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青璇与林伽】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青旋姨娘?」
「嗯……伽儿长这么高了!」肖青璇抚摸着林伽的小脑袋,煞是喜爱。
「青璇姨娘,人家都十六岁了」林伽有礼貌朝她回礼。
肖青璇却生气地扣手敲了林伽的额头:「臭小鬼,别叫我姨娘,来~叫一声
肖姐姐」
「哎哟……疼死了,姐姐抱抱」林伽借机扑到肖青璇的怀抱里,用胸膛去厮
磨体验肖青璇奶子的豪大柔软,尽情的嗅闻她的体香。
「看什么呢……小坏蛋……」肖青璇柳眉微皱,一副深宫怨妇的幽怨神情!
「没……没有」林伽急忙把目光从肖青璇胸襟处挪开。
肖青璇自顾着娇笑道:「好了好了,小滑头,快点跟姨娘来吧,免得被其他
的人发现了,那咱们今天的事情可就谈不成了。」
说罢,肖青璇也不理会林伽还想说什么,转过身去直接走在前面带路。
林伽紧紧的跟在高挑性感丰腴的肖青璇身后不到一米处,眼光自然的落到了
肖青璇那挺翘肥硕圆滚的肉臀上,感觉真是刺激到了极点,特别是随着肖青璇的
行走,丰腴性感的美臀走一步就晃动一下,晃得林伽的眼睛也止不住的跟着转来
转去,心头大感过瘾,恨不得伸手过去抓上一把,看看手感如何。
林伽如此想着,下身开始地肿胀,呼吸不由的渐渐粗重起来。听着身后传来
的喘息声,肖青璇嘴角泛起玩味的笑容。她突然止住脚步,林伽犹自沉浸在幻想
中,不由得狠狠撞了上去。在这一刻,林伽立马就把肖青璇是自己姨娘这事给选
择性的忘记了,双手不知怎的就抱住肖青璇丰腴柔软的腰肢,下体已经肿胀起来
的肉棒隔着衣服还好死不死的努力朝着肖青璇裙下方的腿心处顶去。
「啊~!」两声惊呼同时想起,不同于肖青璇是惊羞交加,林伽的声音中充
满着满足。
「好软,好舒服~」林伽心中想着,不由的又向前挺了挺,只愿在此间永不
醒来。
「啪!」一声脆响将林伽拉回现实,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姨娘……」
林伽捂着脸看着羞愤的肖青璇。
林伽脸上挨了一巴掌,吃痛下,反而被打清醒了。
林伽不知哪来的勇气,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搂的更紧,低头嗅着肖青璇身上
幽幽的芬芳,心头激动万分,垮着脸,近乎哀求一般恬不知耻的道:「好姨娘,
你身子好软,好香呀!别动,让我就这样抱一抱,求你了!」
「放开!」肖青璇俏脸羞红,压抑声音命令道。但是耳边传来男孩火热的气
息,下体的触感也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我不能对不起小贼」肖青璇幕地一脚踹在林伽跨间。
「啊!」要害被袭,林伽不由的弓起了身体。
林伽立刻感觉胯下的巨痛,使他不住的冷汗直冒,蹲在地上大喊道:「啊啊,
痛啊……,断了啊!」
肖青璇见到林伽额头上冒着汩汩冷汗,不似假装,微微吃了一惊,心想:啊,
难道我下手真的太狠了?
看着林伽在地上哀嚎连连,肖青璇也觉得先前下手过重,忙几步上前,欲言
又止的问到:「你……怎么样了?」
林伽待要回答,这时耳边传来脚步声。
「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过去看看。」随即管家福伯带着下人匆匆赶来,看
见蹲在地上的林伽和肖青璇忙上前见礼到。
「肖夫人,二少爷,您们这是?」林伽忙忍痛道。
「是我不小心撞到墙角。」福伯忙让下人扶林伽回房,并命人请来御医好生
照料。
晚上,林晚荣与众娘子共用晚膳。
「嗯?伽儿怎么没来?」林晚荣问坐在旁边的肖青璇。
「啊,伽儿难受,我已命下人去把晚饭送过去了」肖青璇想到白天所发生之
事,通红着脸道。
「很严重吗?我的去看看」林晚荣欲起身。
「别……啊……不是,还让我去吧」肖青璇急忙劝阻道。
「那也好……那就有劳娘子了」
去林伽房间的路上,又想到白天林伽可怕的肉棒,顶着自己的私处,都会从
心里莫名其妙的产生一股想要看看的冲动。这让她羞愧的同时,又隐隐的生出一
种无比刺激的禁忌感觉。
站在林伽房前,肖青璇几欲敲门,但是手刚抬起却又放下。
「我该怎么办?想到之前那隐隐的禁忌快感,她觉得脸有些发烫。又想到与
林三的柔情蜜意,就像凉水当头浇下,让她清醒了过来。
正在犹豫间,房门突然开了。只见林伽的侍女脸色潮红的走了出来。
「啊?!肖夫人万福。」侍女忙行礼道。「嗯,二少爷怎么样了?」肖青璇
忙收敛心神,淡淡的道。
「回肖夫人,少爷刚刚用了药,正在床上静养。」
「嗯,知道了。大人让我来看看二少爷,你先退下吧。」看着少女脸色潮红,
衣衫略微不整,肖青璇顿时心中不喜。
「是」侍女忙匆匆告退。随即肖青璇推门进房,来到里间,缺见林伽颓然的
靠在床边。
「肖姨娘!」林伽突然看到门边的肖青璇惊喜的叫道。旋即又懊恼的把脸埋
在了被子里。
「伽儿,怎么了」肖青璇坐在床边摸着林伽的头「你还小,做那事……伤身」
一想到刚才的侍女,肖青璇脸一阵发红。
「唔……知道了……姨娘……你回去吧」林伽不耐烦的在被子里嘟囔着。
「还恨姨娘啊……姨娘也是为了你好」肖青璇继续教导着。
一听这到句话……林伽突然掀开了被子,指着赤裸的下身「姨娘,你以后不
用担心我做那事了」
肖青璇顺着林伽的手看去,只见「一只」巨蟒软啪啪的垂在那里,再也没了
平日的威风。林伽语带哭腔「姨娘,我没用了……」肖青璇心中一惊,顾不得初
见巨物的羞耻。
忙上前急声问到「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回来以后我只觉疼的厉害,并不觉其他,御医来看过后也说
我没有大碍,只是开了几副活血化瘀的药,谁知刚侍女来扶我如厕,我竟然……」
「我还在侍女身上试过了,我我……」林伽的身音愈发的激动起来。身形不
住的晃动,下体的巨蟒亦随之不停地摇摆,引人注目。
肖青璇看着林伽可怜兮兮的眼神和无比痛苦的神情,又想到他跟林晚荣的关
系,心立刻就软了。
想着白天林伽痛苦的样子,明显是真的痛得受不了,肖青璇开始忍不住生出
一股疼惜的感觉。
「看你还敢不敢一天到晚的对女人动歪脑筋!别大呼小叫的,快点躺好放松
身体,我给你看看!」肖青璇口气一软,就像是慈爱的医生对待病人一般,柔和
的说着。
林伽连连点头,不敢在想别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肖青璇强忍着心头那股莫名其妙的悸动,认真的双手扶住林伽的肉棒,翻来
覆去的查看着,不时的用小手这里捏捏那里摸摸。
「啊……噢……噢……」随着肖青璇的手不停的捏弄着软绵绵的肉棒,林伽
根本无法压抑那股即痛楚又刺激的奇异感觉,无意识的一个劲的发出一阵阵吟叫。
随着肖青璇的抚弄,林伽只觉下身的感觉越发的清晰起来。青璇的小手又岂
是做惯了粗活的侍女能比拟的?那柔滑的触感,林伽的肉棒渐渐有了抬头的迹象。
「噢~,姨娘,好奇怪但是好舒服。」
听着林伽一声又一声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叫床声」,肖青璇真是羞愧
无比。一想到自己握着肉棒的主人,是自己相公的儿子,肖青璇就羞愧得想找个
洞钻进去。
相公儿子的肉棒,就这样握在自己的手里,在、由自己来掌握这根东西最终
的命运,这让她羞愧的同时,又隐隐的生出一种无比刺激的禁忌感觉。
感觉手里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肖青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松开了林
伽的肉棒,脸红耳赤的道:「还好,没有伤到致命的经络……还有的治!」
「姨娘,我好难受」随着肖青璇小手的离开,林伽感觉那镇压自己心火的冰
凉触消失不见,不由急忙出声道。
「姨娘已经帮你看过了,经络完好,你好好静养吧」青璇说完就想离开,她
不敢再看那如山岳挺立的肉棒,她在这里待的越久就觉得心中压抑的羞人与愧疚
的感觉快要冲破心房。
林伽突然伸手拉住肖青璇颤声道「姨娘,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感觉快要爆炸
了。」
肖青璇急忙看去,只见林伽一脸痛苦表情,他的肉棒愈发的粗壮起来,充血
的隐隐发紫。原来御医在药方之中加了一味九阳参,此物平日服用只有缓缓资阳
益气之效,但服后若半个时辰之内行房则会一次性将药效爆发,实乃房中圣品。
御医只道二少爷会安心静养,谁想有次这般境遇。肖青璇又哪想到其中关窍?
眼见林伽表情不似做伪,急忙握住肉棒。
「啊」肖青璇惊呼一声却被肉棒的热度烫的微微一缩。
「好难受!姨娘,我好难受」林伽刚又感觉到冰凉的触感一触即逝,不由得
大声说到。
肖青璇无比羞耻的瞪了林伽一眼,呐呐道:「看起来是刚才吃的药所致!要
想法子发泄出来,过上一晚就能好。」
林伽听到后,心里隐隐的预感到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竟是有了一丝期待。
故意装傻道:「啊!孩儿……这个样子,还怎么找女人发泄出来?」
肖青璇不得已和相公的儿子讨论这种话题,简直羞耻欲死,一阵阵莫名的悸
动在心头纠缠着,隐隐的感觉到下体蜜穴处竟然分泌出了一些可耻的液体。心头
更是噗噗直跳,咬着牙关,颤声道:「这次就算是女人愿意给你……给你做那个,
你也弄不进去」
林伽偷偷的看着美艳的姨娘羞愤紧张的神情,心头越发激动起来,故意追问
道:「插又插不进,那该怎么办?」
肖青璇被问得羞耻无地,恨不得将那祸根给剪掉算了,恨恨不已的道:「你
自己弄出来就是了!」
林伽可怜兮兮道:「孩儿迟钝,弄不出来。」
肖青璇几乎要咬破自己的嘴唇,却又为他露骨的话感到一阵阵的心悸,矛盾
之间,咬牙切齿的道:「你等着,我……我给你叫个侍女进来,你要叫谁?」
林伽眼见她就要转身,哪里能真让她出去叫侍女进来?
顾不得胯下之痛,一股脑的从床上坐起来,飞快的下床,一把将肖青璇给抱
住,笑呵呵的道:「好姨娘,你就别费心思了,孩儿让她们弄,还不如自己来呢
……不如,姨娘你帮我弄出来?」
肖青璇见到林伽突然露出了本来面目,大吃一惊,本能的就想要大叫起来。
可是,又看见了林伽露在外面晃晃荡荡的肿胀大鸟,心头就那么没来由的一
颤,到嘴边的呼叫又给咽了下去,眼见挣扎不掉,忍不住颤声道:「你、你干什
么?快点放手!我、我是你的姨娘,你敢对我无礼……」
林伽可不管这些,反而故意带着高贵的肖青璇的手儿再次来到肿胀的肉棒上,
无比低沉的蛊惑道:「姨娘,好人做到底嘛……而且她们又不会……哪有姨娘你
好」
「放、放开我!我帮你,帮你就是了……」肖青放弃了抵抗,她甚至能够预
感到,如果再被这小子这么抱下去的话,就不是只给他打打手枪发泄出来那么简
单了。
林伽强忍着心头的激动,松开了娇软的身体,笑呵呵的道:「好姨娘,只要
你帮我弄出来,治好了,孩儿绝对不会跟爹说的!」
肖青璇羞愤的瞪了他一眼,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胆大包天,连自己的姨娘
也敢下「狠手」,心头又是羞愧,又是紧张。听到他说不告诉林三,心里反而产
生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跟着又在心里否认道:我怕什么?我、我不过只是帮他治病而已,只是想帮
自己的儿子,治好夫君的儿子!嗯,就是这样的!
可是,这样的想法,肖青璇其实自己也不能相信!
「好了!还不躺道床上去!快点,我警告你,我帮你可以,但是你只能躺着
不动,不准我帮你……时,对我动手动脚!」
林伽听着高贵的姨娘色厉内荏的语气,嘿嘿的笑着,也不争辩,乖乖的躺在
床上。
而自己则跪坐在林伽跨前,娇美的脸庞却浮上了一层红晕,如此大胆的抓住
这根不属于自己的肉棒,尽管她也算是林伽半个娘亲,还是忍不住的一阵羞耻,
手里的肉棒无比的粗胀,青筋鼓鼓的样子让她心跳急速,火热的温度使得她不禁
的慌乱不堪。
恍惚间,肖青璇甚至迷迷糊糊的想到,要是让这个粗大许多的东西插一回自
己空虚饥渴的蜜穴,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这样的想法,让她猛然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经不起诱惑来了?
这个少年,明明就是相公的儿子,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耻丢人的想法?
肖青璇那娇美动人的成熟脸庞,一下子变得血红,心中暗恨林伽,要不是他
白天胆大包天的猥亵自己,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么敏感?
「噢——好爽!」
肖青璇被林伽这突然的一声呻吟羞得差点就放手了,只不过才上上下下撸动
了十几下,肖青璇差点就羞耻的进行不下去了。
「别哼哼……难、难听死了!」
羞红着脸的肖青璇一双眼儿几乎快要哭泣,该死的林伽看中了自己不能拿他
怎么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她。
「噢噢,不行啊……姨娘,你、你弄的孩儿我好爽……不叫不行……噢噢!」
林伽此时的脑海里幻想着美艳的肖青璇赤裸裸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干得哀羞浪
荡放声娇吟的样儿,忍不住一阵心颤,壮着胆子伸出手去,以极快的速度扯开了
短衫最上面两颗扣子,在肖青璇一声低低的惊呼声中,隔着她性感无比的黑色内
衣,狠狠的抓握住一只被内衣包裹得无比丰满挺翘的玉乳,大力的揉动起来。只
不过片刻间,就将内衣揉成皱巴巴的一团,更是好几次险些将肖青璇的短衫给扯
破。
「啊啊……伽儿,你干什么?快、快放手!喔喔喔,你抓疼我了……放手啊!」
被林伽如此袭击,肖青璇吓得脸色发白,火热的手掌死死的抓住自己柔嫩的
乳房,刺痛憋闷的感觉接踵而来,刺激得她几乎一阵阵头晕目眩,差点就倒在了
床上。
可怜的衣服就这样被粗暴的家伙给弄得一团糟,精致的内衣也快要被他弄得
穿不成了。肖青璇奋力的挣扎,却无济于事,脑际猛然一震,突然间又一次回想
到白天那次被他顶着自己股间的场景,浑身一颤,再也没有了力气,双手也握住
了肉棒上,不再动作。
林伽无比兴奋,眼见就要到发射的边缘,连忙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抓住她的手
上下带动,屁股也随着大力的挺动起来,喷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突然间将肖青璇给一把拉得俯下身来,即将喷发的肉棒瞬间插进了黑色内衣
下的深深乳沟之中,猛烈的几次挺动。
「啊啊!你、你敢这样对我?你……啊啊,别射在我身上!混蛋……」肖青
璇惊慌失措之际,林伽终于脑袋轰然大震,狠狠的打了个摆子,肿胀无比的肉棒
终于到达了极限,滚烫而有力的热情,像是水箭一般,深深的发射在肖青璇丰满
无比的乳沟里。
「啊啊啊,射、射啦……哈哈哈,好爽啊!」
「你竟敢射在我胸上!你、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要你好看的!」哀羞愤
懑的肖青璇死死的咬着牙,狠狠无比的瞪着林伽,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保持
着镇定的神情打开房门而去。
第二天,林伽的房间里,传来了他一声惊喜的狂叫!
一觉醒过来的林伽只觉得精神百倍,梦里居然梦见了自己与高贵美艳的姨娘
颠鸾倒凤极尽缠绵之能事,将那位明艳娇媚的姨娘干得高潮迭起蜜汁横流,实实
在在是爽到蛋蛋都要爆了。
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自己的肉棒……黑压压的茅草下,那根精神
无比的肉棒竟是完完全全的恢复了原状。
林伽大喜,又用手在自己的肉棒上摸了几下……没有半点疼痛和异状,和没
受创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大喜若狂下的林伽,马上把侍女叫道屋里来,准备好好庆祝一番。可惜满腔
的热情立马被侍女的一句话给浇熄,心儿凉到了底。
「公子!主母临走前特意交代过,七天之内,绝对不允许你有任何的房事行
为,免得到时候伤势又复发!你还是忍一忍吧」
可是林伽哪里还能听这些,兴奋的大叫着把侍女推倒在床上「美人儿姐姐,
咱们来庆祝一番吧!」
「啊!不要啊……」在侍女羞耻的挣扎中,林伽翻身而上,瞬间将美人儿脱
得一干二净。
林伽将硕大的肉棒抵在侍女的蜜唇上那道紧嫩湿滑的蜜缝口处,腰肢猛然向
前一挺,噗滋一声,肉棒应声而入,两人下体发生清脆的碰撞声,肉棒深深的扎
进蜜穴最深处,紧紧的结合在了一起。
就在此时……屋门被推开了。
肖青璇看着两个赤裸裸的男女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一根粗壮可怕的黑红色肉
棒还有一小半露在外面,再也无法保持那股与生俱来的优雅娴静,脸色瞬间一阵
红一阵白的,无比羞愤的大叫道:「你……你们!」
林伽愕然,心头猛的一颤,就那么赤裸着身体,呆呆的看着神情复杂的姨娘,
一动也不动。
而侍女突然听到了主母的声音,吓得魂飞魄散,忘记了自己的蜜穴还紧紧的
夹着那根肉棒,一声尖叫,飞快的朝地上的衣服扑去。
由于蜜穴的嫩肉还死死的夹着肉棒,这么用力一拔一拉下,发出了清脆无比
的「噗」的淫靡之声。
「啊!」一阵剧痛从肉棒根部传来,林伽脸色瞬间惨白,大叫道:「哎呀!
又……又要断了……」
肖青璇赶忙上前准备查看,谁知林伽像是忘记了胯下的伤痛,居然飞快的扑
了上来,将肖青璇给一把搂住。并嘱咐侍女出去,不许说今日之事。
等肖青璇回过神来时,已经是林伽被丢在了床上,连忙奋力想要挣扎起来,
却被眼明手快的林伽给压在了身下,丰硕的美乳被林伽的胸膛压成了两团扁塌的
面饼似的,下身的裙摆在挣扎扭动中被林伽的腿挤得向上缩回了不少,大片丰腻
细嫩的大腿肌肤也跟着露了出来。
「放开我!我是你的姨娘,你、你不能再这么对我,我要生气了!」
眼见挣扎无效,肖青璇又羞又急又怕,开始大声的斥责林伽。
「嘿嘿,姨娘,你怕什么,昨天我们还不是这么玩过了,又不见你怎么生气?
哇,你的奶子好大呀!让孩儿揉揉!」
林伽坏笑一声,一只手按住了肖青璇的肩膀,一手则伸进了裙子的胸口位置,
一下子就抓住了一大团丰腴肥美而又无比柔韧的美肉,入手的感觉,竟是一只手
也抓不过来。
林伽心头暗暗称奇,姨娘的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啊啊!你、你放手……你想干什么?不、不可以……我是来给你治病的,
顶多像昨天那样帮你……啊啊,抓痛我的胸了,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真的要生气
啦!」
被大胆的少年如此深入的摸索揉弄自己的乳房,弄得肖青璇心儿一片慌乱惊
恐,大声的呵斥着不知好歹的少年,一只手死死的抓着入侵的大手,想要把它扯
出来,可是除了扯得让自己的乳房更加觉得刺痛外,一点作用也没有。林伽一阵
揉捏摸索,突然间醒悟过来,自己摸了这么久,竟然没有摸到胸罩的痕迹,而是
直接的摸到了一只硕乳,难道是这位高贵的姨娘没有戴胸围?
林伽嘿嘿笑道:「亲爱的姨娘,原来你这么开放,连胸围都没有穿……嘿嘿,
不过嘛,今天孩儿我可不会满足昨天那样的接触了,想不失身的话,就得听从孩
儿的吩咐!」
肖青璇一听到失身两个字,脑际轰然一阵,浑身突然发软,一股极度羞耻的
感觉在心头滋生,自己都不明白今天为什么会突然间不穿胸围出门!
难道是因为昨天被这个混蛋猥亵过的原因,自己就……肖青璇身子猛然一颤,
胸部蹂躏着的大手倏的一紧,蜜穴里一阵悸动,一股热流就那么从羞耻的蜜道里
悄悄涌现出来……肖青璇心头无比的凄苦,昨晚那次意外的看到那可怕的肉棒,
满脑子都是那根粗长硕大的东西的影子,如今被那根肉棒的主人稍稍触碰,身体
就无比的饥渴敏感,很想就这么沦陷下去算了……可是,女人本能的羞耻感和林
三的身影时刻的提醒着她,身上这个充满了魔力的少年,是自己相公的儿子……
「好、好……我答应你!你快点先放手!说说你的条件!」
羞愧无地的肖青璇心中充满了愤恨,却又不得不服软的说出让她脸红心跳的
话来。
林伽嘿嘿一笑,万分不舍的从那只丰硕的美乳上撤离了手掌,点头道:「这
样吧,孩儿给你两个选择好了,一是用你这张迷人的嘴儿帮孩儿把精液给吸出来,
二嘛,让孩儿在你这双美丽的腿儿中夹着来个腿交发泄出来,你自己选吧!」
肖青璇气得想要晕过去了,如果自己真正有选择的权利的话,她会毫不犹豫
的选择将这可恶的家伙胯间那根肿胀无比的肉棒给生生扯断吃下肚去。
可惜,这个男人是自己相公的儿子,她绝对不能够伤害到他。可是,为什么
这个可恶的家伙偏偏就忍心来伤害自己的姨娘呢?
矛盾无比的肖青璇实在无从选择,口交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做过,想一想
都觉得恶心无比。
腿交这一说法,还是今天首次听到,似乎就是用双腿夹着男人的生殖器摩擦
射精吧?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危险,可是,万一这个家伙插腿插得兴起,一下子插
到自己蜜穴里面去,那可就完蛋了!
眼见羞愧无比的肖青璇迟迟没有选择,林伽失去了耐心,再次抓住肖青璇胸
前丰挺无比的美乳,大力的一揉,低喝道:「姨娘,孩儿可是给你机会选择的,
是你自己不珍惜……我数三声,你要是还不作出选择,孩儿我就直接插你的蜜穴!
一、二……」
「等等……」听到对方说出了「插穴」这样的话,肖青璇浑身猛然一颤,吓
得脸色都白了,连忙点头道:「我选,我选!」
「那你选啊,选什么?」觉得下体肉棒已经肿胀硬挺不堪的林伽焦急的催促
道。
「我、我选……腿、腿交!不过我有个要求!」哀羞悲愤的肖青璇不得已,
只得说出了答案,给他口交自己是万万不愿意的,而且那么恶心那么粗肿的东西,
怎么可能插得进嘴里?还是选择腿交安全一些,只要自己随时保持警惕,不让这
林伽有机会插进去,还是能够接受的!林伽微微一愣,不耐烦的道:「什么要求?」
肖青璇羞愤无比的道:「腿交可以,但是你不可以脱……脱掉我的内裤!」
「好!」
林伽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下来,毕竟自己下体的肉棒肿胀成这个样子,能不
能插进蜜穴里还是个问题,就算是能够插得进,要是不小心又弄伤了肉棒,伤上
加伤,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丝遗憾。不能脱内裤,就代表到看不到自己姨娘的
神秘小穴儿是一副怎样迷人的样儿了!
抛开了心头不切实际的念头,嘿然一笑道:「哈哈,姨娘,你准备好没有?
孩儿我可是要来啦!」说罢,林伽身体倏的下移,来到了肖青的下方处,将她一
双柔软而圆润的白皙腿儿抬起啦,双手握住美腿的腿弯,用力一分,裙子就被扯
得卷了上去,露出了一件纯黑色的真丝小内裤,闪动着幽深诱人的光泽,然后将
她的腿儿尽量向上抬起,又将它们闭合上,让柔软的大腿紧紧的夹住自己肿胀无
比的肉棒!
「啊……好烫的东西……」无比羞耻的肖青璇哀怨的瞪了林伽一眼,感受着
腿心里夹着的那根可怕肉棒的硬度和恐怖的粗度,实在是心慌意乱。
「嘶……好爽!姨娘,你的腿儿好软好光滑……夹得孩儿爽死啦……」林伽
无比的兴奋,双手大力的握着顺滑无比的美腿,肉棒开始有力的在这双紧紧夹着
的软嫩腿儿里飞快的抽插了起来。
奇异独特的感觉,绝对不比插穴差多少。特别是看到身下高贵的姨娘哀羞愧
疚的神情,更是让他无比的激动!
「混、混蛋……你这无耻的混蛋!哪有这样欺负……你姨娘的」哀羞的肖青
璇差点想要晕过去,这个可耻的混蛋,柔软的大腿内侧紧紧的夹着那根粗大肿胀
的东西,实在是太让她心慌意乱了,滚烫的东西在自己柔软的腿儿里抽插的那种
麻痒难耐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肖青璇羞耻无比的感觉到,被林伽肉棒这么一番插弄大腿,蜜穴里流出了可
耻的阴液来。
而林伽则是迅速的发泄,一边插一边心想:妈的,这双腿实在是太舒服了,
噢噢,好爽的紧夹感……啊……!
不好!林伽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刻意控制的身体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迅速的
到达了要喷发的边缘……死死的咬着牙,发出舒服的哼哼,林伽大力的抽插着,
用尽全力摩擦着肖青璇的大腿内侧娇嫩无比的肌肤。
就在要喷发的那一刻,林伽突然心头生出一丝邪恶无比的念头,大叫一声道:
「姨娘,哈哈……我、我要射啦!」
林伽猛然间发力,硕大粗长的肉棒突然间挣脱了紧凑大腿的束缚,一下子滑
到了底,来到了高贵美妇的腿心里,龟头就那么隔着小巧的真丝内裤死死的抵住
了蜜穴口,大汩大汩的浓精,飞射而出!
「啊啊啊……你、你这个混蛋!你敢对着我那里射精!啊啊……好烫,我、
我要杀了你!」突然被滚烫的热精射得发出兴奋的欢呼,哀羞无比的肖青璇发出
了哀羞无比的尖叫,控诉着少年的胆大妄为。
大汩大汩的精液,就那么渗透过内裤,一小部分精液,还悄悄的滑进了娇嫩
无比的蜜穴里。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以后,林伽无比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悸动过后的肖青璇则是神情无比复杂的看着睡觉时像是婴儿一般可爱的少年,
心头矛盾又悲愤,谁想到这么短短的两天,自己就被这个相公的儿子给猥亵了个
遍,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要是不快点想个办法摆脱他的纠缠,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这个少年给毁了。
等到自己真被他插入的那一天,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是相公的儿子,自己怎么能和他发生那种关系?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
竟会产生一种羞耻的期待呢?难道真的是被那根可怕的肉棒给震撼住,深深的迷
恋上了那种羞耻不堪的迷乱感觉吗?
这、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肖青璇为自己心头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期待感到
无比的羞耻,自己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连忙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剧痛传来后,肖青璇总算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
将凌乱的衣服整理好,不敢再看床上的少年,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几天后……
在往肖青璇房间的路上,林伽心里暗暗疑惑,不知道那位高贵的姨娘找自己
去,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前几次自己那般猥亵她的身体,做出许多过分的事情,她不会是想趁机报复,
等自己到了她的房间,暗中就会飞出一把剪刀,把自己给「咔擦」——剪了吧?
就在这样的疑惑不解中,林伽到了肖青璇房间的门前。老老实实的敲门。
片刻之后,门打开了,现出了高贵的肖青璇的身影,随意的看了林伽一眼,
华美高贵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道:「来了?进来吧……我去补个妆!」
林伽皱了皱眉头,刚刚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闻到了一丝微微的酒香之
气,等到肖青璇开口叫他进去的时候,那股酒气简直是扑鼻而来,让他十分的确
定,自己这个高贵的姨娘,今天一定是喝过酒!
肖青璇并没有等林伽走进门然后关门,而是打开门后,就自顾着转身朝着客
厅内的一个小房间走去。
林伽没有出声,一对色眼,一直死死的盯着往房间里走去的肖青璇摇摆不定
的臀部,心霍霍急跳,暗想:姨娘的奶子真是好看,还有她的大屁股,真想上去
狠狠的抓上一把……唔,不知道姨娘的蜜穴是什么颜色的?嘿嘿,应该很美吧?
几分钟过后,肖青璇从小房间里走了出来,袅袅娜娜的朝着林伽走过来,随
意的在他身旁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去,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显出无尽的诱惑。
林伽不时的偷看一看身边高贵的姨娘,闻着她身上时有时无的香气,心痒痒
的难受,想到了自己是被她主动叫上门来的,忍不住问道:「姨娘,你这么急把
孩儿叫过来,有什么事么?」
脑子里微微有些酒意的肖青璇一愣,心想:是啊,我本来是想找个人陪我聊
天解闷的,叫林伽来干嘛?
肖青璇禁不住的有些迷糊,自己是不是最近脑子出了问题了?
自从前些天夫君去新罗后,总是想着帮林伽手淫过的事,……天哪,自己这
都干的什么事啊?
自己这几天总是会不觉的想到林伽,想到他那根可怕的肉棒。
想到这肖青璇脸儿上的红晕又重了一层,细长的眉儿微微一皱,叹道:「只
是这些天心里有些烦闷,想找人说说话解闷。」
林伽呵呵一笑,突然间伸手过去,一把将她给搂住,一个转身,狠狠的将丰
腴动人的娇艳身体紧紧的按在了一旁的高大木台上,伸手进去,死死的抓住了一
只无比肿胀饱满的玉乳。嘴里哈哈大笑道:「姨娘,你的大奶子,捏着好舒服啊,
真是迷死人啦!」
肖青璇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感到自己胸口传来那一阵阵刺激感觉,近乎
求饶似的呻吟道:「伽儿,不要呀!」
肖青璇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可是在林伽强有力的大手抚弄自己的这对球形美
乳,却给身体带来极强烈的快感,乳房本就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被他这么
手法娴熟的一揉一捏,那种身体很自然的生理反应便随之凸显在他的眼前。
肖青璇还要哀求婉拒,却见林伽的俊朗的脸庞在眼前无限的放大,下一刻,
就被对方一记火辣辣的吻封住了嘴。
林伽情不自禁的捧起肖青璇艳色诱人的粉脸,开始在她性感无比的小嘴上进
攻,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撬开了肖青璇那雪白的贝齿,粗糙的大舌头勾住那释放
出无限醉人芳香的小香舌,一顿大力的吮吸。
「嗯唔——不要!」
林伽只觉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经膨胀得快受不了,颤抖着手掌慢慢的掀起肖
青璇身上宽松的衣衫,快要卷至她的柳腰之际,肖青璇猛然间回复了一丝清明,
眼见对方就要掀开自己的衣服,情急下,猛得用力一推林伽,然后随手就是一巴
掌打了过去。
「噼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林伽的脸上,让他清醒了不少。
林伽不甘的捂着自己微微发疼的脸看着肖青璇。
只见肖青璇呼吸急促、媚眼如丝、似怒还嗔,神情无比的娇媚而哀婉,忍不
住看得呆住了。
肖青璇看着林伽呆呆看着自己的怪样,心里立刻就后悔打了他这一巴掌,自
己都弄不清楚为什么会后悔,明明是他对自己无礼在前,难道自己不应该打醒他
吗?
可是,打过了他之后,看到他呆呆望着自己出神的样子,肖青璇又不知道该
说什么好,或者是明白自己无法弥补这记耳光对他内心的伤害,只好主动的抱着
他的脖子,拿开他捂着脸颊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那片被自己扇过之后微微有些
发红的脸庞,眼中冒出了淡淡的柔情,颤声道:「伽儿,姨娘……不是故意的,
很疼吗?对不起……」
林伽被这一巴掌扇得不知所措也不过就是短短的片刻,眼见姨娘突然又主动
的搂住自己的脖子,心中十分的疑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轻轻
的摇了摇头后,林伽决定再试一次。
看着眼前那张半开半合微微喘息的红唇,忍不住又低下了头,吻住了这张火
热的嘴唇。哀羞又羞愧的肖青璇再也没有出手打人的勇气,又一次被热情霸道的
嘴巴吻住后,迷人的脸颊犹如火烧一般滚烫,妩媚的眼儿抹过了一丝迷离。嘴里
不断发出咿咿唔唔的诱人声音,一双纤美的手臂终于是情不自禁的紧紧箍住林伽
的脖子,享受着禁忌一般的亲吻。
林伽吻得忘形,闲不住的色手又开始继续向肖青璇的下身移动,汹涌的欲火
在心中燃烧着,促使着他开始得寸进尺,双手抚上肖青璇光滑美腿,一步步的向
着她的蜜处前进……
肖青璇心头猛然一惊,柔软的身子不可抑止的颤震着,眼看就要让林伽得逞,
肖青璇突然收回搂住对方脖子的双手,飞快的紧紧抓住可恶的少年想要侵犯自己
下身羞耻蜜穴的色手,急促的喘息着,丰硕的美乳不住的起伏,嘴里发出呢喃的
哀求之声:「伽儿,不要!不、不行的……你不要这样!」
林伽耐着性子,温柔的看着羞耻哀怨的肖青璇,柔声说道:「姨娘,我喜欢
你!我要你!你就不要再犹豫了……现在就给我吧!」
肖青璇羞愧得不行,这个可恶的混蛋,居然敢把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说得这么
温柔自然,天哪,他的脑子里究竟有没有一点人伦的观念啊?
哀羞的肖青璇压抑着心头澎湃的欲火,用力的摇头,颤声道:「伽儿,不行
的!我、我们绝对不可以这样子!求求你了,收手吧!」
林伽一听,立时急了,非常不满的大声说道:「姨娘,你现在才说不行,这
不是耍我嘛?你看看,我这棒子,都快难受死了!」
说完,林伽便一手拉住了她纤柔的手儿,按到自己那早已经已经高高搭起帐
蓬的裤裆处。
肖青璇羞红了脸,心头无比的忐忑慌乱,手里握住的那根可怕的肉棒,虽然
还隔着一层裤子,却已经让她无比的恐慌其坚挺的程度。
想到这根可怕的东西将会带来的灾难,芳心更是心如鹿撞。脑海里不禁又会
想起上次不经意发现他与侍女偷情的一幕,那根粗长恐怖的肉棒一次次的在侍女
紧小羞耻的屁眼里进出的场景,深深的印刻在了她成熟而寂寞的心房!
如果这根滚烫的巨硕肉棒要是真的插进了自己娇弱蜜穴,会是怎样的一番景
象?是不是会很舒服很舒服?啊——不不,不行的,我怎么可以这么淫荡,这种
事情也敢去想?
「可是,我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啊……再说,如果我们真的……」哀怨娇羞
的肖青璇还没说完,林伽的色手又再度摸到了紧实挺翘的美臀上,不住的挑弄着
深深的臀缝,弄得她芳心大乱,忍不住又开口求饶:「求求你,放了我吧!」
林伽坚决的摇头,双手发力,将哀羞无比的肖青璇转了过去,胸膛紧贴着她
娇柔平滑的后背,胯下粗长的肉棒隔着裤子贴近她的挺翘美臀狠狠的顶撞了一下,
一下子就插进了那道迷人的臀缝之中,双手大力的抓揉着美妇的丰挺美乳,笑呵
呵的道:「姨娘,你说这些没有用的,孩儿我今天是要定你了!」
肖青璇被他摆布得有些迷糊了,饥渴的身体禁不住的颤抖着。朦胧之间,突
然觉得身后紧贴着自己的少年胯下那根坚挺无比的东西准确的顶进了自己的臀沟,
摩擦着沟壑下方的蜜穴,虽是隔着衣服,但那铁棒一样的东西顶撞研磨着自己娇
嫩蜜穴的滋味还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可怕……肖青璇自然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
是什么,可惜她已经被那根肉棒磨得浑身发软,羞耻的蜜汁都悄悄的涌现出来不
少。
如果再这样给他轻薄下去,空虚难耐的身体迟早是会忍受不了对方的挑逗的,
那个时候,后果真是不堪想象了!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肖青璇大力的扭摆着丰腴的肉臀,颤抖着声音低斥道:
「好了,伽儿,你不要太过分啊!我、我真的快不行了,放过我吧……」
面对着哀羞无比的肖青璇频频求饶,林伽也忍耐不住了,用行动告诉了对方
他的决定。
林伽稍稍的退了一步,单手控制住不住挣扎的肖青璇,另一只手先将对方的
衣衫一把掀到了腰部,然后抓住白色的小巧内裤,飞快的拔了下来,一直拉到了
对方的脚踝上,用力一扯,完完全全的离开了肖青璇的身体。
「啊!伽儿……干什么?快把裤子还给我……不要啊!求求你!」眼见对方
不顾自己的反对,居然已经强硬的把自己的下身脱得精光,肖青璇吓得脸色大变,
惊慌而焦急的大声叫喊起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林微笑回应着慌乱的肖青璇,坚定的控制着对方的
身体,单脚插进了肖青璇修长的双腿间,将她一双腿儿给强行挤开,露出了神秘
而娇美的淫湿蜜穴,笑道:「姨娘,你就不要再反抗了,没用的!嘿嘿,你的小
穴真美,让孩儿我好好看看……」
「啊——不要!混蛋……你不能这样!」肖青璇的斥责道,却无力挣脱开对
方的身体的控制,只得的双手支撑着椅子,以防滑倒,一边慌乱而紧张的扭动着
丰腴挺翘的肉臀。
林伽激动的低下头去,细细的观摩着美艳的姨娘神秘的花园。
林伽心头无比的兴奋,嘿嘿笑道:「姨娘,实在没想到,你都三十多岁了,
蜜穴还像是少女一样鲜嫩……哈哈,看看这两片小肉唇,嘿……和你上面的小嘴
一样的性感动人……唔,让孩儿我来品尝一下吧!」
说完,没等对方反对,自顾着低下头去,一口含住了早已经淫汁点点的娇嫩
蜜穴。
「啊啊啊……住嘴啊!你、你怎么能这样……噢噢……那里、那里脏的……
啊啊啊……快点松开嘴,不要……啊啊啊……」最羞耻最敏感的蜜处被嘴巴吸住,
肖青璇几乎被刺激得快要疯掉了,脑袋不住的摇晃,大声的呼叫着,哀求着!
看着姨娘在自己的舔弄下强自收缩的娇美蜜穴,林伽心头大为兴奋!眼前的
蜜穴每收缩一次,他就大力的吮吸上一回。
如此的来来回回几次收缩舔舐之后,肖青璇终于没有了半点力气,只得任由
林伽玩弄自己羞耻的蜜唇,苦苦的忍耐着那一阵阵简直要人命的悸动。
在这样的刺激下,肖青璇终于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了!看着姨娘不再挣扎也
无力斥骂,林伽明白她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抵抗,心头无限的惊喜,总算是到了自
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了!「啊啊啊……小混蛋……你、你要害死我啦……喔喔
喔……饶了我吧……我不行了……」在一声比一声短促而惶急的呻吟和哭泣中,
肖青璇用自己的一只脚不断地勾紧林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是主动把羞耻
的蜜穴紧紧的往对方的嘴巴上凑去,像是想要整个塞进他火热的嘴里一样……
感受到迷恋的高贵美妇如此狂热反应,林伽突然间离开了肖青璇的蜜穴,在
对方羞耻而微带失望的不解神情下,一把将她整个抱起,放到了床上,抄起一双
迷人丰腴的腿儿,将胯下淫湿的蜜穴凸显出来,再次低下头去,更加大力地舔舐
吸嘬,偶尔还用牙齿轻轻的咬磨那里鲜红的敏感肉蒂,一次次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啊啊啊……好、好弟弟,好伽儿……啊啊……好难受……喔喔」肖青璇更加的
迷乱了!不久前还若有若无的挣扎和哭泣已不知忘到哪里,脑海中只有带给她无
限刺激的那张大嘴和灵活的舌头!
嘴里虽然大叫着不要不要,身子却一次次的用力上挺,迎合着对方舌头的深
进……肖青璇茫然地哀吟着,迷乱的快感使得她心神迷醉,高贵优雅丰腴的娇躯
在林伽挑逗调弄之下,正淫乱的扭曲着,展现着成熟的身体那特殊的魅惑力。
「喔喔喔……混、混蛋……我、我被你害啦……被你害死啦……啊啊啊……
我、我要死啦,真的要死啦……」肖青璇突然间尖叫一声,身体猛然僵硬起来紧
紧的绷紧,空虚饥渴的子宫开始猛烈抽搐,大汩大汩的阴水花蜜遽然喷发而出!
竟然是被林伽就这么舔弄下达到了高潮的境地!
肖青璇死死的仰起脖颈,眼儿一片迷离,红唇不住的张合,大口大口的喘息
着,好半晌,绷紧挺起的身体才软软的瘫了下去,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
而林伽兴奋的抬起头,欣赏着肖青璇的阴精花蜜不断涌出穴口,沾湿着光洁
肥腴的蜜穴,心中充满了奇特的成就感!
林伽强忍着激动,努力保持着平稳的心态,从容的将肖青璇的衣服脱下,嬉
笑着抓了一把颤颤巍巍的雪白球形美乳,继续抚摸着她身上光滑柔软的皮肤……
「伽儿,不要这样!求求你了……」看到了强壮的少年继续在自己身上爱抚
着,美艳的妇人预感到了什么,终于可以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
林伽没有理会,一只手爱抚着肖青璇全身各处敏感的部位,一只手抓着她一
只挺拔丰满的玉乳,手法十分娴熟地揉搓着弹力十足的乳肉,指头拨弄着挺翘的
嫣红奶头。
「恩……」受到如此的挑弄,敏感的肖青璇无法压抑从鼻尖发出甜得发腻的
呻吟声,随着敏感乳头上手指拨动的节奏而生涩慌乱的扭动起来。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反应,却是身不由己,这可恶的小混蛋,手法
实在是太高明了,只不过就是那么几下拨弄,肖青璇就已经受不了,隐隐的快感
又从胸口传进心头。
「喔喔……伽儿,到……到此为止吧……啊啊,我们不能再……再错下去了
……噢噢噢,轻点啊……」
而此时的林伽猛然间两指合并,飞快的刺入了肖青璇那道紧凑的蜜穴口之中!
「啊啊啊……穿、穿了……噢噢噢,你、你好狠……弄疼人家了……」如此
强烈突然的手指插入的刺激,使得肖青璇像是中箭的天鹅一般,高高的仰起脖子,
发出一声尖锐而无比悲戚的哀鸣。
见到成熟美艳的姨娘淫浪的蜜潮来得如此强烈,几是整个人都瘫了,林伽心
头无比的兴奋而有成就感!是该道插入的时候了!
林伽悄然脱掉自己衣服,胯下的硕大肉棒冒着热腾腾的气息,跪坐在娇软无
力的肖青璇身前,激动地扶着肉棒的根部,抵在了肖青璇娇嫩无比的淫湿蜜穴口
处,嘿笑道:「姨娘,孩儿可是要来啦!」
「啊——别、别插进去啊!不要——」感觉到即将失贞的危险,浑身无力的
肖青璇满脸的仓皇,惶急无比的大叫着,眼见着硕大的肉棒就抵在自己的蜜穴口,
肖青璇简直像要就此死去算了。
回答她的,是林伽腰部发力,狠狠地一挺!
「噗!」粗硕无比的肉棒顺着淫湿的蜜道,狠狠的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破、破了……啊啊,你、你好狠的心啊……」再次感受那那
股近似于破裂一般的充实肿胀的快美插入感觉,肖青璇刺激的几乎要哭泣!天哪,
被插入了……终于被插入了!自己居然被自己相公的儿子大肉棒给狠狠的插入了!
「哈哈哈!姨娘,我终于插入你啦!没想到你的蜜穴,这么奇妙啊,爽的孩
儿我都想要射了……」林伽大声赞叹着,俯伸下去,在肖青璇耸挺丰美的硕乳上
张嘴就含,对着娇嫩挺立的奶头吻吮不休,双手还在乳下挤捏拱挺,让口舌的动
作更加方便。
「啊啊啊……混蛋……我、我被你毁啦……噢噢噢,你太大太长了……啊啊,
舒服……」肖青璇羞耻的大声呼叫,这一刻,什么矜持,什么羞耻,都忘记的一
干二净。
感觉到蜜穴窒腔内插入了让人心乱如麻的硕大肉棒,肖青璇像是久旱逢甘露
般迅速挺起了美臀,双手抓紧床单,死死的将身体送出去,嘴里再次发出一声娇
媚无比的哀鸣。
「嗯……你、你填满人家了……混、混蛋,还不快动一动……噢噢噢!」
而林伽手扶着肖青璇,用粗长的肉棒把她高高的顶起,然后突然撒手,让她
在尖叫声中落下来,肉棒狠狠的扎进玉蚌一般的花芯口里,插得肖青璇狠狠的一
颤。就是这样的姿势,林伽一鼓作气,接连不断地猛烈抽插近十分钟!「啊啊啊
啊啊……伽儿……你、你好狠的心啊……我、我受不了啊……慢、慢一点……噢
噢噢,你扎到我心尖了……」肖青璇摇晃着脑袋,凌乱的秀发随风飞舞,玉面一
片迷离,嘴张得大大的,不住的喘息,无论理智如何的控制,还是一声声的从喉
咙深处发出荡人的羞耻呻吟。
林伽的肉棒打桩一般飞速的运转,干得淫靡的蜜汁汩汩的冒出来,嘴里无比
得意的大叫着:「嘿嘿,姨娘,这才刚刚开始呢!噢——你的穴……喔,夹得孩
儿肉棒好紧,哈哈……」
肖青璇被林伽的话说的羞耻欲死,粗大的肉棒将她饥渴的身体完全的开发了,
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喊停。
「噢噢噢……混、混蛋……不准取笑人……噢噢噢……等、等我恢复了……
看我怎么……阉了你……啊啊啊啊……轻点啊,你、你是故意的……」
看到肖青璇的激烈反应,林伽干脆的把粗大的肉棒全根插到底,又猛然拔出
只留了半个龟头,然后再次全根插到底,一次比一次快速、一次比一次猛烈!
林伽心里很想要比比看,这位美艳的姨娘是否也会彻底沉醉在粗暴的奸淫中,
跟自己的娘亲相比,谁崩溃得更快?
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如此粗长可怕的肉棒以及如此狂野霸道的抽插,蜜穴里的
蜜汁被不断的搅动着溢出,使得肖青璇的欲火越燃越旺!她不仅没有崩溃,反而
以更大的力量挺送胯部,近乎不知羞耻的迎和林伽的奸淫。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原、原来做、做爱……这么舒服……啊啊啊,
顶得好深……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噢噢噢……伽儿……我、我要被你操死啦
……」
这一刻,沉醉于迷人肉欲的高贵美妇,完全忘了正在猛烈抽插她娇嫩蜜穴的
肉棒,是相公儿子的,迅猛席卷而来的性快乐完全占有了她所有的思维,嘴里身
不由己的叫出最羞耻不堪最放浪无比的哀吟。
林伽深吸一口气,调整姿势,肉棒又从肖青璇蜜穴口上方朝下斜斜插入,卡
进子宫口的龟头旋转着顶磨向子宫口上方的位置,然后挑弄一阵,又从蜜穴的下
方抽出,如此反复不已,连续不断的迅猛动作,给予肖青璇最强烈的冲击!
「啊啊啊啊……不要磨、磨啦……磨死人啦……噢噢噢噢……混蛋……受不
了啊……」肖青璇哪里经受过如此奇特的抽插方式,蜜穴里每一个角落都被排山
倒海一般地搅动碾磨着,奇异而汹涌的快感,刺激得她连续不断的尖叫。
原本瘫软在床上上的双腿像是被注入了兴奋剂一般,紧紧缠到林伽的腰上,
双手下意识的伸出,抓着他上身紧紧搂向自己!
发觉了自己这个动作带来的强烈效果,林伽嘿嘿笑着,连续不断地摆动屁股
后,忽然狠狠地直插几下,每一下都深深的扎进了子宫深处,几乎把肖青璇插得
魂飞魄散,使得肖青璇叫得更加的哀怨。
「混蛋……我、我要被你玩死了……你、你好……啊啊啊啊……好可恶……」
在粗长硕大的肉棒连续不断的搅动直插进攻下,肖青璇一口气换不过去,尖
叫一声后,突然紧紧搂住林伽的脖子,死命地咬住他的肩膀又迅速松口。
被林伽这样羞辱玩弄,肖青璇虽想抗拒,却已是力不从心,尤其桃花源里那
满溢的泉水,令她着实羞不可言,肖青璇无力地偏过头去不肯看他,死命闭口不
发出声音,却掩不住被他淫邪逗弄时肉体的本能反应,那低低的娇声从小瑶鼻里
不住透出,充满了欲迎还拒的诱惑。
肖青璇压抑不住的哼叫无比的娇媚诱惑,虽然羞耻不堪,却又饱含了隐藏不
住的性感娇媚,林伽只觉得深插进蜜穴的肉棒着实硬挺的难受,很想要凭着自己
的性子大开大合,然而,此刻想要将姨娘的身心彻底征服,不能太过随意。
林伽一双手无处不到的抚弄在肖青璇的身体各处,深深的刺激着她已经紊乱
不堪的灵魂。「啊啊啊啊……」也不知被这粗长可怕的肉棒弄了多久,只觉得蜜
穴已经被插得开始发麻了。
肖青璇仅存的理智在身上恶魔般的少年大力的操弄下逐渐的崩溃,媚眼迷离,
眸子里隐隐可见娇媚之光,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丰腴柔软的身体在对方的揉弄下
无助地扭动,蜜穴中蜜汁汩汩而出,迷人的快感充斥着浑身的神经末梢。迷人的
美妇再也无法抑制,死死的咬着性感的嘴儿,胸口急促的起伏着,从鼻尖透出的
哼哼,越来越急切起来。眼见只要再这样被凶猛的淫弄一番,就要达到至美的巅
峰。
「啊啊……快、快点……要来啦……要、要来啦……」感受到姨娘蜜穴内突
然大力的挤压收缩,林伽立时明白对方是要高潮,连忙大力的一把抓住肖青璇胸
前不住晃荡的丰硕美乳,两指死死的掐住她艳红的硬挺奶头,下体肉棒的冲撞力
一次比一次大,速度更是快如闪电,抽插的幅度也更加的夸张起来,发出啪啪啪
的响亮撞击声。
「啊——」终于,在林伽最后一次深插进子宫口时,肖青璇发出长长一声哀
鸣,四只如八爪鱼一般死死的箍住了少年强壮的身体,子宫花房里开始猛烈的收
缩抽搐,清凉而浓腻的阴精就那么飞洒而出,被粗硕的肉棒搅动得四散飞溅。
「呼呼……姨娘,我也要来啦!」
感受到肖青璇已经高潮了,林伽就不再克制身体感觉,迅疾无比的大力抽插
一番后,腰背发麻,肉棒猛然间膨胀起来。
「啊——混蛋,出去……不要射在里面……啊啊啊……烫死了,混蛋……」
惶急不安的肖青璇还没有把话说完,林伽大吼着开始爽爽的喷发,大汩大汩滚烫
烫黏糊糊的精华飞射而出,全部射进了肖青璇娇嫩的子宫里……
~~ ~一年后!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上!
只见一匹疾驰的马儿之上,马背之上的两人上身只穿着薄薄的衣衫,下身赤
裸。
一位雍容华贵的少妇跨坐在少年赤裸的腰身之上,下身娇嫩的小穴紧紧夹住
少年粗大的肉棒,一上一下地轻柔而有节奏地运动着。
「快……喔……好痒……唷……爽……快插……插吧……使劲……哦……呀
……爽死了……用力……噢……舒服……好厉害……哦……呀……快……」
「姨娘……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啊……」
少妇堪堪忍耐而又令人销魂的呻吟声不时从草原深处传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