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录】(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1
光阴似箭,转眼间五年过去了,又到了阳春三月的季节。却说这一日,七情
山脚下的山路上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只见那高个子足有两米来高,矮个子
亦大约有个一米八以上。这二人都披着小褂,腰系裆布,露出十分健壮的肌肉块。
不同的是高个子皮肤很光滑没有一根体毛,呈黑青色,而矮个子有着浓密的灰色
体毛,身后裆布下还伸出条毛茸茸的灰色大尾巴来。再看他俩的脑袋,可真唬人
一跳:那高个子脑袋尖尖的,两眼细长、鼻子极矮,鼻孔也是细长的,而矮个子
则是个灰色狼头。这二位显然不是人类,而是蟒蛇精和灰狼精。
「哎呀,走了这么久的路,真是渴死了!」高个子蟒蛇精一边飞快地走着一
边说道:「咱们找点水喝吧!」
「可不是!嗓子眼都冒烟了!」灰狼精拖着条长长的舌头,喘着气应道:
「要不是那四个催命鬼,咱们何至于这大热天的像个丧家之犬似的赶路啊!」,
说着只见他头顶上两只尖尖的狼儿竖着,向四周不停转动。
「像?咱俩就是丧家之犬呐!奶奶的,咱们大王也是晦气,落到那猴子手里!
咱俩能保住这条命就是万幸了!」蟒蛇精絮絮叨叨还想说,灰狼精把手一指道:
「我听见水声了!在这个方向!」
「是嘛!?咱们快去喝点水再走!」蟒蛇精说着,二妖偏离了山路向林子深
处走去。越走水声越响,最后他们来到一道木栅栏前,水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奇的是除了水声还有女子的说话声也混杂在一起。二妖透过栅栏缝往里张望,影
绰绰的只见一片雾气弥漫。岸边栽种着茂密的植物所以看不真切,只是偶尔能看
见白花花的女子身体在缝隙里一闪而过。
「好像是有女子在里面洗澡!」灰狼精瞬间就忘了喝水这茬儿,对蟒蛇精道。
「是啊?你能听出来有几个人吗?」蟒蛇精问。灰狼精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
道:「有两个人!哎哟~这小声音可真酥真甜呐!」,说着他简直口水都要流出
来了。
蟒蛇精也同样十分兴奋,他压低声音道:「咱们进去看看?」。灰狼精却道:
「她们好像快洗完了。我们绕到门口去先藏起来,等她们出来了跟上她们,到她
们家里去慢慢玩还不是美滋滋?」。蟒蛇精同意了,二妖蹑手蹑脚顺着栅栏前去
寻找大门,一会儿就走远了。
「姐姐,来了两只苍蝇。」水声正是从濯垢泉传出来的,而有福能泉里洗浴
的除了七情山盘丝洞的蜘蛛精们还能是谁?正在沐浴的正是蜘蛛精大姐英鸿和六
妹真儿,真儿察觉到栅栏外出现了两股陌生的气息,便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向英鸿
报告。
英鸿点点头,也轻声道:「私早就察觉了,刚才就暗中施法隔绝了气息。两
个小妖罢了,法力低微,察觉不到咱们的妖气。」
真儿道:「他们似乎不怀好意呢,怎么处置?」
英鸿冷冷一笑道:「哼。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反正这段
日子也是无聊透了,就跟他们玩玩儿~」,英鸿伏在真儿耳边说了阵悄悄话,真
儿不住地点头称是。过了一会儿,二女起身出了池子走上岸来,水珠顺着光滑无
比的肌肤滴滴点点滑落到地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她们在亭子下弄干身
体穿上了衣服。英鸿用幻术把自己和真儿都伪装了起来,使她俩看起来就是两名
布衣荆钗的普通人类女子,一切停当后二女走出了大门,投山路而来。
「她们出来了,快跟上!」早已躲在暗处守候着的二妖连忙远远的跟了上去。
他俩自以为做得隐蔽,却哪里逃得出蜘蛛精大姐英鸿的觉察。英鸿不禁暗笑这两
个小妖的愚昧,一边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边暗暗作起妖法来。
二妖眼看着两个女子走上了岔路,也跟了上去。只见岔路尽头有一幢瓦房,
瓦房四周用竹篱笆围成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种着几圃蔬菜。那两个女子推开篱笆
门走入了瓦房里。蟒蛇精没有任何怀疑就要冲进房中施展淫威,却被灰狼精喊住
了。灰狼精道:「说你傻你立刻就流鼻涕!人家两个女流,你这模样冲进去还不
给你吓死啊!到时候都没得找乐了!咱们得先变化一番嘛~」
蟒蛇精觉得有道理,便停住了脚步。二妖原地转了几圈开始变化。只见蟒蛇
精变作一个书生的模样,穿着长衫手摇纸扇;而灰狼精变作一个穿着戎装的军官,
腰上挂着腰刀。不过这二妖法力不高,变化得都不完全:蟒蛇精脑袋依旧是细长
的,青黑色的皮肤颜色只是变淡了些。而灰狼精那毛茸茸的大尾巴缩不回去,只
好塞进了裤子里。二妖变化好了,灰狼精抢先一步跑到房门前咚咚咚敲起门来。
「谁啊?来了~」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长得并不十分美艳但也算不得丑的
女子出现在门口。二妖不等女子让进,强行挤进屋内,灰狼精笑着抱了抱拳道:
「我俩是过路的,天实在太热,想来讨碗水喝!」
「姐姐,有两个过路人想讨水喝~」那女子冲里屋喊道。里屋门上帘子一晃,
走出来一个高个女子,正是用幻术化了妆的英鸿。她道:「不妨。你取水瓢来,
让他们自己去水缸里舀水喝就是了。」
真儿便到厨房里取了两个很大的水瓢递给二妖,又向墙角一指道:「你们自
己去舀水喝吧~」
二妖接过瓢来到水缸边各舀了一大瓢水,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一边喝,一
边瞥着两双贼溜溜的眼睛打量屋子和二女,他们打算一喝完水就立刻强奸了二女
然后将她们杀死吃掉。两个蜘蛛精哪还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算盘,故意作出好奇
的模样,水汪汪的眼睛不断向他们眉目传情。
「二位是哪里人氏?来此地有何贵干呀?」英鸿用带着颤音的绵软声调问道。
「我们是朱紫国来的,到这边来办点事情。」灰狼精一边喝一边答道。
「唷,那道儿不近呀~」英鸿道,心里却在暗暗揣摩「朱紫国」三个字,若
有所思。她又道:「二位远道而来,又都生得如此气宇轩昂,想必是来干什么大
事的吧~小女子能结识二位也真是缘分了~」
二妖一听,心中俱是一乐,心想这两个女子怕是对咱们有意思?那好啊,省
得等下使用暴力了。蟒蛇精色迷迷地盯着二女道:「嘻嘻~缘分?是什么缘分呀?」
真儿直接踱到蟒蛇精身边,与他只隔着一拳的距离,轻轻道:「这世上人这
么多,偏偏咱们能彼此结识,这不是就是缘分么?」,说着,一股如兰似馨的香
气钻进了蟒蛇精的鼻孔。
「是啊是啊!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难相逢。我看二位都是良善
之人,咱们应该多亲多近才是!我俩就叫你们妹子,你们叫我俩一声哥,如何?」
灰狼精喝完了水,一边说一边慢慢向英鸿靠近。英鸿却径直来到他的身边,牵着
他的衣角请他在炕沿坐下,自己也挨着他坐了,道:「嗯…哥…不知哥哥想怎么
跟妹子亲近呀?」
灰狼精早就按耐不住了,这就要动手动脚起来。只见他满脸淫笑,伸出一只
大手攥住了英鸿的小手,道:「妹妹两个都值青春妙龄,独自住着,家里又没个
男子,想必寂寞得很了。当哥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今天咱们就共享鱼水之欢,
好么?」
那边真儿也牵着蟒蛇精在炕上坐了,她道:「哥哥说的什么呀?妹妹听不懂
呢~」。英鸿也低下头,作出害羞的样子,说:「哥哥好坏呢…刚认了兄妹就欺
负奴等两个女流…」,这边说着话,那醉人的体香不断往二妖的鼻孔里钻。
二妖对视一眼,认为时机到了。他俩同时伸出双手摁住二女的肩膀,一用力
便把二女压倒在炕上,毫无章法地脱起二女的衣服来。二女假作不依,小手不停
捶击二妖宽厚的胸膛,却软绵绵的毫无力气,跟按摩似的。二妖还以为是人类女
子娇弱无力,不禁哈哈大笑,嫌解扣子麻烦,直接嗤啦一声将二女的衣服撕碎,
又将里面小衣扯掉,露出白嫩的玉体来。
「啧啧!这奶子!又大又挺!没想到荒郊野外也有如此诱人的女子。妹妹,
哥哥给你看一样宝贝~」灰狼精坐起身子,扯掉全身衣物随便一扔,骄傲地挺着
下身。只见他全身肌肉精壮,双腿之间如同灌木丛一般乱蓬蓬的毛发极其茂密,
中间一根又红又长的阴茎与小腹成锐角高高竖起如同鼓锤。英鸿见了却也暗喜,
心想:「倒也有个好大的行货~!就是不知滋味如何~」
一边的蟒蛇精也脱剥个精光,将一条红中带蓝还生着短小肉刺的粗长阳具搭
在真儿的小腹上不停摩擦,上边嘴一张叼住了真儿的一只乳蒂吮啄得吱吱有声。
真儿叉开双腿盘住蟒蛇精的腰,腰胯不断扭动着上顶,口中娇喘呻吟着。蟒蛇精
迫不及待就要抠关而入,他一双大手托住真儿的两瓣臀肉向两边分开,那鲜红的
唇缝也跟着张开了一道口子。蟒蛇精手握茎身,用带着肉刺的龟头挤开富有弹性
的花唇就要顶入。真儿却气喘吁吁道:「哥…别…你的…太粗了,妹子…受不了
哩!」
蟒蛇精嘿嘿一笑道:「妹子花径又细又滑,这才跟哥哥的大宝贝称得上是珠
联璧合呢!」他绷紧臀部,腰部缓缓用力,龟头一点一点挤开真儿的花径媚肉向
里推入。实际上如果真儿运功闭锁起阴道,以蟒蛇精的道行是根本插不进去的。
但她是有意引诱对方进入自己的身体,特意将花径松紧程度调整到一个临界状态,
使蟒蛇精既不至于畅通无阻一杆入洞又不会完全插不进来。
「嘶!好紧!真爽!」蟒蛇精全根插入。以往他颇以自己又长又灵活的阴茎
自豪,一般女子他插入一半到三分之二的茎身便会触底,这次竟然全部被真儿吞
了进去。他很久没有享受过整根茎身都被暖融融湿漉漉的淫肉完全包裹的快感了,
一瞬间竟有就此永远插在真儿花径内再也不出来的想法。他却不知眼前这两个娇
弱的人类女子其实是专以吞噬雄性精血为生的蜘蛛精,整套性器都能如意变化形
状,那销魂花径的长短自然也可变化。
蟒蛇精上身扑在真儿软绵绵香喷喷的胴体上,双手卡住真儿的腰胯,下边开
始做起活塞运动。真儿也有意配合着他,身子轻盈地起伏着,脸上泛起一丝难以
察觉的笑意。旁边灰狼精也进入了英鸿的体内与她短兵相接,他坚硬的小腹跟女
子下身相撞,震得英鸿丰满肥美的大腿肉都如波浪般直颤,一时间满屋都是啪啪
啪的声音二男二女四个妖精激情交媾了不到半个时辰,灰狼精和蟒蛇精觉得差不
多了。他俩对视一眼后同时凝神闭住精关,阴茎上方亮起两条短短的妖纹,抽插
的频率猛然间加快了一倍。他们打算把二女一举推入高潮然后用阳具吸取女子阴
精作为采补。二女跟着畅快淋漓地叫起了床,腰肢如蛇一般疯狂扭动,可就是不
见带出高潮的样子来。二妖面面相觑,只得继续加快抽插速度,不一会儿就达到
了极限,而二女却依然不见有什么要高潮的迹象。
「好哥…哥~再快…快一点嘛…往妹子…里面插…」真儿两条白腻的长腿紧
紧盘住蟒蛇精的腰,两条藕臂搂住他的背,脸上似迷醉似嘲笑,还在催促蟒蛇精
继续加快频率和力度。而二妖早已到了极限,哪还能继续加速?他俩心中都冒出
一股恐惧感:这种程度的抽插下人类女子早就该攀上顶峰阴精狂泻了,可这两个
女子却好像没事一般!她们肯定不是凡人!而且能让自己对此毫无察觉,说明她
俩的道行远在自己之上!
二妖想明白了这个道理,连忙起身就要拔出阴茎。可没想到阴茎如同被章鱼
吸盘牢牢吸住一般,用了几回劲也纹丝不动!二妖满头大汗,就想使用妖法,可
还没等使出来就发现整个房间包括屋里的陈设全都扭曲流动起来。一阵女子得意
的浪笑声传入了他俩的耳膜。
「哼哼哼哼~嘻嘻嘻嘻~嗬嗬嗬嗬~啊~哈哈哈哈~~」笑声不是这两个女
子发出的还能是谁?霎时间,整个房间扭曲着逐渐消失了,二妖发现自己哪里是
在什么炕上,而是处于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一道光线从头顶处射下来,而他俩
正趴在一片巨大的蛛网之上。
「嗯哼哼哼,哥呀,你怎么不动了?继续呀~呵呵呵~妹子还没舒服够呢~」
英鸿眼波流转吐气如兰,娇滴滴地催促灰狼精道。
灰狼精惊慌失措,大喊一声:「你们…你们是妖精!」
「瞧哥哥说的,难道哥哥就不是妖了?」英鸿一哂,解除了身上的幻术[ z
zjzzj].只见她的双乳变得更加丰挺高耸,顶端红润润的如同两颗巨大的水
蜜桃,腰肢越来越细最后只堪盈握,臀部则呈现完美的娇俏弧度。全身皮肤如同
凝脂笼罩着奶白色的光晕,没有一丝瑕疵,上面隐隐约约浮现出满身紫色的妖纹。
十个纤纤玉指上紫色指甲尖尖的突出一寸多长。再看她的脸变化更大:脸型变成
完美的瓜子脸,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一对斜飞凤眸,搽着淡紫色的妖艳眼影和又密
又长的睫毛一起衬托得双眼更加勾魂夺魄。两道柳叶眉如同墨笔勾勒,眉心上点
着一点红。往下则是又尖又翘的瑶鼻和红润润的樱桃小口。这哪还是刚才那个普
普通通的人类女子,分明就是一位法力高强的绝色女妖。而旁边的真儿也不落后,
同样显现出了自己真正的人形态。
灰狼精和蟒蛇精痴呆呆地看着二女。他们哪里见识过如此妖媚迷人的女妖?
好像一颗心都被二女给吸走了。二女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俩,英鸿甜甜地
一笑,道:「你们看什么啊…有这么好看么?」
二妖傻呆呆地点了点头,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英鸿和真儿。英鸿话锋一转,
用冰冷彻骨的语气道:「还看,私就把你俩的眼珠子抠出来~!」,说着右手尖
尖的拇指和食指伸出做了一个抠挖的动作。二妖霎时间清醒了过来也想站起身子,
却发现四肢都被蛛网粘住了挣扎不脱。
「呵呵呵~只要私不放松这蛛网,你俩是逃不了的。想必你们也很清楚自己
那点微末道行与私的差距,私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你两个榨干。不过么…」英鸿
走近蟒蛇精,伸出一只白嫩的玉足。只见她微一凝神,双足底部出现了一层如同
高跟鞋般的甲壳质,那尖尖的高跟足有五寸长,「私不用性器,只用足部就能榨
出你们的阳精。你们敢试一试么?如果你俩中任何一个能忍得住,私就放了你们,
如何?~」
二妖看向对方,心中飞快地盘算起来。灰狼精道:「兄弟,看来咱们是逃不
掉了…不如跟她们拼一拼说不定还有机会!咱们也修炼多年了,我就不信她一只
脚就能打垮咱们!」
蟒蛇精哭丧着脸道:「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可是咱俩谁先上呢?」
这句话说到了关键问题,灰狼精也哑口无言,这二妖谁也不愿意先上,一时间气
氛变得十分尴尬。
「怎么哑巴了?那好,就你了!」英鸿懒得废话,探出的脚直接踏在了灰狼
精的小腹上[ M系资源聚合],疼得他嗷一声惨叫。蟒蛇精还没来及庆幸呢,却
又听英鸿道:「呵,你以为你逃过了?真儿,你接着跟他玩玩,下手轻点~」,
真儿答应一声上前伏到蟒蛇精身上,淫笑着开始玩弄。
英鸿隐去脚上的高跟鞋状甲壳质,小脚踩上了灰狼精已经软下去的肉棒。这
只脚堪称艺术品,白皙、柔滑、带着幽香,脚底也没有一丝硬皮。脚趾细长如同
手指一般灵活,上面长着光滑无比的紫色指甲。大脚趾张开,轻轻卡住了冠状沟,
足底则弯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包裹住了茎身。
灰狼精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英鸿的玉足如此厉害,稍一碰自己的阴茎就蠢
蠢欲动,一点一点地抬起了头来。
「呵呵呵,舒服么?你的宝贝在私的脚下蠕动呢~你怎么脸红了?憋得难受
吗?」英鸿十分得意,小脚不停地画着圈圈。灰狼精双手拼命攥拳,艰难地说道:
「老子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弃的!」
「哈,还挺硬气的嘛~就是不知道还能挺多久」英鸿灵活的脚趾拨开包皮,
直接刺激灰狼精的肉菇头。灰狼精的阴茎眼看着越来越硬越来越长,终于勃起了,
又红又长的一根,龟头可以抵住他自己的肚脐。
英鸿一边揉搓一边观察着,轻蔑地一笑道:「还是有几分狗鞭的样子,变化
得不完全~」,灰狼精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怒吼道:「你不也是妖!?你
那里又有多像人了!?……啊!!」他还没说完,英鸿脚跟上又长出了长长的尖
刺高跟,一下扎进了他两颗子孙蛋之间,灰狼精疼痛难忍痛呼了起来。
「私的性器超越人类不知多少倍~岂是你这下等小妖可比?现在,就让你领
教一下私的采阳之术!」说着,只见英鸿扯掉了发髻,一头及膝秀发如瀑布般披
散下来。她全身妖纹泛起紫光,好似玉体上纹着香艳诡异的纹身。四条如同细长
镰刀般的蛛腿从身后刺出,一晃一晃就像长了一对翅膀。她一挺肚子,脐眼中射
出一根蛛丝把自己吊着漂浮了起来,正处于灰狼精小腹的上方,两只玉足一左一
右将灰狼精的阴茎包住。两条修长玉臂高举过头顶,双手交叠着,十根纤长的青
葱玉指不住缠绕扭动,妖娆无比。随着手指的扭动,S型的身体曲线起起伏伏从
手腕到香肩、到玉乳、到蛇腰、再到胯部、到玉腿最后一直到双足这么一路如流
水般倾泻下来。灰狼精见了这淫靡的表演被撩拨得欲火上冲,那话儿腾地硬挺到
最大限度,充血充得都隐隐有些疼痛了。
「哼哼哼哼,都这么硬了~很好。私可是半分魅惑之术都还没用呢~」英鸿
嘲笑着灰狼精,两只玉足包裹着阴茎上下蠕动,还时不时地拨弄着肉菇头。灰狼
精气喘吁吁,急忙闭上眼睛脑子里试图不停地回想伤心事,拼命守卫着精关。
英鸿见了他的窘态愈加得意,胴体大幅舞动起来,如同一条纯白色的巨蟒对
自己的猎物使出了死亡之缠,而那双玉足对灰狼精阳物的揉动玩弄也更加强烈。
一阵阵带着魔性的幻音仿佛不经过耳朵,直接往灰狼精的大脑里头钻,有属于上
位者的威仪的:「哼哼…不敢看私了?臣服于私的脚下吧!」,还有性感妖媚的:
「你…看看私~看私的这里…啊…私都要湿了…」,还有鄙夷嘲笑的:「呵呵,
你刚才的气魄呢?在私面前你也就是一条贱狗罢了~」………仿佛有无数个英鸿
在灰狼精的脑海中说话。灰狼精无法忍受,大叫一声睁开了眼,只见他的一双眼
珠已经变成了竖瞳的狼眼。
「来吧~把你的兽精奉献出来~」英鸿用玉足包住灰狼精的肉棒,形成一紧
密的个肉腔。全身不动定在半空,双足足底的皮肉剧烈地波浪起伏起来。
「不…不…不要啊!!蜘蛛仙女!蜘蛛奶奶!蜘蛛女王!嗷呜~~~」灰狼
精发出一声狼嚎,全身肌肉绷紧了青筋凸出。靠妖力固守的精关崩溃,下身连带
着那他血红的肉棒一抖一抖,浓稠的灰白色阳精狂泻而出,啾啾有声。奇的是这
大股大股的阳精竟完全没有从英鸿双脚之间漏出一滴来,又见两道灰白色的线条
从英鸿的双足开始,沿着她完美的长腿一直向上,最后消失在小腹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