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大人】(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花泪雨
首猎秘境的入口处,秘境还没有开启,来自不同宗派的弟子各成一队占据着
一处营地,偶尔也会有几个相识来自不同宗派的弟子聚在一起交谈这着。
「快看,是灵儿仙子!」忽然,有人高声喊道。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某一空旷处有着一座传送阵,传送阵灵光浮现,接着一
群人从灵光中陆续走出。
为首走出的是一名青年男子,一身白衣,容貌清秀,气质不凡,手中拿着一
把折扇轻轻扇动,一脸笑意。
在男子的右手边站着的是一个绝世的女子一袭白色长裙覆盖这玲珑有致的身
躯,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因为面部覆盖着一块白色丝纱,也
看不清丝纱是怎么样的面貌,只露出一双灵性的眸子,虽然只能看见一双眼睛,
但是只要看过那双清澈、灵动的美眸就会令人难以忘记,也不难猜测在那块丝纱
下有着怎么样的一副倾世之容。
而在男子的左手边站着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同样穿着一身白衣,睁着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往四周观望,男子背后也跟着一群穿着同样服饰的人,
有男有女。
这群通过传送阵而来的人当然便是八灵宗的弟子,为首一人便是杜亦凡,白
裙遮面的绝世女子,也就是人们口中说的「灵儿仙子」自然便是梵灵儿了,以及
一众宗内的弟子。
「哇!灵儿仙子真是越来越美了!上次宗门大比见过一次,这次更是美艳出
众,就算遮着面纱也不能遮挡那股与生俱来空灵出尘的气质。」一个见过梵灵儿
的弟子不由感叹道。
上场的众人在梵灵儿的出现那一刻就深深的被吸引住了目光,就算是同行的
杜亦凡都在此刻暗淡了不少。
随着传送阵的灵光消失,最后出来的弟子才刚刚站稳脚跟,只见一把巨大铁
剑漂浮在不远处的空中向着杜亦凡他们靠近,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把巨大的铁剑被
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背在身后,这名男子剑眉鹰眼,眼神犀利,似有一股无形的
剑气缠绕在其周身,双手抱胸,一身黑衣无风自动,缓缓的落在了八灵宗众弟子
前面。
刚落地背着巨剑的男子面无表情什么话也没说,凌厉的眼神一直盯着杜亦凡,
周身的剑气也变得越发狂乱,一股针锋相对的气势漫延开来,几名实力较弱的弟
子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面对背剑男子针锋相对的气势,杜亦凡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轻轻的摇了摇
手中的折扇笑道:「剑兄,别来无恙啊!」
背剑男子毫无反应,冰冷、凌厉的眼神依旧盯着杜亦凡。
对于背剑男子的反应杜亦凡也是倍感无奈,只得干笑一声。
两人之间本是难得的对手,时有切磋,胜负均在伯仲之间,可是,随着杜亦
凡神功有成,实力大进后,两人对决始终被杜亦凡压制,背剑男子又是不服输的
性格,时常对杜亦凡发出挑战,导致两人每次见面都是针锋相对的,到后来杜亦
凡在想当初是不是不该赢他?
「咯咯咯,剑呆子,你们灵剑宗的弟子都是这么不服输的么?我劝你还是不
要打了,我看啊,上次比斗杜公子都没有用全力呢!咯咯……」
随着柔媚蚀骨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千娇百媚的女子款款而至,女子一头柔
顺的秀发直达柳腰,两边的秀发别在耳后,露出精致的耳廓的,柔软的耳垂上挂
着晶亮的挂坠,两条弯弯的秀眉间三朵花瓣似的红点呈扇形点缀在白皙的额头,
一双盈盈媚眼勾人心魄,轻笑间素手遮唇,一身单薄的红色长裙包裹着如水蛇般
的娇躯,高耸的胸部被红衣包裹着,显得有些紧绷,紧绷的两团美肉好像随时都
会呼之欲出,裙摆一边开衩,露出一侧雪白修长的美腿,性感至极,是一个一眼
就能让人沉沦的绝世尤物。
看着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妩媚尤物,当场的男弟子们都不由睁大了眼睛,呼吸
急促了起来,恨不得把这个娇艳尤物抱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没有人敢对她不敬,知道的人都知道她的厉害,在
场的弟子知道,凡是胆敢轻薄她的人,不管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都是没有好下场
的。
看着眼前娇媚的女子,剑无心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凌厉的眼眸最后看了
杜亦凡一眼后转身就走。
杜亦凡无奈的摇了摇头,收起打开的折扇,笑着对眼前的娇媚女子抱拳道:
「泪雨仙子廖赞了,在下实力浅薄,对待任何人不敢掉以轻心,必当是全力以赴。」
「咯咯咯,杜公子你谦虚了哦!」娇媚女子掩嘴轻笑道,声音柔媚蚀骨,让
在场的不少男弟子欲罢不能,没几个人能像杜亦凡一样保持从容的。
「哪里,哪里,说起来和仙子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听闻不久前,仙子继承看
花灵宗的少宗主之位,真是可喜可贺,也请仙子原谅在下当时未能及时到场祝贺。」
杜亦凡说着又对娇媚女子抱了抱拳以表歉意。
「公子见笑了,公子乃是天下第一大宗八灵宗大弟子,实力不凡,将来宗主
之位必是公子的,小小花灵宗少宗主之位怎能入公子法眼,况且小女子势单力薄,
初登重位,还是有诸多不顺,甚是烦心呢,还想着让公子多照拂小妹一二。」娇
媚女子幽幽说道,眼神凄苦,叫人看忍不住想抱在怀中好好的安慰一番。
「呵呵,泪雨姐姐,谁还不知道你的厉害,而且姐姐乃是天下闻名的大美女,
有多少人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只要姐姐一声令下,相信天下会有不少英雄豪
杰愿为姐姐效犬马之力。」还不待杜亦凡说,一旁梵灵儿空灵动听的声音从面纱
下传来。
两女也是相识,虽然梵灵儿对媚态百出的花泪雨不反感,但是也不想她和自
己爱慕之人有太多的接触,当然也不是对自己的美貌没有自信,而是恋爱中的小
女人醋意使然,才不由插嘴其中。
「姐姐胭脂俗粉,哪里比得上妹妹漂亮……」花泪雨笑中带媚的说着,而然
还没说完柳眉一皱微微侧首看向一旁。
只见在杜亦凡的左手站着一个十三、四岁,浓眉大眼、脸上还有些稚气,长
相也甚是出众,一身白衣,也不难看出隐隐中透露着一股不凡之感的少年。
少年也好奇的看着眼前美丽女子,初世未染的他对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
刚刚走了一个奇怪的背剑男子,现在又来了一个陌生漂亮姐姐,不由好奇的多看
了几眼。
「这位小弟弟是?」看了看眼前的少年,花泪雨对着杜亦凡问道。
「哦,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家师新收的关门弟子,名叫梵鱼儿,也是在下的
小师弟,小师弟初学有成,师尊令我带他出来见见世面。」杜亦凡笑着回答道,
接着又对少年说道「小师弟,还不见过泪雨仙子。」
「鱼儿拜见仙子姐姐。」叫鱼儿的少年忙是施礼道。
「咯咯咯……」花泪雨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多看了少年几眼。
「轰!」
就在这时,只听天地间一声炸响,空中某处突然出现一大团光点,就像冲击
波一样快速向四周辐射,光点很快覆盖了门派弟子的聚集区上空,人们抬头看向
天空,白天变成了黑夜,无数的光点漂浮在夜空,就像是繁星点点,眨眼间仿佛
身处一片美丽的星空,然而,又是一眨眼的功夫,黑夜消失光点不见,眼前的一
切已换了副景象,回过神的来的弟子看着眼前的山水美景,便知道秘境正式开启,
首猎开始了。
圣灵城,帝宫御书房内,女帝上宫倾城端坐在龙椅上,身为女流的她却扎着
男士束发金冠扣边,穿着一身金色玄衣,举手投足间便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帝皇
之气,神态端庄,一双凤眸不怒而威,冷冷的,无不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下方站着兵部大臣李菜,此时的他额头冒汗,脸上带着些许慌乱道:「启禀
陛下,老臣此次回来欲向女帝陛下请罪,前线失守,我军溃败,老臣愧对陛下的
重任,请陛下责罚。」说着跪在地上头着地。
「李卿,你且起来说话,此次你领兵讨伐梁国,按理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之
事,区区小国如何打的我几十万雄军丢盔卸甲,就是算对方如数远超于我,本也
不该如此,本宫甚是好奇,你且说来听听。」女帝的声音在李菜耳边响起,声音
好听而又冰冷,不容质疑。
「谢陛下!」
李菜站起身来用宽大的官袖擦了擦眼角的汗水沉声道:「回陛下,微臣此番
领兵对阵梁国,虽然梁国拥有百万大军,但是依旧不是我几十万雄军的对手,很
快便是攻下了整个樊国,梁国也是一路败退回了梁国领土,我方乘胜追击,欲取
梁国国都,谁知进入梁国领土后,一路上我军没有遭到任何反抗,不见梁军踪影,
我也起过疑心,但是在我发现问题之前,梁军已经切断了我军后路,粮草也全部
被梁军烧毁,我军全力突围,足足大战了四天五夜,由于缺少物资和救援等到突
围是我军也是所剩无几……」说道着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女帝反应,只见女帝没有
任何变化才道:「此次领兵失败本难疚其职,微臣欲以命谢罪,但是微臣发现了
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所以才苟活于今,拼着老命将此事禀报女帝陛下。」
「哦,有何不同寻常?你且说来。」女帝听到此处秀眉一挑,似乎猜觉到了
什么。
李菜继续上言道:「正如陛下所说,梁国乃是弹丸之地,就算梁国坐拥百万
大军,也只是一些虾兵蟹将没有什么威胁,但是偏偏是这些虾兵蟹将将我们的帝
国几十万精英打的如此不堪,所以突出重围后,微臣便让活下来的人乔装打扮分
散进入梁国调查,结果发现居然有修炼界的人插手其中,而且这些修炼界的人手
段非常之残忍,没有突出重围的弟兄都惨遭这些修炼界之人的毒手。」
「哼,有些人终于又要坐不住了么?」女帝冷哼了一声,一双凌厉的凤目望
向远方,不怒自威。
接着又看向李菜开口道:「既然有修炼界插手,此事也不是你能左右的,对
付修炼界的人当然要有修炼界的人来。你先退下吧,暂且先安抚好伤亡家属,此
事本宫自有定夺」说完挥了挥玉手。
「尊,臣等告退。」
李菜不由松了空气拜了拜便躬身退下。
「来人!」李菜退下后女帝平淡的喊了一声。
话音落下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等待着女帝的命令。
「传东方傲雪!」女帝也没看着黑影,闭目养神道。
「是!」黑影闷闷的应了一声,分不清男女,随即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玲珑宝甲,脚踩凤靴的女子出现在了御书房外,这个女子
一头乌黑的秀发向后束起扎成高高的马尾,凤眼红唇,一脸英气,只是一路走来
都是趾高气昂,目空一切,对着宫女的行礼也是完全没有看到一样无视,也没有
禀报便闯了进去。
「你找我?」女子一进来双眼就没有离开过女帝,没有行礼,也没有尊称,
直接开口道。
画面转换
秘境出口处,为期一个月的首猎也即将结束,各宗派的弟子都呆在这里等待
着秘境出口的开启。
在这里各个宗门之间都有过规定,不管之前各个宗派的弟子有过怎样的争斗
或者不愉快,都不准在这里发生冲突,一旦有人在这里发生冲突,就会受到约束,
只要是参加争斗的弟子,所获得的秘宝都会被秘境自动收回,所以很少有人会在
这里发生冲突,得不偿失,就算有人发生了不愉快也会在此事之后出去解决。
然而,现在出口处发生的一切打破了以往的规定,只见两伙阵营相对而立,
冲天气势外放,彼此之间针锋相对。
一伙阵营都是全身黑衣,黑气缭绕看不清面目,共有五十来人,个个实力强
大,从他们外放的气息可以看出都是化灵境的强者。
另一伙阵营自然便是以杜亦凡为首的各个宗派弟子,足有几百人,虽然人数
众多,但是基本上都是实力比较弱小,基本上都是化灵境以下的修炼者,尽管也
有化灵境的强者,但依旧不是对方的对手,毕竟对方都是化灵境的强者,一个化
灵境强者就可以横扫一许多宫灵境的修炼者,而且对方更是有备而来,打了他们
个措手不及。
「桀桀桀桀,我劝你们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吧,不要逼我们出手。」一群黑衣
人中为首的强者说道。
各个宗派弟子结成一团,其中杜亦凡实力公认最强,此时都有一杜亦凡马首
是瞻之意,面对这么多化灵境的强者,杜亦凡怡然不惧,首当其中,强大的气势
外放,沉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藏头遮脸的,竟敢偷袭我们,难道不怕
受到各个宗派的制裁么?」
「哈哈,我们好怕啊,有本事你们就把我们拿下,再谈制裁的事也不迟,哈
哈哈!」为首的黑衣人,语气嚣张,满是不屑。
「哼,宵小之辈,也敢猖狂,宗门威严岂是尔等宵小可以亵渎的,有本事出
来一战。」杜亦凡大声说道。
「桀桀,有何不敢,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为首的黑衣人说完,施展灵功,
独自一人拔地飞起向着这边快速一拳轰来。
杜亦凡怡然不惧同样冲天而起,灵力聚于手掌,一掌向黑衣人迎去,同时向
梵灵儿、花泪雨等强者灵力传音道:「保护好各自宗门师弟师妹。」
梵灵儿,花泪雨等强者不敢怠慢纷纷施展出自己的手段保护住弱小的弟子。
「嘣!」
拳掌相对,灵光冲天,一声闷响后,黑衣人不敌,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了
地上,而且滑行了很长一段才停下,最后还吐了一大口血。
「怎么会?同样都是化灵境,怎么会这么强,就算你是化灵境圆满我也能敌,
难道,难道,你,你突破到了破灵境?」虽然黑衣人黑气缭绕,但是也不难听语
气中的惊愕。「可恶,你居然隐藏了实力,给我上,都给我上,把他们都给我杀
光!」到最后黑衣人首领都不由的忍不住高声怒喊道。
听到命令后,身后的五十几个黑衣人瞬间有了反应,黑色的灵气全部外放,
化灵境的实力显露无疑,向着那些宗派弟子快速冲击而去。
见到对方冲来,杜亦凡拿着折扇的手灵力一涌,手中折扇瞬间被灵光覆盖,
随即灵光变长,最后变成了一柄灵光凝聚而成的长枪,杜亦凡只手握住枪身,枪
头倾斜朝下,准备迎战。
看着一群黑衣人气势汹汹的冲来,花泪雨妩媚一笑,来到了杜亦凡身边道:
「杜公子,且慢动手,让小妹来会一会他们。」
声音依然柔媚蚀骨,销魂诱人。
说着便抬去玉手解下了玉耳上的两颗耳坠,这两颗耳坠晶莹剔透,只有指甲
大小,成滴泪状,接着芊芊玉手一挥,泪型耳坠便朝着黑衣人上空飞去。
花泪雨玉手捏决,红唇默默吐语,如果有人注意会发现,此时在花泪雨右眼
的眼角下有一颗只有米粒大小的黑色泪痣若隐若现,而在黑衣人上方的两颗泪坠
灵光猛烈涌出,瞬间,无数鲜红的花瓣出现在空中,随着风飘落而下,轻飘飘的,
缓缓的,向着那群黑衣人飘动,好似没有什么杀伤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大片的花
雨已经将黑衣人人群笼罩,黑衣人群也停下了脚步,好奇的望着这片红色的花雨。
只有黑衣人首领心生警觉,似乎想到了什么,失声叫到:「快退!」
「嗖!」「嗖!」「嗖!」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原本轻飘飘的花瓣瞬间变成一片片的杀人利器,在黑衣
人群间快速穿梭。
「啊!!」「啊!!!」「啊!!!」惨叫声响成一片,几个呼吸间黑衣人
便死伤大半。
反应过来的黑衣人快速后退,逃出了那片花雨。
「可恶,是花灵宗的无上灵器—花神之泪,没想到花灵宗居然这么早就传给
你了。」黑衣人首领咬牙切齿的说道。
「嘻嘻,现在想到已经迟了呢!」花泪雨露齿一笑,媚态横陈。
这时黑衣人首领反到平息了怒火,阴冷的笑道:「桀桀桀,看来这次是我们
失算了,一个突破了破灵境,一个又是有了花神之泪,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你还笑的出来?这次我要让你们有来无回,我们宗门弟子不是谁都可以惹
的。」杜亦凡提着灵枪上前道。
「哼哼,这次我们认栽了,想留下我们可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有句话临走前
想送给你们,青山常在,流水常流,这次我们只是跟你们打个招呼,下次可不会
是这样了。」黑衣人首领阴冷冷的说完后,一股黑气从体内冒出将剩余的黑衣人
全部包裹。
见状杜亦凡想要追上去,可惜已经迟了,黑气消散,已无黑衣人的踪影。
「可恶,居然让他们给逃了!」
就在众人以为黑衣人彻底逃走的时候,一道一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空中
某处,对着毫无防备的梵灵儿发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攻击,察觉到危险接近梵
灵儿脸色大变,如果是平时梵灵儿一定来得及反应,但是现在梵灵儿以为黑衣人
全部退走防备心,又保护着众人,灵力的还没有收回,察觉到危险时已来不及。
也就在黑衣人的攻击快要击中梵灵儿的时候,人群中一道灵光快速击向黑衣
人,接着见一道身影快速一闪抱着梵灵儿躲开了黑衣人的攻击范围。
这么突如其来的灵力攻击,虽然攻击力不强,但也打乱了黑衣人攻击的节奏,
一击不成黑衣人欲转身而逃,然而却已来不及了,只见一座山峰一般的黑色巨大
物体向其镇压而来,「碰」的一声巨响,黑衣人便被镇压在巨物之下动弹不得。
电光火石间,一切发生的太快,说到底还是缺乏临阵经验,等到梵灵儿反应
过来已经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抱在怀中,梵灵儿低头看去恍惚间差点还以为
救自己的人是杜亦凡。
这个十三、四岁的救人者自然便是梵鱼儿,梵鱼儿本是呆在受到保护的那群
弟子中,虽然受到保护,但是就算黑衣人走了他也没有放松警惕,时刻观察着四
周,察觉有黑衣人向梵灵儿发起了攻击,便迅速打出了一道攻击打乱了敌人的步
伐,救走了梵灵儿后又使出了在秘境中得到的一个秘宝,这才将黑衣人镇压。
「师姐,你没事吧!」
抱着师姐,梵鱼儿感觉道胸前受到挤压传来的两团柔软的物体,单手环抱在
师姐的腰间,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是也不难感觉从指尖的传来的丝弹柔滑,再
加上此时两人紧密相贴,梵鱼儿的鼻息间满是师姐身上动人的处子幽香,此时此
刻,一种从来未有的悸动在这个懵懂的少年心间飘荡开来,察觉到自己的异样连
忙放开师姐分散注意力开口道。
梵灵儿心有余悸,定了定神道:「多谢你了,小师弟,不往师姐以往的对你
的好。」如果不是面纱挡着,一定可以看到此时她那张灵动、美艳的小脸上一片
粉红,毕竟当师姐的还要师弟救,这多少还是会有点尴尬的。
「呵呵,师姐你没事就好,我们去看看那个黑衣人吧」梵鱼儿似乎也不想在
这个话题上多聊,毕竟刚刚占了师姐的便宜,有点小心虚。
两人还没有走到黑色巨物前,便见杜亦凡快速的冲了过来,紧张的道:「师
妹,你没事吧?」说着四处在梵灵儿身上查看。
看到心爱之人如此关心自己,梵灵儿心中有点小甜蜜,笑着说道:「没事呢!」
杜亦凡将梵灵儿抱入怀中,心有余悸的伸手在其玉背上拍了拍,对着梵鱼儿
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谢谢,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虽然年纪上差了几岁,但同为
师兄弟,而且同样都是孤儿,惺惺惜惺惺,不是亲兄弟更胜似亲生兄弟。
梵鱼儿笑着点头示意,接着伸手一挥,那黑色的巨物便化作一道灵光飞向梵
鱼儿的袖口,然而那道灵光没有飞进食指上的储物戒,而是化成了一枚外表一模
一样的戒指自动套在无名指上。
「咯咯咯,小弟弟,好是厉害,连你师兄都没有抓住的人都被你抓到了呢!」
这时花泪雨扭着曼妙的身躯款款的走了过来,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黑衣人笑道。
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仙子姐姐,梵鱼儿有些好不好意思,不敢去往那火辣的
娇躯看去,低头道:「泪雨仙子,小弟只不过取巧而已,哪里能和师兄的相比。」
虽然说的有些谦虚,但也确实有是些投机取巧了,趁着黑衣人不妨,突然已秘宝
攻击,如果是本人上肯定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没有一点实力可把握不到这么好的时机哦!」花泪雨媚眼撇了梵鱼儿一眼,
又看向地上的黑衣人道。
随后看向杜亦凡道:「杜公子,这个黑衣人就交给你们八灵宗了,事情已了,
小妹就先行告退。」说着对杜亦凡安了个身。
「仙子慢走!」杜亦凡道。
临走前花泪雨又看了看梵鱼儿妩媚笑道:「小弟弟,有时间欢迎来我们花灵
宗玩玩哦!咯咯……」说完也不待梵鱼儿回话便领着花灵宗的一众女弟子款款而
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