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氏神雕】(13-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章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本能的生出逃生的念头。杨过也不例外,他也很
想逃,但是,就算让他逃出这里,那片见鬼的逃花林也是他穿不过去的。这点杨
过当然很清楚,所以,他现在所能做的就只能是逆来顺受!
但他的处境并不是全如他想的那么淒惨,因为黄蓉只是瞪了他一眼,目光便
又转成了柔和之色,脸上更是挂着淡淡的笑意,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她好像很高兴看到杨过现在的窘迫模样,这大概能稍微减息她对他的怨恨之
情。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女人真的很小气,容不得男人所犯的任何大小过错。
直到她认定杨过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惊吓,她才淡淡说道:「过儿,从今天开
始我就是你的老师了。」
杨过却还在沉迷於她刚刚的那个妩媚的笑容里,下体更是很迅速的茁壮成长
起来,在黄蓉的可视范围中搭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对於自己的这种「出色」表现,如果能换个时候出现,杨过说不定会感到很
自豪。但是现在,他只能感到很不幸。
奇怪的是,黄蓉居然视若无睹,居然还催促他道:「过儿该过来读书了。」
「读书?」
这让杨过简直理不清头绪,不清楚她想做什么,如果要杀他,为什么还要费
时间搞这么多东西?可他还是正正经经地走了过去,接过黄蓉递过来一本《论语》
待他坐定,黄蓉这才走过来,慢吞吞地挨在他耳边吐着香气,半是恐吓半是诱惑
地说道:「如果你不乖乖地读书,那我可要生气了哦!」
杨过除了屈从外,好像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好走,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人要
适应形势的发展,不然肯定会历史这巨大的浪流击垮。
随后,杨过便跟着黄蓉一字一句地读起书来,虽然看起来很彆扭,但他可不
敢怠慢。
说起读书,杨过幼年时曾在母亲那里学过一点,但毕竟有限,跟读的时候很
多字都不认识,当然更要用心听讲。
但他毕竟是天资聪颖,听一遍,读一遍,已经熟记於心,只是不明白其中的
意思。
黄蓉本来还心存刁难,只给他读一遍,便让他重新开始复读,没想到杨过居
然一字不差的读了出来,真是让她大吃一惊,更坚定了她不愿让他习武的决心。
杨过读完书,见到黄蓉面上的怪异神情,也不知道他又做了什么事情竟勾起
她的怨怼情绪,好似只要他敢稍有不轨行为就要被痛下杀手。
杨过为了缓和她的激烈情绪,赶紧讨好地道:「郭伯母,您为我读了这么久
的书也累了,不如休息一下吧。」
黄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见着他这讨好的嘴脸,心中不觉又有气,只
要一回想起这个小恶魔将她拖入海中任意淫辱的不堪情景,她就又恨又羞:恨他
大胆妄为,竟然敢对她乱来,如果不是为了顾及丈夫,她早就将他大卸八块了;
但同时她也羞怯得像是待嫁的良家闺女,杨过给她的感觉真的好奇妙,完全不似
跟丈夫一起时的那种情形,让她羞涩、埋怨、快乐……
杨过当然不知道黄蓉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见她俏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潮纹,
但他并不怎么害怕,只是不愿忤逆她,只要一有机会,他还要好好把握,一定要
把黄蓉这头母老虎完全征服!
黄蓉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决定警告一下杨过,让他不敢再乱来,当下她润
了润喉咙,故作冷然道:「过儿,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师徒的
关系,你如果再敢乱来,休怪我辣手无情!」
这句话半哄半吓,也收到了一些效果。
杨过却从她的话语中发现了她心理防线弱点,他现在忽然好后悔自己昨夜为
什么要自己吓自己,害得一晚不得成眠,不过他可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人。
接下来二人一个是无心授课,另一人是无心听讲,好不容易,午时将至,黄
蓉便让杨过休息一下,她自己便匆匆离去。
杨过心中好笑,有些得意,但他并不傻到认为黄蓉会就此对他千依百顺,接
下来的才是硬仗,一场男人追逐女人的经典战役。
杨过走出小院,穿过几个回廊,忽然听到有人叱呵的声音,仔细一听,居然
是郭靖那几个人的。
杨过小心地挨了过去,看到郭靖正教郭芙几个练习武艺,但他们这夥人无疑
正在浪费着郭靖的心血,因为郭靖翻来覆去的讲解他们都当是放屁似的,气得郭
靖差点就吹鬍子了。
但郭靖还是显得很细心,手把手地教着,只是说话的语气逐渐变得浮躁。
杨过心中好笑,但同时他也认真的看着,只是几眼,便已经熟记郭靖所教的
那几个招式的演化技巧。
看着武家兄弟仍在那笨拙的舞动着自己的手脚,杨过想笑又笑不出来,因为
他明白照此下去,他肯定会落在他们的后面,拳脚功夫始终不是一天就能练得来
的。
不过有一件让他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郭靖在手把手教导自己女儿的时候
居然动作不轨,那些肮髒的动作不是杨过这种小人根本就不可能被发现,虽然他
搞的时候很隐蔽,连旁边的武家兄弟都不会发现。
郭靖在教导自己女儿的时候,下体几乎是紧紧贴住她的后臀磨动着的,乍一
看好像还真像那么回事,但其实不然,看他胯下绷紧地胀着,肯定撑得难受。他
的手握着郭芙那雪藕似的莲臂,好像是要纠正她错误的姿势,但其实是为了方便
他的抚摸。就连郭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上火,喊的时候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但
其实是为了发泄出来,而他的双眼中更是闪动着熊熊的火蔟。
再看郭芙,相信她现在也已经知道她的父亲正在猥亵着她,但她却并不慌张
也不恼怒,反而是很享受的样子,不紧不慢,任由父亲连摸带磨……雪白的脸上
已经涌现出一团淡淡的嫣红,绯涩得让人心动。
好不容易,郭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身体,看来如果不是有武家这对灯
泡在场,这对父女就要肉搏相见的了!
杨过简直想像不到平时表现木讷严苟的郭靖居然也喜欢这一调调,真是知人
知面不知心啊!
这个郭靖还真不是盖的,从母亲到黄蓉又到现在的郭芙,每一个女人都是天
资国色,撇开前面两个不说,单说郭芙,看她现在拳脚舞动时娉婷娇媚,秀气盈
盈,面若桃花,而且依稀是黄蓉的翻版,有几个男人不会心动?想到这里,杨过
居然有些同情起郭靖来,他身处於这么多美女的身旁,难怪会按捺不住自己。
可同情归同情,竞争对手终究还是竞争对手,这永远不能改变,杨过现在忽
然有些担心起来,他虽然已经享受过郭芙身体的妙处,但她的心还不在他这里,
要想留住一个女人,不单要让她对你死心塌地,更要有非常手段才行!但以他现
在的情形,再过十年可能都改变不大!
杨过现在才感觉压力巨大起来,但有压力才有进步,他再也无心观看他们,
满怀心事地走了。
吃过午饭,杨过又坐到了书桌前,他现在已经从容得多了,既然不再担心黄
蓉会对他不力,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找个法子把黄蓉和郭芙收归自己所有。但
他现在能力有限,但不能力敌,就只能智取,智从哪来?书上!所以说,读书也
并不是那么无用。
黄蓉又充当起了教师的角色,手里拿着书本,一边读,一边讲解书中的意思
给他听,杨过听得很用心,不懂的地方更是大胆提问。
他此刻的正经却让黄蓉始料未及,不过却让她安心了些,但另一个疑团却又
在慢慢聚拢:他到底想做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杨过都是很用心的听讲,而且还举一反十,不单听黄蓉讲课,
他自己更是认真阅读起其他书籍。
渐渐的,黄蓉对他的戒心也一点点的消退了,以为他终於肯改过自新,她也
乐於帮助他。
又过了几日。
杨过忽然向黄蓉求教岛上的奇门阵法,并向她借阅有关书籍,黄蓉不疑有它
便借给了杨过,并给他指明了其中关键之处。
杨过高兴极了,手捧着图册,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没过多久,杨过已经能自由穿梭桃花岛上的花林了,并在空闲时间到处游走
起来。
这日。
刚吃过午饭,他便朝北行去,慢慢的,他居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杨
过从小就会打猎,也不担心里面会有什么毒蛇野兽,点起火把便走入洞去。
进洞后杨过才发现这洞也没有什么旁支小穴,就像一个巨大的房屋,而且角
落处居然还有石床等物,如果不是没看到人,杨过还怀疑这里有别人住着。
他将火把插到洞壁上的小孔,走到石床前坐了下来。
信目游看,不意间发现到墙壁上居然刻有一些字,不过很可笑,上面写的竟
然都是一些骂人的话语,不过骂的对象都是一个——黄老邪,杨过虽然不知道他
是什么人,但从他姓黄看来应该是黄蓉的什么亲人。
从下细看下来,最底端居然有一行小字,上刻:绝世奇功便在床前一步处。
这绝世奇功是什么武功?能对抗郭靖吗?杨过简直不敢相信,但他此刻的心
情真是兴奋极了。
杨过半信半疑地走到床前一步处,藉着石壁上火把的微弱光芒,徒手挖掘起
来。
亏得该处土壤较为松弛,杨过只是顺手一掏,便已经捧起一大片泥土,於是
后面的挖掘就显得更加容易。
没挖多久,杨过发现触手处居然多了许多乾燥的粪便,仔细一看,这些大便
竟是属於人类的。
看到这些东西,杨过顿生出几分苦涩之感,又气又好笑,想不到这个人竟给
自己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所谓的奇功居然只是一堆堆的大便。
杨过好不甘心,就在这时,他脑海中忽然又升起一个念头,如果这个人是故
意在他所藏东西的上方屙上这些大便以作掩饰物的话,那真的是没有什么能比得
上这个的了。而且,他既然已经被耍了一次,就任他再耍一次又何妨?
於是杨过用干树枝慢慢挑开上面的干粪便,然后便伸手下去再度开始挖掘,
果然黄天不负有心人,杨过没挖多久,便摸到一个用油布包裹着的东西。
杨过心中大喜,小心翼翼的将之取出,拍扫乾净之后,便将之放在石床上。
随着布包被慢慢解开,里面的东西也显现了出来,原来里面就只有几张纸,
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纸质较之平常所用的纸既沉且厚,看起来它已经存在
了很多年。
杨过盘腿坐正,将之摆正仔细读了起来,只见开头几个苍劲字体写道:九阴
续篇。
「这是什么意思?」
杨过思忖着,始终想不明白九阴是何意。
杨过年纪不大,当然不明白九阴是什么意思。其实九阴指的就是九阴真经,
而九阴真经所代表却是地位、荣誉……而这些东西后面的代价也是很可怕的。大
名鼎鼎的「西毒」欧阳蜂就是因为它而疯狂!
而「九阴续篇」正是九阴真经的篇外篇,上面记载的内容与九阴相比丝毫不
逊色多少。当年他的持有者重阳真人的师弟周伯通就是因为误练了它,造就了一
段他和大理皇帝之妻瑛姑之间的孽缘。
后来周伯通感悟这篇外章记载的东西太过淫邪霸道,又深深悔恨自己毁了瑛
的清白,便把它和九阴真经分头收藏。后来周因故被「东邪」黄药师诱到桃花岛
北面的洞穴之中,那篇外篇便也随之到了此处,更被周伯通埋藏於洞内某处。没
想到机缘巧合,竟被杨过发现。
杨过继续望下读去,见下面一行字接着写道:「阳极生阴,阴极生阳,极阴
之书,阴阳共修。」
杨过这才明白,这经重点还是教人阴阳调和之道,他心中更加好奇,耐着性
子往下接着读去,才渐渐明白,这外篇记载总共记载有三种奇术,它们分别是:
缩骨功、玉阳术和幻心术。它们各有各的绝妙之处,修成后更有莫可言表的奇特
功效。
杨过兴奋得全身颤抖,内心深处好似这时也凌空升起一把无形的利剑,向着
那广大的天宇飞去,这天地万物好像都成了它能控制的狭隘范围。
杨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报复,他只不过想征服一些他所中意的女人,虽然她
们有些人的本事实在是大,大到根本不是他这样级别的人能够与之对比。可是现
在,他忽然发现那些都不再是梦想。就因为有了这几页「外篇」他的人生将要彻
底的改善,而改善后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征服黄蓉,全身心的征服她,让她不
能对他有丝毫的忤逆!
从此以后,杨过白天便在书房中专心读书,一待空闲下来,便修炼「外篇」
上的奇术,当然,他也不忘修练他义父教给他的蛤蟆功。
天道酬勤,杨过的辛苦努力终於得到了很小的收穫,但是对他来说,这些所
学已经能够帮助他完成他的梦想。
************
这日。
杨过又在书房中听黄蓉给他讲课。
经过这段时间的用心观察,黄蓉对杨过这个小子的提防之心正在慢慢减弱,
因为杨过表现得实在是中规中矩,完全一副勤奋好学的用功少年模样。她也就乐
得将自己学过的知识转授给他,只是除了一样,那就是武功。
黄蓉今天给杨过讲的是《孟子》希望从精神上彻底感化他,让他「醒悟」过
来,别一错再错。
但杨过却并不知道她的这番「苦心」相反的,他现在却更加注意去麻痹黄蓉,
思量着将黄蓉引入他陷阱的方法。虽然他现在正极力克制自己将她摁倒在他现在
读书的书桌之上,用他的手一件一件地扒掉那些掩盖住她内里美好的服饰,让她
赤裸裸地倒在自己的怀中,任自己为所欲为。
只要一想起她那丰满迷人,雪白柔嫩的身体,她销魂时呓语的呻吟,杨过下
体就像是被倒置了一般,血气全都涌了上来,僵硬地凝结成一条冲天的怒龙。
杨过的手心中已经攥出了汗渍,心脏跳动的频率也一点一点的加快,简直就
像回到了当年他偷趴在家里的澡房外偷窥她母亲穆洗澡时的情形……
他现在的自我控制能力很差,几乎就要歇斯底里地爆发开了。
黄蓉也发现了杨过的异样,但她却还以为他只是突然的身体不适,于是她便
关切地俯过身来询问道:「过儿,你怎么了?」
看着她那张绝世动人的娇好容颜慢慢在自己的眼前放大,杨过忽然笑了,在
他笑的同时,他那初学的「九阴外篇」中的「幻心术」也狡猾的一起展开了。
当黄蓉那对清澈的杏眼接触到杨过那对诡异的目光时,她怔住了,在他那道
深邃目光的注视下,她的双眼渐渐迷离、瞳孔分散……就像是跌进了一道无比幽
深的黑洞,又如徜徉在春天的河畔,清凉透骨又令人失魂落魄,不知所从。
其实九阴真经中的摄魂大法和九阴幻心术相比,不同的是,前者只能通过催
眠让人失去短暂的知觉,从而达到控制对手或是从对手那里得到自己想要信息;
幻心术则是在前者的基础上伸延开来,不单具有前者的功效,更能让对手产生奇
幻错觉的影象,也能美化或丑化自身,也算是别样的易容之术,总之,功效全在
于施功者功力的深浅决定。
杨过修练外篇的时间尚早,对于幻心术亦没有达到能熟练使用的地步,但不
知为何,他现在偏偏就鬼使神差的将之使了出来。
黄蓉在与杨过眼神的短暂接触后,意识就慢慢迷糊了,但很快的,她眼前又
豁然一亮。
现在在他眼前的杨过,简直是风流倜傥,相貌堂堂,冁然一笑间,只让她心
扉乱颤,芳心寸寸醉……
她原先怎么没有注意到呢?杨过这个小子居然生得如此好看,就算当年的潘
安在世,也不过如此。
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浓厚的男子气息更是令她幽幽倾倒,已经接近
不可自拔的地步。
恍惚间,她握在手中的书本沉沉落地,她此刻就像一个长期被关在闺房中的
无知少女,正面对着她梦里的情郎。而他,现在正在等待着她的表示,好象她再
不对他做点什么,他就要消失不见,此生也再难相遇。
就在这个契机的作用下,她惶恐又焦躁地做出了表示,整个人便如被抛出去
的绣球,飞鸟入林地投进他的怀里。
杨过这个情郎当然不会愣愣的一事不做。就在她入怀的那一刹那,他便狠狠
地吻住了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舌头便如那捣江的猛龙,掠吮着她口中甘露般的
津液。
黄蓉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此刻的她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她现在只
能像玩偶一般,任由杨过的大手在她纤盈又不失丰腴的身体上放肆的游动着。
这个时刻杨过已经等待了太久,自从船上一别,杨过向来都是战战兢兢,生
怕会丧命于黄蓉的报复之下,哪像现在这般享受怡然。
渐渐的,她身前的美好便被他一一掀起,那如羊脂玉一般洁白无瑕的前胸也
裎在了空气之中。未几,黄蓉那对玉兔般美好的丰乳颤动着弹了出来并在杨过的
大手之下改变成各种形状。
黄蓉呻吟着,任凭杨过肆意地摆弄着她那美好的胴体,虽然她迷乱的神智里
不时会跑出一些抵抗的意念,但她现在根本就身不由己,更别说会像平时那般圣
洁凛人。
终于,杨过梦寐以求的一刻到了。黄蓉这个美妙的少妇被他剥个精光,倒在
那张黄蓉给杨过讲课所用的书桌之上。
书桌全长不到二米,宽不过半米,由檀木制成,上面原先摆放的一些书籍已
经被杨过通通扫落于地。
黄蓉雪白晶莹的身体在这张鹅肝色书桌的映射之下显得更加圣洁,也让杨过
更加心猿意马,急不可待。
杨过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澎湃的欲望,解开下裤的禁制,将燥怒的火龙狠狠
地扎进她那正散发着馥郁香气切水气盎然的玉阴之中。
当他侵入她身体前的那一刹那,她的神智曾借由这阵微小的痛楚力图尝试清
醒。
但很快的,她却被因抽动而引起的无边快感所袭卷,迷惘地承受杨过那欲望
的惩罚。
杨过在驾驭女人这方面的能力本就出类拔萃,现在因为九阴续篇的帮助更是
如虎添翼,饶是黄蓉在这方面有多欲求不满,也经受不住他的这番折腾手段。
一时间,书房中充斥着黄蓉那淫荡的呻吟、浪语、喘息、哀叫、呼索……就
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摇曳……
她雪白的躯体已经汗渍斑斑,有些部位更因杨过的粗暴的对待而微微肿红。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酸然的气味,与室中那淫糜之音一起组成一副融合得丝丝
入扣的美丽景致。
他要她,他要要她……他脑子中疯狂的流转着这个念头,他的双手强有力地
掰大着她那对美腿的距离,让她那蚌壑内的清泉因为挤压而汩汩溢出。
当他那大得变态的玉阳狠狠得捅进她那娇嫩的玉阴,她痛苦得惨哼一声,当
他巨物在她的幽深中抽动时,她泫然得吟不成声……但整个过程来说,她是快乐
的,她有生之年还没有享受过这么愉悦的欢好。
杨过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在她柔软潮湿的玉阴里射出自己爱的欲望,但他还不
满足,他要报复她,要彻底的折磨她,蹂躏她!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他的主人,
是她绝对不能忤逆的人。
第14章
经过这段时间的细心观察,黄蓉对杨过这个小子的提防之心正在慢慢减弱,
因为杨过表现得实在是中规中矩,完全一副勤奋好学的用功少年模样。她也就乐
得将自己学过的知识转授给他,只是除了一样,那就是武功。
这日,黄蓉给杨过讲的是《孟子》希望能从精神上彻底感化他,让他「醒悟」
别一错再错。
但杨过却并不知道她的这番「苦心」相反的,他现在却更加注意去麻痺黄蓉,
思量着将黄蓉引入他陷阱的方法。虽然他现在正极力克制自己将她摁倒在他现在
读书的书桌之上,用他的手一件一件地扒掉那些掩盖住她内里美好的服饰,让她
赤裸裸地倒在自己的怀中,任自己为所欲为。
只要一想起她那丰满迷人,雪白柔嫩的身体,她销魂时呓语的呻吟,杨过下
体就像是被倒置了一般,血气全都涌了上来,僵硬地凝结成一条沖天的怒龙。
天知道他隐忍得有多痛苦,而他的手心里也已经攥出了汗渍,心脏跳动的频
率也一点一点的加快,简直就像回到了当年他偷趴在家里的本书转载藏书吧其他
均属盗贴澡房外偷窥她母亲穆洗澡时的情形……
他现在的自我控制能力很差,离爆发仅隔一线之遥。
而黄蓉,她黑白分明的瞳孔偶尔像是能捕捉到他心里的邪恶念头,狡黠地窃
笑着,像是在嘲弄杨过有色心而无色胆。而她似乎也已经淡忘了那日杨过在海中
给她的巨大耻辱。
一般来说,一个女人一般只能有一个男人,而且只能跟那一个男人做爱做的
事情。一旦这个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通过强行的手段得到身体,她应该非常的愤
恨,并且应该无所忌惮地使尽一切手段去报复才对。
但是黄蓉没有,虽然说她一直在为自己寻找掩饰的借口,但那都是徒劳的。
她身体的本能是不能欺骗的,在被杨过那样恣意淫辱的时候,她竟然有一丝
丝的惊喜,虽然那些都被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防禦动作所掩盖,但事后,她还
是羞赧地回忆起了它。
有一句流传的俗语: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并不是只有男人才适
宜这样的言语,女人同样不例外。
现在,黄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黄蓉要当杨过的师傅,并不全然是为了防备他的狡诈,其实内地里还有另一
层的用意,那就是为了满足她被遮盖住的那颗淫荡的心。
这些日子以来,每当他的丈夫跟她同床,俩人交欢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
的将她的丈夫幻想成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杨过。虽然她羞於启口,更不敢将这种
念头表露出来。
就像现在,当黄蓉看到杨过偷偷注视她的时候,芳心竟然升起一种变态的满
足,看到他有色心而无色胆的表现,黄蓉表面上虽然很是得意,内心却不无焦急
之情。
於是,她开始勾引他,或者说是挑逗他的耐心才更为合适。
就像现在这样,她在给他讲课时故意不经意地拉一拉自己衣襟上的领口,她
本来穿的衣服是将整个脖子包得严严实实的,经此一拉,里面那雪白的玉颈便闪
光的一亮,那晶莹的肌肤让杨过食指大动,却偏偏不能有任何的解决措施。
如果不是担心他现在所学的「九阴外篇」太过稚嫩,怕降伏不了武艺高强的
黄蓉,他早就使了。可是现在,他只能闷不作声的继续「听讲」他刚刚勃起的怒
龙还在顽强地往上冲着,但杨过可不想将自己这丑态暴露给黄蓉,於是便尽量往
前靠,想先借助书桌的宽度抵挡一阵。
似乎知道杨过不敢僭越,黄蓉心底虽然有些失望,却不愿再做更多「暗示」
的行为。
这一堂课便在杨过的窘迫和黄蓉的失意中结束了。
午休的时候杨过又经过郭芙等人习武的空地前,看到武氏兄弟练武时的姿势
已经雄武许多,看来郭靖这廝还真有几分能耐。而郭芙也越来越成熟秀丽,笑容
也越发迷人。
自从上岛以来,杨过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找郭芙这骚货幽会,不知道
她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她的主人呢?杨过自嘲一笑,却更加坚定自己学习那部「外
篇」的决心。
就在这时,武敦儒等人也到了午休的时间,眼尖的武大看到了不远处走过的
杨过,便大声叫唤起来:「过兄。」
杨过本来要离去,听到他的声音便止住了脚步。
不久,郭芙和武家兄弟结伴走了过来,杨过看到郭芙望着自己的眼神已经不
像以前那么驯服,竟多了几分傲慢之气,看来是有所恃仗。而两个武的眼神也加
多了几分轻视之色,大概是学了几天武功就瞧不起他了。
一想到这里,杨过就满心气恼,真想好好挫挫他们的气焰,可现在还不是最
佳的时机。
但令杨过意想不到的是,武修文竟然像是吃了火药似的,一掌便拍在杨过的
肩膀之上,饶是杨过身体健壮,也痛得够戗。
杨过差点就怒不可遏的还击了,但最后关头他还是被理性给劝阻,他也知道
现在还不是与武氏兄弟冲突的好时机,虽然他们可能也是被人利用,但是这笔帐
迟早是要清算的。
最可恨的还是郭芙那贱货,站在二武的身后有恃无恐地冷眼望着他,看来真
要挑个好时间对她好好上一堂课,告诉她主子永远都是主子,而她这个奴隶永远
都不应该有出头的一天。
第15章
堆个笑脸,杨过忍住怒火,和气道:「想不到才几日不见贤仲昆,二位就变
得如此勇猛,实在是可喜可贺。」
郭芙等几人想不到杨过竟有这么好的脾气,但对他的感觉却越发不屑起来。
武大可能是把前天他说过的要好好照顾杨过的话都给抛诸脑后,冷笑一声,
语道:「听芙妹说杨兄在师娘那里学到了高超的武艺,所以要好好教训我兄弟二
人,不知这事可真?」
杨过只恨得在心中怒瞪郭芙一眼,真是巴不得将她摁到身下尽情蹂躏一番,
看来还真是她在背后挑唆生事。
转念间,杨过已经想好了应对的策略。
当下,杨过好整以暇的一笑,道:「这一定是芙妹对二位武兄所开的玩笑,
想我杨过这点本事,怎么能和二位论较?」
果然,大小武一听这话,立时没了什么脾气,但碍着郭芙的面,又想找个活
沙包来向郭芙显摆自己的本事。
於是,武修文猛然朝杨过击来一拳,拳势虽然在杨过眼中算不得什么。但他
却不想与之纠缠下去,当下装得好像惊慌失措似的闪避不及时,而被武二的这一
拳「击」出几丈开外,刹时间杨过简直连是滚带爬地跌去老远,真是要多狼狈有
狼狈。
众人显然是想不到他居然如此不经事,郭芙更是对他嗤之以鼻,想不到这世
间竟然还有像杨过这样没有用的男人。
过了好久,杨过才「呻吟」着慢慢爬了起来,这时三人已经远去。
杨过双目怒火愈炽,恨恨道:「贱奴,今晚就让你好看。」
************
踏着月色,杨过穿过那一丛一丛的桃花,朝着郭芙的闺房行去。
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细心窥探,杨过已经熟知岛上大部分的地势,就连岛上
各人的住所也都勘察仔细,这样做当然是为将来採撷黄蓉这朵娇花时创造有利的
条件。
也合该郭芙不幸,因为她住的地方离郭靖夫妇的住所隔了好长的一段距离,
只是附近却住着柯镇恶那老匹夫。
但杨过对柯却没多少害怕心理,再加上他现在内心中充满了怒意,就更是无
所顾忌了。
这时已经将近一更天,来到郭芙屋外的杨过见她房内烛火没亮,还以为她早
已睡下,他便想扒开窗户溜进去。
恰在这时,有脚步声临近,杨过便隐身於暗处,想看看来的会是什么人。
过得不久,杨过看见居然是大小武伴着郭芙行了过来,看着郭芙巧笑倩焉的
娇俏模样,杨过不禁怦然心动,但这并没有减去多少他对她的愤怒情绪。
此刻的大小武简直就像是郭芙的跟屁虫似的,不停阿谀讨好,生怕郭大小姐
对他们有什么不满意之处。但他们的内心却时刻都在巴望着什么时候能将郭芙按
在身下恣意享用。
没过多久,郭芙便告别了二武,关门入屋去了,随后,房中的烛光也亮了起
来,顿时满室通明。
大小武眼见又没有什么便宜好占,这才悻悻退去。
杨过静待他们兄弟离去,这才慢慢走出,来到门前,不紧不慢地伸手叩门。
「是武家哥哥吗?怎么还没走呢?」
随后,郭芙将门打开,看见站在门口的居然是杨过那个小贼,她先是愕然一
怔,随即慌张起来。
「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说着,她正想将门关住,但杨过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怎么,不欢迎我吗?」
杨过阻住她正要关门的手,气势迫人的走了进去,更随手将房门掩上。
郭芙慌张的往后退却,一不留神,她的丰臀撞上了身后的圆桌。
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郭芙这才颤声道:「杨……大哥,您找我有
什么事吗?」
早先她就已经领教过他的淫贼手段,知道此际决无善了之理,只是希望能够
暂时虚以委蛇,先应付过他,过后再找机会寻他算帐就是。
但杨过岂是没有看出她此刻心中的想法,冷哼一声,便道:「郭大小姐好大
的本事,竟然能让那武氏兄弟为你绕得团团转,实在是高明啊!」
郭芙当然明白他是为了日间的事来寻她的晦气,赶忙讨好道:「杨大哥,我
知道中午时是我们做得太过分了些,但请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这小女子一般
见识。」
杨过听了她这话,心中暗自好笑,不过也很是佩服她处变不惊的的智谋,但
这套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用处。
现在,他只想将他这些日子以来学到的东西在她身上试验一遍,也好知道他
近日来拚命学习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看着杨过双目中的瞳孔渐渐变得诡异莫测,郭芙这才死心,知道求他没用,
她决不能像前几次那样被他赤裸裸的恣意淫辱自己,虽然那些时候她都很享受。
就在她想要扯开嗓子大声呼救的时候,她忽然感觉眼前的杨过「变」了。朦
胧间,彷彿有一阵清凉的徐风刚好拂过她的发梢,一股沁人心脾的美妙触感闪电
袭至,而杨过,眼前的杨过好像换了一个人,那么的英俊、飘逸、英挺,简直就
是她心中最倾慕的那个男子。
於是,她癡迷地笑了一笑,迎合着杨过那潇洒的微笑,但更令人始料未及的
是,杨过飞快的双手扬起,狠狠抓落,郭芙身上的衣服就像是纸做的一般,向两
旁掉落。
她那白玉般娇好的身体登时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如若不是她胸前还围着一条
桃红色的肚兜,她那对丰挺的玉乳也不能倖免於难。
但这都只是暂时的,杨过此刻就像是天地万物的主人一般,傲然地俯视着自
己的猎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