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之千手】(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铃铛
「源溯君,启君,我们三个以后就是队友了,一起走走吧。」出得门后,香
彩笑着对二人道。
「好啊。」源溯一想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下来,宇智波启也是略一思索,点
头同意。
源溯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香彩微微一笑,走了过来,与源溯并排而
行,宇智波启见状,赶紧走到香彩的另一侧,与二人并排。
香彩看了一眼宇智波启,『咯咯』笑了起来,两侧就是千手和宇智波族内天
才,而自己就像是他们的女王一样居中而行。
「香彩小姐,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源溯一偏头,问道。
宇智波启也是耳朵动了动。
「糟糕,得意忘形了。」香彩暗叫一声大意,略一思索,马上道,「哦,想
起一件有意思的事。」
「哦?」
「听说和我们一起毕业的还有一个人,你们知道吗?」香彩反问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最近没去学校。」源溯老实道,他一般不上学时就回
城外的千手驻地,上学时就住城内大长老的宅子。
倒是宇智波启道:「你是说那个叫羽夜的?」
「启君也知道?」香彩一脸惊喜的问,见宇智波启脸上略见得意之色时,又
马上收起笑脸道,「不错,听说那个羽夜之前在学校时一直都是吊车尾,昨天突
然找到教导老师要求毕业,在昨天下午的毕业考核上三拳打败了一名中忍老师,
连我们的光芒也盖过了,现在被称作是『忍校第一天才』呢。」
「三拳?这么厉害?」源溯大吃一惊,千手一族天生体质强,但他也做不到
三拳击败一名中忍老师。
香彩肯定的点点头,眼神中带着一丝崇拜道:「嗯,据他自己说是他觉醒了
一种叫做『震遁』的血继,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在战场上崭露头角了。」
「哼,任何血继都在我这双眼睛下显得苍白无力。」也不知是见到香彩崇拜
其他男人还是天生对那个叫羽夜的反感,宇智波启冷哼一声,双眼一闭,又猛的
睁开,整个眼瞳呈现一片血红,两轮勾玉在血海中缓缓转动。
「写轮眼?还是两勾玉。」源溯眼睛一眯,这个宇智波启天赋不错啊。
倒是香彩,马上又是一幅崇拜的神色,惊道:「写轮眼?启君你才十二岁就
开启了写轮眼?听说你们宇智波一族中的成年人拥有写轮眼的也不多呢。」
宇智波启见香彩一脸崇拜的表情,又斜着眼瞧了瞧神色略微震惊的源溯,心
中万分得意,脑袋轻轻一昂,嘴上淡淡道:「没什么,才两勾玉而已。」
「呵呵。」香彩呵呵一笑,又悄悄与源溯对视一眼,不再说话,三人继续前
行。
三人走到一家卖冷饮的店面前,香彩道:「我们去喝点冷饮怎么样?好久没
喝过了呢。」
见二人点头,香彩又带头走了进去。
「老板,来一杯冰镇汽水。」刚进店,香彩就大喊了一声,又回过头对着二
人问道,「你们呢?喝什么?」
「一样。」宇智波启开口道。
「你呢?源溯君?」香彩又问道。
「呃,啤酒。」本来他也想说『一样』,但又想了想,还是说了啤酒,一来
都是队友,自己那点嗜好他们迟早会知道,二来大长老在这方面也有些宠溺,基
本不怎么管。
倒是宇智波启,感觉自己有些被比了下去,怒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村子
规定未满十八岁不得喝酒。」
「你怎么不先问问老板卖不卖?」源溯翻了翻白眼,不屑道。
现在是战争时期,大量儿童下忍加入战场,回村之后酗酒放纵,村子也就当
没看见。
宇智波启闻言一窒,旋即大吼一声:「我也要啤酒,大杯的。」
那神情,好像不喝啤酒就不是男人一样。
「好嘞,一杯汽水两杯啤酒。」那老板也是急忙喊道,好像生怕生意跑了一
样,飞快的将饮品送到三人面前。
「老板,那是什么?」香彩拿起杯子,很淑女的喝了一小口,突然指着墙上
的一个箭靶问道。
老板见三人衣着不凡,也不敢得罪,笑道:「一些忍者大人经常来小店喝酒,
那箭靶是忍者大人们平时放松消遣的。」
「哦,那我们也去玩玩可以吗?」香彩又问道。
她虽聪明,但毕竟年龄还小,见识不多,没听懂老板的话,这老板的意思是
说那箭靶是忍者们喝酒赌钱的道具。
「当然,当然。」老板一脸笑容道。
香彩闻言,转头笑道:「怎么样?源溯君,启君,有没有兴趣玩玩?」
「算了,香彩小姐,我对掷苦无没什么研究,水平烂得很。」源溯马上摇头
拒绝,他掷苦无的水平虽然不差,但也好不到哪去。
「你们一族还真是越来越堕落了,连掷苦无都不会。」宇智波启见状,马上
抓住机会打击源溯,以报刚才一箭之仇。
源溯刚想反讥,却见香彩在一旁笑眯眯的看戏,马上反应过来这可是一个提
前看看宇智波启实力的机会,于是也不恼怒,笑道:「听说你们宇智波一族在掷
苦无方面颇有心得,要不你去试试?」
「哼,试就试。」宇智波启哼了一声,就走了过去,站在离箭靶两米左右的
地方,从忍具包里掏出三支苦无。
「看好了。」特意看了一眼源溯,宇智波启右手连甩三下,一下比一下快,
三支苦无竟同时射中红心。
「哇,启君真棒。」香彩就如同一个看见偶像的小迷妹一样大叫起来。
「哼哼,这算什么,还有更厉害的呢。」宇智波启一脸得意,还示威似的看
了一眼源溯。
「还有更厉害的?启君,快,让人家长长见识嘛。」香彩再次开口道。
「好,这是我在家族的『六掷法』的基础上发明的『九掷法』,看好了。」
宇智波启顿时豪情纵生,开始展示起来。
源溯看着被耍得团团转的宇智波启和狐狸一样的香彩,暗道:「如果这个宇
智波启不是装的,那么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灌了一口啤酒,突然一阵风吹了进来,卷起门帘,路上一对男女从门前缓缓
走了过去。
「咦?这家伙撬墙角成功了?」源溯一惊,因为那一男一女正是千手源风和
漩涡玖辛奈。千手源风喜欢玖辛奈,哪怕明知玖辛奈喜欢水门也不放弃,一直在
穷追猛打,而玖辛奈也是看在千手源风是二长老长孙的面子上才没动武,一直对
他不理不睬,没想到这二人还走在一起,还能有说有笑。
「启君好厉害。」香彩的一声尖叫打断了源溯的思绪,源溯也礼貌性的鼓了
鼓掌,看都没看见,纯属礼貌而已。
源溯算算时间,开口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就要迟到了。」
「也是,那我们走吧。」香彩见目和达到,也开口附和道。
宇智波启瞥了一眼源溯,以为他看不惯自己在香彩面上耍帅,故意为自己找
回面子,哼哼两声,也不说话,一口气喝干一大杯啤酒,大踏步向外走去,谁知
乐极生悲,刚出门,被风一次,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三号练习场。
由于战争,此时的练习场上不像后世人声鼎沸,基本上看不见什么人,三人
在此稍稍等了一会,十一点整,『嘭』的一声,一阵烟雾过后,朔茂已站在三人
面前。
「朔茂老师。」三人异口同声道。
朔茂右手手里提着两个食盒,点点头,指着食盒正声道:「这就是你们的午
餐,但是只有两个人有吃的,另外一个人要饿着肚子参加下午的训练。」
源溯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漫画中三忍和鸣人他们小时候都干过这种事,
但现在也只能假装不知道:「也就是说要比赛喽?」
「怎么比?」香彩好强的性格这一刻也终于展现了出来。
「不管比什么,我宇智波一族绝不会输。」宇智波启不屑道。
朔茂看着眼前三人暗叹道:「哎,战争时期一切从简的情况下,还能让我这
个暗部部长陪三个小鬼玩抓铃铛的游戏,也只有这三大家族了。」
朔茂右手一甩,两个食盒精确落在不远处的一根木桩上,一动不动,左手突
然掏出两个铃铛,正色道:「你们的任务就是从我这个上忍的手中把铃铛抢过去,
看清楚了,铃铛只有两个,所以,注定有一个人要淘汰。」
朔茂想了想,又道:「当然,别以为那么容易,我是不会放水的。」
其实朔茂这话,别说眼前三位不信,就是他自己也不信,以他的本事,若不
放水的话,战争打完了他们也抢不过去。
朔茂将铃铛往腰间一挂,正声道:「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话音一落,宇智波启瞬间启动了两勾玉写轮眼,带头朝着朔茂冲了过去。
另外两人则是不约而同的向后一跃,香彩钻进了一旁的灌木丛中,源溯则是
跳到了旁边的小河之上,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一滩水渍,融入河水之中。
「水遁,水替身之术」
这个忍术只有C级,却是相当好用。
正在高速冲锋的宇智波启一个趔趄,差点没破口大骂起来,但此时也没了办
法,只能抽出查克拉刀与朔茂硬拼了,要不然前倨而后恭,自己的名声就全毁了。
朔茂也不攻击,只是凭速度躲避着宇智波启的功击,尽量试探宇智波启的极
限。
「千手源溯那混蛋躲河里去了,根本就找不着,看来只能拉香彩下水了。」
宇智波启也不傻,若是自己体力耗尽,那只会白白便宜了另外两人,所以也开始
祸水东引,边打边将战场转移到香彩的藏身处。
「白眼!」
香彩一躲进灌木丛中,就打开了白眼查找源溯的位置,想试试能不能诱使宇
智波启把战场转移到源溯那边,找了半天终于确认了源溯的位置。
「这个术好有意思,竟然能把身体化作一滩水渍在河水中漂动。」香彩刚刚
感叹一声,还没来得及动作,就看到宇智波启已经把战场转移到了她这边,毫不
顾忌淑女风范的心中大骂道:「妈的,好你个奸滑的宇智波启,竟想祸水东引,
之前真是小瞧你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二人,香彩心中打定注意,暗道:「先试探性攻击一次,实
在不行,还有宇智波启这个替死鬼。」
宇智波启一脚踢向朔茂,朔茂身子向后一弯,躲过了这次攻击,宇智波启顺
势一个后空翻,拉开一段距离,双手开始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
宇智波启猛的一吸气,胸腔鼓得圆圆的,再猛的一喷,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嘴
中喷射出来。
也不见朔茂结印,火球快要撞上他的瞬间,整个身体突然化成一团烟雾消失
不见。
「替身术?不对,是瞬身术。」宇智波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一股强烈的
危机感袭来,也顾不得面子,向前一扑,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突然出现在身后的
朔茂的随意一脚。
朔茂见自己一击落空,也不追击,笑道:「反应还不错。」
「八卦三十二掌!」
香彩见朔茂进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当机立断,马上开始实施偷袭计划,猛
的一掌击了出去,朔茂好像没反应过来一样,任由香彩一掌击在他的后背上。
「一掌,两掌,四掌……三十二掌」
香彩边打嘴里边念叨着,快要打完时,嘴中大喊道:「快,启君,他已被我
点了穴。」
刚一打完,马上往后一纵,再次跳入灌木丛中。
香彩一喊,宇智波启马上觉得是一个机会,也毫不犹豫的开始结印,释放了
一个火遁中速度相当快的术。
「火遁,凤仙火之术。」
可是,当他准备吐火时眼睛一斜,刚好看见香彩丝毫没有顾忌他的死活快速
跳进灌木丛中那一幕,心中一窒,差点没咳嗽起来,连带着凤仙火的威力也小了
不止三成。
那个被香彩打了三十二掌,又被凤仙火击中的朔茂再次『嘭』的一声,变成
一个木桩,替身术!
「妈的,两个奸滑的小贼,一个打一杆子就跑,一个干脆就躲着不出来,老
子也不玩了。」宇智波启丝毫不认为自己能一个凤仙火就收拾掉朔茂,是以放完
术后看都没看就想学香彩溜之大吉,马上转身向身后的树林中跳去。
只是人还在空中时,突然感觉上方有动静,抬头一看,只见一脸笑眯眯的朔
茂右手作手刀状,从上方落了下来。
「完了!」这是宇智波启最后的想法。
一记手刀干净利落的打晕宇智波启后,朔茂眼神有意无意的从河边扫到灌木
丛,摸了摸下巴,笑道:「这还差不多,如果真想单打独斗的话,哪怕是火影大
人的命令,我也不会放你们合格。」
一直开着白眼的香彩早就看到了偷偷摸摸潜伏过来的源溯,待源溯走近后,
不由哂道:「源溯君,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手呢。」
源溯哼哼一声道:「你懂什么,虽然是抢铃铛,但想从木叶白牙的手中抢东
西,只怕整个村子也没几个人能办到,我躲在一边也只是想分析情报而已。」
「哦?那你分析出什么来没有?」香彩的口气明显是不相信他的鬼话。
但源溯的话却是让她大吃一惊:「也多亏了宇智波启,我才想到了其中的关
健,你想一想,我们想抢到铃铛,如果朔茂老师不放水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必定
会放水,但一定是要特定条件下才会放水。」
「特定条件?」香彩一愣。
「不错。」源溯笃定道,「一般来说,只有两种模式,要么单打独斗,要么
团队合作,刚才宇智波启单打独斗已经被打晕了,所以,这次考核一定是考我们
的团队合作能力。」
香彩想了想,点点头道:「有道理。」
「所以,我们现在必须相信对方,现在我们俩任何一个完了,另外一个也别
想拿到铃铛。」源溯说道,趁热打铁道,「我有一个计划,你想不想试试?」
「水遁,水箭之术」
水箭之术虽然只是C级,却是一个群攻之术,大量水箭从河水中射了出来,
朔茂不慌不忙向后一跃,打算跳到大树背后,然而就在旧力已老,新力未生时
「八卦六十四掌」
香彩的柔拳准确的打击在朔茂的身上,「一掌,两掌……六十四掌。」
就在香彩快要打完之时,源溯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河边,双手快速结印,
「土遁,土枪之术」
大量的土刺突然从地面刺了出来,封锁了朔茂下方以及后方的地面,只是一
落下去,铁定要被刺中。
放水归放水,朔茂也不想受伤,所以身形一动就摆脱了香彩的柔拳,脚尖在
土刺尖上一点,就向着源溯的方向闪了过去。
源溯一看形势不妙,一个后空翻就打算再次遁入水中,但朔茂动作太快了,
刚翻到一半就被朔茂追上,并一拳打了过来。
「嗯?」朔茂本能感觉到下方有动静,但只是嘴角微微一翘,并没有理会,
然后毫不迟疑的一拳打中了源溯。
并没有惨叫声,只有『嘭』的一声,源溯顿时化作一团烟雾。影分身!
同时,朔茂腰间的铃铛一响,一只手已经伸了过去,把铃铛紧紧握在手中。
朔茂落地后回头一看,原来源溯一半身子在土中,只有上半身露出地面,手
中还握着两个铃铛。
「嘿嘿,朔茂老师,怎么样?」源溯身体慢慢伸出地面,得意一笑,并将一
个铃铛向后一仍,道,「香彩,接住。」
香彩笑眯眯的接住铃铛,笑道:「朔茂老师承让了。」
朔茂也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道:「不错。」
「不过源溯君还真是厉害啊,竟然掌握了影分身这个A级忍术。」刚刚合作
完,香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互相争峰了。
「家传忍术而已。」源溯也不过多解释,随口说了句。
影分身这个术和进阶版多重影分身本来就是二代火影为千手族人修行特意开
发出来的。一般人将查克拉平分创造一个影分身来修行一不小心查克拉用尽的话,
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而千手一族天生查克拉量大,根本不用担心,至于漫画中
的鸣人,只是借卡卡西之手教给他千手一族的修行方式而已。
日过正午,宇智波启终于醒了过来。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把我捆起来做什么?」此时的宇智波启正被捆在一
个木桩上大喊大叫,结结实实。
「启君,这可怪不得我们,是朔茂老师吩咐的,没抢到铃铛的人不仅没饭吃,
还要被捆在木桩上看另外两个人吃饭。」一旁正在吃饭的源溯解释道,只是那声
音,明显的幸灾乐祸。
「启君,真是抱歉哦。」香彩此时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宇智波启,又看了看
手上的便当,暗道,「反正吃饱了,不如就把剩下的给这家伙吃吧,嘿嘿,你再
怎么高傲,都得吃老娘的唾沫。」
于是,香彩马上又道:「要不这样吧,启君,我把我的便当给你吃吧。」
源溯一看,知道抢铃铛是次要的,吃饭才是最后的考核,于是一言不发的把
自己菜全吃完,只剩下半盒的米饭的便当全部倒进香彩的饭盒中。
宇智波启刚听香彩说完,又见源溯的动作,不由急道:「你干什么?混蛋!」
要他宇智波启吃香彩的口水他还能忍受,毕竟人家也是个美女,但源溯的口
水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香彩以为源溯是在恶心宇智波启,她倒是巴不得两人马上打起来,于是假作
不知,夹了一团饭喂到宇智波启嘴边,腻声道:「启君,张嘴。」
宇智波启看着香彩精美的面容,轻柔的动作,温柔的声音,下体竟然膨胀了
起来,将长裤撑起了小小的一团。只是又哪能瞒过敏感的香彩和看笑话的源溯,
只是二人都憋着没笑出来而已,香彩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启君,张嘴。」香彩再次柔声道。
宇智波启鬼使神差的张开了嘴,香彩将一团刚才还在源溯饭盒中的饭团送进
了宇智波启口中。
就在此时,朔茂再次『嘭』的一声出现在三人面前,也不知有没有看见宇智
波启的丑态。
朔茂笑道:「我现在正式宣布,你们全部合格了。」
一乐拉面店。
年初才从父亲手中接过拉面店的一乐大叔,此时不过二十多岁,正是风华正
茂的好年纪,梦想着将一乐拉面开满整个忍界,因此对待每一名客人都打起了十
二分精神。
「欢迎光临!」见到门帘挑动,一乐本能的喊道,同时尽量让声音显得柔和
一些。
这时,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一乐认识其中的女生,那个男生则显得面生。
「玖辛奈啊,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呢。」一乐对着其中的女生打招呼道。
「最近有些事呢,我这不是来了嘛,一乐大叔。」玖辛奈有些不自然的回了
句,最近一直跟水门腻在一起,哪有时间来吃拉面。
一乐不自然的挠了挠头道:「我说玖辛奈,我才二十多岁而已,别叫我大叔
行不行?」
玖辛奈嘻嘻一笑,道:「只要大叔给我做得好吃点,我就不叫了。」
一乐无奈摇摇头。待二人点餐完毕一乐去忙了起来,那男生才找到开口的机
会:「奈奈,我是想带你去高档一点的酒店,这么个小破店有什么好吃的?」
「千手源风,你能别叫我『奈奈』吗?我恶心。」玖辛奈眼睛一瞪,怒声道。
「恶心?马上还有更恶心的呢。」千手源风心中一怒,嘴上却道,「好好好,
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叫就不叫。」
他虽然在人前装得人五人六,但到底只是一个十六岁少年,心中自然也有一
些龌龊心思。
玖辛奈这才哼了一声了事。
「来了——」不一会,一碗拉面做好,一乐双手端了过来。
「我来我来。」千手源风赶紧起身接过,见一乐转身做另一碗拉面去了,同
时右手一抖,在玖辛奈看不见的一侧出现一个小瓷瓶,一滴无色液体滴入了拉面
中,又将整碗拉面放在玖辛奈面前。
「来来来,赶紧吃。」千手源风一脸笑容,又从桌子上抽出一双一次性筷子,
递给玖辛奈。
玖辛奈看了他一眼,也不接过来,径自从桌了又拿了一双,挑动着碗中的拉
面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千手源风心中暗喜,见大功即将告成,不由催促道:「奈奈,还是先吃吧,
吃饱了再说。」
热恋中的女人情绪都急为急躁,何况还是出了名的小辣椒,整天就想着水门
了,还哪有心思干别的,闻言不由把筷子一拍,怒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走
了。」
「奈奈,你别急嘛,先吃啊,吃完再说。」千手源风头上微微见汗,其实他
哪有什么事,根本就是找的借口。
「哼!」玖辛奈冷哼一声,转头对着一乐道,「一乐大叔,我明天再来吧,
今天实在没味口。」
说完也不等回话,转身就跑了出去。
到手的鸭子飞了,千手源风目瞪口呆。
「嗯?明天再来?」千手源风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眼珠不由看向了一乐
大叔。
「三天后在这里集合,去执行我们五十六班成立后的第一个任务,不准迟到,
听明白没有?」旗木朔茂大声道。
「明白。」三人同时道。
源溯心中不由一哂:「要说迟到,你儿子可是着名的迟道大王啊。」
「朔茂老师,是什么任务?」香彩心中多少有些兴奋,不由问道。
朔茂丝毫不给面子道:「保密!解散!」
「老师再见!」三人一起行礼,然后朝着三个方向转身离开。
香彩想着今天的事情,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暗道:「这个宇智波启看我的眼
神应该是装出来的,但也不全是装出来的,嘻嘻,只要你对本小姐有那么一丝感
觉,本小姐就能让你乖乖的趴下来给本小姐当狗。至于那个千手源溯,干什么都
中规中矩,始终摸不到他的底,看来以后得小心一些,不过凭本小姐的魅力,迟
早能让你步了宇智波启的后尘……」
宇智波启则是一脸恼怒,但旋即又是一脸笑意:「妈的,今天竟然被两个小
屁孩愚弄了,打架我来打,捡便宜他们捡。嘿嘿,不过正合我意,要是让家族的
那些老家伙们知道了小爷我不仅仅只是个武夫,还有脑子,迟早会被他们坑害。
哈哈哈哈,就是打死他们都想不到,小爷我可是穿越过来的人,而且小爷还是个
成年人!穿越时AB已经画到了兄弟之战那一幕,整个忍界的大势以及走向,小
爷可是了如直掌,两个连AB都懒得画的酱油小屁孩迟早死翘翘——嗯——话说
那个叫香彩的小丫头长得真带劲啊,要不还是留着吧,先操弄操弄,听话的话就
留下当个婢女,不听话的话,哼哼,就别怪当队友的心狠了……」
而源溯则是一脸思索状,暗忖道:「对了,那个宇智波启好像不知道他是他
们那个二长老的私生子吧,那这么装就说得过去了,只是装得太过了,估计城俯
也深不到哪去,而且今天被我们耍也不像是故意而为,这样的角色若能成长起来,
倒是个了不起的炮灰,在我的谋划下……嗯,希望他别太早陨落吧。至于那个香
彩,小聪明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大事上糊涂不糊涂,先观察观察再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