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者】(先行体验篇)(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靠近机巧山附近的一座山头
「凤曼仙子约妾身出来不知所谓何事呀?我们现在可是敌对关系哦」拖着九
条雪白狐尾的天狐缓缓的来到一位美妇身边说到「我要和你合作」叫做凤曼的美
妇平静的说到「哦?凤曼仙子为何忽然要和妾身合作呢?当初妾身可是亲子邀请
您加入机巧山您还狠心的拒绝妾身呢」天狐妩媚的说到,种族优势这一刻发挥的
淋漓尽致,就算同样媚术高手,凤曼还是内心隐隐吃惊「我得到消息,冷尘回来
了」凤曼眼神中闪过仇恨的火花「只要能除掉冷尘,我极乐山加入机巧山又何妨?」
「哦,这但是让妾身没想到,仙子堂元婴修士,怎么不亲子动手呢?」天狐
显然对于凤曼提出的合作还存在疑虑。
「你不用多疑,具体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为了表示诚意,我可是带了投
名状的」凤曼一挥手,从一个元神从凤曼手中的一个盒子中飞了出来,漂浮在两
人中间。「这是浩天宗戚老头的元神。听说你有用处」凤曼淡淡的说到「什么?
戚老头的元神?!」天狐明显被吓到了,戚老头可是下一届浩天宗的掌门,就这
样被凤曼抽取了元神,看来这凤曼决心但是蛮大的,既然如此……
「哈哈。仙子真是大手笔,仙子的诚意,妾身看到了,妾身代表机巧山,欢
迎极乐山加入,有极乐山加入,可谓如虎添翼呢」天狐巧笑嫣兮。
「不知道仙子需要妾身做些什么呢?」天狐歪着头看这凤曼说到「冷尘和你
女儿在一起,你只要让你女儿将擒下交给我就好了」凤曼不疾不徐的说到。
听起来很简单的条件,可是天狐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仙子不要开玩笑了,雪
莉现在根本不受我控制……」
听到天狐亲口承认。凤曼还是有些吃惊的,不过根据一系列的表现,天狐没
办法只会小狐狸看来是真的,「既然如此不知道能不能请天狐亲自出手呢?」凤
曼认真的看这天狐说到「呵呵,仙子真是会算计呀,也罢,既然是合作,我就应
该拿出诚意来,那么,就仙子帮我去处置器王四长老,而冷尘就交给妾身,如何?」
天狐轻笑的说道凤曼转身轻飘飘的说了句「可」随后身影如风一般飘起,往远方
遁去……天狐看着凤曼远去,目光灼灼,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凤曼离开了机巧山附近。
「器王四长老吗?真是棘手的对手。」凤曼拿出一张传音符。给器王宗的四
长老之一烈枪?战宏传音,说自己在诡雾森林中找到了天韵铁。
「老家伙,不知道你能忍受得了天韵铁的诱惑吗」凤曼随即赶往诡雾森林提
前做准备来埋伏赵宏。
天韵铁,一种极品炼器材料,法宝在炼制过程中加入少量的天韵铁,可以让
使用者的法力更加的契合法宝,大大提升默契,所以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炼器材料,
对于器王宗的长老,那更是致命的诱惑,想来战宏必定会前来。
「器王宗这四个长老都不是善于的角色,虽然战宏不是修为最高的,但也是
仅次于凌旭的存在,不过好在他是个急性子,那么……」凤曼一边想着,一边在
洞窟内布下法阵,凤曼拿出一个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洒在一块玉石上边,
随后用幻术将玉石伪装成散发着氤氲之气的黑色铁块。
升仙散,名字很优雅,实则是极乐山最猛烈的媚药,中者会法力全无,欲望
高涨,经过和女体的连续交媾才能泄出媚毒,不过此药无害,就算没有人发泄,
过7天也会恢复,不过这7天是不能动运法力。三个时辰后,一个壮硕的身影出
现在了洞内,看着一个角落的天韵铁,目光中露出了狂热的表情,飞身过去,正
待拾取,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四下大量,随后看着一个角落「道友可以出
来了,这种拙劣的计谋也想骗过老夫?」
等了一会见到没有人出来。战宏自语道「难道真的没人?」随后慢慢的转身,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背在背上的长枪,化作一片火海横扫了过去,覆盖了整个洞
窟。
战宏没有注意的角落,一个身影浮现,撑起一条纱巾,挡住了战宏的攻击。
不过毕竟是女子,加上战宏属于偷袭,凤曼难免后退,加之气血翻腾。定了定神
「战长老,没想到你尽然能发现我,」
「发现你?凤曼仙子是看不起自己的隐匿功法吗?老夫没有发现你,不过。
这么大一块天韵铁放在如此唾手可得的地方,你会如此好心叫老夫过来」战宏抖
了抖手中的长枪,「现在仙子是不是该给老夫一个解释呢?」
「如果战长老可以拿下我,别说解释了,就算您想玩任何姿势我都可以满足,
就是不知道战长老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凤曼欺身而上,面对战宏,自己实力谦
逊,所以抢攻很有必要。凤曼的法宝比较特别,是一条散发着粉红色光华的轻纱。
当然这只是表象,凤曼真正的杀器是双腿的丝袜,这双丝袜是用千年冰火魔蚕所
吐的冰火蚕丝编制而成,可以随意转化冰火属性,而且丝袜韧性极强,无论是拉
伸还是抗击度,都毫不逊色普通的法宝,但由于丝袜是贴身物品,所以凤曼的战
斗方式也是属于贴身缠斗的类型,而战宏,早年是一个将军,后来机缘巧合修仙,
但难改本性,所以是一名难得的炼体修士,这样就变成两人像是世俗武者那想那
样,招数层出不穷,最终还是战宏技高一筹,战宏长枪犹如毒蛇一般从一个刁钻
的角度斜刺凤曼,凤曼慌忙躲闪,虽然闪过了刺击但还是被战宏一掌劈在肩上,
踉跄倒地。
战宏自然不会放过一个机会,一个转身,长枪如龙,向着凤曼刺去,凤曼抬
起一天玉腿,挡住了冲击而来的长枪,如虹的长枪尽然被一条纤纤玉腿挡住,战
宏大惊「什么?老夫的长枪尽然……」凤曼没有给战宏时间,玉腿下勾,两长枪
踩在地上,借力飞身而起,手中轻纱抖动一下,将战宏的双手紧紧的贴身束缚了
起来,半空中的凤曼腰身一扭,从战宏的头顶飞过,而战宏被束缚的双手也顺势
被拉过了头顶,伸向背后,凤曼动作一气呵成,治住了战宏,还没等战宏挣扎,
一块汗巾就盖在了战宏的口鼻之间,一股特殊的香气传进了战宏的脑海,而浑身
的法力。开始变得极难调度,被凤曼死死的治住。
就在战宏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忽然身体一凉,全身的衣服已经变成碎
片飞散而去。
「妖女!女要干什么?」战宏大惊,一股不好的预感笼罩心头。「老家伙,
落到我极乐山手中,你说我要干什么。」凤曼阴冷的声音由背后传过来。随后战
宏的双腿被左右踢开,还没来的急反应,下体就被凤曼狠狠的踢了一脚。冰火蚕
丝的效果发挥出来,时冷时热,让战宏双腿开始打颤,凤曼冷冷的看了一眼,又
一脚精准的踢在了战宏的下体,这次战宏再也坚持不住了。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在战宏跪倒的一瞬间,凤曼一扯手中的轻纱,战宏双手被拉的往后一顿,变
成了脸颊着地,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哼,」凤曼的得意的哼了一声,用脚尖将
战宏挺立的肉棒勾了过来,用手中的轻纱绑了起来,这下。战宏就很难受了,轻
纱一头绑着双手的手腕,一头绑在蛋蛋根部,自己一旦用力,势必拉扯到蛋蛋,
于是只能乖乖的不敢乱动,而由于轻纱的长短被凤曼控制的刚刚合适,战宏的肉
棒被被轻纱束缚的正好像下直直的垂在两腿之间。
凤曼抬起玉足,用穿着丝袜的玉足挑逗着战宏的肉棒「战长老,你这是怎么
了?不是看不起我这妖女吗?现在怎么肿成这样呢?」战宏羞愤欲死,所以默不
作声,凤曼轻笑一声,两法力注入丝袜,顿时丝袜变得忽冷忽热。而凤曼也双手
抱胸,用一只脚脚趾夹住战宏的肉棒开始上下滑动。战宏趴跪在地上,被凤曼的
玉足挤压这肉棒,完全像是一头被挤奶的奶牛,越想越气。想要挣扎……
凤曼眼中闪过戏谑的神情,在战宏想要挣扎的一瞬间,利用高超的技巧,榨
出了战宏的精液,战宏刚刚积蓄的力量由于射精,一下腰膝酸软,头晕眼花,完
全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战长老不要想着逃脱了,落到我极乐山手中的修士。从来没有能逃脱的」
凤曼泯着嘴笑着说到「当然,很多人都不舍的逃脱呢。」凤曼抬起脚,看了下射
在上边的精液,可惜的说到,「哎呀,都浪费呢,还是不要浪费的好」凤曼轻柔
的脱下丝袜,两粘着精液的丝袜塞进战宏的嘴巴,剩下的一只套在了战宏的头上。
秀美的玉足看这战宏都有些呆住了,凤曼得意的笑了一声「怎么,战长老喜欢我
的脚?哈哈,真搞笑,堂堂的器王长老尽然喜欢我的脚,」凤曼羞辱了一下战宏
后,说到「我比较喜欢成人之美,既然战长老喜欢我的脚,那么……」凤曼脚下
浮现起了雾气,随后两天蛇从雾气中窜出,咬牙在了战宏的蛋蛋上,而另外有一
条蛇,则从雾气中不紧不慢的游离出来,来到战宏的肉棒附近,用阴冷的眼神看
着战宏的肉棒,而咬着蛋蛋的两条小蛇一边往战宏的蛋蛋没注射毒液,一边颤抖
给予战宏刺激,而那条大一些的蛇看准机会,一口将战宏的肉棒吞在口中,开始
吮吸吞咽,战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呵……呵的喘着粗气。
在反观凤曼,面色潮红,含着自己的手指,一脸享受的问道「战长老,我极
乐山的极乐六式如何?」凤曼适时的加大蛇足的力度,战宏的精液随即射出,被
蛇足吞咽,一团一团的精液像鸡蛋一样,通过蛇足的身体,吸取了凤曼体内「啊~~」
凤曼享受的叫了一声「好精纯的精元。」战宏多年精修的精元,被凤曼毫不留情
的吸走「战长老,好好体验一下吧,蛇足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技巧……」凤曼
眼神越来越冰冷,看着战宏就像盯上猎物的毒蛇,但凤曼的表情却越来越淫荡。
如果不注意看一定以为凤曼也动情了,可是她眼神中阴冷的表情宣示着她的清明,
含着战宏肉棒的蛇足开始疯狂的蠕动,战宏的精液,一股接一股的被吸出,鸡蛋
般的精液团源源不断的通过蛇足送进了凤曼体内,凤曼显得越发的诱人……
战宏身形开始变得灰败,就在凤曼准备加一把力,彻底将战宏吸干的时候,
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刀夹在了凤曼脖子上……「仙子玩的很开心嘛」一个陌生的声
音传过来。
凤曼大惊失色,自己一时大意就被摸到如此近的位置,而且看刀上混厚的法
力,来人肯定也是一名元婴修士,自己就算舍弃肉身也未必能逃脱,而架在自己
脖子上的刀发出湛蓝色的光华,随即一分为二,一把继续架着自己,一把用刀背
划过自己的躯体「仙子的身材正好,弄得在下都有点魂不守舍呢」。一个男子声
音从背后传来,调戏着凤曼。
看这面前的刀,凤曼惊呼道「是你,天刀陆敏!」凤曼不由的惊慌,器王四
长老来了两个,自己就算是吸收了战宏的精元也断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早知道,
媚修吸收别人的精元,十分精元最多能吸收吸一成,剩下的都在吸收的过程中流
失了,要不然媚修早就一飞冲天了,所以,就算自己现在吸收了战宏大部分精元,
和两人还是差远了……
湛蓝色的刀刃来到了蛇足的位置,用刀刃轻轻的摩擦着蛇足,「仙子,如果
在下一刀切断它,会不会对仙子造成伤害呢?」陆敏走出了阴影,看这凤曼说到,
陆敏是传统修士,所以他的天刀不需要用手拿着,只需要用法力驱使就行,陆敏
来到凤曼背后,双手猛地按上了凤曼两边的肩头。凤曼被吓得抖了一下,玉颈被
天刀割破就出了猩红的血液,陆敏贴在凤曼背上,用舌头舔了一下流出的血液,
鼻尖嗅着凤曼的发丝,在凤曼耳边轻声说道「仙子别停着呀,继续呀。」
凤曼无奈,只能继续催动蛇足,但又不知道陆敏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只是不
紧不慢的用蛇足在榨取着战宏。而陆敏则神情专注的看着凤曼蛇足的动作,每次
看到战宏的精液被吸出来,陆敏贴着凤曼的肉棒就会抖动一下,也许他自己没有
感觉到,可是媚修天生对这些比较敏感。凤曼神情渐渐好转,看来自己还是有转
机的。
「丁道友不是来救战长老的吗?」凤曼小心的问道「救这老家伙?他仗着一
个老每天甩在下脸子,我为什么要救,但是……」陆敏深深的在凤曼的秀发间吸
了一口气,「让他被仙子吸干,我比较乐意看到……」陆敏说着,肉棒已经挺立
了起来,撞到了凤曼的臀部,陆敏自己也发现不妥,下身往后撤了一步。
凤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只手往后一伸,隔着衣衫,抓住了陆敏的肉
棒,将他拉到自己身上「丁道友何必要躲呢,丁道友的兵器可是很有活力呢」凤
曼又恢复了那个烟视媚行的尤物,「莫非丁道友对我的手段感兴趣?」
陆敏默不作声,全是默认了,而且,凤曼抓着自己肉棒的手,揉捏碾压,轻
弹抚弄,让自己很是舒服,所以也就没有反驳凤曼。
「丁道友如果喜欢我的手段,大可不必用把刀加架着我哦,对于主动想和我
们媚修亲人的修士。我们都是很欢迎的」凤曼一边继续用手刺激着陆敏,一边用
轻柔的声音说到。
陆敏没有搭话继续享受着凤曼的服务,凤曼知道,如果自己不体现一下自己
的价值恐怕还不能解除危险。
「其实妾身很好奇呢,以丁道友的实力,完全了自己养几个媚修做侍妾的,
为什么会找上我呢?」察颜观色是媚修的必修课,从陆敏出现,就对自己的蛇足
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所以凤曼做了个大胆的尝试……
凤曼将法力作用在手臂上,陆敏一冷,天刀像凤曼切来,就在凤曼即将身首
异处的前一秒,陆敏的天刀停了下来。
「丁道友不用紧张,我刚才说了,我们媚修对于主动和我们亲热的道友都是
很友善的。」凤曼的手掌已经变得比较奇特了。指甲变得很长,而且颜色是邪魅
的黑色,而且手指也变长了一些。「既然丁道友可以随意得到其他媚修,那么找
上我,一定是因为我有什么特别之处,想来上去,我能拿出手的。就只有极乐六
式了,不知道丁道友还满意吗」凤曼虽然心情很波澜,但还是装作平缓的说到。
「哼!」陆敏冷哼了一声,收起了自己的天刀,凤曼庆幸自己赌对了,一边
加快自己蛇足的吸吮力度,一边用自己的蛛手刺激着陆敏,细长的指甲绕过陆敏
的蛋蛋,一下一下的刺激着陆敏的会阴,而纤细的手指灵巧的围绕这陆敏的肉棒
来回滑动。看这陆敏渐渐先去迷醉,小指的指甲轻轻的插入了陆敏的马眼,强烈
的刺激让陆敏呼吸急促,忘情的呻吟出声,凤曼的嘴角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一滴黑色的液体由插入马眼的指甲渗入了陆敏体内,而忘情的陆敏根本没有注意
到。等到那滴液体完全渗入陆敏的体内,凤曼加大了蛛手的力度,指甲四处轻轻
的刺激着肉棒的周边,而纤细的手指这去浪潮一般不停的冲刷着陆敏的肉棒,陆
敏身体开始打摆子,在陆敏将要射出的一瞬间,凤曼的手掌离开了陆敏的肉棒。
而陆敏射出的也不是白浊的精液,而是黑色像黏胶一样的东西,将自己整个肉棒
完全包裹。
「啊!!」陆敏高潮没有得到释放,相反没过几秒就是类似高潮的表现,但
是肉棒呗封锁没有办法射出来。而陆敏还惊恐的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法力
都调动不出来……
凤曼缓缓的转过身来,将手中的黑色指甲舔了一下。「丁道友,本来媚修的
规矩是真的不能多主动和自己亲热的修士下杀手,不过,这次,我的任务本来就
是解决你们几个,所以就不好意思了,现在你就在旁边好好的看着,顺便好好的
酝酿,等我解决了战宏这个老匹夫,就来炮制你!」凤曼不在机会因为连续高潮,
已经跪倒在地的陆敏。转过头来着已经变成红色的蛇足。看来这老家伙已经不行
了,本命精血已经被自己吸出来了。凤曼控制着蛇足,离开了战宏,凤曼笼罩着
下身的雾气消失,从新化成了洁白如玉的美腿,吸收了战宏的本命精血,这双致
命的美腿更加的诱人了。凤曼上前踢翻已经变得垂垂老矣的战宏,看这他全身唯
一还有活力的地方——高耸的肉棒,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身影如蝴蝶般翩翩
起舞,随后衣物化作花瓣飘洒空中,看准位置,由空中坠下,直接用蜜穴套住了
战宏高耸的肉棒……
「极乐六式——淫壶!」随着凤曼的轻喝。凤曼的蜜穴蠕动了起来,像是绞
肉机一般,摩擦这战宏脆弱的肉棒,战宏为数不多的本命精血被凤曼的淫壶吞噬,
而一边的陆敏看着被当作饵食的战宏竟然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而这一切没能逃过
凤曼的眼睛。凤曼转过头来,看着隔着自己毒液还在撸动自己肉棒的陆敏说到
「你还真是贱,这时候还能想着发泄欲望?怎么样,要不要做我的一条狗,说不
定我会大发慈悲,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
陆敏听到凤曼的话,忙不迭的爬到了凤曼的附近,虔诚的说到。「我愿意,
我愿意,我我愿意做您忠实的宠物,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陆敏反应异
常的自然。凤曼回想一下自己以前和他见面的场景……好像他一直多自己就比较
迷恋,难道他一直就对自己有想法?
「贱货。告诉主人,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主人看!」凤曼命令道陆敏露出了回
忆的神色,「那是很久之前。在下接到两个徒弟的紧急求援,本来是赶去救援的。
可是发现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徒儿已经被您治住,那是,您还是一个金丹初期的小
修士,本来在下准备直接灭了您的,可是发现主人是媚修,就比较好奇。所以观
察一下,准备在徒儿受到严重伤害的时候在救他们出来」陆敏看了一眼凤曼,见
她没有表情便继续说到「没想到主人的身姿那么的让人男子自拔,在下看的呆住
了,呆呆的看着主人用极乐六式两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徒儿吸成人干……」陆敏看
了一眼战宏,「对就像这个老匹夫现在的样子……」
凤曼用魅惑的声音说到,「然后是这样吗?」淫壶加大力度,胯下的战宏像
是回光返照般的剧烈的挣扎。随后身体快去的干扁下去,而套在他头上的丝袜也
将战宏的元神拘禁出来,炼化掉……
「对对,就是这样,看这主人如此优美的身姿,在下沉沦了,不可自拔,我
将后边感慨的援军全部打发了,看这您绝美的身姿,然后……陆敏不好意思的低
下了头」然后就被我的样子征服了?「凤曼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完全两战宏吞
噬后,凤曼的实力也有所增长。」贱货,老实交代,有没有自慰!!「凤曼羞辱
着陆敏。
陆敏跪着给凤曼虔诚的磕了一个头,「那天是在下射的最爽快的一次。从那
以后。我就被您深深的迷住了,幻想着哪天也能被您吸干。」
凤曼有些诧异,希望被媚修吸干的人不是没有,那些此生无望在进一步,而
且安排好后事的。一般都会找个媚修来让自己在极乐中告别这个世界,可是像天
刀这样的修士,正值壮年而且,修为高深,想要被吸干,可是前所未有,凤曼沉
默了一下,「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不过我这次是来解决你们四长老的,你帮我
把剩下两个解决,我就让你在极乐中死去。」
「谢谢主人,凌旭不知所踪,我可以将霸锤给引出来然后暗算杀掉。」陆敏
没有一批对同门的怜悯,他此时想的完全是完成凤曼所指派的任务,然后被凤曼
吸干,体验那极乐的快感「不需要你来,他将变成我的补品!」凤曼说到「霸锤
有没有什么心境破绽?」
「他有一个双修伴侣,为了救他,死了。」陆敏想了一下说到「很好,去吧,
两霸锤引过来,剩下的交给我。」凤曼淡淡的说到。
陆敏笑死身来,有点犹豫。凤曼看出了他的犹豫。「你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
鹰,也罢……」凤曼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只肉丝的丝袜,手一挥,丝袜变大将
陆敏套在了里边。陆敏完全没有反抗。静静的看着凤曼将这件灵器套在自己身上
「这是我早年用的灵器,现在已经用不上了,现在让它跟着你,可以压制我的毒
液,顺便能让你到时候更加的爽快……」套在陆敏身上的丝袜灵器缓缓的变淡,
最后消失,其实只是9外观消失,实际上还是紧紧的包裹这陆敏的身体,陆敏感
激的看了一眼凤曼,转身离开了……
一切进展很顺利,霸锤丁雷被陆敏引到了凤曼的幻阵中,看着眼前的女子。
铁塔般的汉子就下了伤心的泪水。「阿珍,是你吗?」女子来到丁雷的面前,用
手轻抚着丁雷的脸颊,「阿雷,你瘦了……」
「哇啊啊啊啊,阿珍,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中午又看到你了,哪怕这是
个梦,我也心满意足,」丁雷转过身来,看这陆敏「小白脸,你说的没错。我有
看到阿珍了,动手吧」丁雷一幅坦然。
「动手?动什么手?」陆敏问道「难道你以为我要对付你?」
「小白脸,也许你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也许你认为我是一个粗汉,总之不
管怎么样,我看到了啊珍,无所谓了,我也累了。当初阿珍死的时候,我的心就
死了,这么多年,我拼命的修炼就是为了给阿珍报仇,心愿了了,可以了……」
丁雷转过身,看这年前的女子,「那个小白脸没有人鼓动他,他就是个怂包,是
你控制了他吧?来吧给我个痛快」听着丁雷这么说到。凤曼陷入了沉默,随后淡
淡的说到「你会死……」丁雷咧嘴一笑。冲上来抱住变成阿珍的凤曼,「我早该
来陪你了……」又是一个痴情的男子,看着面前愿意为自己所系牺牲生命的粗犷
汉子,凤曼不有的想起了那个背叛自己的人,为什么这份如此的感情么有落在自
己的身上?想到这里。便不再怜悯。丁雷的衣服化作碎片。丁雷看着站在面前,
踩着自己的女子。「阿珍,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美丽……」丁雷眼神迷醉……
凤曼身散发出雾气。随后一条洁白的的小蛇游离了出来。毫不留情的含住了
丁雷肉棒。丁雷身体一颤,看了一眼咬住自己的小蛇。没有理会,伸出手想要摸
凤曼。看着自愿放弃生命的男子,凤曼愿意成全他,用发力将发摄了过来,紧紧
的抱在自己怀里。
「极乐六式——蛇足」随后凤曼发动了蛇足。白色的小蛇含着丁雷的肉棒开
始缓慢的吞吐。而抱着丁雷的凤曼,贴在丁雷耳边轻声说道「你不会痛苦的,我
会让你上天堂的……」说吧,和丁雷四目相对,静静的吻上了丁雷的嘴唇「极乐
六式——媚口!!」凤曼的小嘴紧紧地和丁雷吻在一起,灵巧的小舌勾引着丁雷
的舌头,而含有媚药的唾液不是的灌入丁雷的口中,丁雷享受着凤曼的服务,而
体内的精元除了化作精液被蛇足吸收之外、自己的化作唾液被凤曼吸收。慢慢的,
丁雷已经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躯体了。而蛇足看到丁雷已经没有了意识,便开始
疯狂的蠕动,而冲雾气中传出其他的小舌,有的咬住丁雷的乳头,有的要在蛋蛋
上。甚至有一条转进了丁雷的菊花,随着小蛇的加入,丁雷的身体开始快速的灰
败,而全身的精元都被一旁的凤曼吸收……凤曼连续吸食了,战宏和丁雷的精元。
隐约感到自己马上就要晋级元婴中期了……凤曼扭头看着跪在一旁的陆羽,嘴角
露出了迷人的笑意。「来,让我好好的疼爱一下我的贱奴,现在是你贡献自己的
时候了」陆羽飞快的爬到了凤曼的脚下。凤曼打了个响指。陆羽便失去了自己对
身体的控制权,之间陆羽身上的衣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全包的丝袜,将陆
羽紧紧的包裹。看着已经被自己控制住的陆羽。凤曼噙着笑意说到「你将成为主
人的饵食,成为主人晋级元婴中期的补品!」
本来极具危险的话语停在陆羽耳中却变成了催情的毒药,陆羽被毒液和丝袜
包裹的肉棒跳动了几下。凤曼轻蔑的笑道「哈哈哈,真是贱货。听到自己要被吸
干尽然会兴奋的射精,看来你就是上天为我准备的机缘啊。现在让我来好好的炮
制你!」凤曼加大蛇足的力度,将丁雷完全吸干。
凤曼转过身来,双手已经变成长长的黑色指甲……两只手都发动了极乐六式
——株手。而吸收了丁雷精元的小蛇也顺着陆羽大字型的双腿,蜿蜒而上。停在
肉棒的附近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轻轻的碰触这陆羽的肉棒。凤曼伸出双手,用
尖尖的指甲,隔着丝袜夹住了陆羽的乳头,轻轻的揉捏,虽然是轻轻的揉捏,但
是指甲的尖锐,在加上丝袜独特的质感,还是让陆羽发出了愉悦的惊呼。
「主人,求您,给我把……」陆羽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还是勉强
开口说话的。凤曼松开夹着陆羽乳头的手指,两条小蛇蜿蜒而上,伸出舌头隔着
丝袜舔舐着陆羽的乳头,凤曼的手指划过陆羽胸膛、小腹、来到了肉棒的位置,
用指尖在包裹着肉棒的丝袜上边一划,丝袜和毒液边被划开了。旁边虎视眈眈的
小蛇一下子扑了上去,含住了陆羽的肉棒开始吞吐。凤曼用黑色指甲挑逗着陆羽
两颗蛋蛋。陆羽被刺激的不要不要的。身体随着蛇足的吮吸,竭力的摆动。而身
上是丝袜也想流水般的变化。来摩擦着陆羽全身。陆羽感觉像飞在了云端一样。
舔舐着乳头的小蛇。想两个顽皮的精灵。而他们的唾液含有让身体更加敏感的成
分。陆羽感觉全身都发热。被蛇足含住的肉棒,射出了大股的精液。吸到了精液
的白蛇。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肉棒。旁边一天粗一点的黑色毒蛇,看到白蛇离开了
陆羽的肉棒。飞扑而上。一口要在陆羽的龟头之上。毒牙含有的强力春药注入了
陆羽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陆羽痛的叫了起来,可是毒蛇完全没有怜悯,扭动身躯,
吞下了被自己咬伤的肉棒。由于被注射了强力的春药,肉棒勃起的更加高昂。而
这条毒蛇的吸吮力度是刚才那条白蛇的数倍。如果那条白蛇是温柔的恋人,那么
这条黑色的毒蛇就是贪图享乐的婊子。完全无视陆羽肉棒的感受,只是强力的想
要榨取出陆羽肉棒里边的精液。
「呵……呵…呵」陆羽有气无力的喘息着。而站在面前的凤曼。用一只手抚
摸着自己的乳房,显然也陷入了情难自禁的情况,一般媚修很少会动情……今天
凤曼的状态可以说是很难看到的。可能是刚才被丁雷的深情打动了吧。失去了凤
曼的控制。蛇足变得异常的狂暴。猛烈的榨取着陆羽的精液。而陆羽也如愿异常
的体会到了他弟子曾经享受的那种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被吸了出来,感觉到
自己的精元被一点点的吸收高凤曼的体内,凤曼的气息越来越强。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敌过按日思夜想的欲望,期待着被吸干。想要被吸干。想
要被那个自己可以一巴掌拍死的女人吸干……缘分就是这么的简单。也许这才是
自己最好的归宿。自己可以安息了……
陆羽积蓄力量用尽最后的力量。将自己全身的精元和精血逼到了肉棒。随后
被蛇足狂暴的榨了出去……
原来死的时候看到的世界是灰白色的呀……不过真爽。原来被媚修吸干,最
爽的是死的那一刻……值得,值得。
这是陆羽最后的想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