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录】(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啊!」多目奋力一击,叫的不是英鸿却是他自己。原来英鸿早有准备,见
他箭在弦上忙伸出小手,当多目向下闯关之时准确地握住了巨大肉棒,将龟头硬
生生停止在离自己肉缝只有一厘米的位置上。
「妹妹!你!?」多目简直要疯了。眼看着就能一杆进洞直捣黄龙,实现自
己百年的夙愿。转眼间又不给了,这英鸿真是要他的老命!
「哥…别急……呃……啊……妹子的身子…总会给了哥的…」英鸿娇喘吁吁,
双手搂着多目的虎背,一双妙目凝视着多目道:「给哥哥……之前…哥得答应…
妹子两个请求!」
多目早就被欲火烧穿了脑子,心中除了一定要彻底贯穿这个妖精之外啥念头
都没有了。听英鸿这么说,立刻点头:「好好好,妹妹你赶快说,哥哥都答应你
就是了!」
英鸿心里狂喜,冲多目妖媚一笑,道:「第一,把今天……早上迎我进观的
……那个小道童……送给妹子。第二,送给妹子……一整包……百鸟霜。」多目
还以为是多苛刻的要求,一听这两条都简单的很,顿时心花怒放,忙点头答应道:
「这有何难?都送给妹子便是!」其实此时他感到他的大鸡巴都快要充血充爆了,
再不插进英鸿那销魂窟里狂草猛干一番肯定要欲火攻心而死。就算英鸿要求他把
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吃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英鸿见他一口答应,高兴坏了,激动得胸口不断上下起伏。她把两条玉腿抬
起,直接交缠锁扣住多目的熊腰,右脚根在多目的臀上磕了一下,妖媚一笑,娇
柔不堪地道:「哥,妹子身体柔弱…不胜鞭挞,还望哥哥怜惜…」,这等于给多
目发出了进攻的号令。
多目不等她话音落,重新提臀,手抓住阴茎前端在英鸿那粉红的肉缝上揉了
几圈,感觉把阴道口搅开了,然后双手卡住女子的蛮腰,下体猛地用力,那鸭蛋
大小的龟头慢慢顺着淫水的润滑插了进去…
「嘶…」多目是真的没有想到大蛛女的阴道如此紧窄如此温暖潮湿,龟头完
全进去后就感觉到被卡住了,他立刻增强力量,如同打桩机一般硬是推开阻碍,
进入了英鸿的身体!
「啊…痛……痛死了……哥…好痛!」阴道被强行破开的痛楚竟使她回忆起
了修成人形后初次破身的情形!原来,虽然英鸿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但是因为她
主要的榨精对象都是婴孩和童男子,阴茎都相对比较短小,而且近年来她修为到
了瓶颈期,食量小,榨精次数也少,肌肉活力又足,所以花径依然细如笔管,充
满弹性。而这蜈蚣精的巨茎尺寸可与儿臂相比,实在太凶了,所以竟弄得她仿佛
又经历了一次开苞破处一般。痛楚中,她下意识的抱紧了多目的虎躯。
多目先伏在大蛛女身上按兵不动,只用嘴和双手亲吻爱抚她的嘴、双乳和小
腹。慢慢的英鸿的痛感减轻了,多目趁机一边与她舌吻,一边不知不觉的轻轻抽
动玉茎。虽然那花径是如此窄小,但内里淫汁如黄河决堤一般,这使他不至于抽
动不了,也不会拉伤两人的性器。而且在这一抽一插间,多目觉得如同在给处女
开苞破处,心理上的满足感真是无与伦比。
英鸿感到一股麻痒从自己阴道口升起,一直向上传,传到了子宫里。仿佛有
千万只小手抚摸着,又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子宫里游动。她低下头向二人身体相连
处看去,只见自己白皙的小腹上竟被多目的阳具顶出了一条长长的凸起。她的痛
感已经完全消失了,瘙痒感越来越强烈,轻抽慢插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哥…好
痒……嗯……受不了……你快着点儿插…」
「哦?痒?哪里痒?」多目知道英鸿已经领教了他的厉害,一脸骄傲地故意
问道。
「痒!…这里痒!屄里面痒!…哥你快一点!」英鸿也不是啥忸怩女子,张
嘴就说。
「妹妹,哥伺候得你舒服么?」多目一边说一边加快了速度。粗大的肉茎在
英鸿那娇嫩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异常肥厚的肉菇棱子在爱液的润滑帮助下不停地
刮弄着阴道壁。英鸿水流如注,两人的小腹、阴户、耻毛还有屁股下的被褥全被
打个湿透。第一次与自己梦寐以求的绝美女妖交欢,多目的反应异常兴奋,只见
他抱紧英鸿的两条浑圆大腿,抽插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快,之后简直要疯狂了,屋
里「啪啪啪」的淫肉碰撞声和「噗噗噗」的淫水抽动声连成了一片。英鸿忍不住
下巴使劲往上抬,可爱的小虎牙咬着嘴唇,口中喃喃不休:「啊…哥……哦…美
死了…妹子…妹子要升天了……给你…妹子全身……都给你!」
多目越加疯狂,只见他大叫一声,双眼猛地爆出两道金光,胁下无数眼睛形
状的妖纹也跟着亮了起来,好像有光在妖纹内不断流动。因为多目的阴茎上也有
妖纹,所以英鸿虽然被艹得欲仙欲死,但还是立刻感觉到了多目的异样。她叫道:
「师……师哥…悠着点!太猛了!再……干下去……你会……现原形的!」
多目却嘿嘿一笑,一边继续加速,一边喘着粗气说:「哼……没事!现原形
就现原形!用半妖态和原型态跟妹子造爱也别有风趣!妹子…你也别……压抑自
己,顺其…自然就好!」
果然,没过多久,多目全身肌肉瞬间膨胀起来,口中虎牙变成了如匕首一般
的野兽尖牙。他猛地停住了疾风暴雨般的抽插,英鸿还没来得及问,只听嘎嘎嘎
的声音响起,多目的妖纹爆发出刺眼的金光,肢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改变着形
态:两条毛腿并在一起不断变长,从皮肤中冒出片片甲壳覆盖了多目腰以下的所
有部位,随后从甲壳下冒出了无数尖利的节肢类长脚。霎时间,多目变成了半妖
态:半人半蜈蚣!
不过多目的生殖器并没有变成蜈蚣的生殖肢,依旧是人类的样子。他退出英
鸿的身体,一把将英鸿翻了过来,那高翘的美臀和两瓣肥美臀肉之间坟起的挂霜
蜜桃令他眼晕。他将英鸿的屁股高高撅起,两手抓住两瓣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
长长的蜈蚣下半身将英鸿的两腿缠住,上半身趴伏在英鸿的美背之上,两手又抓
住两只都快垂到床上的美乳,阳具对准英鸿的淫欲之门,下肢一摆又钻了进去,
继续之前的疯狂。
半妖态的身体比人形态力量更强,多目的抽插自然更为猛烈。英鸿已经快说
不出完整的句子了,只能不停地啊啊浪叫。不一会儿,英鸿叫道:「啊!哦!丢
…丢…啊…」。多目知道她要高潮了,自己感觉也快出精了,于是也不说话,将
下身死死抵住英鸿的屁股,如烧红铁丸子一般的龟头钉在英鸿的子宫颈上,旋动
蜈蚣腰,飞快地研磨起宫颈来。
「啊!!!!!」两人同时大叫,身体同时打起了摆子。多目感觉英鸿的肉
腔内出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似乎要把他全身的体液都吞噬进去。他知道这是蜘
蛛妖女性高潮时天生带有的采补本能,也不在意,一边享受着阴道内强烈的紧握
动作,一边稍稍放松小腹筋肉,一股股金黄色的蜈蚣精液从他怒张的龟头马眼狂
喷而出。
千年蜈蚣精的精液非同小可,如水龙管一般的激射,撞击在英鸿的阴道壁和
子宫颈上。英鸿被烫得连连颤抖,双眼和全身的妖纹也爆发出黑紫色的光芒,可
爱的小虎牙也逐渐变长变尖。她知道自己要变身了,干脆尽力翘高屁股,上半身
贴在床上,闭上眼睛,心中默数:「三,二,一…」
只见英鸿的满头长发全部变成了紫色,臀部开始像吹气球一般鼓涨起来。多
目赶紧把阳具拔出,身子侧到一边给英鸿让出变身的空间。英鸿股缝里面长出了
一个覆盖着黑紫色甲壳的蜘蛛胸节,胸节后部又膨胀出一个巨大的蛛腹部。原本
人类的两只脚变成了两根尖尖的蜘蛛步足,两条腿也被一层甲壳覆盖,上面长出
无数紫黑色的兽毛。胸节两侧咔咔又钻出六条蛛腿,踩在床两边的地板上。
多目见英鸿现出半妖态,赶紧又缠到了英鸿的蜘蛛身体上。人类做爱,高潮
后一般就累得气喘吁吁进入不应期了,而得道的妖类可不是,半妖态意味着还有
更猛烈的情天欲火在等待着他们。
「哥,快…快插进来!」英鸿变身完毕,妖躯中淫欲又急速高涨起来,急切
需要雄性的阳具来填补内里的空虚和饥渴。多目又将上半身趴伏在英鸿的美背上,
咬着耳朵问:「插上面的洞还是下面的洞啊?」。原来蜘蛛精半妖态时有两个淫
器,一个是双腿间人型的阴道,还有一个是蛛腹下方的蜘蛛生殖孔。多目自然清
楚这一点。
「上……上面,不…还是…下面!算了…我都要!」英鸿语无伦次道,两个
小穴都搔痒无比,都需要多目帮他好好止止痒。
「好嘞!不过师妹还是翻个身比较好,为兄才好出力呀。」多目道。英鸿立
刻翻了个身,重新仰躺在床上,蛛腹和八条腿翘起。多目大喜,下半身又长又灵
活的蜈蚣身体可给他方便了。他趴在英鸿软软的富有弹性的人类半身上面对面搂
着,下半身蜿蜒着向下游走。蜈蚣一节一节的身体里有一节生殖节,上面藏有蜈
蚣生殖肢。多目凭感觉,将生殖肢对准蛛腹上泛着白浆的花孔,阴茎对准阴道口,
上下同时发力,一起插了进去。
「呃啊!」双重性器的插入给二妖带来双倍的快感。英鸿不禁两眼翻白,口
水都流了出来。多目不敢怠慢,身体像水波浪一样飞快起伏起来。这下英鸿可惨
了,上边阴茎才刚拔出,下边的阳具又像鼓锤一般擂了下来;下边阳具正往外拔,
上边的阴茎菇头又咚的一下撞上了子宫口。简直毫无空隙,一点喘息之机都没有。
「死……天……哥…亲……操死…啊!」英鸿身体被多目死死卡住了不得动
弹,只能不住摇头,八条蜘蛛腿上下狂舞,她已经彻底说不出完整的话语了。多
目也差不多,紧咬嘴唇喘着粗气。他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守不住精关。很快,
两妖身上的妖纹又亮了起来,高潮同时降临。二妖身体一起剧烈抖动着,多目将
两根阳具全力顶住最深处,感觉脊柱一酸,茎身一波一波脉冲式的震动起来。英
鸿觉得全身都好像要被震散了,叫都叫不出来,只能用双手死死抱住多目的头,
意乱情迷中本能地小嘴张开,露出两根尖利的犬齿,猛地一口咬在多目的肩膀上,
蜈蚣黄血的腥酸味道熏得她又是一哆嗦。多目受此刺激,再也忍不住了,两条阳
具同时喷射出金黄色的精液,英鸿的花径深处也如关不上闸一般,阴精大股大股
的狂泻而出。两股淫液碰撞在一起,从二妖交合的缝隙处飞溅出来,洒了一床。
多目射精持续了有半分钟。当最后一滴金黄阳精流出,英鸿的阴道内壁淫肉
好像还依依不舍似的又不停地痉挛榨取了半天。多目手抓住英鸿的巨乳,嘴在女
妖的身上到处胡乱亲吻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二妖渐渐云收雨住。多目喘口气,
在英鸿耳边悄悄说道:「妹子真是天下少有的淫欲媚体,哥哥能享用妹子一次,
真是天赐的福气!」。
英鸿哼了一声,没说话。多目又道:「听说蜘蛛交配之后,雄蜘蛛必须马上
逃走,否则就会被雌蜘蛛咬死吃掉。妹妹不会把小生也吃了吧?」。英鸿白了他
一眼,说:「是啊是啊,还有些种类的雌蜘蛛啊,不等交配结束就会把老公吃掉
呢!」。多目油腔滑调地一笑,道:「说实在的。刚才我射精的时候心里想,就
算妹妹真把哥哥吃了,哥哥也心甘情愿啊!」。英鸿一听,故作感动之态,抱着
多目就狂吻起来。二妖又咬吻调情了一会儿,也懒得清理战场,紧搂着睡去了。
至于黄花观里其他人等,没有观主的召唤,谁也不敢靠近观主的卧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