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物介绍:
姓名:雅典娜2号
年龄:4岁
身高:151cm
体重:39kg
等级:1/ 1
职业:弓箭手
武器:弓箭
技能:弓战斗Lv1、学习Lv1
登场:4代
简介:由魔女弗洛斯托拜恩所制作的人造生命体2号,擅长战斗还有计算,
也能够拿来SEX,但是思考能力并不强,经常干一些蠢事;对兰斯而言,雅典
娜是接近宠物般的存在,平常留在家里当看门狗,有时候会与兰斯一同冒险。
第11章:谦信的献身
话说罗格雷斯城盖好之后,我便以此城为根据地,开始招兵买马,企图拓展
自已的势力。
在我的招揽下,团队里又多了两个人加入,分别是铁炮手柚原柚美,以及剑
术高手冲田望,在两人的加入下,我军的战力又提升不少。
另一方面,城下町的开发计画也很顺利的在进行,我打算把它分成东、西两
个部份,一边採用JAPAN的东方文化,另一边採用大陆的西方文化,如此一
来便能规划出融合东西方文化,以及拥有商业、军事、政治等特色的城下町了。
由於开发计画过於浩大,所以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许多报社、杂志社的记
者们纷纷前来採访,新闻更是每天不断的在电视上报导,而这也成了这几周最热
门的新闻。
这时兰斯正坐在家里看电视,但他无论怎么转台,电视上播的都是有关於罗
格雷斯城的报导。
兰斯气的把电视关掉,然后大声的骂道:「啊啊啊~!!!真是气死人了!
为什么转来转去都是赛利卡那傢伙的报导啊?不过就只是有一座城堡而已吗?大
陆的新闻记者真是吃饱了没事干!缺话题的话是不会来採访本大爷吗?明明本大
爷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的说!」
「兰…兰斯大人,加奈美小姐来啰!」
「嗯?加奈美。」
「啊!兰斯。」
这时加奈美走了进来,大家坐在座位上谈轮事情。
兰斯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加奈美。」
加奈美说道:「兰斯,你之前不是要我去调查赛利卡有什么弱点吗?我有一
个重大的发现!」
「喔?是什么发现?快说来听听!」一听到有关於我的弱点的话题,兰斯马
上变的兴致勃勃起来。
加奈美说道:「其实……听说赛利卡那傢伙中了卡拉女王的等级诅咒,所以
没有办法正常的升级,而他现在……据说只有等级LV6而已。」
「蛤?只有等级LV6?嘎哈哈哈哈!居然只有等级LV6!嘎哈哈哈哈!
太可笑了吧!那赛利卡那傢伙既然等级那么低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希露,赶
快把东西准备好,我们要杀去罗格雷斯城给赛利卡那傢伙一点教训!」
「等一下!兰斯大人,我觉得这个样子不太好……噢呜……」
兰斯气的打了希露一拳,骂道:「你这个笨蛋!我叫你去准备就去准备,废
话那么多干什么?」
「是……」希露无奈的说道。
这时兰斯的人造人雅典娜2号跑过来问道:「主人,你又要去冒险了吗?那
这一次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
雅典娜2号是由魔女弗洛斯托拜恩所制作的人造生命体2号,擅长战斗还有
计算,也能够拿来SEX,但是思考能力并不强,经常干一些蠢事;对兰斯而言,
雅典娜是接近宠物般的存在,平常留在家里当看门狗,有时候会与兰斯一同冒险。
兰斯心想:「既然要攻城的话,还是人手越多越好,虽然雅典娜这傢伙呆呆
的,但偶尔还是能派上用场。」
於是兰斯说道:「好吧!你可以一起去。」
「好耶!终於不用看家啰!」雅典娜手舞足蹈的欢呼道。
这时加奈美担心的问道:「兰斯,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那个罗格雷斯城易
守难攻,不但有最新的防盗设备,而且赛利卡的团队成员更是高手如云,没有那
么容易就能入侵的!」
兰斯大笑的说道:「哈哈哈!我才不管那么多呢!而且城堡的守备越是森严,
不就代表着里面有很多宝物吗?刚好在宰了赛利卡那傢伙之后,他的财宝就由本
大爷一并接收了。」
「真是的……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嗯?你在说什么啊?加奈美,你也要一起来啊!」
「咦?连我也要一起去吗?」加奈美惊讶的说道。
「那是当然的啰!拆除陷阱跟开机关什么的…不就是忍者的工作不是吗?」
兰斯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就算是这样……唉~!好啦!我知道了,我陪你们去总行了吧!」
由於加奈美知道无论她怎么拒绝,最后都一定会被兰斯给拖下水,不如趁早
答应比较好。
「嘎哈哈哈哈!好啦!我们就出发吧!可恶的赛利卡……你就把脖子洗乾净,
等着我来砍你的脑袋吧!」
於是,兰斯便带着同伴们,一路朝着罗格雷斯城的方向前进。
另一方面,这时的我正在办公室里办公,虽然要处理的公务堆积如山,但是
我有岳父朝仓义景给我的「治国之道」的参考书,里头记载着许多治国安邦的方
法,只要有此神书,哪怕是一整个大陆,我也有信心可以把它治理的妥妥当当。
突然间,警铃开始大声作响,我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并按下对讲机的按钮,
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在监控室的女仆长比斯凯塔说道:「主人,大事不好了!有入侵者!」
「知道对方是谁吗?」
「并不清楚,只知道对方是一名粉红色爆炸头的女魔法师,跟一名紫色长发
的女忍者,以及一名橘色头发的女弓箭手。」
我心想:「这不是希露、加奈美跟雅典娜2号吗?难道是兰斯闯进来了?」
我问道:「比斯凯塔,那你有没有看到一名棕色头发,身穿绿衣白铠,然后
喜欢哈哈大笑的男性剑士?」
比斯凯塔仔细的盯着萤幕,看了一下后说道:「没有耶!难道主人您知道他
们是谁吗?」
「她们的主谋是那个有名的鬼畜战士兰斯,她们应该是来抢我的财宝的,绝
对不能让她们得逞!比斯凯塔,你立刻起动防盗系统,把重要的场所给封起来,
然后通知大家一起捉拿兰斯等人。」
「我知道了!」
「另外,千万不能让女仆们落单,兰斯这傢伙可是出了名的强奸犯!要是看
到有漂亮的年轻女子落单的话就会强奸对方!」
比斯凯塔在听到我这么说后,眼神散发出一股杀气,说道:「我知道了!我
会要大家好好注意的!」
比斯凯塔在回应完之后,便立刻对女仆们下达指示,而我也拿着魔剑海谢拉
冲出去找兰斯。
我来到庭园时大声的喊道:「兰斯!你给我出来!无论你在哪里?」
「兰~斯~斩!!!」
「什么?呜!!!」
突然间,兰斯从树上跳了下来,同时使出兰斯斩,强大的冲击力让我防不胜
防。
兰斯哈哈大笑的说道:「嘎哈哈哈!你完蛋啦!赛利卡,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哼!要死的人是你!接招吧,飞燕剑!」
我立刻使出飞燕剑,不料却被兰斯给轻松闪过,然后他趁势攻了过来。
这时的兰斯等级是LV35,而我则是LV6,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
(兰斯因为偷懒没修练,所以等级从LV40掉到LV35。)
「欧拉!欧拉!欧拉~!」
在兰斯的猛攻下,我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边打打跑,心想:「可恶!
想不到实力差距居然会这大,果然是我等级太低的缘故。」
另一方面,兰斯心想:「哈哈哈!加奈美说的一点都没错!赛利卡这傢伙的
等级确实降低了,整个人弱到不行,看来今天可以干掉他了!」
兰斯挥出一记列车斩,我赶紧往后一跃,然后伸出左手喊道:「炎之矢!」
看到我施展火系魔法,兰斯赶紧闪避,然后大声的说道:「太嫩啦!兰斯斩!」
「呜啊啊啊啊!!!」
受到兰斯斩的攻击,我整个人飞了出去,并倒在地上,手中的魔剑也掉在一
边,虽然我想赶快起身把魔剑给捡回来,但是兰斯却一脚把我给踩在地上,让我
动弹不得。
兰斯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嘎哈哈哈!你完蛋啦!赛利卡,看本大爷送你上
西天!」
「可恶!」
正当我真的以为自已死定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冲了过来,直接把
兰斯给撞到一旁。
「呜啊啊啊~!」
兰斯惨叫一声后,骂道:「是…是谁啊?居然敢破坏本大爷的好事!」
我仔细一看,有些惊讶的说道:「谦信!」
「赛利卡大人,你没事吧?」谦信把我给拉了起来,并十分担心的说道。
「我…我没事…呜!」
这时我感觉到腹部一疼,估计是兰斯刚才那一脚所造成的。
谦信看到我摀着肚子,担心说道:「赛利卡大人,你伤到肚子了是不是?」
「别担心!谦心,这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
「不可原谅……伤害赛利卡大人的人,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饶了他的!」
谦信举剑朝向兰斯,眼神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然而,这时的兰斯看清楚谦信的样貌后,高兴的说道「嗯?这不是个超级大
美女吗?而且还是JAPAN的女人耶!配赛利卡那傢伙太可惜了!你还是跟了
我吧!」
这时魔剑卡奥斯说道:「现在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心之友,小心她要攻过
来啰!」
「毘沙门天的加护!」
这时谦信发动技能「毘沙门天」,透过对神的信仰,不但能让谦信的体力值
恢复全满,同时还能提升攻击力跟防禦力。
「喝啊啊啊!」
谦信大喝一声,愤怒的朝着兰斯攻了过去,剑法快如闪电,打的兰斯毫无招
架之力。
这时的谦信是等级LV30,虽然跟等级LV35的兰斯还差了一点点的距
离,但是靠着能力的强化,这么一点的差距一下子就超越了。
兰斯惊讶的说道:「咦?不会吧?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厉害!」
「嗯……看来这女人的实力不输魔人,呜……心之友,小心右边!」
这时谦信朝着兰斯的右边砍了过来,兰斯赶紧做出防禦姿势,但事实上这只
是个假动作而已,谦信立刻变换招式,用全力打飞了魔剑卡奥斯,然后趁势把兰
斯压在地上,并拔出腰间的短刀要将他了结。
然而,当谦信要动手的时候,她仔细的看了看兰斯的脸,只见兰斯一头棕发,
锐利的眼神,大大的嘴巴,以及一口锯齿状的牙齿。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物特徵集合在一起,居然戳中了谦信的心,让她不由
得对兰斯心动了一下。
谦信心想:「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会对这个人……不对!不对!
我爱的人是赛利卡大人!没错!这个人居然打伤了赛利卡大人,我一定要了结他
才对!」
谦信在重新整理好思绪后,再次举起短刀要刺下去,而在这时,突然有一群
人跑了过来,而跑在最强面的人大声的喊道:「兰斯大人!危险!」
「希露!」
看到兰斯被人给压在地上,希露赶紧施展炎之矢要帮兰斯解危,谦信看到一
颗火球朝着自已飞了过来,赶紧起身闪避。
2。png「兰斯大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
「兰斯!」
这时加奈美跟雅典娜也跑了过来,而跟在她们身后的是我的同伴们。
加奈美紧张的说道:「兰斯,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吧!」
「真是没办法呢!算了,你给我听着!赛利卡,今天我就放你一马,下次你
可不会这么走运了!」
兰斯话一说完就要加奈美丢下一颗烟雾弹好方便逃走,在迷漫的烟雾中,兰
斯一行人趁机逃之夭夭。
「赛利卡!」
「大哥!」
「主人!」
「谦信大人!」
这时众人聚集在一起,铃女问道:「赛利卡,要我去追击他们吗?」
我摇摇头说道:「不用了,让他们去吧!比斯凯塔,城堡受损情况如何?」
比斯凯塔说道:「主人,城堡受损情并不严重,只要让工人修理一下就行了,
另外并没有任何的贵重物品遭到偷窃或是被破坏的情形。」
「这样啊……」
听完比斯凯塔的报告后,我突然感觉有些无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比斯凯塔问道:「主人,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招募一些保全人员吧!
不然那些贼人再次闯进来就不好了!」
我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吧!依兰斯那傢伙的身手,无论城堡的守备有多么
森严,他还是会有办法闯进来的。」
「可是……」
「没有可是!够了……我有点累了,要回房间休息一下,你们大家也都散了
吧!」
我话一说完就转身离去,只留下众人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阿尔卡捏泽问道:「大哥他是怎么了啊?」
「刚才有发生什么事吗?谦信。」铃女问道。
「这个嘛……刚才情况确实很危险!赛利卡大人差一点就被敌人给杀死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
听到谦信这么说,众人都感到很惊讶的样子。
谦信说道:「总而言之,大家还是先回去吧!再这里讨论也没有什么用,比
斯凯塔小姐,为了安全起见……可以让我们来负责巡逻的工作吗?」
「如果你们几位肯帮忙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我担心主人他不会答应。」
库鲁库说道:「应该不会……赛利卡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不知道对
方何时会再来,但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还是两个人一组,每天轮流的巡逻吧!」
「了解。」
於是众人便排出一个班表来决定巡逻的顺序,然后比斯凯塔把这件事向我报
告,虽然我觉得不需要这么麻烦大家,但既然大家有这个心的话,那也就请大家
多多帮忙了。
在那之后的几天,大家按照顺序去巡逻,全都没有发现到有什么异常状况,
彷彿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但是我的内心却越来越焦躁不安,无论是处理公事,还
是出去冒险,甚至是吃饭、睡觉我都心不在焉,好像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
之后我沉迷於修练,无论是剑术还是魔法我都练到精疲力尽的才肯罢休,虽
然众人都劝我不要这么拚命,但我就是无法克制自已,彷彿有某种恐惧紧压着我,
不知道是死亡的威胁,还是什么东西?而我唯一知道的就只有我变强了,才能克
服这些事情。
某一天,当我和谦信她们在进行一对一的练习赛的时候,突然我的耳边传来
兰斯那傢伙的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嚣张,又那么令人火大!
而在这时,我一个不小心就被谦信打倒在地,众人看到后吃了一惊,谦信担
心的问道:「赛利卡大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谦信我们继续练。」
「大哥,你差不多该休息一下了吧!你已经练了三个小时耶。」
「不!我就是要练!一直到我变强为止!」
「赛利卡大人!你也该适可而止了吧!」谦信话一说完就把剑丢在一旁,然
后跑过来抱住我。
众人看到后先是愣了一下,我有些惊讶的说道:「谦信……」
谦信哀伤的说道:「赛利卡大人……请你不要再这样勉强自已了!已经够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
「谦信……」
我将谦信轻轻的推了开来,然后说道:「谦信……我最无法容忍的……就是
弱小的自已。」
「赛利卡大人……」
「那一天……当我被兰斯压制在地上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已死定了!我满
脑子都是之后你们被他玷污的情形,兰斯那傢伙是出了名的变态又鬼畜的人,我
实在是不希望到时候你们被他给强奸了!」
「但是……」
「我啊……是真的很重视你们!你们是我的同伴们……也是我真心所爱的人,
所以……我绝对不允许自已变的弱小!我知道这是诅咒的缘故,而一切也都是我
自已造成的,但是……我真的很怕失去你们……」
「赛利卡大人……」
「赛利卡……」
「大哥……」
听到我这么说后,众人都感到很惊讶,因为我不是那种会说丧气话的人。
我在调整好自已的情绪后,说道:「抱歉啊!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
了!我……我不会再勉强自已了,我想要回房间休息了,你们大家也回去休息吧!」
我话一说完就转身离去,只留下众人望着我的背影。
之后众人来到交谊厅,但不知是否受到我的影响,现场的气氛十分沉重,大
家也都不说话,就连平时很吵的胜子跟虎子也都安静许多。
这时谦信说道:「想不到赛利卡大人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
「确实呢!看来赛利卡也压抑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失落的样子。」
铃女附和的说道。
阿尔卡捏泽问道:「大哥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吗?」
火钵说道:「从来都没有……主人他……一直都是充满自信,即使碰到失败
也绝对不会气馁,更不会说出任何一句丧气的话。」
铃女说道:「现在想想赛利卡也真是够呛的了,明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却因为等级升不上去而施展不出来,再加上又差点被敌人给杀死,换作是我恐怕
也以接受!」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时库鲁库说道:「虽然我认识赛利卡还不是很久,但我看的出来…他的那
一番话都是真心的,他真的很重视大家,特别是那些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人,不
然他也不会专门为了大家还特别找人去设计大家喜欢的房间。」
「大哥……」
「赛利卡……」
伊吉斯问道:「库鲁库,难道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能够帮赛利卡做的吗?」
库鲁库说道:「我想这个时候还是帮赛利卡升级会比较好吧!毕竟他就是等
级太低所以才会自暴自弃,等级提升后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可是目前大家的等级都……」
众人互相看来看去,但都没有看到一个等级有达到LV35的人,其实大家
心里都很清楚,在这个世界里才能界限有LV35以上实在是很少,即使有这个
能力,但是要把等级练到这个级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谦信心想:「为了心爱的赛利卡大人,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如果这样能够帮助他的话,即使献上这个身体我也在所不惜!」
这时谦信在心中作了一个决定,她愿意为了所爱的人,牺牲一切,哪怕是自
已的性命!
当天晚上,谦信背着一大包行李,偷偷的溜出城堡,在确认没有触发警报系
统后,便朝着目的地前进。
隔天早上,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正要往交谊厅的方向走去时,突然听到胜
子跟虎子在城堡里喊道。
「谦信大人!您在哪里啊?」
「谦信大人!听到请回答!」
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胜子、虎子。」
「赛利卡,大事不好了!谦信大人失踪了!」
「一大早就不见人影,而且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讯息说她会去哪里。」
「谦信失踪了?嗯……你们有每个地方都找过了吗?」
胜子说道:「每个地方都找遍了,但就是找不到,现在只剩下一些禁区还没
有找而已。」
我说道:「谦信应该不会跑到禁区才对,又或者说…没有我的许可她也进不
去,我看不如叫大家一起帮忙找好了,再找不到的话就去镇上找找看吧!」
「是。」
这时比斯凯塔跑过来说道:「主人!」
「啊!比斯凯塔,大事不好了!谦信她失踪了。」
比斯凯塔说道:「主人,关於这件事我已经有线索了,谦信大人她现在正在
CITY的医院里。」
「在医院!这是怎么一回事?」
「谦信大人她似乎昨天晚上偷溜出去,然后独自一个人跑到废人迷宫里进行
修练,今天早上我要去打扫院子的时候,看到她倒在地上,全身伤痕累累,虽然
我已经请库鲁库大人帮忙治疗了,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送去大医院检查会比较保
险。」(因为镇上的医院还没有盖好,所以只能送去CITY的医院。)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谦信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就算是要练功也不应该这
么鲁莽啊!」
胜子说道:「我想谦信大人应该是为了你吧?因为我们昨天有提到相关的话
题,所以谦信大人就去修练,好快点让自已的等级达到LV35。」
「就算是这样也……比斯凯塔,现在谦信怎么样了?」
「照医生的说法是要住院观察几天,目前还不能去探视。」
「怎么这样……」虎子一听说不能去探视,便有些失望的说道。
我安慰的说道:「总而言之,既然谦信没事那就好了,我们明天再去医院看
她吧!」
虽然胜子跟虎子觉得有些遗憾,但也只能照我说的话去做。
当天晚上,正当我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的气息,我谨
慎的把门打开来一看,十分惊讶的说道:「谦信!你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谦信身上还穿着医院的衣服,头部、脖子、手臂、大腿和小腿等地方都
还缠着绷带。
我问道:「难道你是直接从医院跑回来的吗?」
「是的。」谦信诚实的回答道。
我赶紧让谦信进入房间,免得被别人看到,不然到时候又会引发一场喧然大
波。
我让谦信坐在床上,仔细一看才发现谦信身上的伤确实很严重,换作是普通
人的话,早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而谦信居然还能一路走回城堡,还真是乱来啊!
我对谦信施放了一个治疗魔法,问道:「你这样感觉好一点了吗?谦信。」
「嗯!好多了!谢谢你,赛利卡大人,还有……请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的身上
看……感觉挺害羞的!」
我无奈的说道:「傻瓜!你为什么要这样勉强自已呢?你明明要我不要逞强,
结果你自已却……」
「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我真的很想要帮上赛利卡大人的忙,我现在
已经是等级LV35了,所以……请赛利卡大人抱我吧!如此一来……您也可以
升级了。」
「可是……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听到谦信说要让我抱,说我不心动那完全是骗人的,但碍於她现在的身体状
况,恐怕是承受不起如此的折腾。
谦信说道:「我想要排除你的痛苦!如果赛利卡大人有需要的话……就请你
抱我吧!不需要顾虑我没关系的!」
「谦信……」
既然谦信话都说到这里了,那如果不上的话就对不起她的这番辛劳了。
我轻轻的将谦信抱在怀里,温柔的说道:「谦信,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
了!谢谢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赛利卡大人……」
「你对我的爱……我实在是无以回报,不过……最起码我要给你一样礼物。」
我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一枚钻石
戒指。
「赛利卡大人,这个是?」
「谦信,原本我只打算给那些有帮我生下孩子的女人们这样的一枚戒指,当
作是我的爱妾的证明!虽然你我之间还没有子嗣,但是……你对我的付出已经足
够拥有这枚戒指了,所以……你愿意嫁给我作妾吗?」
听到我这么说,谦信感觉自已快要幸福的晕过去,虽然我在这个时候求婚有
点奇怪,但对我来说,与其一万句的感谢,不如给对方一枚结婚戒指还比较有价
值。
谦信高兴的流下幸福的泪水,不由得低声哭了起来,说道:「赛利卡大人,
我真的…真的可以接受这一枚戒指吗?」
「嗯!当然!就像雪姬跟五十六她们一样,虽然我们还没有办婚礼,但是…
…从今以后,你可以正大光明的跟别人说,你是我赛利卡的妾!是真正拥有名份
的人!」
「呜……我好高兴喔~!赛利卡大人,能请你帮我戴上这枚戒指吗?」
「好啊!」
由於这枚戒指本来就是预计要给谦信的,所以尺寸什么的,我早就调查清楚
了。
只见戒指顺利的戴在谦信的左手无名指上,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
光芒。
谦信害羞的说道:「好高兴喔!想不到今晚我成为了赛利卡大人的妾……啊!
今后还要称呼你为夫君才行呢!」
「没关系!随你怎么叫都可以,如果觉得不顺口的话,像往常一样叫我大人
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那么……从今天起,小女子就请您多多指教了!赛利卡大人。」
「彼此彼此!」
虽然一切都是事出突然,但既然已经给谦信名份了,那她就是我的妾,而今
晚也算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我低下头来跟谦信接吻,谦信配合我的舌头,嘴唇半开,让我的舌头能够入
侵她的嘴里,我们的舌头交缠起来,吸吮着对方的嘴唇。
我们吻得是那么的激烈,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一场肉体争
霸战的序幕,就在这种男欢女爱的气氛中展开了。
我迅速的脱光身上的衣服,谦信也缓缓的脱掉自己的衣物,我让谦信躺在床
上,只见她俏脸羞红,一双媚眼微微张开,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表露出芳心的
羞耻和悸动。
我顺着谦信的脖子一路往下亲吻着,灵活的舌头舔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吋的肌
肤,从她性感的小红唇之中,不时流泄出低哑而娇媚的哼声。
「嗯……唔……哼……哼……嗯……嗯……」
只见谦信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饱满丰耸的胸部也上上下下地起伏个
不定。
我爱怜地看着她娇艳的脸庞上透着晕红的色泽,一只急色的魔手悄悄地伸到
她的胸前游移、抚摸着,揉着饱涨的肥乳。
然后我忍不住心里的激动,低下头去,用嘴唇轻轻地含住谦信的乳头,以舌
头去旋转、舐弄着。
「嗯……嗯……唔……哦……唔……嗯……哼……哼……」
在我的爱抚下,谦信不断得发出娇喘呻吟声,此时的她早已欲火高涨,渴望
我更进一步的爱抚。
我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爱妾,只见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又常又直地飘散
在柔软的枕头上,她嫣红的娇靥上,水汪汪半开似闭的媚眼、柳眉弯弯长弧、挺
直的鼻樑、红嘟嘟的樱唇,不时轻泄出令人销魂的模糊哼声。
虽然谦信的身上绑着绷带,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美观,毫无斑点而白嫩又有
弹性的雪肤,让我百摸不厌;身材高窕,却又显得丰满玲拢;胸乳肥满,柳腰纤
细。
我一边欣赏着,一边轻柔的爱抚她的身体。
突然间,谦信感受到伤口的疼痛,忍不住叫了出来。
吓得我赶紧停了下来,担心的问道:「谦信你没事吧?」
「呜……我没事!只是伤口有点……赛利卡大人您无须在意,尽管尽情的发
泄就好!」
「傻瓜!我怎么可能在你喊痛的情况下还要硬来呢!」
「可是……这样的话……」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可以用性魔法啊!性魔法是万能的
魔法,除了补魔、洗脑跟控制精神之外,还具有疗伤、治病、体形发育控制、灵
魂储存、堕胎等能力。」
「喔!这么厉害!」谦信惊讶得说道。
「是啊!虽然说我的等级太低了,但要让谦信的伤口止痛,然后癒合应该不
成问题才对。」
「那么就有劳赛利卡大人了。」
我将谦信抱在怀里,用观音座莲体位结合,只见我粗大的肉棒塞进了谦信的
小穴里,谦信呻吟一声,整个人伏在我的身上。
我问道:「谦信你还好吗?」
「我还好!赛利卡大人,您要用这种姿势发动性魔法是吗?」
「是啊!」
我低下头一看,只见我那根粗大的大鸡巴,正插在谦信的小穴里,让我们两
个人能够连结在一起。
这时我发动性魔法,一边缓慢的向上挺动,一边刺激着谦信的性欲。
「啊啊……赛利卡大人……啊啊……那里……」
谦信整个人靠在我的怀里,双手紧搂着我的脖子,嘴里不停的发出呻吟声,
脸上挂满着舒服的表情。
这时我试着让我们两人的魔力流动全身,虽然谦信并不是魔法师,但身上也
是有魔力的,只要靠着性魔法的效果,就能让我们两人的力量增强,但只可惜我
碍於身上的诅咒,所以效果并不明显。
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修仙小说里的「男女双修」功法,我能够感觉到谦信的身
体状况,虽然不至於危害性命,但是身上的伤确实很严重,一时之间恐怕难以修
复,不过我还是会尽我所能的去帮助谦信。
我再轻吻她的脸颊,用舌头舔弄着她凸起的乳头,谦信一边呻吟,一边在我
的耳边说道:「啊啊……赛利卡大人……人家感觉好舒服……身体热热的……啊
啊……好棒啊……嗯……嗯……」
我说道:「尽情享受吧!谦信,性爱本来就是要感觉到快乐的!」
「啊啊……好棒啊……赛利卡大人的大鸡巴……插的人家好舒服……感觉好
像要升天了一样……啊啊……」
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谦信也配合的扭腰摆臀,以这种方式又抽插了十
几分钟,谦信小穴里的淫水慢慢的流了出来,
「啊啊……嗯……人家……嗯……好舒服……嘛……喔……喔……小穴……
好美……嗯……人家感到……好舒服……唷……嗯……美死了……嗯……好爽…
…真是太美了……喔……啊……啊……爽死人家了……哦……哦……好……真是
太爽了……」
到了这个时候,谦信已经爽到不行,表现出一副春情荡漾、媚眼如丝的娇俏
模样,这种风情万种、迷人的浪态,更让我紧紧的搂抱着她迷人的胴体。
这时我的身体向前,将她压在床上,然后不停的挺动腰部,大鸡巴有如狂风
暴雨般狂插她的小穴。
在我每一次又猛又劲的进出之中,小穴里的淫水泛滥的像洪水决堤,此刻的
谦信哪有平时的大和服子形象,简值都要跟A片里的女主角还要淫荡了!
这时我见隐藏在谦信内心深处的淫荡之性已被挑逗到了最高点,便双手撑在
床上,用有如伏地挺身的姿势狂干谦信的小穴。
只见大鸡巴在里面横冲直撞,这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势,干得谦信一双玉臂
紧紧地抱住我的背后,两条玉腿也勾到我的腰上,一个肥美的大丰臀则努力地往
上猛挺,配合着大鸡巴插动的频率,小嘴里又是一连串的狂叫。
「赛利卡大人的大鸡巴……好厉害……干的人家好爽……小穴美死了……哦
……噢……真爽……好舒服……嗯……对……用力呀……喔……小穴美死了……
啊……哦……再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啊啊……干死我吧……把我插死好了
……啊啊……」
过了一会儿,谦信的娇躯一阵阵的颤抖了起来,我知道她即将要达到高潮,
而这也是性魔法发挥效果的最佳时机。
我赶紧加快抽插的速度,嘴巴也堵上了她的樱桃小口,两条舌头就这样交缠
起来。
又连续插弄了几十下,这时谦信达到高潮,整个人激烈的颤抖着,小穴里也
一阵强烈的收缩,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
而我也在这时射出一股炙热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花心里,滚烫的精液灌
满了谦信的小穴,让她全身舒服到了极点。
谦信在迷糊中不断的呻吟着,只见她紧闭着双眼,一脸红晕的说道:「啊啊
……好热……好热啊……赛利卡大人的精液……好热……射的人家好爽……好舒
福啊……啊啊……啊啊……」
谦信泄得浑身酸软地平瘫在床上,任由我在她美妙的胴体上尽情爱抚。
这时我抱着谦信翻个身,两人的性器官依旧连在一起,我让谦信趴在我的身
上,把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拥入怀中,让两人的魔力流遍全身,在性魔法的效果下,
谦信身上的伤口开始好转,慢慢的癒合起来。
由於忙了一整天,谦信早就累到不行,整个人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昏昏睡去,
而我在亲吻她的脸颊后,便甜蜜的和她交颈入眠。
隔天早上,我在窗外的鸟叫声中醒了过来,看到谦信还睡得正香,而她身上
的伤口因为性魔法的效果已经癒合,估计只要再擦点保养品什么的,应该就看不
出有明显的痕迹了。
我抬起头来亲吻了谦信一下,谦信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说道:「早安啊!
赛利卡大人。」
「早安啊!谦信,昨晚睡的好吗?」
「嗯!咦?……奇怪?我身上的伤口居然都癒合了耶!」看到身体的情况,
谦信有些惊讶的说道。
「看来是性魔法发挥效用了,不愧是万能的魔法啊!」我得意的说道。
「好厉害喔!那么以后就算受伤也不用担心了!」
「也不能这么说啦……毕竟……人还是不要受伤比较好。」
「说的也是。」
这时谦信察觉到了什么说道:「咦?奇怪?赛利卡大人,为什么我的等级只
有下降一点点而已。」
「嗯?真的吗?」
「嗯!」
谦信可以感觉到自已的力量还保留着,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流失,我用魔
法查了一下谦信等级,发现既然还有LV30左右。
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等级诅咒的效果开始失效了?不…应该不
是…对了!我记得禁欲诅咒也是这样,好像在第二次之后,对方的等级就不太容
易下降,但是要能够再次H的条件也上升了,我看等一下再去问库鲁库好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既然谦信的身体状况没有大碍,那就不需要去
特别担心。
接着,我和谦信就到房间的浴室里洗澡,谦信像个小妻子一样,拿着毛巾帮
我擦背,而我也回敬谦信帮她清洗身体,但碍於伤口还没有好,所以还不能碰水,
只能用毛巾轻轻的擦。
洗完澡后,我通知比斯凯塔要她把谦信的衣服送来我的房间。
在知道谦信昨晚偷偷跑到我的房间时,所有人都感到很惊讶,而医院那边也
在到处找人,之后谦信透过电话向医院那边道歉,同时我也请科潘冬来帮我关说,
这才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之后,比斯凯塔来我的房间打扫。
我说道:「抱歉啊!比斯凯塔,还要麻烦你帮我洗床单。」
「不会,这是身为女仆的我应该做的!另外……主人您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
错的样子,这样谦信大人的努力也总算是有价值了!」
「是啊。」
之后我去找库鲁库询问有关诅咒的问题,我问道:「库鲁库,等级诅咒是不
是除了限制有所不同之外,其它的地方都禁欲诅咒一样,没错吧?」
「理论上是这个样子,怎么了吗?」
「这个嘛……我昨晚不是抱了谦信吗?原本跟我做过的女孩子等级会直接降
到LV1,但是谦信这一次却只降低了一点点,这是怎么回事?」
「我来查查看。」
库鲁库赶紧去查书,在仔细的调查后说道:「照这本书上所记载的资料来看,
受到诅咒的人跟同一个对象进行多次性交后,该对象的等级就会变得难以降低,
但若要进行下一次性行为的话,就需要提升到更高的等级。」
「大概要多少等级?」
「书上说第三次的话要等级LV38的样子。」
「这样啊……其实不会很难啊!35跟38差不了多少。」
「话虽如此,但是才能界限有LV38的人更是少数,像谦信这种有LV7
0的更是百万人之中才会有这么一个!」
我笑着说道:「哈哈哈!所以谦信才会有能力成为JAPAN的帝啊!不说
这个了,好不容易等级提升了,再去做训练吧!库鲁库要不要一起来呢?」
「好啊!」
於是我便和库鲁库一同进行修练,虽然这一次的事件造成了不小的骚动,但
也因此让我军的成员变的更加团结,而我的等级也升到了LV7,总算是又往前
迈进了一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