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陆战记】(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娼馆奇遇
希望之城一如它的名字一样朝气蓬勃,每个人都充满着干劲。
但最近这段时间,朝气之中却好像有一丝阴霾。
不过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对我们的影响却不是很大。
我们却过起了冒险中少有的平静日常。
这要从那天晚上说起,万卡回去之后确实有精心准备给我们的报酬。
不只他怎么知道我们出来冒险的目的,也就是塞莉卡家园的危机的。
他竟然搞到了拯救精灵古树的消息。
作为报酬,除了金币以外,他还告诉了我们这个重要的消息。
原来在大陆西方精灵发源之地有一口井,名为月亮井,又叫做生命之泉。
取出里面的泉水浇灌精灵古树,便有可能让其复苏。
塞莉卡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高兴的要跳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就飞到目的地。
可是要去到大陆最西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得从长计议。
西海岸实在是太遥远了,万卡答应为我们找到更方便的途径,但需要一点时
间。
於是,我们暂时住在了这座城市里。过上了一段到这个世界以来最平静的日
常生活。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白天去接一些任务,维持生活,晚上便回到住处和塞莉卡你侬我侬。
如此快活的日子神仙也得羨慕啊。
但平静从来不会持续太久。
傍晚,夕阳西下,余辉照耀到归家人们的脸上,一片祥和。
黄昏的街上,我和塞莉卡手挽手慢慢地向前走去,这里又到了贫民区了,本
来因为「蛇」
组织的势力主要分布在贫民区,本来我们为了安全起见是不会过来了,但现
在离上次行动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我觉得他们的註意力应该已经不在我们身上
了,而且他们的主要仇人应该是万卡才对。
当然,过来这边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一个好宝贝,那就是曾经和塞莉卡一起
来吃过的壮阳神物,迪克兽。
唉,说起来既性福又苦恼,在这些天里,由於生活暂时安定了下来,也没有
什么战斗,所以每天的经历都放在了晚上与塞莉卡的战斗上。
但在战斗力上,我却被塞莉卡完爆了。
每天晚上都是以我弹尽粮绝告终,而塞莉卡却好像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感觉自己被强化到比一般骑士级还强的身体都快受不了了,得补一补。
所以我们又到了这家小店。
店里生意挺好的,我们找了半天才有一个空位子。
我去找老板点餐的时候发现老板居然还记得我们。
这个中年大叔热情地向我打招呼:「年轻人,又来光顾小店生意了啊,我就
知道你还会再来的。」
「诶?老板你竟然还记得我们啊。话说你怎么知道我还会再来啊。」
「那是当然,我见过的美女不少,但像你妻子那样,既有如此美丽的面庞,
又有这样诱惑身材的美人可不多见啊。哇!那胸,一只手都难以把握,屁股又这
么翘,从后面进入的话,岂不是要升天了!」
看来这个老板是个老淫棍,而且想象力及其丰富,竟然说着说着就开始意淫
起来了。
「嗯哼!」
因为还有点菜,我不得已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幻想。
「哦,对不起,这位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理,面对这么美丽的人我控制不住
我的赞美之情。」
要是这么赞美其他人,怕是要被揍哦。
「看你双眼有些浮肿,晚上恐怕是操劳了不少啊。要不来一份镇店之宝补一
补身体?让你如兽人一样勇猛!」
「好吧,我本来就是来点这个的。」
「客人你真有眼光,我看我们挺有缘的,我等会儿一定为你挑一个最好的。
不知道你的妻子需要什么呢?「
「给她也来一份吧。」
「哇,你可真是太有眼光了,本店的迪克兽不仅壮阳,还能滋阴养颜,让你
的女友每天都容光焕发,魅力十足。」
「好了,好了,你快点把东西弄好吧。我先回去了。」
我算看出来了,这个老板就是个话唠,要是不打断他,他估计能说到天黑。
不过虽然话唠,但做事情倒是挺快的。
我们坐这里没一会儿,老板就将两盘食物端到了我们的面前。
他将我的那一份先放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在放塞莉卡那一份的时候,手不小
心一抖,洒了几滴汤汁在塞莉卡身上。
「啊,我的衣服。」
塞莉卡看到汤汁溅到自己身上,出於女人爱美的本能,塞莉卡惊叫起来。
「真是太对不起了,这位小姐,是我的重大失误!实在是对不起。」
老板立即向塞莉卡道歉,态度诚恳到让本来想发火的人,怒气都能消散掉。
「没事,没事,只是要赶紧擦掉。」
塞莉卡本就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再加上如此诚恳的道歉,自然是不会发火
的了。
然后准备将衣服整理干净。
然而老板马上打断了她的行动,同时掏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
「请一定让我为你清理,这样我才能够原谅自己。」
塞莉卡拗不过他,只得任由他行动。
偏偏汤汁滴落的位置又那么奇怪,恰好在胸口和大腿上。
老板手拿毛巾细心的清理,却又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塞莉卡软软的胸脯。
塞莉卡被陌生人这样弄,脸色通红却又不能说什么。
然后老板将目标转移到了裙子上,在清理汙渍慢慢地,本来就短的裙子越来
越靠近大腿根部。
其下那旖旎的风光也一点点地展现在了老板面前。
老板的眼睛如同狼一般发出绿色的光芒,喉咙也忍不住一动,吞下贪婪的口
水。
「好了,谢谢你,已经清理干净了。」
在这个时候,塞莉卡的声音响了起来,将老板从沈醉中惊醒。
他也知道分寸,万一塞莉卡生气了就不好收场了。
只是在起身之前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要记住这诱人的体香。
「好的,那请慢用餐,我就不打扰了。」
然后带着满足地笑容离开了。
接下来就到了享用美餐的时间了。
吃着吃着,塞莉卡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
悄悄对我说「你说刚刚那个老板会不会是色狼啊?」
「诶?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嘴上这么回答,心里却想的是,塞莉卡这小傻瓜原来这么迟钝啊,明明白
癡都弄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她却现在才发现。
「哼!他刚刚悄悄摸我胸,还把我裙子给拉了上去,分明就是想干坏事呢。」
塞莉卡一条条地分析着她的发现。
「万一他是不小心的呢,看他都给你道歉了,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妈的,我自己都不信,那个老板明明就是想占便宜,我却还在帮他说话。
「…」
塞莉卡听我这样一说竟然犹豫了起来,如此呆萌。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主宰将要降临!人类的末日已经到了!!」
一个流浪汉在外面不停地叫喊。
最近确实听说一直有人在散播世界末日的谣言,不过没怎么碰见,看来就是
这些人了。
流浪汉一路走,一路喊叫,状若疯狂,时而拉住路人,将其吓个半死,被马
上推开,爬起来又继续。
周围的商家却好像早已习惯了一样,只能用厌恶地眼光看着,却没什么好办
法。
只要不打扰自己做生意,也就不想和一个疯子搞个你死我活。
流浪汉,慢慢地走了过来,一不小心拐进了我们所在的店里,高声宣扬着他
的末日宣言。
周围的人都唯恐碰到这疯子,远远避开。
此时我当然也在看热闹,却不想那流浪汉也刚好看过来,四目相对,他的眼
睛里明显有一种意外,或许也可以说是惊喜。
不过立马被掩盖下去,继续如同疯子一样,知道被老板给踹了出去。
我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便提醒塞莉卡快点吃完,想
要离开了。
刚走出门不远,情况就不太对了,几个路边行人看似在做自己的事情,实际
上却向我们靠拢,只是没有明目张胆地包围我们而已,直到我们走入了一个没什
么人的小巷子。
「哈哈,真是自寻死路啊!竟然还敢走到这种没人的地方。」
这群人将我们堵在了巷子里,其中一个刀疤脸走走了出来,得意洋洋地对我
们笑到。
「你们是什么人?我可不记得见过你们,你怕是认错人了啊。」
「头,不会错的,他们跟黑蛇长老给的画像一模一样!」
这时,刚刚在街上的疯子跳了出来,对刀疤脸说。
刀疤脸又看了一下画像「嗯。没错,就是他们,你小子这次立了大功,回去
我会跟长老说的,给你个小队长当。」
「嘿嘿,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小的全仰仗大哥的提携了。」
那疯子现在哪还有一点疯的样子,满眼都是即将收到的赏赐,兴奋地口水都
快流出来了。
几个人已经在论功行赏了,丝毫不在意我们两是否会抵抗,或许他们认为以
十个人的人数压制我们怎么也跑不掉了吧。
「你们两个就别想跑了,我们加特林老大在没人能够跑得了的,乖乖束手就
擒吧!」
一个小喽啰叫喊到。
果然不能乱走,这个世界可不像是以前的文明社会,这里到处都充满了危险。
我对着塞莉卡小声说到:「塞莉卡,做好准备,要战斗了哦。」
「嗯!」
塞莉卡美目一定,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还有这么漂亮的妞啊,要不我们我们把她抓回去之前先好好享受一下吧。」
一个小喽啰走了上来,像是吧我们当成了囊中之物了。
「来,给大爷我摸一下你的大奶子,啊!!」
突然地一下重击打断了他的幻想。
小喽啰挨了我一脚,捂着自己的腹部,双目圆睁,跪倒在地,只有喉咙里还
有咳咳的响声,已然是去行动能力了。
「嗯?你小子还敢打我的人?给我上!」
刀疤脸看到手下倒地,简直怒不可遏,叫手下一拥而上,而自己却走在最后
面。
以我和塞莉卡足以猎杀巨魔的战斗力,区区几个小混混对我们的威胁还是太
小。
以一个骑士级的战斗力,若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普通人来上是个也没有用。
一个小喽啰挥刀过来,被我轻易躲过,然后一拳打翻在地。
塞莉卡那边则更加轻松,只有两个人在围攻她,却被她如猎豹一样的敏捷轻
松躲过,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匕首一一击倒。
相交於我这种纯靠身体碾压的粗暴战斗方式,塞莉卡则更体现出她精灵的灵
动。
很快还站着的除了我们两个外就只剩下了刀疤脸了,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有了
刚刚的神气,想要逃走却被我们拦在墙边。
「对不起,大哥,我认错人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亲重病在床,需要我回去照顾,您就放我走吧。」
「少说废话,把画像拿给我看看。」
我可不管这老掉牙的求饶词,现在只想看一下我们是怎么被发现的,还有多
打探一点有用的信息。
「这画像也太逼真了吧?」
一拿到画像,我都惊了。
上面三个人分别是我和塞莉卡还有万卡。
画面的精细程度简直如同照片!「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大人,我只是个小喽啰啊,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确定?好吧,反正只是个无所谓的小角色,杀了也没什么关系吧。」
我将匕首放在了刀疤脸的脖子上。
「我说,我说,我都说!求求你别杀我。」
没想到这人刚刚还很神气,一副老大的样子,居然这么怕死。
「很好,算你识相,先说一下你们的组织构成吧。」
「好好好,我说,我们组织名叫衔尾蛇,是一个遍布大陆的组织,主要靠贩
卖王国禁止的东西赚钱,这座城的负责任是个巫师,名叫黑蛇。手下有三个头目,
分别是已经被你们抓走了的皮格,有着骑士级别实力的修斯,和那个风骚的女人
伊芙琳。我以前是皮格的手下,现在暂时听伊芙琳那个骚娘们的命令。」
刀疤脸也很识趣,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衔尾蛇的总部在哪个地方?」
「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真不知道?」
我握住匕首的那只手又多用上了几分力,刀疤脸的喉咙上已经被压出了一道
血痕。
「求求你,饶命啊,就是杀了我也没什么用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刀疤脸已经吓到差点尿裤子了。
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了。
「那你还知道什么,这些东西可不够买你的命啊。」
「我说,我说,我知道伊芙琳那个风骚娘们的下落!她是幻梦馆的老板娘!
她平常跟黑色和修斯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你去找她,她一定可以告诉你你想
要的。「
刀疤脸一口气把知道的全部说完,生怕我会割断他的喉咙。
「这还不错。」
我把匕首收了回来。
「那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刀疤脸战战兢兢地说。
「要是我一把你放了,你就跑去告密怎么办呢?」
我皱着眉头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绝对不会的!请你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去告密的,我刀疤脸发誓!」
刀疤脸慌忙地为自己辩解。
而我则趁他辩解张嘴之时,将一颗小药丸弹进了他的嘴里。
「吃下去,我就放了你。」
「这,这该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放心,只要你不背叛我,就一点事都没有。」
我微笑着对他说,「哦,对了,这一堆人要全杀了也挺麻烦的,就交给你了,
如果我们出了什么问题,不管是谁的原因,我都会来找你的。」
「没问题,没问题,我保证他们全部忘掉今天发生的事。」
「哈哈,就这样吧,你再给我一个能找到你的地址。」
刀疤脸现在很听话,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给我假地址。
「那就这样,再见了!」
我带着塞莉卡潇洒离去,留下刀疤脸操心地上一堆人该如何处理。
………………………入夜,玻利瓦尔城却没有随着太阳的西沈而沈寂下来,
甚至有些地方比白天还要热闹。
比如我面前的三层楼大建筑,幻梦馆。
它是这座城市里最有名的风月场所之一,以拥有各式各样的美女而闻名,并
且它既能为贵族富商们提供优质发享受,又能给社会底层的平民们低价发泄欲望
的机会。
所以它才成为了这片红灯区最吸引人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伊芙琳一般在三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不过可能会有一些守
卫。」
我和刀疤脸看着这在异世界算是华丽的建筑了。
这次只有我出场,塞莉卡留在了旅店。
「嗯嗯,不错,看来你对这里很熟悉嘛。」
「嘿嘿,小的没事也带这兄弟们来这里放松一下,不过都是些姿色平庸的,
远远比不上嫂子的美貌。」
「嗯?你还想打塞莉卡的註意?」
「不敢,不敢,只有您这样的勇者才配得上如此美人。」
「算你识趣,好了,你可以走了,没你什么事了。」
「是是是,这就走。」
看着刀疤脸退下,我也准备去找一下这位老板娘了。
………伊芙琳这时正在看书,幻梦馆的事情一般都有手下去处理,所以只要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或者大人物来的话,她还是比较空闲的。
而在这种时候,她就喜欢用看书的方式来放松。
别人都以为,她一个没有太强武技女人,能在地下世界混得这么好,还开了
一家如此大的娼馆,全都是靠分开双腿,勾引男人。
但要在这么多男人中混到如此地位,还要将幻梦馆经营地如此兴旺,显然不
是只靠美色完成的。
但这些并不妨碍嫉妒者以此攻击。
她总感觉今天有事要发生,自从皮格被抓走了以后她就感觉这城里暗流涌动。
她要想好自己应该怎样在这势力的漩涡中保存自身,她一直活下来并且越过
越好靠的这种谨慎与识时务。
咚咚咚!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门没有关。」
嘎吱,门被推开,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黑色短发的年轻人。
没错,就是我了。
「晚上好啊,伊芙琳小姐。」
我面带笑容地走进了屋子,然后缓缓关上了们。
「哦,晚上好啊,强大的勇者。」
伊芙琳的笑容充满魅惑,手却放在了桌子下面的机关上。
「您不仅长得漂亮,演技还很高超呢。那天晚上我们都被你骗过去了呢。」
伊芙琳没有回话,眼里却有些疑惑。
「不用等了,你安排在外面的守卫们都已经被我解决了。」
「阁下的本领真是高超呢。」
一丝无奈的神情出现在了这位金发美人的脸上。
「不知这么晚来到我房间里有什么事吗?该不会就是来跟我打个招呼吧。」
「当然不,我来这里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一下衔尾蛇。毕竟作为敌人,我还是
要多了解一下对手的。」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伊芙琳挑逗地看了我一眼。
「因为你没得选。」
我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伊芙琳的桌子上。
她的脸上略过一丝震惊,最后又回到了充满魅惑的表情。
「如果我不合作呢?你难道要强奸我吗?」
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邀请对面男人来强奸她,确实充满诱惑力,特别是配上领
口下深深地乳沟。
「先奸后杀。」
伊芙琳表情略有点僵硬,「呃,你还真是直接呢。」
「当然,你不也是吗?」
「唉,没办法,碰上你这种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人。说吧,你想要什么。」
「告诉我黑蛇的弱点,还有他的行程。」
「你这是要我背叛他啊,要知道背叛一个巫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他的
背后还有一个遍布大陆的组织呢。」
「没关系,只有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的。而且你不觉得相交於背
叛他的后果,不和眼前这个男人合作的后果更为严重,而且见效更快吗?」
我说着,手已经摸上了伊芙琳精致的脸蛋,入手光滑有弹性。
「哼,就知道威胁一个弱女子。不过你真的考虑好了要和一个巫师作对吗?
他的手段有很多我们都不能够理解。「
「难道我们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也对,皮格是他的侄子,你把他送进了监狱确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那你知道写什么就直说吧。」
「既然如此,就都告诉你吧。一般情况下修斯都会和黑蛇待在一起,他的实
力虽然不及你,但也是一个正经的骑士级。只要他把你拖住,那么黑蛇就有足够
的时间释放他的巫术。这个后果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嗯,确实,那我必败无疑。」
「好吧,那接下来你要记好了,每个月的十五号修斯会回家,这个时候黑蛇
只有几个普通守卫保护,这就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我听得眼前一亮。
没错,要是这个时候偷袭的话,近身肉搏的巫师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真是个有简直的消息啊!看来找你果然没错,你竟然知道这么多消息。」
「呵呵,男人嘛,在床上的时候嘴是把不住门的。」
「看来有不少男人都拜倒在你的裙下了。」
「是啊,而且今天我还想再增加一个。」
伊芙琳挑起了我的下巴,一双碧眼死死地盯着我,风情无限。
「那我当然是不客气了。」
「好啊,那我先来看看你有没有和你强大实力向匹配的本钱呢?」
伊芙琳先自行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丰满胸脯。
然后俯下身来脱下我的裤子。
我的肉棒早已在她的挑逗中硬得不行,裤子一脱小兄弟便弹了出来,昂首立
在伊芙琳的面前。
「哈哈哈,勇者先生,你的长枪好像不如你人来的英勇啊。」
伊芙琳略带嘲讽地看了看我的下身。
「不要小看它啊,等下就让你见识厉害的!」
我不服气地抓住了伊芙琳的巨乳,一只手根本就掌握不住。
不一会儿,我们都脱得精光。
伊芙琳的丰乳肥臀比塞莉卡更加丰满。
巨乳,细腰与丰臀构成了一个完美的s曲线。
犹如魔鬼的身材。
下身的金黄色毛发经过精心的修剪,形成了一个倒三角,引人一探究竟。
我让伊芙琳躺在她的办公桌上,让她的身体完美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将鸡巴对准了伊芙琳褐色的蜜穴。
「准备好了哦,我要来了。」
进过调情,蜜穴已经渗出了淫汁,我的肉棒毫无阻力地直通到底,全根没入。
阴囊与伊芙琳丰满地臀肉相撞丰满,发出啪!的一声「哦~」
随着我的进入伊芙琳发出一声浪叫。
伊芙琳的小穴经历过无数大鸡巴的摧残,自然是不如塞莉卡的紧致。
但肉壁却紧紧地裹住我的阴茎,让人无限畅快。
几乎就让人想要发射了。
但经历过塞莉卡妖精般的淫穴的磨练,我自然不会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我双手握住伊芙琳的纤腰,腰部不断发力进行着征伐。
用上了传说中的九浅一深,鸡巴在伊芙琳的肉穴里横沖直撞,左突右沖.
搞得她淫叫连连。
「嗯~啊啊…你的~啊啊~小兄弟…好猛~干我的骚穴!快干死我!」
我闻言更加的努力抽插,几乎每一次都是完全抽出来,再深深地插进去,插
到最深。
撞击的动能让桌子上的器具乒乓作响,伊芙琳丰满的乳房也荡起了波浪。
「哦哦哦哦~勇者大人~再插进来一些,再插深一些,干穿我的小骚穴!」
说着臀部向上迎合,好让我能够插的更深入一些。
「已经,插到底了。」
我已经用尽全力,却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探索伊芙琳的无底洞。
伊芙琳闻言才想起来我的肉棒只是地球上普通人的尺寸,即使完全勃起也只
有十三公分长,而这个世界的男人普遍都是二十多公分。
我在这里其实已经完全可以说是短小了。
「哦,那就再用力一点!用你那可怜的小小肉棒干我的骚穴!」
我感觉不能让她鄙视了,一边不加怜惜地狠狠干她,一边拍打她的臀部来增
加刺激。
她也扭动着腰肢迎合着我,为了获得更多的快感。
我们都将註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做爱上。
期间我仿佛听到了门外有男人在追求妓女为他服务,还听到了女子的尖叫,
但我并没有在意。
而是专註於征服身下这个小荡妇。
几百下之后,我终於忍不住,在伊芙琳的身体里喷射出了我火热的生命精华。
「啊,好烫,小鸡巴里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在我的淫穴了里!」
我将无力的鸡巴从伊芙琳的淫穴中拿了出来。
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汗水。
伊芙琳缓缓坐了起来,小穴中精液她也不用纸或者毛巾什么的擦,而是直接
用手指将这些乳白色的粘稠液体放入嘴中,舔食干净。
「射得也不够多哦。」
伊芙琳轻笑着对我说:「我们的勇者大人在性能力这方面是真的有点弱呢,
呵呵呵!」
「哦,对了,你不是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伴吗,就以你的小东西,难道能满
足她吗?她真是可怜呢。」
「哼!这就不劳您费心了。」
我没想到本来今天是我来找她麻烦,结果却被她给羞辱了一顿。
「哦?生气了吗」
「才不会呢,你随便说。大丈夫经得起别人的评价」
「哈哈,大丈夫哦,我和衔尾蛇在这座城里较高层的人几乎都做过。他们的
大小虽然参差不齐,但是最短的也比你长这么多哦,」
她拿手比划了个大概5厘米的样子:「大」
丈夫你还不够大哦。
妈的,气死我了。
你个臭婊子天天被人干,骚穴让人干得松松垮垮的(其实由於她註意保养,
还是很紧致的),以后谁干你都没感觉。
我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那我算是」荣获「
干过你的最小鸡巴咯。

我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不是哦,最小的是伯爵加8岁的小儿子的,哈哈哈。」
如果这是二次元,我的头上应该都冒出一个红色的愤怒标记了。
「算了,算了,不开你玩笑了。你要是想干掉黑蛇一定要抓住那一天的机会。
错过了就很难了。」
「这么关心我,难道爱上我了?」
「大姐姐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你这种」小「
男生呢?不过和你做爱确实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呢。

「那要不要再感受一下?」
咚咚咚!正当我准备提枪再战的时候,敲门声又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了。
一个年轻女孩子走了进来「伊芙琳姐姐!」
「有什么事呢?」
年轻女子看了看我。
没有说话「没关系的,你直说就好。」
「馆里出现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鸡,竟然在用我们的地方接客呢!」
「哦?那带我去看一下。」
说着穿上了一件外衣,稍微遮住了全裸的身体便出门去了。
「小弟弟等我一下哦。」
出门前回头对我说。
你才小弟弟,你全家都小弟弟。
我在屋里无所事事,查看了一下系统。
果然能量值又增加了。
我算是摸清楚这个系统了,它的能量来源方式实际上就是收集周围的能量。
范围大概是十米左右,其中最主要的能量来源方式便是从性爱中吸收能量,
而其中效率最高的又是塞莉卡和别的男人做爱(果然是为我这个变态专门设计的
啊)。
当然击杀强大的生物也会有能量收入。
还有隐藏的任务模式,不过目前除了叫我去上别的女孩之外,好像也没什么
任务了。
而且奖励还是固定的100能量点。
正当我无聊的时候,伊芙琳回来了,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跟我过来,会看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哦!」
我疑惑地跟了出去,刚刚不是去处理什么野鸡了吗,有什么事发生吗。
没走多远,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里面传来一阵女孩的娇呼和肉体碰撞的啪啪
声。
伊芙琳站在门口,招呼我过去看,我依言过去。
向里面望去。
一个赤裸裸的娇躯正跪爬在床上,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却五肢及其粗壮
的矮人正站在她的背后晃动着腰,拼命地将他黑黝黝的粗壮肉棒送入前方的嫩穴
中。
这个女孩拥有雪白的肌肤,臀部虽然不是十分丰满,但却非常挺翘有弹性,
如蜜桃一般。
腰肢纤细却有着很好的线条,这种青春充满活力的身材只有经过长期的锻炼
才会有的。
不过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啊啊啊~~太粗了~小穴~要撑坏了~啊啊~」
女孩被一阵猛烈的攻势搞得受不了了,擡起头高呼到。
棕色的长发随着擡头而向后飘扬,露出了一张我无比熟悉的脸。
!!塞莉卡?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被一个矮人给奸得死去活来。
「哇哦,原来这就是你满足你的小女友的方式啊,看起来很有效呢。」
伊芙琳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对我说。
「我…」
我却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目光,不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伊芙琳的话。
塞莉卡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被一个矮人嫖客当成妓女给嫖了!我
的内心觉得我应该去阻止他,然而身体却一动不动,只有刚刚才软下去的肉棒瞬
间又擡起了头。
这个细节被伊芙琳给发现了,她将我的裤子拉了下去,肉棒顿时解放了出来,
暴露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比刚才还要硬呢!看起来是不需要我去阻止他们了。我来帮你发泄一下吧。」
说着用她温软的小手握住了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纤长的手指时不时划过
我龟头上的敏感之处,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还好屋内的两人都没有精力关註门外了。
矮人的寿命比人类长不少,相应的生育率就要低於人类。
而矮人为了保证自己的人口,矮人们便养成了做爱的习惯。
可以说矮人是一个非常喜欢做爱的种族了。
矮人的身高虽然虽然只有人类的三分之二,但鸡巴可绝对不小!黑黝黝的二
十几公分长,却比人类的要粗不少,就像是他们的身材比例一样。
肥壮的肉棒上还有一个鹅蛋大小的龟头!「哈哈,感受我铜须的怒火吧,小
荡妇,我要把你干上天!」
矮人吹起自己的大胡子,发出征战的宣言。
「嗯嗯~~啊啊~插到花心了,太深了~~啊啊啊~要被干穿了~~啊啊~
嗯嗯~肉棒太粗了,小穴要被干坏掉了~~」
矮人一点不懂得温柔,每一次都用上大力气,吧塞莉卡干得花枝乱颤。
矮人每一次插入都能吧塞莉卡的小嫩穴塞得慢慢的,每次抽出来的时候,塞
莉卡阴唇里的嫩肉都被翻了出来,然后再挤进去。
干!这真是逼都被人干翻了!「铜须老公是不是很厉害啊?看老公的大肉棒
填满你那小淫穴!」
「啊啊~~才不是老公呢!~~我有老公了~啊啊~淫穴被填满了!~大肉
棒太厉害了!~要干死我了!」
「嗯?有老公还出来卖淫,原来你这么淫荡啊!」
「啊~才不是卖淫呢,明明是你强奸!」
「哼,我才不管那么多!现在我就是你铜须老公!」
矮人一边说,一边把肉棒缓缓地从塞莉卡小穴中抽了出来,放在那一道缝隙
上缓缓磨蹭。
「你要是不叫我老公,我就保持现在这样。」
塞莉卡已经到了高潮边缘,被他这么一弄,顿时感觉下体无比空虚,只想找
个东西填满。
当然忍受不了。
「啊啊!不要!铜须老……老公…请…请干我的小淫穴!」
「这样才对嘛!啊哈哈!我要让你起不了床!」
说着擡起了塞莉卡的一条腿,让塞莉卡变成了一个小狗撒尿的姿势,然后将
黝黑的粗肥肉棒插入塞莉卡的小嫩穴。
「哦哦!~」
没插几下,塞莉卡已经到了极限。
「啊啊啊啊!要去了!」
身体一阵抽搐,淫穴中喷出一股淫液,直沖铜须的大肉棒。
塞莉卡竟然在娼馆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给干到高潮了!我在门外看得再
也把持不住,将精液喷在了伊芙琳的手上。
「这次可真快呢。」
伊芙琳一边擦手一边对我说。
不过我完全沈浸在眼前的刺激中,没有空跟她斗嘴了。
房间里,矮人也受不了了,大吼一声,将肉棒深深插入塞莉卡的子宫,把积
攒的精液全数喷射进去。
「啊啊,好烫,子宫被精液灌满了!被铜须老公的精液灌满了!」
塞莉卡又被人家内射!爽到胡言乱语了。
矮人死死的抓住塞莉卡雪白的翘臀,要把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塞莉卡的子宫
里面!这一次足足射了半分钟,真不知道到底射了多少呢。
「铜须今天满足了!淫荡的小妞,我下次再来照顾你的生意。」
矮人满意地从塞莉卡的身上爬起来,从兜里掏出两枚银币,丢在了塞莉卡随
的奶子上。
看样子是以此作为嫖资,还不是白嫖。
矮人提上裤子走了出来,而塞莉卡在高潮之后虚脱得躺在床上。
「诶,这位老兄也看上了那个小妞吗?你可真有眼光!哇,那个嫩穴夹得那
叫一个紧啊,她老公肯定是个性无能,都没有好好开发一下她。啊哈哈!你要小
心别被榨干了啊。」
矮人从我身边路过时,炫耀似的向我介绍起了我的老婆。
他觉得不会想到他口中的性无能就站在他的面前,想要一拳头把他给打死。
「原来你还有这个爱好啊,那其他男人可就有福了哦。」
伊芙琳的樱桃小口在我的耳边说到。
「请你帮我个忙,这件事帮我保密。」
「还不想让人知道啊,好吧,姐姐就帮你这一回。」
我转身离开,只留塞莉卡躺在床上,阴唇一张一合地流出精液。
接下来的事伊芙琳去帮忙处理。等会儿可要好好地问一下塞莉卡到底发生了
什么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