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同人之缚魂足印】(02)(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当鸣人来到纲手办公室时,纲手早就等着他了,「成功了吧,雏田已经成为
你的主人了吧。」
「是的,纲手公主,我和雏田公主已经签订了契约,接下来就是小樱大人了。」
「嗯,那你可想好了,要做小樱的脚奴,她可是我的徒弟,她的脾气你知道
的。」
「您就放心吧纲手公主,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真心真意做小樱大人的脚奴
的,我会永远守护在她身边,保护她,伺候她,让她开心的。」
「那就好,……可是我的脚有点酸了,所以在你去找她之前……」纲手轻轻
的抬起了她的左脚,雪白的玉足穿着黑色的凉高跟鞋,是那样的高贵典雅,抬起
之后用那诱人的脚尖点了点自己脚前面的地面,用玩味的目光看着鸣人等待着他
的回应。
鸣人没有说任何的话,而是快速到爬到纲手的玉足下,抱住了纲手的脚,把
纲手脚上的鞋拖了下来,如捧圣物般轻轻的放在了旁边,纲手把左脚的玉足踩到
了鸣人的脸上,鸣人的手托着纲手的右脚,纲手的左脚在鸣人的脸上一点点移着
的踩着,这是为了用鸣人的鼻子按摩到纲手玉足上的每一个穴位,以达到消除疲
惫的作用,鸣人鼻子在不停的吸气呼气,因为是冬天可以让纲手公主感到一丝丝
的暖意,这样可以让纲手公主感到更加舒服!纲手此时觉得很舒服,左脚感觉差
不多了,又把右脚放到了鸣人的脸上,鸣人用同样的方法给纲手按摩着另一双玉
足,纲手公主笑着对鸣人说「你真是一个不错的按摩器,尤其你的脸,踩着特别
舒服。」
听到纲手公主说这些话,鸣人赶忙说:「谢谢纲手公主,以后脚奴也会天天
这样伺候你的。」
「你天天伺候我的话,你的小雪公主,雏田公主,还有小樱会生气的哦。」
「我也会好好伺候她们的。」
「那就好,行了,给我舔舔脚吧,我都快疯了,做火影每天改文件什么的真
是够累的。」
鸣人迫不及待的捧起纲手的脚就开始舔了起来,把纲手的脚趾头逐个含在嘴
里吮吸,用舌头舔着纲手的脚趾缝,感觉就像在热恋中和自己的情人亲吻一样,
纲手呢,则是在享受着鸣人用口舌给自己带来的惬意,自从鸣人给纲手跪下,答
应纲手一周后在自己灵魂里布置封印和忍术以后,现在这个样子让两个人都感到
很满意,纲手的满足感来源于不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控制住鸣人这个人柱力,还
有鸣人对自己卑微讨好、真心伺候自己的态度,鸣人呢,则是被这个现在虽然不
是自己主人,但未来必定是也是自己心甘情愿伺候的女人虐待来自于灵魂深处的
快乐,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两人都是高兴的,鸣人痴迷地舔着纲手的脚,时而热
烈,时而轻柔,就像是在吃着比一乐拉面还好吃的「珍宝」,就这样,鸣人跪在
地上努力的舔着纲手的脚,纲手一句话也不说,一脸满足的表情享受着鸣人给自
己的服务,静音也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心中所想「看纲手大人舒服的样子,
自己也要找个脚奴,给自己舔舔脚」。鸣人足足舔到了凌晨,在给纲手舔完脚后,
又把纲手的鞋里里外外舔的干干净净之后,这才在纲手满意的表情下,退了出去。
鸣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的天空心想「明天再去找小樱
大人吧,就不打扰大人休息了」。第三天清晨鸣人一早来到小樱家门口,敲了敲
门之后,静静地等待着,小樱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乱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
个哈欠。
「谁这么烦人啊,一大早的来敲门,烦死了,看我一会不一拳打飞他」。
当小樱打开门看到鸣人的瞬间,开心的笑了,「鸣人,你回来了!」(因为
鸣人一回来就光在纲手,雏田那里,而且谁也没有跟小樱说,所以小樱还不知道
他回来)「是啊,我回来了」,鸣人上下打量了小樱一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
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瞳,如繁星一般美丽的笑容……眼瞳如复活节岛的海水一般
清澈,不夹杂任何污质。
一头粉色的细软笔直的短发,很漂亮,穿着白色的棉布睡衣长裙,短发上坠
着一只HelloKitty的发卡。阳光照在她白色的棉布睡裙和肌肤上,一
切仿佛都是透明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拖鞋,中央的地方有一只金色的小蝴蝶,
脚上穿着一双透明发亮的短袜,露在鞋外面的脚面是那样的完美,小樱的脚瘦长、
略小,雪白雪白的,脚趾头像嫩藕芽儿似的,勾引着鸣人的视线。就在鸣人看着
小樱的脚愣神时,小樱说「快到屋里去吧,外面冷」,鸣人这才跟着小樱到屋里
去。
小樱忙前忙后的,毕竟好久没看到鸣人了吗,就在小樱刚坐到沙发上,准备
问问鸣人这几年怎么过的,过的好不好时,鸣人就跪在了小樱面前。
「鸣人你这是干嘛啊」
「小樱大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我」
「你,你先起来再说」
「不,我必须跪着,因为我要跟你签订缚魂足印契约」
「缚魂足印契约」!小樱一惊,但再怎么说也是纲手的弟子,这种契约虽然
残酷了点,但她还是很清楚这种契约的。
「小樱大人看样子是知道了,那就好办了,您知道那么就肯定认识这个标志
吧。」鸣人露出了风花小雪、雏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缚魂印所带来的印记,两圈
符文紧密的盘绕在鸣人的脖子上,如同两个项圈紧紧地套住了鸣人。
「这是……」
「这是雪之国小雪公主和雏田公主的缚魂印,而且,纲手公主也知道了这件
事,因为最后一个位置是我留给小樱大人您的,所以纲手公主并没有缚魂印,但
几天后,纲手公主会在我的灵魂里布置封印。」「连老师也……」
「是的,所以,小樱大人也跟我签约吧」!
小樱又是一惊,接着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其实我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你从
小时候每次碰到我时都盯着我的脚看,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原来是这么回事,既
然老师、雏田、小雪都答应了,那我也答应吧」「谢谢小樱大人」鸣人说完捧起
小樱的玉脚,深深地吻在了小樱左脚的脚背上,就像与雏田签订契约时一样,奇
特的力量从嘴唇与脚背接触的地方发散开去,小樱玉足里突然泛出了奇特的气息
凝结成了漂亮的花纹显示在小樱的左脚上,鸣人接着开始沿着小樱脚上的花纹开
始舔舐,熟悉的技术让小樱只有放松与舒适的感觉,而她左脚上的花纹不断地变
换着,引导者鸣人舔舐每一寸肌肤,同时鸣人舔过得得花纹会消失,同时在脖子
上小雪、雏田印记的上方另外一道类似的项圈开始缓缓成型,同时鸣人的记忆也
对小樱开放了:鸣人离开了纲手的办公室来到了昨天的地方发现雏田已经站在了
那里。
「雏田大人,……」鸣人还没说完话,雏田转过身来带,脸蛋红的几乎要冒
烟,「鸣人君,」弱弱的声音,「对不起……」「大人……」鸣人相再劝一下。
「鸣人君,你跪下吧。」仍然微弱却多了一丝决然和命令的意味。
鸣人一呆,马上跪在了地上。
「我答应了,做我的脚奴吧,与我签订缚魂足印之契约,漩涡鸣人!」虽然
是宣誓夺取他人的发言却出自弱弱的语气。
「是,雏田大人!」鸣人跪着说道,接着结印分出了一个分身,跪着趴在了
雏田身后。雏田脸更红了,有些扭捏的坐了下去,将双足抬起放到了鸣人面向地
面的目光前。雏田回去后想了很久,终究希望鸣人陪伴的想法占据了上风,决定
接受鸣人。
「多谢大人!」鸣人轻轻捧住了雏田的双脚,不同于小雪公主的优雅高贵和
纲手的修长美丽,雏田的玉足显得秀气而可爱,让人几乎想要将之整个含进嘴里
细细品味。显然雏田字迹已经打理过了双足,整齐的脚趾甲,虽然因为紧张而出
了不少汗水却遮掩不了脚上淡淡的熏香味道,是栀子花啊,鸣人暗暗地说道。
「等一下!」就在鸣人要开始亲吻舔舐的时候雏田开口了,「我不知道鸣人
君真正的想法,但是我相信鸣人君不会骗我,虽然之后鸣人君就是我的脚奴了但
是我是不会折磨调教鸣人君的,当然每天鸣人君都可以舔我的脚缓解灼魂的感觉,
所以……」雏田已经羞得说不下去了。
「知道哦!谢谢您,雏田大人!」鸣人说完深深地吻在了雏田左脚的脚背上,
奇特的力量从嘴唇与脚背接触的地方发散开去,雏田玉足里突然泛出了奇特的气
息凝结成了漂亮的花纹显示在雏田的左脚上,鸣人接着开始沿着雏田脚上的花纹
「那就好,行了,给我舔舔脚吧,我都快疯了,做火影每天改文件真是够累的。」
鸣人迫不及待的捧起纲手的脚就开始舔了起来,把纲手的脚趾头逐个含在嘴里吮
吸,用舌头舔着纲手的脚趾缝,感觉就像在热恋中和自己的情人亲吻一样,纲手
呢,则是在享受着鸣人用口舌给自己带来的惬意,自从鸣人给纲手跪下,答应纲
手一周后在自己灵魂里布置封印和忍术以后,现在这个样子让两个人都感到很满
意,纲手的满足感来源于不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控制住鸣人这个人柱力,还有鸣
人对自己卑微真心伺候自己的态度,鸣人呢,则是被这个现在虽然不是自己主人,
但未来必定是也是自己心甘情愿伺候的女人虐待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快乐,但有一
点可以确定,两人都是快乐的,鸣人痴迷地舔着纲手的脚,时而热烈,时而轻柔,
就像是在吃着比一乐拉面还好吃的「珍宝」,就这样,鸣人跪在地上努力的舔着
纲手的脚,纲手一句话也不说,一脸满足的表情享受着鸣人给自己的服务,静音
也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心中所想「看纲手大人舒服的样子,自己也要找个
脚奴,给自己舔舔脚」。鸣人足足舔到了凌晨,在给纲手舔完脚后,又把纲手的
鞋里里外外舔的干干净净之后,这才在纲手满意的表情下,退了出去。小樱试着
根据刚刚小雪、雏田的教导,将要求鸣人在脑海构建自己双足的形象的命令直接
插入了鸣人的灵魂,接着就感到鸣人的思绪开始改变,鸣人开始仔细观察自己的
双脚,并且在脑海里慢慢构建出了画面,慢慢的契约完成了。
「刚刚那些就是你的记忆吗」
「是的,小樱大人」
「我刚才看到了你跟老师的对话,既然你那么想伺候我,给我当脚奴,那我
就给你个机会」「谢谢小樱大人」
「但你记住,我可没小雪,雏田那么好的脾气,伺候不好我,有你好受的」
「知道了,小樱大人」
「嗯,叫我女王吧」
「是的,小樱女王」
小樱看着跪在地上正在继续舔她脚的鸣人,顿时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于是小樱把脚踩到了鸣人的头上对鸣人说,「喜欢这样吗?」鸣人马上高兴的说
喜欢,喜欢!脚奴愿意付出所有让小樱女王您高兴!小樱当时笑了!
「那你去吧我的忍靴舔了,昨天刚执行完任务回来,还没刷呢,舔干净点,
舔不干净,打死你」「是的」
眼看着鸣人去舔自己的鞋,小樱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心想「既然老师都答应
了,那就好好享受享受吧」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卧室,鸣人舔完小樱的鞋以后就
去卧室里找她。
「我的鞋舔完了,我穿了好几天呢天臭不臭阿」?
就算女生的脚不容易臭,可是穿了好几天,又加上执行任务怎么可能不臭呢,
但鸣人知道小樱的脾气不好,因为不想受皮肉之苦,所以赶忙说道「不臭!不臭!
您的鞋怎么会臭呢!而且很香呢」「那你爱不爱闻阿」
「爱闻!非常爱闻!能闻到您穿了好几天的鞋子里的味道是我最大的荣幸!」
小樱听后,开心的笑出声了!
看着小樱笑出声的样子,鸣人不仅呆了,不自禁的说道「求小樱女王,请让
我为您舔舔脚让您舒服舒服,行吗?
「舔我的脚!你配吗?」小樱向鸣人轻蔑的一笑。
「你的嘴这么脏,也不怕污了我的脚!做脚奴的竟然敢向主子要求事,想死
吗?」
说着,她生气的在鸣人的肚子上狠狠的跺了一脚。鸣人忍不住惨叫一声。
「不许叫!」小樱恼怒的在鸣人的肚子上又跺了一脚,鸣人不敢再叫,哀声
的求饶,可见到鸣人痛苦的表情,却更加兴奋,双脚不停的轮流踹鸣人的身体。
踩完一脚后,就停下来笑着欣赏鸣人痛苦的表情,等鸣人痛苦的感觉过去之后,
再踩下一脚。如此,玩了很久,直到小樱玩累了,她才停了下来。鸣人已经不再
叫唤,因为鸣人知道小樱不高兴她叫,就在这时鸣人觉得,「他天生就是要被小
樱主宰,鸣人生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价值就是被小樱奴役,当然还有他的小雪
公主,雏田公主,纲手公主,让她们高兴。鸣人的一切都是属于她们的,包括他
的生死。此时小樱高兴,他应该高兴的承受才对」。小樱这时踩累了,正在旁边
休息,鸣人赶紧跪好,使劲给小樱磕头还边磕边说「小樱女王,脚奴错了,请您
原谅,你也累了,脚奴去给你接杯水吧」
小樱看鸣人这个可笑样子,笑了,说
「行了,看你这个样子,你真想舔我的脚」?
「嗯嗯,小樱女王我真的很想舔您的脚」。
「好吧,看你这么诚心认错又这么想舔我的脚的份上,我就满足你吧,不过,
你要先去漱漱口,你的嘴很脏」。
「谢谢小樱女王,我这就去」鸣人爬到饮水机先接了一杯水,然后放水漱口,
马上又爬了回来,先把水给小樱,等小樱喝完以后,轻轻脱去小樱的短袜,脱去
袜子以后,小樱的脚完全暴露在鸣人的面前,比穿着袜子穿着鞋还要好看的多,
现在再看,小樱的脚白白的,嫩嫩的,虽然指甲上没有涂任何颜色,但五个脚趾
头排列的是那么好看,而且小樱是忍者,可是脚掌一点茧也没有,散发着淡淡的
香味,看着鸣人脱去自己的袜子,小樱就把玉藕般的脚趾头伸进鸣人的嘴里玩弄
着鸣人的舌头,鸣人则配合着小樱的脚趾头,一边舔,一边用牙齿轻轻的咬,天
哪,这时鸣人觉得小樱太美了,美的令人炫目,连脚趾头都让人为之倾倒,为之
迷恋,就因为这样,鸣人走了神,咬疼了小樱。
「嘶,疼死我了,你想死吗,」小樱一脚踹在鸣人身上,直接踹出十几米。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鸣人刚想起身给小樱道歉,突然感觉到灵魂深处突然传来的灼烧般的感受,
这就是缚魂足印恐怖的地方,完全无法抵抗,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而灼魂恐
怖之处在于无边的痛苦不会造成丝毫伤害,而且会越来越剧烈,缚魂足印下的脚
奴在被主人处罚抛弃后只能永久的沉浸在不断加强灼烧灵魂的痛楚中知道永远或
者直到主人重新允许脚奴重新为自己服务。看样子是小樱生气了,想惩罚鸣人。
鸣人强忍着灵魂深处的痛苦,快速爬到小樱脚下,一边扇着自己的脸,一边使劲
道歉。
「别,别,别,小樱女王……,求求您,别这样,我错了,求您原谅我吧,
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什么都听你的,小樱女王,我好好给您舔,我不走神
了,我从现在开始,我给您舔到晚上,求你了……,脚奴错了」!!
听到这句话,小樱才算消了点火说
「要我原谅你也行,不过你要拿出实际行动来感动我,听见没有!」
「听见了,小樱女王,我一定给你好好舔脚」
「行了,给我舔这只」,小樱换了另一只脚伸进了鸣人嘴内,鸣人明白小樱
女王是什么意思,于是鸣人含着她的大脚趾吮吸起来,过了很长时间,小樱把大
脚趾从鸣人口中抽出,然后把其他脚趾往鸣人口中伸,于是鸣人用双手托住她的
玉足,依次把小樱的每一个脚趾都含在口中吮吸,此外,鸣人还把舌头伸进她的
脚趾缝中来回摩擦,舔完这只舔那只,舌头没水分快干了时,就用牙齿慢慢的、
轻轻的啃脚后跟,舌头好了就继续舔,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天已经黑
下来了。
「好了,你舔的我都有点麻木了,不要舔了,给我把袜子和鞋穿上,明天就
直接去老师那吧,我会和老师一块等你的」。
「是的,小樱女王」鸣人起身,感应着灵魂内又增加了一个绝对的存在,开
心的笑了出来,慢慢的退出了小樱的房间,走向了雏田的家,因为在这之前,鸣
人感受到了雏田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给小樱女王舔脚舔太久了,有点吃醋,所以
让自己去她那里,但同时又感觉到了一道满意又开心的意念传来,自然是小雪,
看样子她已经知道自己成功了,而且还说明天晚上自己会到达木叶,跟其他人一
起让鸣人舔脚。
鸣人走在去雏田家的路上,心情格外的好,三次缚魂足印的机会已经全部用
掉,小雪公主、雏田公主、小樱女王也顺利的成为他的主人,而且明天,纲手公
主也即将主宰他,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雏田的家门口了,鸣人看着这个屋子,
心情有一丝波澜,心想「雏田公主,对不起,我知道你喜欢我好久了,可是我的
身份配不上你啊,所以我只能成为你的脚奴,这样才能永远在你身边」。吱呀____
门开了,雏田走了出来。雏田还穿着一身运动衣,脚上还穿着忍靴,一看就知道
是刚运动完。
「鸣,鸣人君」声音弱弱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润,还有一丝丝害羞。
鸣人知道肯定是刚才雏田公主知道了他的想法,才知道他到了,才这样的。
鸣人也不管过道上有没有人,直接跪在雏田脚下。
「雏田公主,脚奴来了」
「鸣……鸣人君,你先起来啊」,雏田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鸣人,害怕被别
人看到,又觉得自己心中有一丝兴奋感,一时不知所措。
「雏田大人,对不起,因为刚才惹小樱女王生气了,所以一直在服侍她,对
不起,所以现在让我来补偿您吧」。
虽然之前看鸣人一直伺候小樱,心里有点吃醋,可是看到鸣人这样,雏田的
心一下子又软了下来。
「鸣人君,你快……快站起来,先到里面去再说」
「是的,雏田公主」,鸣人这才站起来跟着雏田到屋里去。看着这硕大的屋
子,鸣人有一丝羞愧的感觉,自己的身份还真是配不上雏田公主啊「没事的,鸣
人君,我不会介意的,我也可以对你解除契约啊」。
「不,不要啊雏田公主,不要解除契约,我是真心想留在你的身边,陪伴你,
看着你,只要能每天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
感受着鸣人对自己这份真心的感情和这急切的心情,雏田都不忍心不答应鸣
人了。走着走着终于走到了雏田自己的闺房,雏田的脸刷的红了起来,这还是第
一次鸣人进自己的房间呢。雏田刚躺到床上,本想跟鸣人聊几句,不料刚一回身,
就看见鸣人已经跪在自己脚下。
「鸣人君……,你怎么又跪下了啊」。现在与刚才相比雏田明显平静了许多,
因为她也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而且既然鸣人君喜欢自己,已经跟自己
签订了契约,离不开自己,那就顺其自然吧。
「脚奴当然得给主人跪下啊」鸣人看着躺在床上,把脚对着自己脸的雏田,
眼神都快直了。
「那好吧,那你就跪着吧,可是跪疼了就起来啊,没事的」经历的多了,不
管是鸣人对雏田自己,还是从鸣人记忆力看到她伺候别人,雏田都差不多习惯了,
只是看着鸣人,偶尔还是会害羞的。
「谢谢您雏田公主……,雏田公主,您也累了一天了,一天内也肯定做了很
多事,我也没来找您,所以,现在让我帮您吧,需要我做什么」。
虽然已经平静,习惯许多了,可是真让鸣人服侍雏田,雏田也不知道怎么做,
所以一时不仅愣了神,雏田愣了神不说话,鸣人没有得到允许,也没法说话,所
以房间内,一时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就在雏田愣神时,一道意念传进了雏田脑
内,这道意念是鸣人所感知不到的。
「愣什么神啊,赶快让他伺候自己啊,你不是看他光伺候小樱生气了吗,现
在还愣着干嘛」
「你……你是小雪吗」雏田惊讶的在心里说到
「不然呢,你赶快让鸣人伺候自己,你干嘛呢」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啊」
「真受不了你了,我来教你吧,我说什么,你对他说什么」
「嗯,我知道了」
「让他给你先把脚舔了,你都穿着鞋运动一天了,肯定脏了」
「啊这……这不好吧,多脏啊,这样鸣人君会嫌弃会生气的」雏田惊讶的说
到,脸已经红成一片。
「拜托,他现在是你的脚奴啊,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你想你什么都不干,到
最后鸣人不喜欢你了,爱上其他人吗」
「这……」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想,他现在是你的脚奴,而且他还很喜欢你,你这样
做,他还会非常高兴的」
「真的吗,我这样做,鸣人君会很高兴」
「会的,快说吧,你已经让他等很久了,不用害羞,我要走了,你要是又不
知道干什么了的话,看他的记忆就行了,不要输给我们哦」
小雪退出了雏田心里,雏田回过神来,看着依旧跪在地下,等着自己发号命
令的鸣人,突然笑了,一股兴奋的感觉涌上自己心头,心想「既然她们都这样,
那我也不能落后啊,只要不让鸣人君感到痛苦就行,而且真的说不定,这样他会
更加喜欢我呢」
「鸣人君……,给……给我舔舔脚」雏田将脚轻轻的抬起放到鸣人的嘴边,
还有点害羞的说道。
鸣人听到雏田的命令,什么也没有多想,只想着今晚要伺候好雏田,所以此
时听到雏田说给她舔脚,鸣人立马双手捧住雏田的鞋底,把脸贴在她的脚面上,
忍靴的皮革味道,运动完以后的汗味,夹杂着淡淡的足香,刺人心肺。深深嗅着
这迷人的味道,鸣人开始伸出舌头去舔雏田的玉足,舌头在雏田的鞋边和脚背掠
过,那种让人痴迷的感觉又浮上心头。鸣人将嘴唇压向脚背,亲了下去,伸出舌
尖游遍每一寸肌肤,包过鞋面的细带,然后张开嘴含住了漏在忍靴外面的脚趾,
轻轻的舔着,嘬着。「知道了,雏田公主」
雏田从鸣人的脸上跳下来,坐到了床上,鸣人本想到床下跪着,可雏田觉得
刚才自己虐待了鸣人,说「要跪就在床上跪着,要不然就永远不用给我
跪下了「先不说有契约在,鸣人不可能离开雏田,就算没有,鸣人现在也不
想离开雏田了。所以,鸣人也只能听从雏田在床上跪着了。
「鸣人君,你的脸踩着还真是舒服啊,可惜,以后你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光让
我踩了,真想再踩踩啊」因为之前鸣人的服务,雏田脸上的红润还没有下去,是
那么的动人心弦。
「雏田公主,您喜欢的话就一直踩我吧,没有关系的,我很愿意看到您能这
样对我,您开心就好,我怎样都行」
「我都说了,不要了,虽然我也很想踩你,但老踩你,你会吃不消的」
「雏田公主,我真的没事的」
「好了,不要说了,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让我踩你呢」雏田明显有点不高兴了
鸣人看见雏田不高兴了,所以为了不让他的雏田公主不高兴,正在使劲动脑子想
怎么做才能不让雏田公主担心他的身体又能让雏田公主满足踩他的愿望,鸣人看
着这硕大的床,突然想到一个想法。
「雏田公主,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踩我又不用担心我承受不了」
「真的吗,什么办法」雏田听到鸣人这么说立马来了精神,实在是因为踩着
鸣人的脸,能让她既舒服又能得到满足。之前一直担心鸣人的身体,才强忍着不
去做。
「雏田公主,我可以躺到床上,您坐在旁边,光把脚放在我的脸上,这样您
就可以一直踩我的脸了,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承受不了」
「我怎么没想到呢,鸣人君,你真聪明,可是我还有一个要求,能不能……」
「雏田公主,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就行了,我一定会满足您的」
「那……你能不能在我踩你之前,再给我舔舔……舔舔脚心啊,刚才光舔我
的脚趾、脚掌了,其实你舔脚心才……才是最舒服的」因为感觉自己有过多的要
求,雏田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问题的雏田公主,您不用不好意思,我是您的脚奴,应当完成您的任何
要求」
「嗯,鸣人君有你真好」。雏田一个翻身,从坐在床上变成趴在床上,雏田
把脚伸到鸣人嘴前,等待着鸣人的服务。
「鸣人看着眼前的玉足,觉得自己马上兴奋起来了,真是不管看多少遍,舔
多少遍都不够啊。鸣人捧起雏田的脚,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但似乎雏田不想让鸣
人这么轻易的舔到,用脚在鸣人的脸上来回的玩弄着,鸣人的舌头不得不跟随着
雏田来回移动的脚舔着,雏田看着鸣人搞笑的样子,顿时有了一种想逗弄鸣人的
快感。
「哈哈……来,这边,那边,快抓住我的脚啊,要不然你可舔不到了」鸣人
被雏田的挑逗弄到了极限,发了疯的抓雏田的脚,就当抓住的瞬间,用极快的速
度去亲雏田的脚,疯狂的亲吻,疯狂的舔舐,就像得到了宝贝一样,舌头不断的
在雏田的脚底下飞舞着,一会舔着脚的一侧,一会舔着脚的一点,一会从脚跟到
脚掌上下飞快的舔着,舔完以后,就疯狂的吸雏田的脚底,仿佛要把整只脚都吸
进自己的肚子里,而且就和与自己的恋人做爱一样,还在雏田的脚心正中留下了
一颗小草莓,那当然是鸣人嘬的了。雏田看着自己的脚被鸣人疯狂的舔着,嘬着,
整只脚上都是鸣人的口水,不但没有嫌弃,反而开心的笑了。漫长的时间里,谁
也没有说话,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美好的世界了,雏田享受着鸣人疯狂的服务,鸣
人享受着雏田诱人的玉足,谁都是非常满足的,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最起码4,
5个小时的时间内,鸣人竟没有一刻离开雏田的脚,而雏田也没有一点要阻止鸣
人继续舔下去的行动,直到雏田的脚上满是鸣人的口水没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
而鸣人的脸上也满是自己的口水时,雏田这才懒洋洋的开口说话了。
「好了,鸣人君,不要再舔了,舔的时间够长了,你要是再舔的话,我的脚
就要被你的口水泡浮囊了」「是,雏田公主」鸣人听见雏田说这些话,再想起自
己刚才的样子,明显不好意思了起来,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
雏田看着自己脚上满是口水的样子,再看看鸣人脸上也满是口水的样子,不
仅笑了出来「鸣人君你就那么喜欢我的脚,那么想舔我的脚啊」「是的,雏田公
主,我真的很喜欢您的脚,也很喜欢舔您的脚,我想,就算让我给您舔一辈子我
都觉得不够」「哈哈……好,到时候你不想给我舔一辈子都不行哦,可是你的脸
也好舒服,所以现在我想换一种方式让你伺候我,得让你的脸来服侍我的脚,你
愿意吗,鸣人君」「愿意愿意,雏田公主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那就好,对
了,去把我的忍靴拿来,放在你的衣服里给我捂热,你这两天伺候的我我都不想
动了,但是那可不行哦,所以我一会要穿着它出去运动运动」听着雏田的吩咐鸣
人快速的去拿了忍靴放在自己的衣服里,并再次上床快速躺下等着雏田来踩自己
的脸。
雏田把双脚放在鸣人的脸上,哪种柔软的感觉顿时又回来了,雏田用双脚慢
慢揉搓着、碾压着鸣人的脸。雏田玩着玩着便高兴了起来,用脚趾搓捻着鸣人的
眼睛,用大母脚趾和食指夹着鸣人的鼻子,用脚后跟摩擦着鸣人的嘴唇,甚至主
动把脚趾伸进鸣人的嘴里,用脚趾夹着鸣人的舌头来回的玩,花样各种各样,鸣
人一直配合着雏田的动作,不管多么痛多么困难都去附和着雏田,脸上也尽是满
足的笑容。
等雏田玩累了,这才把双脚从鸣人的脸上拿了下来,让鸣人抓紧回去休息了,
毕竟明天一早鸣人还得去纲手那里接受封印,而且这两天也一直在伺候雏田,不
能让他太累了啊。
雏田慢悠悠的穿上被鸣人捂热的忍靴,看着鸣人依旧恋恋不舍离开的样子,
开心的笑了,这种笑并不是那种被鸣人伺候享受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因为雏田知道,经过这一晚上,一白天的事情,鸣人已经彻底离不开她了,就算
没有契约,结果也是一样的,因为她已经感知到鸣人是真正的爱上她,爱上她的
脚了,就算没有契约的存在,鸣人依旧会给自己舔脚,依旧会伺候自己,依旧会
当自己的脚奴,当然,爱上的并不是只有一个鸣人,还有雏田自己,只是,经历
了这些事情,雏田爱上的并不是鸣人这个人,相反雏田对鸣人的感觉已经越来越
淡了,而雏田爱上的是鸣人给自己舔脚时的快感,自己用脚去踩鸣人脸时的享受,
征服鸣人看着鸣人跪在自己脚下时的兴奋感。
而就在雏田想这些的同时,木叶村门口……
出现了一名女孩,这个女孩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
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女孩给人
深刻印象的是她那惊人的美丽,女孩有着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
的微笑,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
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个女孩,毫无疑问就是刚刚到达木叶村的风花小雪了,但她此时分明想着
什么「雏田这个家伙,真是的,亏了没让我白费心,看来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好
主人、温柔的主人了,不过,鸣人君还真是喜欢她啊,这么努力的伺候她,我都
没见过鸣人君这么伺候过我……不过鸣人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要不是人家现
在太累了,早就去找你了,算了,反正明天一早就能见面了,看我不到时候好好
修理修理你,光知道伺候她们几个了,也不想想人家。」风花小雪一边想着一边
往住的地方走去。雏田玩着玩着便高兴了起来,用脚趾搓捻着鸣人的眼睛,用大
母脚趾和食指夹着鸣人的鼻子,用脚后跟摩擦着鸣人的嘴唇,甚至主动把脚趾伸
进鸣人的嘴里,用脚趾夹着鸣人的舌头来回的玩,花样各种各样,鸣人一直配合
着雏田的动作,不管多么痛多么困难都去附和着雏田,脸上也尽是满足的笑容。
等雏田玩累了,这才把双脚从鸣人的脸上拿了下来,让鸣人抓紧回去休息了,
毕竟明天一早鸣人还得去纲手那里接受封印,而且这两天也一直在伺候雏田,不
能让他太累了啊。
雏田慢悠悠的穿上被鸣人捂热的忍靴,看着鸣人依旧恋恋不舍离开的样子,
开心的笑了,这种笑并不是那种被鸣人伺候享受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因为雏田知道,经过这一晚上,一白天的事情,鸣人已经彻底离不开她了,就算
没有契约,结果也是一样的,因为她已经感知到鸣人是真正的爱上她,爱上她的
脚了,就算没有契约的存在,鸣人依旧会给自己舔脚,依旧会伺候自己,依旧会
当自己的脚奴,当然,爱上的并不是只有一个鸣人,还有雏田自己,只是,经历
了这些事情,雏田爱上的并不是鸣人这个人,相反雏田对鸣人的感觉已经越来越
淡了,而雏田爱上的是鸣人给自己舔脚时的快感,自己用脚去踩鸣人脸时的享受,
征服鸣人看着鸣人跪在自己脚下时的兴奋感。
而就在雏田想这些的同时,木叶村门口……
出现了一名女孩,这个女孩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
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女孩给人
深刻印象的是她那惊人的美丽,女孩有着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
的微笑,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
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个女孩,毫无疑问就是刚刚到达木叶村的风花小雪了,但她此时分明想着
什么「雏田这个家伙,真是的,亏了没让我白费心,看来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好
主人、温柔的主人了,不过,鸣人君还真是喜欢她啊,这么努力的伺候她,我都
没见过鸣人君这么伺候过我……不过鸣人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要不是人家现
在太累了,早就去找你了,算了,反正明天一早就能见面了,看我不到时候好好
修理修理你,光知道伺候她们几个了,也不想想人家。」风花小雪一边想着一边
往住的地方走去。雏田玩着玩着便高兴了起来,用脚趾搓捻着鸣人的眼睛,用大
母脚趾和食指夹着鸣人的鼻子,用脚后跟摩擦着鸣人的嘴唇,甚至主动把脚趾伸
进鸣人的嘴里,用脚趾夹着鸣人的舌头来回的玩,花样各种各样,鸣人一直配合
着雏田的动作,不管多么痛多么困难都去附和着雏田,脸上也尽是满足的笑容。
等雏田玩累了,这才把双脚从鸣人的脸上拿了下来,让鸣人抓紧回去休息了,
毕竟明天一早鸣人还得去纲手那里接受封印,而且这两天也一直在伺候雏田,不
能让他太累了啊。
雏田慢悠悠的穿上被鸣人捂热的忍靴,看着鸣人依旧恋恋不舍离开的样子,
开心的笑了,这种笑并不是那种被鸣人伺候享受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因为雏田知道,经过这一晚上,一白天的事情,鸣人已经彻底离不开她了,就算
没有契约,结果也是一样的,因为她已经感知到鸣人是真正的爱上她,爱上她的
脚了,就算没有契约的存在,鸣人依旧会给自己舔脚,依旧会伺候自己,依旧会
当自己的脚奴,当然,爱上的并不是只有一个鸣人,还有雏田自己,只是,经历
了这些事情,雏田爱上的并不是鸣人这个人,相反雏田对鸣人的感觉已经越来越
淡了,而雏田爱上的是鸣人给自己舔脚时的快感,自己用脚去踩鸣人脸时的享受,
征服鸣人看着鸣人跪在自己脚下时的兴奋感。
而就在雏田想这些的同时,木叶村门口……
出现了一名女孩,这个女孩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
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女孩给人
深刻印象的是她那惊人的美丽,女孩有着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
的微笑,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
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个女孩,毫无疑问就是刚刚到达木叶村的风花小雪了,但她此时分明想着
什么「雏田这个家伙,真是的,亏了没让我白费心,看来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好
主人、温柔的主人了,不过,鸣人君还真是喜欢她啊,这么努力的伺候她,我都
没见过鸣人君这么伺候过我……不过鸣人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要不是人家现
在太累了,早就去找你了,算了,反正明天一早就能见面了,看我不到时候好好
修理修理你,光知道伺候她们几雏田玩着玩着便高兴了起来,用脚趾搓捻着鸣人
的眼睛,用大母脚趾和食指夹着鸣人的鼻子,用脚后跟摩擦着鸣人的嘴唇,甚至
主动把脚趾伸进鸣人的嘴里,用脚趾夹着鸣人的舌头来回的玩,花样各种各样,
鸣人一直配合着雏田的动作,不管多么痛多么困难都去附和着雏田,脸上也尽是
满足的笑容。
等雏田玩累了,这才把双脚从鸣人的脸上拿了下来,让鸣人抓紧回去休息了,
毕竟明天一早鸣人还得去纲手那里接受封印,而且这两天也一直在伺候雏田,不
能让他太累了啊。
雏田慢悠悠的穿上被鸣人捂热的忍靴,看着鸣人依旧恋恋不舍离开的样子,
开心的笑了,这种笑并不是那种被鸣人伺候享受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因为雏田知道,经过这一晚上,一白天的事情,鸣人已经彻底离不开她了,就算
没有契约,结果也是一样的,因为她已经感知到鸣人是真正的爱上她,爱上她的
脚了,就算没有契约的存在,鸣人依旧会给自己舔脚,依旧会伺候自己,依旧会
当自己的脚奴,当然,爱上的并不是只有一个鸣人,还有雏田自己,只是,经历
了这些事情,雏田爱上的并不是鸣人这个人,相反雏田对鸣人的感觉已经越来越
淡了,而雏田爱上的是鸣人给自己舔脚时的快感,自己用脚去踩鸣人脸时的享受,
征服鸣人看着鸣人跪在自己脚下时的兴奋感。
而就在雏田想这些的同时,木叶村门口……
出现了一名女孩,这个女孩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
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女孩给人
深刻印象的是她那惊人的美丽,女孩有着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
的微笑,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
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个女孩,毫无疑问就是刚刚到达木叶村的风花小雪了,但她此时分明想着
什么「雏田这个家伙,真是的,亏了没让我白费心,看来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好
主人、温柔的主人了,不过,鸣人君还真是喜欢她啊,这么努力的伺候她,我都
没见过鸣人君这么伺候过我……不过鸣人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要不是人家现
在太累了,早就去找你了,算了,反正明天一早就能见面了,看我不到时候好好
修理修理你,光知道伺候她们几个了,也不想想人家。」风花小雪一边想着一边
往住的地方走去。
当鸣人走进纲手的办公室时他的四个主人已经全部都在那等着他了。他赶忙
跪下朝她们快速爬去。
「鸣人君,好久不见了哦,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你了,小雪公主」
「哼,谁信你的鬼话,想我怎么不在脑子里想我的双脚啊,想我的样子啊,
我看光顾着伺候她们了吧」
「不是的,不是的啊,小雪公主,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你……」
「好了,小雪,今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惩罚他,先让我布置完封印再说」
「是的,纲手公主」因为纲手的发话,小雪没办法再继续说鸣人,只能狠狠
的瞪了他一眼,在心里想了一下「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鸣人赶紧和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鸣人,你可想好了要让我在你的灵魂里布置封印了吗」
「是的,纲手公主,我想好了」
「那好,放开你的灵魂,我来布置封印」
「是,纲手公主」鸣人说着,闭上眼睛,全身心的放松下来,召唤出自己的
灵魂,悬浮在空中。
只见纲手启动了百豪之术,双手快速的结印,结完印之后,一指快速指出,
闪电般的点在鸣人悬浮在空中的灵魂上,鸣人的灵魂剧烈的颤抖起来,突然,在
灵魂与手指相接的地方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漩涡鸣人,成为我的奴隶吧,我将主宰你的一切,我将成为你的主人,你
要用一辈子的时光来效劳我,永远生活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将是你一辈子最大
的心愿,你将再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也再也没有在我面前重新抬起头来的
机会,所以,臣服我吧,伺候我,是你一生无上的光荣,碎魂足印,封印吧】
鸣人的灵魂上布满了咒文,封印已经成功,感受到灵魂里多了一丝联系,鸣
人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灵魂,缓缓睁开了眼睛,虽说在鸣人的身上有多达三道缚魂
足印,可就着三道缚魂足印硬是被纲手的这个封印【碎魂足印】压制了,而在鸣
人的脖子正中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菱形印记,附在了三圈项圈的上面,菱
形印记上面还有许多的魔纹,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封印在了里面,而纲手,只是手
中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原点,至于这个黑色小原点的作用……「老师,你的这个碎
魂足印是什么封印啊,直接压制了三道缚魂足印,好像很厉害啊」一看封印已经
完成了,小樱迫不及待的向纲手问到。
「我的这个碎魂足印是我根据缚魂足印的功能完成的升级版,不仅拥有缚魂
足印的全部功能,而且比缚魂足印更加的残酷,束缚脚奴的能力也更加的厉害,
比如说:施加了缚魂足印的奴隶一生都必须不时地为主人舔脚,舔鞋子或者喝掉
洗脚水,总之必须时常接触主人双足的气息,不然就会体验来自灵魂的无尽痛楚,
但我的碎魂足印是只要奴隶一天不为主人舔脚,舔鞋子或接触主人脚的气息那么
因为封印的缘故灵魂就会破碎,灵魂也永世不得超生。还有施加了缚魂足印的奴
隶不听主人的话,那么主人就可以惩罚他,让他感到灵魂深处传来的灼烧般的感
受,或者不断加强灼烧灵魂的痛楚,直到主人重新原谅脚奴,而我的碎魂足印只
要是奴隶不听主人的话,违背主人的意愿那都会立马灵魂破碎。而且,封印除了
主人自动撤销以外,别无他法解除,知道奴隶死亡的那一刻才会消失,但被施加
了这个封印的奴隶,下辈子重生时也会重新带着封印,而且封印会主动指引她找
到上辈子主人的转世,继续伺候她,永世轮回,换句话说,也就是鸣人再也离不
开我一天了,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都要伺候我,用他永恒的生命无休无止
的伺候我,给我当奴隶,我就是他的天,就是他的主宰,他只能跪在我的脚下,
要不然就只有死亡,况且死亡了下一世还是得在我的脚下,只是这个封印没法强
迫的给人封印上,只能是自愿的」。纲手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玩味的看着鸣人。
「听到没有,就算你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已经是我的永世奴隶了,哈哈哈」
「不,纲手公主,我不后悔,能永世给您当奴隶是我的荣幸,之前没有封印
的时候我一直不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伺候您,是因为我怕您嫌弃我,现在好了,
您不但没有嫌弃我,还给我施加了这样一个封印,我真的非常喜欢,因为这样我
就有理由真真正正的伺候您了,我愿意给您当狗,也愿意永世给四位主人当脚下
的一条狗」
「哈哈,好,既然你愿意给我们当狗,那就要做好当狗的准备,我们不会再
像以前那样客气地对你了,也再不会把你当人看了。那你现在就要有一个狗的样
子,叫两声来听听」
鸣人立即抬起双手,架在胸前,伸出舌头,
「汪汪,汪汪,汪汪」的叫了起来,鸣人越叫越觉得自己是条狗,就不停地
叫,惹的四位主人都笑了起来。
「哈哈,你看啊,他叫的还真挺像,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风花小雪笑到
「是啊,早知道他那么喜欢叫,那天就应该让他叫个狗」小樱附和道「……好了,
别要再叫了,你现在已经是条狗了,那我以后就不叫你的名字了,至于她们爱叫
你什么就叫什么吧,我就叫你贱狗吧,反正狗有没有名字也无所谓。……过来!
给我趴下」!!突然纲手猛的喊道,而且喊的同时,纲手抬起右手把手中的黑点
对准鸣人脖子正中的黑色菱形印记,就在这时,一道黑光从鸣人的脖子正中的地
方亮起,又闪电般射出,纲手一把接住黑光,使劲一拉,鸣人顺着黑光就扑到了
纲手脚下,鸣人趴在纲手的脚前,众人这才看清纲手手里拿的是什么,那是一天
长约一米,宽一根小拇指的黑子链子,从鸣人脖子上的黑色菱形印记连接到纲手
手上,无疑是一条狗链。
「哇,那么帅,纲手大人,我们也想要啊,我们三个能不能也有这条狗链啊」
风花小雪双眼发亮的跟纲手说「没问题,这条狗链是我设置的另一个附加封印,
它拥有着独立的空间,一会我会给你们每个人施加这个封印的,这样以后你们也
能从他体内召唤出狗链」
「那太好了,小樱,雏田,你能想不想要,高不高兴啊,太棒了,这样以后
还能牵着他出门呢,」
「当然想要了,这样会更方便的」
「我……我也很想要」
「行了,封印既然已经完成,那就让这条贱狗好好服侍服侍我们四个吧,都
站了半天了」
「好啊好啊,早就等不起了,我可是很久没见到鸣人君了呢」
「这样,一会再让他一块服侍我们四个,现在就让他两个两个的服侍我们吧」
「这样也挺好的,就听纲手大人的」
「那好,那我就和小雪你一组,雏田和小樱一组吧」
「是的,老师
是的,纲手大人「
「那我们先来了哦」
鸣人自觉地跪在地上,给她们磕头。钢手一脚踩在鸣人头上,小雪把脚伸到
鸣人的嘴前。鸣人自觉地伸出舌头在她的靴子上舔起来。舔了一会后,小雪把脚
往鸣人嘴里插。嘴里插着小雪的鞋,头上被纲手踩着,鸣人的头完全成了她们的
玩物。
「贱狗,把衣服都脱了!」纲手命令道
鸣人乖乖地脱掉衣服,然后继续在她们脚下跪好。纲手和小雪坐在办公室沙
发上,鸣人爬到她们脚下,咚咚地给她们磕头。纲手把脚踩在鸣人头上,使劲往
下压「踩死你这个贱狗!」
小雪:「鸣人君啊,再叫几声!刚才虽然叫了几声,但我发现我还是挺想听
你叫的,快点啊,还有啊,别以为我叫你鸣人君你就以为我会把你当人看,你不
过也是一条我的贱狗」
鸣人乖乖地学着狗的样子「汪汪汪汪」地叫起来,引来她们一阵阵笑声。
「贱狗,跪直了!」纲手命令道。
鸣人跪好后,纲手在鸣人脸上左右开弓,清脆的耳光声响个不停。纲手打完
后,小雪又打了一连串清脆的耳光。
小雪:「打死你这只贱狗。让你贱!让你忘了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鸣人连忙说道:「小雪公主我再也不敢了,我今后一定会好好伺候您的,还
有,您今后也会一直住在木叶村,这样的话我也更容易伺候您,想您了,而且我
保证就算您以后不在木叶村,我也会时时刻刻的想您的样子,想您的脚。在您面
前我只有做狗的份,我哪敢不想您啊」
小雪:「这还差不多,你的嘴倒是挺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鸣人连忙给小雪磕头:「多谢主人夸奖!」
小雪:「你个贱狗倒挺乖。」小雪把脚伸到鸣人嘴前,「贱狗,舔鞋!」
鸣人把嘴贴在小雪的靴子上舔起来。鸣人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来回飞舞着。
鸣人舔啊舔,舔啊舔,真想这么一直舔下去。纲手突然站起来,骑在鸣人身上,
一只脚踩在鸣人头上揉搓着。过了一会,纲手站起来,用脚踝夹住鸣人的脖子。
小雪把脚抬起来往鸣人嘴里使劲插。插了一小会后,小雪把脚从鸣人口中拔出来,
然后把脚伸到鸣人脸下把鸣人的脸往上抬,纲手使劲夹住鸣人的脖子不让她往上
抬,鸣人的头就像个皮球一样被她们挤压着。挤压着挤压着,纲手突然松开双腿,
骑在鸣人身上「驾!」
随着纲手一声令下,鸣人向前爬去。小雪跟在后面,不时踹鸣人的屁股。玩
了一阵后,纲手站起来,从鸣人头上跨过,小雪又骑在鸣人身上。她同时把那条
狗链套在自己手上,鸣人接着向前爬去。接下来,小雪站起来,从鸣人头上跨过。
然后牵着狗链,鸣人在她脚下爬行着。纲手就在这时拿过狗链,牵着鸣人在客厅
转了几圈后,转过身,一脚踩在鸣人头上,然后使劲一拽狗链。之后,她用脚尖
跳起鸣人的下巴,然后把脚踩在鸣人脸上。
「贱狗,舔我的鞋底!」
鸣人的舌头在纲手的鞋底蠕动起来。与此同时,小雪两只脚轮流踹着鸣人的
后背。
在鸣人脸上踩了一阵后,纲手把鞋使劲往鸣人嘴里插。鸣人张大嘴,配合着
她。接下来,纲手命令鸣人跪直张开嘴,然后,她们轮流往鸣人嘴里踢。踢了一
会后,小雪一脚踹在鸣人脸上,把鸣人踹到在地。小雪走过来,双脚踩在鸣人脸
上。纲手也走过来,双脚踩在鸣人的胸脯上。鸣人倍感压力。小雪从鸣人脸上跳
下来,接着,纲手把一只脚踩在鸣人脸上,然后又把另一只脚踩在鸣人脸上。小
雪双脚踩在鸣人的胸脯上。过了一会她们从鸣人身上跳下来,「贱狗,翻过身!」
小雪命令道。
鸣人趴在地上。小雪和纲手同时双脚踩在鸣人背上。她们在鸣人背上跳起舞
来。之后,纲手从鸣人背上下来,走到鸣人脸前,把脚伸到鸣人嘴边,鸣人伸出
舌头在她的鞋面上舔起来。小雪仍旧在鸣人背上跳着舞。
小雪从鸣人背上下来,她一只脚踩在鸣人头上。之后,她拉起狗链,鸣人跪
趴在地上,她骑在鸣人身上,鸣人继续舔着纲手的靴子。
小雪和纲手坐回沙发,鸣人爬到她们脚下。她们脱掉靴子,然后把每一只靴
子轮流盖在鸣人脸上。之后,鸣人躺在地上,她们穿着袜子在鸣人脸上肆意揉搓
起来。小雪穿的是白棉袜,纲手特地穿的是黑丝袜。揉搓了一阵后,小雪的白棉
袜竟揉搓下来了。小雪用脚尖夹住棉袜塞进鸣人的口中。
「贱狗,好好品尝一下我的袜子什么味道!看你还记不记得」
鸣人兴奋地咀嚼着。纲手脱下黑丝袜套在鸣人头上。她们光着双脚在鸣人脸
上揉搓起来。揉搓了一会后,纲手把黑丝袜扯下来,她们的玉足和鸣人的脸直接
接触起来。鸣人只觉得她们的玉足真是柔软光滑,被踩着真舒服。她们的玉足在
鸣人脸上蹂躏了好大一阵。最后,小雪用脚趾把袜子从鸣人口中夹出。之后,小
雪坐在鸣人身上,双脚夹住鸣人的双腮,纲手坐在鸣人头前面,双脚踩在鸣人的
双颊上。接下来,四只玉足又一次踩在鸣人脸上肆意蹂躏着。
小雪坐在地上,鸣人趴在地上,她把脚伸到鸣人嘴边,鸣人张开嘴含着她的
脚趾吮吸起来。纲手站起来,一脚踩在鸣人头上。玩了一会后,小雪和纲手坐在
一张桌子旁边得椅子上,鸣人躺在座子下,四只嫩脚踩在鸣人脸上又肆意地揉搓
起来。之后,鸣人跪在她们脚下,把她们的脚趾挨个含在口中吮吸,把舌头伸进
她们的脚趾缝来回磨擦,舌头在她们的脚底旋转,在她们的脚面上飞舞。甚至,
用嘴含住小雪的右脚大拇指和纲手的左脚大拇指两个脚趾一块吮吸、舔舐。
「哈哈,他居然一起含住我们俩的脚趾,真是贱啊,原来,没有封印的时候
我还没觉得他那么贱,如今再看他这个模样,哈哈……」
「好了,纲手大人,咱俩玩的也差不多了,该让雏田他们玩玩了」
「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都不记得了,快,小樱,该你们玩了,一定要好
好玩弄他啊,你看他贱的,舔一个脚趾还不够,非要一块舔我们俩的」
「知道了,老师,您不说,我们也会好好玩的,是吧,雏田」
「嗯……是的」小樱:「原来把脚踩在脸上这么舒服啊!」
雏田:「嗯嗯,可舒服了呢,那两天他伺候我的时候我就感觉特别舒服,所
以那两天我老踩他的脸,现在你也觉得特别舒服吧,我告诉你啊,要是咱们光着
脚踩在他脸上会更舒服的。」
小樱:「真的吗,那我可得试试,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脚垫啊,喂,把我们
的袜子给我脱了。……别那么猴急啊,不用塞到嘴里,要不然一会怎么给我们舔
脚啊,就放到口袋里吧,晚上拿回家慢慢品尝,要含着这四只袜子睡觉,不能拿
出来哦」
鸣人听到小樱的命令,用嘴先后脱下她们的袜子,本想刚放进嘴中,就听见
小樱这么说,这才赶紧把袜子塞进口袋,然后又赶忙躺下,看着四只完美的玉足
又一次踩到自己脸上。
「真的啊,果然光脚更舒服呢,雏田有你的啊,你真不是很会享受吗」
雏田的小脸瞬间红了起来
「不是了啦,小樱你不要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前几天鸣人君是什么伺
候你的,你又是怎么享受的啊」
「嗯……你确定要听」
「当然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那好吧,其实那天我是让她这么伺候我的……」小樱跟雏田咬起了耳朵
「啊……不会吧,小樱你……你」雏田听完小樱的话后,本来就红的脸,瞬间更
红了,仿佛要滴出血来。
「没错啊,感觉别提多美妙了,仿佛要升天了,而且,他的那种技术还不错
哦,你也可以试试哦」
「说什么呢小樱,我才不试呢」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作为一个正值青春期
的女孩难免对那种事是有向往的,所以,雏田不争气的在心里想了一下「嗯……
以后没人的话,就让鸣人君给我试试吧,不知道会不会像小樱说的那样超级舒服
呢」
就这样,鸣人几乎一直跪在、趴在和躺在她们脚下。鸣人的舌头不停地吮吸
着小樱雏田的脚趾,舌头在她们的脚趾缝中来来回回,舌头在她们的脚底和脚面
上来回飞舞。而且她们不停地把玉足来来回回地往鸣人嘴里插,用脚趾夹鸣人的
舌头,夹鸣人的嘴唇,夹鸣人的鼻子。她们的玉足轮流或一起揉搓着鸣人的脸,
虽然以前鸣人的脸已经被这么玩过,可是那种感觉依然让鸣人沉浸在其中,更别
说这种玩法又多了一位他心爱的主人。「喂喂,你们还要多久啊,你们玩起来也
忘了时间啊,我和纲手大人都在这等多长时间了,太阳都快下山了好吗,快点,
别光你俩玩了,咱们四个一起玩,玩完以后,就要规定时间,回家自己享受去了,
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还不够享受啊」
「啊啊,不好意思,来,小雪,老师,咱们一块玩吧」
之后的时间里,从傍晚到晚上凌晨鸣人一直被他的四位无比高尚的主人玩弄
着,比如,她们命鸣人躺在整个办公室中间,两个主人分别坐在两边的地上,另
两位主人搬来椅子,分别坐在鸣人头的两侧,这样四双玉足踩在鸣人脸上蹂躏,
鸣人的脸完全被覆盖在下面了。她们还用脚夹鸣人的头,一位主人双脚踩在鸣人
的脸颊上,一位主人双脚踩在鸣人后脑上,一位主人双脚踩在鸣人左腮上,一位
主人双脚踩在鸣人右腮上,四双玉足把鸣人的头围在中间。她们还命令鸣人躺在
和趴在地上,然后,她们一起双脚踩在鸣人身上。命令鸣人吮吸她们的每一个脚
趾,把舌头伸进每一个脚趾缝,用舌头按摩每一个脚的脚后跟,八只脚还轮流往
鸣人嘴里插,每个人还用双脚把鸣人的脸踩进自己的鞋中,让鸣人深呼吸,舔鞋
垫,一个人一个人的轮流。鸣人被她们这么蹂躏,身体虽然很累,但心里却非常
愉快。的确,被自己的主人玩弄和蹂躏是一件幸福和快乐的事。
「好了,别玩了,今天也玩够了吧,该规定时间了」
「是啊,纲手大人,时间的话就你来定吧」
「行,那……以后每人两天的时间,就从小雪开始吧,她毕竟好就不见这条
贱狗了,然后一直往后轮就行,这样也方便。不过,这条贱狗得每天来我这一趟,
要不然他会死的,他死了也就没人伺候我们了」
「行,那就这样吧。……贱狗跟我走吧
是,小雪公主「
「等一下,我把狗链的封印传给你们,都把手伸出来」
每个人都把手伸到纲手面前,纲手一一给她们布置,布置完之后就见每个人
手中都多了一个和纲手手中一模一样的黑色小点「好了,完成了,今后你们也能
召唤出狗链了,都走吧,我要休息了」
「是,纲手大人
是,老师
是……,纲手大人「
出了门,小雪立即召唤出狗链,让鸣人跪趴在地上「那我先和这条狗走了,
你们也抓紧回去吧,拜拜」
看着小雪牵着鸣人往家走的背影,小樱与雏田也各自回了自己的家,去等待
着鸣人伺候她们那一天的到来。
两年后
木叶村门口
「走吧,再不走你就要被晓抓走了,去努力的锻炼自身,增加能力吧,这两
年你也伺候的我们够多了」是的,现在站在门口的,就是两年前成为脚奴的鸣人
和他的四位主人们,这两年,鸣人没有一刻的休息时间,没有一刻的锻炼时间,
完全沉浸在他的四位主人的脚下,两年的时间完全在伺候她们,可是现在,晓组
织就要捕捉九尾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鸣人也就只会死亡,所以才有了现在
这一幕。
「是啊,快去增加自身能力吧,就算不为别的,你也得抓紧变强,好回来继
续伺候我们啊」
「鸣人君,多希望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这样你就能永远在我们脚下伺候我
们了,也不用担心危险,可是你是人柱力啊,快去吧」
「鸣人君,一切小心啊,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行了,别墨迹了,给你的包里有我们所有人的袜子,丝袜,还有鞋子,没
事拿出来闻闻就行了,快滚吧,烦死了墨迹又不能继续留下来伺候我们」在纲手
的催促下,鸣人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晓这个混账东西,这才两年还没享受够呢,就来捣乱,真让他们抓紧死了」
「是啊,鸣人君要是我们雪之国的普通人,也就没什么事了」
「好了,老师,小雪,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期待鸣人抓紧变强吧,反正他
又离不开我们,就算变强了还会回来给我们继续当脚奴的」
「是……是啊」
「行了行了,知道了,抓紧回去吧,哎,必须再找个脚奴,要不然还不得累
死啊,真是烦死了」
就这样,鸣人开始了他的新的旅程,他的四位主人们也开始了她们新的享受
生活,只是,主人们再也不可能会签订契约了。因为她们的终生奴隶永远都只有
一个鸣人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