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萧遥看着三位姑娘离去的美妙身姿,对着香帕深深一嗅,果真香气怡人,叫
人勾起无尽的遐想。
萧遥突然想起还有方云华在自己身边,自觉失态,尴尬的看了看方云华。
方云华倒是满不在乎的对萧遥笑了笑,说了一句:「没戏!」
萧遥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方云华是什么意思。
方云华知道萧遥定然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微笑着说道:「萧兄弟,多谢你助
我拿到奖品,不如到我房中喝上一杯,让我聊表谢意如何?」
萧遥想知道方云华那句『没戏』到底指的是什么,点头表示同意。
话说两人到方云华房中各敬一杯后,萧遥就耐不性子询问方云华到底说的是
什么意思。
方云华给自己和萧遥又倒了杯酒,说道:「萧兄弟,你眼光不错,赠你香帕
的那位姑娘名叫袁紫依,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美人,更是『武林十大美女』之一,
可惜袁姑娘已经婚配,你再喜欢,难道还能抢亲不成?」
萧遥一听,大感意外,说道:「不知道所嫁何人?」
方云华答道:「就是『万朋山庄』楚子墨,也是刚才你看到的楚子羽的大哥。」
萧遥叹了口气说:「这么说楚老庄主大寿之后便是他们大婚了。」
方云华答道:「是啊,袁姑娘自打去年跟楚大哥定了婚之后,便终日紫纱遮
面,不再以真面目示人。楚老庄主寿宴三天,之后就是楚子墨大婚,再大宴三天,
喜上加喜。」
萧遥一听好不气馁,叹了口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方云华又给萧遥倒了一杯,口气缓和的说道:「萧兄弟,你我投缘,听哥哥
一句劝,这种没柰何的事情,不烦恼也罢。」
萧遥听了这话感觉受用,心情一缓的说道:「方兄弟跟那位绿衣姑娘必是情
投意合,般配的很。」
方云华摇头苦笑,说道:「你说的楚婉儿吧,我跟这楚家有些亲戚,小时候
就经常跟他们兄妹一起习武,我跟婉儿的关系,兄妹之情有,这男女之情嘛,哎
……」方云华似乎说着说着勾起了相思之苦,一抬手干了一杯。
萧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转移话题的问道:「不知道另外一个
女子,方兄可曾认识?」
方云华抹了抹嘴边,说道:「那是婉儿的表妹名叫沈亚楠,平常跟楚二哥走
的很近,萧兄弟如果喜欢,我来给你牵线怎么样?」
萧遥摇了摇头,笑道:「方师兄说笑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沈姑娘和楚
二哥情投意合,我又怎么好拆散鸳鸯。」
方云华举起大拇指,说道:「萧兄弟真是高义,来我敬你一杯!」
萧遥与方云华推杯换盏,两人相谈甚欢,直至深夜萧遥才回自己房间,醉醺
醺倒头就睡过去了。
次日,日上三竿,萧桓来找萧遥,看到萧遥一副宿醉的样子就出口询问,萧
遥一五一十的都说了,交代是如何结识楚家兄妹,又是如何跟方云华对饮至深夜
才归,以为萧桓定会责骂自己。
萧桓听了,不怒反喜,说道:「遥儿,行走江湖多结交些朋友没有坏处,你
说的这些后辈都是武林后起之秀,不必有所顾忌,可以深交。」
萧遥一听,松了口气,道:「大伯父的话,遥儿记住了。」
萧桓又说道:「宴会马上开始,来的都是武林豪杰,你抓紧梳洗一下,到大
殿去参加宴会,大伯先行一步。」
萧桓说罢,出了萧遥房间,先去宴会大厅了。
萧遥洗漱完毕,来到宴会大厅,刚准备进大厅内找萧桓,就看到厅外一桌上,
方云华在招呼自己过去。
萧遥点头示意,三两步来到方云华桌前。
方云华让萧遥坐下,说道:「萧兄弟,你何必进大厅,里面气氛没有这里自
在,你我兄弟二人就在这里喝酒谈天不是更好?」
萧遥点头说道:「方师兄你等我一下,我进去给师父请个安,马上过来。」
方云华一听也不拦他,说道:「那你快去快回。」
萧遥来到正厅,到萧桓面前施了一礼,说道:「师父,弟子给你请安了。」
萧桓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萧遥坐下。
萧遥接着说道:「师父,弟子在外面有朋友,不知可否前去作陪?」
萧桓回道:「多结交朋友是好事,先给在坐的江湖前辈问安,之后你便自行
去吧。」
萧遥听了萧桓的话,躬身向大厅几张桌子一一施礼,说道:「各位前辈,在
下萧遥,给各位前辈问安。」
萧遥说完也没起身,继续躬身向众人施礼。
「萧兄的高徒,一表人才……」「是啊,是啊」萧遥听到的都是各桌传来的
赞许客套之声。
可是萧遥却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自己,没抬头都被这道目光刺激的打了
个哆嗦。
萧遥感觉十分诧异,到底是谁用这种目光打量自己,不由得抬头观看,这一
看,吓的差点没叫出声来。
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姨母——柳三小姐!
柳三小姐持剑立在一素衣美妇身后,那目光就像一柄出鞘的剑一样向自己射
来。
萧遥不明白柳三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自己可一点也不想在这大厅多呆
一秒了。
萧遥想到这里,转身就往大厅外面走去。
有人说漂亮的女人就像漆黑夜里的皎月一样,叫人不自觉就会注意到她。
萧遥往外走的时候,无意中瞥见大厅内有一桌内坐着一位女子,身着粉色,
美艳动人,一双眼眸明亮如水,真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正在萧遥打量这位女子的时候,这位女子也用如水一般的明眸看着萧遥,眼
睛似乎充满了疑惑,不解为什么这个男子这么看着自己。
萧遥被这美人迷得失了神,呆了几秒后,尴尬的干咳一声,出了大厅。
萧遥坐回方云华桌前,跟他喝了几杯,趁着酒兴攀谈起来。
「方兄,小弟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认识的人也少,不知道方兄能否指点一二?」
萧遥说这话又看了大厅几眼。
方云华话匣子本就关不住,一看萧遥向自己请教,当然是不亦乐乎,说道:
「萧兄弟说的是大厅里那几位吧?不错,那都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然也不
会有资格坐在大厅里。」
「还请方兄指教。」萧遥说完话敬了一杯酒。
方云华也不啰嗦,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左边上手坐的是你师父,这
我就不多说了。挨着你师父坐的『五大星宿』之一的『智多星』吴星祖,人称江
湖第一智囊,手里铁扇功夫了得,现在是中原第一镖局『八方镖局』的二当家。
再往下这两桌应该是华山派和空洞派的长老,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是肯定不
会错,因为看他们的服饰是错不了的。」
萧遥连连点头,又给方云华倒了一杯酒。
方云华越说越来越兴奋,又干了一杯,说道:「右边上手坐的天山派的掌门
——何星璇,你看她样子挺美,但是性子十分偏激,剑法也狠辣,更有天山秘传
的暗器功夫,惹着她的人基本是打不过也跑不掉,而且据传她仇视男人,所以江
湖人也送她个外号『女煞星』,因此她也是五大星宿之一。」
萧遥一听,暗中琢磨:「原来这就是我小姨母的师父啊,江湖上的女煞星啊,
妈妈呀,下一代女煞星岂不是就是我小姨母?!这要命的暗器手法都是跟她学的
啊,而且怪不得一直这么不待见我,原来根是在这里啊。」
方云华看逍遥听得入神,就接着说:「挨着天山派坐的是『连云寨』寨主云
战,跟你师父一样,都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一手『遮天掌』打遍大江南北
从未有过对手。再过来的这位看服饰应该是武当的长老,最后一位嘛……」
萧遥看他说到粉衣姑娘却故意卖关子不说,心里明白这是故意打趣自己,也
不多话,拿起酒壶各自斟满一杯,先干为敬。
方云华也会意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好酒!」「这最后一位是峨眉掌
门无心师太的关门弟子——苏诗倩,与紫依姑娘一样都是『武林十大美女』之一,
至于美还是不美,萧兄弟自己已经见过,想必心里有数。」说完方云华还冲着坏
笑两声。
萧遥看着方云华不怀好意的笑容,也陪着笑了两声,拿起酒杯继续给二人添
酒。
「方兄真是见多识广,敢问方兄这『江湖十大高手』到底如何评选的,可有
名次之分。」萧遥边喝酒边问道。
方云华回道:「『江湖十大高手』没有名次之分,评选全由武林盟主大会上
公推,不仅功夫要高,为人威望也高,不过向少林,武当,峨眉这类出家的方外
门派是不入选的,不然这些门派里不出世的高人很多,这十大高手根本无从选起。」
萧遥又问道:「那不知这『江湖十大高手』还有谁?」
方云华回道:「除了你师父和云南山,我还知道两人,一是『八方镖局』的
总镖头赵罡,再有就是武林盟主沈胜天了。这二人在江湖都是无人不晓的人物。」
萧遥听了连连点头,笑了笑又问道:「不知道这『武林十大美女』是……?」
方云华会意的笑了笑:「萧兄弟果然最关心这『武林十大美女』,愚兄明白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方云华略加思索接着说道:「『武林十大美女』的评选,是由江南漱芳斋
『圣手秀士』卜玉发起的,卜玉此人一手判官笔出神入化,而且爱好诗画,漱芳
斋就是他品鉴各种书画的地方,这『武林十大美女』就是由江湖人士送去的画像
和综合其出身、势力,还有是否婚配来决定的。」
方云华眉飞色舞的继续说道:「比方说袁姑娘,家父是江湖名医袁仁秋,人
称『佛手』只要不断气的,见了『佛手』绝对手到病除,袁姑娘不仅继承了其父
的医术,武功也得到了真传,说实话我跟楚二哥联手都没摸到袁姑娘的一点皮毛,
可见其功夫高强,不过她马上就要跟楚大哥完婚,这么一来『武林十大美女』马
上就会空出一位来了。」
「至于苏诗倩据说剑法得了无心师太真传,掌握了峨眉剑法的精髓,如此场
合峨眉能放心她年纪轻轻就代表师门参加,定然是对她的武功和处事能力都有很
大的信心。」方云华说完了喝了一口酒,看着萧遥似乎还有话说。
方云华没等萧遥开口就截口说道:「我知道萧兄弟定然还想知道『武林十大
美女』还有谁,我知道除了这两位还有一位人称『花谷女王』花妃蔓,其余愚兄
也不是很了解了,不过这些都是江湖趣事,萧兄弟如果想知道也没什么难的。」
萧遥听了略加思索,说道:「多谢方兄指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江湖人物,
我都快记不住了。」
方云华笑道:「萧兄弟太客气,不过说到美女,翠庭山庄不是也有一位轰动
江湖的美女?」
萧遥顿了一下,诧异到:「不知方兄所说是……」
方云华接口说到:「正是你师父的弟弟,萧羽的遗孀,萧家的二夫人啊。」
萧遥一听,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思索了一下,
回道:「二夫人很少见人,我也没见过几次,至于萧羽更是全庄上下避而不谈,
不知道方兄知道些什么,一定告诉小弟,小弟被这件事情困苦好多年了。」
方云华听他这么说也是理解,说道:「其实萧羽行走江湖的时候我也只是孩
童,知道的不多,只知萧羽也是江湖少有的奇才,做过不少轰动武林的大事,后
来不知道怎的跟淫字挂上了钩几乎成了武林公敌,不过没人能拿他怎样,就连智
多星吴星祖多次布下天罗地网捉拿萧羽都没结果,所以后来就有那句话『天眼智
多星,不斗小淫虫』,其后江湖巨擘凌霄城主冷迪为自己女儿冷嫣举行比武招亲,
更是把冷嫣的画像送去漱芳斋,当时漱芳斋中的江湖人士见了画像中的女子都惊
为天人,马上评为『武林十大美女』。不料萧羽却混进比武现场拿了头筹,萧羽
有过无数女人,可是从来没有婚配,这次居然冒着危险定然要迎娶冷嫣,也让仇
人这次有了机会,终于没等到完婚就夭亡,偏偏冷嫣执意要嫁这淫贼,还不惜为
她守寡,这在江湖中可是闹出了一场大风波,终究是造化弄人啊。」
萧遥一听略感惆怅,原来自己爹娘还有这么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听完也不
多话,举杯饮酒浇愁。
这宴会热热闹闹一直闹到夜色降临,山庄仆人在大厅内外点起了灯烛、灯笼,
大有不闹到天亮不散席的架势。
——突然!从厅外院墙外飞进来一个人,此人浑身是血,已然变成血人,面
目全非。
此人落到大厅口以后,再无力气多走一步,张口用若有若无的声音说道:
「快……,快救……」一口没上来,昏死过去。
这一幕发生在各位眼前,都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所惊呆,静!此刻出奇的静。
唯独老庄主楚南星老泪纵横飞奔到血人面前,呼喊道:「子墨,到底谁把你
伤成这样?」说着俯身过去查看楚子墨的伤势。
武当派长老葛望也抢步上前,说道:「老哥哥,让我看看令孙的伤势。」嘴
上虽然这么说,却从袖中抖出短剑,直刺楚南星后心。
这事情变化太快,萧桓等人都来不及出手阻止。眼看这老寿星马上就要变成
没寿星。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突如其来的一柄剑架住刺向楚南星的短剑,救了楚南
星一命。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武林十大美女』之一的峨眉后起之秀苏诗倩。
葛望见一击不能得手,也不缠斗,一纵出去三丈开外,立在当中,说道:
「今天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一个活口也别想留下。」
楚南星一看楚子墨已经重伤不治,心中悲愤,冲着葛望大喊:「你不是武当
葛望,你到底何人?!」
葛望只是仰天大笑,一脸不屑,并不作答。
『智多星』吴星祖走出来,说道:「阁下这种易容术十分高明,莫非你是易
星客?」
「不亏是江湖智囊,有两把刷子,老子便是『魔星』易星客。」说着一抬手
拿掉人皮面具,本来面目竟是一个肤色嫩白的少年。
——『魔星』易星客,公认的江湖奇才,武功路数奇特,性情乖张,故而江
湖人称『魔星』,且其罪行累累,早已是江湖公敌。
易星客说罢,从袖中抽出一支穿云箭,一拉引线直上云宵。
穿云箭火光一闪,在夜空中宛如流星划过,跟着从房顶,院墙四周,噌!噌!
噌!落下几十个人影。
只听易星客冰冷的喝出一声:「杀!」
一行杀手奔着大厅前面这几桌客人,袭杀过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萧遥还没来及做出什么反应,几个杀手已经马上杀到近
前。
这时只见萧桓抢到萧遥身前击退几个杀手,拉住萧遥一提内劲,把萧遥带回
到大厅之中。
吴星祖站出来说道:「擒贼先擒王,我们必须先杀易星客,才能解今日之危。」
「好,老夫等你来杀。」易星客听得此言,飞身纵到大厅门外,好像根本不
把大厅里的人放在眼里。
连云寨寨主云战截口说道:「你狂什么狂,让我称称你有几斤几两?」
云战刚想过去这时从房顶又落下四人,其中一个背着鉄琴的老者说道:「哼!
不如先让老夫领教一下你的『遮天掌』。」
说着两人对换了几招,云战一看他背后的鉄琴,说道:「『铁血琴魔』陆明
坤?」
陆明坤回道:「正是老夫,算你罩子亮,束手就擒,赐你全尸。」
「呸!」云战被气得动了真火,掌力外吐,招招攻向陆明坤要害之处。
陆明坤也不慌张,见招拆招,两人一时斗的难分高下。
易星客身边又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进前说道:「不知道,你们哪位出
来跟老夫会上一会?」
吴星祖答话道:「不知阁下大名?」
白发老者答道:「老夫裴浪!」
吴星祖吃惊道:「魔教四大天王?」
裴浪答道:「不错正是老夫,知道是老夫还有谁敢跟老夫动手?」
——裴浪,魔教四大天王之一,善用虎爪功,更因其白发光亮宛如镀金而得
名『白金虎王』。
萧桓刚想上前却被吴星祖一把拉住,示意先做忍耐。
崆峒派长老元石站出来低喝了一声道:「西域魔教也敢来中原撒野,老夫来
领教你高招。」
「大言不惭!我这就送你归西。」裴浪说着跟元石战在一出,虽然裴浪气势
逼人,元石长老的『七伤拳』也不容小觑,一时之间也难分高下。
吴星祖拉住萧桓说道:「萧居士,这里除了云战就属你武功最高,虽然元石
长老不敌裴浪,但是百招之内不至于有危险,当务之急,乃是出去求援。」
萧桓点头说道:「我听吴兄安排。」
吴星祖又看了看其他人,都点头示意愿意听吴星祖的安排。
吴星祖又问道:「老庄主,不知道最近哪里可以求援?」
楚南星回道:「我儿楚天就在山下城中酒庄内,里面有不少我楚家的精英,
而且城中各派跟我都有交情,知我楚家有难不会坐视不管的。」
吴星祖点点头,道:「大家听我安排,门口还有三人,估计都是高手,但不
可能还有比裴浪更厉害的。一会儿听我招呼,萧居士缠住『魔星』易星客,何掌
门拿下左边用剑的黑衣人,华山风师兄有劳你对付用双枪的蓝衣人,我和峨眉苏
姑娘突围出去求援。」
大家听了安排纷纷表示赞同,不亏是智囊,临危不乱,智计百出。
萧桓看了一眼萧遥,说道:「遥儿,等会我可能无法照顾你安全,你跟着柳
三小姐,她会护你安全。」
萧遥听这话转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姨母,众人面前身份还是不能表明。
柳三小姐过来一把拉住萧遥的手,低声冷冷说道:「等会小心跟在我身后,
我定会护你周全,你好歹是萧家的独苗。」
萧遥握着小姨母的手,感觉无比温暖。
吴星祖一看都准备好了,就准备下令突围。这个时候有人却说了一句,「等
一下!」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遥。
大家都惊讶的看着萧遥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萧遥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我也突围!」
萧桓截口道:「遥儿,不可胡闹。」
萧遥摇头说道:「师父,元老前辈一人是敌不过魔教天王的,我也突围,柳
三小姐就可以在后关敌料阵,随时上前接应元老前辈,而且这个院外还有很多杀
手,我出去后可以伺机救人,他们的精英都在这里,我只要冲出去,反而安全。」
吴星祖听后喝彩:「秒!萧兄高足比我智囊还高,此计可行。」
萧桓听了,说道:「这办法虽好,你一个人务必小心。」
萧遥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师父,你也多加小心。」
商定对策后,吴星祖当机立断下令突围。
计划实行的很顺利,吴星祖和苏诗倩都顺利突围,大厅外的杀人阻拦不住,
被二人杀伤无数。
萧遥也跟其后,虽然有些阻拦,但是柳三小姐在后掩护,暗器心到手到,阻
拦萧遥的杀手也都被暗器所伤,只能放任萧遥突围。
「我们三人分三个方向突围,出去求援,大门必然最为凶险,我去大门,苏
小姐往东走,箫师侄往西面走,路上能救人就救人,量力而行。」
吴星祖分配完突围路线,三人各自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分三个方向各自突
围。
话说萧遥这边往西走就入了后院,后院宾客不多,多是女眷和仆人,杀手的
大部分吸引力都在来贺寿的武林豪杰身上,相比之下这后院杀手就少得多。
萧遥摸到一个园中,看到两个杀手正在对着一裸身女子施暴,来不及多想,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掌毙了两个杀手,欲救女子,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这被扒光了正在施暴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见过的劲装少女——沈亚
楠!
沈亚楠已然受不住羞愤咬舌自尽了,但是还是被人赤条条摆在石桌上凌辱,
一对少女的乳房已经被歹人捏的青紫,甚至连乳头都被咬掉一个,被掌毙的杀手
正在逍遥快活的时候被杀,倒下时阳具还是硬的,阳具一滑出沈亚楠的下体,少
女的肉缝中就不停的『咕咕』往外冒出白色液体,也不知道被人射进去多少,肉
缝中的阳精竟然顺着石桌一直流到地上。
萧遥顺手捡起一件衣服盖在她身上,心中暗暗愤恨,这么好豆蔻年华就这么
毁在这般畜生手里。
萧遥定了定神,然后拾起一把钢刀继续在后院摸索,看看还有什么活口。
摸到一个园外,听到有打斗声,也不知道园内到底什么情形。
萧遥不敢托大,直接闯进去,而是偷偷摸上墙头向内窥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