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01-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落红之夜
看着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开来,二瓣浑圆粉臀在微微的摆动,娘子
幽香般的胯间毕露,已是一览无遗!轻抚着那裂缝,似是刮弄着,似是抠弄着,
伸出一指轻轻往内一伸
「嗯~~」那婉声娇啼的声音,似乎就是她发出来的,抬头一看,正是我那
新婚的娘子,一脸骄羞般的轻喘着「呵呵~娘子怎了?」我一边笑问着,一边再
将那欲探入的手指再次伸入,
只听娘子「唔~嗯~~」二条已是被我叉开来的玉腿却是想拼拢,我轻笑着
「今晚可是咱两的洞房花烛夜,娘子这般羞却,可怎么好呢?」探入的手指却是
不停地轻刮着那腿间的幽香
「相公,我~~~嗯~~~~~~」我将手指轻触着那幽口「怕吗?」只见
她红着脸颊看似樱桃般的小嘴紧闭着不敢出声,那腿间却是因为我不停的往内轻
触,乎地感觉到细长的肉缝微微将我的手指夹起,想那肉缝已是一片湿滑,正当
这么想时,我那胯间的硬物已是混身筋血沸腾。
娘子似乎察觉到自己不经意的一缩似乎让眼前这个男人更加惊喜,娇羞地喊
到「相公~~」
「嗯~~~~别怕,出嫁前,丈母娘可有告诉你房第之事」
「嗯。。。」
「娘说。。洞房。。。。是天经地义的事。。。」
「然后呢」
「男女。。。交合。。。」
「。。。」
「嗯,有说到男女如何交合吗」我一脸正经的说道,而那手指却是轻推微抠
的逗弄早已湿透的幽口「娘从送嫁的箱中拿出一书册,书册上画有男女交媾的景
象」
「怎样的景象?说予相公知晓~~」
「唔。。。」
「即是天经地义,娘子羞於出口之事,且咱们正是将行此事~~」正是想着
如何诱导娘子说出口「相公~~」
「嗯?」
「那。。。男子正如相公这般压在女子身上,娘指着画中男子的阳物。。再
指着女子。。。。」看着娘子一脸羞红,做势将手指往幽口插入「阿~~~~~」
娘子惊呼「相公。。。」
「那男子的阳物可是这般」指尖早已是不停地在幽口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嗯。。嗯。。。阿。。。」
「疼吗?」看着娘子,将探入她腿间沾满淫水的手抽出,伸到她面前,用那
探入的手指抚摸着娘子的小嘴再说道「嗯~~疼~~」
「娘子是这般的湿了,相公的手指与那阳物相比如何?」
娘子看向那沾满淫水的手说道「那阳物像棍棒似的,而相公的手指像咱那红
桌上的蜡竹」说完脸更是一片娇红「那你说相公的手指可进的了?」
「娘子可想?」手指抚着双唇,而另支手却探入娘子的肉缝中,一用力的插
入「阿~~」趁着娘子喊声张口,更将沾满淫水的手探入小樱桃般的小嘴「娘子
的小嘴是香甜可口,娘子那未有男子採过的花口更是温热可口」我坏坏的笑着,
拉起娘子并拉过她的手往自己早已勃发不已的热烫「这与之相比如何呢?」
早已插进肉缝的手指更是不间断的插抽着,欲勾出更多的淫水出来
「相公将此物插入娘子的穴口如何?」
「相公如此巨大,妾身怎承受的起」只见娘子慌张的别过脸不敢直视惊慌的
说道「你瞧那画里的美人儿可是张着腿儿让那阳物插着穴口」
「恩。。」
「这话儿插进女子肉穴去可比这指儿更让女子销魂」手指着那穴口更做势欲
将那热烫挺了去「还疼吗?」手尖再次插进穴口问道「嗯~~不~~不知~~~」
「为夫的要用这阳物为娘子开苞,像这指头般插入,娘子莫要害怕」
「嗯。。。」娘子的手此时正握着勃发不已的硬物,羞却的直视着轻喘着我
调笑着将手指再次送入,一翻一拨的将那唇掰开「为夫将手指塞进你的肉穴中,
先抽送几下,等会我这阳物插进去时,你才不会感觉疼」
「嗯,相公~~」娘子羞红了脸红,抬头看了自己的夫君,再看向那阳物,
心想「这硕大之物可不疼死我了吗?娘在我出嫁时说过,女子第一次落红是会痛
的,还交待我切不可将夫君推开,只得任夫君为自己开苞落红,且交待了一方白
巾,待开苞时将落下的血留在那白巾上。」
这般如此想着而我却不知娘子的心思,只见她不再意图将二腿拢起,更是爽
快的将头捚近那湿润的穴口,舔起娘子的肉唇,口鼻更是阵阵处女芳香,让我又
硬又痛,便将娘子推倒,将娘子的玉腿抬起,将阳物的头撕磨着那肉缝口。
想娘子年纪尚轻,年芳十七嫁於我,阴部寸毛未长,光滑滑软柔柔,更有一
丝丝温温的舒服,手指掰开那肉缝一看,里面可是一片粉红肉色,再更看入隐隐
看见娘子那尚无人探访过的穴口微微抽慉着,一缩一缩肉穴彷彿邀我快快将热烫
插入似的,看着那早已浸湿床巾的淫水,再忍不住那隐忍作痛,拉开娘子的玉腿,
提起的肉棒便对着那粉嫩的桃花洞口奋力一推「噗滋」一声,耳边且是听见一闷
声「嗯~~」
而我的视线刚好落在娘子的玉乳,那对粉嫩的肉团更是因为我的动作而上下
一晃,本拉住娘子玉腿的手,不禁的一手探去握住那粉嫩的玉乳,真是美景!更
别说是插进肉穴的阳具,处子的紧嫩,温温热热的肉壁,尽管感受到一层阻碍,
勃发不已的热烫,如野兽般不受控制的狠狠冲进那层阻碍
「阿~~~~~」再次的娇喊让我回神,不敢再次噪动的停在那诱人的肉穴
中,抬头看了看那已插进肉穴的阳棒,看着那被挤开的红嫩,被包覆在两片肉瓣
中的肉棒温温柔柔的热感,真是人生一大爽快之事正当这么想着时,娘子竟是小
声娇喊着「相公~~~~~~」只见娘子流着泪,羞红着脸一眼看向娘子的脸,
原来女子被破了身时,竟是这般娇羞可人!
「这女子被破身的疼痛是无法避免的」
「尽管我早先已先插进手想让娘子适应,娘子的淫水也已湿透一片」
「可等我巨硕肉棒插入娘子的嫩穴口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不禁心虚的说道
「……」只见娘子无声的泣着「很疼吗?」轻抚着娘子的脸颊问着「嗯~疼~~」
娘子娇喊了声,双腿更是意欲拢起将我推开般,我只是笑着,两腿硬是架开娘子
的一双玉腿娘子见我架开她的腿儿,怕我再有动作,急急的脱口再说道
「不,是痛~~相公的~~阳物~~我。。。我。。我受不住,痛死我了」
「别哭,为夫的不动就是了」我笑着揉着她的玉乳,心想着那玉乳在我的抽
动中不知会是怎般的情景,那埋在肉穴中的硬物更是难已忍让,一手抚着双峰,
心想着娘尚且年幼便已有这对双峰,再过几年这对双乳不知如何诱人另一手则再
次探向那交合之处,轻抚着,揉着那突起的小核,伴随着娇媚的呻吟,轻声问道
「喜欢夫君这样待你吗?」娘子却是羞的直想躲。调笑的往下探去,摸着刚被挤
开的肉瓣,挤进手指抚摸着交合之处,延着肉棒的弧度,来来回回的磨着娘子那
粉嫩的穴口
「相公。。。」娘子轻喊着,「娘子的嫩苞今日已被为夫开了,可欢喜!?」
我开怀的的笑着,许是听见我所指之处,那静静处在肉壁中的热烫感到一微微紧
缩,里头的湿热感更是让我难受
「原来图中所示之男女之事便如此」娘子似是自问自答的开口说道「下回便
不难受了」
「那女子也如此般疼痛吗?」
「这只有初次行男女之事的女子才会疼,才会落红」娘子听我这一声,轻呼
道「那方巾。。。」
「可是这个?」我从床头的小柜上取下一方巾问道「嗯。。。娘交待行房时
要将此白巾放於股间,待。。。。待夫君为我开苞时,接下那抹处子血」娘子害
羞的说着「哦~~~~」我了然的应着,再说道
「为夫的这就为娘子擦下那抹处子血吧,如何?」然后拔出插进肉穴的肉棒,
拉起娘子的手,握着她的手拿着方巾擦拭着肉棒「看~~」只见那巾上一抹殷红,
娘子害羞的抽手,我更是将那方巾往那肉口擦去,只听娘子一声惊呼「哈哈哈哈
哈~~娘子果真是完壁之身,丈母娘可真是用心良苦」听我这更一说,娘子更是
娇羞不已。将方巾放在娘子手中,一手再次探入穴内
「可疼?」插入的手指弯了弯更是在那肉穴里挖弄抽送着「嗯~~嗯~~~
阿~~~」只见娘子闷声着,我却是邪邪的笑着「这样可好?可感受到为夫的手
指在里头抠弄着你吗?」手上的动作更是出劲,不停的抽插着那依然流淌着处子
血的肉穴「嗯嗯~~嗯~~~阿嗯~~~」
「娘子~嗯嗯阿阿的是疼还是不疼~~为夫的可不懂~~」我邪邪的说着
「。。。」这下娘子可连闷声都不出了,一付羞答答的样子,两股又被我架着,
只得紧紧抓着我的手臂,轻推着,想那肉穴难受似的「哈哈哈」我笑出声娘子懊
恼着不依我的轻笑,拿起方巾说道「相公已将。。我身子破了,也落了红,咱已
圆房了,可否让我起身擦拭,服侍你就寝呢」
「。。。」我笑着看向娘子「母亲以那图教授你男女之事,咱们是完成了,
可图是静物,只以像示人,夫君还得以行动教你」
「这。。。」
「夫君的手指在你肉壁里抽动,你可无一丝一点心痒难耐?」娘子一阵脸红,
别过头去「看你羞的,淫水流不止,身子可是难受?想要点什么又不知道要什么
才好?」说着时更是再插入一手指「。。。」见她无声,两指便开始齐抽齐插,
润滑滑的粘液不住的流出,我缓了一下轻轻插了一下再出抽,再一个劲的插入
「嗯~~」听娘子一阵闷声,再轻抽送几下后,更猛烈的插进两指,只见她
的肉穴不住的将手指吸入般「嗯嗯嗯~~阿~~嗯~阿~~~」
「把腿儿打开点,为夫将这阳物送入,你便懂这男女之欢、鱼水之欢了」,
将勃发的阳物举起,做势欲将插入,尽管事先已是再三的哄骗,娘子依旧试着将
我推开,甚至握住我的火热的肉棒,阻挡我的侵入「不~~好痛~~」娘子娇喊

我将那热烫的尖端扺着那肉穴口,轻拉起她的手,伏下身吻着她的手,将她
的双手环抱着我的腰,一股作气的插入
「阿~~~~好疼~~不不~~不要~~」摇摆着身子,却耐何不了已被我
压在身下「等等就不疼了~~听话~~」火热的肉棒随着润滑滑的粘液,再一个
用力的插进阴穴中!!!
「阿~~」再次用力挺进「阿~~~不~~拔出来~~~」娘子更是娇喊着
於是乎我抽出一点,看了看交合之处,肉棒依然带着殷红的处子红,想是那肉穴
太紧太小,还容不了我巨硕的肉物,再次用力挺入「不~~呜呜~~」拔出再用
力挺力的挺进深处「嗯~~」娘子是一声声的随着我的用力挺进闷喊着,用力插
进嫩肉里,她便是闷喊一声,本想先让她疼着,待我完全破了她身子,再温温柔
柔的待她,此时娘子的反应让我一时玩心起来,故意将插进的肉棒慢慢的似是要
抽出一般,再用力的挺进她的花心,听她「阿~~」一声高过一声~~~~狠狠
的抽插着那娇嫩沾满着淫水与她处子血的肉穴~~
「阿阿~~~嗯~~~阿~~~~~」
「嗯~嗯~~~阿~~~相~~公~~~阿~~~」
「阿~~相~~嗯~~~相公~~阿阿~~」
原来这枧亲娘子每每在我抽出肉棒之时,便感到空虚,想我深深埋进她的淫
穴,却是因为不懂人事,只得每每喊我,此时也故不得她了
「为夫的肉棒在你身子里插动着,娘子可舒服?」已是喘重如牛加上一下下
用力的刺入,紧缩的阴穴更是一波波的带来的快意,我问道「阿阿~~相公~~
阿~~」娘子两手紧紧的环抱着我,似是要将我往她身子处拉「阿~~阿~~~
别一个劲的撞~~我~~嗯~~~」我又一个用力「阿~~~~」
「那是想怎么?」娘子只是一个劲的摇晃着头,心里想「哈哈,是时候了,
待我好好尽尽做夫君的责任」,又是怕她初次行此事,日后害怕,抽动起来更是
格外温柔了,缓缓的抽动着,听着娘子一声声的「嗯嗯~~嗯~~阿~~」「嗯~~
阿~~」,直至娘子一阵筋峦,便狠狠的撞进她的花心,火辣辣的龟头硬是顶的
娘子呼喘「阿~~阿~~~」,两腿紧紧夹着我的腰「嗯~~阿~~」抽动的猛
烈我一阵抖颤后,一股热流射进娘子的花心深处,我抱着娘子喊了出声,「呃~
阿~~~~得妻如此为夫真是幸福!」轻笑着吻着她待一阵休息后,娘子主动问
道「相公。。。你的肉棒还插在我的洞里,你还想再与妾身行房?」
「。。。」我轻笑着无语,然后问到「娘子可受得住夫君?哈哈哈」那插在
穴中的肉棒顶了顶娘子的肉壁「嗯嗯~~我。。。这便是夫妻行房之事吗」娘子
一阵羞意「是阿」我笑着,顺势拔出埋在肉穴里的阳物,只见娘子的淫穴流出阵
阵带血色淫水夹杂着乳白色的液体,伸手就去抺那流出之物
「看,你今日才开苞,还带着你流出来的处子血,为夫的再想要你的身子,
也万万不能再今夜再与你行房」听我说想要她的身子,娘子是羞的躲起我的臂弯

「这是。。。?」娘子看着我手中那抹粘液问道「娘子的淫水与为夫的精液~~」
看她一脸疑惑,不禁笑道「这可让你生娃娃的,瞧~上头还有你的处子的血~~
娘子还想再来一次吗~~」
「。。。」娘子羞着不出声只涨红着脸直直看我「还疼吗」轻探着那粉嫩的
肉问道「嗯。。不~~怪难受的~像是会死似的」娘子这般说道
「待明日为夫再与你行此事,你便会更加欢喜」我满足的说着「相公~~~~
待明日。。。。。。。」娘子柔柔的亲喊着~~~便沉沉的睡去~~~
第二夜新婚娇妻
「嗯嗯~~阿~~」
「嗯嗯~~阿~嗯~~阿~~」
「这样可好?」弯屈着两支手指插进新婚娘子的肉穴,轻抠着,也不做插动
之势,只听闻娘子一声声的娇喊「嗯~~」娘子红着脸,半倚在椅子上,搂着我
的身子喊着,又是抠弄一会,见她淫水直流~「来~~到坐到炕来!」抽出手指,
见她一脸意犹未尽,不禁笑着「把裙子脱下,坐到炕上把腿儿张开」听我这么一
说,娘子惊吓似的,把刚才的欢愉放诸脑后了「别怕~~来~~为夫的会伤害你
吗?」莞而一笑,想到昨晚,更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快点将肉棒再次插入那嫩嫩的
肉穴儿「昨夜不就是了,夫君尽是欺负我」娘子力争的说到「可怎么说,为夫的
可是尽心尽力的待你」我神色一变说道见她不出声,静静的似是在想什么,於是
问道,「今日可是听到什么」
「这。。。今日拜见公婆,你到帐房忙去了,婆婆拉我入内房,让我拿那方
巾给她看」听娘子说着,我点着头「嗯?」
「娘一定是欢喜的夸你,冰清玉滐之身,她儿子讨了房这么好的媳妇一定会
很疼你」想起那方巾的处子血,我是骄傲的说着「嗯。。婆婆一见那方巾,先是
欢喜的笑着,说好好好,知我是完壁之身嫁给你,而后又指着那殷殷红红的巾上
之物说道,『方才成婚就这般激烈,我儿真是勇猛。。。也歹是要顾及你是刚过
门的媳妇,这破身之事虽是重要,却不可如此噪进,伤着你可不好了』,便拿了
药让我涂抹」见娘子一脸委屈的说起早晨的事,那眼框儿还泛起泪水「就这样委
屈了」我问道「。。。」
「这破身之事便是如此,初次只得让你疼着,再来就快活了。。。」
「原是想温柔柔着待你,可你这身子让为夫情不自禁阿」
「。。。」
「就这般忍着,待今日再与你行房,昨儿个为夫的可是忍了又忍,才舍不得
的抽出阳物,就是怕伤着你」
「相公。。。我。。。。」
「今日还疼着?为夫本想让你坐到炕上,就是要看你的伤势」我嘴里说是这
么说,但这破身子的伤待我再与她多行几次便无碍了,倒是想再好好抽插娘子的
嫩穴,现在只得好好先安稳娘子的情绪。。。
「相公~ 」娘子这下可软了气势,加上方才被我用手指在那肉穴里抠弄着,
芳心依然是一阵荡漾「娘可拿了药?」
「嗯」
「取来我看看」见她起身拿药,那淫水竟是从腿间沿着腿流下来,瞧她害羞
的低头一看,又慌张的夹着腿儿,我轻笑着「这下可以坐到炕上?为夫的帮你抹
上药膏」
「我。。我自己可以擦」
「你怎么擦,自己伸手儿将药擦进肉穴里吗」我吹着气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
「。。。」
「好吧,那你自个儿擦」见她一个转身就想往内房走去,我拉住她「坐炕上
擦,你自个抹那药,没抹对位置白白浪费了娘给你的药,坐这擦,为夫好帮你看
着」我邪邪的说着只见她坐在炕上不动作,又抬头又低头,把玩着那药儿,便一
把抱住她,将那裙子扯下,压下她的身子往炕上躺去,更是把脚叉进她腿间「又
欺负我了。。」娘子不依的说着「是阿,这天地之间唯娘子的阴户为夫君我开,
为夫的不加把劲怎行,娘还要抱娃娃」我吻着她说道,一手更往那穴里摸去「相
公~~~~」娘子撒骄的喊「张腿儿~~不然这药怎擦的进去,还记得昨晚为夫
的肉棒插的多深吗?」
「嗯。。。一个劲的往肚子去」
「那就对了,不张腿儿怎么这药怎进去!」见她乖乖的将腿张开,粉嫩的穴
口就在眼前,与昨日有些不同,那二瓣的肉儿微微的分开,不似昨天合起来,想
是我抽插她穴儿时,将肉瓣儿也撑开了,再细细往内看,原是一片粉色的肉儿,
今日却是红红肿肿的,那处子之穴也微微一合一开的,似是在邀请我进入,这小
妮子见我这么看她,也是不自觉的夹动着穴儿,那穴口倒是有一指寛了,昨儿还
紧紧密合着,越看越想自然是勃起不已。挖了口药儿便将手指插进去,一抽一擦
的,柔柔的擦进娘子穴儿里「为夫可欺负你了,这不正正经经给你抹药吗」抬起
头看她,却看到一脸羞红的娘子,那情欲之色也渐渐落在她的脸上指儿插进去往
上贴着她的肉壁抺,再抽出来、插进去、往上往下的抹去,再抽出来、再插进去,
往另个角度抺去,这淫水不住的流到炕上,那味儿实实在在勾引着我的心神,见
她渐渐陷入她尚不了解情欲之中,一手扯了自己的裤头,掏出火热的阳具,将她
拉起,吻上小嘴,见她欢喜的神色,张启了小口,我便把舌探入与她交缠,更是
将她往炕里压,我一个压身那勃发之物正恰刺进她的肉穴儿「唔~~~」娘子被
我霸占住的口舌发出的闷喊,我一个劲的开始做起猛烈的抽插之势,她的肉壁紧
紧贴着我的肉棒「唔唔~唔唔~~唔~~~」她只得仰天躺下,含着泪儿看我
「唔~唔~~~~唔~」可怜见得这小嘴嘴、这小穴儿都让我的舌与热烫的肉棒
占据着「感受它在你身子里没,这药可得为夫这!~么~!用力顶进去,手指可
是探不了这么深的」我用力的一顶顶进深处说道见她又是舒麻又是一脸责怪似的
神情,整个肉棒就这么拔出扺在她的穴口,磨着她的淫水,磨着肉瓣儿。。。
「今日不疼了吧?」
「嗯~~」娘子诚实的说道「那。。。。」我一个劲儿不停地往那穴口去,
却是不插入,只用眼神试探着问她「相公~~那药发效了~~妾身身子奇痒无比~~」
「是吗」我一手隔着衣物揉着她的一只玉乳,嘴含另一只玉乳,那火热的肉
棒依旧一个劲用力,却是不顶入。。
「相公~~~~~」娘子的神色有些慌张,那娇红欲滴的乳尖是硬挺无比
「痒的难受吗?」
「嗯」娘子点着头,直直的看着我「相公帮你止痒如何?」
「嗯。。。」一听她应声,早已迫不及待的肉棒缓缓的插进去,娘子在应声
后接着一声满足的淫声「嗯嗯~~阿阿阿~~~~~~~~~」一声高吟,道足
了娘子是何等被满足。。。
「阿~~~?」我轻声学着她的淫声「相公。。。。。我。。。」娘子霍然
了解那奇痒的原因,是那般娇羞又是索求的脸儿,看的我也心痒难耐「阿~~嗯
嗯~~唔~~阿阿~~阿~~」
「唔~阿阿~~阿~~阿~~~~~」
「阿阿~~阿~~~」
「阿阿阿~~嗯嗯~阿~~~」娘子只得任我摆步止不住的插动,我站在炕
下,而两手抓着她的双腿,直直的拉开如八字一般,一个劲的不停的抽送的,见
那淫水居然伴随肉棒抽出流出,沾满了我肉棒,见她胯间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
裂开一缝,手指更是去翻开肉唇,红红的肉膜上,一片湿粘淋淋,看着娘子的淫
穴上被我的肉棒儿插的如此开,抽出肉棒一看,那洞儿就有我肉棒般大小,比先
前看那一指头寛还大一些,净是让我满足的再一个劲的插进肉穴里「阿~~阿~~~」
「相公~阿~~嗯嗯~阿~~」,再抽出看那肉洞儿,再狠狠的插入。
「娘子舒坦吗?」
「嗯~~阿阿~~阿~~~」
拔出肉棒,逗留着她的穴口磨着肉儿「要为夫的再插入吗?」我坏坏的说道
「相公~~我。。。。」
「嗯?不要?那咱们休息,免得明日娘又要说为夫的不善待你」原本拉住她
的双腿,也顺势的放那两玉腿落在炕上「唔。。。嗯」听着她应着嗯,却两手儿
紧紧抱着我,而放她自由的两腿儿也轻轻的夹着我的大腿「嗯?」
「相公~~我难受~~你。。。那穴儿还痒着。。帮。。帮。。。。帮我止
痒。。。」娘子整脸涨红哀求着「还痒着吗?那这样呢?」股间一个用力将肉棒
子送入「阿~~~」
「嗯~」再一个用力抽出娘子亦是一声婉啼娇呼,凝嫩如雪的粉腿挟紧了我
的臀,我紧紧按住娘子的粉臀一阵的急插猛抽。。。
「嗯~~阿阿~~阿~~~」
「嗯~阿~~~」
「阿~~~」
「嗯~阿阿~~~阿~~~」
娘子的娇喘渐渐虚弱,见她已是无法再承受更多,我便顶住花心,阳精泊泊,
直往里射去!
轻搂起她,将她的臀压向自己,抱起她往床上去,让她趴在身上,听她娇喘
连连,而我的肉棒却不住的再次在她的肉穴里硬了起来,娘子感觉到那异样,抬
头看了我一眼,我笑着看她「还奇痒难耐吗?」
「。。。」她不说话,轻摸着我的胸口,良久。。。
「嗯」
娘子是一身摊软,那玉胯中依旧埋藏着那巨硕的勃起,嫩穴却是一阵阵的自
动的闭合,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想是身子本能的反应贪着那快感,互视一眼,
我俩更是心中一阵荡样「明儿个可是不能走路了。。。」我轻轻的说了声,便抬
起她的臀儿,抽出阳物,转到她身后,轻抚了那二肉瓣儿,扶起肉棒子往那早已
又红又肿的肉穴插入,这回我可是无比的轻柔、无比的缓慢插入,听那娘子舒服
的之声便可知一二「嗯~~~~」
「喜欢为夫的这样插入吗」轻声的探问「。。嗯。。。。」娘子有些略显慌
张,想是突然趴着被夫君从后头插入,又看不见人我便跪在床上开始摆动起那迷
人且轻缓的律动,娘子的阵阵娇喘声,更是让我无法自拔的深陷在抽送中良久。。。。。
一对恋鸾,交腿叠股,朦矓的睡去。
三。回门1
一清早的房里不见我那新媳妇,隔着帘子只见那在站在外厅门那偷瞧的丫环,
这几日总见她与娘子在房里头不知滴咕什么,见到我喊声「姑爷」就跑了出去,
长的一脸甜滋滋的模样,笑起来还带着酒窝,与我那娘子坐一块便像个活泼的小
妹子,看来这丫环便是我娘子的陪嫁侍女这丫环一早便被小姐交待,等姑爷醒来
服侍姑爷更衣,可这姑爷醒来愣愣的坐在床榻上,疑惑着这姑爷是睡傻了吗,在
门外不知所措的模样,连我嚷声问道「夫人呢?」都没听见,待我走近她,她慌
慌张张又带笑容的喊了声「姑爷早,姑爷要更衣吗?」应了她一声,便问到「夫
人呢?怎没瞧见她来帮我更衣」,小丫环回答道「小姐到老夫人那请安了,老夫
人说今日要回门,有事要交待小姐」,我任着她帮我更衣,可看她怎么一付笨手
笨脚的样子,不禁笑问道「怎。。服侍你家小姐也这般慌张吗?」,听我这个一
问,那丫环涨红着脸儿低着头,我轻笑了声「服侍你的新姑爷这么紧张吗,来日
还得将你收房,还这么慌张可怎么是好」说完不理会她的反应,自个穿好衣服便
出了房门往母亲那走去到了厅里,娘正跟娘子说着话,给爹娘请了安,拉着娘子
的手坐在她一侧的椅上,「这么晚起,今日可是回门的日子,还是敏儿乖巧,知
道事情轻重,早早就过来请安,我这备了些饼跟礼带去给你丈人、丈母娘,好让
人家安心他们的女儿嫁了个好郎儿」
一耳听着娘唠唠叨叨的交待着,一心却想到「我这新媳妇叫敏儿阿,这两日
倒忘了问她,早先听媒人提起倒也没记得,想那媒人给我讨了房好老婆便是了,
管他什么的事,真是糊涂,等夜里与她欢好时喊她小名,必是受用,哈哈」边想
着,我这握着她的手倒也轻柔的抚了起来,娘子缩了几回手都不得挣脱,一脸羞
色的坐立不安的听娘唠叨不已,而坐在厅上的爹娘却是相视一笑,看着我俩是如
此亲密。
携了娘子的手坐上轿子,搂着娘子的腰细细看着她,一脸调戏的笑意问道
「昨夜里可有累坏你?」娘子是轻推了我一下不出声「看来你是承受的起夫君阳
物在你那身子里极尽蛮事,今儿个走起路倒无异样,可是为夫的白操心」我再说
道,娘子一脸委屈的盯着我瞧「就只欺负人,这。。穴儿让你那硬肉子给胡搅蛮
干了」
「至今还将那阳物留在我的身子里,走起路来只得夹紧了腿走,怕。。怕是
掉了出来」
「。。。夫君可是不安好心」
「……」我这一听可不懂了,娘子是在说什么混话低头瞧了眼在裤当上的拢
起心想着「这如何能留在她身子里呢」便将她往自己身上拉,让她坐在我腿上问
她,一手摸了进去说道「是了,这不。。。为夫的将那阳物取出可好?」也不理
会她的推拉,扯了她亵裤往她那细毛摸去,一手则揉着她的奶子,我这亲亲娘子
可是羞的整个窝进我的胸口细细声喊着「夫君。。咱在轿子里。。。」
「那如何?你莫出声让那轿夫听去了,就是听见了,那轿夫叔父怕是欢喜咱
俩如此相亲相爱,也不会扰我们才是」
「瞧这什么?」
「夫君。。」她低头看我那沾了她淫水的水「我现在就把那阳物取出,你可
乖乖听话坐着」说着就将那湿淋淋肉瓣拨开,将两根指头往里插去「可感觉指头
在你身子里?」我问道「嗯。。」
「那阳物在哪,摸不到阿,在这儿?。。。。。那是在这儿?。。。还是这?」
插进去的手指直往里插,弯起指头刮着那温暖的肉壁,每刮一下,我那娘子就
「嗯。。」的一声,摸着她那在肉穴里的肉球,两指是用力的往那刺去,只见娘
子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阿~~~」
「阿~~?呵呵」用力的往那肉球刺去「阿~~~~~~」听她娇喊了声
「阿阿~~阿~~~」揉着那肉球,用指头刮杓着,再微抽出些许用力刺去「阿~~
不~~~阿~~~」娘子哀求着我,可怜西西的抬头看我「阿~夫君~~」我停
下手离了她那肉穴,开怀的看着她,低头吻了下去,吸允着她的小嘴的嫩唇,唇
舌与她交缠,坏心的喂了口我的口沫,只见她惊呼的张眼瞧我,我用眼神看向她,
又是一口口沫喂进她的小嘴里,眼神笑咪咪的看她,吮着那小舌含糊的说「嗯~
嗜嗜纔好」,她是羞羞的回吮了我的舌,便见她吞下,着实让我心喜不已,让过
她的手往我那裤档里去「来摸摸,夫君的阳物不挺在这儿?何时放你那了」她羞
却的手握着我的热烫「像这样套着,感受它」我抓着她的手在肉棒上套弄着,看
她不再缩手,我便让她自个的手在我那硬挺上套弄「洞房那日瞧我这阳物可是害
怕?今日再见到还是害怕?」我问着「夫君用这肉棒破我身子时,很是难受,怕
是进不来了,夫君却是在我身子里蛮干,害怕极了」娘子害羞的说着「嗯?这洞
儿就那么小,为夫的不蛮干它如何圆的了房,哈哈哈,娘子不要再怪罪我了」
「。。。」娘子只是一脸被欺负的模样,泪旺旺的看着我「为夫可没将这硬
物放你肉穴里,这不让你手握着了」听我如此一说,她动了动臀,夹了夹那两条
玉腿「嗯?。。。」她不解的低吟,那手却是停了下来,我伸手督促着她继续套
弄「你初初行人事还不适应,肉穴头一回让人插进,肉壁里还紧紧的夹着夫君的
肉棒,你身子定是还想着夫君,方才觉得这肉棒还在身子里」
「嗯,想来该是如此,」她释然的回道,低头看了那阳物「为夫倒不介意这
日日夜夜的将肉棒插入,娘子可介意?」我轻咬着她的耳朵笑声说着「日。日。。
夜夜。。那不把人疼死了,那日圆房后春儿问我,可是姑爷欺负人了」见她眼里
带了些笑意「春儿?」想是那陪嫁的丫环,心想着「春儿听到咱房里的声音,又
不敢瞧看什么事,以为是姑爷在圆房时打人了」
「哈哈哈哈哈」
「难怪,这丫环今早我还以为她粗手粗脚做事不麻利,你改日便同她说,咱
夜里是在恩恩爱爱,可不是打人」
「夫君。。」见她羞的推了推我「你瞧,这硬物还在直挺挺的,是不是让为
夫的插入你那嫩穴里,好让你白天夜里都想着」
说着就扯下那被我拉开的亵裤落在她脚上,捧起她的臀,做势扺着那尚且湿
润的穴口「夫君,这还是在轿里,咱晚上再行此事吧」
「嗯?」我按压那热烫让淫水流到肉头上,朝那扺在穴口一推,这肉头便滑
了进去「嗯。。」她闷哼了声,将她身子往前一倾,这肉棒整根的滑入「阿~~~」
她娇喊出声,想是瞬间的滑入刺激了她「这下可真真实实放进你身子里了」我轻
声在她耳伴边说给她听我往前缓着速度一顶~一顶~一顶~~顶的,耳朵里则听
她闷着声「嗯~」「嗯~~嗯~」「嗯~~」
一边顶着她的穴儿,一心里却是心疼着娘子起来了,圆房那日大伙灌了无数
酒,让我壮了胆子去干那事儿,就怕我不成事,喝了酒正要进房见我娘子,爹把
我叫进了书房切切的交待我「儿阿,今儿这圆房便是破你新婚妻子的身,那新娘
子是要落红的」
「你这从小就大」爹指着我那东西说道「你妻子又未经人事,且记得拉开了
她的腿呈那八字样,将这手指往里去,直直的往里去,接着抽她的穴口」父亲伸
了根指头说着「等那淫水被你抽的流出时,将这阳物直挺挺的对准那洞口,将你
妻子压於身子下,一个用力的刺,往里刺到底」
「冯管她的疼,只管往里插去,狠是出劲也无彷」见父亲说的激动,指头更
是往前一戳!
「想你母亲破身那时,为父的就是如此。。。」
「待那落红之后,再好好按抚,男子的熊风便是已让她领教了一番,儿可知
道?」
「。。。」见我不语「要是怕你妻子疼,你这晚圆房可是不成了,你好生想
着」说着就推我离开书房
等我进了新房看见坐在塌前的娘子,想这女子可真甜美,媒人来说媒时她才
年芳十六,成亲时已是十七,长的姣好的身材,这脸瓜子秀气可人,与她喝交杯
酒时,淡淡回我一笑,待我脱去她的嫁衣时,那玉肩秀白带着骨感,一对如雪般
的玉乳刹是令人惊艳,等我拉开她的二腿玉腿,依着父亲说教,往里摸去,我的
硬挺早已是不可耐了,偏看着她那淫水流出,又不敢蛮干,真是怕伤了这的甜人
儿,要是对我呼痛呼疼,往后不依我了可怎么办,哪知丈母娘早已教导娘子这男
女之事,看了那图画,亦是大起胆着,挺起腰桿对那穴刺去,真可是磨人阿~~
没想到这未破身的女子是这样的紧,要不是父亲早先说只管往里插去,狠是出劲
也无彷,怕今日尚未完房。。。。
「嗯~嗯~嗯」思绪回到眼前的娘子,看她晃动着身子,配合着我的顶势
「~嗯~~」手更是紧紧的抓着我扶在她臀上的手臂,一付好似怕被自己给顶出
轿了我温声的问着「身子疼吗?」一把揽腰抱她往我身子靠「嗯~~不~~」听
她这么说,出了点劲将热烫埋的更深,她忽是直挺了腰身我是直挺挺的一顶那深
处的花心,然后问道「喜欢吗?」
她又是一个挺直腰身不依的回头说着「夫君今儿的阳物可是不欺负人,只管
让人舒服,现在可又欺负起人了」
「呵,这顶着你不舒坦了?」又是一个出力往上顶「嗯。。。」娘子羞羞低
着头「不顶个深,怎么把娃娃放进你身子里去,咱怎做爹娘,哈哈哈」说完,我
便抱着她转身,让她弯着腰靠在椅垫上「试着享受它带给你的快感~~」直挺挺
的插入,一阵猛力的抽插「阿~~阿~~~」像是那狗儿干那事般,牢牢的定在
她身上「阿~阿~~阿~~~」
「嗯~~夫~君~~慢~~点~~阿~」
「嗯嗯~~阿~~~」
「阿~阿~~阿~~~」她又是一阵筋脔,那两腿儿已是站立不住,我见势
一用力顶入她的穴儿,将那阳精喷进深处,抱起她坐在身上,只见娘子已是再无
力反抗,软软的倒在我身上,抱着彼此喘着气
原来轿子早已停下许久,我在那轿里胡干娘子时,这轿子倒是不晃不动的,
早已是精气冲脑的我根本没有发现,更无人敢扰我们这对新婚的夫妇,许是听见
里头没声了,外头的人才敢呼声传来「小。。小姐跟姑爷回门了,快去禀到老爷
跟太太!」
娘子已是昏睡在我怀里了,听到从小看她长大的老管家的声音,羞红了脸抬
起头来,竟是白了我一眼,好生责怪我,我笑笑着亲吻她的额头「是娘子太诱人,
非为夫的错阿~~~~哈哈哈」
四。回门2
我与娘子在轿中之事已是传的人人皆知,从大门走到院内,人人口喊着「小
姐、姑爷回来了」却瞧着那瞹眛的神色,低着头偷瞧我们又摀着嘴笑,娘子羞的
低头紧握着我的手,想这一院子的奴仆哪个不是看她长大,这成亲回门才成婚第
三日,便跟她的夫婿在轿中行那事,想是人尽皆知了,羞红了脸走着,而我是满
心喜悦的走着,看着那些偷瞧咱们的奴仆很是得意,甚是想到刚才我那勃发之物
滑进娘子温暖的穴儿时的快感,只是这娘子才白了我一眼,想摸去的手倒是不敢
造次。。。只得在心里想着方才的爽快这已是误了归宁宴的时间,我与娘子磕了
头拜见丈人及丈母娘,一家子便用了饭,饭后丈母娘便拉着娘子入内,想是说贴
己话去了,此时只剩我与丈人,这丈人也不说话,只让下人们上了茶,这丈婿两
人便对坐着互看对方。
「娘~~」娇甜甜的喊着娘亲,想着这几日嫁去夫家的事,这声娘道尽了数
不清的情绪「这方才成亲,年轻阿。。。」娘亲盯着我瞧,时不时的笑了笑,握
着我的手说道「娘~」
「在那轿子里就干起那事,这时还知道羞。。。」娘笑着又摸摸我的脸「是
相公欺负人。。。」
「那是好事,要不你相公去欺负外面的姑娘」
「。。。」我摇着头「出嫁那时娘交待给你的可有照做?落红了没有?」
「嗯,娘~~」便取出那只已是殷红的一片的方巾,娘是一惊看着那方巾,
女儿不知是怎被那女婿操弄的,这白方巾是快成了红方巾了「你夫婿那话儿铁定
弄痛你了。。。。但这也是女子必经之路」
「当年娘刚过门时,你爹阿~~这话儿就这么大,咱女子的未开苞穴哪容的
了男子的阳物」娘将中指头跟大姆指弯了个圈比给我看「但你爹也只是破了你娘
的身子,抽了几抽就放了娘」
「你婆婆交给我的方巾就垫在那下头,上面殷红点点处子血与男精淫水,可
不像你这红巾阿」
「你这新婚夫婿可是胡搅蛮干了。。。你那夫婿的话儿。。。?」娘试探着
问「。。。」学娘弯了个圈,看了看不对,想起方才套弄着相公的阳物,尽是一
手也圈不起来,於是拼拢着三根指头比与娘看「就这大?你可是摸过?」娘惊呼
道「嗯,相公拉着我手便往他那套弄,原本可握住的阳物,居然是越变越大,女
儿握不住那阳物。。」我害羞的说着「你破身那时可顺利?待你可温柔?」
「娘~~你将那画给我看时,却也不说清楚,原以为那阳物插进我穴儿后,
便是圆了房,哪知。。。。」我略有责怪的说「这画原是让你了解男女之事,可
这云雨之事一言两语可是说不清的,然后呢?」
「夫君的阳物狠的出劲的往里窜,我这肉穴狠是给他操弄了,才流的这般红
巾。。。」我红了眼框说着「女儿可嫁了个好夫婿,想来闺房定是幸福」娘开心
的笑着说「娘~~~」知道娘的意思,可让我羞红了脸「这你丈夫让你握着,你
便去套弄,看那话越变越大,就低口去含着那肉头,懂吗?」娘细细的叮嘱着
「。。。」
「含在嘴里后,用这舌阿去舔它,这像这蕉。。」娘伸手拿从果盘上了个根
蕉拨了给我「张嘴含着它」见我傻呆呆的拿着,娘笑着又取了根蕉拨开蕉皮,一
口含着那蕉头「用舌去舔,绕着圈儿轻挠着,别只看跟着娘做。。。」於是我便
含着那蕉,沿着那形状,嘴里的舌绕了起来「且想着你夫君的阳物,一手握着由
下往上舔,舔到肉头儿,再一口含进嘴里」
我将那蕉皮拨的更开,依娘的说法,伸了舌头由下往上舔起那根蕉,舔至蕉
头后便一口含进嘴里「别只含着,动动舌,且去吸吮它」娘一旁指导着,我依言
开始吸吮那蕉,吮的口水似那淫水般的流出「这不,男人那阳物在咱女人嘴里,
就像插进咱穴里一样」
「为娘的教你这个便是闺房之趣,娘不教你,自然你那夫婿会教,娘却是舍
不得你。。。」
「方才破了身,你夫婿那话儿确是那般大,夜里时待你那穴里的淫水流出后,
便去挑弄你夫婿的阳物」
「让那肉儿在你嘴里消去一些欲火,别让它尽往你那穴去,再紧嫩的穴儿,
这不早晚给他插弄坏了」
「娘~~这插穴似是。。快活?」想起夫君同我干的那事,我害羞着问道
「怎。。。这才两日,你这小嫩穴便觉得快活了」娘又是一惊呼的问道「娘。。。。。」
我低呼着,却是紧夹了起那穴儿,好像那穴儿正让相公的阳物给抽弄着。。。
「好孩子,别羞,娘教你的可记着了,要是怕疼,且将两腿阿,张的大大的,
待你夫君插入后,再合起夹着~~」
「嗯。。娘。。」口里应着心里却想着「这两日相公总拉开了我腿,直盯盯
的瞧那粉嫩,那眼神。。着是骇人。。」
「跟你那夫君好生恩爱着,娘给你那画儿同你夫君一同研习,那里头阿~~
可会让你回味无穷的」
「娘你与爹爹也一同研习那画里的事?」我好奇的问道「你这孩子,问起娘
与爹的事就不知羞,且同你夫君好生过日子」
「夜里也好生侍候着,娘可等着抱孙子~~」娘笑骂着我「嗯,娘~」
「来吧,把这蕉丢了」
「夜里还怕没机会,别羞,已是破了身的女子,这可是快活的事」娘细细的
说着,拉着我出房门
见两母女回到厅内,娘子羞羞的看了我一眼坐在我身旁,一手握了她的手,
她是对着我微微的笑,害我那股间狠是一振,此时我可不敢造次,硬是换了个坐
姿只得往厅上两老看去,就见丈母娘不知在跟丈人说些什么,只见那丈人的神色,
起先面露了些笑意,再来便一脸沉色的望着我,令我十分不解。。。
「好个贤婿」终於这丈人开口了「是」
「敏儿可是我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儿,怕磕着碰着,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
你,你可锺意这孩子」丈人沉着色说「是,锺意」看着丈人脸色不佳,且是先应
着「这可好好善待她,在你家里可有人让她受了委屈,你这做丈夫可得为自己的
妻子,知道吗」
「是,知道」我低着应着「老爷~这么严肃做什么,怕吓着敏儿跟新婿了」
在一旁的丈母娘是拉了拉丈人袖子「我这不担心敏儿嫁去了委屈吗」丈人一听见
敏儿,便换了个温气的口吻「爹~~相公待我极好」敏儿见这气氛也赶紧的帮我
说声好话「好好 。。好。。好。。那就好,要委屈了回家里来,爹给你做主」
丈人关心着说「是,爹」敏儿低声的应了声,却是抬眼瞧了我一瞧,好似我就是
会给她委屈一般「这也不早了,往紧回去,回门日可不得过夜,过几日再回来住
住」丈母娘说着於是将母亲备好的礼品交於丈人与丈母娘,这不刚来时我与娘子
在轿子实是花去太多时间,这礼倒忘了丈母娘让一众仆人传了另一份礼「这二根
连根带尾的甘蔗盼你俩甜甜蜜密、有始有终,这椪饼(椪肚皮之意),盼你俩早
生儿子,这香蕉是与亲家打声招呼,还望善待咱这女儿,里头还有雏鸡两对,红
圆、米糕、麵桃。。。。。。都是盼你们这新婚夫妻恩爱,好生相处着」
说着便送我们出了厅门,倒是我那娘子,像木人似的看着那份回礼,轻拉着
她拜了丈人与丈母娘,我们便上车赶着日落回家去,哪知此时丈人却说了声「好
女婿。。轻柔着待我女儿,这。。。别总使劲往里抽去!!」
「圆房之事,我都知道,也不顾念这未开苞的女子,尽是孟浪」
「我女儿的身子可给你操弄坏了,嗯。。?」丈人是一脸沉色又关切的说着
「……」
这一众仆人与轿夫们听了皆是一错鄂,但随及想起咱两在轿中之事,便摀着
嘴偷笑咱们,丈母娘更是笑看着我,那视线。。。那视线。。正落在我那裤档上,
只听得娘子在一旁呼喊「爹~~~」
「老丈人,女婿知道了,这夜里会轻柔着往里抽插去,会让敏儿幸福的」即
然老丈人都说出口了,咱做女婿的可不能退让,这且应着待夜里行事,那老丈人
确是不知晓咱俩夫妻的房事「嗯。。轻柔些的好」丈人点点着头转身走进了大门,
於是我便拜别了丈母娘,开开心心的携了娘子回家里去。
五。如胶似妻
回了府里,爹娘问了几句回门之事,我便带着娘子回房,只见娘子不理不采
的坐在炕上,我走去轻搂着她「该沐浴更衣了」我轻声说着,瞧着她脸色,一把
抱起她往内室去「相公。。。」见我抱她,轻喊了一声「在生为夫的气吗?」我
闻着她身上的香气说着「嗯。。这羞人的事。。爹娘都知道了」娘子一脸怪罪的
神色「知道了缠好,见我们两如此恩爱,爹娘岂会不喜,再说了,咱的爹娘都还
盼着孙子~呵呵」我笑说着「身子已是给了你,任你在我身上胡来,这般急。。
这夜里的事。。大白日的都让人瞧了去。。」娘子红了眼说着「这不,是你说这
阳物还留在你身子里,为夫的才伸手去取」
一边忙起脱她的衣裳,瞧那肚兜挂在那酥胸上刹是好看,白嫩嫩的肌肤,那
隐藏在肚兜的玉乳隔着肚兜若隐若现,一把揉搓起来,又是挤又是揉的,时不时
用指头抠抠那奶头,那奶头竟是隔着肚兜硬顶了起来,我一口含进嘴里,细细的
吸~吮着~~~「相公欺负人了。。。」娘子羞的轻推我「唔?」吮着她奶子的
我,只是随意应了声,只管将这奶子往口里吸,另一手更是搓着她另一只玉乳,
且听她一声声娇唤「相公~ 嗯……」
「嗯……相公~ 阿……」
「唔。。怎了?要为夫的再舔舔这奶子吗?」
说完便伸了舌头往那硬挺了的奶头舔去,娘子是一振抽蓄,紧紧扶着我的头
「阿~~~」
「瞧你这声儿,这么勾引人」我附在她耳边说着且学着她的呻吟声「阿~~~
嗯~~阿~~?」
「相公。。。」
「瞧~这不硬挺着」
我低眼指着她的兜儿,那奶头被我吮湿了的布坚挺挺的透着布立着,那布像
透了光,还能隐隐约约看见那奶头,而另一边的玉乳早已被我掏出肚兜,低头瞧
自个的娘子,刹是红了脸,两手遮着这胸前的春光,我脱了自己的衣服,再叫她
瞧瞧「为夫的也硬挺着,瞧瞧~~」
娘子的视线落在那阳物上,似是惊慌,扭捏的别过头,我便一把将她抱起,
往那浴桶里去,温热的水浸湿了我俩,我让她坐在我身前,背对着我,抚摸着她
的身子,娘子是害羞的低着头,我轻笑着,沿着那肩颈,来回轻抚着,往她那玉
肩吹气,时不时的颤抖着双肩,再一路往下摸去那对玉乳,一手一只捧在手心里
「娘子是丈人捧在手心的明珠,这玉乳里在为夫手心也是对白嫩嫩的勾人明珠」
在她耳际边吹着气声说「相公。。」娘子覆着我的双手欲将之拉开「这么柔、这
么软绵绵」我邪气的笑着说,接着往下抚去她的腰,沿着腰一路往下摸去两瓣臀
肉,两腿更是坏心的勾着她的脚廝磨着「相公~连沐浴时都这么不正经」娘子说
着「哈哈哈」我将头搁在她的肩颈上,吻了起来,时而轻时而重,握着她一只玉
乳的手,力道更是渐渐加重,怎么揉怎么捏,那奶子是如此这么弹滑,圆扑扑的,
像可口极的肉丸包子「这奶子再给夫君嚐嚐可好?」我轻声的询问着,若有似无
的抚着那玉乳「。。。」
「可好?」
「。。。」见她真是不出声,只得两手袭胸而去,揉的她那乳子渐渐泛红,
娘子的手却是覆着我的手随着我动「这么揉你会疼吗?」
「相公。。。」饶是不愿的开了口,而娘子的手却是轻揉的摸着我的手掌
「嚐嚐?嗯?」我试探着问,娘子回头看了我,便转了身子,我低头吻着她的小
嘴「喜欢?」在她嘴里咕噜的说声,只见她也咕噜的应着「嗯,喜欢」,心喜不
已的我,沿着那小嘴往下吻去,一路吻到那对玉乳,一口便含进嘴里吸吮了起来,
这。。。女子的奶子当真是美味,在嘴里那光滑的触感,舌间触着那坚挺的奶头,
那奶头却也是这般柔软,像那吸奶水般的孩子似的,不停的吸吮起那奶子「阿~~
相公~~阿~~~」娘子环抱着我的头,娇唤着「阿~~阿~~嗯唔~~」
「阿阿~~阿~~相公~~~」
一手一个用力挤她的奶子,听她哀了声「阿哀~~疼阿~~~」
身子缩了一缩,我抬头与她对视,两手则不住的搓揉着,时而轻柔、轻而重
搓,也不再那么出力的挤她,见她的神色随着搓揉的力道变化饶是有趣,看的我
是春心荡漾,而那双玉手在我后背来回轻抚着,实是再也忍不住那腿间的硬物,
早已是硬痛的绪势待发了,捧了她的臀便要往那穴去,只听娘子讨饶的喊声「相
公。。轻点。。」
「嗯~轻柔的待你便是~~」这一用力热烫就挤了进去「嗯阿~~阿~~~~~」
小娘子的嫩穴还真是紧,今儿日里才干过一回,这穴倒不见松似的。。。
「阿~~相公~~」娘子坐在自个身上,无处使力,只得一再的往上顶,力
道倒也轻缓了,木桶里的水一直被激荡出去「阿~阿~~阿~~~~」娘子一声
声的呻吟,我吻着她的嘴,廝磨着那娇嫩的双唇「娘子快活吗?」
「恩~~阿~~~~」又一声高吟「阿~~」
「阿~~~~」
「阿~~~~~~」娘子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声,两手更是紧掐着我的肩头,
看了娘子欢愉的神色,心里高兴,却也多了疼惜之意,一阵抽插后,抓紧了她的
臀肉,往嫩穴的花心喷洒热精,抱着娇喘的娘子,轻抚着她的背,安抚着她「这
日日夜夜是要干的,今儿且放了你,真让我操弄坏了,丈人可不放过我~~」我
笑笑的说「相。。公。。。」娘子已是娇喘连连再无力应我贪图那阳物在温热嫩
穴的触感,於是便捧着她的臀抱起她踏出木桶,这才抽出肉棍,放她下来,哪知
这一抽出,娘子的腿间是一阵白色热流沿着腿间流出,见那已累坏的娘子急夹起
玉腿,一手往那腿间摀去,我拉起她的手一看「瞧~这是相公在你身子里射出的
阳精,那日洞房时你不是瞧过?」我解释道「这是相公那肉棒所出之物吗?」娘
子指着我的肉棒问道「嗯,这才得将这肉棒插进你嫩穴里,好让这阳精留在你身
子里」怕她冷着,抱起她往床榻去「相公,这世间男女都同咱们一样干这事儿?」
娘子捧着那阳精直直看着说道「嗯」
「爹娘也是?公公婆婆也是?」
「我的好娘子可是傻了,这长辈间的事也问的出来,哈哈哈哈哈」我不禁的
笑出声「相公~~」娘子不依的回声「捧这着阳精,娘子莫不是想嚐嚐吧」见她
一直捧在手心里的阳精,我邪气的问着「我。。没。。。。。」
娘子慌的想将手上之物擦掉,却又找不到可擦拭的巾帕,我拉起她另一支手
的手指往那物事沾了去,见她想缩手,笑笑的吻上她的嘴,与她的唇舌交缠,待
她的小口已被我逗启,便一口一口的喂过我的口沫,已是第二回被我喂口沫了,
娘子只是羞羞的将我的口沫吞下,见她吞下,我更是眷恋着她的唇,久久不移。。。
「嗯?」趁她沉浸在那交缠的舒麻感时,我拉起她那沾了阳精的手指,往她
的唇抹了去「唔。。相公。。。」
「呵呵」我笑了笑了「这不泯一泯它」再拉着她那沾阳精的手指抹了去「相
公。。。。。。。。。」娘子满是不依的讨饶,我便搂了她往那唇口袭去,再度
与那小口打起小战来了「嚐嚐。。」咕噜在她嘴里的声音「相公。。」娘子不依
的咕噜声我渡了口口沫过去,舌舔入口,轻挠着她的上颚,再无法扺抗了,娘子
才把那口连同着阳精的口沫吞了下去我放了她的唇口,抓了块巾帕将她手掌中的
阳精擦去,从那柜子上取了瓶药,回身拉开了她的腿,只见那腿间的嫩穴,两瓣
的肉唇是又红又肿的,肉唇更是微微的开启一个小肉缝,伸手一拨,见着那肉缝
中隐隐的红嫩,那里头的红嫩小穴,却也是红肿,不禁心疼的问道「还疼吗?」
见我认真的询问「嗯。。」娘子终是诚实的回应,泪珠就这般落下我将那药挖了
一指往红肿处擦去,轻抚着那肉瓣,再往内擦着那发肿的红嫩肉穴口,娘子张着
腿儿半倚在床上,见我直盯盯瞧她的腿间,那手指又抚在那轻擦着药,见夫君这
般温柔,不禁害羞的喊声「相公。。。羞死人了」
我冲她笑了一笑,又吻了她脸颊一口,再挖了口药,往她那肉穴去,只听她
轻呼了声「嗯阿~~~」
随着那声轻呼,那小穴竟然夹了我的手指,紧紧的那么一缩,我笑骂着「娘
子这般动作,为夫的怎么帮你抹药?」
她羞的放松自己,那小穴口突然的松开,却也是将我的手指温温暖暖的包覆
着,「怎前些夜里用这手指抽插时,没有这般明显的感觉,怕是我太急进了,娘
子的肉穴中是这么软这么温热舒服」心里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更是轻柔,看着
娘子的神情也愈发柔情,似是发现我的不同,娘子也是柔情般的回望着我,泪珠
儿是一个劲的掉「不哭了,这几日便是这般疼,且不说破处子时的痛,这女子头
几回行房,都是不适的,为夫的又胡插蛮抽。。。」
「这会儿倒会疼惜我了。。。」娘子撒娇似的说着「本该疼惜你的,但像这
般也是。。。喜欢吗?」我那插在她肉穴里的手指,不安分的抽插了起来,扺着
穴口细磨了起来「嗯~喜欢。。。」
我笑了笑吻了她一口,将手指抽了出来,拉拢了她的腿抱着她,搂着她躺在
床上,俩人就这么静静躺着「。。。」
「相公欺负人的招式真多。。。」
「只欺负你」
「这。。交合之物本是相公射进我身子里的东西,偏让你给喂了口进肚子」
「不好吗?」
「相公。。。」娘子害羞的往我怀里蹭「敏儿,为夫的疼你才想让你嚐嚐这
阳精的滋味」
「。。。」
「这小穴儿里,为夫的日日将这指儿插去摸摸,敏儿喜欢为夫的这么摸吗」
「。。。」
「敏儿。。怕是指儿不够,要为夫的阳物也进去捣一捣才快活。。。」戏虐
的说着「。。。」
「。。。」低头瞧她,只见敏儿已是沉沉入睡了「这小娘子已是让我吃乾抹
尽了,这干穴的事也懂了七八成,看她那身子,白日里才抽了她穴一回,晚间沐
浴时亦是往她身子抽插了去,加上刚才为她抹药,那手指头才刚挤了进去,泯泯
的淫水竟然是阵阵的流出,这身子的反应可骗不了人,要不是怕伤着她,今晚还
真想再狠是抽进那肉穴里蛮干一番,瞧我这插进去的肉棒,嫩穴也渐渐适应了,
可惜是刚破了身的女子,还得徐徐慢来才好」
看她一脸安祥的睡在怀里,股间的噪动又起,拉开她的腿,将那燥动轻埋在
那两腿中的嫩肉,轻轻的顶阿顶。。。终是不敢再次插入了,搂着娇妻便沉沉睡
去。。。
六。亲亲娘子
天才方亮,内室一片春光宁静之色,看着半掩在锦被中的娇妻,已见春光的
酥胸随着呼吸起伏,瞧沉睡中的娘子,抚摸她那白皙嫩白的手臂,一路摸到她的
玉手,这不,玉手正握着我那硬邦邦的阳物,轻握着没有缩回手,想着这几日夜
里。。。。。。。。
「阿~~~阿~~~」
「阿阿~嗯嗯~~阿~~~」
「呼~呼~~哦~~」
「阿~呜~阿~~阿~~唔~~~~」
此时正是满室春色,从内房里阵阵传出娘子的呻吟之声,还有我粗喘的声音,
那床榻上两人正干着那档事,往里看去,那新婚的娘子正跪趴在床榻上,两对玉
乳软软的垂下,一荡一荡的前后摇摆~~那一手已是紧抓着被褥,另一手则往后
抓着那正一次又一次撞击她的夫君「阿~~~阿~~~相公饶了我吧~~阿~~~」
「阿阿~~~相~公~~~」
「呼~~呼~~」后头喘着气的男子,更是一击又一击的撞去~~时不时的
弯下身去揉捏哪摇摆的玉乳。。。
「阿阿~~相~~阿~~~相公~~~」那女子是急切切的娇唤着「怎么今
儿个就不行了。。。」后面的男子猛烈的抽插那流满淫水的花穴,那女子大腿内
处流的满是淫水。。。
「相公~~嗯~~~~~」一阵的闷哼。。。手更是不停的想往后阻止丈夫
的攻势。。。
「要~~要不行了~~阿~~~」那女子哀求声都快成了泣音~~~「。。。」
只见后面的男子瞬地拔出热烫「相公~~~」跪趴在床上的女子,似松了口气亲
喊了她的夫君,抓着夫君的手也放了松~~「嗯?」后头的男子应了声,低头吻
了那女子的臀肉,那缠抽出的阳物尚抵着肉穴,接着用力挺入!!!
「阿阿~~呀~~~~~~~~~~」
忽然又听到这女子一声吟叫,原来这男子方缠抽出便是想给妻子一个意外之
惊~~「阿~阿~~~呜呜~~~阿~~」后头的男子猛烈的撞击「呜~~阿~
阿~阿~阿~~~」一次又一次撞向女子臀肉,瞧那女子整个身子不停地摇晃着
「阿阿~~要坏了~~呜呜~~~~」
「阿~~~~~~」这男子一个力顶停在那花心深处,靠在女子背后,弯着
腰抚抱着她。。。
「呼~我的好敏儿。。什么要坏了。呼。。」这男子重喘着气问着「妾身的
肉穴要给夫君弄坏了~~」见眼前女子转着泪珠,已是软软的倒在枕上说道「这
两日可是把为夫的憋坏了,敏儿~~~那日看你那红肿的嫩肉,为夫着着实实憋
了两日」
「相公~~呜呜~~~」可怜的娘子低泣着「这两日替你上药,只用这指头
摸摸你~~你就不想着让夫君将这肉物也摸摸你吗?」正是好声好气的说着「相
公~~~敏儿~全身给你操弄的无力~~~」
「是弄痛你了?」我急急的问着,只见她轻摇着头又点着头。。。
「。。。」
听闻我便叉开她的双腿,将她跪着的腿放平,然后将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
细细的抚着她的后背「这不想你吗~~~缠两日没将这肉物插你了,这肉洞儿竟
紧的如咱们圆房那日」
「是了~~相公~~~你方缠插入时,敏儿的肉穴被你撑的好疼~~」
「敏儿。。。」
「嗯。。?」
「这咱们还是夜夜都将你这穴插插吧~~要不隔着两日你又呼疼。。。为夫
会心疼的。。」我好心的建议着「真是心疼我了吗。。。」娘子嘟起了嘴儿说道
「嘿嘿,好敏儿~乖~~~这会儿为夫不停在你肉穴里,动也不动的。。。」
「嗯~」娘子轻声应着,而我神色却是一变,这娘子居然缩了几缩肉壁去感
受那插在穴里的肉棒,哀呀~~「别动阿~~乖~~为夫的可忍是不住。。。」
於是轻动了几下埋在里头的肉棒,让她知晓这深深埋着的热烫,将会在她身
子里律动起来。。
「相~相~~公~~别阿~~阿~~~~」
「阿~~~?」我戏虐的学着「相公。。你且起身好吗。。」娘子请求问
「怎么压着你不舒服?」逗恋着她背肌的曲线、光滑又嫩白的触感,更是伸进手
去揉娘子的一只玉乳。。。
「不。。不是。。。只是。。。。。起来嘛。。相公。。。」娘子是声声讨
好的娇求「那我抱你起来,这阳物还得留在你身子里缠行,好吗~~~~」说完
也不管她好不好,我便盘起脚,搂着她的腰,让她坐落在我的腿上,那双玉腿则
叉开落在我的腿上,肉棒依旧是插在敏儿的嫩穴里,双手环抱着她,亲吻着她的
脸颊,咬囓着她的耳际,引的敏儿阵阵颤抖身躯。。。
「唔。。相公~~」敏儿娇喊着撒娇,那手抚着我的手臂,来来回回的摸着。。。
「敏儿低头瞧瞧~~嗯~~」
示意她低头,只见她低头瞧了一眼,就别开了脸,那耳朵刚已被我咬红了,
这时更是涨红。。。
「相公~你让我瞧什了。。。」她害羞的惊呼着「让你瞧~为夫是怎将这肉
物放进你身子里呀~~~~再瞧瞧~~要不。。伸手摸摸~~」我笑着说「这~
这还瞧得。。」
「怎瞧不得了,为夫每每不瞧着这嫩肉儿,再将这硬挺的肉儿送进去~~~」
「。。。。。」
「敏儿这肉儿紧嫩着,这肉棒子要送进去时,便得将你那两瓣肉儿给挤开了,
方缠进的去~」
「相公。。。」手指不安好心的拨弄着那两瓣肉唇「来~」抓起她的手沿摸
着她那细毛,勾弄着且挑着那阴毛「相。公。。」娘子虚麻无力的唤着,握着她
手往那肥嫩的肉唇里摸,由上往下沿着那被撑开的肉膜徐徐前进「瞧~~敏儿的
淫水可是湿淋淋的~~」见她低了头瞧沾满自个手的淫水,再拉着她的手往下轻
抚那交合之处,却见她像是被电着了似的直直想抽手,抓着她的手儿沾了些淫水,
往那被我插住的地方绕了又绕~划圈似的~~敏儿的身子混身颤抖着。。
「舒服吗~~~我的好敏儿~」
「相公~~羞。。死。。人。。了。。」娘子娇滴滴的说着,就想着躲开无
奈~~~~她那腿儿已让我架开,整身子靠在我身上。。
「敏儿~往下摸去,感受夫君的肉棒子正插在你的小嫩穴上。。。」说完我
便放了手,吻着她的耳,轻声呼着气说着「往下摸摸~~嗯~~」一手搓揉起她
的奶子,一手抚着她的腰际,引的她身子不时发颤,「敏儿~~呼~~」在她耳
边吹着气声「敏儿~~」,架开她腿的我,亦是拢了下双腿,那阳物往上顶了她
嫩穴一下,催促着她~~~「敏儿~~别羞~~~~嗯~~~~~」
「相。。相。。相公~~~」敏儿就这么沿着那交合处往下摸了去,那玉手
整个覆在我的热烫,刹是舒服阿~~「如何~~?为夫的肉棒子,敏儿可满意~~~」
「。。。。。。。」见她低着头瞧着,那手又是不停来回摸索着,时而轻抚
自个儿的肉瓣,时而轻触那交合之处,更多时间是覆在我的热烫上,宝贝似的抚
摸着。。。。
「呼~呼~~」我已是开始喘着气,敏儿的手像带电似的直触我的脑门。。。
「就这折腾人的东西~~」
「呵呵~这东西折腾的你快活~~~你瞧~~」我拉了她的手将那阳物抽出
「啵滋」了一声而敏儿低呼了声「阿~ 」让她手握着那肉头,廝磨着她的嫩穴。。。。。。
这泯泯流出的淫水,沾满了我的肉头,也流滴到她的手上。。。
「瞧瞧你身子里的淫水,这么多~~」
「方缠夫君干了你那么久,一般女子早已乾涸了,敏儿却还是流出这多的淫
水。。。」
「相公~~」娘子羞声喊着「来~~将那肉头插入自己的穴里~~为夫的帮
你止止痒~~~~」
「相公怎么知道敏儿身子发痒了~~~」看娘子疑惑着问「哈哈哈,这为夫
的自然知道~~」
「相公~~我~~~~」看娘子有口难言似的「这还害羞,嗯~~敏儿这些
日子不已习惯让夫君抽插你的穴儿了吗?」
「嗯。。」娘子点点着头「那~~~~~」轻搂着她催促着「不~~不是的~~
相公我~~~~」她挣扎的想离开我的怀抱,看她的异样,我只得放开她
此时敏儿拢着腿,跪坐在我身旁,羞红了脸瞧着我,又瞧着我的身体,那视
线偷瞧似的往下一瞄又别开视线,我温柔的看着她,等着她说话,一手摸着她的
身子,一手揉着她的奶子,见她也是不拒绝,那娇滴滴的模样刹是美丽,我是蠢
蠢欲动,那话儿又是硬挺了起来。。
这不正要往她身子压去,敏儿却是一个手儿握着我硬挺起来的肉棒,上下套
弄着。。。
「哦~~哦~~~」忽的被敏儿这么一弄,我瞬间酥麻了起来,脱口而出的
呻吟,竟然惹的敏儿笑了出声。。
「相公~~」娘子娇娇的呼唤着我,我见她的举动很是欢喜,探头去吻了吻
她的嘴,又直盯盯的瞧她~「哦~~~~哦哦~~哦~~」敏儿的手不老实的加
重了力度套弄,手触到肉头时却是轻轻抚了抚。。。。
「哦~~~~~敏儿~~~哦~~~~」我这亲亲娘子这般主动,我也不吝
啬的呻吟出声「相公~~?」敏儿瞧了我的神色,想在问什么似的却又不说出口
「嗯~~」我轻应着她,再亲了亲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吻着~~~~~正当我
细吻着她的肩头时,敏儿却是低下身,一口含着我的肉头,我混身一个颤动呼唤
着「哦!!~~敏儿~~~?」
娘子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神情像是做错事似的,泪儿似是要落下一般,我搂
过她的头,含着她的小嘴,无法自拔的与她交缠,敏儿的手却是没有停的不住的
套弄着我的肉棒,想是吻的她春心荡样,那套弄的小手愈发快了,忍不住的在她
嘴里发出「哦~哦唔~~哦~~~」
「相公~~~」娘子将我推开,那套弄的手也离了,一脸直瞧着我,我轻吻
着她的嘴唇,轻触着不再探入与她交缠「敏儿~~」我满脸欲色的看着娘子,娘
子回吻了我一下,就低下头去轻含着那勃发的肉棒,小手更是不住的套弄,我低
头瞧她,手抚在她的发上,一抚一抚的沿着她的长发摸下,爱恋的看着,娘子羞
怯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舔起了我的阳物,我瞧见她伸出的小舌,沿着我的
肉棒由下往上舔,舔到了肉头一口含进嘴里,每每我深吻她时,她的小舌总是不
时的躲避,直到被我吸吮住,才乖乖让我吮着的小舌,居然此时舔着我的肉头,
尤其是含进嘴里时那逗弄着我的小舌。。。。我是混身颤烫着看着她的动作,那
阳物已是随着身体的反应,时时轻往她的嘴里顶去,只听的她「唔~」「嗯~~」
我将她拉起,深吻了她,吸吮着那令我颤动的小舌,张着眼瞧她的神色,原
本握着热烫的手抚上了我的胸膛,温热的触感,惊喜的看着小娘子的反应,被我
吻的气喘连连的娘子轻推了我,我才眷恋不舍的放了她的口舌,却还是吻在她的
唇上,轻唤着「敏儿~~~」
「相公~~~~」娘子有点像讨糖果的孩子般,一脸讨好又羞红的看我我急
切的拨开她的大腿,那淫水已是流淌在腿间,急切弯进指头插了两下她的嫩穴,
我拉了锦被让她靠着,便将娘子的两条玉腿架在我的肩上,她半倚在床上,我便
一个挺身用力的开始猛插猛抽~「阿~~~阿~~~~~~」敏儿的呻吟声像魔
音似的,声声传入我的脑海中「嗯~嗯~~阿~嗯~~~~~」我着魔似的,在
她的嫩穴里狂抽「阿~唔阿~阿~~~阿~~」一个劲的往她身子干去,两只玉
乳更是不住的晃动。。
「相公~相公~~~」我的臀不间断的摆动着,而那勃发的阳物倒也不是整
根插入,半根半根送进她的穴口抽插着「阿~~~」敏儿双手只得紧紧的抓着床
塌上的铺被,那淫水溅的我的阳物湿淋淋,而底下的铺被也是湿了一片「阿阿~~
阿~~~阿~~~」看着那不住晃动的奶子,伸手去揉捏着一只玉乳「嗯~阿~~~~~~~」
我一个用力将整个阳物送入,听敏儿哀嚎了一声「阿~~~~~」再一个用力顶
触那花心,敏儿又是一声哀嚎伸手去安抚她的身子,再退了出来,半根半根的抽
送进她的身子里,那嫩穴着实迷人一缩一缩的夹着热烫「阿~阿~~相公~~~」
此时已是顾不得她受不受的住了,这半根的抽送之势已是心疼她的身子「嗯嗯~
阿阿~~阿~~~」那淫水像是流不止似的,随着我的抽出流了出来「阿~~相
公~」我一个缓势半插停在她的肉穴里,低头瞧着那被我插的满满的穴儿,伸手
去摸那挤开的穴口「相~相公~~」敏儿颤抖着声喊着我「。。。」我低头不语,
敏儿瞧我直盯着咱俩交合的地方,穴儿是一缩、两手一遮在那处上。。
「相公~~~~」敏儿柔情似水的低唤着我,我抬头朝她温柔的笑了笑,俯
下身吻她,吻上脸颊、颈子、肩头、揉着她的玉乳,轻轻出力的揉捏着,含住那
小嫩蕊,学着她那小舌舔我肉棒的方式,舔着那小嫩蕊,嘴里是不住吸吮着,舌
却是不放过的折腾那小嫩蕊,待我离了她的玉乳时,那小嫩蕊又坚又挺的泛着红
潮,我又是眷恋不舍的往另一只玉乳进攻。。。。
「嗯~~嗯~~~」
「嗯~相公~~嗯~~阿~」
「相公~~嗯阿~~」敏儿被我逗的娇喘连连,小嫩穴随着敏儿身子的颤抖
便缩了缩,像要吸入我的阳物一般看着两只玉乳泛着勾人的红潮,两个小嫩蕊坚
挺挺的立着,我拨弄着它,敏儿是呻吟连连。。。
吻了吻架在肩上的玉腿,便放了下来,将两条玉腿儿放在我的大腿上,双手
一扛,将两条玉腿压往娘子的身上,两眼的欲火直盯着她,似在探询着『我便这
么干你,敏儿可承受的了』,敏儿有点慌,却也是心神荡样的,整个内室春光四
溢,此时要是有人偷窥,定是要为这小娘子心疼不已~~~且外人哪知我那探问
的神情,敏儿倒是柔柔的看在眼里,双手抚起了我的身子,沿着脸一路抚至我的
胸膛,抚着我的乳头,看着娘子的反应,我是又惊又喜,一阵狂抽后压着她的身
子,是疼惜她的身子,却又无处可发泄那满腔的欲火,只得像现在这般半插在她
的肉穴中,压着她的身子,满脸欲火的直直盯着她,敏儿柔了声喊「相公~~~」
我再也是忍不住,压住她的身子,依旧是半插半抽之势,但那抽插之快,满
室只听那被我撞击之声「啪!!啪滋!!啪!啪滋!!」
「阿~~~~~~~」
「阿~~~」
「阿~~~~~」
「阿~~~~阿~~~~~」见敏儿已是闭着眼落下了泪,那呻吟之声,一
声声高过一声声,那对泛着红朝的玉乳晃动的厉害,我一手一只玉乳,臀下之势
不住的往里插抽去~~~「啪!!啪滋!!啪!啪滋!!」,敏儿的淫水沾满了
我的大腿,连她的大腿亦是粘呼呼的淫水,那味儿更是散佈在内室,瞹眛不已~~~
「呼呼!~~受的住吗~~嗯!~~敏儿~~~」伴随着我粗重的喘气声,不安
的问着正泣着泪的娘子,而那抽插之势却没有缓下「阿~~阿~~~~」
「嗯~阿~嗯~~阿~阿~」只见敏儿一个劲的摇头,两手紧紧抓着我,掐
的我手臂发痛。。
「阿~~」见她摇头,也不知是可还是不可,一个用力挺进嫩穴里,整根热
烫埋了进去,敏儿不住的颤抖着身子「嗯阿~~~~~」我揪着她的神色,整根
拔出再整根送入到底,瞧她张了眼看我「阿~嗯~阿~~~」不停的依这势,拔
出再送入,又缓又深的插入,再轻柔柔的拔出。。。
「嗯嗯~~~嗯~~~」眷恋的揪着她看「弄疼你了吗?」终是不安的问出
口,敏儿还是摇着头,却在眼角落了一滴泪~~「相公~~」娘子轻唤着我,将
我环抱着,我吻了吻娘子,将她紧紧抱住,一阵猛烈的狂插猛抽,次次插进她的
深处,又快速的抽出再插入,一阵激荡,我再也忍不住的抖动闷声「嗯阿!~阿!~~
阿!!~」与我那娘子的呻吟声一起,像奏起了春乐那般合谐,这热烫的热流便
喷洒进她的身子里,一股一股的射入,此时我也无力,放下娘子的腿,便搂住她
拉了锦被将我俩细细的盖上,与娘子一同沉沉睡去。
七。爱抚之意
勃发的热挺着,想起昨夜的娘子,欲火又涌上心头,我的大掌覆在敏儿的玉
手上,那玉手且轻握着我的肿涨,握紧了她的手,整个包覆在我的热烫上,想到
娘子小手温热的触感正握着我的坚挺,就想翻身将这小娘子压下再好好的抽进她
的嫩穴。。。。
「相公~~~」娘子软声娇唤,原来当我覆在她的手上时,她就已经醒了
「娘子,早」我亲吻着她的发际,那覆在她手上的手也开始不安份的来回轻抚着
「相公,早」娇羞的脸颊在我的胸膛礳蹭着,我一腿往她玉腿上勾去,将她一条
玉腿往我两腿挤,覆在她手上的我,开始游离,顺着她的手往臀肉抚去,摸着两
瓣弹性极佳的小肉团,轻捏了两下,往她的股间抚去,见羞的想转身,那握着热
烫的手更是抽离了「嗯~~~~~~握着,为夫喜欢你握着」
我轻声诱导着她,而压在她身下的手,更是一把的将她往我怀里靠,敏儿怯
怯的握住我的热烫,像只小猫咪随着我抚爱她时,也不时的再我身上礳蹭着,那
玉手也开始了磨人的套弄,我一手抚上她的滑嫩的背肌,咱俩是紧紧的拥着彼此。。
「相公~~」
「呵呵呵~~我的好娘子开始会撒娇了」
「相公。。这折腾的人的东西当真能让人快活。。。」娘子娇羞羞的说着
「敏儿昨夜里快活了?」我心想也是,昨儿个头一回又快又猛的抽干她,这可与
圆房那日不同「。。。。。」娘子也不说话,却是一个劲的磨弄着我的肉棒子
「昨夜还敢说娇唤喊着~~阿~阿~~要弄坏了~~~」说到后来学起了娘子的
呻吟的话语「唔嗯~~」想娘子听我这么学她,满是羞意「没想到却是敏儿快将
为夫给弄坏了,敏儿这般讨欢来着~~」
「。。。」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抚在她的一只奶子,那奶子正软软的搁在我的身上,
抚爱着~「本。不该如此的。。」娘子口里说着「嗯?」
「这。。。」见她欲言又止的,我突然想到,这敏儿从何时变的如此大胆,
圆房那日,我也只拉过她的手摸了几回,还羞的满脸红,后来每每抽干她时,故
意将这硬挺挺在她眼前晃着,她也是羞怯的不敢直视。。。
「嗯?敏儿~~~~」
「那日咱回门,娘亲问起咱圆房的事。。。瞧了那方巾」敏儿似是有些歉意
的说道「丈母人说了什么呢?」
「娘亲瞧那方巾,怕是你在破身那时,在我未开苞的嫩穴蛮干了一番,才会
红了一片。。」
「嗯。。。」听闻此话,我心疼的安抚着她的身子「娘让我拿了。。。蕉。。
叫我。。含在嘴里。。舔那蕉身。。含弄一番。。。」娘子的声越说越小声「。。。」
脑中浮现着,昨夜里敏儿是如何含弄肉烫的光景「相~公~?」见我良久不出声,
娘子显慌了「嗯。。。。。。。。这便是你昨夜如此讨欢的原因阿!」我满足的
说着「不。。不是的~相公~咱两日没干那事了,昨儿个一上床,相公这般猛烈,
身子难受。。。。」
听完此话,我早已是歉意连连,昨儿个才入房,便见娘子从澡桶起身,娘子
嫚妙的身子骨,隔着纱帘若隐若现,瞧那浑圆的玉乳随着身子晃动,而上下跳动
着,再瞧瞧那浑圆的臀肉,翘立迷人的勾引着我,一抱搂了她上床,也不理会她
的惊呼,掰开娘子大腿一瞧,已不见红肿,伸了两指头便往里头抽插了去,两指
头挤在那嫩穴里,再将姆指覆在那嫩核上,拖了力道往那搓揉去,两指又不住的
由里往外抠,只想着快些把那淫水抠出~~娘子挣扎着拨着我的手,却也是徒劳
一番,早已用大腿将她的玉腿压住叉开,一手稳稳的将她定在自己的怀里,一手
使劲的插弄着嫩穴,一切切就为了那淫水快快流出~~~~瞧那淫水方才流出,
我一把拉起她身子往她身后去,连裤子都没脱,就掏了热烫挤进去,耳里听娘子
声声「阿~~~~~~」那呻吟声不断地督促着我。。。娘子的腰身随着我的撞
击而前后摆动着,两奶子垂下,一手覆上一只,垂落在我手心里,跨间坚挺硬发
的攻势,已是极其所能的又插又抽的送进送出!!!
「敏儿~~~~~~」我爱怜的轻唤着,手上是极尽温柔的爱抚着她「一直
同你求饶,你也只是蛮干。。。。」
「这不是想着你的身子吗」
「娘亲说你那话儿大,只怕我身子承受不住,早晚给你插弄坏了」
「敏儿~~真插弄坏了为夫可不舍得~」
「。。。瞧你满口胡言,干那事时又只管在我那穴上操弄折腾人。。」
「我的好娘子,这不快活了~~~」
「娘亲教我去含着你的阳物,好让你消去些欲火,别让你尽往我的肉穴去。。。」
「嗯!嗯!~~~」我点头讚道,却是讚丈母人果然有远见,心里好是得意
一番!!!
「。。。」
这怎又不出声了,摇了摇娘子的身子「嗯~?莫不是睡着了吧~~~敏儿~~~」
「相公只管欺负人便是了」敏儿竟然是一个劲的落泪,这可又怎么了。。。
「敏儿。。?」
「。。。」娘子低泣着,那手也不再套弄我的阳物「是身子真让为夫的插干
疼了?」
「呜呜。。。。」这下是。。。。。。。。我细细的一想,这也是了,敏儿
原本被我插干发疼了嫩穴,才会想到丈母人所教导之事,瞧她昨夜直盯着我瞧欲
言又止的,随后握住我的热烫,再一回回的含舔又入口,就是想消减了我的欲火,
哪知。。。。。。。。。。。。。
「敏儿别哭了~~~为夫的真心喜欢你~~」我揉揉着她的身子「。。呜。。。
呜。。。。」
「呜呜。。。呜。。。」
这下止不住的哭声,这女人哭最是麻烦,且还是自己惹出来的事,我转了个
身将她压在身子,细细抚摸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的抹去她的泪,细吻着脸旁、
娘子小巧的鼻尖、往上吻上她的眼角,吻去她的泪,再往下细吻着她的唇瓣,双
手轻搂着她的肩头,抚了她的玉乳,爱怜似的像在抚着珍宝一般,轻声唤着「娘
子可真美~~~」
然后吻上她的玉肩,吸吮着她的肩颈,见她的哭势不止,好像委屈满腹的,
我手上的爱抚越发轻柔,一抚上她的腰、一手抚着她的玉乳,来回磨搓着,「敏
儿别哭~~」
吻落在她的耳际细声安抚着,我一腿挤进了她的腿间,一腿勾着她的脚踝廝
磨着,用那跨间的热烫轻揉的抵触着那甜蜜的肉嫩,整个身子几乎覆在娘子的身
上,「敏儿别哭了~~~~~」
轻轻咬囓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说着情话,轻轻的顶开她的双腿,将那热烫
扺在那嫩口前「敏儿这般可人儿嫁给为夫~~为夫好生欢喜~~」附在她耳边说
着一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吻去她的落泪,一手稍稍拉起了娘子的腿,将那热烫缓
缓的插入,缓而慢的深插入里隐约可听见那淫水「噗滋」的一声,深插入后柔声
的问「敏儿疼吗~~」
娘子又是一个落泪直直揪着我瞧,我也瞧着她,然后一个缓势将热烫抽了出
来,再缓缓的插入,伴随着一声「噗滋」
「敏儿~~~」我轻唤着她眼神揪着她,再一个缓势抽出,然后且慢且缓的
插送进敏儿的嫩穴里敏儿泯着嘴唇开口说着「。。。相公就这么欺负人」一个泪
儿直流,我抚上她的眼角缓缓的抽出再插入说道「就这般欺负你~~~~」说完
将头埋进她的颈肩,开始了缓慢的律动只听那交缠之处,一声又一声的「噗滋」~
「噗滋」~「噗滋」~~~而我怀中的娘子渐渐的将双手覆在我的背上,我的股
间直挺挺深深埋入那粉嫩的花径之间,又缓缓的拔出再深深埋入,渐渐的娘子声
声娇喘,覆在我背上的手也开始了环抱之势,「可是觉得委屈了,就这穴儿让为
夫给欺负了,这嘴儿~~~」我轻声问起,指头轻抚着娘子的唇「呵呵~这嘴儿
也给了为夫,感觉受屈了是吗?」,娘子娇喘着瞧我,这才止了泪水又红了眼框
「相公让人受屈,这会儿就会轻柔的待人了~~~~」娘子娇柔的说着「嫩穴儿
此时可是让为夫的阳物抽插的舒坦?」
「嗯。。」
「敏儿喜欢了」
「嗯。。阿~~阿~~阿~~」
「不喜欢为夫的架着你的腿儿干事吗?」瞧她已一脸沉尽在春色中,我试探
着问道「阿~~阿~~敏儿不知~~阿~~」
「昨儿个问你是不是弄疼你了,你一个劲的摇头,那时为夫的阳物在你的嫩
穴里可抽插的舒坦?」
「阿~~嗯~~阿~~嗯~~」
「敏儿喜欢?」
「嗯~~阿~~阿~~」
「就这般喜欢为夫的欺负你了?」
「嗯~~阿~~阿~~」
「哈哈哈~~~」娘子听见我的笑声,才惊觉到自己竟然渐渐喜欢上这插穴
儿的事。。。
「相公~~」娘子见我神情也已一改委屈,柔柔的往我身上蹭着「为夫的可
要射了,这般磨人~~你且忍忍~~~~」说完,扛拉起她的腿,如昨儿那势一
样,腰桿挺直的往那嫩穴抽了两抽,瞧了娘子一眼,见她伸手抚着我的手心,掰
了掰她的腿,我便跪坐在床上直挺挺往那嫩穴攻去,一次重过一次的力道,瞧眼
前的人儿显透欢愉的春色「阿~~阿~~~~」
「阿~~~~阿~~~~」
「阿阿~~阿~~阿阿~~~」娘子呻呤声渐渐高起,伴随着我粗重的喘气,
终於咱们又完了一次洞房的事儿~~
当我跟娘子正满足的拥抱着彼此时,却听到一声轻响从外厅传入,娘子羞红
了脸推了我拉过锦被盖上身子,我是一身光溜溜的往外厅走去,只见那小丫环春
儿,拌倒在门槛上,头撞在门外的廊上,原来早已日正中午,这小丫环见我俩都
没起身,便从早晨等到此时,老太太又要她催促这少爷、小姐起床,听见里头的
声响,才悄悄的推门入内,哪晓得满室的春味儿是什么,而我那掰着娘子干穴交
缠的姿势,与春意昂然的呻吟重喘声,吓着了这丫头,才慌慌张张的跑出房门,
却不了拌倒在这。。。。。
娘子此时已穿上亵衣、披上了外裳走出内室,并拿了件外衣给我披上,这春
儿趴在地上,早已见着我垂落的阳物,又是一阵惊慌,娘子更是娇羞不已,想是
这干穴之事让丫环看了去。。。。。。我笑了笑喊了声「春儿,出去!」
待更衣后,我笑骂着对着娘子说「这春儿怕是春心动了,怎么咱干事时跑进
来看了」
「相公可是胡说一通」娘子嘟着小说回道「这不是瞧咱们来的吗?」
「这。。。」
「这什么,这春儿要是春心动了,为夫便收她入房」早瞧着这丫环丰腴嫩肉
的,与娘子的骨感是不同的美「春儿是陪嫁的丫环,早晚是得让相公收房的。。」
娘子淡淡的说着「好好,你同她问问,要愿意,便找个好日子,禀了爹娘收她入
房」也没发觉娘子的神色,我是欢快说道「恩。。。」娘子轻声应着「倒是这日
正中午的,还真是没注意!」
「怕是爹娘见咱们还没起身,让春儿来瞧了」娘子担忧的提道「。。。。」
「今儿个走路不碍事吧?走几步相公瞧瞧,要是碍事,为夫去跟爹娘说声,
娘子今日身子不适。。」
「相公。。。」娘子娇羞的喊着「好不?咱才新婚,爹娘见咱恩爱不会说什
么的」
「瞧你瞎扯什么了。。」
「这不丈母人不是交给你一本画册,反正今日也晚了,咱们在且房里瞧瞧那
画里的人物都干什事了。。。」
「。。。」
「敏儿~~听话,去取来!咱们一同瞧瞧」我诱哄着她「。。。」
「在哪呢?」
我开了她的嫁箱,在里头翻找了一阵,也不见画册,娘子见我在兴头上,只
得往那嫁箱取出个小木匣,满脸带羞的交给我随手翻开了几页,那上头不只是春
画,还写着房中之术,瞧着这翻开的第一页拉了娘子往炕上坐,搂着她一同看了
起来,这上头写的正巧是我同娘子行过的体位,上头写着
『龙翻,女子面向上躺卧,男人伏趴在女子身上,男股在女子两腿中间。女
子阴户向上迎阳物,阳物刺戮阴核,扺於阴户上部,然后在插入女阴时,疏缓摇
动,行八浅二深之法,阳具坚硬时抽出,稍软时再行插人,遵照死往生返的原则,
阳物便能日益壮强;女子也会无比愉悦,春情荡漾。阴道紧缩,百病消除。』
心想,这丈母娘可给了个宝,再往下看去写着
『而「龙翻」姿势,男人压伏在女子身上,也能带给女子身临交合之境的快
感。女子正面的一对乳房和阴阜,承受着男人压力,产生出肌肤相亲的触觉快感。
对男人而言,压伏着女子,可以满足「征服之欲」。』,其「龙翻」势最适於,
处女性交「破瓜」之时,即可高了交合的兴致和乐趣。
7- 1。jpg
「敏儿,这可是你出嫁那日所看?」
「嗯~相公,娘指这图说男女之事便是如此」娘子羞羞的说着「正是!圆房
那日咱正如此情景,瞧你粉嫩嫩的肉穴儿,为夫便将这肉棒子这番插入~」
「相公~~~」
「你那处子血便从这插入的洞口淌了下来」我笑笑的看着她
再往后翻了翻几页,指着那画给娘子看「敏儿~咱昨天不正是这姿态吗」
「你那手正好可以往下摸着,这淫水便沿着此处,沾满了你我的腿间」
「下回咱也坐着,就~~这炕上,刚好可以干这事儿」
7- 2。jpg
「敏儿瞧这张~~咱今晚便试试这个,你坐那椅上,为夫的站着将阳物插入~~~」
「这羞死人了,别看了。。。」娘子扭扭捏捏的不依,我将她搂了入怀里,
环抱着她。。
「敏儿真可爱~~别羞阿~~~」
「你瞧图里那女子,那穴口开开的正好让男子抽送着肉棒」
「相公。。」娘子害羞了看了一眼「不是说好了,娘子的嫩穴咱天天得干,
变化变化,你这嫩穴儿自然就不难受,还会愈来愈快活!」
「相公阿~~别说了~~」
7- 3。jpg
「敏儿真该瞧瞧这张春图~」这不是。。那图正巧是这小女子昨天主动之举
「这哪好看了。。」这亲亲娘子倒是伸了手去遮那画「怎会不好看了,瞧昨夜娘
子俯在我身下,那发落在你这玉背上,肉棒儿传来你阵阵子含舔~~」
「为夫的肉棒子可是让娘子舔弄的舒坦~~」
「别。。别。。别说了。。。」
「哈哈哈哈哈」
7- 4。jpg
又随手翻了几页,瞧了张,这不是两女一男吗,这干穴之事也可以这么玩阿~~~
「娘子觉得这图如何?」我盯着图问着娘子「这。。可是让另个女子在后边推吗」
「嗯~~瞧这摇椅~敏儿阿~~你且想躺在那摇椅上,为夫的一推一送~~
你这会是何等快活。。。」
「。。。」
「咱改日将春儿叫进房里,叫她在后边出力,为夫的才好出劲,不然这摇椅
摇的。。。」
「。。。」
「这要是躺在摇椅上的是春儿也是不错,娘子怕是不肯」
「此时才成亲,急忙收这丫头入房不知可不可成,这两女一男。。。。」
「再且娘子每每干穴时总是矜持,待我挑了她春火,才徐徐的接纳,要是春
儿这丫头可就不同了」
「这。。。。。」我静静的盯着画,想着出神
「夫君今个一直提起春儿,当真是想将她收房了」
「这日日的同夫君干起插穴之事,夫君尚且不足,还打着春儿的主意。。。」
「虽说春儿早晚要收入房的,可。。才成亲,夫君便想着其他女子。。」
「这图。。。早知不拿出来了」敏儿心里吃味的想着
这两人看着这图,良久。。。。俩新人尽是不同的心思,真不知再来的日子
会是如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