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强势出击!空岛的香迪亚勇士!!
【地点:新世界海域】【马贵沙斯群岛】【瓦波乌岛上】
那些犯下团上铁律的团员,在度过了『最后的夜晚』以后,纷纷被带到一个
无人岛上,全都是新进的菜鸟…
所有的人都被固定双手,手上的手铐有铁炼牢牢地固定在一根木桩上,脚也
被脚镣铐着,避免犯人逃亡。
安的女儿娜依带着几位头戴绿色迷彩头盔的壮汉,他们就是『处刑队』的成
员,都是由本岛防卫军的成员组成,防卫军当中只有被选为处刑队的士兵才会离
开总部出海;他们身着全套的迷彩服,左肩背着M1加兰德式步枪,是用来处刑
用的;右肩背着AK47突击步枪,是用来防身的…
「娜依小姐!」、「拜託你……」、「帮我们求情啦……」,那些即将要被
处刑的新人团员们为了逞一时之欲,犯了团上的绝对不能犯的铁律;但是他们依
旧鬼吼鬼叫的,希望娜依救他们一命…
「哼…」,娜依不屑的哼了一声。
跟着娜依一起来监视行刑的中年人补充说道:「犯了老大最忌讳的错误之一,
还想逃避责任啊…?是男人就敢做敢当吧!!」。
娜依无表情地简短命令:「各就各位…」。
所有的处刑队员都拿出M1加兰德步枪,熟练的上膛以后,调成单发模式,
对着要被处决的人摆出射击姿势…
「处刑开始…」,娜依毫不留情的下令。
碰碰碰的枪声,说明了行刑已经开始,尽管桑格拉斯有调制一种麻醉剂让他
们施打,能让受刑者在中弹以后完全无感觉,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那痛觉太
强烈了超越了麻醉药的效用,受刑人们的惨叫声在无人岛上此起彼落…
直到最后一名受刑者,由於他天生就拥有满身的怪力,於是他奋力的挣脱,
扯断铁炼:「喔喔喔……」,然后拖着断掉的铁炼小碎步的带着脚镣,拚老命的
逃走…
「…………」,娜依见状,直接对着那名男人用食指一指。
一名处刑队队员退膛并收起M1加兰德步枪,改拔起右肩的AK47…
「可恶…我还不想死啊……」,那男人依旧拚老命的逃。
喀嚓的一声,他手上的AK47上膛完毕,接着就是哒哒哒的声音,处刑队
员朝着该男子开枪。
「啊啊……」,男子的背中弹无数,惨死在血泊之中…
最后处刑队员们就地掩埋屍体以后,娜依就带着他们收队了…
但是当他们正在处刑时,蕾贝卡的阿姨,薇奥菈带着的蕾贝卡被俘前所率领
的德岛王国士兵回来了…
「班烈!给我出来!!」,薇奥菈站在船头,对着汉尼拔大叫…
班烈立刻听出来是薇奥菈的声音,他舔了舔舌头,邪恶的说:「卡嘿嘿…看
来『亲子丼特餐』要送上来了…晚上可以好好享用了…」,他边说边想像,然后
故意先去找蕾贝卡…
这吼声,曾在德岛潜伏的莫奈也认得出来,她笑着对蕾贝卡说:「你的阿姨
来啰…蕾酱…」。
「啊……」,蕾贝卡不知所措,说不出话。
这时,班烈走了进来,对着蕾贝卡发出阴森的笑声:「哼哼…」。
蕾贝卡对着班烈说:「你…别对薇奥菈阿姨出手啊…」。
「你之前跟我说了什么啊…」,班烈不怀好意地反问。
『我保证…能让你…干…薇奥菈阿姨…干…干到爽』!,蕾贝卡脑海里浮现
被班烈强制夺去初夜的那晚,慌忙之中的胡言乱语…最后她大声的说:「你当时
又没有放过我…所…所以…」。
班烈沉声的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随后他对莫奈说:「好了
…把她带着…别让『客人』等太久啊…」。
於是班烈跟挟持蕾贝卡的莫奈来到了甲板的前头,班烈邪淫的笑着说:「薇
奥菈…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你在说什么?」,薇奥菈一看到班烈跟蕾贝卡,立刻不理会班
烈刚刚说的,大声叫说:「蕾贝卡!班烈你这傢伙!!没对蕾贝卡乱来吧!?」。
「你说呢…」,班烈满不在乎的反问…
「啊!你…」,薇奥菈一窥视班烈的内心,里面看到的皆是干翻蕾贝卡的各
种画面,不由得气的火冒三丈…
蕾贝卡疑惑的问薇奥菈说:「阿姨…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啊…嗯!?等等…」,薇奥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停顿了一下,
突然勃然变色的说:「原来…就是你…」,薇奥菈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瞬间气得发抖…
班烈邪恶的问说:「终於想起来吗…?」。
薇奥菈把黄澄澄的瞳孔瞪的怒目圆睁的说:「就是他…12年前…夺走我的
处女身…」。
时间回到12年前……
12年前的班烈,年仅24岁,皮肤白白净净的,生得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而且又是生在富裕之家,被称为高富帅是非常适合的…但高大帅气的外表,却有
一颗因为遭受打击而转换成扭曲的内心…其实他早就因为到处行淫逞欲,而被悬
赏2亿6千万!!『催花大盗』班烈之名,就是从他24岁到处奸淫开始…
就在蕾贝卡诞生的4年以后,班烈来到了德雷斯罗萨;当时丝卡蕾特22岁,
跟居鲁士与蕾贝卡一同隐居在森林深处中的小屋,而当时17岁的薇奥菈,仍然
暂时留在这里帮姊姊照顾小姪女…
班烈闯进了这片森林,当他路过这栋小屋附近,透过窗户看到丝卡蕾特和萌
萌的薇奥菈,顿时色心大起……此时的居鲁士,因为有要事必须要处理,因此那
一阵子经常是早出晚归,正好为班烈开了犯案的方便之门…
既然已经决定了,他便前去敲门;来开门的是薇奥菈,她看着眼前的帅哥问
道:「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这温柔婉约的声音,传入班烈的耳里,那如黄莺出谷鸣叫的问话声,像是一
股春风,吹入班烈色欲横流的心海里……
班烈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回答:「我是一位旅人,刚好来到这片森林…但是我
迷路了…能让我住在这里一晚吗?我明早就走!睡地板也无所谓~ 」。
薇奥菈看了看已经西斜准备下山的夕阳,一脸为难的说:「这…」。
班烈当然不会放弃,他装做一副胆小的样子说:「这片森林挺可怕的…而且
好像很大…」。
单纯的薇奥菈不知道班烈卑鄙的目的,她听闻此言,立刻转头去问丝卡蕾特:
「姊姊…」,她最后问:「怎么办?」。
善良的丝卡蕾特毫不犹豫地说:「要从这里走到城镇需要将近半天的时间…
如果迷路的话更不止了…快让他进来!!」。
「我知道了…」,薇奥菈转身对着班烈,甜甜的笑着说:「先生请进…」。
班烈心中大喜,但现在仍不是动手的时候,所以他继续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
跟随薇奥菈进屋去了…
一进屋里,丝卡蕾特坐在椅子上,笑脸迎人的对着班烈说:「我叫丝卡蕾特
…欢迎你…」。
薇奥菈接着说:「我的名字是薇奥菈,是她的妹妹…」。
班烈听了以后,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礼敬有加的行礼:「两位是…丝
卡蕾特殿下以及薇奥菈殿下!!」。
薇奥菈惊奇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谁…?」。
其实班烈已经掌握了德岛的一切,所以当然知道她们是谁,他骗她们说:
「我是跟这里的居民聊天知道两位是公主的…」。
丝卡蕾特又接着说:「她是我的女儿,蕾贝卡,今年4岁…」。
班烈继续装出一副很有礼貌的好人样,对着4岁的蕾贝卡敬礼说道:「小公
主……你好啊……」。
怕生的蕾贝卡刚学会走路,还不会说话,马上躲到薇奥菈的屁股后面,露出
一颗萌萌的水亮大眼偷看班烈…
班烈的突然出现,本来引起了薇奥菈的一点戒心,但是看到班烈如此谦逊有
礼,又消除了她的忧虑,而这也是班烈最拿手的把戏…已经有无数的美女因此被
他骗了…
丝卡蕾特温和的问:「先生…请问尊姓大名…」。
『催花大盗』班烈的名号早就恶名昭彰,他当然不能报出名字,於是班烈用
了别的名字蒙骗薇奥菈与丝卡蕾特:「……………」。
虽然班烈的悬赏单是世界知名的,但是早期的他犯案的时候都会带着一种铁
制的面具,所以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当然丝卡蕾特与薇奥菈就被骗了…
薇奥菈接着又问:「姊姊…现在多了一位客人了…伙食要怎么办…」。
丝卡蕾特不以为然的说:「没关系啊…把接下来几天要用的食物挪一部分出
来,反正他明早就走了啊…你再去买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
当晚,丝卡蕾特煮了丰盛的晚餐招待班烈,晚餐的席间薇奥菈与丝卡蕾特皆
被班烈的彬彬有礼的态度以及豁达随和的谈吐给深深吸引…完全不知她们已经完
全陷入班烈的卑劣阴谋里……
在用餐的期间,丝卡蕾特一如往常地端着一碗幼儿食品喂着4岁的蕾贝卡吃,
班烈见状奸笑了一下,丝卡蕾特看到了班烈的诡谲笑容,也不以为然的淡淡一笑,
但是孰不知班烈已经在蕾贝卡的晚餐里下了微量的低药效的安眠药…
晚上时间,薇奥菈在屋外忙着洗碗盘,而蕾贝卡因为药效发挥,开始在小床
上沉睡;丝卡蕾特以为她玩累了,不以为然的阅读书籍…
就在此时屋内却发生令她们俩万万想不到的事…
班烈虽然发现他犯案时用的铁面具,旧的已经坏了所以丢了,新的忘了打造,
但是精虫冲脑的他依旧控制不了自己,按照原定计画开始侵犯丝卡蕾特…
「呼…呼…」,班烈用着丝卡蕾特的乳沟磨蹭阴茎逞欲,床铺被摇得嘎吱作
响…
「…………」,丝卡蕾特虽然经过4年的调养,已经恢复了,但她只是个弱
女子,依旧无力反抗,只能泛着两滴泪珠,闭上眼睛用双手摀嘴,怕叫出声来吵
醒蕾贝卡…
最后班烈颜射丝卡蕾特:「……呜……」。
丝卡蕾特无奈的摸着满脸的精液,低声地说:「难道你…」。
班烈公开坦承说:「没错…我就是那个『催花大道』…只是我的铁面具坏了
…还没打造新的…」。
班烈说完立刻毫不留情地入侵丝卡蕾特的肉穴:「看我…操死你…」。
「………………」,可怜的丝卡蕾特痛苦万分的摀住嘴巴,任凭班烈摆布。
「呼…哈…生过了小孩…也不错嘛…」,班烈一面干丝卡蕾特,还一面用下
流话刺激她。
丝卡蕾特拼命的想忍住叫声,但还是有一点点叫出来:「…嗯…嗯啊…」。
此时,薇奥菈回来了,她将碗盘全部放好归位以后,回到床边时,赫然发现
班烈正在强奸痛苦不堪,摀着嘴部,留着两道清泪的丝卡蕾特…
「啊…这…」,薇奥菈吓得跌坐在地,不知所措的发抖…
丝卡蕾特虽然痛不欲生,但是仍忍痛示意要薇奥菈小声,不要吵醒蕾贝卡…
班烈停止侵犯丝卡蕾特,对着薇奥菈说:「我正是那个『催花大道』班烈…」。
「……………」,薇奥菈沉默了一会儿,声音颤抖的说:「我帮你吹,让你
射,射完了你就快滚…」。
「好啊…但是老子要你裸体帮我含…」。
「…好吧…」,薇奥菈害羞而缓慢的脱下那一身的淡紫色洋装,露出17岁
的鲜嫩又刚发育好的肉体…
裸体的薇奥菈,像是一颗含苞待放的小花朵,她发抖着身体,战战兢兢的靠
近班烈,这光景又强烈刺激着班烈的性欲…
接着薇奥菈用她软嫩的小手抓着班烈的大肉枪,又含又搓的:「呜…嗯…嗯
嗯…哈嗯…」。
由於刚刚班烈有跟丝卡蕾特活塞运动一阵子,所以过了没多久就射了:「呜
……」。
「唔嗯!!」,班烈把薇奥菈的头死死的按住,她的挣扎毫无效果,被灌入
浓浓的精液到喉咙里…
班烈恶狠狠的说:「全部喝掉!卡嘿嘿…」。
「咕噜…咕噜…」,薇奥菈屈服於班烈的淫威,违心的喝下了他所有精液。
「咳…咳…」,射完以后,班烈的阴茎抽离薇奥菈的嘴,薇奥菈痛苦的咳嗽

薇奥菈对着班烈说:「射完了吗?那就按照约定…快滚吧…」。
但班烈突然推倒薇奥菈在地上,饥渴的说:「薇奥菈公主…你以为光是酱子
就完了吗…?」。
「什么?」,薇奥菈愤愤地说:「这跟我们的约定不同啊~ 」。
「哼!什么约定!?老子可不知道!!」,班烈粗暴的把薇奥菈拖过来,猛
然将她转身背对自己。
「你…要守信啊…」,薇奥菈仍在努力的抗拒,但是班烈才不理,直接猛力
掐着她的屁股,硬插进去:「老子来了…呜……」。
「啊…果然还是处女啊…爽死了…」,班烈残忍地硬是撑开薇奥菈的肉穴,
把肉枪整跟埋进去。
「呜…」,薇奥菈紧握双手,身体发疟疾似的不停颤抖,强忍着嫩穴被撕裂
的强烈痛楚不叫出来,害怕叫出来会吵醒蕾贝卡…
「啊…嘎…咕啊…爽…干处女…最爽了…」,班烈的屌完全刺穿了薇奥菈的
嫩穴,屌上的男性分泌物参杂的薇奥菈的处女之血,狠狠地撞击她的屁股,每次
的活塞运动,龟头都狠狠的顶着薇奥菈的子宫颈…
薇奥菈的眼泪如同滔滔江水般从黄澄澄的瞳孔中流出,两颊至少留着三道泪
痕,证明班烈的硬干令她痛不欲生:「呜…咕…恩…」,薇奥菈不知道蕾贝卡已
经被下了安眠药,依旧强忍着声音不叫出来…
班烈气喘如牛的说:「哈…呼…看老子…灌给你…呜…来了…」。
「!!!」,薇奥菈一边剧烈的啪啪啪一边猛力的摇头,表达不愿被中出…
「喔…呜…」,最后班烈无情的把一大股精液送进薇奥菈的子宫颈附近。
接着班烈心满意足的抽出阴茎,薇奥菈的红肿嫩穴流出好多精液…
班烈看着自己还硬直的老二,又爬上床去,插起丝卡蕾特:「再来换你…卡
嘿嘿…」。
班烈的肉枪上面还残留着薇奥菈的淫水,又埋进了丝卡蕾特的美穴:「啊…
太爽了…进去了…」。
「……………!!」,丝卡蕾特拼命的忍耐不叫出声音,双紧紧握着班烈的
手腕。
「嘎…哈…公主姊妹丼的滋味…太美妙了…」,班烈以正常位奸淫丝卡蕾特。
丝卡蕾特始终紧闭泪汪汪的双眼,爽手紧握着班烈的手不叫出声来:「……
……!!」。
此时,外面正好有头戴头盔的长发女兵正在巡逻,两名头盔女兵一人拿着长
枪,另一人手持薙刀,骑着马慢慢的在森林里巡逻…
当她们经过小屋的窗边时,却看到班烈强奸丝卡蕾特,干得正爽,床铺还不
停的嘎吱作响…薇奥菈则是瘫坐在地上哭泣不已…
「啊…」,女兵A抓着韁绳的玉手冒着冷汗,微微颤抖…
女兵B也很紧张地说:「我去通知勒潘陀先生…你去跟居鲁士军队长报告!」。
「好~ 」,於是两人分头行动…
「勒潘陀先生!!」,女兵B很快地就找到了前军队长勒潘陀,她惊慌地说:
「丝卡蕾特殿下及薇奥菈殿下被…」。
「什么!?」,勒潘陀大惊不已,赶紧与骑马的女兵B赶去拯救她们……
女兵A急忙的在森林里骑马奔驰,身上肌肤的汗珠渐渐增加:「我得赶快去
…呼…呼…」。
另一边,丝卡蕾特也在床上挥洒汗水,一旁地上有着被撕得破烂的米色洋装

班烈依旧用正常体位奸淫丝卡蕾特:「哈…呼…爽翻了…要射了…」。
丝卡蕾特摀着嘴,忍受着那种被硬插:「…呜…唔…」,胸前的美乳摇个不
停,香汗已经把床单弄湿…
「喔…呜喔……」,班烈把精液直接射在丝卡蕾特的子宫颈。
班烈爽完了以后,坐在一张椅子上休息…
薇奥菈依旧在小声唾弃,倒是丝卡蕾特虽然眼眶也挂着泪珠,但是却意外的
相当平静…
此时,外面突然听到一声马的嘶鸣声,原来是女兵B带着勒潘陀回来了…
「可恶的淫贼!!」,勒潘陀怒火中烧,挥舞着他擅长的带炼铁球攻向班烈

班烈面对来势汹汹的勒潘陀毫无惧色,轻松的将那铁球接住,把他整个人连
球带人抓起来转!!
「可…可恶…你想干什么…」,勒潘陀整个人被抓起来转。
班烈不停的大力旋转,最后将勒潘陀丢出去:「哼!」。
「喔啊……」,勒潘陀倒在地上,但马上又站起来冲向班烈…
班烈早期是用摔角作为战斗方式,他熟练地抓住勒潘陀的双手,接着就是一
个向后倒的重摔。
班勒陀被摔得头昏眼花,但仍然咬着牙根挣扎起身…
另一方面在森林里,居鲁士在接获女兵A的通报后,大惊失色,慌慌张张的
离开了王宫…而现在他骑着马在森林里奔驰,想赶紧去教他的妻女及姨妹:「呼
…丝卡蕾特…蕾贝卡…薇奥菈…我马上就到!!」。
女兵A跑去跟利库王报告:「利库王陛下!森林里发生不得了的大事了…」。
「你说什么!?」,利库王非常震惊的回答,他楞了几秒,才回神问道:
「现在的情况呢…」。
「我的同伴已经去找勒潘陀先生求救了…刚刚我也通知了居鲁士队长…」。
利库王叹息一声的说:「好吧…也只好等居鲁士去救了…」。
女兵A接着说:「我还有居鲁士队长交代的事要办…先告辞了…」,说完以
后,深施一礼,退出利库王的寝室…
「好吧…你去忙吧…」。
森林里的小屋旁,勒潘陀已经被班烈摔得头破血流,他脚步有些不稳的喘着
大气硬撑着:「呼…呼…可恶…」。
班烈见时机成熟,立刻反守为攻,冲向勒潘陀,将他举起,并且高高的抛上
半空中……
「可恶!!你到底…」,勒潘陀话还没说完,班烈立刻跳到空中将他接住,
在空中做出下腰的姿势,重重的往下摔:「『超级…阿根廷背摔』!!」。
「啊……」,勒潘陀倒在破裂的地上站不起来…
「勒潘陀先生!!」,薇奥菈惊慌地大叫。
丝卡蕾特继续一脸阴沉,不发一语:「…………」。
打倒了勒潘陀以后,班烈继续回到小屋里休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丝卡蕾特正慢慢地穿着别的衣服,突然用略
带沙哑声音问班烈。
「?」,班烈面对此问题,有些错愕。
薇奥菈也不解的问:「姊姊…为何要问他…」。
「……………」,班烈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说:「我…原本生长在富裕之家
…少时由於不学无术,常惹事生非,因此所有人都厌恶我…尤其是女性…」。
「根本是姊夫的翻版嘛…」,薇奥菈跟丝卡蕾特耳语。
「嗯…」,丝卡蕾特稍微的点一下头。
班烈瞅了薇奥菈一眼继续说:「从来没有女性愿意跟我好好的相处,除了某
两位以外…而当我离开家乡之前,第一位就病死了…而第二位今年也死於非命…
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女性会接纳我了…」。
「所以你…抱着报复的心到处干这种事?」,接着丝卡蕾特一本正经地说:
「为什么…不去找呢?」。
「!!」,班烈一惊。
「继续这么做…只会造成反效果而已…去找吧!一定还有女性愿意接纳你,
只是你还没找到而已…」,善良的斯卡蕾特继续劝说班烈:「我希望…我们姊妹
是最后两位的受害者…」。
班烈无话可说,望着丝卡蕾特发呆…………
「对了!蕾贝卡怎么了?你奸我们那么大声怎么都没吵醒她?」,薇奥菈突
然想到,质问班烈。
班烈看着薇奥菈回答:「放心…只是给她下了药效极低的安眠药…明天早上
6点左右她就会恢复正常了…」。
然而,骑马奔驰的居鲁士已经能看到小屋了,他快马加鞭的赶路:「快到了!!」。
另一边,当初去找居鲁士的女兵A,按照他的指示带着近千名的骑马女兵,
各持长枪或薙刀,跟在女兵A的后面,大队人马在森林里奔驰,扬起一阵又一阵
的尘土…
「!!」,班烈正在认真的想着丝卡蕾特说的话,突然他用见闻色发现居鲁
士要来了…
他赶紧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说:「我该走了…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
最后他转头苦笑一下对丝卡蕾特说:「你…算是第三位…能跟我好好说话的女性
吧…」。
居鲁士刚赶到小屋门前,刚好就跟班烈在小屋门口撞见…
「站住!!」,居鲁士想去拦住班烈,但是班烈一瞬间便跃上了森林之上,
逃的无影无踪了…
「你们没事吧?」,居鲁士眼看拦不住班烈,就急忙的进屋里去…
「姊夫…」,薇奥菈带着哭腔吐出了两个字。
丝卡蕾特冷冷地说:「……怎么可能没事………犯人可是『催花大道』班烈
啊…」。
「什么…」,居鲁士听了以后,身体微微颤抖…
就在居鲁士发楞之际,女兵B已率千名女骑兵抵达,女兵A进屋禀报:「军
队长!我按照指令,已领军前来!!」。
「知道了…辛苦你了…」。
丝卡蕾特担心的说:「这样的话…我在这里的秘密…」。
居鲁士回答:「放心…她们早就知道你还活着…她们都会保守秘密的…」。
「而不知道真相的男性士兵,我都让他们紮驻在外面…已将森林的出入口全
都封死了…」,居鲁士又补充说。
「那就好…」。
薇奥菈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着蕾贝卡讲述她17岁那年,被班烈强制破处
的那一天…
蕾贝卡难以置性的问:「这是…真的吗…」。
「嗯…」,薇奥菈很沉重的点头…
班烈这时对着薇奥菈说:「我看酱子好了…你跟我一对一单挑…只要你伤到
了老子…老子就把蕾贝卡还给你…并且放你们走…」。
薇奥菈先是一惊,接着将信将疑的问:「真的吗…?」。
「当然啦…」。
薇奥菈又突然问班烈说:「该不会…你会说只是擦伤还是你嘴角流了一点血
…然后跟我说那种太轻的不算吧?」。
班烈毫不犹豫的回答:「怎么可能…这些都算啊…只要让我直接或间接受到
任何一点伤害都行…」。
「喔…真的吗…」,薇奥菈有些意外的问。
「我再加码好了…如果你能打倒我,我就把草帽和他的同伴通通放了…」。
薇奥菈趁机窥视班烈的内心,马上看到一大堆他同时干她跟蕾贝卡的3P影
像…薇奥菈十分震惊,但她故作镇定的说:「如果我失败了…就是要被『那个』
对吧…」。
班烈毫不避讳地说:「那当然啰…」。
薇奥菈盘着手说:「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可别耍赖啊…」。
「哼…」,班烈笑了一下,化作一团土,飞到了早上他们处刑的那座瓦波乌
岛上。
瓦波乌岛是散落在新世界海域的22座无人岛,名叫马贵沙斯群岛当中最大
的一座,过去曾有村落,现在则因交通不便,补给困难而渐渐没落,变成捕鱼或
航海途中的短程休息站…
薇奥菈也下令将船靠岸,跳下了船到瓦波乌岛上,转身面对班烈…
薇奥菈心想:(哼…再怎么说我也会用武装色啊…打赢你虽然大概不可能…
但绝对能伤害你…实在太小看我了…)。
薇奥菈亮出匕首,怒视着班烈;而班烈双手盘手,非常轻蔑的直视着薇奥菈

薇奥菈转头看着蕾贝卡,心想:(蕾贝卡…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蕾贝卡十分忧心,一脸凝重的观看班烈跟薇奥菈单挑:「……………」,提
心吊胆心情使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不停。
「哈……」,薇奥菈操起匕首,奋力地冲向班烈。
刷刷刷的声音,就是挥动匕首的响声!薇奥菈拚了命的挥动匕首,刀刀都刺
向班烈的身体:「喝!哈!喝!」。
「卡嘿嘿…」,班烈东躲西闪,一边露出怪异的笑容…
薇奥菈一面晃动那对被皮衣包着的金色巨乳,一面来回跑动,猛烈的追着班
烈砍…
双方就酱来回好几次,此时薇奥菈突然将玉手及匕首武装色硬化,直直刺班
烈:「看招!哈……」。
「卡嘿嘿…」,班烈瞬移到薇奥菈后面,薇奥菈刺了个空…
薇奥菈惊恐转头:「啊!?」。
班烈随意一踢,将薇奥菈踢飞……
薇奥菈的脸庞挨了一脚,飞了出去:「啊……」。
「薇奥菈阿姨!!」,蕾贝卡担心的大叫。
「呼…呜…」,薇奥菈拖着颤抖的身体,挣扎起身,不气馁地说:「我一定
…要伤害到你…」。
「啊啊……」,薇奥菈再度冲向班烈,又是挥动匕首,又是拼命挥拳,还不
时的抬起踏着马靴的脚大力的回旋踢,
但是,她的疯狂攻势,完全没有用,而且反倒是挨了好几拳…最后,薇奥菈
香汗淋漓,喘着大气,决定孤注一掷使出她的绝招:「『热铁之泪目鲸』!!」。
但是薇奥菈这招依旧完全伤不了班烈,班烈最后拿出自从他吃了土土果实以
后就没用的摔角招数:「吃我这招……」,使用头下脚上的摔技。
薇奥菈的头被倒栽葱,直直往下坠,她惊恐扭动双腿大叫:「干…干嘛…!?
啊…啊啊啊……」。
班烈死死的抓着她那微黑的大腿肉,直直的往下坠落,最后薇奥菈遭到重摔,
她努力了一下想再爬起来,但是马上就倒了下去:「呜…」。

班烈俯视着额头及脸蛋有些挂彩的薇奥菈,志得意满的笑着说:「卡嘿嘿嘿
…你输了喔…」。
「哈…哈…」,薇奥菈的喘息随着金色巨乳跟着起伏,眼里看到都是班烈在
想像干翻她,以怨恨的目光瞪着班烈…
班烈指示莫奈说:「带走她吧…跟蕾贝卡一样由你看着…」。
「是的…」,莫奈将薇奥菈带抱起来,上了海楼石手铐以后带回汉尼拔…
接遮莫奈又提醒正在发呆的蕾贝卡说:「蕾酱!跟我回去了…」。
「……………」,蕾贝卡心事重重的跟着莫奈回到了女寝室…
「薇奥菈殿下!!」,德雷斯罗萨的士兵们惊恐地叫着,但是班烈与莫奈才
不理他们,自顾自地回到了汉尼拔,然后就将船拔锚启程…
又过了半天,在汉尼拔三点钟方向的海域上又出现了一艘船,是康培傑等人
搭乘的斯提尔,他们终於追上汉尼拔了…
康培傑将斯提尔靠着汉尼拔,带着薇薇,要蒂雅娜看着海咪,康培傑首先押
着薇薇去见班烈…
叩叩两声,康培傑敲了团长寝室的门…
班烈问:「谁?」。
「…是我…康培傑…」,「喔…进来吧…」。
康培傑先是独自一人进去,班烈问他:「『收穫』如何啊?」。
「…当然是令人满意啦…」,康培傑笑着说,随后他打了个暗号,接着女团
员就把薇薇押进来…
「…………」,薇薇面无表情,直视着班烈。
班烈一脸下流的样子盯着薇薇说:「哼哼…内菲鲁塔莉薇薇…又多了一位公
主可以搞了…」。
薇薇听了以后将双手抱胸,有些害怕的退缩:「…………」。
班烈又说:「听说你在鱼人岛的『收穫』也不少…」。
「…已经押送到了…老大…」,随后他朝门外说道:「蒂雅娜…带进来!」。
蒂雅娜扭着尾鳍,将海咪带进来了…
「哼哼…」,班烈一脸贪婪的看着海咪流口水…
「啊…」,海咪看起来非常害怕。
班烈又把口水吸起来了,正经地问康培傑:「另一个『大收穫』好像体积很
大嘛…」。
「她啊…康培傑先生把她关在『无限空间』里…」,蒂雅娜代替康培傑回答。
康培傑问说:「白星那么大…该怎么…」。
班烈不以为然地回答:「叫我姊把她变小就好啦!!」。
「…也对…」。
班烈想尽早看到白星,就催促康培傑说:「快放她出来吧!」。
「办不到…只有从内部打倒空间人…『无限空间』才会崩解…」。
「那简单!把老子关进去吧…」,班烈毫不在意的说。
「…是…」,於是康培傑呼唤了空间人,把班烈关进了无限空间…
一瞬间,班烈便来到了一片漆黑,空无一物的怪异世界里…
「这就是…无限空间…」,班烈好奇的东张西望。
「看起来没有地上,但是却能走路呢…」,班烈一面行走一面低头说着…
走了没多久,班烈便远远的看到了一位拥有粉红色长发及红色条纹尾鳍的庞
然大物…也就是看到白星了!!
他立马冲向目标,饶富兴趣的看着白星的巨大的娇嫩胴体:「喔…百闻不如
一见…人鱼岛公主─白星…」。
已经哭到没力,眼泪已经乾枯的白星听闻此言,有些慌张的问:「谁?你是
哪位…大人…?」。
白星的声音让班烈顿时几乎要欲火攻心,但是经验老到的他,舔舔舌头对着
白星说:「我是抓走你的那个康培傑的老大…让老子好好的来『检查』你的身体
吧…」。
「ㄟ!?这位大人你想干嘛…?」,白星听闻此言,开始害怕…
「嘿……」,班烈跳到白星的尾鳍,然后蹬到白星的手上,接着沿着手臂往
上走,由於他在他的房里是不穿鞋子的,所以班烈的双脚踩在白星的白肌上。
「啊…不要…你想干嘛…?」,白星越来越害怕…
转眼间,班烈已经来到了白星的香肩上,他讚誉有加的说:「白星啊白星…
你的皮肤简直像豆腐一样…太软嫩啦……」。
「…………」,白星慌得六神无主,泪眼矇矓的望着班烈。
「老子要去探索你那对雄伟的『山峰』啦!!」,班烈急不可待的盯着白星
那对像篮球一样大的豪乳,口水流沿着他的下巴滴下…
班烈非常猴急的一股脑跳了进去:「喝!」。
白星急得用手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抓:「啊唷……不行啦……」。
班烈被夹在如此巨大的豪乳里,底下的傢伙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干脆直接从
裤管的洞里伸出阴茎,在白星的豪乳上磨蹭:「卡…嘿嘿…」。
「好痒…不行啊…」,白星不停的扭动身体,不停的哀叫…
「呜…喔喔…太…软了…直接…射吧…」,班烈过没多久,就直接射在白星
的豪乳里了…
最后班烈从豪乳里跳出来,稳稳地在白星的尾鳍上着陆,笑着说:「我们…
该出去了…」。
白星泪眼矇矓的瞅着自己乳沟内少量的精液,非常害怕的望着班烈:「……
……」。
康培傑在外面,能完全掌握无限空间内的情况…他见状立刻把空间人浮现在
无线空间里……
白星疑惑的问:「那要怎么…出去…!?」。
「你不用担心…看老子表演吧!」,班烈自信满满的说。
班烈说着说着,便把右手武装色硬化,并化作一团土,砸向空间人:「喝!
『黑色流星』!」。
强力的武装色霸气打在空间人的身上,空间人瞬间被秒杀,紧接的整个无限
空间就立刻崩解…
「哼…轻松愉快啦…」,班烈离开了无限空间以后,稳稳的在自己的寝室落
地。
白星则是跌到地上:「呀……」。
「…那…康培傑先告退…」,康培傑看到了白星顺利回到现实世界后,就慢
慢地离开了团长寝室…
「喂!去叫老姊来…」,班烈朝门外大喊。
某人领命:「是!」,急忙的跑离团长寝室的门口…
过了一会儿,班烈的姊姊安踏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叩叩叩的进入了团长寝
室…
「老弟!找老娘有什么事?」,安微笑着问班烈,好像还没看到巨大的白星。
「看看她吧…老姊…」,班烈指着白星回答。
安一看,惊奇地说:「难道…她是鱼人岛公主白星?」。
「你又…是谁…?想干什么…?」,白星俯视着安,提心吊胆的问。
班烈笑着说:「把她变小吧…变成常人的大小…」。
「OK!交给老娘吧…」,安伸出双手朝着白星不动…
白星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安不解的说:「你到底…」。
但是她话还没说完,身体开始渐渐缩小了:「ㄟ!?我的身体…为什么…?」,
白星越来越害怕,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老娘的『大大果实』觉醒以后,也能把较大的人或物变小…」。
「老姊…把她带走…跟海咪关在一起…」,班烈对着安下指示。
「好的…走吧!」,安一把将白星搂起,大摇大摆的走离团长寝室…
「……………」,变小的白星泪汪汪的望着安,一脸祈求的眼神。
安把白星丢进一座水缸里,里面早已经关着海咪…
之后安拿着钥匙,对着锁孔一转,就将水缸锁起来了,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じ……),被缩小的白星,泪眼汪汪的倒吸了一下鼻涕。
海咪游上来,惊奇的问:「公主…!?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小…?」。
「刚刚把我丢进来的那位大人…她用果实能力把我变小了…」。
这座水缸是班烈早就命人打造好的,为了有抓到人鱼的可能性而准备的,是
一个四方形的巨大水缸;为了不让缸内缺氧,会有特殊的管线从船外流入海水,
也会从另一个出水孔排出旧海水…
「能不能从这个洞逃走…?」,白星四处地游,找到了排出旧海水的孔,她
凝视着那个孔,一边问着海咪…
海咪也在盘算,从那个孔逃走的可能性:「嗯……………」。
这时,负责看守她们的蒂雅娜从他处游过来说:「喂喂喂!你们给我乖乖地
待着!!」。
「蒂雅娜…你果然也在…」,海咪阴沉地说。
「……………」,白星用手拭泪,不发一语的发呆。
蒂雅娜看到白星公主,笑着说:「看来你…被安大姊的果实能力变小了呢…」。
「嗯…」,白星公主稍微点了一下头。
与此同时,布琳乘着船回去蛋糕岛,已经快要到了……
布琳露出了第三只眼睛及本性,恶狠狠的说:「那个小瘪三……竟然射在我
的菊门里……等班烈那些傢伙的事件结束后…我一定要在婚礼杀了他…」。
但是她好像突然想到香吉士说了什么…『好可爱啊…』,当布琳露出第三只
眼睛时,香吉士的盛讚不断的在布琳的脑海里回荡……
『虽然是我自己的孩子,可是还是好噁心啊』、『把浏海留长吧』、『怪物
啊……』、『好噁心喔』……
『快看啊,这傢伙有三只眼!!』、『呀啊啊啊啊……!!』、『不要啊啊
啊啊……』。
『呜哇啊啊啊……被刀刺中了』、『闭嘴!!不管是谁!!!都在狂笑…去
死吧!!!』。
这些被嘲笑的童年,以及她拿着菜刀追杀嘲笑她的孩子们的种种往事,都像
跑马灯般的走过布琳的脑海……
「我…只是…有着三只眼的丑陋怪物啊…」,布琳瞬间跪地,越来越多的眼
泪从布琳的三只眼睛里滴落到甲板上…
『好可爱啊…』,这四个字一在布琳的耳边打转…布琳一面泪流满一面说: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地点:新世界】【巨大豆蔓高速公路的新世界入口】
两年后的空岛,重新当上空岛之神的甘福尔,为了让空岛能与蓝海交流,利
用巨大豆蔓开发成『豆蔓高速公路』,作为空岛与蓝海联系的管道,让『冲天海
流』不再成为去空岛的唯一手段…
然而,虽然有了豆蔓高速公路,但是为了避免空岛遭受到强敌侵略,不让艾
涅尔霸佔空岛的历史重演,因此被设计成除了威霸,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能在豆
蔓高速公路上行走,…若负责在下面看守及审查的卡马奇利无法对抗敌人,他们
只要乘坐威霸退回空岛,敌人就没辙了,除非敌人会飞…
在瓦夷帕的带领下,超过30位的香狄亚战士排成一个方阵,站在豆蔓高速
公路的入口,神情肃穆的立正站好,他们全都是香狄亚战士的精锐…
「各位!我们现在就要去救我们的同胞了!!」,瓦夷帕站在众战士的前面,
进行精神喊话…
原来是柯妮丝、兰奇跟爱纱结伴去某个岛购买空岛所没有的大地物资,但是
兰奇跟柯妮丝竟然被绑架集团掳走了,而爱纱趁隙逃走,哭着回去空岛求救…
瓦夷帕举起了右手,继续说:「现在我们不仅学会了心纲,也就是蓝海人口
中的见闻色霸气!!还学到了能够伤害艾涅尔等级敌人的技术!!!」,说完以
后就将右手武装色硬化,接着那群香狄亚战士也全都跟着武装色硬化…
「我们现在…就要去拯救她们了……」,瓦夷帕气势高昂的说。
所有香狄亚战士皆高呼一声:「喔……」。
瓦夷帕拿起一个电话虫听筒,对着另一端的白贝雷部队的队长–麦金利说:
「那边守卫就麻烦你了…」。
「是!」,麦金利精神抖擞的说。
「捷宝!新世界的出入口就麻烦你守了…」,瓦夷帕又接着在方阵中喊着。
捷宝应声而出回应:「是!!」,捷宝还是老样子,扛着一管大炮,跟以前
比起来,他瘦身有成,肚子比以前小了不少,身上有许多过去被『神兵长』大山
的斩击满点击中留下的刀痕。
捷宝带着数名的香狄亚的二线战力的战士,守着豆蔓高速公路的新世界出入
口…
瓦夷帕一声令下:「我们走!去救兰奇跟柯妮丝!!」。
「喔……」,瓦夷帕、卡马奇利及布拉哈姆3人带头,一共36名的香狄亚
精锐战士,骑着单人威霸,气势磅礴的出击,但由於顾虑到敌人是专门针对女性
的,因此瓦夷帕不让其他的女战士精锐出击,让她们担当守护空岛的主力…
在香狄亚战士们出击之前的稍早,某座秋岛发生激烈的战斗…
兰奇跟柯妮丝被绑架集团关在牢笼里,本来预计要卖给人口贩子;兰奇强忍
着泪珠不发一语,而柯妮丝在一旁小声啼哭…
但是班烈也知道她们落入绑架集团手里,派出处刑队前去抢人…
「可恶…」,有几名绑架集团的成员,拿着弓箭射击着。
另外有别的绑架集团成员,分别以火绳枪或燧发枪射击,仅有少数人物才能
使用雷管枪战斗…
而攻击他们的人,就是班烈派去的『处刑队』成员,10名队员各自找到掩
蔽物,与绑架集团战斗中…
尽管绑架集团多达近百人,但是他们既没有特殊的战斗能力,而且使用的枪
械又与处刑队员们差太多,因此他们陷入苦战…
(哒哒哒哒…),处刑队员们手持AK47突击步枪,熟练的对着绑架集团
射击…
(碰!碰!!),虽然绑架集团的干部以雷管枪还击,但是射程不够长,射
不到敌人…
此时,处刑队队长拿出一把沙漠之鹰手枪,碰的一声,一枪精准的击毙了绑
架集团的副团长…
「可恶……」,绑架集团的人们开始发动冒死冲锋,企图把射程拉近…
但是那些人等於是去送死,刚好成为处刑队员的活靶子…
过了不到两分钟,AK47的枪声逐渐消失,地上都是绑架集团的屍体,而
处刑队长大手一挥,对着的普通的团员夥伴说:「敌人已经被解决了,去把人带
走吧…」。
「是!!」,马上来了十位左右的团员,破坏了牢笼的栏杆,走近了兰奇跟
柯妮丝…
柯妮丝有些期待的说:「他们是…来救我们的吗…」。
兰奇一口咬定的说:「不可能…他们肯定也是坏人…」。
紧接着,班烈的团员们便把兰奇跟柯妮丝从牢笼里带走,跟处刑队一起收兵
回船…
【地点:新世界海域】【汉尼拔船上】
薇奥菈希望能至少救走蕾贝卡,所以毅然的接受班烈的单挑要求,但是根本
就伤不了他,且反而让自己也陷入了淫爪之中…
班烈裸体的躺在塑胶垫上,头的部位有颗枕头垫着,慢慢品尝晚餐,等待
『大餐』送上门。
此时,莫奈进来报告:「老大…嫚妮小姐经过诊断以后,已确定女帝今夜再
休养一次,就能『复工』了…」。
「酱子啊…好!你退下吧…」,班烈依旧悠闲地躺着,漫不经心地回说…
「是…」。
转眼之间,晚餐时间过了…香跟妮蹲在地上,一左一右的,两人联手将班烈
的阴茎含得硬邦邦的…
班烈觉得可以了,就对她们说:「出去吧…把餐具收走……还有叫薇奥菈、
蕾贝卡跟内非鲁塔莉薇薇过来…」,然后班烈又对香耳提面命:「……………」,
「懂了吗?」。
「是…」,香面无表情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全裸的薇薇先进来了,她双手抱胸,不停发抖,战战兢兢的走
向班烈:「…………」。
班烈用右眼的余光瞅了薇薇一眼,命令道:「把那罐东西抹在身上…」。
「是…」,薇薇迟疑了一下,唯唯诺诺的答道。
薇薇缓缓的弯下腰捡起那罐按摩油,挤出乳白色的胶状物,开始沿着小腿、
大腿、胯下、腰部、乳沟到锁骨,处处仔细的抹着…
薇薇正在抹按摩油的时候,蕾贝卡也进来了,她一进来便望着正在抹油,与
自己年龄相仿的薇薇发愣……
「在发什么愣?抹那瓶沐浴乳在自己身上!!」,班烈见状,出声喝斥正在
恍神的的蕾贝卡……
「…………」,蕾贝卡瞧班烈一眼,拿起沐浴乳,挤出粉红色的乳液,像薇
薇一样的抹在身上……
过了一会儿,薇薇跟蕾贝卡差不多涂抹完毕了;薇薇全身抹上了按摩油,白
嫩光滑的肉体看起来更是诱惑度破表…而蕾贝卡的鲜嫩肉体上则是涂满了粉红色
的沐浴乳…
班烈面对两位幼嫩的的16岁公主,更加的兴奋,他的阴茎更加硬直…
班烈欲火高涨的说:「好啦…开始吧…」。
薇薇点点头,整个身躯倒在班烈的身体左侧,卖力的用身体去磨蹭班烈…
蕾贝卡身体微微颤抖,但是也倒在身躯的右边开始用粉嫩的巨乳摩擦班烈的
结实肌肤……
「呼…呼…」,以16岁的女孩来说,薇薇的动作算是十分熟练,她不停地
用粉嫩的乳房从脖子、肚子到大腿来回的不停磨…
相较之下,蕾贝卡的动作就十分生硬,她是以勤能补拙的方法,努力的服务

班烈舒服的躺在塑胶床垫上,两位娇嫩的公主殷勤的不停提供泰国浴服务,
皇帝的享受也莫过於此…
薇薇跟蕾贝卡的乳房本来就涂上了满满的黏稠液体,现在再加上蜜汗的混和,
变得更加黏腻,那种吹弹可破的肤质磨在班烈的皮肤上,快感更是倍增…
过了一阵子,莫奈将能发射手炮的玉手,抵住了薇奥菈的细腰;薇奥菈不敢
抵抗,乖乖的来到浴室…
薇奥菈全身只剩一条花边的三角裤,没有被铐海楼石手铐…她一来到了浴室,
立刻看到薇薇正握着班烈的大傢伙,上下摇着头,卖力的含着;而蕾贝卡把她的
嫩鲍直接跨坐在班烈的脸上,让他去『探索』…
「啊!?放过这孩子吧!!」,薇奥菈大惊,想上前去保护蕾贝卡,但是被
莫奈架住:「别想去妨碍老大!!」。
蕾贝卡用酒红色的瞳孔幽幽地看了薇奥菈一眼,继续让班烈品鲍…
「啊…嗯啊…啊嗯…」,班烈的舌头熟练地来回刷弄蕾贝卡的粉红色的嫩鲍,
蕾贝卡娇羞的叫个不停,快感一波接着一波…
「唔…唔哼…唔嗯…嗯嗯…」,薇薇握着班烈粗硬的棕色肉枪卖力的吸含,
天蓝色的秀发随着脸庞上下跳动。
班烈觉得含了差不多了,於是就对莫奈打了个暗号,莫奈点了点头…
薇奥菈看见薇薇停止了含棒,蕾贝卡也从班烈的脸上下来了,不解的看着班
烈…
莫奈指示薇奥菈说:「把内裤脱下来…」。
薇奥菈想窥视莫奈的内心,看看班烈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莫奈又将右手伸
出,将炮口对准薇奥菈,威吓她乖乖照做…
「…………」,薇奥菈在炮口的威胁下,乖乖照做,脱下了花边内裤…
莫奈按照班烈的意思,帮薇奥菈穿上前端有歌非常粗大的紫色假阳具…
薇奥菈大惊失色,发抖着说:「这…要…干嘛…」。
班烈笑着说:「你可以看啊…」。
「……………!?」,薇奥菈战战兢兢地看了班烈的内心。看完以后大惊失
色,全身不停颤抖:「这…太过分了,怎么能…」。
薇薇完全的按照班烈排的程序来,跟着班烈一起进去了充满热水的浴缸里…
蕾贝卡已经带着泪珠,摆好了背后体位的姿势,尽管她像筛糠一样般的发抖
不停…
薇薇非常配合的握住班烈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淫穴向下沉:「嗯…」。
「咕…」,薇薇的身体颤抖不断,因为班烈的超长阴茎症埋进她敏感的肉穴
中…
薇奥菈全身发疟疾似的颤抖,虽然勉强把假阳具插进蕾贝卡的嫩穴里,但是
几乎没有抽送的动作…
薇薇则是非常配合,已经在浴缸里跟班烈大干起来了:「嗯啊…啊…啊啊…
咕…喔…好…粗…太粗了…啊嗯…」。
「咿…」,薇奥菈的大腿内侧虽然跟蕾贝卡的穴口紧贴着,只是都没有动静;
她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在浴缸热水里豪迈挑战大棒的薇薇…
「嗯…呜嗯…啊嗯…嗯哈…」,叭叭叭的声音,就是薇薇在以女上位的方式
主动抽插的声音,娇嫩的叫声伴随着热水的水花声,以及浴缸里的吱吱声,像是
交响乐的在浴室里回荡…
班烈正在享受薇薇的身体,非常愉悦的说:「好…棒啊…18岁果然就是不
同…」,但是他马上看到,薇奥菈不肯按照『流程』进行,不满的狠邓她一眼。
莫奈立刻伸出左手,示意要以武力威胁薇奥菈就范…
「…………」,薇奥菈对着莫奈,猛摇头表示拒绝…暗暗地对她说:(放过
我吧…身为阿姨…我怎么能…?)。
莫奈的雪白额头突冒出一根青筋,证明薇奥菈还在顽抗,也激怒了她了…她
哔哔哔的集中能源在左手的炮口,作为威吓的信号…
薇奥菈见状,发现没办法了…她的眼泪开始从黄澄澄的瞳孔不停流下,抖落
在浴室的塑胶布上…
薇奥菈再也不容犹豫,她马上将速度加到最快:「啊啊……」,一面哭喊着,
一面大力的插她的姪女蕾贝卡。
「啊!?咦?阿姨…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蕾贝卡惊慌失措,想
要抽离那根超大假阳具,但是薇奥菈把她的双腕牢牢的抓住…
「嗯…啊…啊嗯…哈啊…咕啊…库…库啊…」,薇薇依然在以班烈要求的速
度抽送中,但是他悄悄地像般求饶:(太粗了…慢点…行吗?)。
「卡嘿…」,班烈也是暗暗地拒绝这请求…(敢慢下来,老子就要『惩罚』
你喔…)。
「阿…阿姨…酱子不行……啊…嗯啊…嗯嗯…呜啊…」,蕾贝卡的粉红色长
辫不停的乱跳,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着薇奥菈…
薇奥菈不停的违心抽送,两人的哭喊声与啪啪啪的声音也是在浴室中不绝於
耳…
薇薇哀求无效,但她很明白!如果不按照班烈的要求来扭动,将会承受够大
的痛苦!!於是薇薇咬紧牙关,按照原来的速度大干特干:「嗯…啊嗯…哈嗯…
呜啊…」。
就在班烈一面兴高采烈的享用薇薇,一面欣赏亲子丼的春宫秀的时候,阿鹤
中将、藤虎上将以及战国,按照赤犬的命令前去押送明哥及其当初释放的五名部
下前往推进城…但是由於原先内定要参予押送的桃兔中将被掳了,只好由布林布
林准将代替…
阿鹤中将与藤虎上将、战国等人正在等待桃兔中将,欲一同押送明哥及其5
名手下去推进城,但是等到最后,只等到了她的部属布林布林准将…
「孩子…怎么是你…?桃兔呢?」,阿鹤中将看到了满身绷带的布林布林准
将,惊异地问。
布林布林准将一脸沮丧的回答:「桃兔中将她被班烈集团抓走了…」。
「是吗…?那没办法了…」,阿鹤无奈地说。
与此同时,许多的海军中将与少将接二连三地来到了新世界的春岛,普伊岛,
为了『天龙人』夏露莉雅宫落入班烈集团的手里而在那召开特别军事会议…
镜头再转回汉尼拔里的浴室,薇薇依旧按照班烈指示的速度,大力的抽插造
成大量的淫液,一把一把的撒落在浴缸的热水里…
「啊……嗯啊…呜啊…咕…嗯咕…」,薇薇紧握着班烈的双手,十指紧扣的
密合着,美胸抖落了一大堆的蜜汗…
薇薇的小穴有烧薇的红肿,但是越插越大力,期望一口气冲破顶点:「啊…
不行了…要…要去了…」。
班烈邪恶地说:「快去吧……」。
「啊…嗯…嗯啊…要…去了…啊……」,薇薇从口中流出了大量的口水,仰
天惊叫,大量的淫水散落到浴缸热水里…
「阿姨…不行…啊…嗯啊…呜啊…不要…喔啊…库…去…去了…」,蕾贝卡
仍然被薇奥菈以背后体位,用假阳具疯狂的啪啪啪…
薇奥菈依旧在狂干蕾贝卡,蕾贝卡也已浑身酥麻了,快高潮了…薇奥菈此时
跟她的姪女打小PASS说:(蕾贝卡…我早点让你高潮…就能解脱了…),一
边小声说一边越干越大力…
蕾贝卡涕泪齐下,悲呛的高喊一声:「啊……」。
大量的淫液撒在塑胶垫上,还有不少射到薇奥菈的身上…
薇奥菈带着哭腔问班烈说:「酱总…行了吧…?」。
「呜…喔…库…」,班烈在莫奈的手淫之下,射在莫奈的脸上…班烈满意的
说:「那我先走了…莫奈…你把她们两个洗乾净…接着带回她们的床位休息吧…」,
一边将身沖洗乾净一边说着…
「是…」,莫奈带着满脸的精液,恭敬的敬礼…
班烈将身体擦乾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浴室…
【地点:新世界春岛】【普伊岛】
普伊岛是海军的将官们用来度假用的岛屿,这次赤犬选择在这座岛召开紧急
的军事会议…
众多少将及中将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举行会议的建筑物门口,布兰纽准将站在
门口逐一检查军阶级番号…
首先进入会场的是巴士底中将与梅纳德中将,巴士底的脸上有残留着被萨波
龙爪抓伤的伤痕;而梅纳德则是全身佈满被巴托罗米奥击败的伤痕…
第三位进入会场的是斯摩格,他的伤势看样子已经痊癒了,斯摩格嘴刁雪茄,
带着一名少将进入会场…
紧接着飞鼠、大麦町、鬼蜘蛛及斯托洛贝立等多位中将先后进入会场;接下
来西西里、卡塔空波、卡达鲁等少将们也都到齐了…
这场会议,赤犬明令只有至少要少将的阶级才能参予,而布兰纽本身由於是
赤犬的心腹,又是主持人,所以身分特殊…
现在就等『大参谋』鹤中将与『绿牛』上将及赤犬元帅到齐了…
在这段期间,布兰纽发现布林布林准将也慢慢的走向会场,布兰纽出声制止:
「这会议除了我是主持人外,要少将军阶以上才能参加吧!?」。
布林布林回答说:「是鹤中将叫我来的…而且盃元帅也破例准许一次…」。
布兰纽还是不相信:「不!我不能让你进去…」。
「这…」,布林布林开始有些紧张。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时,鹤中将来了,她开口问布兰纽说:「怎么啦!?」。
「啊~ 鹤中将!!」,布兰纽与布林布林都像鹤敬礼…
「喔…你到啦?布林布林…」,鹤露出和蔼的微笑,问着布林布林…
「是!」。
「布兰纽…布林布林是我叫来的…因为桃兔被掳走了,而她底下的少将距离
这座岛太远…无法参加,只好由他代表…」。
「是吗?好…我知道了…」。
「跟着我进去吧…孩子…」、「是!!」,布林布林跟着鹤中将进入会场。
鹤又再度耳提面命:「你是我不断游说盃,他才答应的…记住!在会议途中,
都不要发表任何意见!!」。
「是!请您放心……」,布林布林信誓旦旦的说。
桃兔麾下的那位少将,与其他无法赶去开会的少将一起透过影像电话虫,观
看这次的军事会议…至於妮丝中将,她本来要来参加的,但斯摩格劝她还是待在
G- 5里,远距离开会比较安全…
而藤虎继续坚守他跟赤犬的约定,没有踏入会场,而是将他的旗舰停泊在普
伊岛,以影像电话虫来观看会议,同时也以电话虫发表意见…
因为事关夏露莉雅宫被抓走的事,因此黄猿很早就抵达会场了…
「呼…呼…还好赶上了…」,一位外型肥胖,名为科西嘉的少将,气喘吁吁
的赶来。
布兰纽也催促说:「请快点!迟到了可是会被盃元帅逞罚的…」。
「抱…抱歉…」。
科西嘉进去会场没多久,绿牛及赤犬就来了…
绿牛直接进去,而赤犬问布兰纽说:「是否都到齐了?」。
「是的!都没有人迟到!!」,布兰纽一面敬礼一面回答。
「好…把门关起来,你也进来吧…」,「是!」。
就此,为了班烈的问题及夏露莉雅宫被掳的事件,海军的将官们在普伊岛展
开一场临时的紧急军事会议…
(第二十三章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