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之神】(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
这里我就要说说『人』这个概念了,在我心中,只要开了灵智,可以思考,
就能被认可,叫做智慧种族,但还不足以叫人,人是智慧种族的一个子集,你还
得长的有人样,像猫耳娘,不就是萌妹子加了猫耳朵与猫尾巴,显得更加可爱,
激发人的保护欲,增加啪啪啪的乐趣嘛。
其实我说的这个『人』应该叫『类人』和『人类』的集合。所以 至于主角后来怎么动,嗯,日常感谢看完这不是废话的废话的你们和帮忙排版的人士。 **
蒂亚丝缓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自己的阴道有些疼痛,然后就想起
了自己昨天和布列塔妮的疯狂。想起来就让人脸红,蒂亚丝准备起来,就感觉到
抱着自己的布列塔妮。
蒂亚丝的脑袋正好被布列塔妮抱在怀里,蒂亚丝一抬头就碰上了布列塔妮的
雪白山峦,蒂亚丝狡黠的眨眨眼,一口含上了布列塔妮的乳头,慢慢舔弄起来,
偶尔用牙齿摩擦、撕咬。
不多久,布列塔妮悠悠转醒,看着怀里正吮吸自己胸部的蒂亚丝,怜爱的摸
了摸蒂亚丝的头,「小主人,昨天辛苦你了。」
「没事」蒂亚丝脸又红了,『咕嘟』一声吞下口里的乳汁,「昨天你也很累
吧。」
布列塔妮没有说话,笑着咬上了蒂亚丝的嘴唇,二人亲吻了一会,布列塔妮
说「改起了,我的小主人,跟布列塔妮一起去洗澡吧。」蒂亚丝点点头,站起来,
收拾下淫乱的场面,跟布列塔妮一起出了房间。
二人来到大厅了,阿比盖尔已经起来了,跪坐在席子上,吃着早餐,笑意盈
盈的看着她俩,蒂亚丝脸立刻就红了,昨天晚上两人的淫叫声传遍了整座房子,
阿比盖尔早就知道了。
相比于蒂亚丝的羞涩,布列塔妮脸皮就厚的多,尤其是在自己的主人和性伴
侣面前,布列塔妮淡定的坐到阿比盖尔旁边,吃着属于自己的早餐,蒂亚丝则扭
扭捏捏的坐下,低着头,吃着早餐。
布列塔妮看吃的差不多了,就站到一大一小两支半马人面前,掀起自己的上
衣,露出自己的巨乳,现在的乳头上已经有淡淡的乳汁流出来了,布列塔妮把自
己的巨乳送到阿比盖尔和蒂亚丝面前,她俩则熟练的一人一支握住布列塔妮的乳
房,开始吮吸起来,这就是雌性乳牛族的作用,人性饮料机。
布列塔妮作为乳牛族雌性,倒是挺喜欢有人吮吸自己的乳汁的,看着两只脑
袋靠在布列塔妮的乳房上,认真的吮吸乳汁,补充营养与水分,布列塔妮有种母
性的满足感。
喝完日常饮料,阿比盖尔抹抹嘴,对布列塔妮说「还记得那个捕奴团吗。」
「嗯?那个摧毁了几个人类部落的捕奴团?怎么了?」
「刚刚有斥候来报告,捕奴团掳走了几个在野外采集的乳牛族人还打伤了一
个半马人战士。」
「嗯,要去清理他们吗?」
「是的,本来不牵扯到咱们就算了,现在有事情发生,是该给那些贪心的外
来者一点惩罚了。」
「行,我听您的,主人,乳牛族任您派遣。对了,主人」布列塔妮扭头看看
蒂亚丝「把小主人也待去吧,让她见见血。
「可以,蒂亚丝是该成长了。」阿比盖尔摸摸还在吮奶的蒂亚丝的头,同意
了。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时间就订在晚上吧。」布列塔妮说完就退出去,去准
备所需的物资去了,她同时也是部落的管家。
「今天有什么计划吗,亲爱的。」阿比盖尔对蒂亚丝说。
「我要去拜访巫医奶奶」蒂亚丝一直想知道怎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昨天偷跑出去又吃了什么」阿比盖尔饶有趣味的问着。
「您,您都知道啦?」蒂亚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一枚青色的小果子,
然后,」
「然后你就在晚上去找布列塔妮偷腥去了,是吧」阿比盖尔笑笑,没再继续
调戏自己的女儿,「快去吧,别有什么毛病。」
「是,母亲大人」蒂亚丝几乎是在母亲大人玩味的眼光下逃走的。出去后,
蒂亚丝拿起自己贴身的小匕首,向巫医的住所走去。
————————————————————————
巫医独自住在部落的小角落,旁边有一块空地,是部落专门划出来给巫医种
植草药的,巫医在部落里是祭祀、接生和医治的主要人物,虽然没有权利,但在
人们心中的地位很高,而且活了很长时间,她如果对某件事有不同于首领的看法,
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首领一般会听从巫医的建议。
「巫医奶奶,在吗?」蒂亚丝探了探头,向房间里望了望。
「小蒂亚丝啊,进来吧」年迈的巫医抬起头,布满皱纹的脸露出了笑容。巫
医并不是半马人而是人类,由上上代半马人首领从一个被摧毁的人类部落带来,
并跟在上代巫医身边学习,毕竟崇尚武力的半马人懒得学习这些草药,就定时从
人类中带来幼儿,自己当巫医养着。这样既能保持忠心,知识也能更好的传承。
「说吧,你又吃了什么果子」巫医也知道蒂亚丝有事才会找自己。
「一枚青色的果子,很好吃,入嘴即化,对了,那个果子没有果核」蒂亚丝
想了想当时的记忆。
「嗯,这样的果子我还没有见过,你还有那种果子吗?」
「没有了,那棵树上只长了一颗果实,被我吃了。」
「嗯,小蒂亚丝,过来,让我看看。」
蒂亚丝走过去,巫医伸出手,捏捏蒂亚丝的身体,越捏越惊讶。
「小蒂亚丝,你的身体素质什么时候这麽好了,几天前你来这里身体还是未
成年,现在你身体素质可能比成年的半马人都强了。」巫医推测可能是那颗果子
的功劳,「小蒂亚丝你还记得那棵树的位置吗,我想去看看。」
蒂亚丝想了想那棵树周围的巨大蟒蛇,决定撒谎「不及得了,当时我是瞎走
的。」。「真可惜。」巫医叹息着,如果能种植那种果实,部落实力一定飞速增
强。「如果你还看到类似的植物,一定记下来告诉我。」巫医叮嘱道。
「嗯嗯,知道了,我会的」蒂亚丝敷衍过去「那我回去了,巫医奶奶,再见。」
巫医点点头「去吧。」
蒂亚丝回到家里,静静等待晚上的行动。
————————————————————————
月明星稀,阿比盖尔站在丛林中,眼前是捕奴团的营地,大部分人都睡了,
有几个守夜的也昏昏欲睡,正是袭击的最好时机。
阿比盖尔后面站着紧张的蒂亚丝和几个半马人战士,阿比盖尔回头,看着蒂
亚丝,笑道「不用这样紧张,一个小型捕奴团而已,估计今天晚上都用不着我出
手,你就跟在我身边好好学习就行了。」蒂亚丝点点头,手里的矛却握得更紧了。
「首领,包围圈已经完成,」一个斥候来报告,「嗯」阿比盖尔点点头「迅
速开始,注意不要发出声响,我感觉中央的帐篷里有人还活动。」「是」斥候缓
缓退到黑暗中。
不多时,一个个半马人或掏出弓箭射杀,或悄悄绕道背后突袭,把明哨、暗
哨拔干净。一时间,营地里十分安静,过度的安静反而会让细心的人起疑心,所
以半马人陆陆续续走进营地,各自找到一个帐篷,走进去,找到那些熟睡的人类,
一刀割喉,绝不发出声响,然后熟练的搜索有价值的物品。
一阵忙活后,只剩下中央的大帐篷还未『开发』,里面隐隐传出女人的惨叫
声声,半马人团团围住帐篷,阿比盖尔手指轻轻一划,帐篷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里面的场景尽收眼底。
帐篷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满身伤疤的光头,手里拿着皮鞭,一个被用花哨绳
法捆绑的亚马逊女性,嗯,身材丰满。身上满是鞭打的红痕,正忍受着光头的侵
犯,旁边有一个痴呆样的小萝莉趴在毯子上,看两腿间的白浊,估计是刚被光头
佬玩弄完,脸长得和被捆绑的女性十分相似,应该是母女。
阿比盖尔饶有兴趣的看着『新玩法』,想着学一两手。蒂亚丝站在阿比盖尔
旁边,满脸通红的看着。其他的半马人则一边观看一边小声讨论「快看,他把乳
房捆上的手法好奇特,我想试试能不能用在我家的雌性乳牛族上。」
「啊,跟我想一块去了,要不你把你家的雌性乳牛族借我玩几天,我把我家
的借你玩。」
「行啊,你家的比我家的乳房大挺多呢,估计出的乳汁也很多。」
「但你家的听话啊,让干啥就干啥,我估计我家的要接受这种玩法还得让我
调教调教,你家的应该第一次就同意了,要不咱们找几个姊妹,让她们也拿出她
们家的雌性乳牛族,聚在一起调教。」
「嗯,这个想法不错,我的邻居杜蕾斯她们家的女奴据说会反抗,调教起来
很有感觉,每次听她炫耀我就想试试她家女奴的滋味,叫上她。」
「还有我们街口的杰士邦……」
不提帐篷外一群『姬』情四射的半马人,帐篷里的战斗已经要接近尾声了。
光头先在亚马逊女性的阴道里射了一炮,那女人都快翻白眼了,估计光头媚药放
的量足够多,光头从女人阴道里退出来,一波混杂着精液和淫水的液体从阴户中
流出,打湿了地上的毯子。
光头也快玩腻了,抬手用鞭子抽了女人几下,留下深深的红印。这让外面的
半马人又讨论起来,「鞭子除了打奴隶外还能这麽玩,长见识。」
「如果往阴户那里打会不会更爽?」
「哇,有道理啊,要不过会你带你家的乳牛族到我家来做客,咱俩探讨探讨。」
「行啊,你家在哪?」
「在……」
那光头一直揉捏着女人的乳房,待自己的肉棒重振雄风后,把这女人的头,
用手指撬开嘴唇,把肉棒插了进去,那女人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留着泪默默看着
腥臭的肉棒在自己嘴里进出,光头估计也到极限了,抽插了几下就不行了,『噗
噗』的射进女人的嘴里,有的流出来,顺着脖子流到乳房上,有的直接顺着喉咙
进了胃里。
着一下,外面的半马人炸开了锅,作为女尊的亚马逊,合适有如此羞辱女性
的行为,就算玩嗨的半马人也不会去含雄性肉棒,顶多舔别的女性的阴户。光头
的行为无疑让半马人感到恶心。
『刺啦』一声,帐篷被人划开,夜晚的凉风吹散了帐篷里的淫乱气息,光头
从调教中清醒,看着周围一圈半马人,暗骂了一声,咽了口唾沫,估计自己不付
出点代价是甭想脱离了。
「各位,呃……」光头刚想说什么,看着半马人对自己充满杀意的眼神,把
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不知道,刚才对亚马逊女人的耻辱调教已经让自己被半
马人判了死刑。
光头看了看旁边的大箱子,刚想冲过去,脚动了动,一支矛就插进他和箱子
之间,光头头上冒出冷汗,瞳孔收缩,看了阿比盖尔一眼。
「想不到竟然是位强大的【超凡者】。」光头看着阿比盖尔,警惕的说。
「多说无益,准备死吧。」阿比盖尔只是淡淡的回应。
「我可不会就此待毙。」光头见靠近不了那个箱子,咬咬牙「你们抢了协会
的东西,协会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等死吧。」说完光头摩擦了手上的戒指,一阵
魔法的光亮从光头脚底下亮起,「再送你一个礼物。」光头狞笑着冲阿比盖尔一
指,一支散发着腐烂气息的颓废乌鸦从空间里显现,伴随着凄惨的鸦鸣,在阿比
盖尔反应过来之前,一头冲进了阿比盖尔的身体消失不见。光头释放完后消耗也
不小,脸色惨白。但面带狞笑,消失在传送阵里。
「母亲大人!」「首领!」周围的人紧张的叫了起来。「我没事。」阿比盖
尔见自己没事,摆摆手说道「收拾东西,我们回部落。」半马人见首领无碍,就
各自散开,收拾值钱东西回去。阿比盖尔见人都散开了,摸了摸自己的头,感觉
有点头晕,「母亲大人,您真没事嘛?」「没事,」阿比盖尔想了想对女儿说
「如果真出事了,立刻去找布列塔妮,她会处理好的。」「嗯」蒂亚丝一脸担心
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首领」一个半马人过来「那个箱子里发现了奇怪的东西,需要您看一下」
阿比盖尔走过去,那个箱子就是光头想靠近的东西,阿比盖尔一直以为是光头的
兵器,没想到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一看就不是亚马逊人,红头发,大眼睛,俏
脸挺的鼻子,皮肤白皙,应该是大陆上的人,被捆绑在箱子里,正昏迷不醒,应
该是被下了药。旁边是一打文件。
阿比盖尔皱着眉,拿起文件,看了起来。这是光头和那个协会的魔法信纸通
话记录(魔法信纸:只要两者各拥有配对的信纸,一个人在信纸上写字,另一个
人就能在他的信纸上看见。当然,有距离限制,通常距离越远,价值越大。)
「已经确定『3号』逃脱了『面具』的控制,向公国南方逃去」
「继续跟踪,有情报第一时间上报」
「『3号』逃进了亚马逊群岛,已经以捕奴团的名义进行追捕。」
「『面具』也得到了情报,注意」
「『3号』已经发现被『面具』抓获,请求使用『投影』」
「可」
「『面具』团队已消灭,『3号』已经抓捕成功」
「立即返回,不得延误」
阿比盖尔看着箱子里的小女孩,自言自语「看来自己卷入了一场旋涡啊」阿
比盖尔放下文件,打开另一个箱子,看着箱子里几本书《魔女抓捕注意事项》、
《魔女保存注意事项》。「看来这个女孩就是所谓的『魔女』了」
阿比盖尔拿开两本书,看着下面的几本书《绳的艺术》、《女性调教粗谈》、
《疼痛即快感》,阿比盖尔默默盖上了箱子,命令身边的侍卫「着两个箱子都搬
到我的房子,任何人不得私自打开。」「是」周围侍卫应声。
「母亲大人」蒂亚丝叫着阿比盖尔「嗯?怎么了」「您能把那两个女性给我
吗?」蒂亚丝指着刚被光头侵犯过的母女说。「呃……好吧,记得快玩死了就送
给巫医,让她治治还能继续用。」「嗯」蒂亚丝开心的去牵那对母女的链子。
阿比盖尔见扫荡的差不多了,就带领半马人和奴隶回部落,走在路上,阿比
盖尔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就当快到达部落门口时,阿比盖尔终于倒地昏迷。第
二天,留言四起,有说首领死了的,有说被诅咒了,变成废人。一些有野心的半
马人蠢蠢欲动,一时间,部落人心惶惶。
————————————————————————
「巫医奶奶,真的没办法吗?」蒂亚丝睁着哭红的眼睛看着巫医。「老朽也
没办法,首领的生命力一直在消散」巫医摇摇头,无奈的说,蒂亚丝再也忍不住,
悲伤的眼泪又留了下来,「小主人,别哭了,还有我呢」布列塔妮安慰说。
「唔」巫医想了想「也不是没有办法。」「什么办法」蒂亚丝急切的说「只
要能救母亲大人,叫我干什么都行。」「你还记得你吃过的那个果子吗,里面含
有强大的生命力,应该可以治疗你母亲。」
「待她过来吧,我试试」罗德的声音在蒂亚丝的脑海里响起。「谢谢……谢
谢您。」蒂亚丝一边哭一边说道,「怎么了小主人?」布列塔妮疑惑的说,蒂亚
丝抹抹眼泪,「布列塔妮,母亲大人有救了。」
当晚,蒂亚丝和布列塔妮加上巫医带着几个亲卫扛着阿比盖尔离开部落,向
罗德的方向走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