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天龙】(前传:绿帽段誉成长史)(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上章说道段正淳正在给段誉介绍阴阳决功法)
看来这书也不是那么简单,不然的话早就出了好多惊天地泣鬼神的
高手了,段誉问道:「那爹爹你给我说说这阴阳决是怎么回事?」
段正淳道:「誉儿你可知道天地间最重要的是什么么?」
「天地间?不是说武功的事么?」
「不错,其实武功只是小道,所谓武功,只是天地间微不足道的一滴水珠而
已!这般说吧,天地间最重要的便是气运!」
「气运?」
「不错。所谓气运,乃是上天注定的,武功修为不过是气运的其中
一缕而已。下到武功绝学,上到山河江山,都逃不过气运的主宰!「其实这
些话都是段家修炼大成的那位老祖宗留下来的话,而现在高升泰也即将接触这个
门槛。
段誉听得晕头转向,这是要搞修真的节奏么?
「气运一说,虽然飘渺,不过确实存在,这阴阳决,便是可借助功法,从而
复制气运!」
「复制气运?你刚才说武功也是气运的其中之一,这么说起来岂不是可以复
制他人的武功么?」
「武学招式倒还其次,主要是可以复制他人内力,而且无瓶颈无止境的增长!」
「这?」之前段正淳已经说到内力修炼不容易,现在阴阳决便可突
破这个定律,抛开那些徐如飘渺的气
运之说,也是一门无可比拟的绝世功法了!
「好事啊,这,这得怎么练呢?我现在练还来得及不?」
段正淳叹了口气,「这修炼功法么,你现在还小估计不太明白,主要是通过
男女交合!」
「男女交合?」段誉大吃一惊,这这是采补邪功的节奏啊!
段正淳继续道:「这门功法神通广大,自然不是那些邪门采补功法
所可比拟的,最主要的体现在于它对男女修炼都是有益无害的!「
段誉急道:「这,这是神功啊,那我要修炼啊!」开玩笑,这种好
事,只需要一哆嗦,功力就可以大力增长,双方都快乐,何等好事啊!
段正淳又道:「不错,确实是一门神功,修炼之后,自身御女功夫大力增长,
就连男人那话儿也………其中奥妙,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正因如此,当年为父那些
红颜知己才对我死心塌地……咳……」突然想起段誉才九岁,谈这些事估计也太
早了!
段誉恨不得现在就去修炼,段正淳见他眼中的急切神色,心道段誉估计习武
心切,倒还没多想,哪里想得到段誉内心也是一个饥渴的青年了!所以继续道:
「不错,此功法刚刚修炼之时,确实奥妙无比,不过这天地之分,就是阴阳之别,
此功法修炼到后面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不然当年为父也……」
「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么?」
「适才我说过,天地气运,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身的上天注定的气运,
王侯将相,贩夫乞丐,都是气运,而不同人的气运毫不相干,唯一可能产生气运
交融便是男女交欢之时,男为阳,女为阴,阴阳结合,才可气运交融!不过这种
气运交融无法保留,随之就会消散在天地中。」
「阴阳决中,修炼到第四层道心魔种,便可将魔种植入女人身体之中,而这
女人以后再与男子交合的时候,就可以保留和储存对方部分的气运,最后再与修
炼阴阳决的人交合,便可将对方的气运内功渡给修炼阴阳决的人,从而达到武功
和气运的增长!」
「什么?那……那岂不是?」
段正淳叹道:「不错,所以修炼阴阳决之人,必须忍受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
子交合,那种痛苦实在不堪忍受,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守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所以为父当年……你现在年纪尚小,可能不懂这些,所以你现在还是先练习我段
氏的一阳指,待年纪稍微大些考虑仔细之后才决定是否修炼阴阳决吧!」
段誉震惊大了眼睛,照段正淳这般说,就好比:段誉以后若是将魔种种到某
个女人身上,然后这个女人和其他男人交欢,就会保留那个男人的气运和内功,
然后段誉再通过和这个女人交合,可将那个男子的气运和武功渡过来!
「这这也太……」段正淳见段誉大惊失色,叹道:「可不是么,这,门功法
虽然好,不过也太折磨人了,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交合的苦涩……」
这也太爽了吧!
段誉在心里狂吼。原来段誉在前世的时候,就喜欢逛色情论坛,而且对凌辱
女友类的作品相当感兴趣,更视作胡作非为人生偶像。这功法简直是为段誉量身
之做的啊!
段誉收住心中的狂喜,然后正色道:「父亲,孩儿现在决定要修炼阴阳决,
虽然修炼此功法以后会让我痛(欣)不(喜)欲(若)生(狂),不过为了段氏
和大理的未来,孩儿虽死无悔!」
段正淳惊讶道:「誉儿,你可要想清楚啊,这门功法一旦修炼就不可以停止,
否则武功大退,终身不能进步……」
段誉『悲痛』道:「爹爹莫要再说,孩儿已经决定了!」段正淳见段誉满脸
坚韧之色,不由得苦笑一声:「好吧!你且随我来!」
段誉拿到了阴阳决,共分为六层,第一层主要是些基础的吐纳功夫,修炼作
基础之后,第二层便是增强了男人自身的『功夫』及一些御女技巧,看得段誉性
奋不已,胯下珍藏了九年的小鸡鸡也高高立起。第三层确是一阳指修炼,为什么
是一阳指呢?因为第四层道心魔种大法就需要一阳指来发动。段家又一先祖段思
平凭借自身修为,将一阳指改了之后,并不需要阴阳决基础就可以使出。还自创
出六脉神剑!若是江湖人知道名震天下的大理段氏一阳指,竟然是阴阳决中施展
道心魔种的一个前提基础,恐怕会抢破头也来要夺取。而第五层就是交渡阴阳,
也就是收获气运功夫的时候,再到最后一层,明为无相!便是独步天下的时候!
段誉深觉得此功法博大精深,不过还是给段正淳说了要离开大理一段时间。
段正淳见段誉态度坚决,也只得让他离开。
段誉交代了一些事以后,这一去,就是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段誉第一步
自然就是来到无量山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取出,记得当时,段誉到了无量山,
小说中神仙姐姐的相貌让段誉无比神往,今日一见,果然令她心神一颤,本以为
后世中美女众多,范某某和刘某某这些几乎可说是整个华人的梦中情人,不过比
之这石像脸容,也是略逊几分。只是一事让他郁闷,他本以为在无量山底的山洞
里,石像神仙姐姐要他磕一千下头本来是无稽之谈,估计是力道的原因,可是他
找遍周围也没发现机关,用力的打击几下也没有反应,还是乖乖的磕了一千下头,
那小蒲团才破裂,让段誉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恨恨道:「书上说王语嫣的容貌和
石头神仙姐姐一摸一样,看以后哥收了王语嫣,然后对她百般调教凌辱,来报今
日哥给你磕头之仇!」
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
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
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擐,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
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
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段誉冷笑一声,继续打开:第一卷果然是北冥神功,看得段誉口干舌燥,因
为这里面全部是神仙姐姐的裸女经脉图,第二卷是凌波微步,看了一眼之后就进
入左侧的月洞门。
室中并无衾枕衣服,只壁上悬了一张七玄琴,玄线俱已断绝。又见床左有张
石几,几上刻了十九道棋盘,棋局上布着二百馀枚棋子,然黑白对峙,这一局并
未下毕。琴犹在,局未终,而佳人已邈。
一抬头,只见石床床尾又有一个月洞门,门旁壁上凿着四字:「琅擐福地」。
段誉无心再去感概神仙姐姐生平,进入福地,一踏进门,举目四望,登时吁了口
长气,大为宽心,原来这「琅擐福地」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
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
他持烛走近,见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昆仑派」、「少林派」、「青城
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其中赫然也有「大理段氏」的签条。但在「少
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
「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
段誉苦心修行着逍遥派的绝学和阴阳决,不过让段誉郁闷不堪的是,当他将
这两部绝学修炼成功以后,便出去游历江湖。
本想着利用北冥神功,吸取一些高手的内力,则自己的内力便可迅速增长,
不过江湖中的一流高手又有多少,几乎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见到,也不是
现在的段誉可以相敌的,无奈之下,只寻找了些三四流的武林恶人,将其打败然
后吸取其内力,不过内力增长缓慢,却也无可奈何。
本来打算去少林,看能否拜入扫地僧门下,不过被告之需要剃光头而且还要
烧香疤,断绝尘缘,段誉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随后又有一些奇遇,虽然于武功并无增长,但是却是在重要关头让段誉起死
回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两年之后,段誉回到大理,潜心修炼这几门武学,再过两年之后,便已熟练
的掌握了凌波微步与北冥神功等功法,而阴阳诀也修炼到第四层道心魔种,一阳
指也修炼得十之七八。以现在段誉的武功,也算是一个二流高手了。而阴阳决修
确实是鬼斧神工的绝学,四年之后,段誉胯下阳物已经超过了前世的陈晓岚。大
约也有十八九厘米左右。而且颇为粗壮,以后必定让天下美女为之动容和渴望!
而除了修炼阴阳决以外,段誉也在秘密的培养他自己的班底。首先他有三名
玩伴,段天日,段地月,段人星。说是玩伴,其实是段家最中心的家臣之后,年
纪相仿。忠心绝对没有问题。
这段时间也让他们出去执行一个特别的任务。
段誉想到了一个天龙八部世界里的BUG,不过现在没办法完成,只要破解
了这个BUG,那足可以天翻地覆
……
而这时,段誉已经到了十三岁,他的未婚妻王若琴也是十五岁的妙龄少女了,
不得不说,王若琴确是得天独厚的美人坯子,十五岁的脸蛋身材发育已经是万中
无一,又深得高家众人的喜爱,只是眼神里丝毫不掩饰对段誉的鄙视,而和他表
哥高文龙经常在段誉面前打情骂俏,他们以为这样是羞辱段誉,却未想到此时的
段誉非常享受这样的『羞辱』。
段誉修炼道心魔种成功后,就寻思到给王若琴种下道心,这日,他打听到王
若琴会和高文龙会去云龙寺上香,心道:「上香?我看是偷情吧!」他事先打听,
便早早的安排藏身在他们经常去的那间寺庙房间里面藏身在一个佛像里面。果然
没过多久,只见一男一女就鬼鬼祟祟的来到房间里面,正是高文龙和王若琴。
「我的好琴儿,表哥想死你了!」段誉通过佛像里面一丝缝隙看到外面的王
若琴和高文龙一进门就已经纠缠亲吻在了一起。
高文龙的双手急切的在王若琴身上游走,一会就把王若琴弄得娇喘,不已。
「表哥……好坏……在佛祖面前也这般欺辱琴儿……」王若琴已经醉眼迷离,
段誉心里道:「这贱人,上个月我见她眉心舒散,想必已被高文龙破了处子身,
现在看来,果然不假!」阴阳决第二卷御女术上也淡淡的介绍了一些对女子容貌
的介绍,比如什么容貌的女子生性放荡,什么样的女子渴望被虐,什么样的女子
私处妙不可言等等。
「嘿嘿,琴儿是说我欺负你了?那表哥错了,不欺负你了!」高文龙将王若
琴弄得娇喘不已的时候却停了下来,来到一处小床上坐好,却让王若琴欲罢不能,
忙来到高文龙怀里抱着高文龙:「表哥……琴儿……琴儿错了还不行么……而且
表哥真的忍得住……」说完一只手已探进高文龙的身下,轻轻的抚弄着高文龙的
分身!
高文龙忍不住的在王若琴浑源的臀部上捏了几把,「小骚货,前段时间还不
肯给我,被我开苞之后知道这事的美妙滋味了吧!」
王若琴撒娇道:「恩……表哥……人家……人家那时候还不是还小么……再
说人家虽然没给你……可是人家一直都帮你…那个…」
高文龙淫笑一声,然后手又滑进王若琴的衣服,道:「小?我的琴儿一点都
不小呢!我见的女子中除了段誉那臭小子身边的丫鬟元宵,就没有比你大的!」
说着又揉捏着王若琴的胸前,王若琴初经人世不久,如何敌得过高文龙这般玩弄,
不一会就求饶不已。
元宵小丫头也已经十四岁了,这几年内,段誉除了传授她武功之外,也对她
进行了简单的调教,主要是给元宵灌输服从段誉的概念,还有让她吃得更好了,
比如木瓜之类的,平时不但经常叫上小丫头一起作些前世的保健运动,还喜欢帮
元宵按摩胸部,开始元宵还有些害羞抗拒,段誉将自身少爷气势一放,脸一板,
「你以后也就是我的暖床丫头,再说少爷是给你按摩,这样你身体才会更好!」
元宵没有亲人,段誉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以前少爷呆呆的,只知道看那些
宋人写的书,可是就是两年那次以后就越来越坏了,不过少爷的双手按摩在自己
身上虽然好羞人,但是还是有点舒服,到后来也不拒绝了。
再段誉的调教下,小丫头虽然才十四岁,但身体发育已经完全达到成人的水
平。而且前凸后翘,不比王若琴逊色!段誉听得高文龙提到元宵,心里想像这高
文龙按住元宵在她身上聘驰的画面,下身的肉棍已经高高立起,兴奋不已。
王若琴娇声道:「表哥,不要不要逗弄琴儿了……琴儿……」高文龙笑道:
「先来给表哥含一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