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玩偶。妹妹玩偶】(GL-控制向)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与记忆中一样的温暖弧度,此时却妖娆鬼魅的令人害
怕。她着迷的抚摸着与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少女的脸,彷彿看不见对方眼底的
恐惧,轻轻地在对方的额头落下一吻。
「我亲爱的妹妹,好久不见。」女子手上浮现一枚漆黑的珠子,那是一枚由
浓厚魔力构成的珠子,带着丝丝的诡异。女子将手上的珠子,一点、一点的推入
对方的口中,深至咽喉,令对方不得不咽下。
「咳、咳咳!」被强迫灌食的痛苦令少女用力咳嗽,咳到眼角泪花泛出,脸
上因用力过度而泛红,「你、你给我吃了、吃了咳、咳、什么!」
「没什么唷。」女子瞇着眼,嘴角弧度杨了又杨,显然十分愉悦,「会让我
们再也不分开的东西喔──」
女子怜爱的抚摸着痛到跪地的少女,她晓得是方才她吃的东西发挥作用──
那枚珠子中结合了她的魔力以及古老咒术,作用很简单,就是让对方无法抵抗自
己,用分散在她体内中属於自己的魔力,将对方从思想到灵魂都操控在自己手中,
是除了自己,无人会的禁术。
「在完成结合前,姊姊跟你说说和你分开的八年,姊姊是怎么度过的好了。」
女子悦耳的声音传出,「就从──当初魔族攻来,想要抓走妹妹你的时候,我代
替你被抓的时候开始说起好了!」
萝薇开始低述着那段回忆。
八年前,女子,也就是萝薇,在刚满十岁时,与小自己两岁的妹妹雅薇在野
外玩。不知为何,应该是没有魔族的安全区域中,出现了几名以当时的两人无法
对付的魔族,为了保护身为妹妹的雅薇,萝薇用自身当作诱饵,换取了雅薇的生
存机会。
然而,魔族并没有结束雅薇的生命,反而将她当作活祭的供品,在魔族的庆
典上将她献给魔族的神──当然,这个庆典是邪恶的,疯狂的,她的身体被玩弄
的不知几百次,被多少人沾染过,然而魔族吊着她一口气,不给予死亡,只给予
让人崩溃的快感。
萝薇不知道是怎么撑过那一段非人的遭遇,她只浑浑噩噩的记得大脑一片空
白,太过欢愉就是一种邻近死亡痛苦。她不后悔保护雅薇,为了不让自己崩溃,
她每天都在想着自己的妹妹,每天、每天,想到变成了自己的执念。
好笑的是,被丢入所谓的祭坛──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底下,却只是一团暴
躁的黑暗魔力。原以为终於能死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活了下来,甚至获得了
那团黑暗魔力的一部分力量。
所以她逃走了,回到原本的家,见她心心念念的妹妹了。
「好了,亲爱的妹妹,故事说完了──咒术也应该完成了吧?」萝薇灿笑,
抱起瘫软在地上的雅薇,她身上的衣服因为冷汗浸湿,将身体曲线勾勒出来,处
子之身纯净的令人兴奋。
女子温柔的将雅薇额前的冷汗擦了擦,嘴里却是还不留情的开口,晦涩的句
子并非人类的语言。「现在,只要我碰触到你,你只会追求舒服的快感,开口向
我祈求恩典──然而,你并没有丧失理智。」
接着,萝薇愉快的将手指伸入雅薇的私处,满意的听到雅薇的嘤咛,丝毫没
有停下的意图。好不容易见到最思念的妹妹,她当然要好好的让妹妹体验到自己
当初体验的愉悦。
「啊、不够……再让我舒服一点、只是戳揉不够!」雅薇嘴中讲着淫荡的字
句,脸上却是惊恐且错愕,似乎不理解为何自己会这样。
萝薇笑出声音,拨弄着青涩的阴核,怀中的少女颤抖着,手似乎想推开自己,
却又因为方才的痛苦而没有力气。手指很快沾染上透明的液体,她像是找到好玩
的玩具一样,将手指缓缓探入尚未绽放的花蕾内。
「呜呜、不嘛,不要那么温柔,再粗暴点啊……」雅薇摇着头,眼眶泛出泪
花,眼底的抗拒害怕显而易见。
「啊──真是伤脑筋。」萝薇用手指抠了抠雅薇敏感的内壁,又是搅弄又是
抽插,使得自己亲爱的妹妹低声吟叫,「我弄错方法了,应该要让你说出你的不
愿意啊——这样子,当你沉浸在我给予你的快感中,你才会认真开心地叫给我听
呐!」
「那么,亲爱的妹妹,现在你的身体主动想要让自己享受到快感,然后你脑
内想什么都会说出来,只有我舒服了,你才能高潮。」
最后一个字落下,萝薇晃了晃自己的手指,另外一段晦涩的咒语发出。她掀
起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裸露地下体,一团深紫模糊地雾气遮住她的下身,然后
慢慢成形──那是男性才有的性器官。她优雅地坐在雅薇的床上,笑着看着摇晃
着身体,往自己靠近,最喜欢的妹妹。
「不要!你不是保护我的姊姊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雅薇崩溃地大吼,
然而她的手却不自控地扶住那雄伟却丑陋的东西。
「我在保护自己最珍爱的妹妹啊,让你不会被噁心的东西玷汙,而是由姊姊
教你很舒服的事情唷!」萝薇笑着看着自己的妹妹拨开自己的阴唇,由於姿势问
题,她必须将腿大大的分开,坐到自己腿上,才能将自己幻化出的物品缓缓推入
自己的体内。
「不要不要──咿──!好痛、呜呜……不要了,已经塞到好满了,痛……」
然而她的身体却丝毫不受自己控制,尽管痛到像是身体被撕裂成两半,仍然
前后摇动,将那根丑陋的东西吞吞吐吐。
「不行啦、呜呜……放过我……好痛好痛……啊啊、呜噎……」
体内的肌肉被撕裂开,腥红的液体顺着两人交合的部位留下。
「来,说出肉棒在你体内的状况,每说一回,痛觉就会消失一点……当你高
潮时,你会在浅意识中认为让你高潮的东西是你最无法抗拒的诱惑。」萝薇脸微
微泛红,对於干自己的妹妹,超乎她想像的令她兴奋。
真的很想,将纯洁的妹妹,变得比自己还淫乱啊!
然后永远变成独属她的人吧!
「好痛、不要了……肉棒、在我的……啊……嗯……体内进进出出……」原
本带着痛苦的呻吟此时染上淡淡的情动,然而泪流满面的雅薇并没有发现自己将
陷入由自己姊姊制作的陷阱。
「雅薇开始说出好色的话了呢。」萝薇抚摸着妹妹的脸,感受着自己幻化出
的一部分将心爱妹妹的小穴鼓弄得开开合合,凌虐对方的愉悦感让自己幻化出的
肉棒又胀大几分──虽说是幻化出来的东西,但这可非什么虚假之物,而是确确
实实能注入精液的性器官啊!
萝薇舔了舔雅薇的耳珠,引得对方发娇喘连连,手握住对方纤细的腰桿,用
力往下一压──
「啊──!痛──肉棒插进子宫了!要死了!」
令雅薇更加崩溃的是,自己的身体却将痛苦当作欢愉,双手自己缠绕上萝薇
的脖子,上上下下更加欢快的让肉棒一次又一次贯穿自己……
而她,居然真的感受到了一丝令她恐惧的快感!
「我不要!不行、呼唔、哈啊……我不要被肉棒、啊啊……嗯、弄得有快感、
呼啊啊!肉棒插的小穴、发热了……上下地摩擦……,啊啊……、啊啊!」
恬不知耻的淫叫让雅薇感受到何谓「屈辱」,尽管对方真的是自己的姊姊,
也无法令她感受到一丝开心,反而是憎恨对方如此玩弄自己。
像是感受到对方的情绪,萝薇皱了皱眉头,「不可以喔,对姊姊生气的话,
姊姊会处罚你喔?」
白晢的手指用力地扯住雅薇的乳头,像是要辗死蚂蚁般用力戳揉。
「咕呜!这、这个……、乳尖、哈啊……!呜!唔呜……不要扯、痛……」
「嗯──雅薇的小穴收缩了呢,是感受到舒服了?」萝薇轻哼,开始一下一
下揉捏粉色的乳头,看着她逐渐挺立的红色粉点,知道对方的身体已经开始享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