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玩华录】(1.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一章棨户蕉园,一梦初始
花园很大,只是有些荒凉破败。里面种了一大片浓绿的芭蕉,成了林子,显
得幽暗深邃,余下的花木零零散散的随意长着,潮湿的石径上钻出缕缕青草。
「啪,啪」,园内传来几下清脆的马鞭拍打肉体和男人威严叱喝的声音。
一个女人,戴着金色的古怪面具,光着身子,像只狗马一样缓缓的爬行着。
嘴里竟勒着马衔,系着缰绳,由一个挺拔威严的老者在旁边牵着,手里擎着
一只黑色的马鞭。
女人的身材颀长结实,皮肤白皙丰腴,身上仅有的几样饰品原来都是战马的
甲具。脸上金色的面具是甲马的面帘,遮住了大半面孔,露出黑亮的眼睛。发髻
在头顶堆如青云,一两缕鬓丝垂至嘴角。乳房像白木瓜一样垂下,身后高高翘起
的臀骶上,还树着一枝招展的小旗—那是战马的寄生。雪白饱满的臀肉随着大腿
肌肉的摆动而微微颤动,几条红色的鞭痕历历在目。
这匹健美的『母马』似乎有些桀骜,并不适应缰绳的摆布,老者则拽紧缰绳,
狠狠地抽打女人的臀部,女人在马鞭的驱迫下,无奈地听从缰绳的牵引。
围墙外,一个少年,约莫七八岁,踩着石头,缩着身子,趴在院墙角落的镂
窗上正向里窥视。
花园的土地和石径不平整,还杂着土砾和树枝,女人的手和柔软白嫩的膝盖
落下去,发出轻轻的呻吟,似乎在忍受这些微苦楚。由于嘴里被塞了马衔,女人
说不出话,只能偶尔发出「唔、唔」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并不时嘶嘶地往回吸着
气,可口水还是不断的从嘴角淌出来,拖出长长的银丝……
遛了几步,老者坐到身旁的石凳上,收紧缰绳,将「母马」拉到自己身前,
摘下面具,轻轻拍抚下女人的脖颈,然后将女人头部强按到自己胯间,一边享受
女人口舌的侍弄,一边欣赏女人的形貌。
女人背对着少年,看不到面孔,但正对着女人高高撅起的屁股,少年第一次
看到女人那湿漉漉的阴户。
少年禁不住感到呼吸紧张,肉棒涨硬,触到硬邦邦的墙上,却忍不住隔着衣
服轻轻地抵触、摩擦,仿佛在插入女人那粉红湿润的屄里。快感愈发强烈,突然
脚下一个不稳,石头晃了一下。
「什么人,」老者顿时目光瞿瞿。女人也吐出口中的阴茎,扭头看过来……
苏干还没来得及看清女人的面孔,一阵紧张强烈的快感直冲肉棒,脑中一片
空白,紧接着肉棒猛烈的抽动收缩,一股东西从阴茎喷涌而出……
苏干猛然从梦中惊醒,急忙把手探到下体,摸到一滩黏黏滑滑的液体,还有
一股浓烈的气味。这是头一遭,心中难免恐慌,但苏干也约略知道男女之事,晓
得这是怎么回事,且放宽心,用布胡乱的把胯间秽迹擦干净。
然后苏干就回忆刚才的梦境,那里是家里在城西的园子。城西风景秀丽,皇
家在那里设了不少苑囿,豪门大户也建有私园。祖父常在园中遛马;里面种了片
芭蕉林,还有亭榭,优雅清凉,暑季是纳凉的好居处。老者正是自己的祖父,可
梦中为什么会出现那个淫贱的女人呢?梦中的
情境和刚才的快感确是难以
言喻……回味着不觉又迷迷糊糊睡去。
苏干的祖父是南汉当朝名将——苏章。祖父自少年,刘氏还只是封州刺史的
时候就追随先主刘隐,胯下乌骓马,手中三叉戟,冲锋陷阵,鞍前马后立下了无
数战功。韶州之战,舍骑救主,表封州刺史、充左右金吾街使;待刘隐病故,其
弟刘岩称号,命他典禁卫诸军;白龙末年,大败楚军,解封州之围,迁封州团练
使。
祖父有五个儿子,也就是苏干的父亲和叔父,都在禁卫军中担任郎官,人称
「五郎将」。谁想有一天,朝中传闻有人谋反,连番抓捕审讯下来,五人竟被认
定是主谋之一,于是全被处死。可怜苏门五郎都还年青,四个小儿子还未曾婚配,
只长子留下一个孩子,就是苏干。其实苏干上面本还有一个兄长,生下没多久便
夭折了。皇帝说,念及祖父劳苦功高,故不罪及父子妻孥,苏干一家才得以保全。
但祖父从此被褫夺了所有权位,终日在府中闭门不出,抑郁不乐,老病缠身。
这一觉睡的深沉,醒来天已大亮。起床后,赶上姨娘来收换洗衣裳。
姨娘是苏干的庶母,名字叫韦玉姬,说来也是苏干的姨娘——是母亲同父异
母的妹妹,因生母出身卑微,当年才十一二岁就随着姐姐陪嫁到苏家。年幼的苏
干对母亲的印象很模糊,母亲名叫玉凤,大家都说母亲很早就去世了。
韦家出自长安望族,又是当朝外戚。昔日大唐丞相韦宙出镇南海。见皇帝父
亲贺水镇将刘谦气宇非凡,不顾家人门第不当的反对,就把侄女嫁给他。说:
「此人非常流也,他日吾子孙或可依之」。先主刘隐的母亲韦氏,性情强悍,刘
谦背着她偷偷在外面纳个妾段氏,段氏生下刘岩,韦氏听到消息后大怒,拔剑而
出,来到段氏住所。本来要杀死婴儿,却没舍得动手,最后杀了段氏,把刘岩为
养作自己的儿子。
韦氏如此强悍,她的亲族作为外戚,在朝中有很大的势力。但刘岩继承兄长
刘隐的王位后,先是打击韦氏势力,韦家败落。后又重用文官,打击武人,苏家
也惨遭灭门之祸。
可怜姨娘如今也才三十出头。她皮肤白皙,身材丰腴,头发蓬松如云,神情
妩媚动人,甚是美丽。可是自记事起,便很少见到她的笑容,眉间总是带着淡淡
的忧伤,每日忙于照顾孩子和生病的公公。有时夜分,苏干能听到姨娘卧室里传
来幽咽的啜泣声。
苏干自小衣食住行一直由姨娘照看着长大,二人亲如母子,苏干常常呆呆的
盯着姨娘看,凭借姨娘样子的想象母亲的形貌,有时被姨娘注意到,仿佛了解小
苏干的心思,怜爱的把苏干搂过去。苏干喜欢抱住紧紧的姨娘,把头埋进姨娘的
怀里,姨娘身上的肉绵绵的,胸脯宽阔又温软……姨娘的叹息声又令他感到沉重。
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和年青人不断成长的性欲一起在少年
苏干的心里积聚着,那就是——复仇。
往常跟姨娘总是亲昵,今日苏干自觉心虚,姨娘收拾床铺时他背转身去,颇
感局促。姨娘有点奇怪,慈爱的着看了他一眼,也不以为意。不过,昨晚射在内
衣裤上的精液,一定被发现了。苏干在一旁偷偷注视着正在悠然地整理家务的姨
娘的背影,他注意到,妇人在拾起他换下的内衣时,先是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
然后摸到湿黏的地方,身子稍稍迟顿,肩头似乎震了那么一下。
苏干这也是第一次注意到,姨娘的身材成熟而迷人,两腿颀长,腰肢纤细,
屁股饱满。尤其是当她弯要整理床铺的时候,衣袍刻紧紧的裹住肉体,光滑的丝
裙包裹的两块浑圆的臀股,曲线暴张,苏干又产生很想上前拥抱的欲望,可这回
他却不敢上前,因为,缓缓地,下腹的肉棒竟像昨晚一样,又热热的胀硬起来。
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庶母、亲姨娘,苏干又为这样的想法感到有些害怕、羞愧。
心不在焉的敷衍着待姨娘走开,苏干忍不住握住肉棒,仰着头,回忆着梦里
那女人淫靡的场景,姨娘的肉体和面庞竟也止不住出现在想象里,更为真切……
苏干心潮悸动,一阵快速的套弄和摩擦,很快就闷哼着喷射出来。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二章易筋洗髓,神功阴阳
隔了几天,苏干就被祖父苏章叫去。
苏干心里忐忑,祖父说是他已经长大了,要传授他《李卫公遗书》。
长大了,苏干想,肯定是姨娘把梦遗的事情告诉祖父了。
女人真是多嘴。
自己的羞事被人传知,苏干不禁心下着恼,暗暗埋怨姨娘。
有那么一闪念,眼前突然浮现出姨娘那撅起的两块饱满的臀股,有想用藤鞭
狠狠地抽打它,教训她的沖动,就像驯服那个女马那样。
但也就一闪念,苏干立即摄住心神,继续听祖父讲话。
祖父说,卫公就是大唐开国元勋李靖。
然后就又开始讲述李卫公的赫赫功业。
苏章说这些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是深沈地望着远方。
他此生怕是再也无法绍述像卫公那样的功业了。
苏干知道了,原来李卫公功业盖世,才干过人,身后还留下了很多秘籍,就
是祖父说的《李卫公遗书》。
世人多知其《李卫公兵法》,而不晓得卫公除了兵法外,尚有《易筋》《洗
髓》二经,因其讲炼心养身卫生之术,非口传心授不得其解,故知之者少。
《洗髓经》内修炼心秘诀已经失传,《易筋经》外壮神勇之术乃是祖父得一
位异人所授。
祖父说,兵法需要天资加以读书历练,来日方长。
他要先开始教他养身卫生之术,待身体内壮之后,再习弓马技击。
依下几天里,祖父对照一份手抄的经文,讲解并逐一示范教习。
苏干记熟后,便一连数月躲在帅府里,每日只是依法锻炼,又有祖父指点,
果然大有效验。
百日后任督二脉真气充盈,只待行完下部功法贯通二脉。
这下部功法却是十分有趣。
行功时先是搓握、拍打、抓拽睾丸,然后又摔打搓揉阳具,还有紧紧握住阴
茎,露出涨大的龟头,铮亮通红,片刻后放松,如此循环数次。
下部行功每日早起一次,睡前一次,中午阳气盛时复一次。
好玩舒爽胜过手淫,因为是要练功,又有心不恣意玩弄阳具,不会泄了,於
身体无害,反而有益。
每次搓握完后,还要用药水烫洗,甚是舒爽。
洗完后用软帛系住阴茎的根部,直至下次行功才解,苏干遂无时不觉得胯下
之物雄伟粗大,便是胸中也觉自豪踊跃。
但苏干还是谨遵祖父嘱咐,静心忍耐,只是轻轻摩挲,享受快感,却绝不贪
一时之快,泄掉真元。
经中还说,下部行功,需半月疏放一次,以去旧生新,亦为功成后阴阳采补
之预演。
这日期将近。
不知祖父会如何替他安排,苏干颇为期待,胯下枪刃,颇待发硎。
苏干埋头练功,不觉数日了,此时突然想起好长时间没有跟姨娘好好相处了。
可自下部行功以来,每日阳具都将袍服前摆高高撑起,如何出得了屋?苏干
松了松阳具的系帛,然后将阳具贴着腹部,用布围着腰腹包裹起来。
如此,不细打量,也根本觉不出下腹的异样。
只是在扶着阳具包缠的时候,脑中竟然浮现姨娘温柔慈媚的脸庞,颀长的大
腿,纤细的腰肢,饱满的臀股,肉棒不禁涨硬。
呼气,气沈丹田,按捺了好久才稍软服帖,於是赶紧走出门去找姨娘。
他信步来到姨娘房里。
发现祖父的贴身侍婢嫔儿正站在姨娘身旁,对着桌上的一碗汤药样的东西道:
「…主公命你必须每日早晚各服一次……」
姨娘却是盯着碗,一脸的愁容。
「咦,姨娘怎么了,要喝什么?」
「哦,姨娘近来觉得体虚,祖父就专请轩辕先生开了些汤药,嫔儿给送来,
逼着姨娘喝呢。」
没等嫔儿回答,姨娘解释道。
「嗯,是的。少主人陪夫人慢慢聊,奴婢告退了。」
嫔儿抿嘴笑着走了,似乎察觉到了他腹部的异样,又回过头来,「少主人,
您一定要让夫人喝下补品哦。」
目送嫔儿离开,苏干转身,发觉姨娘正盯着药碗,美丽的脸上似乎有一抹淡
淡的忧伤,果真病了吧。
「姨娘体虚就一定要吃药。」
「这个,」
韦玉姬欲言又止,只是发愁的盯着那碗药。
「姨娘嫌药难吃吧?来,干儿喂你。」
苏干上前,把碗端到姨娘跟前,用勺子喂。
跟姨娘闲聊,鼓励她喝下去,养好身体。
韦玉姬只是苦笑着一勺一勺的咽。
苏干贴近了看,姨娘白皙的脸上透着一抹红晕。
自打知道姨娘病了后,苏干每天都要去盯着姨娘吃药,姨娘赶他不走,可也
绝不再用他喂,自己忍着一口一口咽下去。
苏干每次去前都要裹藏好粗胀的阳具,有时在姨娘前忍不住心潮大动,胀的
硬梆梆的,因为藏的好,姨娘也不会发觉。
数次后,苏干索性不再压抑,每次任由阳具膨胀,在美丽的姨娘面前暗自尽
情享受那激情胀硬的快感。
心想不知若姨娘知道了会怎样。
过了几天,疏放之日到了。
晚上,嫔儿来,说是祖父叫。
祖父自被削夺兵权后,闭门不出,身边除了那个一直跟随他的昆仑老奴外,
又精心物色挑选了一个丫头,用领兵之术一手调教出来,取名作嫔儿,用作贴身
侍婢。
嫔儿也似武士一般忠心,号令必行,极为干练。
府中人丁稀少,苏干和姨娘也都把她当作亲人。
本来应当苏干是主人应当走在前面,可是涨大的阳具在身前撑起衣服,苏干
感觉异常尴尬,就让嫔儿在前面走,自己在后面。
嫔儿不作声,在月色中快行,苏干得紧走才能跟上,衣物摩擦了龟头,看着
嫔儿苗条峭拔的身影,苏干的阳具更硬挺。
大堂中祖父供奉的圣火辉煌照耀,苏干到来后,祖父交代了几句,然后点头
示意,一直在旁侍立的嫔儿拉开帷帘。
帘后是大片木屏,中间掏个洞,露出个女人的下半身,身子和头脸都隐在木
板的另一边。
粉白的两腿用绳子吊绑着,大大得张开。
苏干第一次看到女人神秘的阴户,稀疏的毳毛下,两片阴唇微微开合着。
里面似蚌肉,略呈粉红色,晶莹如玉。
女阴下还有个缩成一小圈的紧紧的肉皱,那是肛门。
少年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一下肉蚌,两片阴唇立刻紧张的翕合,肉腔内褶皱
快速的蠕动着,又有些邪异,仿佛一个阴森的怪物,要把人来吞噬。
祖父说:「这是练功炉鼎,用来通泄助功的,现在不为求她容色欢娱,只须
用她阴器,所以如此。」
又得意地道:「这个女阴,天生名器,后天又经轩辕老儿调养,是上好之物。
这之前数月之内我又禁她纵欲,连续喂吃滋补的药物,适才还灌了她些激发
的春药,现在正是真阴旺盛之时,於干儿大有助益。「
祖父口中的轩辕老儿叫轩辕述,他的先人是大唐有名的活神仙轩辕集。曾被
唐宣宗闻名招入宫中,屡有神异。
据说,曾经轩辕集被召坐在皇帝的床前。宣宗命令宫中人进茶水。
有个年轻的宫女笑话轩辕集容貌古怪,衣着简陋。话音刚落,那个宫女头发
由黑变白,红唇暗淡,十六七岁少女变成老妪,皮肤像鸡皮一样,驼背,鬓发稀
疏。宫女满面恐惧,在唐宣宗面前涕泪交流。
唐宣宗知道这是宫中人的过错,於是让她拜求轩辕先生。宫女认错后,她的
容颜又回复原来的青春。
轩辕述没有前辈那样的法术,可是他医术高超,精通药饵,一直在炼制长生
不死的丹药。
苏干站在女阴前,早已阳具涨硬,系帛都勒进了肉棒里。
嫔儿跪在他胯前,缓缓解开他的衣服,露出粗长坚挺的阳具,那阳具直直地
前伸,龟头怒张,还一紧一紧地跳动着。
连日来,受到姨娘美丽躯体的诱惑,苏干感觉身体里蓄满了能量和躁动,要
从这个出口爆发出去。
嫔儿也被这雄伟的阳具所慑,不禁擡头,恰与少主人对视了一眼。低下头去,
解开系帛。
转过身,左手托着苏干的臀部,右手扶着苏干的阳具,对准那女阴,缓缓地
插入进去……「哦,……」
那阴器里面滑滑润润,又有令人酥软的温热从阳具传遍全身,第一次享受到
如此美妙的快感,苏干禁不住哼出声来。
「唔,」木板后面也发出一声闷哼,似乎是努力在咬着嘴唇。
嫔儿的素手扶在苏干的屁股上,轻推轻送,引导配合着苏干一前一后的耸动
腰腹,阳具在阴器里抽送。
肉棒在女阴中快感实在妙不可言,越来越强烈,第一次经历此事的苏干没能
坚持多少下,肉棒一紧,然后剧烈的收缩喷射,尽情的把精液射入阴器。
那阴器还兀自蠕动,仿佛绵绵的小嘴,吸吮龟头,让苏干泄的干干净净。
射精后的感觉是身上的旧乏全部掏空,通身松弛舒泰。
功期内还有过数次泄泻,随着有了经历,功力也渐长,苏干操那阴器的时间
越来越长,最后竟能控制不泄。
只苦了那女阴被操的嘤嘤呜呜淫叫不止,臀胯摆动,两腿抽搐乱摇。
最终那女阴两腿绷直,立时,苏干感觉阴中紧紧包裹肉棒,有股热液沖击龟
头,随后女阴闷声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苏干发觉那热液不断,低头看时,竟有汩汩清水流出。
嫔儿好像早有准备,不知何时竟接满了一琉璃瓶淫水,盖好塞子,递给祖父。
祖父对着圣火的光芒,看那淫水清澈黏滑,在瓶内泛着新采荔枝鲜肉般的浊
光。
祖父连连道,「好好,嫔儿,快趁新鲜把这给轩辕老儿送去……告诉他,炼
好丹药,一定要送些给我!
下一章03亲亲素手,慰我尘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