行为,如果说完全不在意,说
出来你也一定不会相信,你也不用在我耳边说什么长篇大论,大仁大义什么的,
我怕我的耳朵长出茧来」。
龙浩天接着向燕北关那边喊道:「燕族长,适可而止就好,不用再那么污辱
人,那么玩人,杀人不过头点地,太超过的话,我们也和他们没什么二样,那么
摩哥亚根就让他上路吧」。
「龙先生教训的是,我这边马上就解决,不会再凌虐」,燕北关也大声的喊
道回应着。
不多时,以摩哥亚根为首的众人也被全部斩杀,其中包括他们的一名圣级中
阶亲卫,也在燕北关和离子世强强联合下被击毙,然后才带领众人来到龙浩天这
边来。
龙浩天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我看就先去我
龙家坐坐,有什么话等会再说」。
「对了,燕族长,这里就麻烦你留下二个人处理一下,记得,靡淫君和摩哥
亚根的屍首别让人发现,免得走漏风声就会引起大麻烦,虽然靡淫君和我所佈置
的结界和阵法让人看到的都是幻象,不过……还是小心点好」,龙浩天接着向燕
北关说道。
燕北关回应说道:「放心,这里都是我的亲信近侍,他们知道如何处理,屍
首已经为死物空间戒指可以装的下去,我会让一名亲信近侍用空间戒指装着冈和
摩哥那些人的屍首,统一全部带回燕家处理,不会留下什么问题,况且……先前
争斗,靡淫君和龙先生你先后都有用魔法结界隔离四周,一些大家族和修为达圣
级的人都没有出现在这里,事情很好收尾」。
燕北关接着说道:「燕良,过来一下,这是空间戒指,你比较细心,事情就
交给你处理善后,别留下什么痕迹,知道吗?」。
一位名唤燕良的近侍上前接下空间戒指后,向燕北关恭敬回应说道:「族长
放心,燕良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待燕良收拾好所有屍首之后,龙浩天解除阵法招呼众人一起往龙家方向进发,
只留下那名燕良近侍做善后收尾,当然拉士菲妮也跟了过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过了好一阵子才来到龙家大厅,龙浩天招呼众人坐在客椅,
田伯也帮忙安排几位女婢将一些酒菜拿来招呼大家,安排妥善之后田伯留下二名
女婢在门外候着,以免有什么事情要招呼,而自己便主动的向龙浩天请示退下,
去处理艳儿父亲一切的相关事宜。
「对了,龙浩天,那个靡淫君的七窍血虫现在是在你身上吗?」,拉士菲妮
先开口问道。
龙浩天愣了一下才回应说道:「喔,七窍血虫?你没有问起的话,我还真的
忘了这东西的存在,喏,在这里」
,话说完龙浩天由仙戒取出一座宝塔,正是昨日在锦鏽流灵前面将萍儿,若
欣等四人收进去的那座宝塔。
「在这宝塔里头吗?」,拉士菲妮接着开口问道。
龙浩天点点头说道:「当然,这不是癈话嘛,不然我拿出来做什么」。
「你……」,拉士菲妮瞪大着眼,显然被龙浩天气的够呛,就是不清楚她才
会这么问的,可龙浩天回答的多么伤人。
众人的头上此时也冒着三条黑线,在他们心里想来,也只有龙浩天敢对护国
供奉那么的不敬,说话那么的随意。
「好啦,别生气,这就拿出来给大家瞧瞧」,龙浩天接着说道。
话说完,龙浩天将宝塔托在左手掌心,口念法诀,右手再在宝塔外虚抓一下,
待右手掌心摊开之后,便看见一只约米粒大小血红色的小虫子在掌心之中,样子
有些像地球上的小瓢虫。
「七窍血虫就是这只小虫子?这小虫子真那么利害?看起来没什么嘛」,离
家的离子世疑问的开口问道,他所说的也是众人心里的疑问,真那么利害到连护
国供奉也拿这东西没有办法。
龙浩天回应说道:「这东西,说起来还真的利害,可别小看,要不是我刚好
在佈阵法的时候这虫子刚好跑了进来,说不定还真抓不住,平时这虫子是隐形的
不是这血红色的模样,现在是我故意让虫子现形给大家看看的,而且……这只虫
子外壳坚硬异常,移动速度也快,真的令人防不胜防,我抓到这虫子时,发现这
七窍血虫上面放着的精神力是摩哥亚根的,不是靡淫君的,估计是靡淫君给摩哥
亚根的护身之物,不然这场架还真有可打了,靡淫君也不会那么快死,那算是逆
天级的东西,不过……现在摩哥亚根现在已经死了,从今天开始就算是我的东西,
这可是阴人的好东西,过几天我再炼制一下将摩哥亚根的精神力给抹去换上我自
己的」。
「龙浩天,你这宝塔可以放任何活物?」,拉士菲妮问道。
龙浩天点头说道:「是呀,有什么问题?」。
拉士菲妮羨慕回应道:「真不错,在仙界有类似这种可以装活物的法宝也就
那么几人有而己」。
龙浩天那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一般装活物的法宝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功用,
这拉士菲妮是想知道宝塔有什么作用才是真正的目的,当然……龙浩天那会那么
傻的去和她说,告诉她宝塔是抓魔兽,可以让魔兽和人签定契约的特殊功用。
不理会拉士菲妮的探听目的,龙浩天转向燕北关说道:「燕族长,之前那报
信的燕家近侍料想也一定死亡了,燕族长就派一名近侍去处理领回屍首吧,去外
头找一名隆极特的人就可以知道那死亡近侍的屍首安放在何处?」。
「这没有问题,应该的」,燕北关点头应道,话说完便唤来一名近侍出去处
理这个问题。
龙浩天接着说道:「燕族长,死亡的那几名近侍,有没有后代?」。
虽然疑问龙浩天为什么怎么问,不过燕北关还是回应说道:「都有,每个人
都有后代,放心,龙先生,他们后代安家问题,我燕家会处理妥善的,不会让他
们后代饿了肚子」。
龙浩天笑了,他问这个问题不是担心他们后代没有金币生活,以燕族长的为
人一定会安置的很好。
「呵呵,燕族长,我的意思不是这个,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我这里有
一种外观白色的丹药,名唤洗髓丹,给他们后代吃了之后,这资质会变的很好,
会变的很适合修炼魔法或斗气,每一位死亡的人我都免费赠送二粒洗髓丹给他们
的后代服用,这样可以培养出二位优秀的后代,不会让他们后代后继无人」,龙
浩天解释说道。
离家的离子世突然激动的开口问道:「龙先生,这……这洗髓丹是不是对没
有任何天份的人也有作用,还是……对那些天份差的人有效而已」。
龙浩天很好奇的问说:「离先生,你那么激动做啥,这理论上是没有任何天
份的人也有效果」。
众人一听倒吸一口气,都在想这龙浩天到底有多少种丹药,先前已经拿出止
殒丹,生元丹,回天丹三种,每种都有其功用存在,尤其以止殒丹最为珍贵竟然
连只剩一口气的人都能救的回来,现在又拿出一种可以将没有任何修为的人,变
成资质佷好的人,这丹药要是卖出去一定很多人抢破头买。
「是这样的,他有个儿子没有任何修为的天份,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
燕北关叹口气代为解释说道。
离子世也叹口气附和说道:「龙先生,燕族长说的没错,为此……希望龙先
生能不能够出个价卖我一粒,或者是需要什么东西才可以交换这粒洗髓丹,我志
在必得,还望成全」,说着还拱手施了一礼。
「离先生,你是燕族长的朋友,又出手帮助过我妻子的事情,来……,这粒
洗髓丹就送给你,不需要如此,要赚也是赚外人,而不是赚朋友的东西」,龙浩
天回应说着,同时将装着一粒洗髓丹的玉瓶塞在离子世的手里。
龙浩天接着说:「燕族长,这瓶玉瓶里头有十五粒洗髓丹,每家各分二粒,
剩下的就留着给你的燕家子孙使用,另外……这里还有一粒止殒丹就送给燕族长
你,这可是保命的丹药,记住……这不是万灵药,被打伤的才会有效,被人下毒
的人就没有效果,也无法全癒,明白吗?」,说着将装着洗髓丹和止殒丹的二只
玉瓶塞到燕北关的手掌心中。
望着手里的丹药,燕北关感恩说道:「龙先生,真是谢谢你,我代那几个死
亡的近侍向龙先生说声谢谢你,感谢你为他们后代所做的事,当然……我燕家也
要谢谢龙先生,扣除掉分配量这样我燕家也会多出几名优秀资质的后代」。
「我的呢?龙浩天」,拉士菲妮伸出玉手开口问道。
龙浩天向着拉士菲妮回应说道:「啊……,忘了,不好意思,来,这是先前
说好的代价,止殒丹一粒」,说着也将装着一粒止殒丹的玉瓶放在拉士菲妮伸出
的手上。
「还有呢?」,拉士菲妮伸出玉手再次问道。
龙浩天疑惑说道:「还有什么?不是止殒丹已经给你了」。
拉士菲妮没好气的说:「当然,洗髓丹,生元丹,回天丹也来一些吧」。
龙浩天奇怪的打量着拉士菲妮一阵后,然后开口回应说道:「不对吧,我没
欠你那些东西吧,你想要呀,过阵子我会透过燕族长卖出一些丹药,到时你若是
需要去自己去拍卖买下来,要我白给门都没有,给燕族长和颜生生那是朋友关系,
我们不算朋友吧,呵呵」。
「你……,你不会免费供给帝国一点呀,那有像你这个男人那么小气的」,
拉士菲妮反驳说道。
相比拉士菲妮的生气,燕家族长燕北关是快被龙浩天所说的话给砸昏过去,
他明白透过燕家卖出去那些丹药,那么他燕家在外的地位会升高到一种前所未有
的高度呀,让他恨不得去亲龙浩天一口,这么大的好处竟然让他燕家独得,让一
旁离家的离子世也羨慕起来。
这时,隆极特从外面急奔过来,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那急喘的气看起来好
像被人追杀几百里一样,隆极特喘着气说道:「少爷,少爷,当今帝王拉士坦丁
和一干大臣都微服私巡来到龙家了,说……说是要替梅将军的女儿主持公道,说
少爷恶意抛弃原配另结新欢」。
当今帝王和一干大臣来,龙浩天没什么害怕的,在这幻云大陆实力为上,现
在他有本钱,倒是抛弃梅将军的女儿原配,这又是从何而来。
龙浩天思索咕嘀着:「梅将军的女儿,姓梅?」。
突然福至心灵的想到,龙浩天大声说到:「机车咧,想起来了,这应该是和
那梅雨涵那个小妞有关,这关老子什么鸟事,别说找老爸来,找阿公也没有用」。
第四十二章梅尔(上)
龙浩天向隆极特吩咐说道:「隆极特,我有一份契约在大夫人萍儿那,你去
替我取来,我有用处」。
「是的,少爷,我这就速去速回」,话说完隆极特便急忙退出去往大夫人的
房间位置赶去。
龙浩天无预警的换上仙甲唤出龙吟剑,身上气势遽然暴升,转头对着拉士菲
妮怒视说道:「拉士菲妮,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在我身后弄小动作,堂堂一国之
君和众大臣绝不可能为梅家这等小事而劳师动众,你要是不给我说真话,那就不
要怪我不客气了」。
突变的情势,令燕北关众人顿时不知如何是好,前一阵还携手灭敌,现在却
兵刃相见,瞧龙浩天的势态不似做假,要是供奉拉士菲妮一个回答的不好,双方
可能就会大打出手,一方是朋友,一方是护国供奉,这可真是难为燕北关和离子
世等人。
「龙……龙先生,供……供奉,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燕北关在一
旁插嘴焦急的打着圆场说道,连咬字都有些不连贯起来。
龙浩天没有理会燕北关说的话,运起九龙神诀,九条金龙在身上游走窜动,
龙吟剑也倒束在背,众人知道这是他要出手的象徵前兆。
「护国供奉,你……你倒是说句话呀,你们双方那位出事都是国家的损失」,
离子世向着拉士菲妮劝说。
望着突然发难的龙浩天,拉士菲妮脸色显得十分难看,她自己知道面前的龙
浩天是动了真怒,浓厚的杀意阵阵令人胆惊心寒,冷眸寒目利如刃尖加身,令人
隐隐生疼。
「好……好吧,我……我说,千……千万别动手,帝王和众大臣来这是为了
先前我们所提到的丹药而来,丹药的事对国家来说太重要了,至於……梅家的事
可能只是一个附带的插曲」,拉士菲妮苍白着脸,怯懦示弱的回应说道,她也怕
龙浩天真的出手,那她小命就真的留在这里了。
闻言的燕北关疑问说道:「不对呀,帝王和众大臣在皇城怎么可能会知道丹
药的事情」。
全部的人都望向供奉,大家知道一定会有下文出来,而拉士菲妮肯定会吐出
实情为什么帝王会知道这些事情。
拉士菲妮咬着下唇解释说道:「我身上有一种法宝,名唤映照,没有任何攻
击和防禦的功用,不过……可以将我周遭的影像和声音转传出去,这是子母类型
的法宝,子宝在我身上,母宝在帝王身上,其实……打从开始我们在锦鏽流灵那
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帝王全部都知情」。
听到拉士菲妮所说,离子世的脸色还好,他只拿到一颗洗髓丹还是预备给自
己的儿子所服用,帝王应该不会有所为难才是,相比之下燕北关的脸色就比较难
看一点,他知道这些丹药的重要性,身上的或许帝王不会有所谋图,但……龙浩
天所承诺的丹药代为拍卖,可能就会有所变动,这是令燕家地位再次提升的重要
关键,不知道帝王会如何处理,这要插手的话,燕家可就会失去这天大的机会。
「你说的映照那个东西呢?放在那里?」,龙浩天质问说道。
拉士菲妮回应说道:「在放这里」,说着从袖口拉出一只针状物,银白色,
只有地球缝针一半的长度。
「靠,针孔摄影机,有没有搞错呀,还影音式的」,龙浩天瞪大着眼在心里
说道。
龙浩天伸出一只手讨要说道:「拿来,我看看」。
「喏,拿去」,说着拉士菲妮将映照子宝交到龙浩天的掌心上。
龙浩天拿着映照子宝瞧着几眼,还真不知道怎么去使用它,这和地球上的针
孔摄影机还真的不太一样,於是向拉士菲妮问说:「这映照子宝怎么用?」。
「尾部可以旋转,三分之一处有一个沟槽,沟槽上下二边有个微小印痕,旋
转尾部让二边印痕不在同一个位置,它传送影像和声音的功用就会启动,而母宝
那边也会开始播放储存讯息,关闭的话就是将印痕旋转回原来的位置」,拉士菲
妮解释说道。
龙浩天点点说道:「嗯,很好,明白了,这东西我没收」,说着也不顾拉士
菲妮同不同意就把东西放进仙戒里头。
「你……你这是强盗行为,把东西还我,那个东西就只有这么一对而己,而
且……你拿了子宝没有母宝也没有用呀」,拉士菲妮气急败坏的说道。
龙浩天耸着肩不以为然的说道:「谁叫你要在我这当间谍内奸的,又不是不
卖给帝国,放在拍卖会大家各凭本事,谁的钱多谁就拿走,不是很好吗?你就要
多事,这是给你一个教训,现在只没收东西没和你算帐你已经算幸运的了,记住
……以后别在我身后做小动作,我不希望也很讨厌自己的事被人知道太清楚,别
以为你是护国供奉,以为我是拉士坦丁的臣民就可以如此」。
「什么小动作,我没有做错,我这是为帝国着想,一切以帝国为主,东西应
该全部都上缴帝国」,拉士菲妮大声的反驳说道。
龙浩天撇撇嘴说道:「懒得理你,要白拿怎么不自己去炼,还有呀,我警告
你,别对我的人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不然会发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对我小动作
或许视情况我还可以忍受,若是我的妻子……你就自己想想能不能承担吧」。
「龙浩天,你给我出来,今天你没给个交待,我和你没完没了,老子的脸都
丢光了」,一道暴怒声由外头传进大厅。
龙浩天挠挠头向大厅众人说道:「麻烦啊,走吧,去外头看看,也不知道会
不会动手,还是在外头好一点,不然坏了东西可要花钱修理,我可是穷的很,没
有你们大家那么有钱」,话说完领着众人走出大厅「
众人听了笑了,堂堂仙级人物若是要钱,这风声若传了出去一定会有一推人
自动捧着金币水晶币来到他的面前,可……他们那里会知道龙浩天所想,在龙浩
天认知里只有自己赚的钱花起来才爽,不管这钱是难赚或是很容易赚取到,反正
只要是自己赚的就好。
刚踏出大厅,外面的庭院便来了一堆人,最前头领路的是一位身穿金黄重铠,
头戴半罩金黄头盔,腰际别着一把古色墨绿的单手剑,浓眉大眼,高大壮硕的身
材,其它都是微服出巡并没有穿着官服,不过龙浩天还是很轻易的区别出那一位
是拉士坦丁帝王。
古语所言,凡帝王皆有护国之气加身,无形之中无意之举均会有股不凡气势,
非是高强武者那般威压。
拉士坦丁帝王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粗眉大耳,额头庭宇饱满,而且……目
光炯炯,精神抖擞,行走均显露出其彪悍和威严。
拉士菲妮二方人马都认识,由她介绍最合适不过,经过一番介绍,双方都有
初步的认识,龙浩天也知道梅雨涵的父亲梅尔正是那位穿金甲戴金盔最前头那位
领路人。
梅尔原为镇守在边陲重镇,官职也不过参将,不过几年来立了不少重大军功,
直至今日才回朝让拉士坦丁封为将军,并在朝中议事不用再回边陲。
「龙浩天,为什么原配不是我女儿,为什么是别人,为什么将我女儿的亲事
给退了,还打伤我梅家随从,枉我还次次在家书中要妻子和女儿要妥善照顾你的
生活起居」,梅尔大声的质问起龙浩天。
龙浩天讥讽的反驳说道:「梅尔梅将军,嗓门大是没有用的,虽然不知道你
在家书是如何交代,不过……据我所知我生病之时是我丫环萍儿靠打杂和乞讨换
来食物照顾我的,并非你梅家,还有,是你女儿看上别人不屑下嫁给我这个白癡
的龙家少爷,不是我嫌弃你女儿,倒是你女儿嫌弃我的,我可是一位受害者,这
里现场那么多人,你要搞清楚事实,不能冤枉我,当然……最后在你宝贝女儿的
强势恐吓之下,我也只有忍辱签下所谓的退亲协议书,以免我性命难保,既然退
亲……那我另立妻子应该没有错吧,梅家随从口出辱我新妻子,这做为夫君的出
头应该是合情合理才对,你们说是不是呢?」,话说完还摊着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自己是被人强迫。
「噗吱」,众人闻言掩嘴偷笑,就连拉士坦丁也不例外,仙级强者被恐吓,
这倒是奇闻,而且还被恐吓成功,更好笑的是竟然梅尔将军的女儿自个跑来退亲
的,做父亲的还理直气壮还有脸面的跑来理论,不过……最重要的一点,连仙级
强者都不屑,众人也很好奇,这梅家女儿到底是看上谁家儿郎,全部都对这个答
案很是好奇,虽然同朝为官但是能看到同僚出糗倒也是不错的美事,反正这乐子
又不是自己,又有何妨,尤其朝中文官和武官互相调笑这是常有的事,当然……
这不是说文官的修为比武官差,而是以负责的职务来区别。
这不,就有一位银发白眉,目光看似睿智,年龄约莫七十的老人走了出来,
这位大臣在刚才拉士菲妮的介绍下,龙浩天知道这位老者正是当朝宰相,杜明光。
杜明光好奇的笑着问道:「龙先生,这……梅将军的女儿倒底是看上谁家的
儿郎,能不能让大夥知悉一下,呵呵」。
「你这杜龟,杜老匹夫,你拿我当乐子呀」,梅尔将军吹鬍子瞪眼的对着杜
明光大声吼道,他知道自己要被众人拿来开刷做笑柄了。
杜明光摆摆手抚鬚否认说道:「呵呵,这可太天误会呀,你看早先误会龙先
生恶意退亲,原来是自家女另寻夫君,这可怪不得人,现在……众人只是好奇而
己到底是何人比龙先生还优秀,你们说是不是呀」。
「谁?是谁?」,这个答案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深受梅尔将军的女
儿所讚赏,每个人都望着龙浩天等着他说出下面的答案。
「如果……没想错的话,应该是少家家族的少爷,听她说好像要做这少家的
少奶奶」,龙浩天迟疑的接着说道。
「哈哈……」,听到这个答案大家可笑翻了天,虽然少家是在齐格瓦城不在
皇城,不过对於各大家族还是会知情的,这少家少爷倚仗家世在玩弄女人,常常
会藉故要提亲骗女人投怀送抱,根本没有一个女人真的被纳为少家女主人,想不
到梅尔将军的女儿竟然自投罗网,天真的会以为做少家奶奶。
「口说无凭,你说我女儿亲自退的亲,那証明呢?,梅尔现在己经被自己的
女儿所做所为快气个半死,他自己知道这其中可能还有她妻子参与其中,好好的
一桩亲事就这么砸了,这最后的挣扎只是希望能不要那么难看。
可惜……老天不做美,花无百日红,今日虽被封为将军,但……不是事事都
能顺心如意的。
龙浩天回应说道:「这退亲协议我已经命人去取来,应该就快到了」,早料
到一定会有这讲求証据一说。
「少爷,少爷,东西拿到手了」,隆极特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的出来,他是
用跑的去用跑的跑来。
不一会隆极特边急喘嘘嘘的来到龙浩天身边,将退亲协议交到龙浩天的手上,
於是龙浩天举高着契约摇着开口说道:「喏,这就是退亲协议书,上面立契人是
梅尔将军女儿的名字,各位可以瞧一瞧,証明我所言非虚,等会就一一传阅,梅
尔将军你……可不能一怒之下撕毁証据,这里可是有帝王和众大臣看着呢?」,
说着那你字还特别一下音调。
「你……,我才不会做那么无耻的事」,梅尔指着龙浩天反驳说道,他现在
已经恨不得冲回家中给自己女儿几个巴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