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西班牙斗牛曲,你会想到什么?
斗牛士华丽的舞姿?公牛逼近的脚步?人兽之间的斗智斗勇?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除了牛之外,最大的印象当然是那块红布了。
打开这个宿舍的大门,迎着眼睛送过来的画面就是一顶红色的宽檐帽,虽然
其他的部件理应都很抢眼,但是这顶红色、完全不暧昧和色情,充满气势的帽子
完全压过了周围所有东西的气场——甚至是它的主人都显得隐身了似的。
「来了吗,我的对手。」
并不是自报家门,也没有什么很女性化的表现,而是确确实实将李想当成一
个「对手」来确定,在bf里面提高对方警惕心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方好像不
在乎这一点,慢慢地李想的眼里都是红色。
「你把我当成牛了吗……」
「是的,公牛先生。」
轻轻抬了抬头,把帽檐往上顶了起来,帽子的主人顶着一对火焰色红瞳——
没错,火红色。
和岚瞳一模一样的眼睛,但是比起岚瞳,她的外貌简直是可以用英俊来形容,
如果之前的几个女孩子或多或少都没有摆脱自己年龄上的桎梏,现在这位有着火
红色瞳孔的女生则完全有一种超越性别的气质,画风显得格格不入。
身上有着非常酷炫的红色披风,斗篷一般「保护」自己,而且和之前的人最
大的不一样在于她居然穿着高跟鞋,虽然在整体着装上面和秦雨非常类似,但是
越发不对劲的气氛开始包围李想。
每个人都在强调自己的女性魅力,而对方这种不但反其道而行,还只露出充
满气势和侵略性的一面压倒对手,如果参赛者是抖M会拜倒在其高跟鞋下的话,
这种偏向英气的打扮并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如果是性格正常甚至抖S,只会被
对方这种形似挑衅激怒吧。
既然没打算先一步诱惑男生,对方还是打算把自己当成斗牛士,这样就是慢
慢防守把男方秀死了吗?
「公牛先生你知道怎么斗牛的吧?」
「……?」
突然问了一些和bf毫无关系的东西,李想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和他的脑回路相匹配,对方也消失了。
「在这里。」
「!」
刺痛。
被什么,贯穿的痛楚。
很轻微,但是非常致命,李想知道自己的脖子被细针贯穿了。
人们总会默认一些规则,作为一些合乎常理的约束来让人遵守,仿佛这就是
一个天然形成的屏障,来保护人们的一切似的。
用脚想都知道,这个把他当成公牛的人,用这根针注射了一些让自己无法把
持自己的液体,轻则只是为了bf所做准备的药品,重则可能是直接放倒他的毒
药。加上蓝末有,这是李想第二次被人打身后了,但是他头一次享受到对方非法
的对待——按道理来说任何一种形式的bf都不会用上这种东西,应该算得上禁
药。
「铛啷啷」
果然,是一根注射器,地上还有没有干透的液体在地上流淌着。
「这是叫长矛穿刺噢,公牛先生~ 」一改刚才威风凛凛的形象,突然用着甜
腻腻、充满诱惑力的成熟声线耳语着,「在斗牛里面,这算是给你的开场白~ 」
由脖子进入身体的药物瞬间就支配了身体已经透支的李想,身体周处每一个
毛孔都被点燃,如同圣诞树一样被火花填满,暂且不说那根不自然勃起的肉棒,
空气都被李想发情的喘息覆盖,充血的对眼、垂涎齿唇甚至手都因为自己轻轻踏
步发出的高跟鞋声音而兴奋得发抖——岚空这一波「长矛穿刺」非常成功,随着
李想的身心疲惫度激增,药效的作用把竿见影。
属于冷静派的李想意识渐渐走远了,「放血」的行为很成功,因为强烈的刺
激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而且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来稳定住自己,这一次是比面
对蓝末有更大的危机。
大脑已经完全宕机,李想第一次被性欲完全支配。如果说之前能知道自己因
为什么而冲动,现在甚至呼吸都能兴奋起来了。下体反常规地高高挺直,不但压
制不住,反而开始偷偷用力让自己顶的更厉害——这时候赖以生存的危机感反而
化身为背德感,高跟鞋富有节奏感的踢踏在耳边回响起来。
随着这阵暗示性质的声音响起,岚空将红色的披风高高掀起,一点一点将自
己的上衣脱掉,用着脱衣舞的方法煽动气氛。
从对方解开第一颗纽扣的那一刻开始,李想已经无法闭上眼睛或者转移注意
力了,现在已经完全被岚空带着节奏,就算他站着不动看着,体力也一点一点地
在流逝——仅仅看到乳沟的一瞬间,自己的前端已经开始漏出润滑液,催促自己
去扑倒对方。
之前一次次bf的经历回忆起来,快感一层一层地叠加,药物和遐想同时附
加的debuff逼迫自己扑向连衣服都没脱光的岚空。被欲望填满的人是可怕
的,李想像个恐怖分子一样扑过去了,却什么都没碰到,在空气中拥抱了残留体
温和气味的上衣。
如同一个麻袋,将李想套了进去,本来被衣服围住是很容易挣脱的,但是已
经完全发情的李想仅仅被味道和体温袭击就开始放弃抵抗了,外人看起来他在激
烈地挣扎,却只是做做样子束手待毙,用鼻子蹭动着每一个角落,让荷尔蒙充斥
自己的神经,从而堆填自己的兽欲。
如果第一下让李想陷入「笼子」里面,第二下就是已经知晓了李想无法从围
攻中出来了,并且用自己的下身贴近李想,若即若离地触碰着大腿,隔着衣服用
素股的方式不停地削弱李想,对方已经完全木在原地,这种情况下脱掉皮鞋、下
裤,套在了李想的双手上,并且将裤子挂在了肉棒上面,像一个架子似的。
而且还是紧紧贴住肉棒脱的衣服,每一寸衣物的蹭动,都极具诱惑地破坏着
李想的耐度,而且还故意慢悠悠地拉扯着,充满遐想以及刺激,这些准备工作做
完之后,不知不觉李想已经漏出了精液。
「噗嗤……」
岚空忍不住笑了,这样太蠢了。
用斗牛士的术语来说,这叫「上花镖」。
这样在李想身上插满了「花镖」,并且通过自身的挑逗让对方对自己进行攻
击,一记反制就让对方乖乖地吃满了自己的debuff,这还没有进行刺激都
已经先拔头筹了,李想可谓是「失血过多」。
「来嘛,你怎么了呀,插进人家的小穴啦~ 」
故意在李想头上的衣服扩充一个专门用来供给视野的缝隙,岚空的内衣是红
色的,一只手把持李想的头,一只手挤着乳沟,锁定住了对方视线,并且逐渐往
自己的身体上靠拢。本来这应该是个危险的行为,李想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意识,
直接埋进山谷里面,溺水一般哼哼起来。
「好痒……嘻嘻。」
见到李想那么自觉,岚空的手从上面的头专向下面的头,有意思的是,因为
药物的作用,岚空泥鳅一般地缠绕手法很快让李想射出第二发。
仅仅因为胸部的包裹就让比分一瞬间被拉开,可以说这场比赛已经很危险了。
就算李想在利用阀门在避免被精液浸染的手掌秒射第三发,因为药物导致身心已
经下滑到一个临界点,本来作为保障的生理结构反而因为敏感度而逼迫自己反抗
不能,越想弯腰就被越被逼退,直到在墙角的时候没有办法向前一顶,爪子一般
狠狠地握住了整个龟头,粘稠的精液再次射出,厚重的白色蜘蛛网把岚空的手缠
住了。
完全就是碾压,随着李想因为射精而越来越虚弱,胜负已经没有多大悬念了
吧——对于岚空来说,这场比赛也太无趣了,可能都用不上自己的正式斗杀,早
就是强弩之末的李想因为时限站在这里,不如给他一个痛快就好了吧。
(推开)
一切都和慢动作似的,岚空踉跄地退后了几步,刚刚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恐惧
狠狠地抽干了她的思考能力,艰难站稳之后,一阵恶心感几乎让他眩晕。
虽然优势很大,但是对方为什么会反击?
这个药物根据对方的表现,已经不可能有任何风险才对啊?
岚空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而且李想推开了她也没有下一步行动,按照常
理来说已经无法自拔的他应该整个人扑上来,就和杀红眼的公牛一般——的场景
没有出现。
冷静——岚空告诉自己,或许并不是对方真的挣脱了药物的效果,而是快感
到了一个临界点,需要更大的补充才能让他变得更加狂躁。
何况有了那么大的优势,又在害怕什么呢?
延续刚才慢条斯理地脱衣风格,连一个扣环都解得那么轻佻,用来对应的话
就仿佛拉链声音一样,肉棒恭恭敬敬地点了点头,李想就这样套着一块已经完全
被浸透的裤子、头上顶着一个大头套,看起来非常搞笑,拖着自己的脚步靠近岚
空。
把时间完全控制好,李想刚好把头套摘掉的瞬间岚空就把胸罩拆掉,但是悬
在半空只做了一点遮掩,就像一层纸,戳穿就能看到极乐了。
刚刚才解放视觉的李想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反抗这种挑逗,落入了岚空的设
想,公牛一样扑了过去。
胸罩后面就是胸部了,这是常识;乳沟还在后面若隐若现,轻轻一拨李想就
扑空了,然后被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脸上直中更加淫靡的气味,到了李想踉跄起来了,胸罩的内侧刚好吊住了鼻
子,借着李想的力气反制一拉,完美的一次模仿斗牛士红布逗引的动作,不但继
续戏弄李想,还用轻轻地拍打羞辱推了一把。
依然是什么都看不到,药物和羞辱的双重作用下,急躁带来的屈辱感火辣辣
的。最重要的问题实际上是李想在这上面被操纵的感觉太过强烈,他即使有意识
想去反抗,却和一条狗一样被戏耍得团团转。
并不完全是药物的作用,如果是那样的话是不会被这样愉快地调戏的,直接
摁住人就开始强奸才对。
现在能这样思考,也是这个药物的作用,是强迫人发情,的确是春药甚至毒
品一类的东西,但并不完全剥夺人的思考能力,对方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斗牛一般
的刺激,俗称「放血」、「引逗」。
可以反抗,也有一定空间思考,但是行动力和理智已经没有什么容错率了,
现在不可控地扑向内衣希望看到乳房,就是最大的明证。
就这样消耗到无力化,再射一次精的话就非常危险了……李想也只能咬牙切
齿地忍住,找机会去抵抗。
因为这并不是零胜算的做法,最最最主要的就是他现在还能思考,而不是
「断片」了,这就是一个很牢靠的获胜前提;其次就是一个不能躲避的问题——
如果它仅仅是春药,它有一些东西是女方所希望拥有的,如果能把握好的话,很
容易拿到想要的效果。
不过首先,他得先摆脱对方利用红色胸罩就能把他玩死这个debuff,
现在处于平时自慰随时就进入高潮发射的那个状态,岚空就在眼前搔首弄姿,凭
借意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再一次被逗引,这一次还被打了屁股,药效的作用很明显,这一下打击部位
的转移过于突然,李想居然呻吟了出来。
「……?!」
「呵呵,很舒服吧?」
这么一下角色的转变可以说是极具挫败感的,李想都几乎崩溃、站不稳了,
破碎的内心几乎让他哭了出来,趁着这个时间绕到后面的岚空摸着李想的屁股,
下流的手法让李想再一次舒适地叫了起来:和之前所不同的是,手指逐渐往着后
庭方向伸去,李想现在还在以药物作用聊以自慰,却把自己最为脆弱的地方暴露
出来。
灵活的食指窜进了未知的领域,女生独有的柔软和细长如同虫子一般啃爆了
防御线,并且钻破了脆弱的保护。
不由自主地往前一顶,毕竟这种生涩的侵入感还是很难适应的,然而马上就
被胸罩捂住鼻子和嘴巴,突破后庭的手再次做出抽插的动作,李想进退两难,这
样下去他就完蛋了,他必须要在现在:还没有完全沦陷之前摆脱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对自己的刺激反而消失了。不完全燃烧的感觉让李想很是不
爽,但是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自己还没有出局。
又是遮掩的姿势,完全把他当成畜生一样戏耍了。这么一来一回,受制者确
实很容易产生自我怀疑,体力也已经到极限了。
李想无法后退,只能往前猛扑——希望用凶狠的行动、气势来恐吓岚空,殊
不知他这样做只能更接近公牛,以斗牛士身份来玩弄他的岚空心态更加自如。这
一次不但让李想扑空,还在这瞬间把红色胸罩摁在李想脸上,如同一堵墙让他撞
得头晕脑胀,呼吸本来就不顺畅,这一阵气味的熏陶,轻轻一推让李想直接倒下
了。
然后整个人跳跃在半空,像一块陨石一样飞向李想——这一次没有遮掩自己
的胸部两点,李想双目不但被乳房夺走了,还随着丰满、在跳跃中摇晃的魅惑之
下以一种翻白眼的方式放弃了抵抗,红色的内裤以焦点逐渐扩开,一瞬间覆盖了
整个世界。
Bang!
完美的骑脸,最私处的味道如同把世界都污染一样将李想的脑袋覆盖,李想
好像变小了,在手心里面被抓死。
仿佛素股一样,夹着「头部」用丰满的大腿挤压,鼻子完美地陷入了内裤的
凹陷处,虽然只有适当的湿润,却也足以如同一种生物一样捏住李想的鼻子:处
于兴奋但是无法呼吸的李想疯狂的挣扎,却又动弹不得。
在这种味道的浸淫下,李想再一次不争气勃起。
「虽然我不够高大,但是你不会觉得我摸不到吧?」
掌心的纹路摩擦着多次射精、敏感异常的马眼,强弩之末的李想愣是忍住了,
虽然这样对身体不好,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身体虽然严格执行这个指令,但是依然阻挡不了先走液的流淌,这一次颜骑
利用近距离的红色内裤来直接破坏李想的抵抗。李想就这样被坐着,握着肉棒的
情况,有力使不出的情况非常难受,通过药物的作用再把他榨出一发也是很轻松
的事情。
到底也是0:3落后,李想再这样下去就非常糟糕了,现在这个状况别说想
把对面干到失神从而获得非技术性胜利,不被干到自我崩坏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被岚空玩得团团转,药物的作用实在太大了,而且被摸到
就会让身体的快感过载,对方并没有什么体制上的能耐——虽然她能将红色胸罩
甩得飞起,但是让一个因为药物而发软的男人碰一下就倒,证明她其实非常的弱。
对方这个体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是加强刺激,李想非常确信这一点——
对方再也不能承受自己一次强力的推搡,一旦被推倒,这个药带来的双刃剑效果
就发挥出来了。
要怎么摆脱束缚,这是一个问题,但是李想已经有计划了。药效虽然依然困
扰着他,但是他已经知道如何驾驭这种感觉——如果岚空非要给他的肉棒刺激,
那么自己就不会那么焦躁无脑,从而更加集中在别的地方。
不知不觉其实已经到了十字路口,是决战的时刻了,李想感觉到一阵紧张。
岚空的颜骑非常完美,李想稍微有点想动手她的手都抓住肉棒轻轻抚弄,手掌限
制在龟头其实是个警告:要是强行动手可不知道自己的胯下会遭受什么样的折磨
哦?
双手扶住地板,利用岚空坐着自己头的固定重量,方便自己的腰撞击对方的
手掌;岚空还不会蠢到没有感受到李想的变化,但是对方这种自我毁灭的行为是
她乐于看见的,现在大比分领先对方还作死,那就满足对方的要求——五指一握,
要把对方最后的抵抗毁灭,这一下就好像骑牛一样,只要把手放在对方肉棒上,
这样的晃动和打飞机没什么区别。不把手限制在龟头上,而是放在棒身上握紧,
这一下会更加安全了。
其实李想这么做是为了让对方握住龟头导致敏感的马眼瞬间射精,借空隙来
摆脱对方束缚,结果对方抓住了更慢、快感更大而且更安全的位置,落入更大的
下风这是不被允许的。
「啊啊!快放开我……」
「……你这只畜生,还能继续说话的吗?」
「我要射了……你握的太紧了……」
「?!」
岚空以为自己是寸止了,对方好歹被打了药,射了那么几次快速的会不会太
用力把对面的射精挡住了这种情况,在那么多意外之后已经无法瞬间做出判断了
——没打算完全放开手,但是普通人的身体反应,确实是会因为吃惊而缩开的。
李想瞬间复活一般,这个药品纵观是看到红色就会被控制住快感和精神,但
是借着这种精神上,性给予的快感,这种「侵犯」的动作是会算进被控制住的。
也就是说,这个药可以封堵李想的反抗,但是反过来可以被利用,来增强自
己的bf能力,并且可以借此把自己的力气用来压倒岚空,从而不会被对方反击。
李想完全把主动权抓了回来,并且他确信岚空已经输了——岚空整个人就着
颜骑的姿势被李想抓住大腿根部倒转过来,半身悬空完全没有发力点,双手只有
地板可以扶住,岚空别说反击了,现在这个状况不被羞辱已经是因为李想非常软
弱了。
之前说过一个小细节:这种强药效的刺激类药品,一般是以女性为意志主体
来渴求这类药效所带来的效果的,换言之她们是非常欢迎被药效状态下的男人推
倒才对的——这样的类型一种是欲求不满、醉心于交欢而不疲惫的;另外一种则
是达到某种目的,从而用药物推动一手导致完美的计划实施。
无论如何,这个药打进去之后,女方第一件事不是逃避直接的交欢,而是非
常开心甚至情不自禁地推倒对方:因为这是最终的目的,也是最大的武器。
用在bf里面,同样也是为了诱惑对方直接打上本垒:一个比较正常的bf
在本垒上面占据上风的话,那对方在失去意识前都别想离开了;岚空却迟迟不让
李想上本垒,而是一次又一次地开始调戏他,到最后颜骑了也没有试图去用本番
强行用本番让李想完蛋——无论体外射精如何给力,这一类的药始终是服务于体
内性交的。
在注重胜负的bf里面,对此只有一个解释:岚空的本番、或者说G点非常
非常弱,如果去攻击的话,绝对不会遇到半点阻碍。
而这个迫使岚空倒立的体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岚空不能发挥在药效deb
uff下非常显著的敏捷和身体优势,而且这个体位一旦放出来只能被控制方任
意玩弄,是个完美的钳制位。
但是也不是没有机会,岚空这个体位是正对着李想的:一旦李想因为进攻的
时候,药效过于显著迷失在了肉欲中,岚空可以瞬间利用这个体位反过来把李想
彻底扼杀。
拨开红色的三角内裤,对手简直成熟的不像个学生,加之药效、多次射精所
导致的错位感让李想颤抖起来,明明占据上风但是却无时无刻紧张起来,他的判
断是正确的,但是一阵又一阵的疲惫和快感开始冲垮他的防御阵线。
解开内裤的瞬间,花蕾和肉穴因为之前的一连串刺激而开始绽放,散发出令
人去舔舐欲望的淫液。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与之前几个经过除毛不同,岚空的
下体不但拥有阴毛,还被修剪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要去舔舐还是去观察对方的身体呢?
身体激灵了一下,居然先于自己的思想行动了:舌头对着小穴就是一阵乱舔,
如同一条小虫一样开始在内部拨弄着岚空的性欲,并且将阴蒂含在嘴里,和整个
阴唇接吻起来:岚空因为倒立的缘故就算是被这样玩弄也说不出话,害怕自己突
然脑充血而恍惚被弄到高潮。
虽然岚空体力上有所劣势,但是借着李想抱着她下体有一个支点的缘故,往
半空中屈腰,这一发力马上就抱住了李想的大腿,如果李想放手岚空就完蛋了,
所以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李想还沉迷在舔舐中不可自拔,岚空一口气把无法软下去的肉棒含到喉咙深
处,直接顶进了深喉。
刚刚还以为自己找到弱点的李想因为这一下重击咆哮了起来,快感的泛起让
他已经不想思考别的事情了,他停止了自己的进攻步伐,从而让岚空抓住机会一
阵乱嘬,虽然这一次追击很有效,但是李想终于挺了过来,适力地咬住了岚空的
阴蒂,用秦雨所教导的技巧用口腔罩住了岚空的整个阴蒂,把温热的吐息动作和
唾液往里边送:本就属于真空状态下的侍奉,因为这一下而变成一小股暖热的旋
风,拨打着岚空最为敏感的地带。
岚空本来就是很艰难的体位,再加上这一阵口交她已经陷入了体力见底的窘
境了,她要是继续反抗她甚至无法呼吸,但是坐以待毙自己倒立也无法思考——
已经将军了。
无论精神上如何小看李想,岚空毕竟不是性冷淡,刚刚一阵挑逗自己也不知
不觉兴奋起来,哪怕是最过激的碧池,在入戏之后这点快感是阻止不了自己的,
只是李想没能观察这一点,现在这样抚慰她,可能是个更好的结果。
「快放开我,你这个吃了药的怂蛋!」
没有回应,迎接她的是电流一般的弹跳感——这种激怒成为了反馈,不但让
她开始丢分,也彻底锁定了李想的胜利:因为岚空一旦开始高潮,是没有阀门的。
趁胜追击的李想利用自己的舌头照着岚空小穴的形状完美地划出曲线,完全
放开了自己紧张的情绪,他已经感受到了岚空的高潮,轻轻放在地上,用手蹂躏
她的乳头:刚刚在因为被放下来顺利呼吸的岚空就着本能叫了出来,仿佛婴儿的
第一声哭泣完全把李想点燃了,手口频率几乎完美同步,再次把岚空推向高潮。
李想也忍不住了,他本来就已经快被岚空挑拨到射精了,对方如此滥情的表
现对现在的他来说,忍耐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顺势插进了体位平整的岚空体内,
这一下两人同样陷入了发情状态,混杂着大量爱液、湿滑顺畅的小穴让李想插进
去没有多久就射精了,然而被灌满的岚空同样也因为高潮而动弹不得。
仅仅一个位置的反制,李想已经将比分追到3:4了,岚空被自己所添加的
药物报复了,两人的体液几乎混杂在一起,看看谁先溺死在性交的海洋——然而
前面已经说了,如果说正常情况下,李想不能让对面有所快感,但是这个药几乎
让他无限地给予岚空压力,这场的胜负在成功推倒插入瞬间就结束了。
岚空并不擅长正常的体位,而每一次李想都以砸的方式将肉棒推送到深处,
大量的体液和精液成为了润滑油,抽动起来甚至起了泡沫,岚空甚至被李想吻住
夺去了呼吸的权力,高潮再一次的来到,也让岚空的体力彻底见底。
「岚空同学丧失作战能力,李想同学4:4晋级下一轮~ 」
结果出来的瞬间,李想再也不能和之前一样轻松脱身了:他的疲惫、他的压
力甚至于他想将面前的岚空彻底蹂躏坏掉的黑色欲望已经因为药物冲破了他的底
线。比赛结束的瞬间,失去意识的岚空被李想整个人抱了起来,肉棒如同一根鱼
竿把他勾住,将她的快感从大脑中扯了出来。
「好痛,不要继续了!我投降了,用药是我的不对,对不起!请放过我!」
听不见。
对方在说什么,完全听不见。
从未有现在这般,如此享受bf的快感。
这就是鞭尸?凌辱对方的快感?
岚空哭着、喊着、双眼逐渐从挣扎、恐惧、随从、绝望、失去焦点,一点一
点地刺激着崩坏的李想。如果说之前比赛第一,快感第二,现在已经失去自制力
的李想只顾着快感,没有想着未来。
没日没夜地交欢着,喉咙干渴了互相寻求唾液,摁在地上的岚空和一开始的
立场完全反了过来,像一只母狗一样被彻底羞辱。确实bf结束之后没有说过禁
止继续,李想每一次索求,都是允许的。
黑夜过去了,太阳也过去了,再一次睁开眼睛,又是那个具有绝对优势体格
的男生摁住自己疯狂施暴。
岚空几乎感觉要被李想肢解了,看不到会在哪里结束——的瞬间,李想倒下
了。
头脑一片空白……也罢了,岚空也没办法睁开眼睛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