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之三哥歪传】(04-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4章堕落
激情过后,喘息着的安碧如伸出纤手摸着插在蜜穴中仍然挺立的大鸡巴,娇
声问道:「小坏蛋,怎么还这么硬,你早就知道我不是狐仙了吧!」言罢微微扭
动着丰满的大屁股,让大鸡巴摩擦着蜜穴花心。
「好姐姐,你摸我大鸡巴的时候,稳着你身上的香味,我就知道你不是狐仙。」
阿无一边说着一边配合着安碧如的大屁股挺动着自己的肉棒。
俏脸微红的安碧如轻轻啐了一口,「真粗俗。」
「粗不是更好吗?」
「别闹,扶我到山坡上,那里有块巨大的方形石头,我们在那里再弄。」
闻言,阿无把坚挺的肉棒慢慢的退出安碧如娇嫩的蜜穴,只留一个大龟头在
安碧如的小穴里,迅速的把安碧如的身体翻转过来,抱起安碧如的身体,托住她
的肥白圆润的屁股,把尚未推出的大肉棒重新深深的插进那肥美多汁的蜜穴。
阿无举动惊得安碧如双腿紧紧地缠在阿无的腰间,双手抱着阿无的脖子,胸
前一对宏伟的半球形,紧紧地挤压在阿无的胸上,变成了一对扁圆形。
也不管两人的衣服散落在附近会被人发现,阿无迈开步子,边向山坡上行走,
边抛动着安碧如的身躯,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安碧如
的蜜穴被强烈的抽插,慢慢的流出白色的泡沫。
安碧如伸出小嘴,又舔又吸得吻着阿无满是疤痕的丑脸,小嘴里发出能让三
里内所有雄性生物「举旗致敬」的销魂叫声「啊…啊……好…好爽……好棒……
啊……好舒服……哦……哦……好深……哦……好舒服……啊……嗯呀……快…
…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两人交合的淫液飞溅了一路。
***************************************
屋内,被林中激情呻吟的吵醒依莲看着熟睡中的林晚荣,微微的叹了口气。
伸手点中了林晚荣的睡穴,以免打扰林中两人的欢好。
***************************************
到达坡顶的阿无,拔出肉棒,轻轻的把安碧如放在巨石上,一路激情的二人
都深深的喘息着。
突然,二人毫无约定却很有默契额地热烈吻在了一起。安碧如和阿无都毫不
示弱,吻得非常激烈,「嘬嘬」的声音清晰可闻。阿无用力将湿漉漉的肚兜扯下,
露出那雪嫩挺拔的翘乳,肚兜脱下的瞬间,它还撒娇似地抖上两抖,似乎在向面
前的晴朗示威。
安碧如一双玉手伸向阿无的胯下,双手便攀上了那根本抓不住的巨大。时而
双手一起套弄肉棒,时而一只手揉搓着大龟头一只手揉搓硕大春袋。
「啊……」二人不知吻了多久才分开。阿无顺着安碧如的脸蛋继续向被子后
方一点一点的吻去,同时双手也在用力地揉捏着阿无的胸肉,那巨大的乳肉一只
手即便是五指张开,也根本握不住全部,指缝中出来的样子,甚是淫荡。
「来……快点来啊……」安碧如忍不住阿无的挑逗,呻吟中更是求他快点满
足。
阿无也不再拖泥带水,双脚站进美人的两腿间,轻轻分开她的一双美腿,直
挺挺的阳具很快便对准了那花蕾正中央,缓缓地插了进去。
忽觉自己小穴被缓缓撑开,滚烫的阳具强硬地顺着紧窄的小穴顶了进来。洞
中一片湿滑,插入深处毫不费劲。那种将自己占满的感觉,让安碧如欲罢不能。
阿无看着眼前骚浪的美人,使坏地将腰部向上一顶。
「呀!」花径中的阳具突然暴躁地向上一顶,猛地就触到了花心,安碧如身
体不由向上一颤。但是小穴中传来的满涨感,让安碧如满足地轻咬下唇,腰身更
是忍不住跟着阿无的节奏动了起来。
阿无插入之后,下身传来的那股紧致更是爽得无以复加。阿无并没有运动得
太快,而是有节奏地,轻轻地运动着,一点一点地引导着安碧如的心绪,身体极
度需要满足之时,阿无才狠狠地插了进来。身体稍微有些胀满了,阿无又偏偏慢
慢地勾着安碧如的胃口。心思一下一下地被阿无的下身给带走了。
「啊……嗯……求你,用力,好吧,用力……给我,给我……」安碧如终于
忍不住去求阿无。可是阿无反而停住了:「那你以后都给我插,天天都让我插。」
「不,不行,人家,人家是有夫之妇,啊……」
阿无看美人提起自己的丈夫,更忍不住狠狠地插了她一棍。一棍插到花心的
安碧如更是忍受不住身体的需要了。
「以后,以后都给你好吗,什么都是你的,都给你……」
安碧如身体前倾,向面前的男子索吻。阿无毫不推辞地吻了上去,顺便还空
出手来,揉捏着安碧如的胸肉。巨大的豪乳在阿无的手下肆意地揉捏,变换着各
种形状,那巨大和饱满只要是个男人必然都挡不住那诱惑。
「来,下来,双手扶着这里。」阿无把大肉棒一下子拔了出来,「啊……」
安碧如依依不舍地看着从体内拔出来的肉棒,按照阿无的指示扶在了身前的巨石
上。
阿无将安碧如的臀部拉倒身前,一手扶住依旧滚烫刚硬的阳具,对准花心,
狠狠地捅了进去。
「呀!」
安碧如忽然觉得小穴再次传来满涨的感觉,这次阿无毫不拖泥带水,一进来
就凶猛地对安碧如开始狠狠地抽插。
「呀,啊,啊,啊……好,啊……」安碧如连喘息的气力都没有,只觉得下
身一股又一股的热流凶猛地感觉刺激着自己的身体,意识好像要被抽空一样,几
乎全身心地感受到了下半身传来的感觉。
阿无毫不客气,狂风暴雨似的狠狠地虐待着身下狂乱的美人,没有给她一点
喘息的机会。如是才不到一刻的时辰,美人下身一紧,险些瘫软地跪了下去。
「唔,啊,啊,嗯,快,再快一点,嗯,唔,唔……」
高潮的喘息着的安碧如,身体也伴随着喘息微微抽搐,而阿无似乎没有放过
她的意思,将她搂在怀中。安碧如害羞地在他的怀里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可是阿
无却将安碧如正面抱起,仰躺着放在巨石上,把她的下身抬起,岔开她的双腿,
准备下一波的进攻。
阿无将腰顶起,阳具毫无阻碍地便突入了安碧如的花蕊。
「啊……」阳具将花穴撑开时的胀满感再次传来,安碧如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啊……好…好爽……好棒……啊……好舒服……哦……哦……好深……哦
……好舒服……啊……嗯呀……快……不要停……好舒服……呜呜……」「就…
就这样……用力…」「好深……哦……好舒服……啊……嗯呀……快……不要停
……好舒服……呜呜……」
此时安碧如躺在巨石上,阿无站在石头边,将安碧如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
上,下身对准了花穴,一阵凶猛的抽插,让安碧如更本忍不住那将自己刺透了的
感觉。
阿无仿佛机器一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啊……好,再来……用力……啊……插死我了……啊……」安碧如不断地
呻吟着,也不知面前的男人就现在这个姿势运动了多久,脑海中只有想要的念头,
身体的淫念早就超越了一切,本身淫乱的躯体根本没有给自己思考的空间,心中
只有「好舒服,还要」的念头。
「妈的,这么骚……看我不插死你,嗯」阿无也在努力着。
「啊……来啊,再来……啊……啊……」安碧如不断地索求,安碧如不断地
运动。
「哈……」阿无突然动作一个停滞,再一次将体内的精华射进了安碧如身体
中。
「啊……哈……哈……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乎是非常满足的样子。
「姐姐,你真是太棒了,又紧,又骚……让我忍不住,又射了……」阿无也
不将肉棒拔出来,似乎还在回味安碧如身体中的温暖。
安碧如只是一味的喘气,并魅惑地看了阿无一眼。一眼之中,媚态尽显。
「姐姐,看我今夜不操得你求饶。」阿无双手一把就抓住了安碧如胸前的两
团柔腻的肉球,还未从刚才的状态中摆脱的安碧如轻声呻吟了一声,只见阿无用
双脚撑开安碧如两条细嫩的双腿,粗大的肉棒对准了那凌乱又湿嗒嗒的洞口,一
口气深深地插了进去。
「啊!」只听安碧如沉重地叫了一声,那胀满的感觉再次排山倒海地从身体
深处涌来,身体不自觉地只想被塞满,只想尽情地做,没有丈夫,没有伦理,没
有长幼,只有做,只想做。
阿无自然也毫不示弱,不停地前后运动着。只是没过一小会,阿无就抱着安
碧如坐起来。坐起来的时候,连在一起的下身丝毫没有分开的迹象,相反还连接
得更紧了。
「姐姐,你那里居然还会吸人,这么喜欢我的大肉棒操你吗?」
「啊,别说了,好粗俗……啊……啊……」安碧如根本忍不住身体的需要。
随着阿无坐起来之后,身体还是跟着节奏动起来。
「姐姐,你喜不喜欢粗的啊」阿无一口气将安碧如抱紧,站了起来。整个动
作似乎一气呵成,但是二人连接的地方还是没有离开分毫。安碧如没了支点,无
法再索求,但站起来之后,整个人的重量深深地沉在阿无的腰身上,整个肉棒几
乎要穿透自己的身体一般深深地钻在身体之中。
「喜…喜欢,姐姐…喜欢粗大的肉棒」
「那我的好,还是林相公的好啊?」
「你…你的…你的好……」
「我的什么好啊」
「啊…鸡鸡……你的鸡鸡好……」
「我的这个是大鸡巴,林相公的才是小鸡鸡。」
「啊,鸡,鸡巴…大鸡巴………你的大鸡巴好……比…比我相公…的…小…
小鸡鸡………还要好…………」
「那你以后还要林相公操你吗?」
「不,不要了…不要了………以后……以后………只要…你的大鸡巴来操我
………再来……用力……啊……操死我了……啊……」
接下来,阿无和安碧如之间没有多少对话,林中回荡着的,只有二人时大时
小的呻吟声,喘息声,还有肉体之间不断碰撞的声音。山坡上充满了淫荡的味道,
二人在山坡上不断变换着姿势,不断改变着位置,享受着这短暂而又漫长的时光。
这之后,安碧如唯一记得的,只有软不下来的肉棒,还有身体中无限的满足。
第05章归来
在苗疆住了十来天,因为肾气外泄,林三的性能力每况愈下。
从刚开始的一日九次郎,鸡鸡硬如铁,状如儿臂,变成了现在疲软状态像只
虫,需要半个多时辰才能硬,硬度还没有蜡烛硬,一夜一次,且一次三四下就射。
察觉到林晚荣身子状况不好的安碧如亲自给林晚荣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林
晚荣因为以前出征受过的伤加上最开始修习《洞玄子三十六散手》的练错了(最
开始,所以稍微出现差错,后来和安碧如宁雨昔洞房花烛,安碧如和宁雨昔发现
后改正过来了),导致的(其实是因为阿无让依莲捣的鬼,但是因为是洞玄子留
的后手,所以现今世上谁也发现不了)。
「小弟弟,你暂时先忍忍,我马上下山让人收拾行李,明天我们早上就走,
马上回金陵,以我们的财富和权势一定能找到治好你身体的药。但是小弟弟你以
后不能用洞玄子三十六散手了,这个功法可能存在我们也不知道查不到的问题,
安全考虑还是不要练了。」
「恩,好的,安姐姐,一切依你所言。」
照顾好林晚荣入睡后,安碧如和依莲前后脚步出房门。
「阿姐,阿林哥的身体真的能治好吗?」
「治不好,小弟弟的状况只能找一些强效的补充肾气的方子,使他状况不至
于恶化,想要治,怕是治不好了。」
「用那个也不行吗?」
「如果小弟弟身体没有问题还好,但是小弟弟现在肾气缺失严重,用那个的
话只会让小弟弟的病情更加严重。」
说完安碧如运转轻功向山下飞奔而去。
***************************************
安碧如和依莲所说的那个,是苗疆以为前辈所制,名为阴阳和合蛊,分阴蛊
和阳蛊,一阳配多个阴蛊。
阳蛊需下在男子体内,进入体内后分裂成两个,分别居于两个睾丸中,强化
男性性能力,并改善体质,使男子身体散发的气味,具有催情作用,并且对被下
了阴蛊的女子的吸引力成倍增加。
阴蛊下在女子体内,提升女子身体敏感度和欲望,小穴紧窄多汁,丝滑温暖,
其他男子在床上永远不能满足欲望,只有和被下了阳蛊的男子交合才能被满足,
和下了阳蛊的男子交合后就会被征服,对其言听计从,对其他男子的爱意日渐减
少,而且明知道自己种蛊也抵抗不了。
蛊虫一旦被下入人体后就无法被去除
因为苗疆女尊男卑,这位前辈想控制苗疆,改女尊男卑为男尊女卑。但是被
苗疆当代圣母发现,除去。为自己以后继承人所预留的蛊毒也被历代圣母保管。
但是只有发明这个蛊毒的前辈才知道这种蛊毒的全部功效,其他人只以为这
是一种淫贼才华的道具。
因为怕依莲功夫不够,不能妥善保管,所以这个蛊现今只要安碧如才有,依
莲也是只知道这个蛊的名字,而不知道其功用。
***************************************
在山下安排完回城事宜的安碧如又运使轻功返回山上,在路上想着怎么样才
能治好林晚荣,使他重振雄风。想着想着,又想起这几日来一有机会就和阿无翻
云覆雨,阿无的大肉棒强有力的抽插,深深地顶到蜜穴深处,想着想着,下身一
阵濡湿。
快到达住处的安碧如突然听到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呻吟声,离住处越近,声音
越响亮。
「啊…啊……好…好爽……好棒……啊……好舒服……哦……哦……好深…
…哦……好舒服……啊……嗯呀……快……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就…就这样……用力…」「好深……哦……好舒服……啊……嗯呀……快……
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抬头看到尽在眼前的几座茅屋,只有阿无的房子里点着灯,耳边又传来依莲
的丝丝娇喘,安碧如脸上微红,低声啐了一口。抬腿便往阿无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后看到的是刚刚做完一次的阿无和依莲,两人躺着床上,下体紧贴
着,阿无坚硬的肉棒插在依莲的蜜穴里,两人的交合处布满了充依莲小穴里流出
的白浆。
原来那天晚上别阿无的大肉棒征服的安碧如,怕自己的呻吟被依莲发现,也
是奖励阿无伺候的自己这么舒服,第二天的时候用春药使依莲情欲大涨强奸阿无,
照成依莲出轨的事实(安碧如不知道其实依莲已经被阿无征服,只是借着春药,
再次和阿无欢好而已。),之后更是一龙二凤,夜夜销魂。
看着床上的二人,安碧如脱下身上所以衣裤,爬到阿无的身边挺起胸膛把自
己的大奶子凑到阿无的嘴前………………
第二日一早,安碧如以阿无做饭颇和口味为由,在依莲一步三停的送别下,
上了坐上马车,开始返回金陵的路途。
「安姐姐,看依莲的羞的满脸通红。这有什么可害羞的,这附近全身我的人。」
「小弟弟,依莲毕竟是个小姑娘,随说和你已有夫妻之实,但是在这么多人
面前怎能不害羞。」安碧如笑着说道。
其实林晚荣不知道的是昨晚因为阿无要离开滇地,所以在依莲的肚子里灌了
满满的一肚子精液,并用和他大肉棒一般大小的角先生插入依莲的下体,直到现
在还未拔出来,依莲当然脸红了。
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往金陵。到达金陵后,林晚荣着急的自己的一众老婆,
把自己的身体发生的情况简要的和大家说了一边,对林晚荣身体不放心的宁雨昔
和安碧如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所得的结果和在滇地安碧如的诊断一样。
众人商议后,决定林晚荣独自带着护卫家丁,赶往京城,同事让肖青璇秘密
召集各地名医进京为林晚荣诊治身体。
***************************************
天色是灰蒙蒙的,下着小雨,送别玩林晚荣回来的几位夫人都梨花带雨,平
日最粘林晚荣的洛凝,一双芊芊玉手更是掩面痛哭,直奔闺房。
林府就在这样别离的悲伤气氛中过了几日,生活又回归正常,只是没有了林
晚荣,总是可得府上冷清了许多。
夜晚,一连几日来清减不少的安碧如,在房中思念着林晚荣,想着想着,不
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阿无那比林晚荣还要巨大的肉棒,脸上一阵潮红,之前在滇地
覆雨翻云的画面又浮在心头。
安碧如想着阿无火热的大鸡巴,不禁浑身燥热,一双玉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摸
捏起来。
「嗒!」一声碰撞声在窗外传来「谁在外面?」没人回答。
「到底是谁?」「姐姐,是我姐姐」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安碧如脑海里浮现
的居然是一根粗大的肉棒。
「你……进来再说。」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房间。
「姐姐,我……想你了。」「坏弟弟,心思不纯,好色……呵呵……」「那
姐姐……想我了吗?」「谁……想你了。」「真的不想吗?」「嗯……一点点想
……」男人闻言惊喜,低吼一声,向前几步用力抱住安碧如,双手在玉背和丰臀
间摸索着,缠绵间两人的体味渐渐上升,一片火热。
男人再也忍受不住,分开两人的身体,迅速的脱光两人的衣服。
「抱我上床嘛……三哥……」「好……」男人被安碧如娇媚的一声「三哥」
勾得魂飞魄散,把安碧如拦腰抱起,走向香塌。
原来这个人是阿无,三哥就是两人之间的昵称。
到了床上,阿无欺身压在安碧如身上,低头亲吻着她温润无暇的玉乳,一双
挺翘的玉兔在阿无的含弄下逐渐挺起。安碧如一时迷了心神,抱着阿无的头用力
地往胸前按去。
阿无慢慢的从胸部亲到安碧如的玉颈,同时一只手抚弄着安碧如的大奶子,
一只手扶住自己的坚挺的大肉棒在安碧如的穴口来回刮动起来。
安碧如两只手仅仅的抓住床单,美眸紧闭,任由阿无的坚挺在自己胯间游走,
课谁知龟头每每拨开一个小口便立刻逃开,安碧如被磨的一股一股蜜液喷洒而出,
淫水顺着会阴而下又流至双股见,把粉嫩的菊花也琳的湿滑不堪,而肉棒又移至
臀后叫你呢的菊花,龟头微微撑开一点,又立马收了回来,继续在花唇间滑动安
碧如再也忍受不住,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嘟着小嘴,一脸哀怨的看着阿无悠悠
道:「哼……坏……坏人……竟这般欺负人家……唔……以后再不让你碰我了…
…啊……」
满脸潮红的安碧如伸出一只细白的玉手一把抓住龙根,对准早已泛滥成灾的
穴儿,双腿夹住阿无的屁股,微微用力,慢慢的把阿无的大肉棒塞了进去。缕缕
丝滑的蜜汁随着肉棒的插入挤压而出,淋了阿无一腿。
「嗳哟……啊……」
「好深……哦……好舒服……啊……嗯呀……快……用力……好舒服……呜
呜………」
阿无双手撑着床沿将修长的美腿大大分开,熊腰挺动,用力抽插起来:「哈
……骚货……看我今天不插死你……让你一辈子都记的我的棒子。」
安碧如美眸朦胧,秀发堕落。随着阿无的猛烈抽插将玉股抬起坐下,用胯间
的玉蛤来吃身前青年的大肉棒,两条浑圆结实的修长玉腿高高的弹起,娇嫩有力
的花径内一阵阵的蠕动,姣美足趾不由自主地蜷紧起来,死死地咬着雪白的手背
一声呜咽。
安碧如浑身剧烈颤抖:「啊……啊……插死人家吧……你的肉棒姐姐一辈子
也忘不了了……唔……狠狠的插……姐姐今后夜夜都要你来插人家的淫穴……啊
……好舒服……唔……」
听着安碧如的娇吟浪语,看着胯下丽人被插入时展露的无限媚态,无不让人
心摇神晃,而最让阿无狂乱的还是胸前那对不停跳动的雪白美乳,滑腻温润,鼓
鼓涨涨的在他眼前上下晃悠着。
阿无越看越是心动,搂住纤腰便一头扎进了两只高耸雪峰夹出的深深峡谷里,
喘着粗气在深谷中拱进拱出,唇擦舌舔,百般贪婪的在凝乳似的肌肤上允吸着,
股股似蜜非蜜的淡淡香气随着磨擦蒸熏而起,再加上温温软软粉粉腻腻的绝妙触
感,令得阿无更加情迷欲乱血沸髓麻。
阿无两手忽然放开美人细腰,蛮横地捧住两只如瓜肥乳,捏揉成千形万状:
「怎么会有如此妙品,不仅圆润挺拔,乳香四溢,这手感更是好的没话说,捏一
捏连掌心都麻了,我哪怕再活一辈子,也绝不可能会遇到第二对这么完美的奶子
了。」
安碧如痴痴娇笑,眸中尽是盈盈水波,媚的惊心动魄地柔视着身前男人,伸
出一只雪白柔荑轻抚着他粗犷的脸庞,挺起胸部,将一边雪腻酥乳移到了阿无唇
边娇声道:「嘻……瞧……瞧你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唔……姐姐今儿就大发
慈悲好好赏赏你……让……啊……让你一次吃个够……唔……」
阿无欣喜不已,望着身下的绝世尤物,明艳动人不说,温婉中还带着些许骚
劲,简直让自己欲罢不能,炽热的目光盯着眼前硕大的雪乳痴痴道:「那……那
小的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啊……」
安碧如玉颈一仰,娇呼一声,只觉右边峰顶的粉嫩翘蒂突给一张滚烫的嘴巴
含住,紧紧地吸吮住了。雪腻的肌肤立时浮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娇躯竟然不争气
地麻软掉了半边,双手死命按住硕乳前男人的头颅,似乎深怕他半途而废,一走
了之。
阿无越插越是带劲,听着胯下丽人的淫言浪语,吃着一对肥美酥乳,肉棒硬
的就如铁铸一般,在花穴内硬生生的胀大了一圈。
安碧如本就丝发难容的花径此时更是紧凑了,包裹着巨棒的粉红嫩肉被随之
扯进带出,肉棒根处和耻毛上满是抽插后形成的乳白泡沫,安碧如斜眼向下看着
两人的交接处,忍不住老脸发热,竟是从未有过的动情。
阿无舍不得松开嘴里的香甜豪乳,便爬上床,将一只雪白修长的圆润纤足压
在了胯下,又把另一只美腿扛在了肩上。雪腻双腿被大大分开,胯下红艳艳的如
桃美穴一览无余的展露了出来,底下浆浆淖淖,原本就奇肥异嫩的花房此际更是
狼籍不堪。
粗壮的大屁股就坐在安碧如娇弱的雪腿上狠劲抽插,双足被分开到极致,也
因此九寸来长的巨棒几乎次次都是尽根而入,一插到底,鼓捣得美人花底珠液四
溅,上边巨乳则停不住地上抛下坠,甩晃的更急更剧。弧度之大,令人目眩神迷,
且又汗津津白腻腻地油光发亮,入眼愈感肥滑腴美。
阿无哪能把持,更是大力地撞击着美人雪白如玉的胯下。似乎想把巨如鸭蛋
的棒头揉进美人的嫩心子里去了方才甘心。安碧如张着小嘴直抽气儿,满脸尽是
惊心动魄的媚态:「啊……被……被你插穿了……呜……不……不要了……你…
…你……我不……不能了……啊……又……又要坏了……」
子宫深处怎受得住如此冲击,只觉淫液蜜水像决了堤一般,狂泻而出,香肩
一缩,羊脂似的绵腹阵阵痉挛抽搐,哆哆嗦嗦的又丢了身子。
阿无此时只觉花房内一阵紧逼,棒身被四周压迫过来的嫩肉挤的微微生麻,
忽觉棒头一热,一股股花心深处喷洒而出的浓稠腻浆全打在了龟头上,从马眼到
睪丸竟全都酥了起来。
阿无知道已到尽头,一阵更急的狠挺,插得安碧如玉碎红乱,蜜溅浆飞,咬
牙一顶,紧抱着安碧如腻滑汗湿的娇柔胴体,无比凶猛地喷射出来:「啊……不
……不行了……小浪穴太紧了……要射……射了……」
阿无射得又急又狠,浓浆喷薄而出全都打在了娇嫩的花心上,安碧如身颤腰
酥,娇躯频频抖动,只觉一股热流从花心一直烫到小腹,暖暖麻麻好不舒服,安
碧如已丢了两回,可被浓精一浇泄意又起:「……啊……你…坏人…你怎么……
又…又射在里头……嗯……好……好烫……唔……不管了……快顶着…嗯…且再
顶紧些…啊…姐姐又要来了……唔……」
安碧如双手紧紧抓住阿无的手臂,浑身一麻又丢了个欲仙欲死。
射完精的阿无觉得还不过瘾,把安碧如翻转过来双手手肘支撑着身体,肥美
的下身高高翘起。
阿无双手扶住安碧如的翘臀,蹲着身子站在床上,大肉棒深深插入安碧如的
身体里。
「啊……」
被再次插入的安碧如忍不住再次发出娇吟,突然听到窗外想起细微呻吟声,
心下一惊,心想「这个时候来我这的,只有『她』了」,察觉偷情被发现的安碧
如马上想要制止阿无的继续抽插,但是偷情的刺激与阿无的强有力的抽送使得安
碧如浑身酥软,发出阵阵娇吟:「好深……哦……好舒服……啊……嗯呀……快
……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
林晚荣的身体出了状况,秦仙儿的心情也烦闷不已,睡不着觉的秦仙儿来到
安碧如的小院想和自己的师傅说些悄悄话。
进入安碧如所在的小院后听到一阵勾人心魄的奇异之声,身为人妇的秦仙儿
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女人在同房时极度欢快时的声音。
古灵精怪的秦仙儿悄悄的走到安碧如房间的窗户处,悄悄的伸出脑袋往里望
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漆黑的大屁股中间伸出一个儿臂粗的大肉棒反复的抽插下
面大白屁股中间的娇嫩的蜜穴。安碧如的阴唇被抽插的翻出、进去,两人的交合
处飞溅的淫水把床单都溅湿了一大片。
「啊……好…好爽……好舒服……用力………亲汉子……啊……啊……重来
没有这么舒服……」
听到安碧如情不自禁的呻吟声,秦仙儿咬着发丝一只手缓缓的揉搓自己的胸
部,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胯间小穴,扣弄自己的桃源秘洞,发出轻声的哼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