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之行】(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纲:在一个小村中,自古总是会不定期发生类似神隐的事件,镇中的人活
在恐惧中,每年都会案照时间祭祀,但仍然不断地发生失踪事件。一天,村人失
踪后,村人们出去寻找,意外发现了一个少女,将她带回村庄后,殊不知同时也
将灾难带回,村庄在一夕之间完全消失。
一群大胆的的青年,无意中得知了该地的传说后,便想找出其中的秘密,殊
不知自己正走向无法回头的梦魇中。
「唉,日子愈来越难过了。」一个老人感叹着,这时一个人冲过来大喊:
「不好了,又有人失踪了。」,「什么,不是才刚祭祀不久,怎么又失踪了。」,
「每年不是祭祀后,都会停止一段时间吗?怎么又突然发生的那么快」所有人都
开始躁动不安,就在情况即将失控时,村长大吼:「都给我闭嘴,看看现在都成
了什么样子,现在狩猎队的成员立刻跟我的成员立刻跟我去寻找失踪的人。」,
等到狩猎队整备完成后,村长带领着狩猎队的成员进入山中去寻找,一直到了傍
晚仍然没找到。
「找到人了。」就在大家快放弃时,一到声音响起,大家转头一看,那一个
人抱着一个昏迷的少女,「她是谁?」所有人看到少女时,心理冒出了疑问,
「村长这不是我们村庄的人。」一个大个子喊到,这时有人发现少女眉头一皱,
「她醒来了」有人大喊,当少女醒来看到人后挣扎大喊:「放开我,放开我,他
们……他们来了!」,「他们是谁?」所有人心中闪过一丝疑问,这时少女挣脱
开男人的怀抱后,立刻向树林中跑,一边喊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时,少女已经消失了,当其他人要去追的时候,村长大喊:
「不要追了,她是个疯子」,说完带着狩猎队回到村中。
入夜,当村中所有人入眠后,一道道黑影集中到了村庄前,「确定是这个地
方?」领头黑影问,「没错就是这里,老大,那个逃脱者,遇到过这个村庄的人。
虽然人没抓到,但是可能有秘密,被他们知道了。」其中一到影子道,「好,把
这个村的痕迹全部抹除了,能带走的人全部带走,带不走的,杀。」说完,所有
黑影开始行动,却没注意到那个疯女人躲在草丛中看着一切。
三百年后,雨晴市,一间旧书店哩,叶亭羽正拿着一本书看着,突然一记打
击击中他的头,「臭小子,又在白看书。」书店老闆拿着鸡毛撢子看着他,「我
没有,我是在找书,你看我已经打算买了。」叶亭羽回答道,并顺手拿了一本书
到老闆面前,「既然要买,那就快去结帐。」老闆看了一下后,很不客气地回答,
叶亭羽为了避免再被打,於是硬着头皮掏出钱,然后离开了书店。
「真倒楣,我这个月的钱都没了」叶亭羽看了看钱包叹气,这时他想到了那
本书,「都是这本书害的,没想到这书那么贵,可恶。」,就在准备将书丢到地
上时,发现书本的厚度有些不对,於是仔细翻开每一页,却没发现任何东西,
「奇怪难到是……」。
叶亭羽回到宿舍后,拿起小刀割开封面,里面掉出了一张铁牌,和一张地图
上面画了一些看不懂的符号,「这难道是藏宝图,发财了…我发财了」,抑制着
心中的兴奋,叶亭羽拿起手机拨出一通电话,「强子,快来我这里,我给你看个
好东西。」,「什么,好东西?不会又想骗我吧?」强子开玩笑的问,「不会,
反正快来就对了,否则到时候别怪我没找你。」说完立刻挂断电话。
张强抱着好奇心来到叶亭羽的宿舍后,叶亭羽拿出地图,「强子,你是学考
古的,知道这上面是什么吗?」,张强看了看回答:「这是我没看过的文字,不
过地图的位置我知道。」,「什么,那还不快出发」叶亭羽兴奋道,「没那么简
单,要去那里要准备一下,顺便我找几个人,预计后天出发。」张强立刻阻止叶
亭羽的冲动,「那好,后天这里集合,不见不散,对了顺便帮我准备一下吧。」,
张强看了叶亭羽一眼无奈地说:「好吧,谁叫我认识你」说完就离开了。
看着张强离开的背影,叶亭羽忽然想起了铁牌的事情,「糟糕,忘记把这玩
意儿拿给他看,不过应该没关系。」说完,随手一丢,叫去睡觉了,却没发现铁
牌在黑暗中,散发着妖异的光。
到了出发当天,张强带着四个人,「亭羽,我向你介绍一下,他们是我的队
员,那个最壮的,叫王大虎,他旁边的人是……」刚要介绍其他人,就被王大虎
抬手打断,「快点出发吧,别浪费时间了。有空自己去认识就好。」,叶亭羽带
着好奇上了张强的车。
途中叶亭羽用着各种方法终於知道了其他人的名子,高瘦的叫于起,矮胖的
叫赵灵义,最后一个不爱说话的叫吴开。当车开到了颖伸山中,叶亭羽和其他人
的互动不多,所有人除了他之外,都好像要进入危险一样,「大家都怎么了?」
叶亭羽小声的问着于起,「你不知道吗?」于起问,叶亭羽茫然地摇头,「这里
是出了名的失踪圣地,每年都会有人失踪,真的邪门。」于起害怕的回答,「难
道没人去查吗?」叶亭羽问。
「当然有,连政府都去查了,可是去调查的人也失踪了,到最后政府也不管
了。」于起低声的回答。「够了,别再说了。」王大虎忍不住大吼,车中的人都
被吓到了,气氛变得格外压抑,於是所有人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叶亭羽则无聊的
看着窗外。这时,突然一个震动,叶亭羽整个身体往前一冲,撞到前座,「怎么
了?」所有人同时问,张强下车查看后说:「不知道为什么轮胎全部爆了,好巧
不巧撞到了树,现在我们可能要用走的了。」
所有人只好不情愿地拿起行李走下车,看了地图后,往郁闷的往离托格山最
近的城市前进,刚进入城中,就有人走到他们面前:「你好,欢迎来到天燕市,
进入市区后,请注意简介上警告,否则后果自负。」说完就将简介塞给他们,并
快速离开。
「想吓我?开什么玩笑,以为我会相信吗?」王道虎说完就将简介随手一丢,
其他人的反应也差不多,也是随手一丢,只有叶亭羽觉得好玩,就偷偷收了起来。
「虎哥,天色不早了,要不要找着地方先住下,明天再行动。」张强问,
「王大虎看着天空,发现不知道怎么已经黄昏了,」奇怪今天太阳怎么那么早就
下山了。「王大虎看了手錶发现指针停止在3:00,」真是的,我就知道便宜
没好货。「愤怒的拿下手錶,用力一摔,大声道:」**的,没拜法了,今天就先
找地方住下,明天出发。「
按照着入城时拿到的简介,一行人进入了当地唯一旅馆,「你好,我们要两
间双人,一间单人的。」张强客气地向服务员道,服务员看了剩余的房间后:
「对不起,先生,我们只有单人的。」,「好吧,只能这样了。」张强无奈的回
答,这时王大虎拿着地图冲出来道:「我们想去这里,有人可以当向导吗?」,
服务员看了地图后,一脸愧疚地说:「对不起,现在要去那里需要有人证件,需
要………」,看着服务员欲言又止的样子,王大虎说:「没关系,条件随便开,
我们都接受。」,「那就麻烦先生明天早上到大厅,我们会安排人带你们过去。」
王大虎一听,点了点头,转身跟着其他人去自己的房间,在他们转过去后,
没有发现服务员眼中闪出一道寒光,拿起通讯器小声的说,「老大,有急事……」,
服务员将所有细节一一汇报,通讯器的另一端传来声音:「很好,等一下来找我,
我会给你奖赏的。」
夜晚,地下,一间密室中,七个人围在桌边,四周的灯罩在他们的身上,反
而给人一种阴暗的恐怖。
一个年轻的忍不住率先开口:「白老,把我们召集起来,又有什么有趣的事
情,快说出来听听。」
「就是,如果没事,我可要回去了。」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白老终於说话了:「好了,千魅、药鬼,你们就不能等
一下吗?」,说完,随意按了两下桌面,白老背后的萤幕亮起,画面中,正式叶
亭羽等人的资料,「白老,这几个人是这次的猎物吗?」有人好奇地问,「他们
不只是这次的猎物,他们手中,还有我们一直在找的那张会威胁到我们的地图。」
白老愤怒的说,「什么,三百年前,那张被偷走的地图?」千魅惊讶的问,「没
错,但是看情况,他们把它当成了寻宝图,所以我们还有机会。」白老一说完,
全场躁动。
「我要那个壮的,谁都不许抢。」
「谁管你,我有个实验也需要,他归我了」
「那我要那个瘦的。」
相似的话语在密室中,不断地响起,「够了!」这时白老大吼,完全听不出
任何年老的样子,全场立即安静下来,白老看了四周后,说:「老规矩,谁抽道
就归谁。」,所有人虽然不甘愿,但也是乖乖地抽籤.
此时,叶亭羽正在于起的房间中闲聊,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决定自己的
命运,「于起,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地方的女性比男性多,连服务员都是女的?」
叶亭羽问,于起不确定道:「应该是你的错觉。」
「那好吧,明天就拜託你们了」,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中,忽然看见桌上的
铁片在发光,拿起铁片看着,「奇怪,是我看错了吗?」,将铁片收好,走道床
边,倒头就睡。没发现,暗中,铁片继续发着比之前更妖异的光。
梦里,叶亭羽看着一个少女被一个猎人抱着,其他人不停的议论,他却完全
听不懂,忽然间少女醒过来,不断地大叫,最后脱离人群,不断地向山中跑去,
叶亭羽想去追,却怎么都追不上,突然,少女停了下来,转过来,突然画面一变,
叶亭羽看着整座村子不断的扭曲,没错是扭曲,村中的人正被黑衣人绑着,有人
哀号,有人昏迷着,他想出去就,完全动不了,眼前一黑。
黑暗中,一个少女走他面前,问:「想就他们吗?」,他犹豫了,少女看着
他说:「没关系,下次再说。」,说完,轻轻一推,叶亭羽开始坠落,「啊……
…」,睁开眼睛,发现天以亮,走到大厅,发现所有人已经醒了,正在等他,他
尴尬地回到房间中,拿起行李去集合,这时服务员走来,「先生,这位是魏殇,
他会带你们去目的地。」,魏殇看着他们说:「你们要去的地点比较特殊,需要
分批去,不会有影响吧?」
「当然不会。」为了寻宝,所有人都没意见,「那好,等会按名单,依次上
车。」
叶亭羽等人毫不怀疑就上车,完全不知道已经掉进圈套中。
王大虎最先上车,刚上车,王大虎等不及的问:「大约要多久才到?」,司
机只是开着车,并未回答他,「什么态度,快回答。」,或许是怕了,司机说:
「很快的,请放心。」,王大虎没发现司机回答时,按下了按钮,车里顿时气体,
等王大虎发觉时已经晚了,无力地看着司机,将他拖下车,丢在路旁便离开,此
时一台黑色的麵包车经过,一群人下车将王大虎抬进车中后,便飞奔而去。
王大虎醒来时,看到一个老人笑着看他,他想洞却发现自己被绑住,嘴也被
堵住了,「你醒了?正好,我的蛊虫们也准备好了。」说完,打开一个罐子,将
一只虫抓出,捏着王大虎的嘴,将虫塞到王大虎的嘴哩,王大虎惊恐地想吐出来,
却吐不出来。
「别怕,不会毒死你的。」说完,老人将他松绑,王大虎站好后,本想给老
人一拳,可是却动不了,老人冷笑:「我叫虫叟,也是以后的主人,现在跟我来。」,
王大虎害怕了,不想去,可是身体却自己跟着虫叟走,走到一间暗室后,虫叟拿
出一堆罐子,下令道:「把这些按照上面写的,用在你身上。」说完,就看着王
大虎将罐子打开,
第一罐写着:「玉骨蛊,喝」,王大虎看着自己将黏稠的墨绿色液体喝下去,
想吐却不能吐,喝完后全身剧痛,感觉全身的骨头摩擦着,但身体却拿起下一罐:
「柔体虫,吞」,拿出里面的球状物,直接吞下去,却没反应,王大虎心中庆幸,
身体继续前进,逆阳菇、柔心草、冰肤液,王大虎看着自己慢慢将所有罐中的物
品用完后,却从柔体虫后一直没效果,就在王大虎以为都失效了,挑衅着看向虫
叟时,却看到虫叟拿起玉笛一吹,王大虎全身开始发痒、发热、痠痛,而且身体
开始缩小时,表情变为惊恐,眼前一黑,晕过去了。虫叟在王大虎晕倒后,吐了
一大口血。
「总算撑过去了,有让所有蛊虫一起发动的副作用真大」说完,抱起女化的
王大虎,进入浴室。
王大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泡在药水中,看着自己的身体,胸部微微鼓起,
下体一片空虚,完全是女人的身体,虫叟吹着笛子走了进来,王大虎想大喊,却
发出一阵轻柔细小的声音「快把我变回男的。」,虫叟装傻说:「苗苗,泡澡泡
到头晕了吗?你本来就是女的。」,王大虎轻声的说:「我叫苗苗,是女人,不
是叫………,我怎么说不出来。」,虫叟笑着说:「记得柔心草吗?只要我一吹
玉笛,,你就会完全接受我说的话。」
王大虎,不应该说是苗苗了,害怕的卷缩着身体,这时虫叟又吹奏一次笛子
完后,说:「不要害怕,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也是你最喜欢的主人,你会无条件
服从我。」,苗苗心里想:「对呀,我为什么要害怕。」,於是身体开始放松,
虫叟看改造成功了,於是下令:「现在出去穿上篮子里的衣服。」,苗苗马上从
浴盆中站起,离开浴盆,在虫叟的注视下穿上了篮子里的旗袍,向虫叟行礼道:
「主人,我好了。」,「不愧是我,眼前的作品太完美了。」虫叟满意的看着眼
前的苗苗,苗苗见虫叟不断地盯着她,害羞地低下头,这时虫叟说:「走吧,跟
着我出去,看看你的夥伴,被改成甚么样。」
苗苗开心地回答:「是的,主人。」
虫叟带着苗苗走入一个密道,途中虫叟拿出玉笛一直吹奏着,却没有下达任
何指令,苗苗听着,觉得全身燥热,有着一种极强的渴望,当走出密道后,虫叟
停止吹奏,苗苗看向四周,发现这是间有着各种未知科技的密室,白老正坐在里
面,当虫叟走入后,白老看着苗苗讚赏道:「不愧是你,竟然可以把一个壮汉改
造成一个少女。」,虫叟得意道:「还不止这样呢!对了,其他人怎们样了?」,
白老回答:「都差不多了,好了不用那么恭敬,做下吧。」,虫叟听完后,直接
坐下,看着苗苗说:「忍很久了?」,苗苗点头,虫叟看了一眼白老说:「你算
是重要的商品,我可不能碰你。」,苗苗心理一阵失望,这时白老说:「别玩了,
反正你的技术,大家都知道,事后复原就好了。」,虫叟一听立刻向苗苗道:
「来,做你最喜欢的口交。」,苗苗一听,直接跪下来,将虫叟的裤子拉下,开
始口交,但是欲望却仍然在累积,虫叟道:「我要射了,全部吞下去,你很爱喝
的。」,苗苗感觉口中一阵喷发,液体充满了口中,苗苗虽然是第一次心中却异
常开心,而且期望着能在喝到。
虫叟再次吹笛,而这次的下令却是:「你是一个玩偶,没有自己的人格,渴
望性爱,不能自己行动,只有你的主人能给於你人格以及行动。」,说完就将苗
苗放在一旁,再也不管了,苗苗双眼无神的站着,下身却不断滴水。
吴开篇
吴开坐在车中,并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车外,好在司机的忍耐度够强,否
则真的会忍不住主动找吴开说话,吴开看着车外的景象,原本开进树林的车,竟
然已经慢慢的转入城市中,心中顿时警觉,当车子停在一个服装店前,吴开拿着
笔记本写下:「这里哪里。」,拿给司机看。司机随意地说:「你们不能走一样
的路线进去,所以要那这店帮忙。」说完后,拿出一张纸条交给吴开说:「拿给
店长,他会帮你的。」,吴开拿到纸条后,什么都不说直接下车,司机也没再说
什么,直接开车就走,速度很快,好像在害怕那家店。
吴开打开店门,走进去,拿起笔记本给店员看,写着:「我要找店长。」,
店员看着吴开,礼貌地说:「抱歉先生,我们店长不在。」,吴开拿出纸条,然
后又写下:「我有急事要找他。」,店员原本想要回绝,但是看到那张纸条后,
就说:「请稍等。」,然后进入室内,没多久,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对着开说:
「听说,你有事找我?」,吴开只是拿着纸条,女人看了纸条后,慵懒地对着吴
开说:「进来吧!」,吴开跟着进去,发现除了一张桌子放满甜点和椅子,里面
什么也没有,不禁皱眉,女人坐下,喝了一口茶说:「别不高兴嘛,先坐下,我
们谈谈。」
吴开没办法,也只能坐下,女人拿起茶壶给吴开到了一杯茶后,妩媚的说: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千魅,这间公司的老闆,那么,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吴开拿出笔记本写下:「吴开。」,千魅看了后,轻轻一笑,说:「别这么紧张,
先喝口茶放松一下,我们再说正事。」,吴开喝了一口茶后,静静地等待回复,
然而千魅则是不断地挑逗他,完全不讲去目的地的方法,於是愤怒的站起来,往
外走,这时千魅妩媚的说:「别这么凶嘛。我现在就带你去,别走啊。」
吴开仍然继续走,突然吴开停下来,但不是他想停,而是身体开始脱力,双
眼无神的站着,千魅看着药效发作,拍了拍手,外面的店员推着担架进来,熟练
的将吴开绑在担架上,千魅看着吴开笑着说:「你想去那里,可以啊,我很快就
送你过去,我的小玩具。」
吴开醒来,看着被锁链绑在强的手脚,以及四周挂满的器具后,脸色发白,
这时千魅走了进来,吴开紧张的看着她,千魅笑着说:「我的小玩具醒来啦,正
好,让你看着我创作。」,说完,拿起2根管子,管子连接着一台机器,分别插
入吴开的肛门与尿道中,「怕你太无聊,先跟你说说,首先要将你身体洗乾净,
以方便后面的创作。」说完,打开机器,机器中流出量的液体,顺着管子冲入吴
开的体内,吴开觉得一阵冰冷后,随即而来的是一阵被灌满的痛感,吴开忍不住
大叫,他的却让千魅感到惊奇,「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发出的声音竟然是女
孩子的声音,难怪不爱说。」千魅调侃着说到。吴开见隐藏不住了,大声喊着:
「快放开我,你不怕被知道吗?」,千魅笑着说:「你不要想出去了,你的同伴
应该也被抓住了,没有人会知道的。」,虽然千魅笑容很迷人,可是吴开却觉得
那简直是恶魔的微笑。
看着机器灌注的速度开始慢下来,千魅开始准备新的道具,等到机器停止后,
吴开却发现全身已经麻木了,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精神却仍旧清醒着,千魅解开
他身上的锁链,将他放在手术台上,这时,千魅又开始介绍:「第二步,我要将
你的皮剥下来,别害怕不会痛的。」,吴开想大骂,可是声音却出不来,千面笑
道:「还没开始已经这么兴奋啦。」,吴开的心里已经骂了无数次,却毫无办法。
千魅拿起刀子开始切割,吴开发现一点也不痛,看着千魅执刀,发现千魅的
刀工很好,又快又准,完全没切割到太多的地方,但是当千魅的刀切割到他的下
体时,心中害怕了,其实千魅也知道,所以在切割的时候,故意特别放慢速度,
当吴开阳具被切下后,吴开绝望了,而千魅则是用将切下的阳具丢到一旁,手放
到吴开的头顶,前后用力一拉,吴开的皮顺着施力方向慢慢地脱落。
到了四只的时候,千魅为了保持皮的完整性特别慢,而吴开则是惊悚的忾着
自己的皮慢慢的离开身体。
当皮完全脱下后,千魅拿着吴开的皮,向着吴开说:「等下我还会再给你穿
回去的。」,吴开一听,心里放心了不少,但是千魅又说了一句让吴开崩溃的话:
「不过,我要先修改一下。你之前太难看了。」说完,拿起皮到旁边的机器上。
千魅将机器开动,慢慢地修改着,吴开看着千魅的修改,还不时拿着他的阳
具不断的测量着,以为还能接回去,心里正开心,数小时后,千魅拿起皮走向吴
开:「怎么样,我修改的漂亮吗?。」,吴开一看,直接傻眼了,这不是他的皮,
而是一个女孩的皮,而且特别小,「这套得上去吗?」吴开心里想着,千魅直接
拿着皮,也不管尺寸的问题直接从脚套上去。
当从脚套上腰部时,吴开感觉被紧包着,随后看到自己的下身变的很小,当
皮慢慢往上后套入了手后,吴开觉得手和身体变小了,而当套上头后,吴开发现
身体能动了,於是用力一踢,千魅直接闪过,吴开藉机起来,可是当他一下手术
台,皮却剥落了,千魅讥笑的说:「我还没黏合就想跑,活该。」,千魅抓起吴
开,将他放回手术台,涂上药剂后,皮背上的裂缝开始密合,而吴开却昏迷了。
睡梦中,吴开做了一个梦,梦中,她是个小女孩,是千魅捡回的孤儿,从小
被训练各种服务的技术,为各种人服务着,但是千魅并没有嫌弃过他,对他照顾
有加,而她长大的过程中,始终都视千魅为最伟大的主人,绝对不背叛。
突然梦境一黑,一个声音出现问着:「你是谁?」,她回答:「我是吴开。」,
但不断有记忆冲入她的脑海中,这时声音再次响起:「你是谁?」,这次她回答:
「我是凯蒂。」,一说完,一股拉力从她脚下传来。
凯蒂醒来后看着千魅拉着她的脚,好奇的问:「主人你要做什么了?」,千
魅笑着说:「你还敢问,现在都不早了,还不快起来。」,看着时钟,凯特一惊
马上冲出去,却被千魅抓住,「衣服都没穿,就想出去,你睡糊涂啦,快穿上衣
服。」千魅笑着说,看着自己什么都没穿的凯蒂,红着脸,穿上制服后,直接下
楼,却没发现千魅在后面诡异的笑着。
于起刚上车,原本以为会很无聊,可是当他用后照镜看到司机时,发现司机
是一个女的,而且颜值极高,「小姐,你真漂亮,怎们保养的。」,但司机完全
不理他,开始想办法和司机闲聊,司机虽然想和他聊天,但是因为命令,仍然不
理他,但是于起不断地用各种话题吸引着她,「噗。」的笑一声,她终於忍不住
和于起攀谈起来,「小姐,目的地都有什么?」于起好奇的问,但此时司机只是
给了他一个微笑,「别这样,告诉我嘛。」,但司机仍是笑而不答,之后于起发
现只要聊到和目的地相关的话题时,司机都是用神秘的一笑就带过去,并未说什
么,而于起看她不想回答,於是也换到别的话题。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气氛还算不错,但于起聊得太起劲了,完全没看
到,外面的景象,车外的景色开始变得很荒凉,四周没有甚么树木,倒是草却高
的惊人,当司机看地点差不多了,於是开始了计画,她摀着胸口,开始抽蓄,于
起看到后,连忙抓住方向盘,稳住车身,把车停在一旁,看着司机完全不动后,
抓起司机的手腕,探了脉搏,「还好还有心跳。」于起心中放松了不少。
他连忙下车,看了四周后,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栋大房子,此时他完全没想
为何会也大房子在这种地方,於是跑到驾驶座旁的门,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带后,
将司机放在副驾驶座上,坐上驾驶座连忙加速开向房屋,「一定要赶到,一定要
…」看着身旁的美人痛苦的样子,于起不断地加速,却没发现草丛中,无数的尖
刺陷阱缓缓升起,当轮胎压在尖刺上时,车子开始失控,于起试着稳住车车,但
是轮胎已经没有煞车能力了,於是车子直接翻覆撞向了房屋的围墙上,翻覆的同
时,于起用身体护住了司机的身体,替她挡下了大部分的冲击。
当车子撞到围墙上后,屋中的人跑了出来,看到浑身是血的于起从车中旁出
来,于起用尽全身的力量说:「救车子里的人。」,说完,就晕倒了,于起没看
到的是,当他晕倒后,车中的司机从旁出来,身体并没有流血,站起身却没有任
何行动,呆滞地看着地上的于起,这时屋中有一个男子走出,极有兴趣的看着昏
迷的于起说:「真有趣,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很久没看到这样的人了」,说完,
向着院中的人下令到:「把他搬到实验室去。」,所有人包括女司机,甚么都没
说就直接将于起抬起来,带到屋中。
实验室中,各种仪器响着,于起赤裸地在一个营养舱中,而他头上则戴着一
个头盔,头盔连接着线路,沿着线路看到线路的另一端一个带着相同头盔的少女
躺在床上,也是浑身赤裸,身上也连接着各种仪器,在实验室的隔壁,男子看着
萤幕上的各项数据后,双手的手指不断地敲击着键盘,数入着各种指令,随着指
令不断的输入,实验室的机器也陆续开始运转,营养舱中伸出许多的机械臂不断
的改造着余起的身躯,而头盔也开始运作着。
与于起同在实验室的少女,身旁的仪器不断的运作,少女原本的脸色不断的
潮红,身体却毫无行动,所有的数据慢慢地传入电脑中,男子盯着数据不断地输
入新的指令,数小时候,男子看着数据,满意地笑着:「哈哈,总算成功了,就
等人醒来了。」,说完,启动营养舱,将于起从营养舱中调到另一间房间中,而
少女男子抱入房中,当男子将少女放下后,从口袋中取出一个注射器,刺入少女
的后颈中,「好了,真期待她醒来后的表情。」
天亮了,阳光照入少女的房间中,少女茫然地看着四周,这时她看到男子躺
在他的旁边,惊吓的用被子挡住身体大叫:「啊……」,男子被尖叫声吵醒,不
高兴的说:「小鱼,为什么要吵醒我?」,小鱼愤怒的说:「你是谁,为什么睡
在我旁边?为什么我没穿衣服?」,男子冰冷的反问:「你知道你的身分吗?」,
小鱼刚想回答,却发现脑中一片空白,而头也开始疼痛,顿时大叫:「我到底是
谁?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男子一只手紧紧抱着小鱼说:「别害怕,小鱼,
这里是你的家。」,小鱼茫然地看着男子,感觉被男子抱着时,有一种特别安心
的感觉,心想:「他既然知道她的身分,就一定能帮我」,於是的问:「我是谁?
你又是谁?」,男子回答:「我叫戚光,这个家的主人,而你叫小鱼,是这个家
女仆之一。」,当戚光讲到女仆时,小鱼的脑中浮现了许多她在做家事和拜见主
人的景象,而主人的面貌自然就是戚光了,此时小鱼一惊,连忙跳到床下,向着
戚光跪下,紧张的说:「主人,对不起,我错了。」,戚光看了,只是微笑着说:
「没关系,昨天你摔到头,失去记忆,我原谅你。」,小鱼听到这里心理松了一
口气,但是戚光话锋一转,说:「但是还是要好好惩罚。」,小鱼一听想到了守
则里的惩罚,身体不断地发抖,而戚光则是笑着说:「好了,跟着我走。」,小
鱼害怕惩罚继续加重,於是跟着戚光走着,但心中仍然很怕。
当戚光带着小鱼进入更衣室后,「今天一整天你就穿这个,不准换。」戚光
说完后,拿出了一套女仆装,小鱼一看,顿时傻眼,因为那件女仆装裙子短到不
行,而上衣的部分则露出了了肚子,小鱼忐忑的问:「可以不穿这一件吗?」,
戚光笑着说:「可以啊。」,随后拿出更暴露的衣服,小鱼看着那一件小到能称
为童装的衣服时,直接选择了第一件穿上,却想到她没穿内衣,於是问:「我的
内衣呢?主人。」,戚光冷笑道:「看来你还没完全恢复记忆,被处罚是不能穿
内衣的,还不快穿好去工作。」,小於连忙将衣服穿上,穿好后,走出更衣室,
戚光冷笑着拿出一个遥控,调整上面的数值后,诡笑的说:「调教开始。」
小鱼彆扭的穿着高跟鞋走着,心中想:「我以前不是有穿吗?为什么像是第
一次穿一样?」,笨手笨脚的开始今天的工作,小鱼今天一整天都很不自在,虽
然记忆告诉她,她做女仆很久了,但是做起事来却感觉像没做过一样,还有那套
衣服,超短的裙子不断地走光,让她感到异常兴奋,心里却不断地告诉自己要调
整姿势,不能让人看到,而风吹过身体时,身体不断的出现快感,让她根本没办
法专心工作,下午的休息时间,小於回想着今天一天,「那个变态,色鬼……」
心中愤怒,不断的小声咒骂戚光,她以为不会有人听见,却没发现,管家躲在角
落将一切纪录了。
到了晚上,管家向戚光会报小鱼的工作状况后,戚光拿起遥控再次调整上面
的数值后,命令管家将小鱼带到她的房间中,管家立即去执行。小鱼晚上无法入
眠,不知为何身体燥热难耐,性欲不断提高,於是脱下衣服,不断的抚摸身体,
突然间门被打开,小鱼一看是管家连忙躲进被子底下,但管家走到床边,将手伸
入被子底下将小鱼抓出来,「主人要见你,跟我走。」
管家豪不客气地将小鱼抓起,带向戚光的房间,一路上,小鱼想到了早上的
处罚,心中担心着又要被处罚了,身体不断的发抖,当小鱼被带到主卧室后,管
家突然放手,直接将她摔在地上,小鱼看到,戚光沉着脸问:「听说,你对我的
处罚有意见。」,小鱼连忙摇头,戚光拿出一段视频开始拨放,小鱼看到顿时绝
望了,戚光看着她问:「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小鱼两脚发软,直接跪下趴在地上说:「对不起,请主人原谅。」,戚光看
着小鱼冰冷的说:「犯错就要处罚,管家,抓起来带到地下室去。」,管家抓着
小鱼往地下室中,而戚光也跟在后面慢慢走着,当到了地下室后,戚光命令道:
「把她吊起来。」
管家走道悬吊的手铐旁,将小鱼的两只手铐住,这时戚光拿着皮鞭给管家:
「今天先打30下。」,管家面无表情地拿起皮鞭开始打着,小鱼在不断的鞭打
下,除了疼痛外,还感到了快感,下身不断滴水,戚光看了在旁边道:「真是变
态,晚上脱光睡觉,被打还会滴水。管家,再用力一点。」,於是小鱼感到更痛,
但听到戚光的羞辱和疼痛转变成的快感,更猛的快感袭来,下身氾滥更严重了。
打完30下后,小鱼全身的伤开始自动癒合,完全看不出有被打的迹象,戚
光却一点都不惊讶,戚光看着小鱼问:「还敢不敢再骂?」,小鱼不断地喊着:
「在…在也不……不敢…了」,戚光拿着钥匙解开手铐,小鱼趁机抱住了戚光,
身体不断摩擦着戚光的身体,而戚光则是按下口袋中的遥控,小鱼只觉得眼前一
嘿,就昏过去了。
隔天早上,小鱼起来穿着昨天的衣服继续,今天仍然照着昨天的事情做着,
但是遇到戚光时,戚光总是带着羞辱的话,让她感到兴奋,又想到昨晚的事情,
看着戚光的眼神带着一丝迷离和渴望。
夜晚,戚光带着管家出门,戚光将钥匙交给小鱼,告诫她:「好好开家,还
有二楼最后一间,千万不要进去,如果让我知道了……哼!」说完,就出发了,
小鱼没看到的是,戚光转身后,露出的奸笑。
戚光走道房屋后方,按下墙角的石砖,地上一道暗门开启,戚光走入后,暗
门悄悄关闭,戚光沿着路走入密室中,看到白老后,恭敬的鞠躬后,白老开始问:
「事情怎么样了?还需要多久。」,戚光恭敬的回答:「一切都还顺利,但是时
间有点不太确定。」,白老到:「虫叟,又再调制他的猎物了,预计3个月后,
你可以吗?」,戚光想了一下说:「没问题。」,这时戚光的手錶发出声响,戚
光脸色一变,连忙向白老告退后,赶往住处。
两小时前,小鱼好奇着最后一间有什么,心中不断的挣扎,看了,又怕再次
被处罚,不看,心中的好奇压抑不住。最终,好奇心爆发了,於是打开了那间房
间,她看到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她不断的靠近,当她看到男人的脸时,脑袋开始
疼痛,无数的记忆开始苏醒,她想起来了,她根本不是小鱼,她是于起,她决定
逃离这里,但是她的原本身体正躺在床上着,而她现在只是个女孩。
当她思考着如何脱身时,「小鱼,你又违背我的命令了。」一道愤怒的声音
出现在她背后,她转头一看戚光正盯着她,她假装胆小的说:「对不起,主人,
我再也不敢了,原谅我。」,戚光说:「爬过来。」,于起忍着愤怒四肢着地爬
过去,发现戚光拿出的遥控器,看着戚光并没有看她,以为戚光已经放松警戒了,
于起爬到戚光面前,突然一攻击过去,却被戚光抓住。
戚光看着于起笑着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恢复记忆了吗?」,说完拿
着遥控器一调,于起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缩小,於是不断的挣扎,期望能挣
脱,但当她的身体缩到了10岁后,就被戚光丢在床上,戚光阴笑着说:「我手
上的遥控能控制你的年龄,性格和体质,所以别挣扎了。」,于起听了后,站起
来想抢,但怎么可能抢过比她大的戚光。
戚光看着于起说:「喔,对了,再给你一个惊喜!」,说完,对着于起原本
的身体说:「程序启动」,于起原来的身体坐呆滞地说:「于回,启动完毕」,
戚光看着于回说:「于回,2号模式启动。」,说完,于回的眼睛出现神采,露
出猥亵的笑容,看着于起说:「可爱的小女孩,过来这里,我会好好疼你的。」
于起不断地想逃,但娇小的身体根本躲不过去,於是就被抓住了,这时,戚
光调整了数据,于起的身体开始变大到20岁左右的少女,于起以为戚光犯了错
误,於是用力往于回的身上打,于回只是抬手变抓住了她,将她压制住,于回脱
下的裤子,照着脑海中的程序进行着,将阳具插入了于起的屁眼中,于起一开始
觉得痛,但后来,随着不断的抽插,她的身体不断地发情,当于回射入她的屁眼
时,她兴奋的高潮了,而且于起没有觉得噁心反倒异常的兴奋不断的说:「我还
要。」,不断地主动迎合着。
戚光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於是将遥控调回原来的样子,这时于起的精神恢复
了,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迎合着男人,想离开却又迷恋,她的脑袋变得一片混乱,
戚光看着计画达成,拿出一个全罩的头盔给她戴上,头盔开始赶写于起的认知和
记忆,而于回则是继续玩弄着于起的屁眼。
当改造结束后,戚光对着于回说:「停下,进入保镳模式。」,于回停止了
玩弄的动作站到地上,穿上被准备好的衣服,于起悠悠醒来,看到戚光后,连忙
站起来说:「小鱼,欢迎主人的到来。」
2个月后,在戚光不断重複的调整,于起的精神已经完全被替换成小鱼了,
小鱼每天白天时工作,晚上则被戚光拉进去实验室中,灌输着各种知识,终於在
白老限定的期限内完成了。
(未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