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禾妞风骚甜美

那年我还在工程队里上班,我们工程队在江西的山里又带了下来,很漂亮的一个地方,山上雾气蒙蒙,很有仙境的感觉……


这次在这儿也得待上好几天,我们借住在这儿的一个老乡家里,村上的人很少,比起以前待得那些村落要差上好多,可能这儿不是民族村的原因吧,国家扶持的还是很少的……刚安顿下来我就和几个色狼一起寻食去了,天气好热,我们坐在老乡家的屋门口乘凉,几个家伙兴高采烈的在那儿吹着牛逼。我发现三北那小子居然心不在焉的,不时的往巷子里望,我顺着他的眼光一看,原来巷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两个少的在那儿乘凉哩,天热的很,两女中一个30来岁的熟妇穿的很是清凉的,也在心不在焉的和一个老太太在聊着天,原来如此呀,感情三北这小子在那儿跟那熟妇在眉目传情呢,这家伙眉来眼去的,显然是没把我们几个大灯泡放在眼里呢,得,你老忙着,我们走,我们几个二话没说,跑屋里打牌去了,留三北那小子在那儿傻傻的呆着,傻样,没人了他还没发觉,嘴里嘟嘟囔囔的貌似跟我们在聊天,乐的我们在屋里哈哈大笑,三北那小子也是脸皮厚,都没红一下,径自跑去巷子里跟那熟妇聊天去了,看那样子,有成,那熟妇应该是好久没被滋润了……骨子里透着股淫荡……看来三北要性福了……晚上在隔壁那老乡家吃的饭,白天这家就老头老太太带个孩子,谁知饭点这会多出了个小少妇,20来岁的样子,穿着T 恤很是有点滋味,自从知道爱爱的美妙后,我是好久都没放过炮了,虽然偶尔的打个飞机,可那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想咱一个20来岁的大小伙子,那欲望是相当的强的,这会看到了这个少妇,心里是相当的有想法的,饭桌上跟老头聊天知道这小少妇是他家的媳妇,儿子外出打工去了,儿媳妇在大山外的镇上打工,每天早上随村上的公交去镇上,晚上在回来,也满是辛苦的,儿子都走了小半年了,听说在外面稳定了,要将媳妇带出去打工呢,挺了老头的话我心里更是有了小九九,这小少妇都小半年都嘿咻了,肯定也想的很,看来这次在这儿要有收获……嘿嘿……第二天是星期天,小少妇没上班,


恰巧我们因土地纠纷也没有开工,于是我就尽量的接近那小少妇,跟她聊天,她哄着她家的那小BABY,领着那小东西走来走去的,那小孩可能就1岁左右,淘得很,一刻也不在他妈妈怀里待着,小少妇只有弯着腰跟着他走,本来这小妞穿的T 恤就够肥的,而且还是小圆低领,所以她这腰一弯可就要了我的老命了,只见她那一对白白的小玉兔晃晃悠悠的,就要夺怀而出了,可能是哺乳的原因,只见那乳沟深的让人着迷,那雪白的,颤颤巍巍的大奶子是那样的迷人,我的个神呀,胎诱惑了,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谁知那小孩竟然抬头看我来着,好像发现了我看他妈妈的乳房似的,小东西,我就看怎么着,你个小娃子懂个屁呀,那小妞一抬头,发现我正在看她,脸一红腰就直了起来,把小孩抱在了怀里,我现在开始嫉妒那小东西了,我也想在那小妞的怀里呀,那地方肯定是弹力十足呀……小妞发现自己露点了以后,也就不在跟着小东西乱跑了,小东西可好,在那温柔的地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小妞把小东西放里屋去了,田野快到中午了,她忙着给我们做饭,老头老太太都上山拖竹子去了,于是我过去帮她打下手,一边聊着天,小妞叫春泥,很有诗意……我笑着说我最喜欢春泥了,她脸又红了,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在她的边上唱起了春泥「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风中你的泪滴滴滴落在回忆里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她听我唱歌,看着我,来了一句:「你唱的真好听!」我心里那个乐呀,本人别的不行,唱歌还是很有感觉,这不,小妮子显然是被我的歌声打动了,跟我也近了好多,跟我聊起歌曲来,看来她也蛮喜欢唱歌的撒……一个中午就是我们愉快的交流中过去了。


睡了会午觉,我又跑去找春泥聊天,她说下午唱歌给我听的,可不能错过了,她家就春泥一人在,老头又上山去了,老太太抱着孙子去串门了,我跑到春泥的房里,小妞子还在睡午觉,侧躺在床上,胸前那两座乳峰挤在一起,颤悠悠的……看的我一阵口干,我悄悄的走了过去,顺着她的T 恤往里看,真是白呀,胸罩好像是小了,没包住那两只玉兔,这样的艺术品就在我的眼前,我如果没硬的话那说明我萎的没用的,显然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更不是柳下惠,我的手轻轻的覆上了那柔软的尖峰,天呀,手感真是太好了,入手即化。棉花一样的软,巍巍的弹,我情不自禁的把她的T 恤掀了起来,贪婪的吻上了那两团棉花……春泥嗯了一声,好像要醒了,我连忙从她身边躲开,可好一会,她也没醒来的迹象,于是我继续舔起了她的奶头,舔的忘情,忍不住轻咬了起来,春泥的奶头渐渐的大了硬了起来,身子也在轻轻的扭动着,嘴里发出轻轻的嗯嗯声,不对,嗯嗯声,我猛一抬头,发现春泥正小脸通红的瞪着我呢,我怯怯的从她的身上爬了下来,尴尬的说:「呵呵,醒了呀,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奶水,好多年没吃过奶了。」春泥听了扑哧一笑,把衣服穿好,厉声训我:「信不信我告你强奸呀!哼,你来干什么!」我小声说到:「不是来听你唱歌的吗,谁知道成听叫春了。」当然,后一句声音小的只有我自己才听得见,不过这小妞子好像听见了一样,眼一瞪,问道:


「你说什么,无赖!」我看着她俏皮的样子,忍不住的凑了过去:「我无赖,好,那我就无赖给你看。」然后再次把她扑在了床上,吻上了她的小嘴,她不停的推着我,头晃来晃去的不让我亲,于是我把手向她的尖峰探去,揉着,捏着……没几下,小妞子就不在那么挣扎了,但还是不让我亲,不让我亲嘴我亲大咪咪……嘿嘿……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她的身子渐渐的热了起来,渐渐的疯狂了起来,嗯咦的呻吟着……双手抱着我的头轻轻的喘息着……于是我再次吻上了她的小嘴,这次她没有拒绝,而是很热烈的回应着,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动着,嘴里很香甜的味道。滑腻的小香舌搅着我的舌头,很忘情……时机到了,我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粗大的鸡巴顶在了春泥的小腹上,春泥没有意识一般……眼睛迷离……握着我的大鸡吧一阵颤抖……我接着把春泥也脱得精光,一副白白的身躯出现在我的眼中,真是美呀……双腿之间稀疏的幽谷中已有了潺潺的涓流……我调转身,品尝起那口山泉,很自然地体香味夹着淫水的滋味使得我更卖力的吸允着她的小嫩比……她全身微微的颤着……忍不住的淫叫着:「嗯……啊……不要……啊……の……」突然我觉得自己的大鸡吧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我回头一看,小妞子正卖力的舔着我的大鸡吧……爱不释手的样子……看来女人是饥渴不得的……我也能输给她,使劲的舔着她的阴蒂……她舒服的吐出了大鸡吧,啊……啊的叫个不停。紧接着一股溪水喷了出来……春泥高潮了……我再次调转身,吻上春泥……满嘴的湿润……满屋的春情……,底下的老二顶着春泥的密谷……不断的摩擦着,没几下春泥又浑身不自在的扭动了起来。嗯嗯的呻吟着:「の……の……进去……进去吧……嗯……我想……想要!」我也忍不住了,腰身一挺,大鸡吧狠狠的顶入了春泥的小穴中,春泥啊的一声,很享受的样子,屁股不停的往上顶,很疯狂……小穴很紧……应该是很久没用了,我加足了马力,狠狠抽插着,啪啪着不觉于耳……低头看着结合处……只见大鸡吧在小穴中进进出出,每一次都带出一滩淫水。甚是淫秽,刺激的我更是卖力的挺动着……春泥自己给自己加油:「嗯……嗯……好……好爽……!」我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春泥,说老公干我,老公干死我……」春泥说什么也不肯说,我停止在抽插,趴在春泥的身上不动了,春泥扭动的,自己往上顶,可还是不肯说,春泥急了,一下把我推倒了,然后她骑在我的身上晃了起来,头后仰着不停的淫叫:「哦……哦……舒服……真好……干……干我……」身子前后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然后猛地晃了几下不动了,大声的叫着:「快……快干我。求你了……老公……老公快干我……使劲日我……」我知道她到了关键时候,于是抱着她的屁股使劲的顶着,抽插着,她忘乎所以的尖叫着,然后啊的一声没了声音,身子一软瘫在了我的身上,我把她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又插了进去,她好像累坏了,也没什么反映,我抱着他的细腰不停的挺动着……没一会她又嗯哦的叫了起来,我也到了关键时候,牙关紧咬,不要命的插着她的小嫩比。她啊啊的叫着,我狠狠的顶了几下……然后在她的体内射出了万千子孙……


完事后,春泥坐在床上恨恨的看我:「你把我强奸了你说怎么办吧。」我死猪不怕开水烫:「能怎么办呀,你去报警吧!」她咬着嘴唇:「混蛋,你明知道我不敢说出去的好不好,我警告你,这次就让你得个便宜,你不许把这事说出来,听到没有!」继续无赖:「这很难说呀,要是我哪天在欲火焚身说胡话你可别怪我呀,我这人没有女人爱爱就是很容易说胡话的!」春泥竟然笑了:「我也快要走了……好久没有那个了,对你也有点好感,要不你不会得逞的,其实我很爱我家那口子的……就当是一次放纵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