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勒底的淫堕——赝作篇】(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迦勒底的淫堕-赝作篇2 附】
「记住,布伦希尔德,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
「不不不,并不是因为你惹怒了我,而是——」
「谁叫你好死不死的带神性呢?这可是泥游最大Debuff,谁拿谁死绝
无例外的。」
「……」
布伦希尔德脸上露出愤愤的表情,满是厌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已经不是伪美术馆·卢浮宫那样富丽堂皇的艺术场馆。而是颇为阴暗,
充满着恶臭气息的肉壁环境。
而自己的全身,也被恶心人的触手给绑住,将她的动作完全的束缚起来。
本来,她在听说,在这次赝品活动中,自己的那个赝品表现出来的事情实在
是过于丢人,导致自己风评被害。自己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于是主动来找黑贞
德的麻烦。
初一见面,感知到黑贞德实力的她,还稍微激动了一下,认为这将是一场势
均力敌的大战。
只不过,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黑贞德并不按常理出牌。
「关门,放师匠。」
布伦希尔德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卢浮宫之中还有着别人,更没想到的是,在
常规的赝品从者之外,这位黑贞德居然还藏了一手,像斯卡哈那样超规格的赝品
从者。
不,从这位斯卡哈身上的实力气息,以及那外人不可能模仿的弑神枪招式来
看,这家伙、恐怕不是赝品!?那可是人类最古的英雄王,亲身验证过的弑神之
枪!如果是赝品的话,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拿得出这一招的!
可是,这不可能吧?那位斯卡哈小姐,怎么可能会去帮那个从未相识过的黑
贞德?
和布伦希尔德有些同步,黑贞现在也是有些头疼的看着一旁做出一副「不关
我事」模样的斯卡哈。
「我说斯卡哈,我是叫你给我揍翻这个北欧女武神是没错,可是,你下的手
未免太重了吧?」
她指了指布伦希尔德的胸口部位,「心脏都被你刺穿了啊!这样重的伤势,
就算是布伦希尔德这种破格英灵都撑不下去吧?」
确实,就算是对于从者来说,心脏也是十分要害的部位,被斯卡哈的宝具「
贯穿死翔之枪」贯穿之后,布伦希尔德现在还能活下来,都已经是极为坚韧的生
命力了。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现在的布伦希尔德,生命气息还是不断的在往下衰弱下
去,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真的在这里消失。
那样的话,乐子就闹大了。
「请不要把我和我那只会捅自己心脏的傻徒弟相提并论,主人。」
斯卡哈抗议,「我的枪一旦出手,贯穿的当然是敌人的心脏!」
要怪也是怪这个家伙居然敢对主人图谋不轨!我也只是担心主人的安危才会
这样做。
「是是是,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斯卡哈。只不过,现在的布伦希尔德,
多少已经算是个麻烦了。」
黑贞皱着眉头,「要是咕哒子好不容易召来的从者突然回归了英灵座,那么
,怀疑这个赝作乃至是我身上有问题,是必然的事情,我现在可还远没有做好和
她这个混沌恶决战的准备,不能让她起疑心。」
她叹了口气,「又不能去找罗曼他们来给布伦希尔德治疗,不然的话,你和
我之间的关系绝对是要暴露的。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处理掉这个麻烦了。」
「不仅是要把她这种伤势给治好,还得让她加入我们才行。」
「我相信,既然您这样说了,一定对此有所准备吧?」
「当然。虽然说,没什么太大把握就是了。而且,说实在的我不是很想再见
到那个赝品」布伦希尔德「。」
「等会,你们想干什么?」
听见黑贞和斯卡哈的谈话,虽然体能上已经接近极限,可是布伦希尔德还是
大声质问了出来,「不想再见到那个赝品的我,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这样咯?」
黑贞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右手摊开。
在那里出现的,是一个小巧玲珑,但是魔力毫无疑问和真正圣杯等同的黄金
杯子。
「不可能!你得到的圣杯碎片,早应该被御主回收了才对,你怎么可能还有
另一个圣杯!?」
布伦希尔德不敢相信的喊了出来。
「啊,关于这一点,谁叫,以御主她现在的魔力实力,没办法利用圣杯,只
能将它丢仓库里呢?」
黑贞笑了笑,「而只要丢进仓库里的东西,那么,对于身为仓管的我来说,
就是随时可以取用的资源。」
等会、仓管?
那明明是,身为Ruler职介的圣女贞德,现在正在担任的职位,为什么
作为圣女另一面的你会——
陡然间,布伦希尔德似乎是想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可是,却没机会再让她想下去了。
「之前被回收的赝品灵基,现在正在这个杯子里呢,对我这个」赝品「的创
造者来说,要将他们重新捏出来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
么吧?布伦希尔德?」
随着黑贞那隐约压抑着兴奋的声音,从圣杯的杯口处,逐渐升腾起一个冰蓝
色的灵基碎片。
看到那灵基碎片的布伦希尔德,陡然的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少见的流露出
恐惧的神色。
「等下,唯独这个,请你住手,贞德!」
黑贞并没有去顾及布伦希尔德的情绪,仅仅是自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心脏「这个东西,对于并没有实体的从者来说,其实并不像人体那样是
个实际存在的生理器官,从从者的角度来说,那里并不是一个确实存在的心脏,
而是我们灵基的枢纽关键——也就是说,」心脏「在我们的世界中实际上是不存
在的,根本没有心脏。」
「只不过,就其重要性来说是一样的。那里被贯穿了的话,即便是对从者来
说也是致命伤——但是,不意味着没有修复的办法。」
「即便是现在作为Avenger的我已经对医疗一无所知,我也有最简单
的办法来修复那个」心脏「。」
「只要,往那里,重新,装填一个」内核「就行了。」
「住手!!!」
伴随着布伦希尔德那声凄厉的叫喊,黑贞狞笑着,将手中的冰蓝色色灵基碎
片,直接插进了布伦希尔德的胸口。
看上去,就像是她在强行掏出布伦希尔德的心脏一样。
···
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自己的父神,北欧的大神奥丁,梦见他审判自己,梦见他将自己诅
咒。
同时,却又梦见自己从一片黑暗之中诞生,被赋予的「虚假」的内核。
她梦见,英雄齐格鲁德,梦见他的英勇,梦见他将自己拯救,梦见自己与他
相爱。
同时,却又梦见她向自己伸出手来。
「你很美丽,能不能做我的妻子呢?」
他问。
「若在我的七个部下里能有一个女性就好了啊。」
她说。
她梦见自己的爱化成了无尽的悲剧,将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一并燃烧殆尽。
她又梦见自己在临终前的一刻,对她挚爱的人报以满足的微笑。
混乱了。
这个梦境已经混乱了,自己,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被分割成左右两边的画面,无论哪一个,对她来说都是那样的真实,让她,
在梦境中彷如重现生前的每一分愿景。
「啊……」
可是,头很痛。
「啊啊啊!!……」
不管是想要伸手去触摸哪一边,头都感觉被割裂了一样疼痛,让自己承受不
住。
「切,还是有点低估北欧女武神的灵基么,没想象中效果这么好。」
「……?」
「喂,别装睡了吧?不管现在你身体里是哪个人格做主导,总归给我先醒一
醒吧,你刚刚的呻吟我听得很清楚哦,布伦希尔德!」
说不上是恶作剧还是故意的惩罚,一点点的魔力火焰烫在了布伦希尔德的身
上,让她痛呼了一声,挣扎着睁开眼睛。
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并没有半分的变化,而依然是那触手
包裹的昏暗空间。
以及,眼前那微微狞笑着的黑贞德。
「姐姐大人,这是——?」
由于脑子现在很不清醒,她下意识的想要询问怎么一回事。
但是,当说出话来的时候,她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哈?」姐姐大人「?」
黑贞有些惊讶的说了句,「不会吧?我感觉那个灵基碎片没这么好的效果吧
?」
「我、我……」
明明,想要直接称呼眼前之人的名字。
但是自己的胸口,仿佛是那可怕的恶龙一样在咆哮着,制止着自己的行为。
这个称呼,似乎是带有着相当的执念一样,让自己没办法用别的名字,来称呼眼
前的人。
「姐姐、大人……」
宛如是最大的屈辱一样,布伦希尔德不但是表情扭曲,就连声音也是极为小
声。
「我没死么?」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啊?我之前就说过了吧,你死了的话,我会很麻烦的
!」
——唔!
这是、怎么回事?
心、跳的好快!
这种、这种从心底升起的感情、是、是「爱」么?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在关心我?
啊啊啊!!
她猛地摇了摇头。
自己在想些什么啊?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姐姐大人!而且,也不是自己爱的
人!自己的所爱之人,是齐格鲁德,不会是别人!
看着布伦希尔德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表现和矛盾,黑贞笑的更加愉快起来。
没错没错!之前捏出来的那个赝品的布伦希尔德,不管怎么看都太麻烦了一
点,反倒是现在的这个尺度就刚刚好!
但是,不管怎么说,趁着她现在才刚刚融合那一块对自己有着狂热爱恋情绪
的灵基碎片,趁着她现在脑子还没清醒过来的时候,是最适合让她堕落的时候了
!不然的话,等到她意识清醒,以北欧女武神的灵基规格,那灵基碎片未必能影
响到她多少!
「我、我爱的人是齐格鲁德,绝对,绝对不会爱上别人的,绝对、绝对不会
……」
她低低的,说不清是在自我催眠还是在勉力挣扎一样的呻吟。
不过,黑贞动作很直接的,直接揉上了她的一对美乳。
「呀!?」
触手的束缚早已被不知不觉得解开,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燥
热,夺走了布伦希尔德的所有力气,让她完全不像是一个女武神而像是一个手无
缚鸡之力的少女那样,被黑贞直接压在了地上。
「哼哼哼,别摆出这么一副拒绝的态度嘛,布伦希尔德,之前的你,不是很
想要这样做,想要我这样狠狠的欺负你吗?」
黑贞把脸贴近布伦希尔德的鼻尖,颇为主动的耀武扬威起来。
那份少女的甜甜的少女气味迎面扑来,布伦希尔德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快
了起来。
有一种奇妙的挑逗感传来,而且,心脏跳得这么快,身体上也是渐渐变得燥
热被眼前的姐姐大人分开的两腿的地方,都似乎有着一阵阵灼热的空虚感从那里
,整个的向身体全身发酵出来。
「啊、啊姐姐、姐姐大人~」
她下意识的这样呻吟了一声。
也不怪她,黑贞早已经恶作剧一样的将她的内裤拨开,两根手指压在那火热
的少女秘处上,颇为挑逗的上下磨蹭起来。
这份麻痒,指尖划过敏感阴蒂时带来的时常触电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更加的
呻吟起来。
「呵呵,下面都开始流水了哦?在敌人的逗弄下,未免反应起得太快了一点
吧?还是说——你其实从从一开始就在发情了?布伦希尔德?」黑贞挑逗的说着

「不、不是的!!呀啊啊——?」
布伦希尔德大声的反驳,但是,话都还没说完,却更快的被一声甜美的娇吟
给堵了回去。
「哦,我有哪个地方说错了,尽管说出来就是了嘛,布伦希尔德。」
黑贞浅浅的笑着,顺着布伦希尔德已经变得有些湿润的小穴口,手指头浅浅
插入了一个指节粗细的程度。
仅仅是这样,布伦希尔德都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一样,发出刚才那声甜美娇吟

——姐姐大人才不是敌人!
差点,这样的话就脱口而出了。
「我、我才没有对你发情什么的,少来,用这种肮脏的词语来说我!」
稍微振作了一点精神,布伦希尔德颇为坚决的向黑贞抗议,「在你的玩弄下
会感觉到快感什么的,完全是不可能的。只有爱情才可能产生快乐,而我所爱的
人仅仅只有齐格鲁德而已,所以绝对、不会在你手下感到快乐什么的!」
还算是颇为坚决的言辞——如果,忽视掉她那时不时的桃色喘息,以及红的
都快要烧起来的脸色的话。
这种强装出来的坚强,在黑贞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是么,就算这样你都无动于衷么?我亲爱的布伦希尔德?」
黑贞将手指抽了出来,瞬间,一阵小小的空虚感从布伦希尔德的身下传来。
不过,现在还不是多激烈的程度。即便是黑贞手指尖上都已经沾染上湿滑的
淫水,这点程度还不能够让布伦希尔德完全迷失。
——还得更激烈一些才行。
她的手指尖上冒出漆黑的魔力火炎,将布伦希尔德胸口的布料烧掉,露出她
那一对丰盈的乳房。
「啊呀,刚刚看还不觉得,现在来看的话,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啊,布伦希尔
德?」
黑贞的手指浅浅在布伦希尔德粉嫩的乳晕上打转,故意的摩刮着眼前少女那
充血立起,变得无比敏感的乳尖。
哈啊、怎么回事?
布伦希尔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早先就感到胸部地方有些难受的滞涨了,却没想到,自己的乳头,已经胀大
到了这样的程度,连带着,自己现在的身下,那种失去了手指抽弄的空虚感觉,
现在正变得越加强烈起来。
大腿根的地方,已经开始感受到凉凉的、粘粘的感觉,难道说是自己已经,
在姐姐大人的挑逗下变得兴奋起来了吗?
「很漂亮哦,布伦希尔德。」
黑贞浅笑着,舌头撬开了布伦希尔德那忘我的放弃抵抗的双唇,强势的卷起
布伦希尔德的舌苔,激情的舌吻起来。
啊、啊啊……不、不要这样……我、我明明——
但是、是姐姐大人的话,就没有关系……
她矛盾着,想要抵抗黑贞这种主动侵犯的行为,却又更快的在黑贞的攻势下
迷失,眼神变得迷蒙起来,主动的承受起黑贞的亲吻。
看着她这种逐渐迷失起来的反应,黑贞轻笑了一下,手指继续抽弄着布伦希
尔德那已经变得淫湿起来的小穴,一边在布伦希尔德的脸上,在她敏感的腋下等
处不断的亲吻。
那份刺激,逐渐的融化了布伦希尔德的抵抗,让她渐渐的流转出甜美的呻吟

「不,我、我爱的人是齐格鲁德!!」
她几乎是呻吟着,这样弱弱的说着。
还想再做抵抗,还想要说服自己,让自己现在已经变得奇怪起来的身体冷静

「呼,直到现在都还在嘴硬啊。」
黑贞稍稍叹气了一声,随即,又笑了起来。
「那么,让我看看你还能这样自欺欺人多久吧?」
「……唉?」
黑贞调换了一下自己的身位,浅笑着,将头靠近了布伦希尔德那正在汩汩流
水的甜美蜜穴。
而与此同时,自己也将身下靠向了布伦希尔德的面部,形成一个69的身形

「啊、啊啊……姐姐、姐姐大人!?」
对她来说,完全是前所未有过的体验。
柔软的舌头伸入到自己那脏脏的地方,舔弄着自己发痒的肉壁,将自己分泌
出来的淫水吸取出去,黑贞在做着这些动作的时候,布伦希尔德的喘息立刻变得
猛烈了十倍起来。
从身下那里传来的美妙感觉,毫无疑问,是作为女性初尝肉味的快乐!
而且,在这种身位下,黑贞拨开的裙摆下,少女那光滑的秘户,也是直挺挺
的暴露在布伦希尔德的面前。
「咕噜。」
吞咽口水的声音。
好、好漂亮,姐姐大人的那里!
好想、好想要舔一舔,哪怕是,哪怕是就一点也好!
本来还能勉强控制自己心中那不断沸腾起来的欲望。
但是,在黑贞的阴户那里,缓缓地滴落下一滴湿滑的液体,滴在布伦希尔德
的脸蛋上绽开,带来一片清凉的时候——
胸口的那份火热的欲望,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啾~唏噜噜~」
完全管不上其他的事情了,
「呐,我说布伦希尔德,我不是说,你爱的人只有齐格鲁德,别的人不会让
你动情么?」
似乎是看穿了布伦希尔德的情绪波动,黑贞的语气颇为诡异的说着,「那现
在是怎么一回事?你下贱的小穴那里已经流得越来越多了哦?」
「不、不是的,我——」
想要去反驳。
但是身体却已经失去了控制一样,就连说的话都是支支吾吾的,被眼前的美
肉堵在了口中。
自己的舌头比起控制自己的发声,似乎更愿意伸出去舔食眼前那散发著甜美
气息的蜜肉。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她忘情的呻吟着,卖力舔弄起姐姐大人的小穴,如获至宝一样的将那甜美的
汁液吞入口中。
姐姐大人的小穴,好甜……!也、也好淫荡……
我想要、想要更多的姐姐大人的味道!想要、想要!!
「哈啊、你的口活还不错啊,布伦希尔德,确实舔的我挺舒服的呢。」
黑贞舒了口气。
但是同一时间,正在被布伦希尔德舔弄着的小穴那里,突兀的膨胀一块起来

「你还想要更多吧?那么,就好好服侍它怎么样?」
肉色膨胀起来的肉棒,直直的抵在了布伦希尔德的唇口,那份火热的气息,
直接被布伦希尔德的口鼻所吸入。
——这、这是、男人的肉棒?原来、原来能有这么大的么?
要自己、要自己用嘴来服侍这么大的东西么?
她吞了口口水。
从生理的本能来说,应该去拒绝,因为眼前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自己的小
嘴不一定容纳的进来。
但是,从肉棒上传来的,被她所呼吸进去的味道,像是最剧烈的春药一样,
让她情不自禁的张开了自己的双唇——
「啊呜——」
从火热的龟头,一段段的含入下去,直到中段的地方。
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像是被迎接入一处紧窄的小穴,感受到敏感的地方被柔
软的口舌所包裹、舔弄起来,黑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一口气含入了这么多,布伦希尔德像是有些难受一样,些微的吐出了一小段
,在那一小端的肉棒上,可以清晰的看出些许的银丝挂在上面,泛有着些许淫靡
的色泽。
而她又更深的将肉棒给含入了进去,一次次的吐出一点,又含入进去更多,
不断的适应和前进着,将黑贞的肉棒吞得更深。
「啊啊,很不错,很舒服哦,布伦希尔德,就是这样,含得更深一点!」
「啾咕——唏噜噜!!!」
不知不觉得时候,布伦希尔德已经抱住了黑贞的臀部,让自己更容易把肉棒
吞的更深,不断的舔弄着、服务着姐姐大人的肉棒。
脑子、脑子已经快要融化了,已经、已经什么都没办法去想了。
自己的身体在颤抖,自己那淫乱的地方也在颤抖,流出更多更多的淫水,已
经没办法停止了、已经不愿意去停止了!
只想着要把眼前的肉棒吞的更深,只想着要更多更多的,品尝这一份独特的
香甜!!
「!!」
肉棒、肉棒变得好大!!自己、自己的嘴巴都要被它撑开了!!
「哈啊、哈啊……我要射精了,布伦希尔德,把它们全部接住,全部吞下去
!!」
是、是的!!姐姐大人!!我一定会——
「!!!!!」
全部,咽下去了。
爆发非常猛烈,像是直接奔着自己的胃里去的一样。
布伦希尔德的瞳孔都为之失神,那份浓厚的气息,甜美的味道包裹了她的每
一个味蕾,让她全身的神经,都为之接收到快乐的信号,麻痹了一切的理性。
「姐姐大人、我已经忍不住了……求你,求求你……」
肉棒从她的口中抽离,布伦希尔德迷离着双眼,请求着眼前的少女。
她的胸部被暴露在外面,小穴口不断在往外流出淫水,就连她的嘴角边,都
挂着一缕淫靡的精液痕迹。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样的一幅少女淫乱的场景,都具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啊、啊啊…………」
黑贞浅笑着,将肉棒按在了布伦希尔德的小穴门口,略作挑逗的上下摩刮着

骗人、骗人!!姐姐大人的肉棒,明明才刚刚射过精,怎么现在,又变得这
么硬了?
「好好感受一下吧,布伦希尔德,被肉棒插进小穴的这份快乐!」
「啊、啊啊啊!!!」
插进来了,插进来了!!插到、插到最里面来了啊啊啊!!
瘙痒的肉壁被粗壮的火热所撑开,每一根饥渴的神经都在为这一份久等的快
乐而感到欢愉。
被插进里面来得感觉,居然是,这么舒服的么?
「啊啊、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她狂乱的浪叫着,呼唤着眼前的爱人。
对啊、对啊,为什么忘记了的?明明,明明自己在张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
深深爱上了眼前的姐姐大人了啊!
在姐姐大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躲着,想着姐姐大人的身影进行自慰。
在姐姐大人的面前,小穴都浪叫的,饥渴的请求着姐姐大人的侵犯!必须要
让姐姐大人粗暴的虐待自己,才能让这一份饥渴稍稍的得到满足啊!!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我好喜欢你姐姐大人!!我爱着你,姐姐大人!
!请你,请你让我快乐,让我得到姐姐大人你的爱卿!!」
一边被黑贞激烈的操弄这,布伦希尔德的理性飞快的开始崩毁,浪叫着,请
求着姐姐大人的爱情。
一次次的抽插,从泥泞的小穴中带出一滴滴的淫水。
敏感的乳尖被姐姐大人含弄在口中舔弄,另一边则是被姐姐大人的手指所揉
稔。
因为快乐而变得扭曲的子宫,一刻不停的命令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屈服、
让自己承认自己只是一个渴望被侵犯的淫乱女性,以此来获得姐姐大人的宠爱。
「耿介、更加用力的侵犯我那淫乱的小穴吧,让我真正变成你的东西,姐姐
大人!!」
要去了、要去了——
子宫口一次次的被粗壮的肉棒撞击,小穴里容纳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
会变得更加胀大一分。
脑子已经没办法进行思考,想的只有姐姐大人和肉棒,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
在麻痹,都在拒绝传递除快乐以外的任何讯息。
……齐格鲁德。
那是、谁?
「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姐姐大人!!!」
随着那,最为快美的高潮的到来,最后的画面,也被那份快乐的浪潮所冲垮
……
……
「现在,能告诉我了么?布伦希尔德?」
她的脸上,已经只剩下了名为「快乐」的表情。一切的理性都被剥夺了一样
,只是在哪里,傻嘿嘿的露出笑容。
「告诉我,齐格鲁德是谁。」
听见「齐格鲁德」这个词,她好像是触电了一样,眼神中慢慢的恢复过来神
采。
但是,在恢复神智之后,完全不像是女武神的作风,她反倒是,露出了一个
淫魅的笑容。
「姐姐大人。」
「什么?」
「姐姐大人、您就是我的齐格鲁德!!姐姐大人!!!」
像一头饥渴的雌豹那样,她冲了过来,一把将自己的姐姐大人扑倒,饥渴的
在姐姐大人身上舔弄起来。
一边舔着,她一边用手指拨开了自己还在汩汩流着精液的小穴,自慰一样的
抠弄了起来。
就像是做梦一样,触摸着姐姐大人的时候,居然会这么快乐。
已经离不开了,这份快乐,带给自己快乐的姐姐大人,正是自己的齐格鲁德

曾经的女武神的灵基,已经永远的消失不见了。
和赝作的布伦希尔德的灵基碎片融合,现在存在于迦勒底之中的布伦希尔德
,是深爱着自己的主人,将姐姐大人视作为齐格鲁德,渴望自己姐姐大人给自己
带来的快乐的从者!
「我还想,要更多,姐姐大人……」
将自己的淫穴,在心爱的姐姐大人面前拨开的她,已经,不可能离得开自己
的齐格鲁德了。
……
「啾咕……哈啊……这样可以么?姐姐大人?」
黑贞无聊的靠在自己的椅背上,而布伦希尔德则是媚笑着,跪在黑贞的脚边
为她进行口交。
一边认真的伸出舌头在黑贞德肉棒上舔弄,另一边则是不甘寂寞一样的,将
手伸进自己的身下进行自慰。
「看来,主人你的计划成功了呢,现在的布伦希尔德,和我们印象中的那个
病娇少女可绝对对不上号。现在的她,已经是您脚下的忠诚性奴了呢。」
在一旁观看着的斯卡哈叹息了一声,「不过,有一点还是让我看不下去的。

说着,她也跪在了黑贞的脚边,颇为强硬的,将布伦希尔德正在舔弄的肉棒
争抢了过来。
「你那技术简直让人看不下去,要让主人她感觉到快乐的话,应该像这样才
对!」
她像是争胜一样,为布伦希尔德示意着正确的为别人进行口交的姿势。
布伦希尔德也不甘示弱,两人就这么各占一边的,齐齐为黑贞进行侍奉。
看见两名坚强的女性现在在自己的脚边,极尽下贱和廉耻的为自己口交,这
份诡异的情景,让黑贞不由得恍惚了一瞬。
自己期待的,是这样的一幅场景么?
这样奇怪的念头,在她心里出现了一瞬。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而已。
——就目前来看,自己的计划还是在顺利进行的,在那个奇怪的人提供的力
量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自己所控制。想必,再这样进行下去,终有一天,
自己能控制迦勒底之中的所有从者,成为迦勒底的真正主人。
到那时候,就是自己向咕哒子的复仇戏剧,迎来真正高潮的时候。
她甩了甩头,将这些不必要的思绪甩到一边。
「现在,赝作的活动也告一段落了,斯卡哈,现在咕哒子有什么新的动作么
?」
「似乎,在冬木所在的特异点上,又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故,在您调教布伦
希尔德的时候,咕哒子已经和玛修前往了那个特异点,行动代号为」FZ「。」
说着,斯卡哈用一种比较犹豫的表情,又补充了几句。
「虽然说咕哒子每一次外出都是我们行动的绝好机会,不过,唯独这一次例
外,主人。」
「为什么。」
「她从」FZ「那里回来的太快了。她似乎还保有赝作那时候的亢奋,达芬
奇给咕哒子提供的黄金苹果被她一口气就吃完了,于是,她回来的也特别快。所
以现在,她正在迦勒底之中,恐怕并不适合我们行动,主人。」
「哈?」
「虽然说,从」FZ「回来之后,咕哒子变得更加神神叨叨起来,不但是换
上了一身奇怪的提督服,嘴里念着什么」舰B「、」长草「一类奇怪的话,把自
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了。」
「……」
「就连玛修威胁她说要是再不从房间里出来她就要去嫁给芬恩,可是咕哒子
也好像还是毫无所动一样,沉迷什么」3-4「的关卡不能自拔。」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黑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懵逼。
现在的局势,确实如斯卡哈所说,咕哒子在迦勒底的时候,由于御主对契约
从者的灵敏感应,自己要干什么的话,存在有很高的被她所发现的风险。所以,
自己的每一次行动,都是选择在咕哒子离开迦勒底,举办什么活动的时候才会动
手。
就算是她现在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长草,保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醒来,所以,从
安全性的角度考虑的话,自己最好还是按兵不动为妙。
但是,有件事情,无论如何都很在意。
「玛修说,如果咕哒子再不从」舰B「里回来的话,她就要去嫁给芬恩?」
她问。
「对,但是咕哒子好像对此无动于衷一样。在长草的时候沉迷捞船不可自拔
。」
「那就很奇怪了——不不不,我不是说咕哒子奇怪,就那混沌恶来说,干出
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她疑惑的说着,「反倒是玛修,以她对咕哒子的羁绊,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那个芬恩多讨人厌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要威胁咕哒子回来,她也不可能会
说这么过分的话才是?这完全,就是在公然践踏她和御主两人之间的感情!这绝
对不是玛修会做的事!」
「那您的意思是——?」
「她身上一定有鬼!」
黑贞断定。
随即,以自己的契约,招呼了现在在她控制下的所有人。
「别管什么风险不风险的,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把玛修给绑起来!」
「我一定要搞清楚,她是发了什么失心疯,居然说要嫁给芬恩这种话出来!

「记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玛修现在可能有些不对劲,和她作战的时候,
一定要保持最大的警惕心!千万,别把她看成是什么弱小的亚从者!」
————
PS:一个里番都有人催更?你们的良心被阿拉什Stella掉了么?特
别点明批评某狐狸书友群的人,居然还怂恿写斯巴达和大帝的男男?guna!

PS2:总之本篇有那么点小赶,FZ联动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打算写,下一
篇应该是「长草篇」,时间在罗生门左右。而且可能是无肉剧情篇,别期望太高

PS3:因为这篇字数较少的原因,我外附一篇随性写的里番,看看就好。和
正文及FGO无关,纯粹自己兴起写的因为我是忠实VB玩家,所以这个,写的时候
确实是对着春妈写的,既视感就既视感吧我认了……
————
里幕间——怪诞(终)
「唔……唔……你、你这家伙,对我、对我做了些什么?」
碧迩德死命的夹紧着双腿,脸色红得吓人,低声质问着眼前的人。
「怎么?这才多久时间,又忘了该怎么称呼我么?碧迩德?」
楚狩好整以暇的坐在一边,微笑着看着一副窘态的碧迩德。
「唔、可是……」
碧迩德咬了咬牙,露出一副很不甘心的表情。
最后,还是低声的恨恨服软:
「主、主人,拜托您告诉我,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强忍住心中的害羞,向着楚狩张开了她的双腿。
她那裙子下方,并没有穿着少女的内裤,而是真空的状态。要她作出这样的
动作,难怪她会害羞。
但是,在这份害羞之外,有着更加奇特的东西需要去关心。
在少女阴户的上方,原本是隐秘阴核的地方,现在硕然的长大出一根昂扬的
肉棒,看上去,比正常的男性都还要大出一截。
肉棒狰狞的吓人,像是几节几节的粗虬盘绕在上面,凑近来看的话,还能够
看到从马眼地方分泌出的透明汁水,透着奇异的香味。
要不是她刚刚就夹紧双腿一副蜷缩的模样,想必这么巨大的肉棒,早就该将
她的短裙撑起一截帐篷,那将是更加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
而碧迩德质问楚狩的原因就是这个。
「啊,那是我们触手一族的临时细胞,寄宿在你身上才导致变成这种样子啦
,不用担心,碧迩德。」
楚狩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倒不如说,这可是女性难得的体验呢。小小的触
手种子寄宿到女体身上让你们也长出男性的器官——虽然只是一会的事情,但是
也算是第一次了不是?」
「咕,我才不想要这什么第一次——你快点,把这个什么东西给拿走!」
「这可做不到呢,因为这就是对你的」诊疗方案「啊。」
「!?」
「我直说了吧碧迩德,现在因为」扭曲「的暴走,你对自己的妹妹抱有的欲
望已经过于强烈了,很遗憾,没有将这份欲望消灭掉的手段。只能像是治水一样
,将这份欲望疏导出来。」
「如果你不想被这份欲望折磨成疯子,最后对你的妹妹动手的话,那么,就
只有这个办法,通过触手模拟出来的男性器官,将你身体里的欲望一次性的爆发
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根治你现在欲望暴走的状态。」
「放心吧,在这方面我们触手族是专业的。虽然那只是一个模拟的男性器官
,但好歹也是和你的最敏感的那一处神经紧密相联。你会得到的快感是实打实的
,一定能将你身体里的欲望全部发泄出来。」
楚狩说话的时候,眼中毫无开玩笑的神色。
「必须……要这样么?」碧迩德有些犹豫。
「唯一的风险就是,可能这种,对你而言太过于陌生并且强烈的刺激,会让
你整个人都在这份快乐下为之迷失,到时候你要是把持不住自己的话,会变成什
么样子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楚狩失声笑了一下,「你不会告诉我说,堂堂的女神,连这点考验都承受不
住吧?」
——真的吗?我感觉你个狗娘养的在骗我。
虽然是这样怀疑,但是,现在身为「病人」的碧迩德,还是只能忍痛接受这
样一个提议。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主人?」
强憋着现在身体里越加沸腾起来的欲望,碧迩德咬着牙询问,「要、要像个
嫖、嫖客那样,去侵犯别的女孩子么?」
「唔,普通的女孩子可招架不住现在的你,而且,如果找些普通的女孩子来
,能够激发出你心中的欲望就见鬼了。」
楚狩摇了摇头,说出让碧迩德大为震惊的话出来:
「既然你身上的」扭曲「,关系到的是你的妹妹,那么,当然要从法拉儿身
上,才能够激发出你心中,那最深处的欲望,这样,才能将欲望发泄出来,将」
扭曲「彻底根绝。」
「!!!?」
你、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啊!
「放心放心,我没叫你真的去找法拉儿,再怎么说,我也干不出那种」为了
治疗骨折于是把胳膊给剁了「的疯狂医生。」
楚狩竖起一根手指,微笑着诱惑眼前的碧迩德,「接下来呢,我会继续对你
施加暗示,让你认为,接下来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就是你的妹妹法拉儿。」
「那是我今天花了好久时间特意化妆好的女孩,完全是按照法拉儿的模板来
制造的,不会有任何分别。」
「但是,我用我的名誉起誓,那个人绝对不是你的妹妹,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
「然后,为了保险起见,虽然那个人并不是你的妹妹,但是我需要对你施加
暗示,让你无法意识到她和你的妹妹有什么不同。她的容貌,她的声音,她的性
格甚至是身体,都和你的妹妹一模一样——至少,和你印象中一模一样。就算是
有一些能够区分她和法拉儿的细节,你也会在我的暗示下无视掉——也就是说,
对你而言,那个女孩真真正正的就是你的妹妹。」
「你将要确实的面对自己的妹妹,并且,用你现在的拟态触手,侵犯她,在
她的身体上倾泻出你的全部欲望。」
「我做不到!!!!」
碧迩德忍无可忍,当场咆哮了起来,「你、你在说些什么!就算是那个人不
是法拉儿,可是,你也是让我去做,去做,做一件侵犯法拉儿的事情!要我,要
我对着一个和法拉儿一模一样的女孩做出这种暴行!?我、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请便,从一开始我就说了,我绝不会强迫你。」
面对碧迩德的抗议,楚狩反应平淡无比,「但是,这是我想出来的,唯一可
以根绝」扭曲「影响的方法。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帮你。」
「……」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扭曲「是植根于女神身上最恶毒的诅咒,它最终会
完全侵食你的心灵,让你成为另一个人。到时候,被暴走的扭曲彻底控制,心中
的欲望彻底失控的你,会对真正的妹妹做什么,我可就保证不了了。」
「……」
碧迩德沉默了很久。
「你得保证,这个方法,真的有用。」
她咬着牙说。
「啊,我保证。」
楚狩笑着点了点头。
「相信我,碧迩德,你接下来只要,像个男人一样,和那个房间里的女孩—
—那个你无论如何都会认为是法拉儿,但是实际上却不是你的妹妹的那个人,和
她上床,侵犯她一次就行了。」
「我保证,接下来的你,绝对不会再被那个」扭曲「给影响了。」
绝对,不会再被「扭曲」影响了。
···
「咔嗒。」
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真当走进门来的时候,碧迩德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
子,就连关门的声音,都是那样做贼心虚一样的轻。
确定把门关上之后,碧迩德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把目光转向另一边。
房间里除了一些正常的布置之外,就是那张大得可容纳得下好几个人一起滚
床单的床了。
而那张床上,那名有如鲜花一样美丽的少女,见到她的时候,惊讶地问出了
声来——
「碧迩德姐姐?你、怎么来了?」
她歪了歪头,「大哥哥说有事要找我商量,叫我在这里等他,怎么、碧迩德
姐姐你也被大哥哥叫过来了吗?」
「……!!!」
几乎是一瞬间,碧迩德就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好、好像!!不,完全应该说是一模一样!!!楚狩这家伙,真的没有骗我

不、不!!冷静、冷静冷静!!这家伙只不过是个假冒的,是楚狩为了我专
门制作的人偶,不是我的妹妹,不是我的妹妹。
不是我的妹妹……
勉强的在心中念叨着这样的话想要催眠自己,但是碧迩德无奈的发现,自己
的呼吸、心跳都变得更加急促起来。
连带着,下半身那里的肉棒,也变得更加胀大了几分,证明着自己的欲望正
在高涨。
没办法——那个「扭曲」,早就让自己,仅仅是想到妹妹的名字都会开始发
情,现在,「法拉儿」正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面前,更不可能冷静的下来。
「碧迩德姐姐?你那是——」
那名疑似是法拉儿的少女惊讶的指了指碧迩德裙摆的地方。
以她的视角,轻而易举的就能够看见,有一根粗粗的棍子一样的东西在那里
,把碧迩德姐姐的裙子都给撑起了一顶帐篷。
她当然好奇那是什么。
不过,她可能没想到,自己的声音,对现在的碧迩德来说,意味着何等猛烈
的春药。
「法拉儿、法拉儿、法拉儿!!!」
宛如野兽一般的低吼了两声。
一开始的碧迩德,似乎还在勉力的压制自己心中的欲望,不想要在「自己的
妹妹」面前露出失态的神色。
但是,在那宛如银铃一般清脆,宛如鲜花一样美丽的声音面前,她心中的欲
望,却在一瞬间就暴涨了起来!
「呀!!碧迩德姐姐!你、你干什么啊!?」
在「法拉儿」的视角中,碧迩德宛如是一头野兽的向自己扑了过来,一下子
,就将她给按到了床上!
「哈啊啊啊!!法拉儿、我、我好喜欢你、法拉儿!!!」
死命的攥住「法拉儿」的双手,碧迩德的双眼变得更加浑浊了两分,欲望的
光芒,似乎是要夺走她最后仅存的一缕理性。
「你在说什么啊?放开我啊,碧迩德姐姐!?」
搞不清楚状况的法拉儿挣扎起来。
可是,她的腕力比碧迩德差出太远,根本就没法挣脱碧迩德的拘束。而且,
房间中似乎是有着古怪的结界,让她的神术也释放不出来。
现在的她,宛如一只甜美的羔羊,只能够、任由眼前的少女宰割!!
「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法拉儿,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很喜欢你了,法拉
儿!!」
碧迩德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
握住法拉儿的手,并且这么近距离的靠近着她,让她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脑子已经变得一片混沌了,就像是本能想要采集鲜花的蜜蜂一样,她支支吾
吾的同时,贪婪的低下头来,在法拉儿那秀丽的容颜,精美的脖子附近亲吻着。
「啊、啊啊……我、我知道我知道啦!碧迩德姐姐!你先、你先放开我好不
好?很、很疼的!」
「法拉儿」哭诉着,哀求眼前的姐姐松开她一点。
不只是碧迩德的拘束,连带着她那种狂乱而毫无技巧可言的亲吻,也让法拉
儿感到极为难受,奋力的想要拒绝。
但是,更加让她疑惑的是——为什么,自己的姐姐,会变成这样?
那副疑惑、哀恸的表情,被碧迩德看见。
——啊、啊啊啊!真的,真的好像!真的好像法拉儿啊!!很像、很像我的
妹妹法拉儿啊!!
那份可怜、那份纯真、那份天然的好奇与疑惑,真的、好像——
「啊、啊啊…………」
说不清是呻吟还是悲吟,碧迩德越加兴奋起来,脑袋逐渐的下移,最终在法
拉儿胸口那里停了下来,狂乱的拱蹭着。
虽然以法拉儿的身材,那里几乎是一片平坦,什么都没有的平原。但是那一
份少女的甜香,对她来说,就像是更加致命的毒药,更加的,夺去她理智的春药
一般。
——我、喜欢法拉儿,真的、真的很喜欢!!
——我想当她的姐姐,永永远远的守护她。
——我也想,当她的爱人,和她一起,握着手,立下爱情的誓言!
啊,原来,我还这样想着啊……
这是,我埋藏在心底,不愿意提起,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起来的愿望么?
碧迩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对啊,她本来就不是法拉儿的亲生姐姐,她本来就是和法拉儿互不相干的人

但是正因为自己喜欢上了她,才想要去守护她,最终成为了她所倚赖的姐姐

自己是喜欢法拉儿的。不是因为「扭曲」,更不是因为楚狩的洗脑,而是,
自己确实的喜欢着自己的妹妹!即使姐妹的那种喜欢,更是爱人的那种喜欢!
「对不起、对不起……」
她低低的,向眼前的少女哭泣着。
「唉……?」
「虽然很像,但是,你不是法拉儿吧?」
「唉???」
「不用说什么,让我,把话说完就好……」
碧迩德捂住了眼前少女的嘴巴,不让她继续说话,自己则是迷蒙着双眼,像
是示爱一样的对眼前少女说着:
「我喜欢你,法拉儿,真的。」
「可是,我不敢对你示爱。因为,女人喜欢女人,怎么听,都太奇怪了一点
吧?我或许无所谓,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希望你这位天使,遭受那样的非议
。」
「所以,我选择了用」姐姐「的身份靠近你。当一个保护你的姐姐,这样就
能够,永远的和你在一起了——因为我们是亲人啊。」
「这么久的时间下来,我都,忘了这件事情了。扮演」姐姐「的身份太久,
都忘记了,我是你的钦慕者了,法拉儿。」
「但是、但是、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勇气向你坦白这一切。还是沉迷在」姐
姐「的身份里,没有勇气向你告白——」
「唔唔唔!!!」
眼前的少女,更加激烈的想要说话。
可是,碧迩德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唇,让她没办法说出一分半语。
「你真的很像法拉儿,真的,不管是容貌,声音还是性格,都真的好像她。

「但是我知道,你只是个冒牌的,是楚狩伪装好的法拉儿——你不是我喜欢
的那个她。」
「唔!!!」
「或许,你也被楚狩洗脑了,认为自己就是法拉儿吧,不过,不可能的,你
绝对不是法拉儿,你只是一个冒牌的。」
碧迩德急促的喘息着,眼神中,已经变得有几分严厉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所以,对不起,请你,请你忍耐一下,至少今天晚上,请你假装好我的妹
妹的身份。等到、等到今天晚上结束之后,不管你想要怎么惩罚我或是想要得到
什么报酬我都答应你!」
「可是,请你今晚,一定要扮好法拉儿的角色!!」
「唔!?」
好不容易等到碧迩德将自己的嘴巴松开,大喘了两口气的少女,还没来得及
说话——
「唔唔!!!」
「哈、哈啊啊啊~法拉儿、法拉儿你的,你的嘴巴里,好温暖,好
紧啊,法拉儿~」
碧迩德的瞳孔,因为过于舒爽的关系,都显得微微有些上抬。
她现在的行为,完全不像是一个女神该有的那样,粗暴的将眼前的「法拉儿
」拉了起来,完全不征求眼前少女的同意,将自己的拟态肉棒,狠狠地插入到她
的嘴唇之中。
感受到眼前少女口腔之中的温软,感受到柔嫩的舌头在无意识的舔弄自己的
肉棒,那份舒爽的感觉,让她差点就这样的,在眼前少女的口舌之间射精。
「唔唔——」
她好像还是想说什么,拼命的想要把碧迩德的肉棒吐出来。
但是碧迩德死死地抱住她的脑袋,不让她有机会把自己的肉棒吐出。
反倒是,将少女的脑袋当成是自己的自慰器一样,动作野蛮的,将肉棒放到
她的嘴里抽插起来,强迫眼前的少女为自己口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心中这样道歉着。
她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自己心中那份暴走的欲望,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一点是连楚狩都没有告诉的,实际上,「扭曲」所融合的内核,正是她之
前,对法拉儿进行过的一些,泛着桃色的遐想。
她想要和法拉儿两人,作为爱人,进行一些男女之间相互做的事情。想要和
法拉儿做爱。
作为女神,作为姐姐的她,当然很明白这些念头充满了污秽,所以她从来没
有在法拉儿面前说起过这些事情,而是把它们丢到了自己内心的深处。
而现在,这份邪恶的欲望,以另一种身份复活了过来。
我一直想对法拉儿这样做!可是,我一直不敢做!
所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你扮演好法拉儿的角色,让我、让我
——
「咳、唔咳——」
或许是她的动作过于粗暴了一点,让那位「法拉儿」感到极为难受,眼眶都
泛出了泪花。
要是个正常的女性,被如此粗暴的对待的话,她早该心一横,将嘴里那肮脏
的东西给咬断了。
但是,她似乎在犹豫,似乎在顾忌什么一样,仅仅是,选择了默默承受这种
巨大的冲击。
更加离奇的是,她反倒还将自己的嘴巴,尽力的张大了一点,让碧迩德更容
易的插入到她的口腔之中,也让自己的牙齿不那么容易刮碰到那敏感而又火热的
肉棒。
碧迩德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化,又或者说,她现在的一切,都早已经被心
中膨胀起来的欲望给吞噬——
「射、射了!!法拉儿!!把我的、把姐姐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一滴也不要
漏在外面,把姐姐的精液全部吞下去啊啊啊啊!!!!」
她剧烈的喘息着,剧烈的咆哮着,动作极为粗暴的,将法拉儿的脑袋,深深
地按到最深的地方,让自己的肉棒探入到少女口腔之中最深的食道口那里——
随即就是,粗大而火热的龟头猛然的又更加胀大两分,让少女的口腔都容纳
不住被它给撑大了两分,剧烈的喷发出一股股的滚烫精液。
「啊、啊啊啊!!!」
第一次感受到射精的快感,碧迩德狂乱的尖叫着,把「法拉儿」的脑袋按的
更深,让她吞的更深。
「唔唔!!」
少女勉力的想抵抗,但是,无果。
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嘴巴里,那臭臭的烫烫的棍棒,现在正一道道的喷出
火热,烫在自己的喉咙那里。
因为未知的原因,就算是自己想要吐出来,想要拒绝吞咽都做不到,只能眼
睁睁的感受着,那一道道的滚热液体,从自己的食道上缓缓流下,最终落入到自
己的胃囊。
或许,还有很多黏黏的精液,干脆就粘在了食道上吧……
「哈啊啊啊!!!哈啊
哈啊~」
剧烈的喷发之后,在精液灌在「法拉儿」口中的碧迩德,才缓缓的将自己那
稍显软瘫两分的肉棒抽出,喘着粗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容颜。
因为她发射的量实在是太多的关系,虽然很多都直接顺着喉咙流进了「法拉
儿」的胃里,但是,她的口中依然还残留着大量剩余的白浊,甚至是,在碧迩德
缓缓将肉棒抽出的时候,还带出了一些精液粘在法拉儿的嘴角边上,将纯真的少
女面容,点缀成颇有几分淫靡的白浊。
「唔、啊……」
虽然,好不容易没有东西堵住自己的嘴了,难得可以说些话。
但是现在嘴巴里这么多精液,不好好清理的话,还是没办法把话说清楚,必
须先把这些东西清理掉才行。
她似乎本能的,想要把嘴巴里的精液吐出来。
但是,脸露犹豫的看了眼还在喘气的碧迩德之后,她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咕噜
~」
很费力的,因为太多了所以没能一下子把精液都给咽下去的原因,她「咕噜
咕噜」了好几声之后,才如释重负的发出一声清脆的长叹。
不过这样还没完,她犹豫的看了几眼后,还是伸出了舌头,将自己嘴角边上
的精液也卷入到口中咽下去之后,她才最终的笑了笑。
「不好吃,碧迩德姐姐……」
她似乎是在诉苦,又似乎是在撒娇。
这一切,和碧迩德印象之中的法拉儿,完全,没有任何分别。
要是她现在能够冷静的思考的话,或许,还有悬崖勒马的机会吧。
但是,「法拉儿」这幅神态,让她才刚刚喷射出来的肉棒,像是受到再一次
的刺激一样,再度的站了起来。
「唉……唉唉唉!???」
「真的、真的很像,法拉儿。法拉儿、法拉儿法拉儿法拉儿!!!」
她狂乱的呻吟着。
「法拉儿」,对现在的她来说,仅仅是这个词,就已经是最为有效的春药了

随即,她脸上的饥渴更加明显了起来,一把将法拉儿推倒在了床上。
并且,全身压在了法拉儿的身上,那条重新变得滚烫昂扬起来的肉棒,毫不
客气的在少女秘户的两片美肉之上磨蹭。
「等、等会!碧迩德姐姐,才刚刚结束,你怎么又——」
「我,我停不下来,法、拉儿……」
碧迩德迷醉的亲吻着眼前的「法拉儿」,低低的诉说着,「我爱你、我爱你
、我想要,想要现在这样,和你,和你永永远远在在一起,让你,成为我的东西
……」
「虽然,你只是个赝品,但是,但是你和法拉儿太像了,我、我已经忍不住
了!想要现在就,把你占有!!」
「你等等、你等等啊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大声的抗议着,「从一开始,你就说我是冒牌的,是什么意思啊
!我、我就是法拉儿啊!!!就是你的妹妹法拉儿啊!!」
她似乎还想往下说,但是,随着一声闷哼,她的话被憋了回去。
「骗人!!你怎么可能会是法拉儿!!」
感受到肉棒插入到一个紧致的秘穴中,感受到肉棒的周身传来柔嫩美肉的摩
擦触感,感受到那种窒息一般的挤压,感受到沟壑充满吸引的摩刮,碧迩德的理
智就像是被完全吞噬了一样。
「你是假的,绝对不是真的法拉儿!就算是在怎么像是真的,也不会是真的
!!」
说着,她的脸色,瞬间的变得可怕起来。
「你、怎么、能、是、法拉儿?」
「……」
「法拉儿」脸上充满着绝望,看着眼前的碧迩德。
碧迩德已经骑虎难下了。
她当然,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现在的自己正在干什么。
所以,眼前的人,不能是法拉儿,她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但是绝对不能是法
拉儿!
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自己!!!
她当然,感受到了眼前姐姐的情绪。
她最终,没有再尝试说话。
仅仅是,被动的开始迎接碧迩德的抽插,既没有反抗,也没有去主动承欢。
就像个失了魂的布娃娃那样被动。
可是,仅仅是这样,碧迩德的浪叫声,却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啊、啊啊~法拉儿、法拉儿~你的、你的小穴好舒服啊好紧
~好温暖啊~」
「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原来你的小穴这么舒服

「我、我快坚持不住了、我要、我要射、射在你的小穴里!!」
她的动作再度变得有些狂乱起来。
「怀上我的孩子吧法拉儿!!为我、为姐姐生下一个孩子吧!!!」
「不、不行!!!」
突然间,原本还被动承受的「法拉儿」,像是被触碰到什么禁区一样,激烈
的挣扎了起来。
「姐姐、碧迩德姐姐!你、你想要怎么玩弄我,我、我都愿意忍受,随便你
怎么样都行!!可是、可是这个绝对不行!!」
「法拉儿」凄苦的请求着眼前的姐姐,「我、我不能生孩子!!不管怎么样
,生孩子绝对不行!!我不能给碧迩德姐姐你生孩子!!」
「哈啊你这冒牌货,别入戏太深了!哈啊
碧迩德阴沉的吼了声,似乎有点不悦,「我只是哈啊~只是把你~
~哈啊~把你当成是我的妹妹~哈啊啊啊~~~把你当成是法拉儿而已
!你、你别给我得寸进尺了!没有、没有拒绝的权利!!你必须要以法拉儿的模
样,被我干到怀孕,生下我的孩子!!」
「不行!!!」
少女挣扎着抵抗碧迩德的暴行。
可是,就如同她一开始就没办法抵抗一样,现在被肉棒插入进来的她,更加
没办法抵抗。
但是、但是不能这样!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真的怀上碧迩德姐姐的孩子!
怎么办、怎么办才能阻止碧迩德姐姐?
一边感受着身下传来的冲击,说到底她也只是个正常的女孩,被这么粗大的
肉棒来回的操弄,也早已经产生了肉体上的快感。
但是,她还是坚持和这份快感作斗争,努力地用理性去思考,自己现在该怎
么办。
随即——
有了、有办法了!!
现在的碧迩德姐姐,是认为我不是真正的法拉儿,是在此基础上,才会对我
做出这些事情来的!
只要、只要我能让她相信我是真正的法拉儿的话,以碧迩德姐姐对我的疼爱
,一定会、一定会住手的!!!
对不起,碧迩德姐姐,因为、我知道,你、你要是知道我是真正的法拉儿的
话,你一定会崩溃的!可是,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相信,你、你能够坚持
的下来的!
「碧迩德姐姐,你冷静点听我说!!」
强忍着身下一波波传来的更加强烈的快感,法拉儿哀求着眼前的少女,「我
真的是法拉儿啊!」
「都现在了,你还在说这种话啊!冒牌货!!」
碧迩德喘息着,丝毫没有停止自己抽插的动作,反倒是,越加遵从自己心中
欲望的指示一样,更加猛烈的抽弄起了法拉儿的小穴。
「不是的!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是真的法拉儿!!碧迩德姐姐,你还记得
当初,你和我妈妈见面的时候,你对妈妈的承诺吗?」
「你发誓,会永远守护光明,守护我的啊!!!」
「……」
···
沉默了。
一如法拉儿所料想的那样,听到她这样说的碧迩德姐姐,确实的,动作停了
下来。
连带着,她现在脑袋都底了下来,那副震惊、那副恐慌,那副不敢相信和那
副停滞的表情,被法拉儿确实的看见。
法拉儿知道,只要自己这样说,碧迩德姐姐一定会意识到,自己确实就是真
正的法拉儿的。因为,这是她们两人的私人秘密,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换句话来说,自己已经安全了,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碧迩德姐姐一定不
会在对自己做什么了。
虽然,以后,该怎么去面对碧迩德姐姐会是一个大问题,可是,至少现在—

「呀啊啊!」
法拉儿惊叫了一声。
怎、怎么回事?
自己、自己的、那个、小穴那里,怎么会……
「碧迩德、姐姐?」
她不敢相信地,缓缓转头,看向了碧迩德的脸。
「呵……」
她笑了。
「呵呵……哈哈……」
她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是,对眼前的景象,对自己,甚至是,对这个世界都感到了无比的滑稽一
样,她疯狂的,闭上了眼睛,闭上了还在流泪的眼睛,疯狂的大笑着。
「啊啊啊!!」
而一边笑着,她一边缓缓地,将自己的肉棒抽出,又更深的再插入到法拉儿
的小穴之中,那份动作是如此之大,甚至于,让法拉儿都不由得惊叫起来。
「碧迩德姐姐、你、你怎么了?我、我是法拉儿啊!!你、你为什么……」
法拉儿不敢相信。
「是啊,我当然知道了,你是我的妹妹,是我发誓要去守护的妹妹,法拉儿
。我当然,知道了……」
碧迩德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无尽嘲弄的,看着法拉儿。
那份嘲弄,也不知道,到底是对谁的,到底是对法拉儿,对她自己,还是对
这个世界。
「那你为什么?」
「因为,因为很舒服啊!法拉儿!!」
「唉?」
她一边笑着,缓缓抽弄着法拉儿的小穴,一边这样理所当然的说着:「在刚
插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好爽了……在,在意识到,你就是真的法拉儿的时候
,就感觉、就感觉更爽了啊!已经是,停不下来的那种程度了啊!!」
「你、你在说什么啊?碧迩德姐姐、啊、啊啊!!!」
我、我也想知道,我在说什么啊,法拉儿,我的妹妹、法拉儿!!
我应该、我应该拔出来的、拔出来,然后在你面前自杀,以此来向你道歉的
,不是么?
可是、可是、可是!!!
好舒服!!!法拉儿,你的小穴,好舒服!!!我、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它在叫我,狠狠地,侵犯你!!狠狠的去侵犯自己最心爱的妹妹,来、来让
我感受到,最为极限、最为畅美的高潮啊啊啊啊!!!!
理智,在不断的嘶叫,让她停下来、赶紧的停下来。
欲望,则在高吼着去侵犯,去绝顶,去追寻那最为甜美的高潮快乐。
已经,没办法去思考了。坚固的理智,在一潮潮名为「快乐」的海浪面前,
已经被锈蚀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去面对法拉儿了。
她所剩不多的理智,唯一告诉她的只有这一点。
但是,我不能失去法拉儿。失去了法拉儿的话,会比死还要可怕——我早已
经离不开法拉儿了。
她本能的预感,则是这样警告于她。
只不过,不能失去的是什么呢?是不能失去法拉儿的天真与笑颜?还是、已
经不能失去她那如此令人着迷,令人上瘾的小穴?
已经、不知道了、不重要了……
那么,没办法再去面对,也不能承受失去法拉儿的后果,她能够做出来的选
择,就只有一种了——
「一起堕落吧!!和我一起,沉沦在欲望之中吧,法拉儿!!」
她说不清是在笑着,还是在哭着。
我已经……回不去了……
···
「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在一片空地上等着的楚狩,抬头看了看天边悬挂的月色。
那真的是一轮很美丽的月亮,从那片月光洒落而下,银光照耀大地的美丽,
估计,只有远方的月之国,才能够比拟这一份美丽吧。
可是,只不过是在他晃神的一瞬之间,他所看见的月光,就被一抹黑暗所遮
挡。
「!?」
狂暴的力量,完全超乎楚狩的想想,只不过是这样一瞬之间,他就被人按倒
在了地上。
知道这个时候,那一缕属于少女的芳香,才传到他鼻子里来。
「你骗了我,楚狩。」
冰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说出。
那是怎么样一个美丽的少女啊。
原本金色的长发,现在稍显出暗色的色泽,给人以危险的气息。
圣洁的气质,现在被染上了些许的魅惑,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她那对招牌的翠色羽翼,现在则变得锐利和危险了起来,无声的威胁着楚
狩。
仿佛,只要一瞬间,就能将楚狩杀死。
「你骗了我。你明明告诉我,那个人不是真正的法拉儿的。」
手攥住楚狩的咽喉,渐渐的用力起来,她毫不作伪的,想要掐死面前的楚狩

是的,楚狩骗了她。
那个人当然就是真正的法拉儿,楚狩根本就没有对碧迩德施加任何暗示,碧
迩德当然不可能从真正的法拉儿的身上,看出任何的端倪出来。
所以她才会愤怒。因为楚狩的欺骗,让她对自己的,最爱的妹妹,做出了这
种暴行。
杀了楚狩,都还是便宜的,难消她半点心头之恨。
但是,被扼住咽喉,一点点变得窒息的楚狩,却丝毫没有一点点的慌张,反
倒还,露出了一个微笑。
「舒服吗?」
仅仅是这样一个问题而已。
但是,她却更加灿烂的笑了。
「当然舒服了,我的主人。」
掐住楚狩咽喉的右手,力气忽然的松开,反倒是,像是在面对自己的爱郎一
样,轻柔的抚摸着楚狩的面庞。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的,主人?明明,我有很好的伪装自己的杀气啊
?」
她伸出舌头,像只柔顺的小猫一样,在楚狩的面颊上舔弄着。
现在的她,在说起「主人」这个词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抗拒,而是发
自内心的,将楚狩视为了自己的主人。
「下次在想要杀人的时候,千万要记住,不要这么猴急的把对方的肉棒吞入
到自己的蜜穴里面去。」
楚狩笑着,指了指自己身下的地方,「你这样,谁会相信你是来杀人的?」
在那里,楚狩昂扬起来的肉棒,正被碧迩德那湿漉漉的淫穴含在里面,上下
的吞吐著。
「啊,这也不能怪我嘛,谁叫我,现在迫不及待的享受一下属于」女性「的
快乐呢?对吧,主人?」
碧迩德魅笑了一声。
换作以前的她,是绝对不可能说这种话,也不可能做得出这种妖娆的动作的

可是现在,一切的行为,对她来说仿佛都是那么自然。
「我已经离不开」快乐「了,主人。不管是,男性的快乐也好,女性的快乐
也好,我已经离不开这种,令我深深上瘾的」快乐「了。」
她将自己胸前的衣摆拉下,让那对白花花的乳肉完整的露在外面,陶醉的将
手掌握了上去,自己揉捏着那小小的乳尖,给自己带来快乐。
一边这样做着,她一边,用小穴将楚狩的肉棒吞的更深,让自己那饥渴渴望
快乐的子宫,能够感受到那一层滚烫的触感。
「所以,如果你不能满足我的快乐的话,我会随时反叛你,割下你的脑袋哦
,主人。」
她略显残忍的笑着,但是很快的,又宛如冰雪消融那样,露出甜美的微笑。
「但是相反,只要主人你能一直满足我的欲望,给予我快乐的话——那么,
我就会是你手下最为忠诚的女神,追求快乐的,投身于黑暗的女神。」
「是为,浪骸之魅舞神·碧迩德。」
···
「碧迩德、姐姐……」
在她离开之前,我曾经这样虚弱的呼唤自己的姐姐。
而姐姐、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姐姐,转过头来,轻蔑的——用那种从来没在姐
姐身上看见过的,对我的轻蔑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吗?法拉儿?你那饥渴的肉穴,现在还没有得到满足吗?」
她说着以前绝不会说的可怕的话,耸了耸肩,「可惜呢,现在触手种子已经
枯萎了,我需要再去找主人重新安装一个,才能让你再一次高潮呢,法拉儿。」
我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看着我那已经变得陌生的姐姐。
看着我这幅模样,姐姐犹豫了一下。
「为了防止你乱说什么,我会和主人说,要他消除你今晚的记忆的。你就当
做了一场噩梦吧,法拉儿。」
「……」
会是,一场噩梦么?
我笑了笑。
我只是,看着我的姐姐,衷心的,说出了最后的一句话。
「我恨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