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六。庙会
伸伸懒腰,玉瑶百般无聊的待在船舱,眼角懒懒地瞥向窗外,支手撑着头看
着眼前的湖景,口里低低哼着小调,远处徒然亮起灿烂烟火,绚丽的光芒点亮黑
夜,湖岸上热闹的庙会不时地传来炮声炸响,玉瑶把玩着胸前的月牙玉,静静地
凝视平静的水面。
「玉瑶,咱们上岸吧,在船上真无趣」玉珠手拿着一盏花灯从船舱外进来
「你忘了出门前姑母是怎么交待的」玉瑶闭着眼懒懒的回答「瞧,岸上的庙会多
热闹,往年咱们不也是跑到庙会去,怎么今年就不许了!」玉珠扁扁嘴说道
『碰』船身一晃,从外走进来的玉珠一时不稳,失了手上的花灯,滚到一角
便烧了起来。
玉瑶赶忙起身扶起玉珠,向外大声嚷着「快,快来人,着火了!」,眼见花
灯烧了起来,窜起火苗,俩姐妹惊慌不已。
在舱外的丫头们听见小姐的声音,一进舱内就见窜起的火,个个傻站着不知
该如何是好,只得大声喊着「失火了!失火了!」,只见一男子进来,大手一扯
将圆桌上的精緻茶点洒了一地,大手一挥将布挥向火苗,几个扑扫后将桌布覆在
火燄上,只见火苗已熄,燃燃而起是阵阵灰烟,花灯早已被烧的失了原来模样,
躲在一旁的玉瑶、玉珠被灰烟呛的发咳。
「小姐,小姐,你们没事吧,小姐」丫头吓的赶紧上前查看「咳咳!咳!」
「将她们扶到船舱外,这里面是待不得了」方才进来的男子说道
玉瑶与玉珠被众人扶到船外,船外面的凉意袭上身,也平复了不少方才的惊
吓,此时玉瑶才注意到刚才进船舱的陌生男子站在一旁看着她们俩人。而站在一
旁的男子眼前见两位长的一模一样,芳龄也相同的两位女子。
「你是?」玉瑶问道「在下的船因船夫为闪开湖上飘流的花灯,不想却撞上
了小姐们的船,实在抱歉」
「原来刚才碰撞是你撞我们的!」玉瑶剑眉一扬「还请小姐原谅。」男子谦
和有礼的说「姐姐,方纔是公子扑灭的火苗,这事就算了」
玉珠不便在男子面前唤玉瑶的闺名,便唤姐姐。且听男子说起原由,心中有
些愧意,只因湖上的花灯是她放的。
「这船恐是不能待了,在下是否能请二位小姐移步到在下的船上」
「这。。。」玉珠见眼前的陌生男子,心生犹豫「那是当然了,里面黑烟障
气的叫我俩怎么办!」玉瑶少了心思,便一口应好,於是玉瑶、玉珠俩人便上了
男子的船。
「玉瑶,你怎么能答应他,让我们上他的船」船舱里此时只有她们二人与随
侍的丫头「不然你想坐被烧的黑漆漆的船吗」
「可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一男子走进船舱里,后方跟随了一众下人陆续拿进茶点
一一摆在桌上。
「俩位小姐可是严府的小姐?」男子问道「你如何知道我俩是严府的人,况
且我们还不知道公子的尊姓大名。」玉瑶问「在下姓唐诗平,住在城西,与严家
少爷是知交好友,方纔见船上是严家的下人,却不知严家有二位小姐?」
「是表哥的好友,好险是认识的人」玉珠放下心里的大石低声说着「原来是
严府两位表小姐,是在下唐突了,船碰撞后见船舱里起了火光,又听里头传来失
火的声响,才冒然闯入。」
「唐公子,说来是我不对在先,那湖里的花灯。。」玉珠歉然的说道「正逢
元宵灯节,湖上多有船上小姐放灯,只怪我府里的船夫手脚粗笨连个船都掌不好」
「不如咱们别搭船了,上岸走走吧」玉珠早想着去逛庙会,再也不想待在船
上「你又忘了姑母不让我们上岸吗!」玉瑶一嘴回道「若小姐不嫌,在下愿意陪
二位小姐上岸,做小姐的护卫当是赔礼」
「好阿好阿,即是表哥的好友,就是姑母知道了也不会怪我们」玉珠不顾不
管的只想着上岸
玉瑶摇摇头,心想姑母今年不愿她们出门,只因她们已到了笄礼的年龄,待
字闺中的女子如何能在外抛头露面,原本不让她们出府,玉珠百般撒娇缠着姑母,
答应出了府会安安份份,甚至一身男拌装束出现在姑妈面前,姑妈不得已只好另
行安排,仔仔细细的交待她们只能待在船上,看看热闹便好,绝不许跑到岸上,
更别说是逛庙会了。
「两位姑娘长的一模一样,想来是双胎而出,在下还不知二位小姐芳名?」
「我叫。。唔唔」玉珠正要说,却被玉瑶摀着嘴。
一门心思在逛庙会上早忘了避讳的玉珠,一手扯下玉瑶的手大声怪道。「玉
瑶!你做什么摀我的嘴!」
玉瑶一听玉珠唤出她的闺名,涨红了脸瞪大眼看向玉珠,玉珠也瞪大了眼裂
嘴微张,赶紧摀上自己的嘴,心喊糟了!
唐公子见一时失口的姑娘鼓了鼓脸颊,面露两个小包,一脸歉意看着自家姐
妹;又看那名唤玉瑶的姑娘,方纔在她们船上扬眉怒看他,此时被唤出闺名,虽
羞红了脸颊亦扬眉瞪着姐妹,再一眼防备的看向他,见她虽胆大却不失女子的靦
腆,心觉得两个姑娘有着几分俏皮,而两个长着相同的样貌,双株佳人不禁心神
荡漾。
「在下与严府相交甚深,玉瑶小姐大可放心,在下绝不是口无遮拦之辈」唐
公子正了正神色道「你!」玉瑶一听男子唤她闺名,气羞了脸只想堵上他的嘴
「还不知另一位姑娘的芳名是?想来也是玉字姑娘?」
「这。。我。。。我叫玉珠」
玉珠还犹豫不已,但心想此时不告诉他,若是日后向他人问起,更是不好,
心下一定便将闺名告诉了唐公子。
「玉瑶姑娘、玉珠姑娘,即已知两位姑娘芳名,不如由在下陪着二位上岸一
游,如何?」
「。。。好不好。。好啦。。」玉珠看向玉瑶,只有玉瑶点头她才有机会上
岸「好吧,好吧!不过只能逛一会儿,之后咱们就该回府!」玉瑶眼看着唐公子,
对玉珠说道「那就麻烦唐公子!」玉珠一脸开心貌对着唐公子说
唐公子听见两位姑娘答应,便吩咐下去让船靠岸,又让人拿来两盏小巧而又
能提在手上的花灯交於两姐妹。
玉珠自是开心的接过,拿起花灯东瞧西瞧的;而玉瑶却只接过拿在手里,也
不看也不瞧,挨着玉珠身边向前走着;唐公子看着她们,想起方纔下船时,玉珠
拿了手绢覆在他的掌心上搭手下船,而他转身再欲扶玉瑶姑娘下船,她却让丫头
走在前方,小心翼翼地让丫头搀扶下船,唐公子失笑,又觉得两位姑娘有趣。
到了岸上,走进热闹的庙会,拥挤的人群,唐公子便让随侍护在两姐妹四周,
而他就走在两姐妹后方保护着不让人碰撞到她们,冲天而起的烟火炸开声比在湖
岸上听到的更响更大声,玉珠开心的摀住耳朵,抬头看着烟火绽放,而一旁的玉
瑶一手摀着耳,一手指着黑夜里的烟花,泛起嘴角,脸颊边露了个酒窝。
「真美,快快,咱们去那,好似有杂耍的表演」玉珠拉了玉瑶的手直直往前
走去。
「哎,你慢点呀,杂耍又不会跑」玉瑶唤道
路上的人来来往往,虽然随侍护在左右,但看不时被推挤的两姐妹,唐公子
只好伸了手臂护在她们身侧,因此便少不得碰触,初时碰到玉瑶的身肩,唐公子
从后见她红了耳根,微缩着肩身挨近玉珠身侧,躲去他手的碰触;而玉珠知道唐
公子有意保护她们不被路上的人群推挤,虽有碰触,亦是红了红耳根、双颊,却
不见她躲闪,不时拉着玉瑶看这,指着那拉着玉瑶往更多人里走进。
「人好多阿!看不到!玉瑶咱们挤到前面去!」玉珠想自己娇小,便想钻进
人群里,哪知被人一挡一抱「玉珠姑娘还是别往人群里挤,会走散的」唐公子从
后探了一手在玉珠身前,阻了玉珠欲往人群钻进的冲劲
玉珠红了红脸,唐公子挡在她身前的手臂,因她向前冲的动作,她的胸襟不
巧地碰在了唐公子的手臂上,她慌忙地的将手挡在自己的胸口,状似无事,又听
唐公子说要带她们到不远处的一处酒楼,从高处可以将庙会的热闹尽览其中。
酒楼的高阁,唐公子早已让人置了一包厢,此时玉瑶与玉珠高兴的坐在窗棱
前,攀其身看着楼下伴随锣鼓声响的热闹光景,两人正瞧着下方的杂耍表演,一
名粗犷的男子一手拿着火把,一灌酒葫芦往火把大嘴一喷,火把被喷了如火龙般
的火焰,围着的人群个个叫好。
「好!好!」玉珠拍手也叫声好「好吓人,你瞧那火直冲天际!」玉瑶指着
唐公子站在一旁看着两姐妹,想起方纔的碰触,手臂上还残留着玉珠胸襟朝
他手臂一撞时的触感,嘴角微微上扬,胯间不禁微微一动,他连忙收敛心神。
瞧眼前两名娇小的女子顾着看楼下的热闹,他正好能将她们仔细瞧一瞧,她
们雪白如玉的肌肤,想起她们方纔的女子羞怯模样,两人长的相当神似,有意的
将发饰一左一右的妆饰,好让丫头们能分别她们俩。身着红袄却显瘦小的双肩,
胸前微隆而起,玉珠姑娘少了顾忌,一门心思在庙会上,不时欢快的跳动着,胸
前的肉圃便不时的再他眼前晃动,厚实的红袄也掩不去玉珠姑娘孅细的腰肢,让
他很想上前一揽抱之,再看她坐不住的微翘小臀,他心想若能抚上一抚,必是结
实有弹劲小肉臀。
落坐一旁的玉瑶姑娘,胸前配挂着一只乳白色的月牙玉,看她不时的抚在手
心里,疏不知是她心爱之物否。
唐公子道今日有幸遇上这两姐妹,且巧的是严府的小姐,怎么没听严丰大哥
说过他府里来了两个妹妹,得找个机会问问,他二十有四尚未娶妻,娘亲时不时
拿姑娘的画帖给他瞧,他就没个锺意,媒婆早当唐府是自个家,天天可见她在府
里与娘说这女子那女子的,怎么没到严府帮他媒合一下亲事呢!
若是严丰大哥成了他的大舅子,他可是一千万个愿意。
唐府是城里有名的地主,祖上种田,几代缵下来的大片土地,如今唐府只靠
着收租在城里算是相当有钱的人家,他上有一兄长,下有二妹,二位妹妹是姨娘
所出,兄长早早便娶了妻,如今育有两子,兄长房里除了正室也得两名妾室,而
两位妹妹也已出嫁,剩他未娶妻,他是不着急,急的是他的娘亲,反正房里有一
名小妾,他娘给添上的,就怕他跑到外边跟不正经的女子胡来,即不娶妻先添个
妾也不碍事。
看着眼前的两位姑娘,他动了心性,对玉瑶及玉珠都是一见锺情,可不,两
个女孩子长的一模一样,让他如何择选,只是两姐妹如何能共侍一夫,就是他去
提了亲,只怕她们家人也不肯,只能择一女子,玉瑶姑娘让他很上心,想着她初
时挑眉直瞪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好玩;再者,两位姑娘不知许配人家了没,,若是
许了人,不白费他这一门心思,他心下盘算先去套严丰大哥的口风。
玉瑶、玉珠俩人不知唐公子此时的心意,只道有人相陪,还挑了个这么好的
地方,又有美酒美菜置了整整一桌,俩人玩性皆起,莫不是丫头们怕回去晚了挨
骂,时不时的提醒着小姐们时辰催促她们回府,她们才不舍得回府,玉珠更是想
玩个通宵不回;最后还是严府派来的平二总管,原来船走了火早先回严府,众人
不见两位表小姐,急着四处找寻,后来唐公子带着两位小姐到酒楼时,即派人到
严府报上消息,这不,平二总管便寻了来要接两位表小姐回府。
两姐妹见家里来人,只好收拾玩性与唐公子道别,只这唐诗平却一路将两姐
妹送到严府大门外,玉珠看着这公子心深好感,约定了下回出府请他吃饭,当是
向他道谢今日的随陪。
三人正相互道别,却见一男子从严府出来,原来是严丰听见下人说起唐家公
子领着两位表小姐逛庙会一事,到此时未归已着人去找,正不他走出大门,就见
三人站在门外。
严丰看见唐诗平一把拍在他背上「原来我两个妹妹被你拐了去!」,而玉瑶、
玉珠道别后便让平二总管迎回府里去。
「在湖上遇上了,陪着她们逛庙会」唐诗平回答「刚才下人回来报她们俩姐
妹上了男子的船,后来才知道是你!」
「怎么,怕我拐了家去吗!」
「你可别害了她们的清誉」
「严丰大哥,你这两个表妹不知许配人家了没」唐诗平直言问「这我不知,
倒是听舅舅今年来时有说,让娘给找二门亲,说是要住在府里,从我家嫁出去」
严丰回想着说「那就是还没许人?」唐诗平一听亮了眼「你看中意了她们两姐妹?」
「是有这个意思!」
「你想娶她们两个?」
「若能娶两姐妹共侍一夫,不也是美事一桩!」唐诗平坦言说道「你想的美!」
严丰一拳打在唐诗平身上!
「严丰大哥,您就帮小弟探探消息,若是尚未许人家,我就告诉娘亲,让媒
婆上门来说亲事」
「成!但只能让你娶我妹子其中一位!少给我作共侍一夫的美梦」
「那我就先谢大哥了,还请大哥在未来岳父面前多帮小弟美言几句!」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严丰看着唐诗平锺情於自己的妹妹,倒也高兴,就是不知道将来他会娶哪一
位妹子。
——————————————————————————————-
回到府里的玉瑶与玉珠,不免被姑母一番责难,又听说与陌生男子相伴一同
去逛了庙会,便罚了两人不许再出府。
俩人累极回到屋里更了衣便合身倒在床上,从小两人就同睡一床,长大了虽
个自有房间,却总爱在一起睡。
「玉瑶,你说唐公子是不是长的很俊呀?!」玉珠枕在玉瑶的腹上说着「你
该不会看上唐公子了吧?」
「唐公子人不错呀,长的又俊又好看」
「那你的王公子呢?」
「唉!唉!唉!王公子是不可能了!爹又不喜欢他!」
「唐公子哪里好,况且咱今日才第一次见到他」
「玉瑶你没看唐公子一直瞧着我吗?」
「有吗?你不是一直在看热闹,还有空闲看唐公子在看你?」
「你想唐公子明日会不会让人来说亲呀?」
「玉珠~~~~你臊不臊呀你!」
「反正都是要嫁的,若是嫁给唐公子,我想着是好的」
「。。。。」
「玉瑶,你难不成还想着要嫁给表哥吗?」
「怎么!不行吗」
「表哥都娶嫂嫂了,你也看到了表哥对表嫂多好,哪还有你的份」
「芯姐姐现在也回来了,我会求芯姐姐帮我跟姑母提的」
「为了表哥你愿意做小?」
「没关系,只要能嫁给表哥!玉珠~~你知道这是我从小的心愿!」
「唉~~要是当年你没从树下摔下来被表哥接到,你就不会想嫁给表哥了」
「谁知道!就算摔下树跌在地上,我还是想嫁给表哥」
「嫂嫂会吃醋的!要是嫂嫂容不得你呢,你就没想过吗?」
「这。。三妻四妾不是有的吗!嫂嫂如何容不得!」
「我一定不许唐公子有三妻四妾~~~~」
「你哦~~走开啦!人家唐公子又没说要娶你!」玉瑶推开挨在她身上的玉
珠,不耐烦地背过身
玉珠见玉瑶不理她,转过身便睡下了。
而玉瑶背过身后闭着眼,一门心思想着表哥,半睡半醒的梦到她躺在表哥身
下,表哥在她身上不停地抚摸,不停地的亲吮她的身子,还抚摸她的两颗小乳,
引得她腿间阵阵发痒,后来她弯曲着双腿张开环在表哥身侧,表哥便覆在她的身
上抬臀撞击她的身子!
玉瑶惊吓醒来!
浑身发颤,想起梦里的情境,竟然就像那日夜里偷瞧表哥与表嫂在房里合欢
的情形,她紧了紧身子,腿间的陌生的一点传来阵阵麻意,及腿间的一片冰凉,
玉瑶伸进亵裤一摸,湿滑一片,再伸出手一看,见手沾染透明又粘又稠的水漾,
腿间又是一紧,又从腿间泯出一口水来,玉瑶心觉不对劲,合该与梦里的事有关,
且上回从表哥屋外回来,身下也有这一片湿粘的水从腿间流出。
玉瑶悄悄回头看睡在外侧的玉珠,担心此一动静吵醒了她,见玉珠睡的沉,
她便背过身,又伸手进亵裤摸着腿间的湿滑,紧张着手抚上发麻的那一点,她轻
手的抚摸着,好似减了些麻意,腿间的水又泯了出来,玉瑶合起双腿将手掌夹在
其中,凭着触觉,玉瑶摸着自己的腿间,好像两团肥厚肉脯夹合在一起,她饶有
兴緻的用指头抚摸着,泯出来的水从两团肉脯泛出,她想起梦里表哥抚摸她的小
乳,腿间又泯出一口水来,又想着在梦里表哥是怎么抚摸她的身子,背脊突然一
阵发凉,玉瑶心道不好,赶忙合身而起,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将身子擦拭乾净换
了件亵裤,她看着铜镜,只见自己的脸泛了红潮,热烫烫的,上次也是这样,惊
了姑母传大夫来看,折腾了她好几日,不想今日又是如此。
拿了桌上的凉水喝了一口,坐在椅子上,平复着自己起伏不已的心神,脑海
里却不停地冒出梦里躺在表哥身下的模样,玉瑶摇摇头,再将凉水一口喝尽,便
躺回床上,抱着床锦心下不安不踏实地睡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