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7
和明的嘴巴分开后,泥从地面缝隙中取出热毛巾。她替明擦过身体,也帮明
穿上衣服。确定都忙完后,泥在明右手边的墙上打开漩涡。在漩涡开始缩小的时
候,泥才跨进去。她转身,对明微笑。明也以微笑回应。
漩涡关上,明看向丝。现在距离丝恢复还有至少二十分钟,明想,这一点时
间,可以用来练习使用两只次要触手。她先以右边触手啣起丝的身体,再把触手
从手肘下改接到手背上。
明试着让两只触手互舔。在一般模式中,次要触手的敏感度很接近她的背脊,
甚至腰侧,而换成另一个模式,触手就可以做为防身武器,曾被丝和泥拐进肉室
的明,从不怀疑这点。目前,明还无法让触手像拳头那样直线攻击,但她已能像
鞭子、链枷那样挥出两只触手,操控技术已经比上次进步许多的她,也不再那么
容易打到墙壁或地板。为顾及到肚子里的露,明的动作不大,而即使动作有所保
留,这两只触手还是会与空气摩擦出很大的声响。
这的确能够打发时间,明想。在几下挥动后,她认为自己的控制技术有显着
进步。离触手生物还有段距离,而明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无奈的是这十几分钟
的练习,让她好不容易变得温和些的触手,又恢复成一开始的狰狞模样;它们又
开始磨牙,血管浮凸,一副脾气暴躁、随时准备咬伤人的模样。
以前明曾被泥的触手勒住。泥那时对她抱有敌意,但即使是在那个时候,泥
的触手却也不至於像她这样。触手的模样,说不定反应出一个人的本性,明想,
有点担心。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天空又变得有些阴暗,明猜,中午大概又会下一阵雨。
因为丝做的遮阳处理,窗外的景色看来快跟晚上一样。丝的脸和四肢都恢复了,
而差不多是在冒出眼睫毛的时候,她开始呼吸。
明在把两只触手从手背改接回到手肘下后,趴下来,她右耳贴着丝的胸口。
过不只半分钟,明听到心跳,一开始有些微弱,而又过差不多十秒,才恢复平时
的强度与节奏。她想尽可能摸熟这之中的每一点变化,如此,以后她在面对他们
融化时,就更不会感到紧张。
很快的,丝嘴里吐出细细的鼾声,感受到明的耳朵、脸颊、头发,和鼻息,
她笑出来。
虽没说梦话,但丝还是做了梦。为了避免忘记,她在稍微睁开眼睛后,马上
和明说:「我梦到明已经产下露;露有完整的手脚,眼睛也看得见,个性还变得
相当温顺、乖巧。我们大家一起庆祝,而我就趁着明不注意的时候,又进到明的
子宫里。」
「像第一次那样吗?」明问,右手摸丝的脸颊和下巴。
「不,」丝说,慢慢把头从左摇到右,「梦里的明意识清晰──我知道,这
有点荒唐,但毕竟是梦嘛。梦里的明呀,一直要到睡前才发现,还吓一大跳喔。
呼嘿,因为明的子宫真是太舒服了,所以我在梦的后半段,也是昏昏沉沉的。」
丝笑了,明也笑出来。丝的左边嘴角流下不少口水,明以左边触手帮忙舔去。
丝还没完全睡醒,她甚至没注意到明的身体已经被清理乾净,还穿上衣服。
丝摇摇头后,把眼睛再睁大一点,强调:「我才不会那么急着进去。明在产
下露之后,要休息一阵子。」
明点头,微笑。丝两手揉过眼睛后,站起来,而在挺直腰的时候,她皱了下
眉头。不只有腰,丝从肩胛到颈子等处,都被一道道锐利的酸疼感贯穿。而她只
需稍微伸展一下,再深吸一口气,就没问题了。酸疼感消失后,丝闭上眼睛,回
忆自己先前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失去意识。她露出暖洋洋的笑容,用一点酸疼来
换来那么大量的幸福体验,相当值得。丝睁开眼睛。一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明
身上的衣服,也嗅闻到泥的体味。丝屏住呼吸,眼睛睁得更大。看到她这样,明
就晓得,她完全醒来了。
丝说:「姊姊,她──」
「泥帮我清理身体,」明说,「连阴道,和直肠里的都……」
明低头,左手和右手摸过自己的阴唇和屁股。
「姊姊竟然──」丝说,接着,她像男孩子一样,为了遮掩双腿间的动静,
而稍微屈膝。这反而让明更加注意到她的主要触手。
丝现在的生理反应,超过五成是因为泥的缘故,得知泥不会因为昨天的事而
拒绝喝下她的精液,果然会让她既感动又兴奋,明想,马上吐槽:「你也太喜欢
自己的姊姊了。」
虽然她先前曾要丝别在意,但太不在意也不对。丝右手摸后脑杓,笑出来。
她双腿伸直,挺起胸,不再遮掩。靠着毅力,丝让撑起裙摆的主要触手慢慢消下
去。几秒后,她收起笑容,睁大双眼,有些紧张的问:「姊姊介意我使用奶油吗?」
果然还是会担心,明想,虽想看丝更紧张的模样,但还是打消这谎报情况的
主意吧。明说:「泥不介意。她也想过这种用法。」
「原来。」丝说,松一口气。身为姊姊,泥非常大方。想起明先前说泥是如
何为她们着想的,丝更是觉得心里暖暖。
明说:「你在更加感动的同时,也变得更想舔她了,对吧?」
丝把头往后仰,嘴巴像猫一样的勾起。她回避,但不否认。丝这白目的姿态,
似乎也暗示若给她逮到机会,当然不会只是舔而已。
明轻叹一口气,说:「我们去书店吧,先逛个过瘾,再回家吃饭。」
明光是这样讲,丝就猜得出,今天的午饭也是泥来做。丝在穿上洋装后,帮
明展开轮椅。
先前才下过一阵大雷雨,现在天空又乌云密佈。太阳只露脸不到半小时,明
觉得有点奇怪。昨天电视拨气象预报时,她只看一眼图示,没仔细听气象预报。
说不定有颱风,她想,若能让考试延后,就再好不过了。
多亏了肉室,她们不用撑伞,也不需花超过半分钟的时间,就能进到书店里。
明听到书店里的爵士乐,和她上个月听到的一样,他们似乎是要过半年以上才会
换片子。
在逛到古典文学区的时候,明把稍早和泥的聊天内容,都告诉丝。而讲到有
关中午的计画时,明又故意压低音量。
「虽然就帮助你们合好而言,可能有点过头了,」明点头,两手抬高,摸着
丝的颈子,「但你的确有不对的地方,所以你必须接一点惩罚。」
听到这里,丝的眼睛瞪得和猫头鹰一样,如果是明说的那种惩罚,丝很乐意
接受。而更让她感到愉快的,是她的兴趣推广成功。丝大笑,双眼都瞇成一条缝。
明原本还想在她身上看到和泥一样的惊讶反应。而丝终究不是泥。时间一秒一秒
的过去,丝在笑完后,脸只变得有些红,而明不只脸红,还低下头。
「居然认真计画那种事,真不愧是喂养者大人。」丝说。她乐极了,背后的
触手左右摆动。明要是大声吐槽,就更顺她的意,所以明嘴巴闭紧,眼睛半睁。
没得到预期中的反应,丝嘟一下嘴巴,继续说:「明,到那个地步,好像不能只
是以淫荡来形容啰。」
「我不理你了。」明说,紧闭双眼,她在认识丝之前,是绝不会说出这么过
时的话的。但既然都已经说了,为加强这句话的效果,明推着轮椅,向左转。她
面对厕所,只是刚好而已,丝却一脸兴奋的跑到她面前,说:「明有需要的话,
叫一声就行啦!」
完全不等明辩解,丝迅速把头伸到明的裙子里。慢了半拍才做出反应的明,
两手按着丝的头。明没有穿内裤,不只是双腿,她连腹股沟和阴唇都可以感受到
丝的鼻息。要是没并拢双腿,丝的嘴巴可能早已和她的阴唇碰在一起。
「别这样!」明说,拇指小心避开丝的眼睛,使劲按丝的额头,「这里可是
公共场所!」
「不会有人看见的。」丝说。的确,周围的人都没特别注意她们。她们身上
罩着幻象。
「你这个滥用法述的傢伙!」明大喊,即使分贝再高,她也很难引起其他人
注意。在旁人眼中看来,她们可能只是两个正在静静选书的大学生。
丝把明的裙子往下翻。她看着明的眼睛,说:「呼,我是个犯罪者唷。」
又把眼睛瞇得细细的丝,脸颊也跟嘴角一起往上挤。她晓得,自己才和明认
识快一个月,堕落程度远却比前几十年还要来的多。明早认为她没救了,而她刚
才的话,更不像一个自称性奴的人会说的。
「你扮演的角色类型未免也太多了!」明大喊,也因为阴蒂和阴唇受到丝的
连续吹拂而叫出声。
「这一次,我只要喝一点点就好了。」丝说,抬高左手,用食指和大拇指比
出一咪咪的量。
「啊嗯、即使是用舔的,你也每次都超过!」明说,在挣扎一阵后,她表示,
自己还没有想尿。要是早一点说,就能省去许多麻烦,实在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太
突然,让明的脑袋没有转过来。
丝把头从裙子里拉出来。她嘴角下垂,轻皱着眉头,一副好像受骗的模样。
明低吼:「明明就是你胡乱猜测!」
丝伸长脖子。她一脸轻松的,任明的双手对她的额头轻劈好几下。在亲过明
的大腿后,丝说:「抱歉。」
丝强调,她没像昨天对泥那样失去理智,这也等於是拐个弯表示,她是有意
造成明的困扰。
明把轮椅往左转半圈,背对丝。下一秒,明用比平常严肃一点的语气说:
「看来,我选了一个很有问题的傢伙当另一半喔。」
「呜。」丝闭紧嘴巴,两手在背后相扣。偶而就是要像这样,明想起泥的提
醒:别太宠她们。这话不是由蜜来提醒,明现在想想,好像有点奇怪。
而明还是不想让严肃的感觉继续扩散。她伸出右手,隔着洋装摸丝的屁股和
双腿,表示自己没生气。其实刚才明也觉得有些好玩,但她不打算和丝说。丝笑
了。她低下头,嗅闻明的头发和颈子。
明觉得有些渴。因她想快点进到书店,马上把自己的计画和丝说,所以忘记
补充水分。在明的要求下,丝和她来到美食街。她们在一家连锁咖啡店,点了杯
草莓冻饮。红茶当然比较便宜,味道也比较单纯,但没有情侣的感觉,明想。
结帐时,明才发现自己忘记带钱,而丝有。看到丝拿出钞票,明想起,他们
有把创造者留下的一点贵金属换成现代的货币。明一直想避免用到那笔钱。她觉
得自己有些差劲。
在丝插下两根吸管的后,明心里的负面感觉暂且消失。在舌头碰到饮料的瞬
间,明才注意到自己有多渇,虽不至於一口就喝完,但到最后,大部分的饮料都
是她在喝。
两人嘴巴都离开吸管时,丝把杯盖和吸管一起移走。她把杯子放到嘴前,用
舌头铲起一大块鲜奶油。看到丝的动作,明按下左手边的轮椅的固定桿.
明嘴巴张开,坐得比刚才低一点,让丝只要稍微弯下腰就能把舌头伸到她的
嘴里。两人嘴巴贴在一起后,明先稍微抬高舌头,以舌底压开丝口中的鲜奶油,
接着,她再慢慢与丝互以舌尖推挤,很快的,她们不只是舌头,连口腔两侧都抹
满鲜奶油。接着,她们稍微抬高下巴,把鲜奶油、唾液,和嘴里的最后一点饮料,
都慢慢嚥下去,过程中,她们相互磨蹭舌头侧缘,舔舐舌底与硬颚。头几秒,她
们舌头的动作不太快,而到后来,她们就像是要挑战什么似的,舌头迅速推挤、
转圈。而才拌到一半,丝就忍不住笑出来,明也是,因此呛到的她们,在咳了几
声后,才让舌头继续动作。
过了不只两分钟,她们的嘴巴才分开。这次没牵丝,因为她们舔得很乾净。
明身体觉得很热,刚才喝的是一杯冷饮,她却只有胃感觉凉凉的。
丝想把剩下的鲜奶油都涂在明的乳头上。
「可以吗?」丝问。她的节制程度一向比泥或泠等人都要来得低,而先前明
若不为厕所前发生的事抗议,她可能早已经解开明衬衫的钮扣。
不过是表现得比平常再严肃一点,就让丝的主动程度降低,明有点心疼,但
这也证明了,丝是个能够沟通的对象。明向丝坦承:「若你不提议,我也会主动
这么做。」
丝露出大大的笑容。明真希望自己和丝是在性以外的地方有默契,虽然她们
都同意,在性方面有默契,才是最令人安心的。
丝把头往右歪,用嘴巴喀吱、喀吱的解开明上衣的釦子。在这过程中,明脑
中突然浮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她的年纪若再大个几十岁,还会和丝这样玩吗?
总有一天,她会因为疲累等理由而拒绝丝的某次提议,到时候,她希望丝不会觉
得受伤。
因为现在的气氛不错,在丝拉开衬衫时,明把自己刚才想的说出来。丝听完
后,笑着说:「没问题的,那方面的事,本来就是要双方都乐意才行。」
丝抬高眉毛,露齿微笑。明希望她不是想到早些时候的肛交情形
「要双方都乐意才行。」丝又说一遍。闭紧双眼的她,声音略尖的说:「原
本我只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明却因此上瘾,这实在太──」
「我才没有!」明大喊。发现丝真的是在想那件事,明两手迅速──但力道
相当轻的──抓握她的乳房。
丝大叫,也笑出来。她摇晃身体,催促明再多揉弄几下。在享受明指尖触感
的同时,丝也伸出左肩胛下的一只触手,用这只触手的嘴巴把剩余的饮料给喝完。
接着,丝把杯子往下倒,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挖取剩下的奶油。想起自己有件事
还没讲,她赶紧开口:「明的奶油比,这个这要香甜多了。」
丝觉得强调这事很重要,明确觉得她是在扯开话题。但也不能怪丝,明想,
今天两次悄悄话的主要内容,都是她要丝和泥在今天中午交出后面的第一次。丝
会认为是她对肛交上瘾,甚至中毒,也是没办法的事。
丝把大部分的鲜奶油都抹在明的左边乳头上,剩下的奶油只能隐隐约约的盖
住乳晕。抹完左边乳头就没了,而勉强把奶油均匀分到两边,那画面又不够精采,
丝想,虽然有点遗憾,但她还是一脸陶醉的,看着明的左边乳头,说:
「跟被精液包覆一样美。」
「应该不只是精液,」明说,「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也希望我在上头在浇
上一点乳汁吧?」
丝点头,两腿使劲磨蹭。为不让口水流出来,她必须用舌头在嘴唇后勾一下。
看到丝洋装的群摆又被主要触手撑起一大块,明笑出来。而明不用摸也知道,丝
的乳头和阴蒂也是硬得很。
地下街的气温不高,她们即使衣服半脱,又喝过冷饮,身体还是因激动而出
汗。丝把右手伸到明的嘴前。明稍使劲吸吮她的食指和中指,把上头的鲜奶油都
给舔乾净。丝在慢慢吸一口气后,豪迈的张大嘴巴。「吼呣」一声,不只是明的
乳头和乳晕,连在那之外的大片乳肉,也都给丝含到嘴里。
明大叫,两边手肘下的触手骚动一阵。为避免咬到丝的手指,明以嘴唇紧紧
包覆牙齿。含住明的半个乳房,让丝连脸都鼓起来。明很喜欢她这么做,还忍不
住以双手轻抚她的脸颊,感受那嫩滑却又紧绷的触感。明的举动,让丝更有使劲
吸吮的冲动。而她担心明会觉得不舒服,何况留下太大片吻痕,感觉反而是残忍
多过於浪漫。丝认为自己的兴趣还不至於糟到那个地步。在呼一口气后,她只是
轻轻吸吮,再左右转动舌头,既把明的左乳房给舔湿大半,也把鲜奶油给涂得更
开。
抹在明乳房上的奶油在混入更多唾液后,变得极为稀薄。觉得相当过瘾的丝,
把舌头转为清洁模式,不要两下,她就把所有的鲜奶油和唾液都给舔下肚,在这
过程中,她也慢慢缩小吸吮范围。
明吐出丝的手指。她抬起丝右耳旁的两根触手头发,以舌尖磨蹭其尖细末端,
让丝从头顶到背脊都冒出一阵阵酥痒。在吸吮过明的乳头后,丝以嘴唇包覆牙齿,
轻咬明的乳头。最后,她以嘴巴稍微拉扯明的乳头三秒,做为结束前的点缀。
明大叫,即使有幻象保护,她还是用右手摀住嘴吧。丝的眼睛半睁,明的左
乳房在她嘴巴离开后的一阵弹跳,即使这过程极为短暂,她也要仔细欣赏。当明
心跳变得强烈时,乳头也会一起颤动,丝想,她的嘴巴已经离开,但还是依依不
舍的看着明的左乳房,她真希望连睡觉时也能含住。
若只有针对一边乳房,丝就表现得比过去要节制。而她在替明扣上釦子时,
还是忍不住伸出左手,轻轻抓握明的右乳房。明叫出声。她更使劲吸吮丝的触手
头发。丝也叫出来,一直盯着明的乳房,让她忘记自己的两根头发还在明的口中。
休息一小段时间后,明在另一间饮料店点了一杯热乌龙茶,平衡一下体内的
温度。她想,这样对身体──特别是子宫──会好一些。收拾过垃圾,丝和明进
到电梯里。
和附近的百货公司一样,电梯採取透明式设计,在上到一楼后,她们就可以
看到书店外的景色。已经有雨滴下来,而才过不到几秒,雨就大到路上的车子非
得开雨刷不可的地步。不少行人不是赶快打开雨伞,就是匆忙跑到遮雨蓬下。明
看到一个忙着打开摺叠伞中年妇女,被一辆急驶过去的车子溅了一身水。
目标三楼,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明把眼睛从窗外移开。她想,难得来到书
店,应该多关心书才对。而她们首先来到的是哲学区,隔壁是心理学区,再隔壁
是法律和政治学区。明有点被讽刺的感觉,尽管丝根本没有那种意思。丝是真的
很认真挑选,而让明感到惊讶的是,丝还会用设置在一旁的电脑查询,表示在来
这里之前,丝就已经有特别注意特定书籍。
看到电脑上显示该书已绝版,丝露出失望的表情。但不到三秒,她又把目标
转到传统文学区,明没想到她竟然对文学也有兴趣。丝在标示「欧洲」的书架上
挑了一本封面印有老电影照片的书,又在靠近柜台的欧洲历史区拿了一本跟砖块
差不多厚的书,两本都不是明进到书店时会翻的,而它们还都放在有点角落的位
置。
在替书结过帐后,丝问明要不要吃点东西。美食街也有卖冰淇淋和可丽饼,
算是有约会气氛的食物。明决定给胃保留足够的空间,这样才好装泥为她做的料
理。
连位在书店楼上的精品店和唱片行都逛过后,明和丝回到家里。爸妈和姊姊
都已经起床,而他们刚好都出门。爸是去上班,妈是去按摩,姊姊则是去同学家
温书。明只知道爸是去哪,而妈和姊姊的行程则是丝告诉她的。
最近明忙着陪伴触手生物,所以在不少时候,必须由幻象代替她和家人互动。
蜜会在醒来的时候,帮忙注意她家人的下落,还有幻象和她家人间的对话内容。
而蜜之所以把整理出来的重点告诉其他触手生物,不直接告诉明,则是为了减轻
明的负担;毕竟都是一些琐碎的资讯,绝不如闲聊时那么好消化,特别是明最近
还要应付考试。有他们帮忙注意和提醒,明在亲自和爸妈、姊姊对谈时,就不至
於太容易陷入搞不清楚状况的地步,不过就算遇到这种是,她也可以依赖幻象。
他们使用的幻象是如此的方便、具有质感,而明却因为长久和触手生物接触,
既看不到,也听不到。除非透过摄影机,明想。她在和丝聊到这一段时,丝说:
「前几天,蜜有尝试做出某种道具,可以让明也看到幻象。
其实就等於是让明暂时恢复到未受触手生物影响的时期,丝解释。在家门关
上后,明就不再把注意力放到这话题上。泥已经在厨房里准备,而现在才不过十
点。一听到关门声,泥就说:「给我一个小时。」
明要她别急。把这段时间用於看电视和上网,很快就过去了,而明才刚这么
想,丝就把她推到客厅的电视机前,显然已摸熟她的习性。
在从丝手上接过电视遥控器时,明跟她道谢,但一想到自己在闲暇时的主要
休闲活动好像就只是如此,明多少会觉得有些无力。
丝要借用书桌,所以她没回到肉室,而是进到明的房间里。丝在离开客厅之
前,开心的说:「明有事的话,随时都可以呼唤我喔。」
特别是在要上厕所的时候,丝没那么说,但她的眼神和明先前面对厕所时一
样,明一眼就能看出她在期待些什么。
明若要上厕所,还是会呼唤泠。明之所以一直要泠帮忙,是因为信任他,而
不是为了羞辱他。泠应该没有任何误解,她想,可前几天他透露出的喜好,他似
乎很可能会对此感到兴奋。明先是松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好像多少该觉得困扰。
明打开电视,这时段没什么好节目。不到一分钟,她就觉得太浪费时间,把
电视关起来。
明将遥控器丢到沙发上。想进到房间里的她,选择自己推轮椅,不呼唤丝或
其他人来帮忙。明发现,比起双手,用触手来推明显更为轻松;触手的肌肉组织
比双臂要来得有力。一开始,她还有点不想承认──她对自己的臂力一向很有自
信──,而在思考几秒后,她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以后就可以用触手来举哑铃,
这样双臂就可以变得纤细些;明不确定这种推论可不可靠。
不需要上下楼梯,主要通道也没堆放杂物,房间门口更没有门槛挡着;在这
个家里,明即使闭着眼睛,就能够推轮椅来去自如。她很感谢爸妈平常都勤於整
理环境。他们在选择房子时,显然也有考虑到家中有人行动不便的情形。而用触
手来推,明更不需要担心会不当使力。她两手放在肚子上,突然,露轻动一下,
像是在回应明的抚摸。明看着自己的肚子,笑出来。
来到厨房前,明看到泥用到不只五根触手来洗菜、洗米和搅拌一碗东西。而
同一时间,泥还把一些海鲜从冰箱里拿出来,并以曲起的触手茎部把冰箱关好。
在这过程中,泥完全不需移动双腿,太厉害了,明想。
明在为泥的动作感到着迷的同时,也忍不住想,若是由自己来负责这种事,
可能不只是触手打结,或把一堆东西弄到地上,还可能发生更严重的惨剧。所以
当泥拿出菜刀和食物调理机的时候,明就不敢再看下去了。而原来家里有食物调
理机,明到现在才发现。包装盒看起来不太新,显然妈买了后就一直放着。「嫌
麻烦」,或「总有一天会用上」,明想,妈应该会选择后一种回答。
来到房间前,明在打开房门的瞬间,听到「咚」、「咚」的脚步声,听起来
像是丝做出「紧急回避」的动作。明马上打开房门来确认。
丝坐在地上,头低下来。她背靠着床,而书就放在大腿上。明晓得丝喜欢阅
读,但不曾看过她像现在这样文静。明相信她平常看书就是这样,但总觉得有些
可疑。从开门到现在,丝都没抬头看她一下。若不是因为很专心,就是欲隐藏些
什么,明想,收起脸上的笑容,故意让自己的表情看来很正经。
丝手上的书只翻到目录页,毕竟是刚买回来的,直接翻到第一百页,会更让
人觉得可疑。丝的额头、鼻子和脸颊都有点红红的,似乎是她刚刚把头贴在哪里
磨蹭。明伸长脖子,看到床单上有一些因挤压造成的皱褶,和一点被汗水沾湿的
痕迹。
明笑了,就算丝偷翻她的内衣裤,她也不会生气。而丝现在变成连磨蹭床铺
都要偷偷来,这可不是明所期望的。把轮椅再往前推一段距离后,明右手摸着床
上的皱褶,说:「中午,我们就在这里做吧。」
丝背上的触手伸直。她慢慢阖起书。
明伸长两只触手,在丝的肚子两侧各画一个大半圈。明是在暗示:要把丝的
子宫给灌得和泥一样满,甚至更满。马上就理解明的想法,让丝从脸颊到耳壳都
瞬间变红。丝的书落到地上。她两手捂着脸,大声尖叫。
位在厨房里的泥,和位在肉室里的蜜和泠,都听得到丝的声音,但不会有人
为她的叫声而感到紧张。他们都晓得是明又做了些什么,而他们都对明的行为感
到很放心。如果蜜正在睡午觉,她甚至不会被吵醒,明猜。
比起看电视或上网,明更想在吃饭前先和丝聊天。也许再複习一下先前亲热
的段落,明想,光是这一点念头,就让她流出不少淫水,裙子因此湿一大块。先
前和丝在书店亲热时,未准备另一件裙子,那时明努力压抑,不让淫水流出太多,
这使得她回到家后,变得更容易兴奋。
马上就闻到味道的丝,主动表示要帮明清理阴部和大腿内侧。有丝的触手协
助,明很快就坐到床上,把裙子脱下来。丝用双手把裙子折好,同时伸出背后的
两只触手,打开衣柜。
泠已经把明超过五成的制服都给改成孕妇装。而在明产下露后,他也会负责
改回来。虽然泠乐在其中,但明还是觉得他这样太辛苦了。为避免再次弄湿,明
先不穿上裙子。
在把明的两腿间的淫水给分五口舔下肚后,丝也不先问过,就一边哼着在书
店里听到的爵士乐,一边解开明上衣的钮扣。丝力道非常轻,但动作又相当快的,
用脸颊磨蹭明的肚子。
「你每天都这样做。」明说,脸颊泛红。
「即使明怀露的时间超过一个月,我也不会漏掉任何一天。」丝说,对明的
肚子哈一口气。脸变得更红的明,忍不住说:「好像我怀的不是露,而是你的孩
子似的。」
不要一秒,丝背后的八只触手都一对一对的缠成麻花状。每次明提到孩子,
都会让丝很激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