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情欲病毒】(13-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章成功岭班长黄佩青
黄佩青是成功岭新训中心其中的一位班长,虽然脸蛋娇美、身材火爆,但只
要被黄佩青教过的新兵,没有一位不痛恨黄佩青的。
随着科技的进步与战争的远去,台湾的新兵训练愈来愈清松,但只有一位教
官例外,那就是在成功岭新训中心的黄佩青班长。只要是她带领的班级,全部都
用最严格的课表操练,而且各种处罚名目多不胜举。集合时间超过,惩罚!体能
做不标准,惩罚!马拉松跑不进时间内,再跑一遍!
等等的措施让所有弱鸡新兵们苦不堪言,不过有一点到是让所有的新兵们都
感到非常服气,那就是不管是什么训练,看似娇小无力的黄佩青班长,都会陪他
们做。黄佩青的举动可是让这些兵们头都抬不起来,一个一百五十几的可爱少女,
不管是马拉松、扶地挺身、匍匐向前等等都比他们强上不少。也许为了赌上男人
的尊严,在黄佩青班上的新兵们经过了最初的适应期之后,不管黄佩青再如何的
为难他们,居然一声不坑的默默完成了,虽然新兵们完成黄佩青的任务仍旧超过
规定的时间,不过如果有心人比较整个训练营的几个班的能力,就会发现黄佩青
带领的班能力大幅领先其他班级。
新兵们对他们有着天使外表却有着魔鬼内心的教官私底下称之为「恶魔」,
黄佩青听到后却是不以为意,每一届新兵都这样称呼她,她早就习惯了,天性要
求每件事都做到最好的她,坚决不允许自己手下的新兵在没有完善的训练完成前
离开训练营,即使他们可能一辈子也用不到这些技能。
这一天,穿着制服的班长黄佩青,又再度站在火热的太阳底下,陪着班上的
新兵们立正不动。虽然什么事也不用做好像很轻松,可是站过的人都知道,尤其
是在大太阳底下站立不动实在是最辛苦的,就算是汗水滴下来,也不能用手去擦。
强烈的阳光照的人昏昏沉沉的,可是所有人都咬紧牙关,谁也不愿输给看起来娇
小瘦弱的黄佩青班长。正当大夥儿觉得再也坚持不了的时候,大家却惊见平时理
应坚持更久的黄佩青班长,竟然开始动了,而且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脱起自
身的衣服,让一众新兵们看傻了眼。
也不怪他们如此,有些人进到训练营后仍会关注新闻时事,而大多数的人进
到兵营后根本就不关注新闻了,以致刚发生不久的病毒爆发事件,在新训中心知
到的新兵比例却是非常的少。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也发现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虽然难免感到恐荒,但不
管众人心底怎么想,病毒都不会表现出来。
离黄佩青最近的陈鼎钰发现自己居然主动走向班长,一双不听话的大手居然
开始抚弄着平常连正眼都不敢对上的美丽班长。虽然因为长年的兵中生活让黄佩
青的肌肤并没有如玉般的光滑细嫩,可是那火辣的身材却是台湾只注重瘦身的模
特儿无法比拟的。
只见黄佩青的腹肌线条分明,仅管因为男女的客观生理条件不同,所以黄佩
青并没有像男人一般的「八块腹肌」,可是清楚的马甲线却是高傲的宣示着黄佩
青身材的火辣。黄佩青古铜色的肌肤更是让喜欢运动形女孩的男生爱不释手,虽
怪黄佩青虽然是新兵们口中的「恶魔」,可是却同时被数位班长、连长们追求着,
完全不缺追求者。
感受到自己的新兵陈鼎钰的手指正在自己幽谷中肆虐着,不住诱引着自己。
让骄傲的黄佩青更加的无地自容。可惜就算是黄佩青再怎么的努力,也无法夺回
身体的控制权,只能接受手下新兵的屈辱。虽然在国中那年,早早就将自己的第
一次给了同校的一位学长,但后来黄佩青却无情的被学长抛弃了。也因为这个原
因,让家境不好的黄佩青意识到唯有靠自己的努力才是最好的保障,从那之后黄
佩青便以超高标准严格的对待自己。也因为这个原因,让黄佩青年纪轻轻就当从
陆军官校毕业,成为一位班长。
虽然在陆军官校的学习过程中长相甜美的黄佩青也交过一次男友,但发现男
友和自己的个性不合后,黄佩青便果断的和男友分手,所以黄佩青虽然长的漂亮,
可是性经验却是不多,最后一次更是三年之前,黄佩青的身子早就恢复敏感,完
全不堪挑逗了。
受到陈鼎钰手指的挑逗后,黄佩青勉强忍住快意,但才刚要习惯,却发现自
己幽谷之中的那根手指的轻揉缓抚陡地加剧,酥得黄佩青连声音都颤了,只能发
出「呵…呵…呵…」的声音。
这个时候,另一位新兵却是走向前,伸出他的大手将黄佩青整个身子拉向前,
开始玩弄起黄佩青结实弹性实足的胸部。虽然黄佩青的胸并不大,可是那是因为
长年的训练使的胸部变得更加结实,可是如果仔细把玩的话,就可以发现黄佩青
的胸部比起其他女性都要来得弹性实足,在揉捏的过程中,不是一般的胸部可以
比拟的,那种特殊的处感,让男人只要玩过一次,就一定会爱不释手,怀念一辈
子。
原本以为恶梦就是如此的黄佩青马上就发现自己错了,又是一位新兵走了出
来,居然在走动的过程中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虽然疲软,却已是巨大的肉
棒。在黄佩青目赀欲裂中,他居然将他软软的肉棒当成鞭子甩向黄佩青秀美的脸
庞上,要不是被病毒控制住无法做出表情,不然黄佩青如果被男人强制这么做,
可能就会因为心里承受不住而崩溃哭泣。
在鞭打黄佩青的过程中,新兵的肉棒渐渐粗大昂首,而黄佩青居然不受控制
的樱脣微启,同时新兵的腰部向前一挺,那根充满浓浓腥臭味的粗大肉棒就在黄
佩青不情不愿之下强行塞入黄佩青的樱桃小口之中,完完全全的塞满,连黄佩青
要吞口水都非常的费力。但恶梦还没结束,巨大的肉棒已经让黄佩青的小嘴撑得
非常辛苦了,新兵在这时还雪上加霜的前后抽动着,让黄佩青的小嘴更是被撑得
疼痛万分,就像是拿着刀子在割着黄佩青的嘴巴一般。
在新兵将他那根粗大的肉棒强行塞入黄佩青的小口之中,黄佩青同时觉得一
股火烙在雪臀上,陈鼎钰的肉棒已抵上了黄佩青臀办,那火烫的滋味令黄佩青一
声娇媚的呻吟出了口;虽觉幽谷还未湿透,但陈鼎钰已是箭在弦上,黄佩青又岂
有抗拒之力?黄佩青只能勉力分开玉腿,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侵犯。
不过黄佩青是太紧张了,陈鼎钰自是感觉得到黄佩青的情况,他三根手指在
黄佩青幽谷里轻轻勾挑,余下的姆指则蘸着掌心盛着的汨汨而出的蜜液,轻柔地
搓弄幽谷,肉棒则是火烫地滑动在紧翘的雪臀上头,感受着她的浑圆和坚挺。
那种火热的刺激,哪是分腿待插的黄佩青受得了的?更何况她一颗心早被淫
欲佔满,对这种挑逗更是无力,只在陈鼎钰的玩弄之中轻扭娇躯、蜜汁泉涌,口
中不住发出既渴望又娇怯的呻吟。
陈鼎钰缓缓沉身,黄佩青只觉被陈鼎钰搓得酥软的幽谷在肉棒的抵进之中渐
渐绽开,虽仍有着痛楚,但以前有过几次的经验,让黄佩青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着
幽谷的湿润。
痛楚中的快意愈发明显,加上陈鼎钰正扣着黄佩青阴阜的手也没闲着,随着
肉棒的挺入不住轻轻勾挑,诱得幽谷里头泉水汨汨,让陈鼎钰的肉棒能更顺利的
挺入幽谷。黄佩青只感觉自己下体内外交相刺激着,内有肉棒充实的满足感,外
有灵巧的手指不住的挑逗着,在手指和肉棒的互相配合之下,又是另外一种滋味,
令黄佩青不由软语吟喘起来。
黄佩青承受的滋味如斯快美,陈鼎钰自也受到了影响,那幽谷里的虽几度迎
客,却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因此也使得现在黄佩青的幽谷异常的紧致,夹得陈鼎
钰好生畅快,加上手指在黄佩青阴阜上头不住抚弄着,不只勾得黄佩青欲火渐昇,
陈鼎钰自己的感觉也大是不同,就好像隔着一层薄皮搔弄着自己的肉棒一般,又
像自慰又有些不同,肉棒在幽谷的紧夹中还受着外加的按摩,滋味真是不凡。
陈鼎钰的肉棒上传来的感觉更是不同一般,只觉黄佩青的雪臀浑圆丰硕、幽
谷里头紧窄细緻,加上幽谷内的肉棒被黄佩青的幽谷紧紧吸啜,又受着甜蜜的泉
水不住洗礼,那种感觉岂是平常自己打枪所能给予?
陈鼎钰只觉自己真是幸运!虽然平时被黄佩青操得够累,但现在却可以光明
正大的报复回来,有且是畅畅快快的玩弄班长的结实纤细的身子。现在的黄佩青
哪还有平时的威严在,早就在几个新兵蛋子的玩弄下丢了几回身子,这威严可是
完完全全的丢到太平洋里了,陈鼎钰相信再没有任何一个新兵会对这严厉的班长
感到拒畏。
而自己更是不停的玩弄着以前的头顶上司,让黄佩青彻彻底底的臣服在自己
的胯下。陈鼎钰只见黄佩青内外皆美,无论幽谷还是整洁无比的阴阜,都是那么
可爱、那么令人爱不释手,也许和黄佩青认真的态度有关,就算是阴阜这种平时
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黄佩青也一样整理的非常整齐,所有阴毛的长高度接修整
的一样整齐,加柔嫩粉红的三角地带,让人目光完全无法移开。也许三角地带就
是「恶魔」班长身上最粉白的地方了吧,陈鼎钰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陈鼎钰将肉棒缓缓挺进,只觉幽谷里头愈渐润滑,那种被蜜汁润滑的滋味,
与自慰的感觉大是不同,感觉虽是紧窄无比,却好像能够愈进愈深,一直到达穷
无尽。
感觉背后的陈鼎钰愈插愈深、愈插愈是用力,经受着的黄佩青感觉可更不一
样了。现在只能听天由命的心意,使得黄佩青的紧张感也渐渐小了起来,反正不
管接下来的发展如何,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到不如仔细的品嚐那不同一般
的快感。
虽说幽谷被陈鼎钰的硬挺撑了开来,黄佩青仍是颇带几分痛楚,但也不知是
心里放松了呢?还是有了更多的润滑?那感觉真的很不一样,痛楚之中夹带了更
多的欢愉,好像连幽谷里头都有了新的敏感地带。在陈鼎钰的充实下渐渐酥麻起
来,加上阴阜上陈鼎钰的手指不住活动,诱得黄佩青心花怒放。
虽说幽谷被肉棒撑得发疼,仍是勉力挺臀迎合,一点一点地把那肉棒迎得更
深,夹着再也不愿意放开来。而口中那根硕大无比的肉棒更是让黄佩青无法吞嚥
口水,只能顺着嘴角滴落,让场面是如此的淫靡……
这时,除了一位新兵正在揉搓着黄佩青坚挺的胸部之外,又走出了两位新兵,
强行拉出黄佩青的纤纤玉手,放在他们其丑无朋的肉棒上前后套弄着,而娇小的
黄佩青就这样被五个大男人硬生生的悬浮在空中,就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船一样无
助的前后摆荡着,而随着陈鼎钰抽插的幅度渐渐增大,那根插在嘴里的肉棒更是
一会儿插进喉咙一会儿又跋出来,让黄佩青本来便已难受无比的樱桃小口又更加
的痛苦万分。而巨大肉棒插进喉咙时想要呕吐的觉不停的刺激着黄佩青的大脑,
却因为病毒的控制又无法真正的呕吐,这让黄佩青感到更加的痛苦。
终於,在一阵猛烈的抽插后,也许是因为插入黄佩青窄紧的喉咙内让新兵感
到异常的快感,所以才抽插没几下,那位新兵便跋出那根早就被黄佩青口水蘸得
淫靡不堪的肉棒,将腥臭的白色液体全数射在黄佩青娇美的脸蛋上。
而这个时候黄佩青正因为口中没有了肉棒阻挡正在大力吸气呢,在新兵射出
宝贵液体时,就顺着黄佩青微张的樱脣射了进去。虽然新兵的精液大半射在陈鼎
钰的脸上,可是正好吞下的那一部份还是让黄佩青觉得阵阵的噁心,黄佩青这辈
子都还没吞过男人的精液呢,没想到居然在病毒的发作下便嚐试了第一次,让黄
佩青顿时觉得苦不堪言,虽然无比的难受可是却无计可施……
感受到身后的肉棒深深地刺到了里头,黄佩青只觉只觉得前后同时被玩弄着
的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尊严,但阵阵强烈的快感,就像是一波波的潮水不停着冲
击着黄佩青的意识,想要将黄佩青彻底的改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娼女。但在病毒的
控制之下,黄佩青挺臀的动作却是更加火热,虽说呻吟声中痛楚难免,但陈鼎钰
却听得出来内中蕴含的快乐,显然黄佩青也愈来愈有感觉了。
陈鼎钰虽紧插着没有妄动,手上却不停歇,这可苦了黄佩青,幽谷被陈鼎钰
满满地充实着,好像连花心都压迫到了,紧窄敏感的阴阜肌肤,不住在陈鼎钰的
手下颤抖,两边的感觉既混合又泾渭分明,痛到了极处却也爽到了极处,一时间
只在他身下婉转娇啼、扭臀迎送。迷乱得不知人间何世。
幽谷被陈鼎钰撑开至极限,即便是没有动作,光那存在的感觉已是快意到了
极点,阴阜上又有几根粗大的手指正自玩弄不休。黄佩青趴伏着没法回头,只闭
着眼全心去感觉那迷乱的感受。
同时胸部传来阵阵的快意更是冲击着黄佩青的心灵,那位新兵挑逗的手法非
常纯熟,不停的变着姿势逗弄着自己敏感的山峰,两颗挺立的乳房一下扁一下又
被拉得长长的,竟是没有一刻停止下来,更多的时候,新兵则是用灵活的指尖飞
快的拨弄着敏感的花蕾,让黄佩青娇小的身子不住的抖动着。
左右那两位新兵着实忍受度不高,才在黄佩青的玉手套弄不了几下,就到了
临射的边缘,急忙离开黄佩青玉手的套弄走到黄佩青的脸前,将所有的白色液体
全数泄到黄佩青哭泣狼狈的小脸上。这一次虽然黄佩青好运的小口没有张开,但
两位新兵输番喷射的结果,就是一部份的液体射入黄佩青的玲珑琼鼻内,满满的
腥味让黄佩青阵阵作呕,而另一位则是将乳白色的液体倾泄在黄佩青秀美的眼睑
之上,让黄佩青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但让黄佩青感到刺激连连的,还是肉棒在幽谷之中前后冲撞着,黄佩青甚至
没法去形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能在陈鼎钰的身下轻扭着、呻吟着,连泪水都
流了出来,也不知黄佩青娇美的脸蛋上是欢愉的泪水、淫靡的精液,又或是委曲
的涕泪。所有的新兵们知道,威严无比的「恶魔」班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狼
狈不堪的柔弱少女,在五个男人的玩弄之下一次有一次的失去最后的尊严……
陈鼎钰感觉肉棒被黄佩青的幽谷吸得甚紧,尤其肉棒所受的刺激还不只这一
处,自己手指的间接按摩也就罢了,搔弄着黄佩青幽谷空虚之间,似是从里头开
始了欲望的悸动,彷彿幽谷里头也渐渐鼓动起来,带给肉棒另一种更深切的爱抚,
那种隔着一层纱般的感觉就连陈鼎钰也是初次体会。
陈鼎钰喘息着,缓缓抽送起来,只觉抽动时的感觉又有种特别的滋味,酥得
几欲射精,好不容易才能强忍住。
被陈鼎钰在幽谷穴里轻抽缓送。加上幽谷里头手指搔刮抚爱,酥得黄佩青也
将近高潮,只是那种感觉实在太过特异,身体一时间似全没办法适应,竟是几次
只在高潮边缘擦肩而过,她欢快之间不由芳心迷惘。
快乐的感觉强烈又找不到出路,只在体内不住蓄积,不住积压着向上提起,
黄佩青茫然地挺扭旋摇,只觉痛楚和快意在体内织成了一团混乱的网,将她整个
身心都罩在当中,别说脱离了,就连线头都不知到那儿去找。
虽然知道四周都是自己的新兵灼灼的目光,但此时此刻的黄佩青早就不想管
那么多了,只想着如何发泄自己推积的欲望。
奸不容易等到陈鼎钰终於低吼一声,火烫的精液狠狠地射了出来,灼得黄佩
青从体内的最深处涌起了一波快乐,有如磁石般将所有的感觉都给吸了过去,登
时混成了一团沛然莫能与抗的快乐,强烈超过极限的刺激,登时震得黄佩青如目
盲耳聋一般,只觉体内的快意强烈到掩过了一切。
黄佩青软瘫了下来,身心彷彿在那强烈的震撼中碎成了片片,别说快乐或痛
苦的感觉了,好像整个人都消失掉了一般,只瘫在那儿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惜,这并不是终点,在陈鼎钰离开自己的身子后,别一位新兵走向前,粗
爆的将黄佩青瘦弱的大腿分开,便是狂猛的抽送了起来,看着一张张熟稀的脸庞,
黄佩青已经不能思考自己究竟然须要接受多少男人的挞伐,究竟恶梦还要多久才
能结束……
第14章拉拉队长张湘萍
张湘萍从小就在爸爸的薰陶之下对台湾篮球联赛有着浓厚的兴趣,和爸爸一
样,张湘萍最支持的球队就是台湾啤酒。
和其他的小女孩喜欢看可爱的卡通不一样,小时候的张湘萍每天最期待的就
是爸爸回家后陪着爸爸一起看SBL,也因为这个兴趣,读国小的张湘萍常常可
以和班上的男生打闹一片,只是男同学们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女孩子对篮球
员的数据可以背得比他们还要清楚。
在张湘萍九岁那年,也就是西元2011年,张湘萍没有想到那一年的生日
礼物就是SBL的总冠军赛门票。
因为家庭的经济状并不好,所以张湘萍也从来没有想过可以亲自到现场看比
赛,没想到爸爸居然偷偷的存钱买了两张票带着张湘萍一起看SBL的总冠军赛。
张湘萍永远记得,那一年,台湾啤酒顺利的拿到总冠军,而杨敬敏则是拿到
了那一场比赛的MVP,从此以后,张湘萍就成了台湾啤酒最忠实的粉丝了。更
好笑的是,如果亲戚朋友问张湘萍以后要嫁给谁,九岁的张湘萍一定会回答「杨
敬敏」,让大人们哭笑不得。2014年杨敬敏和刘家秀结婚的新闻一出来,张
湘萍还哭的稀哩哗啦,让爸爸妈妈又好气又好笑。
考上清华大学后,张湘萍加入了啦啦队,因为亮丽的外表加上甜美的笑容,
所以追求者络绎不绝,最后张湘萍则是开始和清大校篮队长交往。
毕业后,面试了几间公司,在等待回覆的期间,张湘萍抱着好玩的心态参加
了台湾啤酒的啦啦队员竞选,没想到竟意外成功选上,因此张湘萍便决定先当一
阵子台湾啤酒的啦啦队员。
□□□□
这一天是2028年的季后赛首轮,富邦勇士vs。台湾啤酒,中场休息的
时候富邦勇士和台湾啤酒的啦啦队们纷纷走进场中,进行火辣的啦啦队表演。
张湘萍觉得这是最快乐的工作,因为可以在那么多观众面前尽情的舞蹈着,
每次的中场表演张湘萍总是最卖力的跳着,完完全全的乐在其中。
表演结束后,张湘萍和她的姐妹们一起走回啦啦队休息区。在经过球员区的
瞬间,张湘萍偷偷的瞄了台湾啤酒的得分后卫李咏华一眼。自己和男朋友并没有
分手,但张湘萍还是偷偷的喜欢上了有着帅气外表加上优秀球技的李咏华。张湘
萍心里知道,这就和一般女生喜欢男歌星是同样的,和男友的那种喜欢完全不同。
这条路张湘萍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但这一次意外却发生了。张湘萍只听见咚
咚的声音,见到在自己身旁的姐妹们居然一个又一个昏倒在球场上,惊慌失措中
张湘萍发现自己也动弹不了了,而迎面而来的李咏华眼神是那么的怪异,没想到,
病毒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球场的控制人员很快的就发现了突然状况,马上就将观众席的电灯打开,同
时将场中央的电灯关上。
观众们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只听到传来广播说道:「因为比赛场地发
生了突发状况,所以下半场沿后半小时开始,如果造成您的不便,SBL致上万
分的歉意。」
□□□□
虽然头顶上的灯关上了,不过因为怕全暗的情况会造成观众的骚动,所以还
是留下了观众上发的微弱灯光。
藉着这微弱的灯光,李咏华清楚的看见站在自己眼前的便是自家的啦啦队员
张湘萍,看着张湘萍那火辣的身躯不禁浑身燥方难耐,也不知是因为病毒的关系,
还是身体的本能,李咏华只觉得自己胯下的火热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李咏华只见眼前可爱的少女居然自己就脱起了自己的衣服,难倒都不会觉得
在万人面前脱衣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吗?但是不待李咏华多想,李咏华发现不受控
制的身体,居然也自己脱起了衣服。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李咏华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张湘萍脱起自己的衣服。
只不过在病毒的控制下似乎平常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李咏华就看到张湘萍脱去
了印着台湾啤酒的性感内衣后便露出了张湘萍那令人眼睛离不开的雄伟巨乳,虽
然光线不佳不能清楚的看清那雪白的乳房肌肤是多么的细腻,但那富有弹性的出
峰却还是让李咏华惊喜连连。
似乎是看到张湘萍一直无法脱下自己的衣服,已经脱得精光的李咏华便走向
前去,用力一扯。张湘萍身上那绿白相间的台啤吊带裙便被李咏华粗鲁的扯了下
来,露出来雪白修长的气腿,笔直的呈现在李咏华的眼前,让李咏华看了眼睛都
直了。虽然李咏华玩过的小模很多,脸蛋比张湘萍更美丽更可爱的也玩过了,不
过李咏华可以发誓,张湘萍是他看过的大腿中最美丽的一位女孩。修长笔直的大
腿一点瑕疵也没有,李咏华的大手伸过去用力的抓了一把,发现因为长年练习拉
拉队的原因,不像其他身材好的模特儿都是因为灭肥才有的修长大腿,张湘萍的
大腿是属於肌肉型的,摸下去的手感非常有弹性,触感温润细緻,就像是婴儿的
肌肤般光滑,让李咏华摸得爱不释手。
感觉到大腿的深处被一个粗大的手把玩着,张湘萍娇弱敏感的身子不禁轻轻
的颤抖着,让李咏华感到更加的兴奋。除了自己的男友,这么隐私的部位还没有
被其他的异性碰过,张湘萍不禁在心中悲悽的想着,也不知道自己的男友会不会
透过转播看到自己的丑态。
张湘萍不知道的是,虽然转播电台已经停止传播了,不过仍旧有大量的观众
用手机将张湘萍病毒发作的过程全部录了下来,还好因为比塞场地的灯光已经关
上,所以只能录到两个人影在那做爱,在这个众多女性会在公共场合随时病毒发
作的时代,这种只能看到影子的影片刚上传到网路上就被淹没在众多的影片之中
乏人问津。
张湘萍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自己,仅管在那么远的距离可能只能看见两团黑
影,而观众们此时也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在原地耐心的等待着下半场的开
始。
虽然想到有非常观众在看着自己,但可能是因为知道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摆脱
病毒的控制,或许在张湘萍的心中有种想要曝露的心思,让张湘萍脆弱的身心更
是无法自制,娇滴滴地俯下身来,在李咏华健硕的胸肌前温柔地轻咬了一口,柔
媚无比的目光轻瞟着他,像是要勾掉李咏华的魂一般。
李咏华原本就昂然高涨的火热,在张湘萍的挑逗下有涨大了一圈,让张湘萍
看了不由得睁大了美丽的双眼,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将眼前这巨大的怪物塞入。张
湘萍的美眸飘荡万千风情、香肌轻散无边火热,红菱般的樱唇似呶非呶、似笑非
笑,诱得李咏华欲火高昂,胯下肉棒更是硬挺,想来华清池中的唐明皇,在面对
媚艳诱人的杨贵妃的玉体时,享受也不过如此吧!
李咏华伸手扶着张湘萍的柳腰,一边在她乳上尽情舐弄,一边大手探下直叩
玉门关,刚刚中场时卖力舞蹈过后,汗水深深滋润过的肌肤香嫩软滑,尤其幽谷
处更是湿腻。李咏华也是这方面的高手,在张湘萍的幽谷中轻轻一摸,手上那湿
润温滑的感觉,便知绝非汗水,而是这芳心荡漾的美人儿又已动了欲念。
娇楚可人的少女都已经赤裸裸地坐到李咏华的怀抱里了,见他指间湿腻勾成
了一线,那模样令张湘萍不由羞怯,却掩不住体内贲张的渴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