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8
丝吸一下鼻子,确定自己没有流鼻血后,说:「若有那一天──我一定想和
你睡在一起,护着你的肚子。」
光用眼睛看是不够的,丝陶醉的想,对明怀孕的肚子,至少要用手碰,而之
中最过瘾的,莫过於用嘴唇和舌头来感受里头的胎动。丝在把脸贴在明的肚子上
时,表情看来是最色的。明昨天也对泥也做过类似的事,所以不吐槽;她们都觉
得这样很不错。丝满脸笑容的,亲吻明的肚脐周围;先是顺时钟方向,接着是逆
时钟方向,各吻八下。
按照丝和泥先前的描述,露是个既调皮又聒噪的人。而在露进到明的体内后,
丝和泥就没再讲她的不是。她们不想重複那些让人心烦的经历,破坏明为他们带
来的安心、幸福和神圣氛围。尽管,让露恢复健康,无非就是让她又变得和以前
一样,甚至可能更活泼。
从丝融化时做的梦看来,她也认为露会遗传到明。认定进到子宫里就是「孕
育」,而非「恢复」,有点太否定露的本质,但明也多少同意,这是个很美的想
像,或许,连蜜也会有类似的期待。
在接触过明的肚子后,丝的淫水已经流到小腿肚上。明右手拨下她的肩带,
左手拉起她的裙摆,说:「现在,换我帮你舔乾净。」
丝脱下洋装。她伸长背后的四只触手,把身体抬高。明为让自己的动作带点
强硬风格,稍使劲抓握丝的屁股。丝也主动把自己的下半身凑过来。在嘴巴紧贴
丝阴部的瞬间,明立刻摇晃脑袋,她既是在摩擦丝的阴唇,也是在假装自己快要
窒息。多么不知羞耻的游戏,明想,所以才更要趁着还年轻的时候玩个过瘾。她
先小口舔舐丝的腹股沟,再以鼻樑和鼻头来按摩丝的主要触手。丝先是笑出来,
然后又大叫。她有点站不稳,没明的双手扶着,她可能已跌坐到地上。
丝的主要触手在一阵阵颤抖后,涌出一些腺液。明含住她的触手末端,把这
些腺液都吸到嘴里,为避免让热度一下升得太高,明不再多舔她的主要触手几下。
在把略苦、又带点精液气味的腺液都吞下肚后,明小心握住丝的主要触手。
在丝的要求下,明双手施加一些力道;让主要触手绷紧到极限,反而更能够止住
飢渴。
接下来,明以左右触手勾着丝的胳肢窝。她把丝抬得更高一些,舌头也尽可
能伸长。明一下就舔过丝的双腿、阴唇和肛门。丝大叫,十指在背后轻扣。
明觉得很过瘾。她原本只想舔丝大腿内侧,但才刚碰触到丝的淫水和肌肤,她就
决定改变主意。
明一边用右手小指搓揉丝的肛门,一边想,丝一定也需要排泄,但显然不是
用这个要到充满能量才会长出来的器官;若这里不是用於排泄,就是只是为了多
一种玩法,很符合触手生物的逻辑。总之,绝对比人类要乾净多了,明想,而在
抹满唾液之后,丝的肛门会变得滑溜、充满光泽,看起来相当诱人。晚点明会好
好照顾这里,现在,她先把焦点放在丝的阴唇上。
在嘴唇与丝阴唇相触的瞬间,明立刻吸吮几口。发出很大的声响,有很大的
一部分根本不是嘴唇,而是明的喉咙制造出来的。她笑出来,恶作剧的意思也太
明显了。满脸通红的丝,挥舞双手,也使劲挺腰。
今天好像每休息不到两小时,就至少会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亲密接触,明想。
约过两分钟,明的嘴巴离开。丝大口喘气,四肢无力。她向明承认:「刚才,
我差点高潮。」
明两手捧着丝的脸颊,说:「我差点玩过头了,真不好意思。」
在两人的心跳回稳,从胸口到耳朵的胀热感也散去一半后,为了使再次发情
的时间延后,丝终於和明到聊些和书有关的话题。今天买的由於还没读几页,所
以丝决定提那些已经读过的。
明有些紧张。不是特别喜欢阅读的她,担心话题只要开始不到两分钟,丝就
会发现她真的很笨。
丝显然有满满的兴致,一下就从肉室里拿出不只一本书。都是历史书。明即
使再擅长历史,还是会为这堆叠起来高度超过她脚踝的书堆感到很有压力。
晓得明的担忧,丝特别选择有大量插图的书。过了几分钟后,明发现自己还
算能够跟得上。
努力让气氛变得像是聊八卦那般轻松的丝,只挑书中最有趣的段落来讲,明
也很快就能进入状况,还会提问不少问题。一开始,明还担心这会突显自己极为
缺乏概念,却让负责回答的丝觉得非常愉快。
比起明担心自己看来像个笨蛋,丝更担心这种纯粹就撷取书中内容的谈话,
会让明无聊到打喝欠。
话题进行约十分钟之后,她们都松一口气。根本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明想,
当初就是因为小得他们都很好相处,她才愿意成为他们的喂养者,又选定丝做为
她的伴侣。
而聊不到半小时,丝就问:「明有泳装吗?」
明明是聊书的话题,却是丝先分神,明想,说:「如果是穿得下的,没有呢。」
明念的学校都没有游泳课。而在上小学六年级之后,她的身高和乳房开始迅
速成长。明不记得上次游泳是在几岁的时候,但她唯一的泳衣,显然是在小六之
前买的。那一套泳衣现在只能做为怀念童年之用,该买新的了,她想,左手抚摸
大腿,右手小指轻拉着领子,问:「丝想看我穿什么样的泳装呢?」
如果要买新的泳装,当然要穿他们喜欢,而明首先顾及的,当然是丝的意见。
听到明的问题,丝兴奋到快要流下泪。看到丝真的眼眶湿润,明吓一大跳。丝两
手在胸前紧握,说:「三点式的。」答案不在明的意料之外,丝接着补充:「不
是那种很常见的比基尼,而是腰上有一条巾的那种──我不太会描述──那好像
被称为南岛风的泳装。」
「腰上围的那个──」明思考一下,说:「我记得好像叫做沙巾吧?」
发现明也懂,丝露出软绵绵的笑容。
丝吞一口口水,说:「泠一定更懂。」
表示泠连泳装也做得出来,明想,而她更在意的是──「孕妇穿那样合适吗?」
肚子大到会盖住部分泳装,明把这一点描述给丝听。丝听完,先以右手背擦
一下嘴巴,再两手竖起大拇指,说:「那样才棒!」
原来还有这种欣赏角度,明想,虽觉得有不少地方可吐槽,却是先对丝感到
佩服。
丝一边扭动身体,一边笑着说:「而且,孕妇穿上泳装,会强化不道德的感
觉。」
明抬高左边眉毛,问:「有不道德吗?」
丝背上的触手像碰到滚水似的骚动一阵。抬高右手的她,一边搓着触手头发,
一边说:「明是因为我们的缘故才──」
丝只说到这里。不知该怎么说下去的她,双眼先是往左移,接着再往右下转
半圈。最后,为彻底回避明的视线,丝不只是眼睛,连头也一起往右偏。
「我们」是个关键字,明猜,马上试探性的说:「你这样讲,好像是我怀了
『你们』的小孩似的。」
丝想要否认,但她的头才刚开始往左摇,就止住动作。她怕把嘴巴里的口水
甩出来,而明记得她不久前才吞过口水。
丝现在非常紧张,但也极为兴奋,明想,两手摸自己的肚子,继续试探:
「也对啦,毕竟除了露以外,你们每个人都曾射精在我体内,所以你会想像穿着
泳装的我,在海边很担心其他人的视线,或看自己的肚子,一脸苦闷的说:『这
到底是谁的孩子呢?』也不奇怪。」
丝惊呼一声,大声说:「我没──」
明左手轻轻握着她的主要触手,说:「你这边没有骗人喔。」
的确,丝的主要触手勃起得和射精时差不多,脉动也是大到眼睛可见的地步。
她在和明聊书中的内容时,充血程度还不到现在的一半。虽没再流出腺液,丝的
触手末端却因极为紧绷,而出现锻子似的光泽。明很想舔一口,而在考虑半秒后,
她决定还是先只用脸颊和额头等处磨蹭。
丝呼一大口气。在感觉爬过触手根部的热痒感被稍微舒缓后,她坦承:「明
都没说错、哈啊、明真的、好厉害。」
「是你太好猜了。」明据实以告。丝笑出来,问:「我这样擅自想像,明不
会生气吗?」
「怎么会呢?」明说,两手轻搔丝的肋间,「我平常的性幻想,可能还比你
过分一些喔。」
丝听了,从颈子到耳根都发红。她一放松,胸口和背脊立刻出汗。明两手轻
揉她的乳房,问:「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的、啊嗯──都不会很新奇。」丝吸一口气,说:「像是和明在小浴
缸里做,想被明的精液和乳汁淹没等。」
丝的心跳加快,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自己一个人想的时候,不会这么太大
的反应,而在明的面前说出来,就会让她兴奋到不能自己。丝赶快闭紧双眼,不
让明看到她眼睛往上翻的丑态。
丝刚才所说的,她们以前算是讨论过了,的确不够新奇。这让明有藉口轻咬
她的左乳房,做为惩罚。丝抱着明的头,两人都笑出来。和丝在狭窄的浴缸里做,
这是明在产下露后,头几个要实现的目标之一。而既然丝那么在意泳装,明决定,
在学校开始放长假的时候,至少去一次海边或泳池。
明把脑中刚浮现的计画和丝说。丝大力点头,明叹一口气,说:「那也是在
产下露之后吧,不然在海边,气氛明明那么活泼,我却只能一直待在躺椅或阳伞
下,那很无趣的。
丝两手放在明的乳房上,说:「有我们照顾,不会让明感到无聊的。」
「我是怕你们觉得无聊。」
「才不无聊呢!」丝摇头,马上说像帮明按摩有多好玩,而且──「我们还
能够一饱眼福。」
「你们还没看腻我的身体?」明问,丝马上说:「才不会腻呢!」
丝皱着没头,不喜欢明这样低估自己或他们。这方面,触手生物的保证应该
比人类可靠。明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大胆的问:「我们要穿着泳装做爱吗?」
「那──」丝瞇起眼睛,结结巴巴的说,「要、要、看、看明的心情。」
丝的嘴唇一直颤抖,几乎要咬到舌头。她已经可以看到阳光、大海、沙滩,
和明穿着南岛式泳装的模样。丝的鼻孔扩大,在发出很粗鲁的笑声约半秒后,她
赶紧咬一下舌头,摀住嘴巴。
明强忍住笑。她确定,自己在海边就算行动不便,也有办法娱乐他们,就像
平常一样。丝一边以主要触手轻触明的肚子,一边说:「服侍明,让明觉得舒适,
我们也会感到很愉快。明别再认为会麻烦我们了,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毕竟明
都为我们做那么多。」
说完,丝伸出背后的八只触手,把明抱在怀中。丝以顺时钟方向,让主要触
手绕着明的肚脐磨蹭。为了让双手同时碰到明的大腿、肚子和腰,丝使劲张开五
指。明双手紧贴丝的背,脸则紧靠在丝的双乳间
夏天,房间内又没开冷气,她们抱在一起,却不会觉得热。因先前已经消耗
相当多的热量,明想。而她们还是因为情绪激动,而流出一些汗。房间里充满她
们的味道。
房门没有关,明刻意留一个缝隙。这样,明就能比平常还要更清楚听到门外
的脚步声。泥正在靠近房间,明听到,丝也听到了。全身颤抖一阵的丝,赶紧把
触手收回来。就在她要把双手移开的时候,明握住她的手腕,说:「不需要担心。」
尽管门是打开的,泥还是敲一下门板。她没把头探进来,显然认为明和丝需
要更多隐私。这对姊妹相当重视彼此的感受,明想,这已经可以算是合好了吧?
泥说:「饭好啰。」
明不出声回应,而是伸出两只触手,把轮椅拉近。尽管丝比较想要先躲起来,
但她还是把明扶到轮椅上。
按照明的指示,丝把她推向门口。明伸长左边触手,把门完全打开。泥后退
几步,避开门板。她右手拿着锅杓。和早上一样,泥几乎没看丝。而丝却缩一下
身体,好像把那支锅杓视为是武器。明想,丝真是太过分紧张了。
锅杓洗得很乾净,严格来说,这东西没有带离厨房的必要,所以这是个情境
道具,明猜,和白色围裙──今天这件有荷叶边──一样,泥之所以把它带来,
是为了让自己更像个家庭主妇。看到泥有些害羞的样子,明认为自已没猜错。
两腿并拢的泥,向明鞠一个躬。接着,泥迅速转身,进到饭厅里。从她脚步
轻盈的模样,明多少可以看得出,她很兴奋;只因为明很快就要吃到她做的菜。
此时距离早饭已有好一段时间,明的肚子早就有些饿。她也又一次,因为专
心观赏泥从围裙后露出的背、腰、臀和双腿,而忘记飢饿。明好想把丝和泥都抱
在怀中,同时抽插她们。和今天的计画有些不同,她想,但複习美好的回忆,有
助她提振精神。
明一进到饭厅,就闻到辣椒和米饭的香味,是她指定的料理。来到饭桌前,
明马上拿起一颗烤成浅褐色的饭团,咬一小口;外层刷的酱料有种醃渍蔬菜的香
味,不像是外面卖的,很有可能是泥自制的。饭团里包有和辣椒一起炒过的鲑鱼、
洋葱,和空心菜,在这之前,明没听说过烤饭团有包空心菜的,但──
「好吃极了!」明大吼,意识到这样不符合餐桌礼仪,她马上缩起身体。坐
在明对面的泥,笑出来。
每个材料都有用到辣椒,但口感和味道都很独特,明显是分开炒的。而它们
彼此又不冲突,和香脆的米饭一起嚼不到两口,就有强烈的一体感,明从来没吃
过像这样的料理。几分钟后,明很惊讶的发现,另一个烤饭团是完全不一样的内
容,包有炸过的虾子和干贝柱,热量不低,不过今天会消耗很多热量,把这些全
吃下去,她一点也不会有罪恶感。
虾子和干贝柱已经相当有味道,不需再沾焦盐或其他酱料,而明在吞下去的
时候,除酥脆的外衣带来的满足感,还有点清爽的余味。泥加了点紫苏调味,而
在把油炸类包到饭团里之前,她也有好好用吐司之类的吸过油。明想起,妈以前
在做炸虾和炸鸡块的时候,常忽略这一步骤。
在吃第二颗饭团的时候,明尤其想要狼吞虎嚥的一道菜,而现场不只有泥,
连丝都在。尽管泥先前已经见识过,丝应该也早有耳闻,明还是为维持自己的最
后一点文雅形象,继续压抑自己的下颚力道、小口小口的咬。每一口都嚼将近二
十下,这已经是明的极限,而她也发现,多嚼几下,确实最好品嚐烤饭团的香味,
更能体会出每个材料细心调理后,所造出的一体感。
觉得很幸福的明,闭上双眼。欣赏她品满足的模样,泥看起来也是一副开心
到快要融化的样子。至於在离开房间后,就一直紧张兮兮的丝,也开始渐渐感到
放松。
在明左手边的,是青木瓜沙拉,而在她右手边的,是泥上次做的巧克力球。
明希望她们喂,而在实际做出要求前,她考虑了不只一分钟,害她最后一口炸干
贝几乎没怎么注意味道。
丝和泥在接到指示后,没犹豫半秒,就各拿一双筷子,把最靠近自己的菜整
个端起来,站到明的身旁。明左手搂着丝,右手搂着泥。还未到床上,就左拥右
抱,对於这样的画面,明很难有任何正面的联想,而比起把自己的差劲模样与报
纸上的某些照片重叠在一起,她更加注意丝和泥的反应。
此时,算是丝和泥今天靠最近的一次。她们相视,约两秒后,泥还是对丝哼
了一声。丝已经不会受打击了,她们的脸都很红,不光是为现在,也是为她们晚
点要做的事。
丝和泥都蹎起脚,全身紧绷,明两手轻轻揉捏她们的屁股,要她们放松一些。
手指感受到从她们阴部散发出的湿气,鼻子也嗅闻到她们身上的味道,让明的神
情有些恍惚,心跳加快,若前面摆有一面镜子,她大概不敢这么做。
计算一下两道菜的比例后,明大致上是吃两口丝的青木瓜沙拉,再吃一口泥
的巧克力球;青木瓜沙拉脆得让人吓一跳,洒在上头的酱料感觉富含维他命,但
不会过於酸或甜;巧克力球在冰过之后,更加有嚼劲,跟刚做好的又是不一样的
风味。两边的味道差很多,但一起在嘴巴里嚼,明也没有噁心的感觉。这两样东
西其实还挺配的,明想,她晓得,是因为泥的调味技巧高超。
「泥的这种手艺,」明边嚼边说,「我即使只是学一成,也至少要两年吧?」
泥笑出来,并小心别让腰上的触手乱晃。
吃着美味的料理,闻着丝和泥的体香,而明的幸福时光,很快就被便意给打
断。明没法忍多久。她先要她们把盘子放下。下一秒,明把头往右边转,呼唤泠。
肉室在冰箱旁的墙上展开,泠低头,抬高右脚,把他那至少有两公尺高的鲜红色
身体挤到饭厅里。
为什么明总是要泠来负责,丝一开始还有点纳闷。而在看到泥带点轻蔑的视
线,又细心思索几秒钟后,丝终於明白,对明嘟起嘴巴。
丝负责推轮椅,泥跟在后头,泠走在最前面,他在明进到厕所时,负责把明
抬起。进到厕所里时,明只需要泠陪着,但到最后,又是四个人都进到厕所里,
像是一起参与什么盛会般。明在感到难为情的同时,也发现,她家的厕所真的不
算狭窄。
都已经相处快一个月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这样提醒自己,但明才考
虑不过两秒,还是决定先请他们都出去。过几分钟,明冲马桶。她在自行擦拭过,
等味道散掉后,才让他们又进到厕所里。
明看向距离厕所不远的浴室。她想现在就洗澡。虽记得妈曾说过,吃完饭后
就洗澡,对心脏还是对哪里不好,而明想节省时间。
四个人进到浴室里,泠拿下莲蓬头。在调好水温后,他先帮明沖洗乳房和背。
约过一分钟,丝和泥接过莲蓬头,帮明沖洗屁股和双腿。明希望她们负责的范围
反过来,但似乎触手生物都认为,只有当天和她做爱的人,才有资格清洗她的下
半身。他们可能根本没有讨论过,就自然而然的形成这种规则。明决定以后再和
他们聊这件事。
记得先前顺序的丝,在明的屁股间抹上沐浴乳。在彻底沖乾净之后,她才亲
吻明的屁股,以舌尖轻点明的肛门。头几秒,明只感觉到丝的嘴唇和舌头,而很
快的,泥也加入。
明大叫,手指脚指曲起。她的肛门一缩,嘴角也同时上扬。后来的泥,呼吸
明显较先来的丝为急促。泥显然是压抑不住,才会愿意和丝脸靠在一起舔舐。
在洗完明的背和乳房后,泠开始把一点洗发精和大量──从肉室引来的──
绿色液体混合,准备帮明洗头。明感觉到,他鼻息的温度上升,传至手掌的脉动
也加快。然而,泠的主要触手却没有勃起。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单纯的清洗,不
带一点性挑逗。明欣赏泠的态度,也对努力压下性欲的泠感到不舍。
她伸舌头,舔她的左眼。泠的主要触手马上充血,碰到明的左手肘。泠的眼
睛相当敏感,且没有眼皮挡着以目前的距离,他的主要触手应该要碰到她的乳房
或肩膀。为避开泡沫而闭上眼睛的明,判断他主要触手的充血程度,只有最兴奋
时的一半不到。她笑出来,又伸舌头,舔泠的眼睛两下。在第二下之前,他的主
要触手就完全充血,明立刻以肩头和乳房磨蹭他的主要触手。
很显然的,明心里除了欣赏和不舍外,对泠的保守也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满,
才会这么积极挑逗他。然而她今天不会和他做,却还让他那么兴奋。想到这里,
明对泠感到很抱歉,说:「再过几天,又要拜託你啰。」
明抬高左手臂,用自己的腋下去磨蹭泠的主要触手。泠眼中的光芒扩大,主
要触手迅速颤抖。刚呼出一大口气的他,必须要把头抬高几秒,才能把嘴里的口
水给迅速吞下。
他看向丝和泥。她们对他微笑、点头,表示恭喜。而就算不负责明的上半身,
丝和泥也都会忍不住亲吻明的肚子和腰。她们都伸手,轻揉她的乳房和乳头。
几秒钟后,还未睁开眼睛的明,感觉有人含住她的左边乳头。她大叫,头往
后仰,从乳房到头发都甩下大量水珠。在泠帮忙把眼脸给擦乾后,明立刻睁开双
眼。看到在她胸前弯腰的丝,嘴巴慢慢扩大,显然又要把她的半个乳房给含在嘴
里。泥站在原地,继续帮明清洗双腿。明双眼半睁,看着泥。泥认为自己既然是
姊姊,就该表现得比丝有规矩,而看到明舔一下双唇,露出勾人的微笑,泥马上
晓得,自己该负责右边。
泥蹲下,和丝脸颊、耳朵都贴在一起。泥含住明的右边乳头,用比丝要含蓄、
文雅的方式,慢慢吸吮。明有些期待泠也加入,像是用舌头缠住他的两边乳房。
而泠没那么做,事实上,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舌头吐出来,只以毛巾擦拭明的身
体。明皱一下眉头,很快舔过他的左眼和右眼。看到泠从颈子到头顶都颤抖,明
也感到兴奋。她流出不少淫水,乳头和阴蒂也都硬得发疼
洗完澡,在吻过泠的鼻子,又大口吸吮过他的舌头后,明才和他分开。泠的
脚步有些不稳;不用丝或泥来说,明也知道他现在非常高兴。以为自己是来负责
单纯的工作,没想到除最后的热吻外,还会被舔到眼睛,这一趟经历,足以让泠
回味好一阵子。明想,下次用舔眼睛来取代亲吻鼻子好了,泠对后一项似乎没有
多少感觉。
丝用浴巾擦乾明的身体,而明的头发,则用泥升起的肉室地面吸乾。接下来,
要往明的房间走去,而丝和泥不用轮椅。她们合力,把明抬起来。丝负责上半身,
泥负责下半身。明几乎整张脸都贴着丝的胸口,两膝则顶着泥的乳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