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法师】(07-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睹徒的末路
黎明升起,铁皮屋内的阿将懊恼的抱着头,因为他知道她什么都没了!房子、
亲人、钱财,最后连妻子都让自己搞的必须陪这些地痞流氓睡觉。强哥居高临下
不削的看着不停拍打脑袋的阿将,而后用充满情欲看向双手被反绑在角落柱子眼
里透露着恐惧与不安的春花,他的手下也正一脸坏笑的来回扫视阿将与春花这对
貌合神离的夫妻,他们知道强哥从不亏待下人……
强哥用猥琐的眼神来回扫视春花的肉体,心里沾沾自喜,身高158的春花
留有一头俐落的长发,长得不漂亮却非常的清秀可人,包裹在米色粗布衣的身材
凹凸有致,尤其是此刻哀戚的神情,让强哥小妇的欲火缓缓升起。
「你输了!所以你的妻子现在归我。而你可以滚了!」
「强哥…我……」
「滚!!!」
「哈哈,马上滚!马上滚!」
听到强哥面露不耐的脸色,阿将没敢逗留,看了一眼春花发现春花正用怨恨
的眼神看着他,赶紧一溜烟的走了。
「阿将!你不是人!我谢春花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捂……」
春花淒厉的叫喊声马上被衣物撕碎的声音与男性的叫喊声淹没,强哥用眼神
示意手下把赤裸的春花抬起来,手下会意的把春花的手脚抬了起来,并知趣的把
春花的双腿扳开成人字形,春花那芳草稀疏的下体曝露在众人面前。
春花稀疏耻毛下的两片红色阴唇紧紧的合在一块,在这燥热的铁皮屋内,春
花的耻毛被汗水沾满显的潮湿异常,紧緻的肉缝四周正留着透明的水滴,不知是
汗水或者是……
春花的身材严格说起来有点过於丰腴,两对乳房外巴且略微下垂,如圆圈般
的红色乳晕上镶着两粒豆子大小的红色奶头,腰枝和双腿略显肉肉的,但看在强
哥的眼里别有一番少妇风情,看的他欲血焚身。
「吼!!!!」
强哥大叫一声,强而有力的双手撕裂自己的上衣,露出还算精壮的上半身,
并迅速的脱下裤子和内裤,强哥那特殊的阴茎便出现在众人眼中,周遭的小弟一
脸坏笑,而春花的眼中则透露着恐惧。
强哥的阴茎并不长,15公分;直径3公分,但棒身周围那一力一力的圆形
凸起物却令人侧目。
「嘿嘿!王太太,我这入珠的傢伙如何啊?是不是看了下面的湿了呢?」
「你们把她的双腿固定好!大哥我要来让王太太舒服舒服!」
「是!!!大哥!!!」
强哥握住肉棒,用紫色的龟头对准春花的逼缝来回磨蹭,春花知道皆下来要
发生什么,开始用尽全身力气的想挣脱背制伏的手脚,可惜面对几个大男人,身
为女人的春花,力气根本无法跟他们比。
「放开我!放开我!」
「啊!!好痛!!快拔出来!」
强哥那入珠的肉棒直接插进春花的体内深处,毫无怜惜的开始大力摆动屁股,
棒身的珠珠在他大力的进出中不断的磨擦里面的阴壁,使的阴壁破皮,,随着每
次进出,春花的阴道便会流出些许血丝。
「你们也来玩玩吧!别光站着看!」
听到强哥的话语,后头两个没事干的小混混欢喜的脱下衣物,一人握着肉棒
走到后头在屁眼磨蹭一会就捅了进去,春花吃疼的叫了出来。
「好痛啊!!!!捂…」
但她的叫声很快就卡在喉咙里出不去,另一个小混混在春花张嘴尖叫时,顺
势的把自己的肉棒放进去,并开始进出那温暖的嘴洞。旁边那四位抓着春花四肢
的小混混,满脸羨慕的看着那正在春花小嘴和屁眼耕耘的两人。
很快的四个人都受不了了!
抓着春花双手的两位小混混,让春花的手掌握拳,肉棒对准拳头底下的缝隙
插了进去,开始强迫春花为他们手交,正在捅春花屁眼的小混混识趣的双手环柱
春花的膝弯抱了起来,让剩下的两个小混混身体能自由活动,获得自由的他们,
很快便脱下裤子,各自让肉棒的龟头顶着春花丰满的奶子,开始来回磨蹭……
春花两眼空洞的任人摆佈,脑海里浮现着与阿将的一切,从认识到结婚、婚
后实长被逼债的生活、被家暴,一幕幕的场景快速在脑海里飘过,最后定格在刚
刚阿将说要拿她当抵押品的那刻,内心一股恨意与愤怒袭上心头。
我算什么!?
我到底算什么!?
努力的扮演好老婆、好媳妇的我到底算什么!?
滔天的恨意让春花忘记身体上的羞辱,而此刻的强哥下体撞击的速度越来越
快,显然是快达到高潮,他双手用力的拍打春花的屁股,屁股上泛起红色的掌印,
没多久在一阵呐喊声中,强哥拔出在春花体内的肉棒,淡黄色的精液从阴道口流
了出来。
在强哥射精后,捅屁眼的小混混也射了!当他拔出阴茎时,以股酸臭的腥黄
色液体从屁眼喷了出来,喷了小混混整个肉棒和大腿都是,那酸臭的臭味不仅没
让在场的众人噁心,反而使他们更兴奋,那两位用肉棒磨蹭奶子的小混混马上停
止磨蹭,而是一前一后抱起春花的大腿,肉棒对准春花正滴着精液和沾满黄色粪
便的阴道和屁眼插了进去,开始大力冲刺,而享受着春花小手打手枪的两位混混
看到这么刺激的场景,一股射意袭上他们的脑海。
他们赶紧把肉棒从手心里拔出来,撸着肉棒对准春花清秀的小脸「尻枪」,
没多久两根肉棒的马眼纷纷射出黄色浓稠的精液,射了春花满脸的精液。
一旁休息一段时间的强哥和小混混,此刻下体又生龙活虎,两人走过去同时
对准春花的小嘴插了进去,同时两根肉棒入口,把春花的小嘴巴完全撑开,那撑
开的痛苦感让春花留下了眼泪,但强哥他们不管,两根肉棒开始大力冲刺春花的
喉咙,春花的嘴角缓缓流下血丝。
就这样子的,一轮、两轮……、N轮,轮奸不停的进行,中间他们只喝水便
一直持续到深夜,强哥他们疲惫的缓缓睡去,倒卧在精液和尿液粪便中的春花用
手撑起身体,面无表情的到不远处拿起自己略微破碎的衣服穿上,摇摇晃晃的走
出大门…
在春花离开后,本来倒卧在地的强哥和小混混便站了起来,相貌突然变成和
尚的样子,看着逐渐远去的春花背影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衣服破烂且头发凌乱的春花拿着一把镰刀站在家门外,面无表情
的缓缓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一露来到她与老公的闺房前,她知道那个可恨的男子
便在里面,眼里泛起滔天恨意,推开大门便对在床上酒醉而睡的呼呼大睡的阿将
砍了下去。
「啊!!!!」
阿将在一声惨叫声后,从此与世隔绝,结束他罪恶的一生,看着不断喷血的
无头躯壳,春花用手抓起地上的阿将头颅,开始发疯似的哈哈大笑,接着便提着
正滴血的头颅向外走去。
一些还在路上逗留的夜猫子看到一位满身是血且提着头颅的女人走在路上,
顿时吓的拔腿就跑!
春花无视着那些人,持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行,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春花不知道为和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这黑暗的地下通道,不过他并不在意,继
续盲目的走着…
终於她走到底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道绘有男女各种荒淫性爱的大门和一
位青衣男子,春花麻木的问道。
「你是?」
「我是欢喜佛教的副教主兼护法——法海!进去这扇门后,你的灵魂将可获
得解脱。」
大门缓缓的打开,春花提着头颅走了进去,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尊巨大的欢
喜佛雕像,在雕像下有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位看上去年约18且面色冷峻的英
挺少年,少年腿上坐着一位身穿露胸连身黑色短裙的美丽少妇,两旁站着十来位
身穿橘衣的和尚,少年突然看向春花并面无表情的开口。
「真是个好灵魂啊!那扭曲的内心与滔天恨意正是我献祭与我佛的粮食。」
少年对着春花的方向凌空一抓,春花身体顿时一道绿光从身体飞出来到少年
的手中,春花的双眼便的呆滞无神,开始傻笑。
少年把那绿光都往后方的欢喜佛雕像,那道绿光在接触到雕像后,顿时被吸
收进去,雕像的双眼喷射出红色雾气,让身在其中的少年、美丽少妇和和尚们享
受的闭上眼,肌肤便的越来越有光泽、外貌似乎也变年轻了许多!
这时法海从门外走进来指了指傻笑的春花。
「主人,这个女人的躯壳如何处置?」
少年诡异一笑。
「这个女人虽然灵魂已经被我献给我佛了!但怨恨却还操纵她的身体,让她
当我们教众练功的佛奴吧!」
「是,主人!」
听闻少年的发言,背后的黄衣和尚们用充满情欲的眼神来回扫视春花的肉体,
皆露出一抹淫笑………
隔天,听闻昨晚民众的报案,警察一大早便跑来封锁现场。
阿将和春花的家中,一位高挑的长腿女警看着地上满地的血迹和无头的屍体,
皱起美丽的眉毛。
「建成,跟底下的人说封锁现场,还有顺便把附进的目击者都找过来。
长腿女警身后那名叫建成的警官恍若未闻,眼神正不停色瞇瞇的看着长腿女
警短裙下的肉丝长腿。
「建成!你还不快去!」
「是,队长。」
建成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出门,临走前还偷看了一下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
心中暗自讚叹着,队长人不止长的漂亮,身材还非常高挑健美,尤其是那双高跟
长腿更是极品,如果有一天…他能…
建成摇摇头,走出门去。
第八章女警文琦
两个星期后,一位漂亮且身材高挑得女警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双充满弹
性的修长美腿正交叠着看着放在腿上的报告,纤细的手指一页页的翻着,娇俏的
小脸上正皱着眉头,一脸愁云惨雾,而坐在她对面的男警官却双眼大吃冰淇淋,
一双色眼不断的瞄向长腿女警的双腿交叠处,女警的裙子本身就短,交叠在一会
更是让股沟和白色的内裤跑了出来。
这位长腿女警叫刘文琦,28岁,是S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长,留有一头
俐落的妹妹头,瓜子脸上美丽的大眼睛吐露着知性的光芒,尖挺得鼻子下丰厚的
嘴唇涂满暗红色的口红,令她散发着冷艳的气息。修长的手和不堪一握的纤细腰
枝被贴身的白色衬衫给包裹得紧紧的,B罩杯的胸部在衬衫胸口呈现两个小山丘,
蓝色短裙下的美腿更是文琦最迷人的地方,身高178的她,腿长就长达110
公分,几乎佔身体的三分之二,更难得的是大腿上一丝赘肉都没有,显得更加纤
细修长,而文琦古铜色的肌肤更让这双美腿看起来健康且充满弹性,加上文琦喜
欢穿高跟鞋,每当穿便服走在外头,往往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搭车时更曾被色
狼给非礼,不过也因为这样逮捕了许多色狼增加业绩。
「啊啊…讨厌!每份资料到后来都不了了之,明明是往山上跑,怎么到后面
人就凭空消失了呢?」
文琦烦躁的一把丢掉腿上的资料,最近佛欢山里的村子发生四、五起凶杀案
和人口失踪的案件,而无一例外的是犯人或失踪人口皆为女性,在事发皆有目击
者看到犯人或失踪妇女往山上的方向走去,但就像凭空消失似的,到现在一个人
都没有找到,他们警方也在每个下山路口派遣警力看守,但两个星期来却无消无
息。
对面男警官安慰文琦。
「一定会找到的!队长放心!」
叩叩叩!办公室的门传来敲门声。
「请进!」
一位满脸鬍渣的男警官走了进来,并把手中的资料递给文琦。
「喔!是建成啊!快进来坐。」
「队长,我调查局内的资料库发现在30年前各地都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但
详细的档案皆被加密了。我的层级甚至队长的层级都无法观看,可能…需要到局
长的层级才有这个权限……」
听到要找局长,文琦眼里闪现一抹厌恶,但很快她便隐藏了起来。
「知道了!我等等找局长聊聊,你们先出去做自己的事吧。」
「好的,队长!」
在建城和另一名警官出去后,文琦走到办公桌旁打开抽屉拿出红色的口红看
着桌面的镜子擦了擦嘴唇,再看到嘴唇够红艳后,把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手伸
往腿跟拉下肉色丝袜,接着穿上黑色高跟鞋走出办公室,搭电梯上3楼找局长。
叩叩叩!
「请进!」
办公桌前年约60岁的严肃老头抬起了头,在看到进来的高挑美女后,脸上
堆起了笑容,赶忙站起来凑了过去,只不过由於老头肥胖,笑起来肥肉挤在一起
有点吓人。
「原来是琦琦啊!怎么上来不跟乾爹说一声呢?」
文琦对着老头堆着笑脸,但眼里深处的浮现着厌恶,因为老头的双手正不停
的捏着她的屁股蛋儿,让她有些气恼,不过她还是笑脸迎人,只是这个笑容是皮
笑肉不笑。
「人家想要给乾爹一个惊喜嘛!难到乾爹不喜欢琦琦了?」
「怎么会呢?乾爹最爱琦琦了!过来坐在说!」
老头拉着文琦的手坐到沙发上,手立刻又在文琦充满弹性的大腿来回抚摸,
老头边摸边吹着口哨。
文琦对於老头的抚摸感到噁心,但她并不制止。老头便是张局长,61岁,
昔日战功彪炳,抓拿犯人无数,更曾短暂当上署长。可惜15年前因为非礼女下
属而降职到S市当局长,年幼父母双亡,因此被送到孤儿院,在上国中时常被同
学欺负,因而从小好胜心就很强,当年刚从警校毕业的她,急着努力求表现,刚
好在刚进入这个局时,便被张局长暗示要求浅规则,对於企图心强的文琦来说,
这个能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当然不想放过,因此便同意跟张局长上床了!
文琦本以为偷偷来不会被发现,可惜夜路走多总会遇到鬼,她还是被她交往
3年的男友给发现奸情,男友愤而分手。现在文琦想起来并不后悔,因为她成了
S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长,只是会觉得稍微可惜,毕竟前男友是跟她交往了3
年,且在历任男友中最温柔体贴的。但在让她选,她还是会选择爬上张局长的床,
对於企图心强的她来说,事业显然比感情重要多了。
「琦琦今天来找乾爹有何事啊?嘿嘿,难到只是为了满足乾爹喜欢裸足的欲
望来的?」
张局长边说边开始伸出舌头舔着笔直且充满弹性的修长美腿,从大腿舔到小
腿,小腿舔到腿肚,左脚舔到右脚,未完还拿下双脚的黑色高跟鞋往旁边一丢,
一双脚形堪称完美的玉足出现,在灯光照射下,古铜色的脚背和十颗如葡萄大的
脚趾头显得晶莹剔透,脚底板非常光滑,平常文琦便很注重对自己这对性感的美
腿做保养,因此玉足上散发一股淡淡肥皂香,让张局长忍不住将右边的玉足放在
鼻子上闻,接着舔试着文琦光滑的脚底板,舌头一路往上滑,张局长张开嘴巴含
住大脚趾,用力的吸吮,不停吸出「噗哧、噗哧」的声响,陆陆续续的文琦右足
的五个脚趾头便被张局长一一吸吮过。而文琦的左脚被放到黑色牛仔裤上,先用
足尖点弄裤子里的肉棒,接着便把玉足按压在肉棒上来回磨蹭,虽然隔着牛仔裤,
但文琦能感受到张局长的肉棒更加发硬与滚烫。
「喔喔…琦琦……有什么事就说吧…喔…」
「乾爹,琦琦现在手上有一件案子很棘手,需要进到档案室才能找到线索。
想让乾爹你利用权限让我进去。」
满脸通红的张局长微瞇着眼道。
「那就要看琦琦接下来的表现了。」
文琦向张局长抛一个媚眼,放浪一笑。
「包准让乾爹满意。」
文琦伸手拉下牛仔裤的拉炼,双足从内裤的两侧进去用使个灵活的脚趾头挑
弄肉棒,一下用右足把肉棒拨到左边,一下子又用左足把肉棒拨到右边。
「啊啊!!行行行!让乾爹把裤子脱下来再继续。」
张局长快速把裤子和内裤脱了下来,一根短小的肉棒出现在文琦面前,肉棒
只有8公分,龟头跟小拇指差不多且呈现紫黑色,马眼正流出些许的精液。文琦
嘲讽且充满歧视的看着这根短小的肉棒,文琦28年的人生中,一共交往3任男
友,最粗的20公分左右,最短也有13公分,可想而知当年第一次看到这根短
棒时,文琦是多么的惊奇与不屑,不过最令文琦骄傲的是不管3位前男友还是现
在的张局长都对她的美腿充满着迷恋。
文琦收起不屑,伸出一对玉足对着短棒轻轻踩踏,将短棒按压到肚皮上,接
着右足向下移动到张局长的睾丸,用脚趾头按摩着他的睾丸。
张局长爽的不断呻吟,甚至伸出双手主动控制那对玉足,将双足和在一起对
准两足脚弓尖的缝隙插了进去,开始大力挺动痴肥的屁股,短小的肉棒在脚洞里
来回抽插,文琦看着不停在自己双足间来回抽动的短小肉棒,文琦一脸坏笑的双
足夹得更紧,张局长抽动的越来越快,面对着紧緻的脚洞,一股射意袭上脑海,
在一声叫喊声中,龟头的马眼射出黄色浓稠的精液,文琦的一对玉足到处都是精
液,看着喘气的张局长和脚上那噁心的精液,文琦站起身来便要进去旁边的小厕
所清洗脚上的精液,谁知张局长一把抓住了她。
「你要去哪?」
「乾爹,我要去上厕所啊。」
张局长拿起旁边一个玻璃杯递给文琦。
「尿在这里面吧!」
「这…」
文琦一脸尴尬,不过还是拿走玻璃杯放在地上,接着卷起蓝色短裙脱下白色
的内裤蹲了下来,文琦无毛的下体展现在张局长面前,确切是刮好毛的下体,因
为张局长喜爱无毛的下体,两片暗褐色的阴唇正不停的蠕动着,阴唇一张一缩间
让人隐约看到里面的阴肉,一条黄色的尿柱从小穴缓缓喷出来进到玻璃杯中,大
约喷满半杯后,文琦的尿终於停了,张局长突然从地上拿起白色内裤往文琦沾满
些许尿液的下体一抹,看着手里白色内裤上黄色的汙渍,张局长兴奋的放到鼻子
间用力一吸。
「就是这个味道!这尿骚味真令人心旷神怡啊!这就给我了!」
张局长把内裤往抽屉一塞,接着弯下腰拿起张满黄色尿液的玻璃杯,咕噜咕
噜的便把黄色的尿液喝进肚子里。
张局长从口袋拿出一张白卡给正呆滞住的文琦,文琦显然还没被刚才张局长
喝尿的变态行为中回过神来。
「去吧,对着感应器一刷就能打开档案室。」
「痾…」
看着想要的东西已经在手上,文琦拉下短裙一言不发转身就走,走动当中由
於裙子过短,鲍鱼中间的细缝不时露出来见人。
看着急忙逃走的文琦,张局长放声的大笑,她知道文琦内心非常讨厌他,但
那又如何呢?还不是要口是心非的给他提供性服务,对於文琦的性服务,张局长
显然是满意的,因此他不断提拔文琦攀上巅峰。
在这弱肉强食的时代里,力量就代表一切,而显然的权力就是力量的一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